至於周兵書,他喜歡上了一個女孩子,這個女孩子家境很好。

原本有過一段失敗灰暗戀愛的周兵書,這一次可謂是人生贏家了,老丈人將他當成座上賓。

而他原本那個給他帶了綠帽子,跟這樣一個肥胖富二代走了的前女友,腸子都要悔青了,來找了周兵書三次,連周兵書的面都沒見著。

這一切,都是因為秦毅。

若不是因為秦毅,小人物還是小人物,在社會最底層,大人物仍舊是高高在上,剝削著下層,享受著權力巔峰帶來的快感。

「唉,物是人非啊,我原本只是想秦家受到他們該有的報應,誰曾料到他們竟然為自己招來滅族之禍?」

「不過,心情很爽。」秦思竹微微一笑,她站在長生宗的一處高台之上,望著極遠地方的人山人海,頗有感慨。

誰也不會想到人生變化會如此的奇妙。

不過她也算是一個見證一代強者崛起的人了。

「思竹姐姐,你在想什麼呢?」

秦小柔不知道什麼時候跑了過來,靜靜待在秦思竹身邊。

現在整個秦家同輩之人只剩下秦小柔跟秦毅了,而秦毅忙於大事,又不可能總是陪著她,秦小柔也非常懂事。

秦思竹雖然說不是秦家血脈,可怎麼算也是秦家的人,於是小柔很容易跟她親近了起來,現在儼然已經是成為了很要好的朋友。

「我再想,你哥哥那麼厲害,我們小柔以後就是真正的小公主了。」秦思竹笑著說道。

秦小柔面色一紅,「哥哥說他要離開……」

「什麼?離開?他還能去哪?他已經無敵了啊,沒有任何煩惱了。」秦思竹一愣。

「哥哥說,他要離開地球,他要去尋找別的世界……」秦小柔情緒有些低落。

「啊?不是吧?離開地球?開什麼玩笑?」

說實話,秦思竹還不能接受這麼龐大的信息。

地球之外,這是普通人想都沒想過的事情,可能很多人知道,在地球附近是水星土星是金星是太陽,可是沒人知道那是怎樣一個世界。

有科學證明那裡是沒有任何生命存在的,秦毅要離開地球,他要去什麼地方?難不成是環遊星際?這也太扯淡了吧?

無論秦思竹怎麼想,仍舊是想不到那個存在,也想象不到那是怎樣的一個世界。

「沒有開玩笑,哥哥很認真跟我說的,他說以後還會回來。」秦小柔搖頭說道。

「可他圖什麼啊?他現在已經無敵了好吧?」秦思竹皺著眉頭。

「他說過,他想要我們一直活下去……」秦小柔不知道一直活下去指的是什麼,倒是秦思竹一下子像是被點開了一樣。

一直活下去?長生么……怪不得這個宗門起名長生宗呢……

「轟!」

此刻,那青色跟紅色光芒終於是落在了長生宗的南大門前,吸引過去了無數的目光,就連秦思竹跟秦小柔兩個人都不說話了,定睛望去。

沒有人知道是什麼樣的存在過來了。

等到煙塵散去,眾人才看到是兩道長發的身影,這身影宛如定格在了那裡,亘古永恆。

這種氣質,是歲月沉澱出來的。

「狼人族該隱,如約而至!」

「血族德古拉,不請自來,還請見諒!」

兩道聲音幾乎同時傳來。

「進來吧。」

一道聲音不大,卻清楚的傳了出來。

現在還不是七天之約,不過該隱卻是過來了,顯然也是趕著秦毅這開派大典,湊個熱鬧,表一個心意,送上價值不菲的寶貝。

而且秦毅跟該隱之間有約定,對方這次過來的身份只是他的手下,也就是說,以後的該隱必須留在長生宗之中。

只是這個血族德古拉,秦毅卻是不知道對方一起過來所謂何事?

要說對方是來找麻煩的?秦毅自然是不信,畢竟他的力量跟名聲都放在這裡,這個時候不會有人自尋死路。

主殿之內,兩人分別坐在主殿的兩側。

「尊敬的強者秦毅先生,我是Y國血族師祖德古拉,見識到了您的力量,實在是深深的被您所折服。」

德古拉穿著一身鮮紅色的長袍,宛如是鮮血凝鍊出來,而且他渾身上下散發著濃濃的血氣味道,這股味道秦毅在穆春雨的身上感受到過許多次。

兩者的力量似乎來自於同樣的根源。

這就讓秦毅很奇怪了,秦毅從穆春雨那裡打聽過,後者從來沒有去過國外,她是如何獲得這些力量的呢?

「所以你來這裡是所謂何事?」秦毅笑著問道,對於不抱著敵意來的,秦毅隨時歡迎。

畢竟他將要離開地球,這段時間並不想樹敵。

在秦毅的眼中,現在只有朋友、普通人、跟死人三種人。

「呵呵,尊敬的秦毅先生,我來這裡的目的跟該隱先生是一樣的,我們覺得武道界需要一個您這樣的領導者,而我們,則是忠實的跟隨者!」血族德古拉笑著說道,彷彿已經認秦毅為主。

「秦毅先生,德古拉是我找來的,我跟他算是千年的老相識了,相互爭鬥了一輩子,最後我覺得我們的命運應該是相同的。」

「說實話,我們的兩人的境界,都有了瓶頸,我們跟隨秦毅先生,也是希望秦毅先生能夠幫幫我們。」

該隱誠懇的說道。

這確實是他們的願望。

在地球上也待了上千年,嘗試了無數時間的霸主滋味,對於爭權奪利也早已厭倦,他們的願望只有在武道的路上越走越遠而已。

而在秦毅出現之前,他們並沒有在這條路上看到希望,而現在看到了,秦毅能夠指引他們,這武者的道路上走出不一樣的成就。

「哦?」秦毅笑了,跟他猜想的一樣,這兩人在地球已經是巔峰的存在,他們的追求除了實力已經沒有別的東西。

「你們要知道,你們的生命隨時隨地都掌握在我的手上,你們是沒有資格跟我談條件的。」

「當然,我也不會隨隨便便對別人動手。」

「你們追隨我,好處可不僅僅是得到力量那麼簡單,或許你們還有希望接觸到另外一個世界也說不定。」秦毅笑著說道。

他擁有力量,所以他隨時可以將主動權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秦毅先生說的我們當然明白,所以我們今天過來可不是抱著談判的打算,我們自知沒有與您談判的權力。」德古拉笑著說道。

他跟該隱一樣,是沖著投奔秦毅而來的,至於別的,暫時還不敢想。

秦毅的力量,已經超越了他們無數個層次,根本不在一個級別上面。

單單M國那場大戰,他們還沒有見到秦毅十成的力量,所以他的全部實力肯定不像明面上那麼簡單。

「秦毅先生,我跟德古拉都是準備投奔您,願意加入您的長生宗!」

秦毅摸了摸下巴。

「加入長生宗啊?然而我長生宗可不是隨隨便便想進來就能進來的啊。」 「什麼?」

兩人一愣。

原來他們以為,不需要任何條件,只是單純的加入他們宗門,後者必然是舉雙手同意,恨不得他們立刻進來,畢竟他們的力量也算是地球巔峰了。

然而沒有想到秦毅竟然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你們知道么?這長生宗,按照我的計劃,未來的成就可不僅僅局限於區區地球,他的名氣,甚至會被我擴散到另一個世界的。」

「而你們的力量確實不錯,現在進入長生宗,我肯定不會給你們安排最為下面的弟子職位,你們一進來至少都是長老級別,這種地位,以後得到好處可是數不勝數啊,嘖嘖。」

秦毅一邊摸著下巴一邊說道,似乎他們的加入,讓自己受到了很大的損失似的。

這種思想,簡直了……

該隱跟德古拉吐血的心思都有,敢情他們進來還要繳費?

不過顯然這種脾氣不能在對方面前表現出來,否則自己兩人能不能活著離開還是個問題。

「呃……那秦毅先生的意思是?」德古拉小心翼翼的問道。

「我會給你們加上限制,如此我才能放心。」

「不過不用擔心,我想要你們的命,現在隨時可以拿走,這你們應該清楚。」

說著秦毅屈指一攤,一道暗紅色的光芒直射入德古拉的身體之中。

「該隱早已經被我加入了限制,這限制沒有別的用處,只是能夠在任意狀態下,在你們背叛了長生宗之時,隨時隨地要了你們的性命。」秦毅說道。

德古拉面色微微一變,隨即他用精神力和異能力感受自己的身體,卻並沒有發現秦毅在哪裡動了手腳。

只是他看到該隱點頭,這才微微放下心來,面色恢復正常。

「這樣,你們便能夠加入我長生宗,我會給你們安排執事長老的位置,我會教給你們突破下一個境界的方法,其他的,或許後面我才會給你們更好的報酬。」

打一棒給一顆甜棗,秦毅發現自己愈發使用的熟能生巧了。

「全聽宗主安排……」兩人齊聲說道。

連稱呼都變了。

眼看著人基本上過來的差不多了,在正午十二點的時候,開派大典正式開啟。

整個過程對於普通人而言無疑是一場盛筵般的狂歡,整個金衡市所有食物免費,秦毅豪言壯語。

自然,這後面是有著秦家這個大財團支撐著才能這般的為所欲為。

不過也無所謂了,秦氏葯業不知道為秦家賺了多少錢,這麼點只是毛毛雨而已,為了盡興,秦家還額外準備了無數的活動。

可以說今天的金衡市,成了無數年無數人回顧的經典。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4之彩雲散 從來沒有任何一場活動能夠舉辦的如此囂張、豪放、甚至到了極度奢侈的地步。

「難得的一次,而且是小毅辦大事,我們自然要支持嘛……」

這是秦忠老爺子的原話。

「錢是賺來的,自然是要花出去,剛好花給了金衡市所有的人民,自然開心。」

這是秦漢良的原話。

取之於民,用之於民,他們整個秦家不可能用掉這巨額財富,而且以秦毅如今的成就,錢對他來說不過是數字罷了,沒有任何實際的意義。

「你開心就好……」

這是李芸的原話。

似乎能夠感受到秦毅即將離開,李芸說這話的時候有些傷感。

然而秦毅的決定,她不能強行去改變,他有自己的路,不應該只是被他們束縛著,如果強行讓秦毅留下,未免顯得太過自私,秦毅也不會開心。

「轟……」

禮花朝著天空飛舞,花費了接近三十個億打造的巨大禮花盛筵,再加上秦毅施法,直接讓天空變成了夜晚,使得這禮花盛筵更加絢爛起來,整個金衡市,整個江南行省,幾乎都能看到如此勝美的景象。

面對那數不盡的在天空綻放的光芒,女人痴狂男人讚歎,老人孩子眼睛一眨不眨,無數人在此刻借著盛景爭相告白,這一刻註定被銘記。

「好想跟中醫哥結婚啊,他就要離開了,都不知道下一次還要等多久。」

鄭小小雙手抵在下巴上,有些意興闌珊的說道,這景物再美,她內心還是焦灼煎熬的,她迷茫,不知道下一次跟秦毅再見面會是什麼時候。

「傻丫頭,誰讓你選擇了他呢……這條路註定很漫長很孤獨,不過一旦熬過去,將會有無數的歲月呀!」吳夢雪笑眯眯的說道,她將自己眼神深處的一絲落寞藏的很緊。

「唉,我就相信你說的吧。」鄭小小點了點頭。

「我相信秦毅現在即便是結婚,心裡也很為難,很多女孩都在等著呢……」吳夢雪開始掰著手指給鄭小小算了起來,每算一個,鄭小小臉色就黑了一分。

到了最後,已經黑成了大木炭。

「那就讓他全娶了,看他有沒有那麼大的胃口!」 萌寶助攻:顧少絕寵神秘妻 鄭小小氣呼呼的說道。

「好啊,那你不要吃醋哦。」

忽然一道有些戲謔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兩人坐在長生宗最高的建築天台上,平時這裡都不可能有人過來的。

「中醫哥,你偷聽我們說話!」

鄭小小一轉過頭,看到那張臉的時候整個人都羞紅了臉。

她剛剛說的什麼呀?都被秦毅給聽完了……丟死人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好奇你們倆跑到哪裡去了,所以就找了找,剛好聽到了你們在說我說什麼壞話。」秦毅笑著撓了撓頭說道。

實際上對於鄭小小跟吳夢雪,有些事情是心照不宣的。

秦毅也很愧疚,但是走到這一步,並非是愧疚就能解決事情。

「哪有什麼壞話,還不是在討論你這個負心漢要怎麼對待你的這麼些女人?」吳夢雪翻了個白眼。

「其中也包括你嗎?」秦毅笑著問道,緊緊盯著吳夢雪眼神深處的閃躲,這種眼神躲不開秦毅的,他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沒有戳穿罷了。

「我才不會攪和進來,太麻煩了。」吳夢雪連忙擺手,只是說出這句話她就後悔了,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

要什麼面子啊?這個時候承認不就行了嗎?明明自己心裡就是那麼想的,到底再逞能什麼?

秦毅搖頭一笑,對方不願意承認,他也懶得繼續戳破了,畢竟這種事情總不是逼來的。

「小小,我準備進行一個婚禮,只是你也知道……」

「我知道,雖然我只是先來,但是其他的姐姐都非常優秀,我不可能獨佔你的。」小小搖說道,直接是把秦毅的心思給說出來了。

秦毅面容有些尷尬。

「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要求,把夢雪姐也給娶回家,不然我不饒你!」鄭小小揚了揚拳頭。

「小小,你要死了啊!」

吳夢雪臉就像打了雞血一樣的紅,不敢看向秦毅。

「哼,別說我沒給你機會,你啥心思我還不了解?就從了吧,免得以後後悔的睡不著覺。」鄭小小雙手抱在胸前,挑了挑眉得意的說道。

吳夢雪出奇的沒有再繼續反駁,看到這一幕,秦毅哪裡還不知道該怎麼做?他默默走上前去,摟住了兩人的腰身,吳夢雪只是象徵性的反抗了一下,隨即扭過頭去,身體卻乖巧的像一隻小綿羊。

開派大典就這麼結束了,一直持續到晚上,熱鬧的氛圍還在繼續著。

秦毅大半天的時間都在陪著他的那些女人們,出奇的,並沒有誰在鬧彆扭,都知道秦毅即將離開,所以一個個都在儘力的珍惜這好不容易在一起的每一刻時光。

在長生宗外面,很遠地方的一個角落,一道姣好的身影靜靜望著長生宗的方向,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沒有憂傷、也沒有那種憤憤不平的怨天尤人,只是這麼簡單的看著。

「所愛隔山海,山海不可平,只怪我太平凡。」女孩子嘴中很平靜的說出這些話,沒有一點兒哀傷。

然而就在她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撞上了一道溫暖雄厚的身影,那身影嘴角同樣掛著笑容,「海有舟可渡、山有路可行,沒有人註定平凡。」 「啊?你!?」

許晴嚇了一跳,連忙後退,可她的手腕被人拉住。

「許晴,對不起,從那日將你從許家帶出來之後,就沒有在看過你,讓你受委屈了。」秦毅說道。

今天他似乎是開竅了。

即將離開地球,他不想招惹任何敵人,也不允許任何敵人存在,同樣的他也不想再因為那種可笑的世俗觀念,而去辜負任何一個對他有意、付出過真心,而秦毅同樣喜歡著對方的女孩子們。

想了想,人生在世當真沒有必要,黑大帥那句話說的確實很對。

別人喜歡你,並且不在意你有別的女人,你明明也喜歡著對方,為何因為那可笑的感情束縛問題,而去拒絕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