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他們家,一進去,燕北尋就拿着畫大聲的喊:“媳婦,出來,給你看寶貝。”

“啥寶貝啊?”曉萍姐此時在打掃衛生呢,笑着說:“看你高興的。”

“李白真跡,拿去,掛家裏。”燕北尋遞了過去。

曉萍姐打開一看,皺眉說:“這東西真是李白真跡?”

“比真金還真,我親自守着李白那傢伙畫的。”我點點頭。

曉萍姐一聽,就明白我是去地府拿的,隨便找個地方掛了起來。

此時他們家大廳,還供奉着一個地藏王菩薩的佛像。

自從燕平安被地藏王菩薩帶走後,曉萍姐和燕北尋就每天給地藏王菩薩上香。

此時是下午五點,也快到飯點了,曉萍姐拉着艾唐唐一起出去買菜,我跟燕北尋則坐在沙發上,給他說這次在地府所遇到的奇聞異事。

沒過多久,艾唐唐和曉萍姐就從外面回來了,並且艾唐唐還自告奮勇的要親自做飯給我們吃。

一聽這話,當即我就有了出去請他們吃飯的念頭,不過艾唐唐一臉威脅的看着我,好像我要是提出出去吃飯,她會揍我一頓的模樣。

飯菜弄好後,菜倒是蠻豐盛的,三葷三素外加一個湯。

我拿起筷子,吃了一口她做的回鍋肉,頓時眉頭緊鎖起來。

艾唐唐則是一臉期待的坐在我旁邊問:“怎麼樣,好吃嗎?”

“還可以。”我擠出了一點笑容,點點頭。

開玩笑呢,當初讀書的時候,食堂的飯菜裏面有毛毛蟲不也能吃光那些飯菜嗎?不就是難吃一點麼。

燕北尋和曉萍姐眉頭緊皺,不過也沒說這難吃。

反倒是艾唐唐,吃了一口後,直接就吐了出來。

“我去,這麼難吃。”艾唐唐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這桌飯菜。

期間艾唐唐做飯的時候,曉萍姐想幫忙,結果艾唐唐還攔着不讓呢。

“不對啊,我就是按照電視裏面那樣的步驟做的,怎麼會這麼難吃呢。”艾唐唐沉思起來。

得,電視裏面的東西也就她這樣的傻子能信了。

我們懶得繼續吃下去,直接出門,找到一家餐廳,大吃了一頓。

我們坐在包間裏,吃完飯菜,我摸着肚子,真舒坦。

“你說,我要是能有這手藝,那該多好。”艾唐唐感嘆。

燕北尋笑道:“你想研究廚藝?”

“不行麼。”艾唐唐白了我一眼。

“咳,行,行。”燕北尋咳嗽了一下,這個時候,突然,我手機響了起來。

我拿起電話一看,是一個陌生的電話,我接起電話問:“喂,哪位?”

“阿秀,是我,方靜。”

“方靜,怎麼突然想起給我打電話了?”我疑惑的問。

“秦江出車禍了,正躺在醫院呢,不知道能不能挺過去。”我一聽,頓時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問:“哪個醫院?”

“重慶第一人民醫院,我在醫院門口等你。”說完,方靜就掛斷了電話。

“怎麼了?”燕北尋看我臉色難看,就問。

“我兄弟出車禍了,我得去一趟第一人民醫院。”我說。

“那趕緊的,走。”燕北尋一聽就站起來,我們買完單,燕北尋開車,一起往第一人民醫院趕去。

秦江那小子好好的,怎麼會突然就出了車禍呢,最奇怪的是,出車禍了,方靜爲啥突然給我打電話,難不成,這並不是僅僅是車禍這麼簡單?

很快,我們四人就來到了第一人民醫院的門口,我看到方靜孤零零的站在門口,停好車後,我趕忙跑過去,衝方靜問:“方靜,到底怎麼回事,爲什麼突然會出車禍?” 方靜低着頭,好像在想着什麼,聽到我問話,這纔回過神來。…≦,

“秦江怎麼會突然出車禍?” 假戲真婚:萌妻送上門 我問。

方靜雖然不能說是多厲害,但好歹也是妖怪,保護秦江不出車禍,這點能力還是有的吧?

“我們先過去吧。”方靜說着,帶着我們四人走進醫院,來到了急症室的門口。

到了這,她才慢慢的說:“剛纔我和秦江在逛街,突然有一輛車朝着我和秦江就衝了過來,我原本想推開秦江的,但是渾身上下都動彈不了。”

“車子撞在了我們兩人的身上。”

“而且這個時候,從車上走下來一個年輕人,他對我說,想要救秦江的命,就讓你去白玉京。”方靜道。

我聽完後,和燕北尋對視了一眼,這是什麼意思,讓我去白玉京?

“我怎麼知道白玉京在哪啊。”我不由鬱悶起來問:“那傢伙爲什麼要這樣做。”

“我也不知道,但我能感覺到,他應該不是人類,他身上給我的感覺,很可怕,就跟遇到大妖怪一樣。”方靜說完,從手中拿出了一個羊皮卷軸。

“他說這就是前往白玉京的地圖,只要你進入白玉京後,秦江就能活命,如果你不肯去,秦江就會死。”方靜低着頭說。

方靜也沒有直接求我去,顯然她自己也清楚,這個人如此做,肯定是不懷好意的,所以也只是把事情的原委說了出來,去不去,完全在我的意思。

聽到這,我拿起羊皮卷一看,當然,我對看地圖,根本就是一竅不通,衝着旁邊的燕北尋問:“這是啥地方?”

“好像是大興安嶺深處。”燕北尋站在我旁邊說。

“這傢伙到底什麼意思?”我忍不住問。

這個時候,我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我拿起手機一看,是孫小鵬打過來的。

摘仙令 “喂?怎麼了?”我問。

“阿秀,你那邊出事了沒?”孫小鵬問。

我聽後,一愣,問:“什麼意思?”

“剛纔有一個年輕的傢伙,穿着白色西裝,竟然到我嶗山,闖入鎮妖塔中,還說,讓我去白玉京,不去的話,他就把所有的妖邪放出來。”

“你那邊也是?”我忍不住問。

“看樣子,你也遇到了,不止是我,還有龍隱寺,雲海那邊也出事了,讓雲海也去一趟白玉京,另外還有缺月的人,以及很多年輕一代的高手,都遇到各種各樣的事,反正就是被一個年輕的人,威脅去白玉京,並且還給了白玉京的地圖。”

“那你準備怎麼辦?”我問。

“還能怎麼辦?難不成讓他把鎮妖塔中的邪魔放出來,他能輕易進入鎮妖塔中,也能輕易的出來,想放出那些妖邪並不是難事,我只有答應了下來。”

“那到底是誰有這個實力,同時威脅這麼多人。”我向孫小鵬問:“你說,會不會是趙雅紫她所在的組織做的?”

“不可能的,趙雅紫他們組織哪有能力到我們嶗山大搖大擺的亂逛,並且我們還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孫小鵬說:“而且趙雅紫也同樣被威脅了,他們組織剛纔也聯繫過我們了。”

“他們懷疑是我們嶗山做的。”孫小鵬罵道:“竟然還有我們不知道的人有這個實力,同時威脅這麼多的人。”

“他的目的呢?” 錦貓 我說:“就是讓我們進白玉京?也沒有其他的事。”

“先不聊了,既然你也要去,我和雲海老大商量過了,我倆先來重慶,和你匯合,然後一起去白玉京。”孫小鵬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後,我把孫小鵬,雲海老大他們遇到的事情,都了出來。

燕北尋他們也全部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這個時候,走廊遠處走過來一個人。

我們看了過去,竟然是敖漫雪。

“二哥,你怎麼來了。”艾唐唐一看到敖漫雪,高興的問。

敖漫雪說:“小妹,我是奉父王的命令過來的,這一次有關白玉京的事情,你絕對不能參與,如果你想跟着他們一起去白玉京,那我就只能把你綁回魔界了。”

艾唐唐一聽,不解的問:“爲啥啊。”

“傲二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什麼人竟然同時威脅了這麼多人?”我看向敖漫雪。

既然龍王派他過來,不讓艾唐唐去白玉京,顯然龍王是知道一些什麼的,敖漫雪笑了一下,搖頭說:“不可奉告,只能告訴你,這一次白玉京,凶多吉少。”

一聽這句話,方靜的臉一下子就白了起來,她看着我也不說話。

我笑了一下說:“放心吧,我會去的。”

“謝謝了。”方靜一臉愧疚的感謝道。

“沒事,你也不用這樣,既然那人能同時威脅如此多的人,有這樣能力的,現在能用秦江威脅我,如果我不去,他又會用其他人的性命威脅。”我爲了不讓方靜心裏太過內疚,如此安慰道。

其實這也是我的實話,此時還搞不清楚那個傢伙的虛實,即便我不去,說不定,燕北尋突然就出車禍了呢?

“跟我走吧。”敖漫雪說:“這幾天你就跟我在一起,如果張秀能回來,我就獨自回魔界,如果他回不來,你在陽間玩這麼長的時間,也玩夠了吧?”

“二哥,真的很危險嗎?”艾唐唐看着敖漫雪問:“張秀不去行不行。”

“不行的,這是,哎,不能說,說了我們龍族也會遭殃,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再說了,白玉京中,聽父王的口氣,裏面的確有長生不老的辦法,說不定這次是好事呢?”敖漫雪說道。

我看艾唐唐爲我緊張的模樣,心裏也一陣暖和,拍了拍艾唐唐的額頭:“放心,我福大命大的,死不了,區區一個白玉京而已。”

“二哥,你先離開吧,我陪阿秀再玩兩天,放心,既然是父王的命令,我不會跟着他去白玉京的。”艾唐唐道。

“別,我還是跟着你吧,你從小到大,違背父王的命令又不是一次兩次,要是讓你跟着去了白玉京,父王還不得拔了我的皮?”敖漫雪搖頭起來。 “我和你一起去。”站在一旁的燕北尋對我說。

“別!你都有家室的人了,跟着我們去冒着險幹啥。”我搖頭起來:“再說了,這一次雲海老大,孫小鵬他們全都會去,另外還有很多其他被威脅的人,多你一個也沒啥用。”

燕北尋聽我這樣說,點頭,也不再說要去。

此時急症室裏面的醫生走了出來,這個醫生看起來四十多歲,開口說:“病人暫時脫離了生命危險,不過還是要在重症病房繼續觀察,病人家屬是誰,跟我來交一下醫藥費。”

我拿出一張銀行卡,遞給方靜說:“密碼是六個六,你先跟醫生去交一下醫藥費。”

“謝謝。”方靜點點頭。

她雖然是妖怪,但和秦江都是過得平常老百姓的日子,也沒掙多少錢,我能幫,則多幫一下。

原本我還想探望一下秦江,不過醫生說現在秦江的狀況還並不穩定,暫時不能探望,方靜回來,把銀行卡還給我後。

我們一行人也告別離開,一起來到了燕北尋的家中。

到燕北尋家中後,我們便商量起這次大興安嶺,白玉京的事情,而敖漫雪一直站在一旁,不發表任何意見。

商量了半天,其實也沒個結果,我們手中只有一個羊皮卷軸地圖,我們也看不太明白。

大概在凌晨一點的時候,孫小鵬的電話打了過來,說他和雲海老大已經到重慶了,正在往燕北尋家中趕過來。

曉萍姐已經上樓睡了,孫小鵬和雲海老大兩人來到燕北尋家門口的時候,他們兩人都穿着西裝,手裏提着一個行李箱。

“來了?”我推開門,問:“就你們兩個?沒帶其他人?”

孫小鵬說:“這次去白玉京,還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情況,何必帶着其他人去冒險呢。”

“他怎麼在這?”雲海老大皺眉看着敖漫雪。

毒寵小謀妃 敖漫雪笑了一下說:“我來看着我妹妹,不讓她跟你們去白玉京。”

孫小鵬說:“走走,我倆剛下飛機,晚餐都還沒吃呢,請我們出去吃夜宵。”

燕北尋說要在家陪曉萍姐,我們自己出門,來到了一個烤魚店。

坐下後,烤了兩條烤魚,坐下,孫小鵬就說:“你們說,這威脅我們的傢伙到底是誰啊,這麼多人都被他整了,讓我們去白玉京總得有目的吧?他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雲海看着敖漫雪問:“對了,你們妖族,有人被威脅嗎?”

敖漫雪笑道:“據我所知,這次被威脅的,都是人類。”

“那羅方呢?他是不是也被威脅了。”孫小鵬笑道:“這下我們抓妖六人衆,最起碼能有四個人一起去。”

敖漫雪眉頭微微皺了一下,艾唐唐看到敖漫雪這個表情,趕忙問:“二哥,怎麼了,爲啥孫小鵬提到羅方你就皺眉?”

敖漫雪頓了頓說:“據我所知,那個人也到過魔界,想要威脅魔君,不過卻被魔君擊敗,逃走了。”

“不可能。” 從今開始當學霸 孫小鵬說:“那傢伙連我們嶗山鎮妖塔都跟自己家後花園一樣,我們嶗山拿他一點辦法沒有,那種傢伙,怎麼會被羅方擊敗?”

“我也只是來之前,聽父王提到過,具體的詳情,並不清楚。”敖漫雪笑了一下。

“我去,這小子夠牛的啊。”孫小鵬感嘆說。

雲海老大拍了孫小鵬的後腦勺一下,說:“行了,你小子,還是想想我們去白玉京的事情吧,這次搞不好,會丟掉小命的。”

“去的有哪些人?”我問。

“不清楚,不過應該有十幾個。”孫小鵬說。

雲海老大說:“那四大天才,除了羅方,估計一個不落,全部被威脅了吧。”

四大天才?

“二哥,你真不能給他們說點什麼?有點幫助也行啊。”艾唐唐衝敖漫雪說。

敖漫雪微微搖頭:“不是我不想幫他們,而是出來前,父王很鄭重的囑咐過,這件事情,絕對不能插手,誰插手,誰倒黴。”

我們吃完飯,接下來的兩天,都在研究大興安嶺的地圖,這一次可是要進大興安嶺這種深山老林中。

而兩天後,我們也準備得差不多了,這一次我們帶了很多進入深山的裝備。

走的時候是上午十點鐘,燕北尋,曉萍姐,和艾唐唐,敖漫雪送我們到了機場。

“你們小心點,一切以保命爲主,進入白玉京之後,找個機會,就離開,反正威脅那個人說的,也只是進入白玉京便可以了。”燕北尋道。

而艾唐唐則遞了我一大袋零食:“記得多帶點吃的,深山裏面可沒這麼多好吃的。”

“你能不能給我點有意義的東西,這零食算什麼事。”我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艾唐唐。

艾唐唐一聽,直接把這一袋零食搶了回去:“不要就不要,我還捨不得給呢。”

閒聊了一會,我們三人過了安檢,我們所帶的行李,全部丟託運去了。

十一點整,我們開始登機,前往齊齊哈爾。

據云海老大所說,他聯繫了兩個同樣被威脅的人,一起前往白玉京,他們在齊齊哈爾等我們呢。

飛了足足四個小時,終於在齊齊哈爾的機場降落。

走出飛機,就感到了寒冷,這北方的天氣,的確比南方冷太多了。

我們在託運那裏拿了行李,一起走到機場的車庫。

雲海老大拿起電話問了一下,很快,兩個人便走向我們這裏。

這兩個人,其中一個還是我的熟人,繼寧,另外一個則是一個年輕看起來應該是二十一二歲,穿着一身羽絨服的美女。

“嗨,美女你好,我叫孫小鵬,請問你是?”孫小鵬笑着就走上前。

繼寧笑着介紹說:“她是安薇,你們應該聽說過她的名字。”

安薇?

孫小鵬問:“你就是年輕一代的四大天才中的安薇,你可比傳說中的美多了。”

“額,那我傳說中又是什麼樣啊?”安薇笑着看着孫小鵬問。

“傳說你成天練屍,身上一股子的屍油味,看樣子傳聞都不能信啊。”孫小鵬感嘆道。 這就是安薇?

我不由得更仔細的打量了起來。

安薇聽了孫小鵬的話,臉色僵了下來,孫小鵬或許感覺自己說錯話了,趕忙轉口說:“咳咳,我的意思是,你比我想象中的漂亮。”

“好了,等會再聊吧,都快冷死了,先到酒店,然後再商量後面的行程。”雲海老大說。

安薇帶着我們到了一輛越野車前,我們上車後,她開車就往齊齊哈爾市開去。

“繼寧,你怎麼被威脅的啊?”我好奇的衝繼寧問:“你小子不是號稱神機妙算嗎,也被人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