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劉致澤沒死,那我們怎麼辦?“一羣人紛紛開口問道。

“那就離開啊,諸葛若綿在這裏,我們也動不了手啊。“

此刻,他們都是很無語,原本以爲今天能夠撿條臭魚,哪知道,劉致澤卻是打贏了,非但如此,還碰上了諸葛家的人。

他們可是深知諸葛家奇門遁甲術的厲害,就剛剛那一下,他們就已經沒有膽子再去找劉致澤了,當然了,如果說打的過諸葛若綿,或許可以去試試,但他們打的過嗎?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想到這裏,無數人搖了搖頭,只能嘆息一聲掉頭離開了。

別墅內,劉致澤撐着龍邪神劍,整個人都有些禿廢了,今天和楊修的這一戰,讓他知道,自己的力量還是差太多了,要是自己開啓了第七層心塔,估計今天就不是楊修虐自己,而是自己虐楊修了。

“力量啊……澤哥要力量啊。“劉致澤仰天大叫,他的身體不受控制似得向着後面倒去了。

“喂,人寵,你的八陣圖呢?拿出來給本王看看。“這時,龍蝦跑了過來,它就站在了劉致澤的胸口瞪着劉致澤。

劉致澤撇了它一眼,又看了一眼掉落在地上的卷軸,一揮手,那捲軸直接進入了心塔內,他纔不可能給這死龍蝦看。

“滾,死龍蝦,吃澤哥的,喝澤哥的,一到關鍵時刻一點卵用都沒有,像你這樣的寵物,澤哥不要了,趕緊滾。“劉致澤大叫了起來,這死龍蝦從始至終都一直在看戲,沒有幫過直接半分。 “哎喲喂,你這人寵怎麼說話的?明明本王纔是你的主人好嗎?“龍蝦晃悠了那兩個大鉗子冷冷的說了起來。

劉致澤瞪了它一眼,都懶得和它說話了,其實劉致澤也知道,這死龍蝦不是不幫忙,而是它沒有那個力量幫助自己,就楊修那三品巔峯抓鬼師的力量,完全不是這死龍蝦能夠扛得住的。

一個搞不好,這龍蝦說不定還要被楊修給弄死去了。

“劉致澤,你沒事吧。“忽然,一道倩影從大門口跑了進來,正是諸葛若綿,此刻諸葛若綿來到劉致澤身旁快速的把劉致澤給扶了起來,而那龍蝦慘叫一聲就掉落在了地上。

緊接着,諸葛若綿一腳踩了下去,頓時屋內再次響起了一道慘叫聲,諸葛若綿一愣,正打算低頭看去,結果卻被劉致澤給拉住了手。

就見劉致澤呆呆的望着諸葛若綿,都把諸葛若綿看的不好意思了,就聽劉致澤道“你是來要八陣圖的嗎?“

“啊哈?“諸葛若綿一愣,有些不知所然了,不明白劉致澤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望着諸葛若綿那懵逼的臉色,劉致澤苦笑一聲搖了搖頭,推開了諸葛若綿,不讓她扶着自己,爲什麼諸葛若綿會來的這麼巧?自己剛剛施展完八陣圖就來了?肯定是別有所圖。

劉致澤拿着龍邪神劍撐在地上,他看着諸葛若綿道“你回去吧,八陣圖我是不可能給你的。“

“你到底在說什麼?“諸葛若綿一臉的懵逼,她是越聽越糊塗了,難不成劉致澤是認爲自己來要八陣圖的嗎?如果真的是找劉致澤要八陣圖,以前早就要了。

劉致澤搖了搖頭,卻是不讓諸葛若綿靠近了,他直接一瘸一拐的就向着樓上走去了,他現在整個人都不好了,斷了幾根肋骨都不知道,現在他急需要夜丘機的治療。

“哼,劉致澤,不識好人心,我走就是了。“諸葛若綿望着劉致澤的背影氣的直跺腳,她一轉身就直接離開了。

劉致澤的腳步停了下來,但他沒有轉身,反而是繼續向着樓上走去了,回到了房間後,夜丘機直接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夜丘機,快點給我治療一下,我感覺我全身都要散了。“劉致澤躺在牀上哀嚎着,這次受傷不輕啊,和上次對付那女鬼王有的一拼。

夜丘機點了點頭,沒有多說,而是直接給劉致澤治療了起來,一道暖暖的黃色光芒在劉致澤身上一掃而過,劉致澤的身體這纔好了不少。

“主公,你近三天最好是不要再有受傷了,否則你的身體還會發作的。“夜丘機開口說道。

劉致澤點了點頭,一臉的無奈之色,澤哥也不想受傷啊,可是澤哥現在必須要爲了快速開啓心塔做準備了,鳳林市的修道士,這次就要委屈你們了。

夜丘機治療完劉致澤後,又給南宮劍治療了一翻,這樣一來,他纔回到了心塔內。

當劉致澤下樓後,沙發已經被南宮劍給擺放好了,南宮劍看到劉致澤下來,趕忙攙扶着劉致澤向着沙發而去,來到沙發上,卻是看見那龍蝦又趴在了上面。

劉致澤心中那個氣啊,一把抓住龍蝦就給丟了出去。

“人寵,你竟然敢丟本王,你會死的。“龍蝦大叫了起來,但是卻已經被丟出大門口了。

“澤哥,你怎麼樣了?“南宮劍擔憂的問道。

劉致澤搖了搖頭,他倒是沒有什麼大問題了,只是南宮劍之前爲自己擋的那一掌有沒有事喔,彷彿是知道劉致澤的想法似得,南宮劍搖了搖頭,道“澤哥,我沒事,剛纔在夢中看到你差點斬殺了那老匹夫。“

劉致澤一愣,倒是忘記南宮劍還有這技能了。

“臥槽!!這是剛剛有外星人來過嗎?“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劉致澤和南宮劍轉頭看向大門口,就見趙龍和王彤走了進來,兩人手牽着手,好像是很幸福的樣子、

“趙龍,你妹的,你還知道回來啊。“劉致澤大叫道,這小子有了媳婦忘了兄弟,典型的見色忘友啊。

“少爺,你怎麼了?看你臉色有些不正常。“趙龍走了過來開口問道。

“澤哥被你氣的。“劉致澤無語的叫道,不過說歸說,對於趙龍,劉致澤還是沒有什麼恨意的,畢竟趙龍和王彤重聚也是一種緣分,而且趙龍能夠找到自己的愛情,劉致澤高興都來不及。

很快的,關瞳張伊秦昊也回來了,三人看到了房子內的事情也是一片震驚,在聽南宮劍說了事情的經過後,衆人才臉色有些難看的點了點頭,畢竟劉致澤在面臨大敵的時候,他們沒在。

“關瞳,現在景軒那邊怎麼樣了?“劉致澤好奇的問道,他們這麼快就回來了,難道景軒那邊的事情已經解決了。

“是的。“關瞳打了一個響指,就見袁新等人從外面走了進來,不僅如此,還帶着五個青年,他們身上都有着法力的波動,一看就知道是道門中人。

“少爺,就是他們滅的擼擼幫殺了薛強的。“關瞳指了指這五個人說道。

“哦?“劉致澤眉頭一挑,有些興趣的看向那五人,當即站了起來,這可是從天而降的力量啊,自己不奪取都不好意思了,想到這裏,劉致澤直接使用了歸元訣,把五個青年體內的法力吸的一乾二淨,這樣一來劉致澤才輕鬆了不少。

劉致澤的臉色有些少些的恢復,他端坐在沙發上,這次差點被楊修給弄死,是他的大意啊,兩萬名修道士在鳳林市,自己卻是一直不動手,要是自己能夠早點動手的話,別說第七層心塔了,就算是整座人塔都能夠開啓了。

“少爺,他們已經死了。“這時,關瞳看了看地上的五個青年,他們被劉致澤吸乾了法力後就徹底的GG了。

劉致澤看都懶得看他們一眼了,右手一甩,一把火飛了出去,那五個青年的屍體直接被燒了起來,一瞬間就被燒成了灰燼。

“關瞳張伊趙龍秦昊,現在有個重要的任務交給你們。“劉致澤沉聲說道。

四人一愣,同時變得嚴肅了起來,站在劉致澤的面前等着劉致澤接下來的話。

“從今天晚上開始,你們就出去給澤哥抓人,凡是修道士,見到了,一縷抓鬼來,澤哥現在急需力量啊,還有數十萬陰兵,隨你們挑選,反正澤哥要看到人。“劉致澤一揮手,數萬的陰兵在這一刻同時出現在了屋子內,一時間,一股濃厚的陰氣沖天而起,直接染黑了整片天空。 聞言,關瞳張伊等人一愣,目瞪口呆的看着劉致澤,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爲什麼自己等人感覺劉致澤跟變了個人似得,甚至讓他們都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是劉致澤了。

難道又被那大漢的皇帝給佔據了身體嗎?可是不應該啊,如果是大漢皇帝佔據了劉致澤的身體,那麼劉致澤現在就已經在對自己等人動手了纔對。

“人寵,你大爺的,你竟然敢丟本王,本王今天就夾死你。”這時,那龍蝦氣沖沖的從門開了跑了進來,一副要和劉致澤拼命的樣子。

衆人聞言都是額頭出現了一條黑線,冷汗直流,這龍蝦還真是不怕死啊,難道不知道此刻劉致澤的心情很不好嗎?

然而,還沒等龍蝦靠近劉致澤就已經被劉致澤給抓了起來,劉致澤冷冷的望着手中的龍蝦,隨手就甩了出去,丟給了關瞳,關瞳一驚,手忙腳亂的接住了龍蝦,他們可不敢招惹這龍蝦。

“從今天開始,把這死龍蝦也帶出去做任務,每天白吃白喝澤哥的,也該讓它去做點事了,如果它不肯動,你們就把他丟了。”劉致澤冷哼一聲,轉身就向着樓上走去了。

“少爺。”關瞳望着劉致澤的背影叫了起來,劉致澤停住了腳步,就聽關瞳繼續開口道“少爺,鳳林市現在的修道士居多,有不少是來看戲的,難道也要一起抓過來嗎?”

“他們……就算了,你們只要記住,凡是針對我的,一縷不要放過就好。”說完,劉致澤直接向着樓上走去,直到關上了大門爲止。

“關瞳,本王的人寵這是怎麼了?是想翻天嗎?”龍蝦站在關瞳的掌心內,也是一臉的懵逼之色,完全搞不懂劉致澤怎麼跟變了個人似得。

關瞳搖了搖頭,一臉的無奈之色,道“龍蝦大王,少爺開口了,今天晚上咱們一起行動吧。”

從白天到晚上,劉致澤別墅的陰氣就沒有散過,一直聚集在天空中,而劉致澤的房子也因爲和楊修的戰鬥被弄的亂七八糟的,當然了,這些都是小事。

隨着時間的推移,一晃就到了晚上,關瞳等人既然得到了劉致澤的命令,自然也就不會含糊,剛剛入夜,一行人就打算出門了,這時,就見劉致澤從樓上走了下來。

他洗澡換了一身的衣服,大步來到了樓下。

劉致澤撇了他們一眼,開口道“今天晚上就是狩獵的時候了,我們走吧。”劉致澤正打算走,卻是看到那龍蝦大王又趴在沙發上睡着了,劉致澤一伸手直接抓住了它。

“喂,人寵,你要做什麼?本王在休息啊。”龍蝦大王又恨又怒的,但是卻拿劉致澤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跟着一起出去了。

此刻,在別墅區的大門口處,依然還有着不少不怕死的傢伙在蹲點,他們在等待,一旦劉致澤房子上空的陰氣散去了,那麼他們估計也就可以出手了,畢竟他們也知道今天的劉致澤肯定大傷元氣的。

“師兄,我們在這蹲着真的好嗎?”五個青年中最小的一個青年開口問道,他看了看四周,總感覺有什麼東西在盯着自己看似得。

“有什麼不好的?我這麼做還不是爲了師門,難道你認爲我是爲了我自己嗎?”那帶頭的青年輕聲說道,他是這五人中的帶頭人,也是師兄。

白天的時候他們原本是離開了的,可是後來看到諸葛若綿氣沖沖的離去,他們這才又再次轉了回來,正打算趁着劉致澤要他命的時候攻進去,結果又發現那屋子的陰氣衝上了雲霄。

這據對不是普通的鬼魂能夠散發出來的,所以,沒辦法,他們只能在這等着,等着那陰氣散去後再出手對付劉致澤,只是他們也沒想到一等就是一整天。

“這個劉致澤,到底死了沒有啊,怎麼到現在還沒有出來。”那位師兄有點不耐煩的說道,等了一天了,就算是再有耐心的人,估計也會沒耐心了。

“師兄,我覺得我們還是走吧,我總感覺這裏涼颼颼的,彷彿有着什麼鬼魂在盯着我們似得。”那師弟有些害怕的看了看四周說道。

“就你最沒用的,你不要忘記了,你是個道士,現在竟然還在這害怕小小的鬼魂,如果讓師傅知道了,你看你死不死。”青年冷冷的說道。

“師兄,這不怪我啊,你看,那邊的峨眉派都已經離開了。”師弟指向了不遠處,那邊一羣代發修行的女弟子還真的離開了。

這師兄一愣,連峨眉派都來蹲點了?要不要這麼吊啊?

“王凝沒在,她們竟然也敢來蹲點?真是小看她們了,不過不管他們,我們顧好自己就行了。”師兄說完就不在理睬師弟,而繼續向着別墅內看去了。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就如同鬼魅般在幾人的身後一閃而過。

快穿之凝魂 頓時一股涼意從幾位師兄弟的身後傳來,讓幾人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這是怎麼回事?現在不是入秋了嗎?怎麼會這麼冷?”那位師兄扯了扯衣服,卻是也沒有放在心上,忽然,他的衣服被扯了扯,那師兄又扯了回去,又再次被人扯了扯。

那師兄總算是堅持不住了,惡狠狠的轉過頭來看向自己的身後,忽然,他呆住了。

此刻,他的四位師弟已經被數萬的鬼魂給控制住了,此刻,那四位師弟正雙腿顫抖着,臉色無比的難看,那汗水從他們的臉上一滴一滴的流了下來。

“師……師兄,救……救命。”四個師弟一副生無可戀之色叫了起來,誰特麼知道會一眨眼間身後就出現了數萬的鬼魂啊,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就已經被抓住了。

“怎……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鬼魂?”那師兄的臉色大變,這裏就算沒有一萬也有數千的鬼魂吧,此刻那些鬼魂身穿盔甲,倒像是古時候的小兵,他擡頭看去,那天空中不知不覺就聚集起了一大片的雷雲,電閃雷鳴,很顯然是被這些鬼魂身上的陰氣所聚集起來的。

然而,這還不算什麼,他看向了遠方的天空,鳳林市的天空在這一刻都爲之變色了。 “月黑風高殺人夜,那就從你們開始吧!”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從數千數萬的鬼魂身後走了出來,他嘴上叼着煙,滿臉的淡然之色,彷彿任何事物或者人在他眼中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存在。

“你……你是什麼人?”那師兄臉色難看的叫道,他是沒有見過劉致澤的,只是今天和那羣人一起來過這裏而已,見到這個少年,他的瞳孔一縮,心中冒出了一個名字,劉致澤。

“我就是你一直在等的人,怎麼?現在不認識我了嗎?”劉致澤微微一笑,仰天吐出了一個眼圈。

“劉……劉致澤,你是劉致澤,爲什麼你會有這麼多的鬼魂?哦,不對,陰兵。”那師兄臉色難看的說道。

“因爲……”劉致澤說到這裏的時候看向了那位師兄,與那位師兄四目相對,劉致澤才繼續開口道“澤哥不想告訴你。”

“噗嗤~”那師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特麼的,你要不要這麼坑人啊。

也不知道他是被氣的還是被嚇的,反正的的確確是吐血了,這倒是讓劉致澤很是疑惑,自己都還沒出手,怎麼就開始噴血了。

只是劉致澤也懶得繼續去看他了,就見劉致澤伸出了手放在了其中一個師弟的腦袋上,見此,那師兄和各位師弟臉色頓時大變,難道劉致澤要開始殺人了嗎?

“劉致澤,你要做什麼?快放開我師弟。”師兄從地上爬了起來,臉色難看的說道。

劉致澤微微轉過頭去,看了他一眼,對着他笑了笑,開口道“如今可是法律社會,殺人是犯法的,你放心,澤哥是不會殺你們任何一個的,不過你們的法力,澤哥就要收了。”

說完,劉致澤一掌拍在了第一個師弟的腦袋上,頓時一股法力被劉致澤從那師弟的體內吸了出來,吸完了那師弟的法力後,那位師弟直接雙眼一翻就昏迷了過去。

“劉致澤,你住手。”看見這一幕,那師兄臉色驟變,他一把甩出了符咒,手中結起了手印,那張符咒就像是一條火龍似得,想要把劉致澤吞沒。

然而,劉致澤只是淡淡的揮了揮手,那條火龍就直接被打散了,劉致澤冷眼望着那師兄,道“你不是我的對手,我也不想殺你。”

說完,劉致澤繼續吸了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直到面對那師兄的時候,劉致澤才笑了起來。

“好了,都搞定了,現在該你了。”劉致澤微笑着開口說道。

那師兄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是的,正如劉致澤所說他是鬥不過劉致澤,所以剛纔他纔沒有繼續對着劉致澤出手了,眼睜睜的看着劉致澤把自己幾個師弟的法力吸完,作爲師兄的他卻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他身體一軟,整個人直接倒在了地上,一臉的頹廢。

劉致澤也不客氣,不反抗就對了,要是反抗的話,還需要直接動手,那多浪費時間。

劉致澤一掌拍在了那師兄的腦袋上,當那師兄腦袋一空的時候,他知道,自己的法力全部被劉致澤給吸走了,他能夠感受的到直接身體內無比的空虛,恐怕此刻的自己連法術都使用不了了吧!

但是他卻沒有辦法反抗,或許,當初自己和師弟們下山就是個錯誤的決定。

做完了這一切,劉致澤直接轉身就離開了,看都懶得看他一眼,畢竟在他看來,此刻這些人失去了法力,已經連一點法術都使用不了了。

今天晚上,註定是個不眠之夜,無論是此刻在大街上瞎晃悠的道門中人,還是在XX會所享受的道門中人,都經歷了一場無與倫比的災難,他們在一夜之間,竟然全部都失去了法力,陷入了昏迷中。

今天晚上,被劉致澤吸了法力的道門中人,就算沒有五千,恐怕也有一千。

“臥槽!!你們做什麼了?別人正在洗澡你們也抓?”此刻,在鳳林市的某條街上,關瞳提着一個光着身子的男人走了過來,這個男人已經昏迷了過去,估計是被關瞳給打暈了。

“額。”關瞳一陣無語,看了劉致澤一眼,開口道“少爺,這個剛纔正在XX會所做着苟且之事。”

哦,這麼一說的話,劉致澤就知道了,二話不說吸完了他的法力後就揚長而去了。

第二天清晨,鳳林市的大街小巷內都有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人,一時間,驚動了所有鳳林市的普通人,特別是那個光着身子的,更加出名了,甚至還被人拍了視頻上傳到了網上,一時間,點擊率直接破了數百萬。

此刻在福滿樓內,南山道子劉子溫與葉歸塵三人臉色陰沉,昨天晚上劉致澤做的事情他們都已經知道了,因爲來他們這裏哭訴的人已經不止是一個兩個了,而是成千上萬個。

一時間,成千上萬的道門弟子就這麼無功而返的回師門了,他們現在沒有任何的法力了,估計重新修煉會有些麻煩。

“南山師兄,這樣子下去不行,劉致澤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把注意力放在我們的身上,我們必須要主動出手才行了。” 醜聞 葉歸塵陰沉着臉說道。

南山道子和劉子溫相視一眼,他們又何嘗不知道呢,這時,遠處再次跑來了一羣人,看他們一個個垂頭喪氣的,估計也是來哭訴的吧!

三人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就打發他們離開了。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下戰書吧,明天下午三點,約劉致澤在鳳林市後山決戰,正好把事情解決了,我們也好趁早離開。”南山道子沉聲說道。

劉子溫和葉歸塵點了點頭,兩人都沒有拒絕,就這麼按照南山道子的吩咐去做了。

而此刻,在別墅內,哪怕是昨天晚上一晚上都沒有睡覺,劉致澤依然也是精神滿滿的,反而是關瞳張伊等人,此刻正躺在地上橫七豎八的呼呼大睡。

他們不是劉致澤,劉致澤畢竟吸了成千上萬道門青少年強者的法力,自然是精神滿滿的。

“主公,恭喜你,成功開啓了心塔第七層與第八層,第七層獲得了卓膺將軍與兩萬陰兵,第八層獲得了八陣圖中的虎翼陣。”孫乾的聲音響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

他也是萬萬沒想到,自己才一會沒關注劉致澤的功夫竟然就已經開啓了兩層心塔,繼續這麼下去的話,人塔很快就要全部被開啓了。 “卓膺嗎?”劉致澤聽見這個名字一愣,這個名字有些熟悉,但是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裏聽到過了,不過不得不說,劉致澤還是很興奮的,距離人塔開啓只有兩層了,一旦把人塔全部開啓,自己的力量就能突飛猛進了吧!

劉致澤握起了拳頭,手上出現了淡淡的光芒,這就是力量,他現在已經感覺體內充滿了力量,假若此刻楊修再來的話,自己連八陣圖都不用出就能將其斬殺了。

“少爺,有東西。”忽然,心塔內的孫乾開口叫了起來,劉致澤一愣,伸出手抓去,就見到一張紙被他抓在了手中。

劉致澤低頭看去,就見上面赫然寫有了兩個大字“戰書”,而落筆還有南山道子劉子溫和葉歸塵的簽名。

劉致澤冷笑一聲,把那張紙揉成了一團,沒想到自己不去找他們,他們竟然還找上門來了,不過這樣也好,自己也能省事不少了。

“孫乾,距離我開啓人塔還需要多少法力?”劉致澤一揮手,丟出了那張紙團,那紙團直接冒出了火被焚燒殆盡。

“主公,根據昨天晚上你所得到的法力計算,如今的你需要大量的法力才能再次開啓心塔第九層了。”孫乾很老實的回答道,劉致澤越強,他也就越高興。

“到底需要多少?”劉致澤一臉懵逼的再次問道,我特麼當然知道還需要大量了,就是想知道具體的,否則問你幹球。

“額,主公,還需要一萬一千人的法力,當然了,南山道子與葉歸塵劉子溫三人另外算,加上他們三人,你還需要九千九百九十九個五品抓鬼師以下的法力才能夠開啓第九層。”

我曰!!劉致澤眉頭一挑,整個人都呆住了,還差九千九百九十九個人的法力?要是自己不能夠奪取南山道子劉子溫和葉歸塵的法力,那也就是說自己還差一萬一千個五品抓鬼師以下的法力。

“爲什麼當初抓鬼的時候沒有這樣?”劉致澤反問道,當初一百隻鬼魂可都夠自己開啓兩層心塔了。

“主公,鬼魂難遇,但是法力不缺。”孫乾回答道。

好吧,你贏了!

劉致澤都不想說話了,的確,正如孫乾所說,鬼魂很難遇到,但是這法力就不一樣了,畢竟自己都已經在一夜之間開啓了兩層心塔。

“既然如此,那索性明天就一起把他們收拾了吧,對了,今天晚上好像是慕容雪涵的生日,你有沒有禮物?”劉致澤問道。

“主公,你在開玩笑嗎?又不是在下去,在下怎麼會有禮物?”孫乾一驚,這劉致澤還真是想,自己又吃不到喝不到的,還給你拿出禮物泡妞,那我還不虧死啊。

劉致澤一陣無語,話說回來,好像是這麼個禮,當即開口道“那你隨便從心塔內挑出一件好東西來,我今天晚上拿去當禮物。”

孫乾無語了,不過反正這心塔內的東西都是劉致澤的,所以他也懶得去拒絕了。

孫乾沒有說話了,估計是去找禮物了,劉致澤看了一眼地上這些人一眼,當即搖了搖頭,正打算回房間睡覺。

忽然,一聲驚呼響在了他的耳旁。

“我靠!!這裏是經過了世界大戰嗎?怎麼會搞成這樣子啊?”

劉致澤一愣,這不是胡秀的聲音嗎?這小妞和洛羽靈離開了兩天才回來,他轉頭看去,就看見胡秀站在那目瞪狗呆的,而在一旁還有着一個非主流妹紙跟在她的身旁。

“你去哪了?兩天都沒回來,屍王姐姐呢?”劉致澤有些責怪的問道,胡秀一走就是兩天,他也很擔心,但是卻也知道有屍王姐姐在,胡秀是不可能會出問題的。

“我們去玩了呀。”胡秀舉起了手中的大包小包,好像是很興奮的樣子。

劉致澤撇了那些東西一眼,差點沒有噴血,這女人就是敗家啊,看她手上的東西,可真夠恐怖的,不過話說回來,屍王姐姐不是和胡秀一起出去的嗎?怎麼沒看見人呢?

“屍王姐姐人呢?”劉致澤看了看大門口處,卻是也沒有看見洛羽靈的身影,難道是已經離開了嗎?要是離開了,那就好了。

這時,就見胡秀滿臉興奮之色的把東西放在了地上,緊接着抓住了一旁的非主流妹紙,開口道“諾,你家屍王姐姐在這。”

劉致澤一愣,轉頭看去,差點沒有被氣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