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神殿的星雲鑒,以仙器為藍本煉製,擁有無比強大的最終能力。

可以說哪怕是大乘修士,除非直接飛升仙界,否則一旦被盯上,也難以擺脫。

眼下一群人便是循著星雲鑒的指引追到這裡,偏偏追丟了。

看著星雲鑒表面迷霧籠罩,儼然已經失去了目標方向,沉默良久,八星殺手聲音沙啞道:「散了吧,任務失敗,具體經過本座會親自與神殿解釋。」

語落,很快隊伍散去,溪水邊恢復寧靜。

只是沒多久,一個身穿月白色長袍的少年人又悄悄來到此處。

……

華夏,柳城,明珠山莊。

「小金子你別跑,快到姐姐碗里來!」

「嘰嘰嘰嘰!」

「好你個小金子,嘲笑姐姐是吧,看姐姐今天不捉了你煲湯!」

「我也來我也來,小銀子你站住,別跑。」

「……」

春日,陽光明媚,百花繁盛。

別墅外面,小丫頭追著小金子瘋跑,柳夏也沒大沒小,追著另外一隻被命名小銀子的小金翅鳥飛來跑去。

場面十分歡樂,笑聲不斷。

游泳池旁,比基尼,沙灘椅,美酒美食,一群美絕人寰的人兒一邊看著兩個人胡鬧,一邊聽妙音講述蒼雲秘境之中的見聞,時不時陣陣驚呼,無限嚮往。

還是很想去真正的修真界看看的!

雖說目前星辰大陸修鍊環境不差,方方面面的規則法則也齊全,可到底缺少了歲月的沉澱,沒有那麼多稀奇古怪的東西。

便在這言之不盡的歡樂與嚮往中,林昊出來了。

場面迅速安靜,李妙竹第一個上前問道:「小紫霄,情況如何,沒什麼問題吧?」

有點擔心。

桃源界看似發展得不錯,可對於一個空間界面而言,其實正處於嬰兒期。

這個時候大肆抽取其中的力量,尤其抽取最本源的界力,損害是難以估量的。

李妙竹雖然不懂這些,可當時她在桃源界親眼目睹了那雷霆蔽日萬物凋零的景象。

當時的情形,可以說除卻那大片的花海未動,其它地方都毀了。

甚至於當時她都頭腦發暈,只覺得要被抽成人干。

也正是因為這種變化,大家才急匆匆趕回來,現在別墅里才會這麼熱鬧。

迎著周圍關切的目光,林昊笑道:「沒事,都弄好了。

從前桃源界雖然也不錯,可到底缺了一樣能坐鎮的東西。

而今有了九天仙宮坐鎮,不論穩定性還是發展壯大速度,比之以前都會有質的提升。

玄黃方真劫 回頭你們可以去看看,現在桃源界不但恢復了,而且更勝從前……」 時間往前回溯三個多月。

返回的第一時間,林昊便去往了星辰界星空深處。

憑藉一界之主的身份與手段,建木樹苗之下,他迅速完成了那座仙殿法寶的收取祭煉。

原本這只是一件超脫了大羅金仙之器的仙寶,距離更上一層的九天玄仙之器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但被他收取之後,以星辰神火再融入一些連仙界都難得一見的珍貴材料加以煉製,直接便達到了九天玄仙之器層次。

九天玄仙之器,乃是唯有九天玄仙方有資格掌控使用的存在,本身凝聚仙光不下百萬道,放在仙界也十分罕見。

用途也早就想好了。

以他目前的情況,在星辰界不需要,在外界根本無法動用。

加上原本這就是用於鎮壓上一代麒麟聖女殘魂的東西,鎮壓之力特彆強大。

是以廢了不少勁,他將這被命名為「九天仙宮」的仙殿移到了桃源界。

就一個位面而言,桃源界本來是十分脆弱弱小的,然隨著這座九天玄仙之器級別的仙殿加入,便彷彿大船鋪設了龍骨,堅固性以及各方面性能都得到質的飛躍。

原本桃源界已經被毀得有些不成樣子,可自從有了九天仙宮坐鎮,被那百萬道仙光照耀,桃源界很快恢復過來。

不僅僅恢復了,九天玄仙之器的威能絕不僅止於此。

百萬道仙光,百萬道法則,使得桃源界煥發出前所未有的活力,不少物種而今都處于飛快的變異進化過程中。

就目前的情況來說,最多百年,桃源界將會誕生大批草木鳥獸化形的妖靈。

而即便是個傻子,只要放在九天仙宮修鍊,不出百年,也能飛升入道。

按照原本的意圖,他是打算將糖姨和那片花海移到九天仙宮之中的。

那樣可加速復活進城!

但事到臨頭忽然又改變主意了,因為他忽然想起來,九天仙宮再好,那也是比不上建木樹苗的。

雲中歌 哪怕目前建木樹苗還處於幼生期,可要論神奇,仙凡兩界,應該無出其右。

是以他很果斷糾正錯誤,將糖姨和那片花海移植到了星辰界建木樹苗所在的星空深處。

事實也正如所料,完成轉移之後他大致測算了一下,最多也就百年出頭,糖姨就會重新蘇醒過來。

這是個好消息,聽完都有些高興壞了。

尤其從鄉下外婆家趕回來的江未雨,當場失聲痛哭。

之後還有個好消息,關於九天仙宮的。

「建木枝太過神秘強大,以我的手段根本奈何不了,但是九天仙宮不同。」

「九天仙宮雖然不是出自於我之手,但本質上跟出自於我之手沒什麼不同。」

「這東西現在我也不能正常動用,未來的很長一段時間都不能。

但是在煉製過程中,我用了一些非常規的手段,現在只要你們過去一趟,滴上血,然後就能順利召喚它的虛影了。」

「別小看它的虛影,哪怕是虛影,也是堪比天仙之器的存在。

而且隨著你們實力不斷提升,召喚出來的虛影會越來越強,最終完全召喚它的本體出戰也不是夢。」

「……」

虛影,等同分身。

將一件靈器或者仙器煉製成適合許多人共同使用,本質上並不難。

這跟只要有車鑰匙,一輛車可以很多人開,只要密碼,一份文件可以很多人下載,道理是一樣的。

但事實上,願意這樣做的人稀少。

簡而言之,太過低端的東西這樣做沒有意義,而真正高端的,沒人這麼大公無私。

就像現在外面突然流行起來的共享單車,有共享單車,但從來沒人共享蘭博基尼,共享賓利邁巴赫。

這種吃力不討好的東西,一般只會作為鎮宗之寶或者鎮族之器出現,而今的九天仙宮就是這麼一樣東西。

完全沒想過居然還能這麼操作,林昊說完,眾女有點呆。

好一會過去,墨彤才試探著說道:「意思是,以後我們都可以孤身闖蕩修真界,不用擔心遇上危險了?」

突然就有一種喜悅在空氣中蔓延。

其實都很想去見識見識的,哪怕不多做停留,到處看看也好。

只是都比較擔心會添麻煩,所以也不大好意思跟著,或者到處去走。

而今突然弄出來一個大家都能召喚的九天仙宮,雖然不是召喚本體,可堪比天仙之器的威能足夠用了,絕對可以在修真界暢行無阻。

這意味著再也不用擔心了,這意味著所有人都可以出去。

事實上,這也是林昊煉製這樣一件器物的初衷。

進入蒼雲秘境之前他就在想這件事情了,最初的想法就是每次換不同的人帶著,一起走走看看,增長閱歷見聞。

直到在蒼雲秘境之中遇上原本根本不該出現的仙殿,才有了煉製一件共用仙器的想法。

而很顯然,這個法子要方便得多,不僅僅能滿足更多的出行需求,同時安全性方面絲毫不差。

因為他的緣故,現在所有人,即便放眼整個修真界層面,也絕對是一等一的妖孽。

這等天資,隨時能召喚堪比天仙之器的九天仙宮分身作戰,外加單獨行走的可能性不高,可以說即便仙界來人,也對這些女人構不成威脅。

唯一的問題在於,外面的世界太大,一不小心就會走散了,相隔十萬八千里。

這樣的情況下,想要獲得彼此的消息,想要聚在一起就特別艱難。

韓娛之勛 好在這問題也好解決。

以界主的身份打上靈魂烙印,再搭配一個特製的隨身傳送陣,只要想來,便能隨時隨地回來,並不難。

儘管如此,林昊還是認真囑咐道:「安全永遠只是相對的。

理論上你們這樣出去不會有事,但也難免會遇上一些意外。

所以,不論何時何地,小心為上,若有什麼事情無法決斷,不妨先回來,萬事有我。」

便是這話,大隊人馬出行的事情算是板上釘釘了。

喜氣洋洋中,一行人來到模樣大變的桃源界。

桃源界正中央,是一座屹立在星空之下的巍峨仙宮。

仙宮頭頂億萬星辰,本身仙光萬丈,又書「九天」二字,看上去威武雄渾,氣勢不凡。

便是這樣一座仙宮,僅僅往裡面走一遭,一個一個便抑制不住境界暴漲,開玩笑一樣,化神期變成清一色合體期。

如此一來,出行的安全性更高了。

按照林昊教的,眾女一一在仙宮中心的鎮魂石上滴血,而後出行之事提上議程…… 女人出門是件很麻煩的事情,尤其有了男人的女人,想要來一場說走就走的履行基本上不可能。

林昊原本以為會很快,用不了多久就能成行,可事實上,光準備就用了將近半年時間。

保養品!

鮮果美酒!

回星辰大陸定製全套靈氣動力傢具生活用品以及車輛等物!

穩固修為境界,煉製隨身傳送陣!

與家人道別!

等等等等,有必要的沒必要的,亂七八糟的事情,等她們做好準備,林昊嘴裡都淡出鳥兒來了。

所幸這些日子還有李妙竹這不靠譜的師傅和善解人意的妙音陪著,倒也不算乏味。

中途也抽空去過一些地方。

主要是蜀山神農谷這些當初從長生界去星辰大陸佈道的宗門。

當初就答應過,若有需要,可以讓它們踏足真正的修真界。

願意去外面闖蕩的人不少,他也送走了不少。

不過這些人就沒那麼好的待遇了。

除了劍如風等極為有限的幾個人,幾乎沒有隨時回歸星辰界的資格。

絕大部分人,離開星辰界,便意味著將要自生自滅,將要經受真正修真界狂風暴雨的洗禮。

但不管怎麼說,相比修真界中絕大部分在底層掙扎的修士,這些人運氣不錯了。

因為至少有極品靈器在手!

因為至少都有一門可以修鍊到人仙之境的仙道功法!

而且,為了幫助蜀山在修真界真正站穩腳跟,他還動用虛空挪移盤親自在古玄星選了一處尋常修士根本到不了的地方,並布下護山大陣。

便是這些瑣碎之事,做完之後又等了一段不短的時間,才終於成行。

這次是真正的全員出動。

一大群女人,親近的鮮少親近的,睡過的沒睡過的,這一刻都精神滿滿,對於未來充滿期待。

充滿期待是對的。

漫漫長生路,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獨特的機緣際遇,若是完全沒有一絲一毫的期待,大約也不用修鍊了。

眼下這些人,不論修鍊天賦還是掌握的法門資源,又或者冥冥之中籠罩在身周的氣運,皆非同凡響。

捫心自問,林昊覺得她們比當初的他強很多。

這樣的一群人,要是沒有各自強大的機緣,他是肯定不信的。

最初的時候,他是抱著死了就死了,死了只能怪命不好,長生之道無坦途等想法,由著身邊的人到處走。

後來糖姨的逝去才讓他明白,有些東西,該珍惜還是要珍惜,所以反而不敢放任了。

索性現在不用擔心了!

從頭到腳武裝到牙齒,還有九天仙宮分身這等殺手鐧,他不用太擔心。

若這樣都還能出狀況,那隻能說是躲不開的劫數,畢竟這條路就是這樣,可以儘力規避風險,但永遠不可能完全沒有風險。

……

當初歸來春寒料峭,而今離去秋月滿堂。

「吃月餅咯,千萬別客氣啊,過了這次,將來會有很長一段時間吃不到了。」

「媽媽,我只要肉餡的。」

「去去去,還吃肉,長成豬了你都快。」

「白婉秋,你怎麼可以這樣說,人家是你的女兒,你怎麼能嫌棄自己的女兒呢?

再說了,哪裡有長成豬,人家不都照著你們長的嘛,打屁股大胸……

哎呀,別打別打,錯了,知道錯了,我吃素的還不成?」

「哈哈,打得好,成天就知道跟我搶小金子小銀子,該……

哎喲,姑姑,你幹嘛敲我?」

「你說呢?

你是當阿姨的,不知道讓著點,成天跟小孩子較勁,好意思?」

「這樣的嗎,可我也是個孩子啊,為什麼姑姑你動不動就欺負我?」

「……」

中秋之月,正大光明。

明珠山莊別墅外面,吹著晚風,燃著篝火,一群人歡聲笑語,吃月餅,賞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