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2020年的地球豈不是原始文明了?

徐銘默念。

「系統,請把結構圖呈現出來。」

「收到。」

只見到一副圖紙在徐銘頭顱之中顯出,徐銘從膠囊中拿出工具。

「鷹老大,一起來拆吧,我略懂這種拆解原理。」

「好嘞。」

鷹老大不知,自從跟著徐銘之後,自己都年輕了許多。 既然今天已經動開了工,那麼就不要再說其他的,一門心思挖到底就是了,老陳似乎也覺得這件事必須弄出個所以然來,乾脆不再計較他的那些破牆面。

轟隆隆的剷車開動着,不一會兒的工夫就已經把冷庫的破牆全部都推倒,連那些難以處理的牆根兒混凝土面兒都一個個全都都給敲開了。

我們挖着挖着,瞬間感覺這地下的陰氣越來越濃,簡直就像是一個燒着了的柴火一般冒着黑煙。

就連絲毫也沒有修爲基礎的工人們也能感覺到這下面兒不對勁兒。

我們刨開了地面後,厚厚的水泥層下,機器在拼命的往下鑿着,但聽見轟隆一聲,底基層塌陷了下去,又用剷車把那些碎石瓦礫全部清理乾淨。

一個巨大的黑色深坑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一股股濃烈的陰氣就像是黑龍一般的往外冒着,現在中午2點多,但是溫度低的幾乎所有人都打起了冷戰。

一個工人驚恐的說道:“各位領導,這下面是不是有什麼妖精啊,這裏面兒的妖精吃人不?”

另一個工人也恐懼的說道:“這哪裏是什麼妖精,要我說,裏面兒應該是殭屍之類的東西,你看着股子氣息,裏面兒還有一股股發黴的臭味!”

一個戴着眼鏡,看起來有點兒學問的工人說道:“你們這些沒文化的渣渣,不懂不要胡說八道,這是天坑,天坑你們懂嗎?再往下幾百裏是南極洲,那裏很冷,一下子就能凍死你們這些狗日的!”

…….

看着這些無知的工人胡說八道,我和胖子無奈的搖搖頭,我對胖子說:“這裏的陰氣雖然一股股的往外冒,但是這樣冒下去,也不知道要冒到什麼時候。”

胖子點點頭,轉過身兒對老陳說道:“把你車間裏的所有風機全部都拿出來給我往外拼命的抽!”

老陳愣了一下:“我靠,這樣也可以?”

“少廢話,讓你幹,你麻利兒的去!”

胖子皺眉道。

老陳一聽,趕緊命令手下的人把車間裏的幾十個風機全都卸了下來,裝在了那個深坑的上方,通電之後開始拼命的抽着,一股股濃濃的黑煙就像是騰空而起的黑龍一般,只衝雲霄,大量的陰氣擴散開來,就連廠門口用來澆花的水管子都瞬間結成了冰。

然而,這進口風機的效果還是竟然的,這樣連連抽了大概一個多小時,終於把裏面的陰氣全部都抽乾淨了,從上面兒往下看,但見黑乎乎一片。

我和胖子簡單商議之後還是我們兩個先下去,老陳有點兒不放心忙問用不用先報警,然後再來看。

胖子鄙視的看了一眼老陳後說道:“警察來了能頂什麼用,頂多是多幾個送死的!”

我和胖子腰間綁上安全繩之後,開始一點點的往下降落,從上面兒往下看這個深坑,深不見底,但是真的下來以後才發現其實它也真的沒有多深,頂多三四米不到。

下來之後,一個幽深的地洞出現在我們的面前,令我和胖子大驚失色。沒想到這裏的格局有點兒像是一個古墓的結構。

我們之前去過很多古墓,之所以說這裏像是古墓,並不是因爲這個通道上有什麼磚石壁畫,而是這個通道十分像我們以前見過的那些盜墓賊的盜洞。

我和胖子沿着盜洞往裏走着,一邊走胖子一邊說:“老馬,看出來了沒有,這裏有點兒意思了,弄不好這下面兒還是一個窩藏糉子的大墓呢,那個漸鬼的原型可能就藏在裏面!”

我提醒胖子道:“這東西善於使用陰氣,我們還是小心謹慎一點的好!”

胖子微微一笑:“不怕那些,這裏面兒的陰氣都被老陳從意大利進口的風機給抽乾淨了,沒有陰氣,漸鬼也沒有辦法對付我們!”

然而我們走着走着,前面漸漸的飄來了一股股濃烈的臭味兒,這種臭味兒不是古墓裏的那種黴爛之味兒,而是那種動物高度腐爛的臭味兒。

我和胖子對視一眼,感到十分好奇,繼續往前走着,我們走到了深處,猛然見看見了一個十幾平米的大坑,大坑裏的一切讓我們全部都大吃一驚。

但見裏面兒一個個堆積起來都是死人,數量有幾十個之多,這些屍體一個個全都高度腐爛,那些肉都爛成了一坨一坨的了,黏糊糊的在一起,也分不清哪裏是骨頭,哪裏是肌肉,令人十分的噁心。

胖子駭然,小聲的說道:“老馬,看來我們是要報警了,你看到了沒有這些人一個個全都是現代人的裝束,說明這裏可能跟一起特大凶殺案件有關,我們先上去,到了上面兒以後再做計較!”

我心中也是吃驚不小,心說這裏怎麼會有現代的人的屍體,我的天,難不成老陳的公司是殺人工廠不成。

我們出去之後把裏面的情況告訴了老陳,老陳驚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胖子道:“趕緊報警吧,這裏死的都是現代人,看樣子還是附近村子裏的村民,如果不讓公家出面,我們講不清說不起!”

沒辦法,老陳只好撥通了110,警察很快句趕到了現場,對現場進行了封鎖。幾個帶着防毒面具的警察陸續的下了深坑之中,對裏面兒進行了認真的排查和取證。

不一會兒,他們全部爬了上來,向刑警大隊隊長趙警官彙報,彙報的結果更是令我和胖子吃驚,原來在那個深坑兒的深處,還有幾個類似的深坑,另外還發現了一個祕密通道,斜着通往了陸地之上。

趙警官沉吟一會兒後說道:“我們現在繼續深挖,一定要把那個通道給引出源頭來!”

我聽完之後心中好生的疑惑,這地下的死屍如果都是如同警察們所說只是死了個把月的人,但是爲什麼會腐爛的那麼厲害,而這地上的冷庫,卻一個個都冷風足足的老陳一股勁用了好幾年啊!這到底是什麼道理,這兩件事情有什麼必然的聯繫嗎?

剷車繼續開動,工人又忙活了起來,當這三米深的死人坑被徹底的挖出來之後,所有的人全部都驚呆了,幾個工人直接被嚇哭!精神承受差的幾個直接嘔吐了起來。

露天之後再看這裏面兒的死人,一個個慘不忍睹,簡直堪比當年的侵華日軍犯下的暴行,另外我們還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這裏面兒的屍體,竟然一個個全部都是青年的女性!

我問趙警官:“最近有沒有什麼案子說是有人口丟失之類的!”

趙警官皺眉沉思道:“並沒有發現有這種案子說是有這麼多的老百姓離奇失蹤!”

我們沿着這些深坑的橫截剖面一點點的按圖索驥,竟然發現,這深坑的另一個通道,是指向了工廠旁邊兒的一個村子裏。

警察們立刻封鎖了這個村子,開始挨家挨戶的排查,卻最後確定了一個位置,竟然就是這個村子的村長家。

衆人都驚呆了,在這個村長家的地窖裏面兒,我們還發現了十幾個被關押的女子,一個個赤身裸體,警察把她們全部救出之後,她們哭訴在自己是被村長給花錢買來的,老家都是雲南那邊兒的。

又是一起人販子案,村長被當場拿住,警察逼問之下,這個傢伙竟然顯得十分得意,自顧自的說道:“呵呵,我這輩子!值了!”

對於這種人渣,我們簡直就無語言,但是胖子和我還是有一些問題要問他的,也就暫時的攔住了趙警官把他帶走。

胖子皺眉問:“你爲什麼要殺她們!”

那個村長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說道:“我玩膩了,不喜歡了,我就是要殺掉再買新的!”

我一聽這話,把胖子給拉了回來,搖頭示意沒有必要再問任何話,這個人純粹就是個瘋子!

這個傢伙上警車前,還狂妄的扭回頭跟我們吼道:“我告訴你們,這個村子裏面兒我有39個孩子,怎麼樣!”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老陳這個時候有點兒尷尬的拍拍我的肩膀說道:“兄弟啊,你有所不知,這個村子又叫做傻子村,裏面兒好多的人都是近親結婚的!”

老陳的解釋讓我更加的不解了。

直到後來,我才明白了這裏面兒到底怎麼回事兒,原來這個村子裏的男人們一個個全都到外地打工做買去了,留下了很多的留守婦女,現在的人一個個都眼高手低,食品廠的辛苦活兒他們看不上,大錢兒也掙不來,全部都往外省跑。

留下的這些婦女一個個就成了村幹部們下手的對象,這些人面禽獸欺負完這些女人,這些女人是敢怒不敢言,結果生下來很多孩子,其實都是一個爹。

而且這些事情不是近一兩年的事情,而是自古有之,所以這些孩子們一個個長大了,雖然一個是張家的,一個李家的,結婚後,其實是一個爹,也就造成了近親,村裏兒還有個十分噁心的風俗,叫做好女不出村兒,也就是好姑娘是絕對不會嫁到別村兒去的,就更加加劇了這種惡性循環。

雖然我明白了39個孩子的事情,但是漸鬼的事情我還是沒弄清楚,胖子則是對我說,這漸鬼依舊沒有死,還要和我繼續去探索一番。 怎麼才能跟上徐銘拆車的速度這是一個問題。

鷹老大瞪大眼睛,嘴巴張的老大,此刻,他無法相信自己眼前的是一個瘦瘦的小孩,讓他感覺到的,徐銘就是一個拆分機器。

比之於那些女人收到快遞的速度快了不止一倍。

4100年的車都不是用螺絲連接,也不是用焊接,4100年的地球科技都是高分子納米合金,納米合金材料的車能隨意改變效應,而蛇夫座人用的車更為不同,他們的車是高分子微米合金材料更加輕薄,比之餘地球先進了千年。

可是這些在徐銘眼前都不算什麼東西。

「鷹老大,把東西裝好,下一個。」

「叮!」

徐銘眼前一亮。

終於到了?

徐銘盤坐著,鷹老大在旁邊就是個打雜的雜役一般。

「恭喜宿主獲取一次抽獎機會,是否抽取獎勵?」

徐銘默念。

「抽取。」

鷹老大撿的正樂呵,沒有想多少事,面帶笑容呵呵直笑的眯著眼睛吹著小曲。

徐銘只看見腦海之中光芒萬丈,呼的一聲。

「恭喜宿主,獲得『垃圾哥』稱號,抽取獎勵獲取為苦無修鍊手冊一本。」

苦無手冊?

「可以提取嗎?」

徐銘問道,沒發現鷹老大湊了過來,他笑道:「原來你這個小子也是異人啊!」

「叮!」

「可以提取,提取之後無法兌換成積分,需不需要提取?」

徐銘暗道:「需要。」

一本手冊出現在徐銘手中,也不顧鷹老大的目瞪口呆。

誰能夠想到徐銘如此囂張?有系統都不害怕別人知道。

徐銘拿著苦無修鍊手冊,翻了翻就丟向了鷹老大。

「鷹老大,這東西送給你吧。」

接過手冊的鷹老大指著手冊,他有些不敢相信徐銘居然給自己東西。

「這東西你給我?」

徐銘點了一根煙道:「你不是要跟著我嗎?跟著我,你就得保護我,於情於理,我也要給你一本保命的修鍊的書玩玩,好了,你別問,再問就給我滾蛋。」

徐銘大致看了看這一本修鍊苦無的手冊,一開始判斷跟火影忍者中苦無使用的方法一樣,結果並不是如此,這本手冊記載的是金屬控制技術,而需要控制金屬,就要修鍊氣,所以,徐銘認為這個手冊也算是個平民神器。

為了偷懶,這種需要智商跟體力使用的武器給自己旁邊的人也無所謂,反正對自己沒任何意義,還浪費時間。

徐銘雖然並不相信別人,但是,有能力控制別人的時候,可以暫且相信別人。

對於鷹老大,徐銘經過這麼多天的以後,大致了解到了鷹老大不過就是一個普通人,看其身材健壯,頂多是一個普通人中比較強的哪一種,比起異人,那差遠了。

戀上你的眸 鷹老大識趣,他拿著手冊,在徐銘家旁邊有一塊凹凸不平地方開始修鍊了。

徐銘的所居住的地方是一處金屬垃圾堆在垃圾堆的外圍,沒有太多的腐爛物品,就算是有,也被徐銘給清理乾淨了。

苦無,這種物品徐銘就有,鷹老大拿著就試用了,沒有徵求徐銘的意願。

「徐銘這小子給我這修鍊書了,老子拼了老命都給練成!」

鷹老大此刻汗液如同流水咬著牙修鍊,他唯一的信念的就是成為天命之子的左手右手。

殖民地,城市早就已經浮上了一層燈,五彩斑斕的光放射著,天空之中,光影明滅,懸浮著的車如同流影一般有序的行動著。

在4100年的地球,分成三大區域,殖民地最大,人類區域其次,地下城次之。

地下城之中不是人類,是獸人,蛇夫座人將人類跟獸類還有蛇夫座特有物種的DNA結合物種,不同於異人,他們是失敗品,有很強烈的缺陷,那就是獸性。

每當特定的時間,他們的獸性就會觸發,他們會如同怪物一般殺人,發瘋。

因此,蛇夫座人將他們趕到了地下城之中,讓其自生自滅。

根據統計數據,這些地下城之中的失敗品有著千萬,都是一些肉質粗的人,他們每日度日如年,在地下,他們也建立了政權,防止了秩序的淪喪。

在4100年,地球人僅有40億人,全世界的人早就雜糅在一起,成為了民族大融爐。

雲端,一座城,是蛇夫座人利用分子聚合技術在天空中建立的殖民地總部。

蛇夫座人種分成三類,一種就是貴族蛇人,屬性高等人群。

第二種就是蛇夫座蟲類人種,他們是亞種貴族。

第三類人就是奴隸沒有人權。

在蛇夫座之中其實也經歷過了很多的星際戰爭,在戰爭中,蛇人終究以蛇人科技打敗了所有蛇夫座其他星球的人,掌握了蛇夫座,而蟲族,不過就是蛇夫座人的傀儡。

蛇夫座總部。

一共三層,第一層辦公,第二層是娛樂區,第三層是居住地。

辦公區。

一位戴著發冠的女性蛇人吐著蛇通道:「恭喜大家了,大家終於可以活一千歲了,驚喜嗎?」

她叫做碎米椏

在座的各位蛇人無一不透露著意外。

一位老者,他穿著白色大蛇袍子,陡然起來,雙目中充滿了淚珠。

他喃喃的道:「十幾年了,終於可以續命了。」

老者今年558歲,他為蛇夫座的侵略可謂是矜矜業業,所過之處聞風喪膽。

女子見到總部外交官如此樣貌,她安慰著的說道:「爺爺,恭喜您了,終於又能看到你年輕之時的模樣了。」

「用地球話來說,記得,爺爺您可是一位大帥哥呢。」

總部外交官坐在凳子之上,一改沉迷的模樣,精神煥發的道:「那可不是。要是科研部的那一群傢伙能夠強大一點,那會如此?早點攻克思維移植的問題,我們就不用再擔心自己的生命力不夠的原因了。」

「最近,地球人有點動向了,老爺子您說要不要給點下馬威?」

碎米椏是一個記者,每天都是在地球人之中收集資料。

她就像一位間諜,穿梭在人群之中,當作一位體恤人類情況的蛇夫座人來收集情報。

被稱為爺爺的老者一點兒也不慌亂,他抬頭眼中一道精光閃過,道:「計劃還有一百年完成,這段時間,你盯著他們的動向,一旦有問題,及時報告。」

碎米椏點了點頭,消失在了原地。

碎米椏也是一位異人,完美的異人加之有著微米裝備,碎米椏除了沒有實戰經驗,任何能力都是世界頂尖。

望著碎米椏的身影,老者喚來一位男子,道:「隨時保護她!」

男子俯首,道:「屬下遵命。」

半響之後。

老者道:「碎米椏你可別讓我失望啊。」 那個埋着百十來口子的女人屍首的深坑被警方一一清理了出來,其情景慘不忍睹,臭氣簡直瀰漫了好幾裏地,周圍圍觀的羣衆一個個全部都湊湊過來看熱鬧。

雖然警察封鎖,但是架不住人們的好奇心,警察在清理的時候,也扛不住這股子臭氣,都一個個帶上了防毒面具。

我和胖子就站在人羣裏面往前看着,這個時候一個農民說道:“真沒想到,李家村兒的村長竟然殺了這麼多的人!”

另一個農民則是說道:“想想真是可怕啊,這孫子被抓的時候還來個39個孩子都是他的,我的天,不知道這村子將有多少漢子着急上火了!”

“呵呵,這種事情你情我願的,着急上火有什麼用?”

村民們你說我笑的哈哈哈,警察們則是跟撈大糞一樣把那深坑裏的死屍往外清理着。那些死屍高度腐爛,簡直就跟稀泥一樣,看來法醫也不用辨認了。

“胖子,要我說,這些屍體撈出來也認不出個啥,雖然從衣服上可以辨別出是女性,但是五官相貌啥的都扭曲了,直接扔到深坑裏就地掩埋就行了!”我發愁的看着那些警察說道。

胖子搖搖頭道:“事情可沒有你說的那麼簡單,不徹底的清理乾淨了,我們怎麼知道那麼強的陰氣從哪裏來的,還有很多事情必須警方也必須走一個流程!”

村民們看着看着,也就失去了興趣,一個個都往家裏走了,然而那些打撈屍體的警察此時此刻卻突然好像有了什麼重大發現,一個個都高度緊張起來。

我和胖子走進一打聽,也是吃驚不小,因爲把這些死屍全部都清理乾淨之後,居然發現在這死人坑的下面兒,竟然是一具硃紅色的大棺材!

刑警隊大隊長趙隊長一臉憂慮的看着我們說道:“二位同志,說心裏話,我並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但是眼下的情況確實有點兒太蹊蹺。你們都是對風水在行的專業人士,幫我們看看這詭異的大紅棺材到底是什麼東西?”

胖子微微的點點頭:“先把前提的環境給準備好,我們把現場清理乾淨,然後再用起重機把這個棺材給綁起來,擡出來!”

那些死屍的殘骸一個個全部都被清理乾淨以後,幾個警察帶着防毒面具跳下了深坑,用鋼絲繩子把那個棺材給捆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