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環嘿嘿一笑,道:“老祖宗,給鴛鴦?”

“呸!”

賈母不顧此處是宮門,就啐了口,笑罵道:“也不嫌害臊,就知道跟我要人了?鴛鴦可不行,現在還不能給你。換個其她的,翡翠如何?”

賈環聞言連連擺手,道:“那還是算了吧,要是要了翡翠,鴛鴦會吃醋的……還不如從這扛一個宮女回家!”

說着,目光看向了一隊走來的宮女最排頭的那個,身量高挑,容貌姣好。

他沒有壓着聲音說,在這空曠之地,他的話也擴散開來。

那爲首的宮女聞言,面色大紅,走道都快順拐了。

有些怯怯的不敢靠前,她背後之人卻是在嗤嗤偷笑……

賈母見賈環還真在那裏打量着人家宮女,直覺得一輩子老臉都要丟盡了。

轉身上了轎子後,喝了聲:“還不走人!”

賈環頗爲“惋惜”的看了眼那位快要站不住的姑娘,哈哈一笑,護着賈母的轎子出了宮門,與烏遠和韓家兄弟等人匯合後,翻身上馬,朝西城榮國府駛去……

……

將賈母送回榮慶堂後,賈環就回了寧國府。

沒有進後宅,而是去了書房。

他疾筆書寫了一封信,然後讓韓讓帶着兩個親兵,送往了鎮國公府。

待韓讓離去後,他便去了寧安堂。

沒一會兒,董明月便出現了。

“環郎,你的臉色……”

看到賈環難看的臉色,董明月忙關心問道。

賈環微微搖頭,道:“不要緊,外面的一些上不得檯面的爛事……對了明月,下面那兩人可說了什麼?”

董明月搖頭道:“那個人醒來後,只說,她和柴玉關還有白虎,暗藏在皇太孫身邊,一來是因爲柴玉關奉太上皇之命保護皇太孫,二來,太上皇也要求柴玉關儘早查出西域的幕後黑手。

其餘的,她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賈環聞言皺了皺眉頭,想了一會兒,又問道:“她有什麼打算,可想回黑冰臺?”

董明月還是搖頭道:“那個白頭百戶對她說,中車府的人在四處找他們,不懷好意後,她就再不說話了……”

賈環緩緩點頭,道:“可以理解她的心情。她家人皆已死光,就剩她一人,被柴玉關器重,將玄武一職交給她。黑冰臺就是她的家,柴玉關怕就是她的家人。

然而……又都沒了。

家裏還被中車府的人佔領了,她也成了廢人……

不過明月,你爹什麼情況?

一大把年紀了,還想談戀愛不成?”

董明月聞言,生氣道:“我爹還不到五十!”

賈環嘿嘿笑道:“是年富力強的老幹部……不過,那白佳人不就是當初坑了你們父女倆嗎?

難道愛情真的能讓人衝昏頭腦?

你爹會,怎麼你也會?”

董明月聞言,氣呼呼的看着賈環,道:“環郎,你故意惹我生氣!你不就是想幫那個叫天涯的嗎?”

賈環訕笑了兩聲,道:“明月,白佳人是人家天涯拼死救回來的,爲了她,人家甘冒奇險來找咱們,還準備和她遠走窮鄉僻壤。你爹一把年紀了,跟着摻和個啥?

嬌妻很拽:隱婚老公,寵翻天 再說了,她不是你們的仇人嗎?”

董明月惱道:“冤冤相報何時了,她家人都因我們白蓮教而死,那般做,也是無可厚非之事。

而且,她明顯鍾情於我爹,我爹也……

我爹爲了我,從我娘過世後便再沒續絃。

這麼些年來,教內多少叔伯嬸嬸勸過他,他都沒有點頭。

就是怕我會受委屈。

如今,我跟了環郎你,也該爲爹爹尋一個他喜歡的人了。

環郎,你要幫我……”

最後一句話,已經是在祈求了。

賈環抽了抽嘴角,道:“換個人行不行?白佳人絕對不能留在都中,一旦被人發現,咱們就是長了一萬張嘴都說不清,頃刻就是滅族大禍。

明月,要不,給你爹換個人選吧……

你看我大舅媽如何?”

“放屁!”

董明月氣得滿面通紅,甚至爆了粗口,怒道:“那種沒面目的賤婦,也配得上我爹?”

賈環正中下懷,道:“好,那你說,換誰?”

“換……”

董明月卻沒那麼傻,登時反應過來,道:“不換!讓那個天涯去找你舅媽去吧!”

賈環哈哈一笑,不再玩笑,又道:“那你捨得讓你爹去黑遼或者西域?”

董明月聞言,頓時猶豫了……

賈環道:“好了,你去問問岳丈的意見吧。不過我說在前面,看樣子,天涯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你爹不能用武力逼他。

到時候,他們三個該如何過日子……

咳咳,怪怪的。”

董明月聞言,氣得俏臉通紅,沒好氣的哼了聲,轉身離去。

其實,她心裏也極爲不得勁……

……

“環哥兒!”

賈環又在寧安堂上坐了會兒,想着問題,沒一會兒,牛奔便和韓家兄弟一起大步進來。

走進寧安堂,他喊了聲後,就一屁股在賈環身邊坐下,端起茶盅咕咚咕咚的灌了一茶盅,然後對賈環道:“環哥兒,我爹讓我告訴你,你說的事,他已經讓人去做了。

不過,那幾個臨陣脫逃的人可以畏罪自殺,可是,柳芳他……

唉!”

看着牛奔一臉臊的慌的模樣,賈環笑道:“行了,那幾個賊王八糕子自殺就好,柳芳……就去流放吧。

怎麼,你還跟我客氣?”

牛奔一雙綠豆眼覷着看賈環,道:“我跟你客氣個屁!我就是臊的慌,環哥兒你說說,那柳芳平日裏看起來,也是一等一的好漢大將。怎麼到了關鍵時刻,連支箭都不敢放呢?

我爹最近都沒睡好覺,柳芳在牢裏一直喊着要見我爹,我爹理也不理。

真真是,丟煞人也!”

賈環道:“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一樣米養百樣人。再者,柳芳的上位,雖然也有軍功打底,他也打過仗,立過功。可他當年打的都是順風仗,對手從未有過和藍田大營那般兇悍的大軍。

他害怕也不足爲奇。

富貴久了,自然惜命。”

牛奔有些沒精神道:“我爹也是這樣說……”

他忽然又擡頭,()看着賈環道:“環哥兒,我得到信兒說,方衝那一夥子,很有可能要趁這個機會入御林軍。

有鐵網山那一夜的軍功打底,他少說也是一個營指揮的前程。

我爹說,御林軍會新組建一都龍禁尉。

方衝他們算是要入軍了。

咱們呢?”

賈環聞言,想起今日宮中所見那三人,忽然有所悟。

長相思3:思無涯 他看着牛奔,輕輕點點頭,道:“咱們也快了,就快了……”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flag0hyg–>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防.盜章節,若您不幸點入,請於半小時後下架再上架,即可閱讀,不會重複收費。書城書友請移步起點,謝謝您的支持和理解。

關鍵不在於銀子,而是這份聖眷和榮耀。

到底如何了?陛下可是掛心的緊,你可不要大意。”

“王院正,賈爵爺身子到底如何了?陛下可是掛心的緊,你可不要大意。”

“王院正,賈爵爺身子到底如何了?陛下可是掛心的緊,你可不要大意。”

“王院正,賈爵爺身子到底如何了?陛下可是掛心的緊,你可不要大意。”

“王院正,賈爵爺身子到底如何了?陛下可是掛心的緊,你可不要大意。”

“王院正,賈爵爺身子到底如何了?陛下可是掛心的緊,你可不要大意。”

“王院正,賈爵爺身子到底如何了?陛下可是掛心的緊,你可不要大意。”

“王院正,賈爵爺身子到底如何了?陛下可是掛心的緊,你可不要大意。”

“王院正,賈爵爺身子到底如何了?陛下可是掛心的緊,你可不要大意。”

蘇培盛心有不甘的威脅着王老太醫道,希望他要麼能救醒賈環,要麼能識破賈環是在裝睡……

不管怎樣,只要能將賈環喚醒,讓賈環說幾句好聽的就行。

不然的話,他回去真的沒法交差啊!

王老太醫沒有應聲,而是揹着藥箱走到牀榻邊,抓起賈環的手腕,閉目聽了一會兒。

而後他眉頭皺起,面色肅然,回頭對衆人道:“賈爵爺原本就遭受重創,唯有好生臥牀休養,才能緩緩痊癒。怎地還能讓他動怒受激?再有下次,怕是神仙難救。”

賈母等人臉色自然不是太好,蘇培盛就更不好了。

動怒,受激?

這話兒是怎麼說的?

難不成是因爲嫌賞賜的輕了?

還是因爲……

蘇培盛面色有些陰晴不定,眼中滿是猜疑……

賈政都沒發現這點,只顧着心疼兒子去了。

還好有賈母,看出了蘇培盛這位大明宮內相臉上的不自在,雖不明白到底因爲何故,但想來總歸是因爲賈環昏倒之故引起的。

略一思量後,她在鴛鴦的攙扶下,拄着銀拐頓了頓地,對蘇培盛和王老太醫深嘆息一聲,道:“我們難道還不知這個理兒?只是實在是……一言難盡哪。

蘇公公還沒來前,因爲一些家務事,讓我這孫子雷霆大怒,動了肝火,我們這些人雖是長輩,卻也勸他不住。

若非蘇公公來宣旨,憑着浩蕩皇恩,才止住了他的怒火,還不定要氣到什麼程度呢。

說起來,老身還要多謝蘇公公呢。”

蘇培盛聞言,心裏略一揣摩,大致也就猜到了緣由。

嬌寵小毒妃 八成是賈環回家後,對送他姐姐入宮的人在動怒。

這就好,只要不是因爲他的到來才急怒攻心暈過去的就好。

再有賈母這話,回去也算能圓個場子,可以交差了。

而且,按照賈母的話來說,這道聖旨也算是救了賈環一命不是?

念及此,蘇培盛心情大好,笑的滿臉菊花開,捏着蘭花指對賈母道:“老夫人哪裏話,奴婢哪裏能當得起……而且,就算是謝恩,也只有謝陛下的恩典纔是。”

客氣一句後,他又對王老太醫道:“王院正,賈爵爺到底如何了,可還有安危之險?”

王老太醫搖頭道:“這次尚好,只需再服幾副藥,好生調理即可。不過,不是下官危言聳聽,爵爺的身子當真經不起折騰了。再有下次,就恕下官無能爲力了。”

衆人聞言,面色頓時緊張起來。

蘇培盛也吞嚥了口口水,他是知道在隆正帝和帝師鄔先生的策劃裏,賈環擁有何等分量的。

若是賈環一旦出事,而且起因還是因爲隆正帝貪圖美色……

那,朝野之間都將掀起一陣滔天大浪。

因此,蘇培盛面色極爲嚴厲道:“王院正,賈爵爺是簡在帝心之人,賈家榮寧二公更是有大功於我大秦社稷,你……你絕不能有半點疏忽大意。賈爵爺,也絕不能出任何問題,否則的話……”

王老太醫雖然只是太醫院的院正,但王家自太祖開國以來,便一直執掌太醫院院正之位。

王老太醫本身也與太上皇關係匪淺,所以他並不太懼蘇培盛。

沒等蘇培盛威脅的話說完,他就打斷道:“蘇公公,俗語云:佛渡有緣人,藥醫不死病。老朽並非神仙,若是病人不聽醫囑,執意尋思,那你就是殺了下官,下官亦無能爲力。”

不過老頭子也是人老成精,不願將這位內相得罪太過,語氣稍緩了些,又道:“不過,只要賈爵爺半月內不要再動氣受激,緩緩將養,下官亦能擔保,最多三月,爵爺便能恢復如初了。”

蘇培盛聞言,嘴角抽了抽,沒好氣的瞪了隔壁老王一眼,然後轉頭對賈母道:“老夫人,不是奴婢孟浪,只是,府裏萬不可再讓爵爺動怒受氣了。

若貴府裏有人敢生事,不聽老夫人和爵爺之言,老夫人只管打發人入宮,告知奴婢,奴婢會轉奏陛下,由陛下來替老夫人和賈爵爺管教。

總之,還是那句話,賈爵爺在陛下心中分量之重,非同小可,萬萬不容有失。”

賈母等人聞言,齊齊動容,她連連擺手加搖頭道:“不會不會,絕不會再有人作事。不然榮國故後,當年太上皇賜予老身的那柄玉如意,卻也不是擺設而已。”

此言一出,不管是外屋還是內屋,屏風前還是屏風後,甚至是蘇培盛,眼中瞳孔都微微收縮了下。

那哪裏只是一柄如意,那簡直就是一把大殺.器啊!

蘇培盛乾笑了兩聲後,點點頭,道:“那就好,那就好……時候不早了,奴婢這就回宮,還要稟明聖上,陛下心中一直都牽掛着呢,老夫人,奴婢這就告辭了。”

賈母聞言,面帶微笑的點點頭,對賈政道:“去送送公公。”

“誒,不必不必,政公不必客氣……”

客套了幾句後,蘇培盛到底還是由僵笑着臉的賈政送了出去。

賈政骨子裏還是一個文人,清高的緊,對於太監之流,着實不大瞧得起,卻又不敢得罪……

蘇培盛和王老太醫都出去後,後面屏風內的人又都出來了。

賈璉耷拉着個腦袋,垂頭喪氣的站在那裏,看模樣,好似生無可戀似的。

賈母掃了一眼,再對比一下連大明宮內相都忙着討好的賈環,心中不住搖頭。

論條件,賈璉可是比賈環要強出不知多少倍去。

即使是現在,他若真有能爲,榮國傳人的名頭,也要比寧國傳人強的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