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

葉風看著凌笑笑那鴕鳥狀態一般的樣子,忍不住生出要好好捉弄下她的想法,「我怎麼覺得你是故意進來占我便宜的,現在我都被你看光了,你說怎麼辦吧?」

「啊?」

凌笑笑無語了,一臉茫然的看著葉風。

「為了公平起見,你是不是也應該讓我看看啊!」

葉風繼續說道。

公……公平?

「不……不要,我……我先出去了!」

凌笑笑哪裡經得起葉風這樣的捉弄,下意識轉身就想走出去。

「笑笑,你在哪呢?」

還沒等她走動,門外便傳來了蘭姐的呼喊,讓凌笑笑剛剛抬起來的腳硬生生的停住了。

「你這個時候出去,可就怎麼都解釋不清楚了!」

葉風在凌笑笑的耳邊輕聲說道。

「小風,你看見笑笑人了嗎?」

陳蘭在門外又朝葉風喊了一聲。

「沒有啊,我在洗澡呢,怎麼可能看得見!」

葉風一陣好笑,蘭姐這問的是什麼問題。

「也對,那我先等一會吧!」

……

「怎……怎麼辦啊!」

凌笑笑急死了,屋外蘭姐在等她,這屋子裡還有一個葉大哥,讓她夾在中間都快急死了。

「還能怎麼辦,先等著吧!」

葉風哈哈一笑,抬起笑笑的下巴,看著那紅唇,忍不住親了下去。

此時的笑笑,渾身僵硬,一動不動,就連說話都不敢,生怕被門外的蘭姐發現了什麼,也只能任由葉風施為了。

「唔……」

正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凌笑笑,陡然感受到了一隻狼爪出現在了胸前,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良久之後,得到了滿足的葉風才輕輕放開了笑笑,後者也已經從最初的害羞狀態脫離了出來,貼在葉風的身上。

既然無法阻止,那就靜靜享受好了!

「我去池塘邊看看,這丫頭也不知道哪裡去了!」

陳蘭等的有點著急,又有點擔心,便起身走了出去。

「我先走了!」

凌笑笑一抓住機會,快速的跑了出去,哪裡還敢在這裡繼續停留下去啊,誰知道葉大哥這個不正經的人還會不會做出點別的事情來。

「這丫頭……還有待開發啊!」

葉風聞著空氣里殘留的香氣,笑了笑說道。

……

第二天早上,葉風便先一步騎上電動車趕往了縣城,他要在縣城轉車去天海市找夏夢。

坐在一個靠窗的位置上,看著窗外的人來人往,葉風一時有些恍惚。

這時,公交車上走來一對爺孫女倆。

「爺爺,你說你一大把年紀了,非要來坐什麼公交車,不累啊你!」

那孫女扶著老者,一邊走一邊嘆氣著說道。

「你懂什麼啊,坐公交才有感覺,才有生活氣息!」

老者一字一頓的說著。

「好,好,你說的都對!」

這女孩名叫秦雨,今天陪她爺爺出來拜訪故交,回天海的路上,非要坐公交,她也是沒辦法了,只好答應了下來。

這一上車,人也太多了,秦雨看了一圈,也沒個合適的座位。

眼睛一瞥,看到了坐在窗戶邊上眼睛往外面望著的葉風,心裡一陣鄙夷。

這麼大個小夥子,看到老人來了,就故意把眼神讓開,一點公德心都沒有。

讓個座位這麼難嗎?

「喂,你讓個座位行不?」

秦雨拍了拍葉風的肩膀,直接說道。

嗯?

正想問題想出神的葉風,回過頭來,便看見了秦雨那一張冷漠的臉,一陣皺眉,隨即又看了看她身後的老者,仔細的打量了一番,道:「這個位子不適合他坐,找個陰涼點的地方吧!」

「切,自己不願意讓座還找什麼理由!」

秦雨瞪大著眼睛,這男的可真的一點禮數都沒有,自己不願意讓還說什麼不適合?

「小姑娘,讓你爺爺坐我這個位子吧!」

這時,葉風後面的一個中年人站了起來,朝著秦雨招了招手。

「實在太謝謝你了,比一些道貌岸然的人有良心多了!」

秦雨意有所指,不經意的就罵了一下葉風。

擦……

葉風回頭看了一眼這小丫頭,一陣無語!

一個丫頭片子,還真的是伶牙俐齒啊,不相信自己說的話,那就等著瞧吧!

秦雨帶著爺爺坐在了好心人提供的座位上,車廂便安靜了下來,公交車開的也平穩,車子里雖然也開著空調,但向陽的這邊,溫度還是很高。

「爺爺……爺爺,你怎麼了!」

車子剛開了一會,秦雨的爺爺便歪著身子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爺爺,你別嚇我啊,你快醒醒啊!」

秦雨頓時就慌了神。

周圍的不少人圍了上來,卻不知道該怎麼幫。

「讓開,我是醫生!」

葉風一陣無奈,雖然對秦雨這個孫女不大感冒,但救人還是要救的。

眾人紛紛閃開,讓葉風走到了跟前。

「是你?」

秦雨看著葉風,頓時一陣狐疑,剛剛這人連個座位都不肯讓,居然還是個醫生?

莫不是個庸醫吧?

「老人家身體本就不舒服,你還讓他坐在這靠窗的位置上,這下中暑了吧,你這當孫女的,還有沒有點腦子?」

葉風忍不住訓斥了起來,「你以為我不讓座給你爺爺,就是良心不好了啊?」

「多大的人了,能不能成熟點,不要光用腳指頭想問題!」

額……

秦雨一呆,臉色頓時一陣羞愧難當!

她一個女孩子,當著這麼多的人面前,被葉風一個同齡人訓斥,委屈死了。 第138章

葉風伸手在老者的身上點了幾個穴道,輸入了一道神農之氣,老者這才慢悠悠的醒了過來。

「小雨啊,我沒事!」

秦肅一睜眼看到自己的孫女眼角都哭出來了,頓時笑了笑說了一句。

「老爺子情況還算不錯,身子骨還算硬朗,要不然今天這一關怕是難過去了!」

葉風隨口說道,「不要坐這個朝陽的一邊了,坐在陰涼點的地方吧!」

「謝謝你啊小夥子,今天如果不是你的話,老頭子我恐怕就要嗝屁了。」

秦肅連忙道了一聲謝謝。

「沒事,醫者仁心,這是我應該做的!」

葉風擺了擺手,很是認真的說道。

「像你這樣的小夥子,已經很難得了!」

秦肅眼睛一亮,沒想到這年輕人居然還能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哪裡哪裡,過謙了!」

葉風微微一笑,搖了搖頭。

「這位先生,謝謝您的座位了,我爺爺現在不坐了,就還是給你坐吧!」

秦雨對著之前那個讓座的中年人道了一聲謝謝。

「行,真的不好意思啊,我也沒想到老爺子不能坐這邊,早知道就不讓座了!」

那中年人笑了笑,不好意思的說著。

「沒事,你也是一片好心!」

秦雨擺了擺手。

「好心?」

葉風冷笑一聲,「現在座位還給你了,錢包你不還給人家?」

嗯?

葉風這突如其來的話,讓車子上的人都有點懵了。

這是何意?

「你這是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啊?」

那中年人眼中閃過一絲慌亂,但馬上就恢復了正常,一臉茫然的問道。

「你看看你的錢包還在不在吧!」

葉風看向秦雨,說了一句。

錢包?

得到了葉風的提醒,秦雨連忙打開自己背著的包,拉開拉鏈,她的錢包早就已經不見了。

「啊……這……沒了?我的錢包哪裡去了!」

秦雨驚了一下,下意識的便喊了出來,錢包里有她的身份證,銀行卡,還有幾千塊現金呢!

「他拿走了!」

葉風指向那中年人,道:「你以為他讓座給你爺爺是安的好心呢?不過是貪圖你身上的錢而已!」

什麼!

這話一出,秦雨難以置信的看向那中年人,愣是不敢相信葉風的話,她剛剛還那麼道謝,誰想到,眼前這人會是一個騙子?

「胡說,我根本就沒有!」

中年人的臉色有一點慌亂,但還是在極力的辯解著。

「你以為你做的隱秘呢?」

葉風嗤笑一聲,「錢包放在你的腰間,你以為我沒看見?」

什麼?

腰間!

中年人一陣大驚,他沒想到葉風居然能一口說出他放隱秘東西的地方,簡直絕了。

一手下意識的搭在了腰間的錢包上。

這一個動作,也就基本上告訴了別人,他的確是偷了錢包,還放在了腰間。

「混蛋!」

中年人一看事情敗露,哪裡還忍得住,猛地掏出一把匕首,將秦雨拉了過去,刀子抵在秦雨的脖子上,厲聲說道:「司機給我停車,我要下車,否則我要殺人了!」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公交車上的人頓時都慌了起來,一個個的全都躲的遠遠的,誰也不想插手這個事情。

這歹徒可是有刀子的,誰敢不開眼去招惹啊,萬一不小心被刺到了,那可是要流血的。

完了!

被小偷劫持的秦雨頓時萬念俱灰,她就是來坐個公交車,怎麼就遇上小偷,小偷就算了,現在更是劫持了她,她的性命全捏在別人的手中。

只要這個刀子輕輕的划動一下,也許她就徹底的一命嗚呼了。

「小夥子,求求你了,求求你救救我孫女啊!」

老者只能將求助的目光看向葉風,直覺告訴他,只有這個年輕人能救他孫女了。

「哎……」

葉風一陣無奈,也罷,誰讓這件事是因為他而起的呢,他如果不揭發這個小偷的話,秦雨也就不會有生命危險。

「誰來也沒用,現在立即停車,讓我走,我只給你們三分鐘之間,否則的話,我就要動手了!」

劫匪怒氣沖沖的說道,完全不給商量的餘地。

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了葉風,因為站在劫匪對面的,也只有他了。

「司機,停車吧!」

葉風朝著後面喊了一聲。

劫匪聽到這話,頓時心裡一喜,只要能讓他離開這輛公交車,那就天高任鳥飛了!

公交車司機其實也很迷茫的,遇上這種事情,停車吧,小偷會跑掉,不停車吧,人質的安全又容易出問題。

現在大部分人都支持停車,他索性也就隨大流,將車子給停了下來。

一踩剎車,所有人的身子都忍不住的往前傾,葉風瞅准機會,手中猛地打出一道暗勁。

準確無誤的擊打在了那劫匪的手腕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