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見他和顧錦調情,一時間也不知道他究竟怎麼。

「林助理你來了,聽厲霆哥哥說你和一個女孩在一起,她怎麼樣?怎麼不帶過來給我們看看。」

顧錦一臉的興味,那表情就像是七大姑八大姨過年的時候熱情給你介紹女朋友一樣。

「太太,這件事就是一個誤會。」

顧錦卻是一把抓住了林均的手,以一個過來人的長輩身份認真勸告林均:

「林助理,你跟在厲霆哥哥身邊這麼多年,厲霆哥哥把你當成最重要的人,我們就算是一家人。

一家人說話就不用那麼生分,我就直接說了,男人要做一個負責人的好男人,可不能做渣男。」

明明顧錦比林均要小几歲,她此刻認真的表情就像是長輩一樣。

一旁的司厲霆則是幽怨的伸手將顧錦的手給抓了回來,就算是林助理也不行。

林均更是有口難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事情有些誤會,不是你們想的這樣。」

「林助理啊,工作上你很出色,不過也該是考慮一下個人的事情。

愛情不怕誤會,我和厲霆哥哥一開始也是因為誤會在一起的,你看現在不也好好的?」

顧錦說著又要去抓林均的手,司厲霆眼疾手快一把將她手薅過來雙手握住不讓她亂動。

顧錦還沉迷在自己的說教世界里,林均哪裡都好,就是有一點不好,他對自己不太好。

以前還有個司厲霆陪著他一起當工作狂,如今司厲霆已經有妻兒,有幸福美滿的家庭。

而林均一直牢記司厲霆對他的恩情,恨不得將自己一生都奉獻在工作裡面。

顧錦也是很著急,她在帝凰的那段時間親眼見證林均這個工作狂的日常。

周圍那些暗戀他的小妹妹們,他連正眼都沒有。

他的眼裡心裡腦里都只有工作,其次是司厲霆。

司厲霆雖然不說,但也和自己一樣希望林均早點找到幸福。

「你說你也老大不小,是該成家立業的時候了,那姑娘是哪的,家裡有姐妹嗎?多大了?

其實找女朋友未必要好看的,主要是要貼心,對你好……」

顧錦喋喋不休,林均也不好意思打斷,只好耐心聽完。

「太太,除了她的名字,其它我什麼都不知道。」

「哎呀,你這孩子,什麼都不知道你就和人家睡覺?」

這孩子?

司厲霆和林均聽到這個稱呼都不約而同看了她一眼。

然而顧錦還沉迷在七大姑的角色中無法醒來,「林助理,明天把那姑娘叫來我給你把把關。」

「太太,事情真不是你想得這樣。」

「那她是不是你女朋友?」

「是,也不是。」

「到底是不是?林助理,你還學會油嘴滑舌了。」

「太太,爺,我就直說了吧,我懷疑她故意接近我,可能是有所圖謀。

我一無錢財,二無家庭背景,我感覺她是沖著帝凰而來。

之前爺在美國,我一個人支撐著帝凰,極有可能有人想要通過我來做一些事情。

我就將計就計,假裝當她的男朋友,看看她有什麼打算,另外一邊我已經讓人去調查她的身份。」

林均一口氣把真相說出來,免得顧錦一直要撮合他們。

顧錦眨了眨眼,「那你們到底在一起了沒?」

這個是重點嗎太太!

林均有些不好意思轉開頭,「太太,你可以問一下爺在昏睡的情況下有沒有可能和女人發生什麼的。」

這種問題讓他怎麼回答。

司厲霆煞有介事的認真回答:「只要對方是蘇蘇,我可以的,畢竟我在夢裡都是一晚七次的。」林均:「……」 現場並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信息,顧錦擔心司厲霆暴躁如雷,第一時間趕回了他的身邊。

到的時候他已經在看監控視頻,兩人都已經冷靜下來。

「厲霆哥哥,抱歉,剛剛我……」

「我沒有怪你,過來一起看吧。」司厲霆滿臉嚴肅之色。

顧錦做得沒錯,當時他正在暴怒之中,絲毫沒有考慮其它,如果他在憤怒之時冒然出手,將自己弄得更傷的話,他又怎麼能保護好自己的老婆孩子?

見他認真的神色,顧錦也就沒有多說什麼,坐下來和司厲霆看著監控。

這個點路上的車子已經沒有下班高峰期那麼擁堵了,唐茗的車子正常在道路上行駛。

誰知道這時候突然有一輛黑色越野超車,唐茗算是反應很快的,立馬開路讓那輛車。

事實證明這輛車根本就不是為了超車,後面的車發現不對也緊追不捨。

唐茗礙於車裡有女人和小孩,盡量開得平穩,也正是因為這一點他被對方給別到護欄上。

車裡飛快下來幾個人,與其同時顧錦和司厲霆的人也下車保護孩子。

兩邊的人馬纏鬥之時,一道身影悄無聲息接近了車子。

只不過那個路段本來樹木就多,還有幾個標示牌,擋住了來人。

「可惡,被擋住了!」

「那人是從小竹的手中搶走孩子,那麼小竹肯定看到那人的長相。」

「我去看看小竹和茗哥哥,再多收集一些其它路段的監控,一定要找到那個人!」

「這個交給我。」司厲霆身體雖然不能動,他也有自己的門路。

兩人來不及傷心,只想要儘快找到錦諾的消息,這個時候誰都不敢在對方面前營造一點悲傷的氣氛,生怕另外一個人也會立即陷入悲傷之中。

還好唐茗和小竹都沒有大礙,要真的出了事情,顧錦這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

「太太……」小竹發出了微弱的聲音,顧錦連忙走到她的床前。

「小竹,你沒事吧?」

「我沒事,太太,小少爺怎麼樣了?你為什麼要那麼對我?」

顧錦一頭霧水,「我怎麼對你了?」

「那個時候不是你抱走了小少爺嘛?你還順便打暈了我,不對,你的眼睛怎麼一會兒藍一會兒黑。」

這句話一出來顧錦就知道她說的是誰了,顧安南!

「小竹,你好好休息,那個人不是我。」

「什麼?可是她和太太你長得一模一樣啊,難不成是整容成太太你的樣子?」

「這件事我們晚點再說。」

如果是顧安南帶走了錦諾,唐茗那裡有顧安南的信號追蹤器,只要唐茗醒來自己就能找到顧安南的蹤跡了。

顧錦第一時間將這件事告訴給司厲霆,「厲霆哥哥,我知道是誰帶走了諾諾。」

「顧安南。」司厲霆一字一句道。

「你已經知道了?」

司厲霆將屏幕轉給顧錦,顧安南被其中一個監控拍到,那形似顧錦的女人,司厲霆怎麼可能看走眼。

「她不會傷害諾諾吧?」顧錦慌了。

日本之行讓她覺得其實顧安南或許沒有那麼壞,加上血液之中流著同樣血脈的姐妹。

司厲霆和顧錦都沒有真的對她怎樣,但是現在她沒有底氣。

那個狡黠的女人究竟想要怎樣?

「蘇蘇,先別嚇自己,等唐茗清醒,我們就能找到諾諾了。」

顧錦點點頭,現在只有這個辦法。

顧安南這個人本來就很神秘,之前關於她的消息就少之又少。

如果不是她主動想要現身,誰都沒有辦法找到她。

「諾諾……」

「蘇蘇,別這樣,不是你的錯。」司厲霆將她攬入懷中。

顧錦只是在故作堅強罷了,內心中十分愧疚。

「是我沒有照顧好他,他才那麼小,顧安南會不會將對我的恨轉移到他身上……」

「不會,顧安南其實並不恨你。」司厲霆肯定道,他最擅長的本領就是揣測人心。

為什麼他會放任顧安南,也是因為他相信顧安南不是真的想要傷害顧錦。

「只要她不傷害諾諾,我什麼都可以給她。」

「那你老公我呢?」

「……不可以。」顧錦委屈巴巴。

也許對他們來說,諾諾落在顧安南手中遠比其他人要讓人放心多了。

當司厲霆看到監控里是顧安南抱走孩子的時候,他第一反應不是緊張,而是放鬆。

他向來不會看錯人,顧安南就是一個大孩子的性格。

如果她真的想要對錦諾下手,她會是這個世界上最容易得手的人。

為什麼?

因為她長了一張和顧錦一模一樣的臉,只要戴上美瞳改變瞳孔顏色。

趁著自己和顧錦都不在家的時候,她完全可以大搖大擺走入家裡,直接抱走孩子。

這樣簡單的法子,不比她特地找人來爭奪的好。

這段時間顧安南悄悄跟著顧錦當偷窺狂的事情司厲霆也都知道。

所以司厲霆大膽猜測一下,那一撥人應該不是顧安南找來的。

正好這個偷窺狂一路跟著唐茗,趁著兩邊打鬥的時候她帶走了諾諾。

就像是孩子心性,熊孩子總喜歡做些讓人討厭的事情來引起大人的注意。

而她,恰好就是那個熊孩子,她想要自己和顧錦著急,本意並非是傷害孩子。

「這就對了,放心吧蘇蘇,顧安南不喜歡我,她之前說那些話不過是孩子心性。

好歹咱們諾諾還得叫她一聲小姨,她怎麼可能真的傷害諾諾呢?」

「希望如此吧。」顧錦探了口氣。

「現在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儘快查到那第一波劫持孩子的人是誰!」

上一秒還溫柔寬慰顧錦的男人,這一秒突然身上湧起一股寒意。

看來他並沒有將顧安南當成敵人,顧錦也稍微放心了一點。

司厲霆絕對是讓敵人害怕,讓友軍安心的人物。

他這個反應十有八九錦諾不會出太大的事情,到底錦諾是他的心肝寶貝,他不會放任一點危險。

「是該好好查查!」

如果孩子被其他人帶走,那麼小的孩子,她可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此刻一棟別墅中。

顧安南抱著孩子蹦蹦跳跳就進來了,「凱拉,你快看看我帶回什麼了!」

一位身穿黑色弔帶,性感妖嬈的女人從樓梯上緩緩走下,每一步都散發著無盡的魅惑。

女人似乎才睡醒,眼神渙散。

「什麼?」

「快看,這是什麼?」顧安南將懷中的孩子抱了出來。

「你又瘋到哪去了?居然把別人孩子偷回來。」凱拉打了個哈欠,「這孩子倒是挺可愛。」

不知道為什麼,她怎麼覺得這粉雕玉琢的孩子有些眼熟,是不是在哪見過?

孩子禁閉著雙眼,呼吸均勻,長長的睫毛隨著他呼吸的頻率顫動著。

「好可愛的孩子,你去哪偷的?」

「才不是我偷的,是我在路邊撿的。」

凱拉額頭冒著黑線,「安南,你覺得我腦門上寫了傻子兩個字?這樣的孩子在哪可以撿到?」

「真的,我就是路過的時候順便撿的,你看他小鼻子小嘴巴,真的超可愛耶。」

顧安南抱著孩子轉了起來,凱拉有些無語。

「喂,這麼小的孩子不能這樣搖晃,小心搖晃成腦震蕩,給我抱抱。」

顧安南將孩子遞了過去,凱拉抱著小東西,眼中一片溫柔。

想當年她分明也有一個這麼可愛的寶貝,可是……

孩子很小也很輕,她都不敢用力,生怕將孩子吵醒了。

「他是不是很可愛?」

「嗯,很少會有這麼好看的孩子。」

說話間的功夫,錦諾被兩人的聲音吵醒,藍色雙瞳緩緩睜開。

那雙標誌性的藍眸,凱拉要是再認不出來就有問題了。「顧安南,你這個小偷!」 見被自己拆穿,顧安南吐了吐舌,「凱拉,我真的是撿的嘛。」

「鬼才信你,你把我侄兒的孩子偷來幹什麼?我警告你,上一輩的恩怨不要牽扯到孩子,孩子是無辜的。」

「安啦,你還真的以為是我沒事去偷孩子?我路過的時候看到有一伙人想要搶孩子,我怕他受傷就帶回來玩玩。」

寵婚撩人:嬌妻帶球跑 從顧安南的語氣來看,彷彿她抱回來的不是孩子,而是一個玩具。

「有人搶孩子,難道是……」凱拉的臉色有些難看。

「不是他的人,那些人身手一般,如果是他會用更卑鄙的手段。」說到這的時候顧安南表情冷了冷。

凱拉看著懷中的小不點,小不點也在看著她,大大的眼睛打量著兩人。

「瞧,我們史密斯家的基因多好,這一對藍色眼睛就是標誌。」凱拉很是自豪。

「哼,我們顧家的就差了?你看他和我也有幾分像呢,真神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