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看了顧銘一眼后,並沒有再去理會,隨即招呼著幾個保鏢過去。

現在老者生死不明,女孩可不想在顧銘身上浪費太多的時間。

幾個保鏢一聽,全部跑向老者,準備將其抬下山。

「不要動他,否則的話他死的更快!」

就在幾個保鏢準備接觸老者時,顧銘大喊一聲。

聽到顧銘的聲音,幾個人同時向著顧銘看了過來。

「你是醫生?」女孩緊鎖著眉頭,疑惑的看向顧銘。

雖然女孩長的和方雪一模一樣,但是顧銘能夠感覺到,兩者根本不是一個人。

既然胡敏能夠帶著記憶投胎到這裡,那麼方雪也應該如此。

難道第一世的顧銘還分人下菜碟嗎?

顧銘看著女孩,微微點頭,「算是醫生吧,你爺爺是強行運功傷造成的,此時功力並沒有散去,如果一顛簸的話,功力就會四躥,他的筋脈就會破裂,到時就算是神仙也救不回來!」

顧銘說著,走到老者的面前,蹲下給老者檢查了起來。

其實,顧銘一眼就能夠看出老者的問題,之所以這麼做,只是在演戲罷了。

如果連檢查都不檢查的話,別說女孩會懷疑,恐怕那幾個保鏢也會懷疑。

「大小姐……」

一個保鏢有些擔憂的走到女孩身邊,低聲的說了一句。

不過女孩擺了擺手,示意對方不要講話。

顧銘檢查后,一道混沌之力凝於掌心,然後在老者的腹部,用力的拍了下去。

噗!

老者立馬再次噴出鮮血,然後慢慢的醒了過來。

「爺爺,你醒了,嚇死小雪了……」

見到老者醒來,女孩一臉的激動,淚水突然間流了下來。

「小雪,爺爺剛才怎麼了?」

老者一臉的疑惑,因為剛剛的事情,他根本不記得。

「爺爺,你剛才口吐鮮血暈了過去,多虧這位醫生救了你。」

女孩將老者扶起,指著顧銘說道。

「多少小兄弟救命之恩,老夫方同山,不知道小兄弟的尊姓大名?」

老者對著顧銘抱拳說道。

顧銘同樣抱拳回禮,淡淡的開口,「我叫顧銘!」

老者聽到顧銘的名字后,不由一怔,感覺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裡聽說過,可是一時間想不起。

不過當發現顧銘聽到他的名字,竟然沒有半點驚訝,完全是一副沒有聽說過的樣子后,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小兄弟,我方某在乾正府省內還有些力量,今天就算是我欠你一個人情,你想要什麼,或者是有什麼要求,儘管講出來。」

方同山對著顧銘大聲說道。

顧銘淡淡的看了方同山一眼,臉色不由一冷,淡淡的說道:「我只是路過,順手救你,我什麼也沒需要!」

顧銘說完,轉身便走,打算重新打個地方修鍊,然後下午去給郝鑫鵬治病。

見顧銘轉身便走,老者不由愣住了,要知道以他的身份和地位,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巴結他,更想從他的身上得到好處,可是眼前這個年輕竟然絲毫不在意。

難道他真的不認識自己嗎?

方同山疑惑的看著顧銘的背影。

顧銘走了幾步,突然停下,扭頭淡淡的說道:「你手裡的那本功法,最好不要再練了,否則的話你會暴體而亡。」

顧銘說完,直接離開,重新找了個地方,盤膝而坐,開始修鍊。

萍水相逢,顧銘能夠出手救治方同山,已經是方同山的天大機緣,沒想到對方竟然自持身價。

如果不是看在那個女孩非常像方雪的話,顧銘絕對不會出言提醒。

「爺爺,這個傢伙……」

「小雪,他剛才是怎麼救爺爺的?」

方同山打斷了孫女的話,眉頭緊皺起來。

女孩一五一十的將顧銘救治方同山的情況講了出來。

聽完之後,方同山的眉頭緊鎖,臉色十分凝重。

「走,我們去看看!」

方同山思考了片刻,目光向著顧銘離開的方向看了過去,隨即邁步走去。

女孩急忙上前,扶著方同山,幾名保鏢急忙跟上,時刻警惕著四周的情況和動靜。

大概走了六七十米后,方同山就發現顧銘盤膝而坐,雙眼微閉,彷彿睡著了一樣。

此時的顧銘正在快速的運轉混沌之力,整個人已經進入了一種入定狀態,而且他的神識此時正在查看識海,自然沒有發現方同山等人過來。

不過這個時候的顧銘,別人想要靠近他的話,後果是非常嚴重的,輕則重傷,重則死亡。

混沌之力運轉起來后,在他的身上會自動的形成一個保護罩。

不要說是普通人,此時就算是大乘期強者,也別想傷到顧銘分毫。

「爺爺,他怎麼坐著睡著了?」

看到顧銘的樣子,女孩一臉的疑惑,感覺顧銘腦子好像有病,想睡覺為什麼不回家。

方同山也是滿臉的疑惑,不明白顧銘在幹什麼。

「我去叫醒他!」

女孩說著,鬆開方同山,便向著顧銘走去。

「回來!」

方同山一把拉住女孩,扭頭看了一眼身後的保鏢,「小五,你過去!」

「是!」

聽到老者的話,一個保鏢走了出來,大步向著顧銘走去。

走到顧銘身前時,保鏢輕聲叫道:「先生,醒一醒!」

然而顧銘並沒有任何反應。

那個保鏢不由的皺起眉頭,他們是保鏢不假,但是不管走到哪裡,別人都要給他們幾分面子。

可是眼前這個人竟然半點不給面子。

那個保鏢眼中閃過一絲憤怒,直接伸手拍向顧銘的肩膀。

突然一陣刺眼的光芒閃動,那個保鏢慘叫一聲,直接倒飛出去。 「小五!」

頓時其餘的幾個保鏢全部沖了過去,查看那個保鏢的傷勢。

而方同山則是一臉的驚疑,眯著眼睛,死死的盯著顧銘,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爺爺,為什麼會這樣?」

女孩滿臉好奇的看著顧銘,就在她再想提出疑惑時,卻被方同山給制止了。

兩人就這樣站在那裡默默的注視著顧銘。

而那個受傷的保鏢已經被人抬走,傷勢十分的嚴重,可能隨時都會死去一般。

諸天之最強主宰 兩個小時后,顧銘才慢慢的睜開眼睛,兩道精光閃現,口吐一道濁氣后,顧銘起身站了起來。

顧銘這才發現不遠處的方同山和女孩。

顧銘不由的眉頭皺了起來,修鍊之人最忌諱的就是在修鍊時,有人觀看和打擾。

暗道自己大意了,雖然知道自己不會有事,但是有些秘密還是不讓人知道的好。

不過顧銘並沒有什麼說什麼,直接向著山下走去。

「小兄弟,請留步!」

這時,方同山叫住了顧銘,急忙追了上去。

然而顧銘彷彿沒有吃見一般,繼續向山下走去,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

方同山一連叫了數聲,顧銘依然沒有回答。

「哼,我去攔他!」

女孩見顧銘如此,心中頓時滿是怒火,快速的向著顧銘跑了過去。

方同山正在阻攔,可是女孩已經跑到了顧銘面前。

「你這個人怎麼回事,我爺爺叫你,你沒聽見嗎?」

女孩衝到顧銘面前,大聲的喝斥。

顧銘淡淡的看了眼前的女孩,並沒有理會,微微側了一**,繞過女孩繼續向山下走去。

見顧銘不搭理自己,女孩更加憤怒,直接出手向顧銘抓去。

顧銘背對女孩,女孩想要抓住他,那是非常簡單的,可事實並非如此,女孩明明感覺到自己抓住了對方,可是眨的功夫,顧銘竟然在她的兩米之外。

女孩短暫的愣了一下,回過神后,更加憤怒,再次沖向顧銘,這次的速度更快,而且力量也加大了許多。

顧銘眉頭一皺,抬手一揮,一片樹葉出現在手中,隨手輕輕的扔,將樹葉彈了出去。

女孩只感覺眼前閃過一道光影,想要躲避時已經來不及,幾縷青絲從女孩的額頭飄落下來。

女孩瞬間停下,不敢再朝著顧銘追去,額頭上瞬間湧出冷汗,臉色蒼白無比。

「小雪,你沒事吧?」

方同山從後面追了上來,一臉關切的問道。

「沒,沒事!」

女孩顫抖著聲音,眼中滿是驚恐之色。她想不到顧銘竟然能夠讓一片小小的樹葉當武器。

「老爺,你快看!」

這時,後面跟上來的保鏢,一臉驚恐的喊道。

方同山和女孩一同回頭,發現身後的一棵樹上,一片樹葉正釘在上面,入木三分。

「這……」

方同山的眼中閃過驚恐之色,「捻葉傷人,這是仙術呀!」

女孩更是滿臉的驚恐,心中滿是后怕。

方同山內心無比震撼,當他再打算尋找顧銘的時候,發現哪裡還有顧銘的身影。

農門富貴妻:重生媳婦有點辣 他上前,將那片樹葉從樹上拔下,拿著那片樹葉,沉思了片刻,這才帶人離開。

顧銘從康山森林公園離開后,拿著名片,照著上面的號碼,打給了郝鑫鵬。

電話很快接通,顧銘與郝鑫鵬定下時間和地址后,便掛掉了電話。

郝鑫鵬也住在康華別墅小區,而且距離胡敏的別墅並不遠,這也省了顧銘很多事。

「爸,是誰給你打的電話?」

郝一一躺在沙發上,目光從電視上移到走來的郝鑫鵬身上。

「就是前兩天的那位小兄弟,下午來家裡給我看病!還有,這件事誰也不能告訴,聽見了嗎?」

郝鑫鵬嚴肅的叮囑著。

「什麼?」

郝一一聞言,驚呼一聲,從沙發猛然坐了起來,跑到郝鑫鵬面前,伸手在他的額頭上摸了一下,「爸,你也沒生病呀,你怎麼還相信那個騙子的話?」

「什麼騙子?這句話我不想再聽到!」

郝鑫鵬一臉嚴肅的看著郝一一,隨即再次叮囑道:「這件事,誰也不能讓誰知道,特別是你媽和你哥,否則的話,今年一年的零花錢都沒有了!」

郝鑫鵬瞪了一眼郝一一,然後轉身離開。

身為郝氏集團的總裁,更是大康市的焦點,如果這件事傳出去,會對郝氏集團帶來很大的打擊。

這是郝鑫鵬非常不願意看到的。

郝鑫鵬走後,郝一一滿臉的憤怒,眼睛一轉,拿起茶几上的手機直接撥了出去。

「哥,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郝一一把電話打給了哥哥郝寧,並且把事情全部告訴了郝寧。

郝寧一聽,無比震驚。

他們郝家可是大康市三大豪族之一,完全沒想到騙子竟然騙到他們的頭上來了。

難道對方不怕死嗎?

「我下午回家一趟,敢騙到我們郝家頭上來,那是找死!」

郝寧回了一句后,便掛掉了電話。

中午的時候,胡敏因為公司的事情,沒有回來,顧銘隨便吃了點東西后,向著郝鑫鵬家的別墅走去。

其實顧銘已經不需要吃東西了,畢竟已經達到了金丹期,但是他還是想體驗一下平凡人的生活,每天過著一日三餐的日子。

當顧銘來到郝鑫鵬別墅前,正準備敲門時,別墅的門卻直接打開了,一個女孩走了出來。

顧銘一看,正是那天告訴自己靈石所在的那個女孩。

他的實力能夠這麼快恢復,多虧了眼前這個女孩,所以顧銘打算向對方道謝。

然而還沒等顧銘開口,郝一一率先開口了。

「你個騙子,你還真敢來呀,我告訴你,我已經告訴我哥哥了,他馬上回來。」

郝一一滿臉憤怒的盯著顧銘,冷哼道:「行騙竟然騙到我們郝家頭上來了,我告訴你,我哥哥可是郝寧,大康三公子之一的郝寧,他很厲害的,如果你不想被打殘,馬上離開!」

顧銘聞言,不由的愣住了。

已經三天過去了,郝一一竟然還把他當成騙子。

如果換個人的話,顧銘絕對轉身離開,然而這是顧銘對人許下的承諾,他必須完成,除非郝鑫鵬親口說不需要他醫治了。

這是他和郝鑫鵬之間的因果,他必須了結。 就在顧銘要開口的時候,郝鑫鵬大步走了過來。

「小兄弟來了,屋裡請!」

郝鑫鵬把顧銘請進了屋,在進屋的時候,還不忘狠狠的瞪了郝一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