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雄在內園等著,足足等一個多小時,冰靈化身這才回來。

「主人,你看這是什麼?」冰靈化身揚了揚手裡的東西。

「這是出入卡牌?」葉雄大喜過望。

他萬萬沒有想到,冰靈化身居然把這東西都給弄到手了。

「主人,你說得沒錯,那木王果然不是真的木王,而是別人假扮的,你猜他是誰,這個人你也認識?」

葉雄皺起眉頭,想來想去,突然恍然大悟:「冰樓?」

「沒錯,就是那個混蛋,不跟不知道,一跟嚇了一大跳,原來大公主居然跟冰樓狼狽為奸,把真正的木王禁錮了起來,準備讓假木王宣布讓她登基,成為下一任木國之王……」

聽完冰靈化身的話之後,葉雄整個人都驚呆了。

從見到木婉情的第一眼開始,他就覺得這個女人心狠手辣,很有野心,但是萬萬沒有想到,她的野心居然膨脹到這種地步,敢出手禁錮自己的父王。

就算是男人,都沒有她的狼子野心。

葉雄有種預感,當初想將自己幹掉的那名金丹修士,會不會就是木婉情派來的?

如果她真的有這種狼子野心,自己跟她做過交易,她斷然不可能讓自己活下去,因為自己的存在,會辱沉她的名聲。

「這東西,在誰身上拿到的?」葉雄問。

「在大公主身上,我趁她睡覺的時候,把出入牌拿到手,主人,咱們還是快點,估計不用多久她就會發現的,這個女人,精明到讓人恐怖的地步。」冰靈化身連忙說道。

「好,咱們先進禁園,看看有什麼寶貝。」

葉雄將邪劍靈留了下來,在這裡看著,他拿著出入牌,走到禁園入口。

他將出入卡牌放到那掃描器的地方,隨著滴的一聲響,面前的禁制變得虛無起來。

葉雄跨前兩步,身影瞬間就融了進去。

原以為另一邊跟這邊一樣,都是靈植園,但是當葉雄身體再次出現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突然出現在一個樹根攀爬的地方。

這裡,一眼望不到盡頭,全都是縱橫交錯的樹根,就像進入一個巨大的洞穴之中,

「看來剛才那個入口是一個傳送陣,這裡面根本就不是什麼靈植園。」

「如果我猜得不錯,這裡應該是整個靈樹的根部,生命最茂盛的地方了。」

葉雄目光在周圍看了一遍,朝中間那條小路走了上去。

走了幾分鐘,還是什麼都沒找到,這裡面除了泥土跟樹根,什麼都沒有。

「火靈,冰兒,咱們分頭尋找,三個人的力量,總比一個人強,如果我猜得不錯,靈木液很有可能就在這成片的根部之中。」葉雄說。

火靈兒跟冰靈化身得到命令,一頭扎進地里,打探去了。

葉雄看了一下,朝樹根最密集的地方飛去。

霸愛 (本章完) 葉雄轉了一圈,這裡大概有方圓一公里左右,不算大,但也絕對不算小。

突然,他的目光落到那密集的樹根之中,那裡似乎有間被密密麻麻樹根攀爬的小房子,如果不是他細心,根本就察覺不了。

他走了上去,來到門邊。

門口被一根巨大的鎖鏈鎖住,由特殊的精鋼所鑄,由於房子是密封的,所以他看不到裡面的任何東西。

葉雄想用劍將鎖劈開,又怕打草驚蛇,所以還是決定等火靈跟冰靈化身回來,以它們的虛無之身,進去打探一下。

接下來,他在這周圍轉了一圈,但還是什麼都沒找到。

難道自己猜錯了,這裡根本就沒有靈木液?

正在此時,火靈跟冰靈化身也回來了。

「怎麼樣,查到靈木液的下落沒有?」葉雄急問。

兩靈都搖了搖頭。

「我們把這裡找遍了,什麼都沒找到。」火靈說道。

「主人,你發現什麼東西沒有?」冰靈化身反問。

「我發現一個牢房,上面鎖死了,想你們進去看看。」

當下,他將雙靈帶到那間小房屋前。

「我去打探一下。」

火靈說完,一頭扎進地里,瞬間就不見蹤影。

三分鐘之後,它出來了,說道:「主人,裡面除了關著一個人,什麼都沒有。」

「是不是木王?」葉雄急問。

「我又不知道木王長什麼樣子。」

「冰兒,你進去看看。」葉雄吩咐。

財迷妻:老公太霸道 冰靈化身得令,也進去了,很它就出來了,說道:「沒錯,裡面關著的是真正的木王,他似乎中了毒,身上的元氣流失比較厲害。」

「看來,木王就是今天被冰樓帶進來的。」葉雄喃喃道。

「主人,咱們現在怎麼辦?」火靈問。

葉雄目光在周圍看了一遍,說道:「這禁園之內,木王跟園長時不時都會來一次,如果真的是個什麼東西都沒有的鬼地方,他們為什麼要進入這裡,豈不是多此一舉?」

「主人,你懷疑這裡另有通道?」冰靈化身震驚地問。

「不排除這種可能。」

「要不要審一下木王那老不死,反正他中了毒,對咱們也沒辦法。」火靈提議。

葉雄搖了搖頭,道:「靈木液是木族聖物,如果木王知道咱們的目的是靈木液,絕對不會告訴我們的,冒然去問,只會打草驚蛇。」

「那怎麼辦,咱們總不能一直都這麼等吧?」冰靈化身有些擔心,說道:「主人,你還是快點下決定吧,如果大公主醒來,發現出入牌不見了,肯定會找上門來的。」

「這樣,火兒,你先留下來在這裡看著,我跟冰兒先離開,把出入牌交回去。大公主禁錮自己的父王,絕對不會讓他餓死,肯定會時不時過來送吃的,到時候你再偷聽一下他們說話的內容,看看能不能得到靈木液的下落。」葉雄吩咐。

「主人,要不讓我留下來,火兒跟你出去?」冰靈化身問。

「不行,你的實力要用來偷卡牌,火兒未必能像你一樣,神不知鬼不覺地將卡牌弄到手。」葉雄說。

三靈之中,以冰靈化身實力最強,已經達到了神通境,比起修羅境的火靈跟邪劍靈,要強得多,所以葉雄更信任它一點。

當下,葉雄跟冰靈化身出來的,把火靈留在了裡面。

然後,冰靈化身再把鑰匙神不知鬼不覺地放回去。

第二天一早,葉雄交班,由天成來上班。

他呆在房間里,心事不安,怕火靈出不來,被發現那就麻煩了。

傍晚的時候,大公主又來了,進去禁園之後,沒多久就出來了。

此時,火靈也跟著出來了。

「火兒,你出來真是太好了,我們還怕你出事呢?」冰靈化身激動地說道。

「我附在公主腳后根之上,悄悄溜出來的。」火靈解釋。

「她有發現你沒有?」葉雄問。

「應該沒有,不然的話,她那有那麼好事,讓我安全地離開。」

葉雄這才鬆了一口氣,問道:「他們父女倆,談了什麼?」

……

大公主進去之後,直接來到那囚牢面前,從身上掏出鑰匙,打開鐵鎖,走了過去。

木王盤坐在地上,看了她一眼,臉上露出悲哀之色。

養女如此,何曾不是他的一種失敗?

「我已經通知五大國,十天之後,就在木國的大殿之上,宣布你讓位與我的事情。你放心,我登基之後,一定會將你放出來,不過在此之前,我會做出一番成績給你看看,當木王,女人不一定比男人差。」

看著女兒那堅決的模樣,木王嘆了口氣:「我膝下無子,木國將來遲早會落在你的頭上,我之所以一次次拒絕,只是想磨磨你的性子,讓你有能力管理整個木族。你野心太大了,這麼快就迫不及待向我動手,現在居然還勾結外人……婉情,你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

「我這麼做,還不是你逼出來的?」木婉情大吼起來,憤怒道:「如果你不是說過,將王位傳給妹妹,我會這麼做嗎,全都是你逼我的?」

「我什麼時候說過,想將王位傳給婉靈?」木王反問。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要是沒說過,就不會傳出來。」木婉情冷冷地說道。

木王嘆了口氣,說道:「當初你娘問過我,以什麼方式治國最好,當時你她說,像你這種雷厲風行的鐵腕手段最合適不過,我當說了一句:像婉靈這種性格淳厚的仁君,治理國家也不錯,沒想到傳到你嘴裡,就完全變味了。」

「少說廢話,我問你,靈木液在哪?」木婉情問。

「靈木液是木族至寶,我不會告訴你下落,你死了這條心吧!」木王淡淡地說道。

「如果你不告訴我,那就別怪我不客氣。」木晚情臉上露出一抹冰寒之色,冷冷地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表面上對妹妹十分反感,其實你心裡比誰都溺愛她,只是怒其不爭而已。如果你不告訴我靈木液的下落,別怪我對她下手。」

木王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目光緊緊地盯著木婉情,怒吼:「婉情,你怎麼變成這樣子……婉靈她是你親妹妹啊,她天真爛漫,與皇城的鬥爭格格不入,你怎麼連她都下得了手?」

「我連自己的臉都能划毀,連自己都能自殘,還有什麼人不敢傷害的?」

木婉情臉上露出陰森可怕的眼神,冷冷道:「我再問你一下,說,還是不說?」

木王閉上眼睛,一抹淚水從眶里滑落。

養不教,父之過啊!

(本章完) 「最後怎麼樣了,木王說出靈木液的下落沒有?」葉雄問。

「沒有,後來木王一句話都沒說,就是不肯說出靈木液的下落,最後大公主放了句狠話就離開了。」

聽到冰靈化身的話之後,葉雄開始陷入沉思之中。

「主人,看來二公主有危險了,咱們怎麼辦?」火靈急問。

「如果我猜得不錯,下次大公主過來,肯定會將二公主帶來,威脅木王就犯。」葉雄支著下巴,說道:「現在問題是,我還沒恢復,根本就沒有辦法阻止他。」

「主人,要不咱們今晚偷溜進去,找木王說一下,現在他這種處境,只能跟咱們合作了。」冰靈化身說。

葉雄搖搖頭:「靈木液是木族至寶,不到萬不得已,木王是絕對不願意跟我談條件的。」

「難道咱們就眼睜睜看著二公主有危險?」火靈不甘心地說道。

「有我在,一定不會讓二公主有危險的,如果迫不得已,我還是會出手的。」

這一點,葉雄可以保證,因為他不是冷血的人,而且木婉靈對他不錯。

「主人,那今晚我要不要去偷出入牌?」 萌帝毒後 冰靈化身問。

「今夜你繼續去偷,先讓我潛入禁園裡面躲起來,順便在裡面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靈木液。然後,你把牌子帶回去,如果大公主再進來禁園,你就趁機潛伏在她身上進來。」

「可是,如果你失蹤了,那豈不是被發現?」冰靈化身問。

「就當失蹤吧,他們只會以為,我跟原來的四名失蹤的靈植夫一樣,不會想太多的。

「那就這樣子決定了。」

晚上,葉雄跟天成交班,交完班之後,他順便巡查了一遍葯園。

十二點之後,冰靈化身離開,去公主的寢室偷出入牌。

一個小時過後,冰靈化身有驚無險地朝將出入牌偷出來,交到葉雄手中。

葉雄憑藉出入牌,再一次進入禁園,來到那片樹根世界。

「冰兒,你先將出入牌放回去,然後在門口守著,如果到時候大公主進來,馬上跟進來通知我。」葉雄吩咐道。

「好,主人,我先走了。」

冰靈化身說完,拿著卡牌離開了。

它剛離開,葉雄頭頂就冒出個迷你小人,一個火紅色,另一個白色,正是火靈跟邪劍靈。

「火兒,劍兒,咱們徹底清查一遍,看看有沒有什麼遺漏的地方。」

就算打死,葉雄也不相信這片樹根世界裡面什麼都沒有。

木王跟園長,隔三岔五會進來這裡,難不成他們跑過來看風景?

這裡連風景都沒有,看個毛啊!

所以,葉雄斷定,這裡肯定收藏著什麼東西,只是自己發現不了而已。

由於時間還很充足,接下來,葉雄仔仔細細,在樹根世界裡面尋找。

哪知道,找了足足一天一夜,幾首把每根樹根都翻過一遍,還沒有找到任何東西。

葉雄一屁股坐到地上,不停地揉著腦袋。

沒多久,火靈跟邪劍靈也回來了,小腦袋聳拉著,一看就知道也是無功而返。

「真是見鬼,難道這裡真的什麼都沒有?」葉雄忍不住罵道。

夜獸 「主人,你說這出口會不會在關木王的那個小囚牢裡面,這裡咱們幾乎找遍了,就剩下那個小屋子沒有找過。」邪劍靈說道。

葉雄一拍腦袋:「劍兒,我怎麼就沒想到呢!」

「我也沒想到,還是劍靈精明。」火靈嘆道。

「哪有,我只是無意之間想到的。」邪劍靈小手指撓了撓頭。

葉雄突然發現,邪劍靈這個動作,蠻像自己的,不會被自己感染了?

接下來,葉雄跑到那間小牢室外,圍著觀察起來。

這個牢室,只有三四十平方米,體表被層層的樹根攀爬,只見樹根不見房子。

哪怕是入口,也纏滿樹根,只剩下門口能進去。

「從這樹根攀爬的程度,這房子在這裡至少也有幾百年了。」葉雄繞著看了一周,再輕輕地敲了下牆上,頓時轉出厚實的聲音。

「這房子的厚度,足足有二十公里,這麼厚的合金門,想破門而入,根本就不可能。

「主人,咱們要不要進去看看?」火靈問。

渡靈人之天師鍾馗 「咱們還是耐心地等等,等木婉情下次來再說。」

接下來幾天,葉雄都呆在禁園裡面,餓了就從儲物戒裡面拿東西出來吃,吃完之後,將東西燒得乾乾淨淨,毀屍滅跡,不讓別人發現。

第四天夜裡,葉雄還在一株樹根後面睡覺,突然聽到熟悉的聲音傳來、

「父王,姐,你們不是說這裡面有好玩的嗎,怎麼什麼都看不到?」

木婉靈像百靈鳥一樣好聽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來了。

葉雄心裡疙瘩一下,連忙躲起來。

「這裡不漂亮嗎,到處都是樹藤,你見過么大的樹藤世界嗎?」木婉情笑道。

「有什麼漂亮的,單調死了,如果你們讓我來,就是看這些東西,我還是回去睡大覺好了。」木婉靈打著哈欠說道。

她挺困的,因為她很長時間沒有熬過夜了。

如果不是父王跟姐姐出言相騙,說這裡有多好玩,她才不出來呢!

「別急,先去那邊看看,如果你還不滿意,咱們就回去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