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奮起了,不行嗎?”許清涵反問道。

“呵呵,我會抓住你打小抄的把柄,然後讓你滾出學校的。”孟欣欣說罷就拿起行李往外走。

這時,許清涵似乎想起了什麼事,猛然跳下牀,拉住她,“今天別走,改天走。”

“爲什麼?”孟欣欣一甩手,狂傲的問道,“你憑什麼吩咐我做事情?我就要今天走。”

“不行。”許清涵一把拿起她的行李就扔回了屋子。

“你到底想幹什麼?”孟欣欣說罷,就跟許清涵打了起來。寢室裏其他兩個人見狀都跑過來拉架,好不容易纔將兩個人分開。

不過許清涵沒有解釋什麼,她決定,不再阻止這個不可理喻的女人。她之所以阻止孟欣欣是因爲她記得孟欣欣是在離開的那天出的事,她在回家的路上,莫名其妙的跳江了。

“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我不管你了。”許清涵說了一句就要離開寢室,白悠墨見狀也要跟出去。

而孟欣欣則是扔掉行李包,爬上了牀,“許清涵,我就跟你耗上了,我倒要看看,你想玩什麼。”

看着不再離開的孟欣欣,許清涵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怎麼了?”白悠墨自然是看出了些什麼,忍不住問道。

“沒事。”許清涵搖搖頭,便與白悠墨一起去吃飯了。

她希望自己做的這些事情,可以挽救一切。

誰知,她一回來,就又聽到孟欣欣對那個叫芸芸姐的人哭訴。

“芸芸姐,我不管,你一定要讓祁大哥把她開除了,就算是成績好,也要開除,她簡直不可理喻。”

許清涵冷笑一聲,推門就走了進去。

孟欣欣看到她,立刻掛斷了電話,一臉的心虛。

“我不想跟你起衝突。”許清涵冷冷的說了一句,便沒再說話。白悠墨跟在她身後一臉的疑惑,她總覺得,許清涵有事瞞着自己,上次發燒過後,她就變得跟之前不大一樣了。

果然,到了晚上封寢,孟欣欣都沒有離開。這樣一來,三個月前的事情是不是就可以被破解了?許清涵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

B市的夏季有些悶熱,所以,睡在寢室中的她們習慣性的開着窗子。

夜晚的風有些微涼,吹拂着寢室內半拉着的窗簾,窗簾在風的吹拂下不停的翻滾着,發出呼呼的聲響。

一直安靜的寢室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紅衣女子,那個女人飄在空中,看着熟睡中的孟欣欣,嘴角扯過一抹詭笑。

“輪到你了,咯咯。”女子低沉的聲音響起,帶着一絲嘲諷。

《重生女道士:首席的惡魔嬌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話落,孟欣欣便睜開雙眼,她目光呆滯的看着屋頂,然後慢慢坐起身體。緩緩的走下牀,離開了房間。

可是就在關門的一刻,許清涵猛然驚醒,本能的看向一旁孟欣欣的牀,空空如也。她有些不安,特別是看到屋子裏若有若無地有力着一絲黑氣,心中更是疑惑了。

許清涵雖然有些害怕,可是強烈的好奇心,還是讓她決定跟出去看看。不過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告訴她,貼上一張隱身符,會更安全。於是她想了想,憑着記憶畫出一道隱身符,貼在自己身上,就走出了寢室。

孟欣欣走出寢室以後,就一臉木訥的走在昏暗的走廊之中。原本就有些昏暗的聲控燈此刻居然莫名其妙的閃動着,原本平靜的走廊裏也吹來一絲絲若隱若現的陰冷之風。

她如同木偶一樣走到了樓梯旁,順着樓梯一步步向上走着,一圈又一圈,彷彿不知疲倦爲何物。

“欣欣,你幹嘛去?”許清涵在她身後大吼道。

可是目光呆滯的孟欣欣根本就沒有停下,也沒有回答,依舊直挺挺的向樓上走去。

許清涵知道事情不妙,在後面邊跑邊喊,“欣欣,停下。”

孟欣欣依舊像沒聽到一樣,繼續向頂樓走去。

許清涵吃力的跟着孟欣欣拾級而上,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頂樓平臺之上。終於,一絲夜晚的涼風吹拂而過,讓許清涵頓時清醒了,再走下去,欣欣就真的危險了。

到達了平臺的孟欣欣並沒有停止腳步,而是一步步向平臺的邊緣走去,許清涵心一急,快走了幾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欣欣,回來。”

誰知道孟欣欣的力氣極大,一下子就把她甩到了一旁。許清涵跌倒在地,本能的擡起頭看去,這時,她突然看到了孟欣欣的身上趴着一個紅衣女子。確切的說,不是趴着,而是騎在了孟欣欣的脖子上。

那女子雙手擋住了孟欣欣的雙眼,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許清涵愣愣的看着這個紅衣女子,雖然只看到了側臉,還是讓她認出來了,這就是上一世自己在回寢室途中遇到的那個女子。

有了這個認知,許清涵身體忍不住的顫抖起來,那是一種來自靈魂深處的恐懼。鬼,她確定這個女子是鬼,她好想立刻離開,躲的遠遠的。

可是她真的就這樣離開嗎? 龍鳳寶貝偷偷藏 許清涵做着心理鬥爭。她今天費盡力氣留下了孟欣欣,難道還無法阻止她的死亡嗎?許清涵真的彷徨了。

孟欣欣一步步走到了樓的邊緣,危在旦夕。這一刻,許清涵突然釋然了,自己已經死過一次了,現在好不容易重生回來,不可以再怯懦。她要努力改變自己死亡的命運,爲了這個,她必須要先改變其他人的命運才行。

想到這,許清涵自信的笑着,她不相信,老天讓自己活了過來,還會這麼輕易的要了自己的命。更何況,此刻的自己不是在隱身嗎?這種敵明我暗的優勢讓許清涵突然充滿了鬥志和勇氣,旋即她站起身,瘋了一樣的向孟欣欣跑去,“欣欣,回來。”

大吼聲過,孟欣欣依舊沒有任何反應,而那女鬼的樣子更加猖狂。

許清涵看毫無用處,心急如焚,這時,她腦中突然閃現出一個咒語還有圖形,於是她伸出手在空中懸空畫着,咒語也跟着本能的脫口而出,“驅除邪異,復我神智,敕。”

語落,孟欣欣一下子就停下了腳步,而那道符咒也從那紅衣女鬼的身上穿了過去。旋即,女鬼面目猙獰的看向四周,猛然消失。

女鬼消失的一刻,孟欣欣就跟脫力一般,整個人都躺在地上,閉上了雙眼。

許清涵掃視四周,看到那女鬼消失不見,也不敢怠慢,立刻跑過去抱住孟欣欣,“欣欣?欣欣,你怎麼樣?”

糯米糰子有點拽 “許清涵……”孟欣欣虛弱的睜開眼睛,似乎聽出了她的聲音,輕喚一聲,旋即就徹底暈了過去。

許清涵心一橫,背起孟欣欣就往回走。當然,如果此刻有人路過一定會被嚇到,因爲許清涵依舊處於隱身狀態,所以,孟欣欣的身體此刻是懸浮在空中的。不過這一切,許清涵倒是沒有想過。

她的心思只在孟欣欣的身上,當她感覺到孟欣欣呼吸平穩,並無大礙,也總算放下了心。

可是一直忙碌的許清涵並沒有看到,在黑暗之中,那個紅衣女鬼飄蕩在空中,眼神中充滿了恨意。

回到寢室後,一切又恢復了平靜。等她們再次醒過來時,已經是第二天一早。

孟欣欣發現自己躺在寢室的牀上,而許清涵此刻還在睡大覺。

孟欣欣坐了起來,看着熟睡的許清涵,似乎想起了什麼。她抿了抿脣,喚道:“柒柒。”

“啊?”許清涵被吵醒,不情願的睜開了眼睛。當然,她看到是孟欣欣的時候,突然精神了起來。不過,滿眼的血絲證明她真的很疲憊。

“謝謝你。”孟欣欣突然誠懇的說道。

“啊?”許清涵對這聲道謝有些不明所以,她突然有些不可置信。孟欣欣會感謝自己?太陽絕對是從西面出來了。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就是突然想謝謝你。”孟欣欣撅了撅嘴,摸了摸自己的頭,也有些說不明白此時的感覺。

“哦。”許清涵淡淡的回答,“沒事,都是室友,幫你就是幫我自己。”

經過這次事件,孟欣欣雖然沒有大礙,但是卻虛弱的很,無法坐車回家,過了兩天才被家人接了回去。

這期間,沒有再發生任何其他的事情。一切都看起來異常平靜。當然,越是平靜,越讓許清涵摸不着頭腦,她的記憶裏,這個時間的自己已經在家裏歡度暑假,學校會發生什麼事她絲毫不知道。

不過有一件事,她卻記得很清楚,那就是學校在暑假期間發生了一件慘案。她當時還對這次事件做了一次調查,所以她很清楚的記得,7月13號那天,學校女生浴室發生了一件讓人髮指的事情。雖然看似與她無關,可是許清涵卻有一種預感,那次的事情與自己有着某種聯繫,或許跟自己的死有關。

於是她看了看日曆,明天就是7月13號,正好可以去學校的浴室一探究竟。

《重生女道士:首席的惡魔嬌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7月13號一大早,許清涵就被鬧鈴聲吵醒了。她一臉不情願的按掉鬧鈴,倒頭就要繼續睡,突然撇到手機上的日期,一個激靈就徹底清醒了過來,她今天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於是許清涵立刻跳下牀,隨便收拾了一下,就拎起澡包向浴池走去。

因爲正值暑期,過往的人很少。此刻是上午九點,許清涵獨自一人走在林蔭小路上。

雖然她此行是要去改變一個花季少女死亡命數的,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她看着天空中暖洋洋的太陽,忍不住慵懶的伸着懶腰。

不過當她想起來自己此去吉凶未卜的時候,突然想打電話給自己最好的男閨蜜楊修成,於是她拿起手機撥出了一個電話,“喂,成成,幹嘛呢?”

……

靜謐的林蔭小道上,傳來陣陣的嬉笑聲,許清涵和楊修成聊得正歡。這時,許清涵的臉頓時沉了下來,微微皺眉,看着迎面走過來的一個男人。

男人白衣黑褲,身材挺拔,有着刀削的臉龐,雕刻的五官。襯衣最上面的兩顆鈕釦沒有繫上,隱隱可見他精壯的體魄,帶着令人望而生畏的陽剛之氣。白皙的皮膚,又爲他的陽剛增添了一股陰柔之美,堪稱上帝完美的傑作。帥到這樣的地步,還要別的男人怎麼活?

許清涵微微一愣,便被這男人的長相吸引住了。當然,讓她在意的更感興趣的不是這個男人俊美的長相,而是隱藏在白皙皮膚之下那張帥臉上縈繞着的一團黑氣。

這就是俗話說的印堂發黑,是有血光之災的預兆。

許清涵不由的停住了腳步,看在他長這麼帥的面子上,決定提醒提醒他,畢竟這樣一枚大帥哥,出事的話太可惜了,真的是暴殄天物了。

“帥哥!”,許清涵忍不住叫他。

那個男人並沒有回答,而是繼續向前走着。

許清涵想了想,或許是他沒有聽到,於是快步走了過去,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帥哥,你印堂發黑,恐有血光之災,最近晚上切記不要出門。”

那個男人終於停住了腳步,他微微側頭,俯瞰着個頭有些嬌小的許清涵。如獵豹一般犀利的雙眼散發着點點厭惡,可就算是這樣一雙帶着厭惡的眸子也讓許清涵頓時看呆了,宛如黑洞一般深邃,似乎能吸進世間萬物,帶着讓任何都無法考究的神祕,攝人心魄!

只是這樣一個迷人的眸子中,卻帶着讓人無法接近的冷漠。

“放手。”男人清冷的聲音傳來,驚得許清涵立刻放開了手。這個男人的身上散發着一種讓人無法抵抗的力量,使人不由的臣服。

許清涵心中明白,這個男人,一定不是普通人,與生俱來的貴氣和霸氣,讓她本能的心生畏懼。不過,她該做的也做了,便不再執著。鬆開手,笑呵呵的回答,“嘿嘿,沒事,帥哥,好心提醒,希望你當回事。”

說罷,許清涵轉身就跟逃難似的離開了。不知爲何,她絲毫不敢再做停留,只想快速逃離這個男人的範圍。而那個男人也沒有絲毫猶豫,邁開步伐,兩個人一左一右,越走越遠。

“柒柒,怎麼了嗎?”這時,電話的另一頭,傳來了楊修成的聲音。

“啊,沒什麼,碰到個莫名其妙的人。不管他了,我們繼續說,說到哪兒了?”許清涵幾句話就將話題扯開了。只是電話另一頭的楊修成心中卻充滿了疑惑,剛剛許清涵的話他一字不落的聽在了耳中。他感覺,許清涵變了。

……

與此同時,剛剛那個離開的男人已經走到了路的盡頭,他剛要轉彎,就停住了腳步,微皺着眉頭,回頭看着腳步匆匆,漸行漸遠的許清涵,又是一個企圖吸引他注意力的女人!男人滿眼的厭惡和嫌棄。

這時,一輛豪華的限量版黑色賓利車緩緩行駛了過來,停在了男人面前。

“少爺。”一個身材微胖,戴着眼睛的男人下了車,恭敬的爲這個男人打開車門。

“嗯。”那個身着白色襯衣的男子回過神,冰冷的“嗯”了一聲就上了車。

隨後,黑色賓利揚長而去,毫無眷戀的離開了這個學校。

而許清涵和楊修成倒是愉快的聊了一路,直到快走到浴池。她才小心翼翼的對楊修成說:“如果我今天沒再打電話給你,你就來學校找我,記住啊,一定要找到我,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楊修成在電話另一邊都聽樂了,“你不就是去洗個澡嗎,至於嗎?想讓我請吃飯就直說搞得這麼嚇人。改天去給你改善伙食,就這樣,洗澡去吧。”

說罷楊修成就掛斷了電話,可是頂着一張苦瓜臉的許清涵倒是沒發現這一點,還對着自己的手機嘮叨着,“成成,你是不知道我去幹啥啊,很危險的,萬一出啥事,你可得來給我收屍啊!”

說完,她才發現楊修成早就掛斷了電話。 邪王寵妻:廢柴二小姐 這時,她看到了手機上顯示的時間是9點30分。

在她的記憶裏,那個叫羅青的女孩兒是在十點左右出的事。因爲她當時調查過,所以對那個女孩兒的長相還是有一定印象的。於是她加快了腳步,趕緊趕到了女浴室。

她必須要在這一刻到來以前阻止這一切的發生,唯一的辦法就是阻止羅青去浴室洗澡。

於是,許清涵快速走進浴室,每個角落都勘察了一遍,發現還沒有人來,心中也算是放下了一塊大石頭。她拿起一個椅子,坐在了浴室門口,做好了十足的準備。

一直端坐着的許清涵一動不動,整個浴室之內都沒有一絲聲音。安靜往往會讓人更加恐懼,至少會讓人沒有安全感,特別是最近疑神疑鬼,總是見到莫名其妙東西的許清涵。

此刻,她總是覺得這浴室之內隱藏着什麼東西,在暗處緊盯着自己,於是她四處張望着,但是依舊無法找到。

不過更讓許清涵受不了的便是浴室之內涌出的味道,或許是因爲她是第一個到的人,一晚上沒有人用過的浴室涌出一股濃烈的腥臭味,讓她本能的捂住了鼻子。

這時一直安靜的浴室之內突然傳來了水聲。

許清涵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一下子從椅子上蹦了起來,本能的轉頭看了過去。原來是一個噴頭莫名其妙的涌出水來,可是那個噴頭之下根本沒有人。

不對,並不是沒有人,而是有一個虛影。

那個虛影站在噴頭之下洗着澡,一切看起來如此的和諧。可是許清涵的雙眸卻越睜越大,越來越驚恐。

因爲她看到那虛影慢慢變實,最後展現在她眼前的竟是羅青的身體。

《重生女道士:首席的惡魔嬌妻》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不要……”許清涵忍不住一腳垮了進去,想要拉回羅青。可是當她衝到噴頭之下的時候,卻只是被一團涼水澆個透心涼,噴頭之下,什麼都沒有。

“你在幹什麼?”一個疑惑的聲音傳來。

許清涵擡起頭,有些驚訝的看着一身赤~~果,準備洗澡的女生。

“啊?”許清涵微微一愣,低頭看了看自己此刻的狼狽樣,確實讓人無法理解。

“洗澡怎麼不脫衣服?”女生側頭,眼神帶着一絲憐憫的問道。

“哦,那個,我不洗澡。”許清涵尷尬的笑了笑,低下頭就往外跑。

女生有些摸不着頭腦,搖搖頭,沒再理會許清涵,就自顧自的走進去洗了起來。

跑到換衣間的許清涵拿出毛巾,不停的擦着自己的頭髮,然後深深的嘆了口氣。

剛剛自己到底是怎麼了?許清涵忍不住自問。不過想了很久她都沒想出個所以然來,而她總是時不時的看向浴室之內,剛剛那個景象也沒有再出現。

“或許是太緊張了,眼花了。”許清涵坐在椅子上,小聲的嘀咕着。

突然,一個聲音將她的思緒拉了回來。

“喂,你坐在門口很擋路,讓一讓。”

許清涵微微一驚,擡起頭看向那個聲音的來源,居然是羅青。

看到是她,許清涵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拉起她的手,“青青,今天不要洗澡。”

“怎麼了?你認識我?”羅青微微有些發愣的問道。其實羅青是一個長相十分甜美的女孩兒,雖然說不上是校花級別的,但也是衆多男生追捧的對象,在學校裏算是一個小風雲人物。

“你不認識我,可是我認識你,你在學校那麼出名。”爲了讓羅青信任自己,許清涵立刻誇了起來。

“哦。沒有啦。”羅青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一抹笑容,顯然很受用。

許清涵見羅青的反應,知道事情成功了一半,於是繼續套着近乎將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青青,我叫許清涵,看在咱倆名字裏都有一個青字,我跟你說件事,今天這澡堂的水管子壞了,放不了水,咱倆走吧。”

“真的?”羅青有些疑惑的問道。

“當然了,比珍珠還真,不如你去我寢室,我們聊聊,都是暑假留校的,以後也好有個照應。”許清涵微微笑着,一臉的友好。當然,她的娃娃臉爲她鋪了不少路,讓人忍不住的去相信她。

“那好吧,那我們明天一起來洗吧。”羅青開心的拉起許清涵的手,兩個人剛要離開,身後的浴室之內就走出了剛剛的那個女生。

“水龍頭沒壞,可以洗。”那個女生好心的提醒。

“……”羅青看了看渾身都是水珠的女生,然後眼神之中滿是不信任的看向許清涵,“爲什麼騙我?”說着就放開了許清涵的手,警惕的看着她。

“我沒有騙你。”許清涵尷尬的笑了笑,抓起她的手就要拉着她離開,“我們先回去,剩下的事慢慢說。”

“我要洗澡,你回去吧,騙子。”羅青變了臉,滿眼厭惡的甩開許清涵,直直走到換衣間。

這時,許清涵看到羅青的身後,跟着一抹紅色的身影,之所以說是跟着,是因爲那紅色的身影是漂浮在羅青背後的。

許清涵猶豫了一下,咬咬牙,一把衝了上去,“不要去,千萬不要去,你會死的。”

“你神經病嗎?”羅青終於抑制不住內心的憤怒,更加嫌惡的甩開了許清涵,“你再這樣纏着我,我就要找樓下的阿姨了。”

“你找誰都好,現在必須跟我走。”許清涵的臉色也冷了下來,抓住羅青就往外拉。兩個女生就在浴室的換衣間中廝扭着,而一旁剛剛洗完澡的女生有些發愣,一臉的不明所以。

她決定趕緊穿好衣服然後出去找阿姨,可是當她打開自己的衣櫃時,就感覺四周一陣冷風飄過。

……

“你再這樣我喊人了。”兩人僵持不下,羅青覺得自己今天碰着了個瘋子,氣得她忍不住大吼起來。

“喊人就喊人,大不了都不洗了。”許清涵冷哼一聲,這樣正中下懷。

可是這時,二人聽到安靜的浴室之中居然又想起了一陣水流聲。

許清涵微微有些發愣,此刻換衣間裏異常冰冷,而手機10點的鬧鈴也剛好響起來,這就說明,出事的時間到了。

難道羅青會以別的方式死去?

就在許清涵思考的時候,羅青疑惑的問了句,“剛剛那洗完澡的女生呢?”

“出去了吧?”許清涵微微鬆開手,摸不着頭腦的回了句。

“可是她的衣服還在衣櫃裏,怎麼出去?”羅青指了指一旁的衣櫃。

此刻,四周的溫度驟降,許清涵的心猛地不安起來,她覺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麼事,還是很重要的事。

“糟糕。”許清涵立刻跑向浴室,果然,浴室之中那個女生還在洗澡。可是她的動作卻有些僵硬,就像是一個木偶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