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人帶著一把巨大的魔劍虛影,帶著氣吞山河之勢,直殺過去,所向披靡。

「老虎不發威,你還真當我病貓了,去死吧!」

葉問天大吼一聲,雙手凝聚著雷電,短短瞬間,他整個人身體就凝聚了無數雷電。

這一招場外很多人都見識過,葉雄第一戰的時候差點被這一招殺死,正是葉問天的絕頂神通之一,雷滅珠。

道氣魔氣在他身體周圍化成旋風,圍繞著身體快速旋轉,一喜十分可怕的威壓從他身上散發出去。

這一刻,他的氣勢攀升到極點,雙手因為元氣高度凝聚,已經變得模糊。

小小的珠子雷紋密布,在掌心凝聚,光芒四射。

頭頂蒼穹,突然有無數雷電,密密麻麻落入珠之中,被珠子吸收。

此刻的葉問天就像絕世雷神,全身被雷系法則包圍。

「神武式。」

「雷滅珠。」

兩大絕世神通硬撼。

無法形容那種毀滅性的攻擊。

兩人的身,全都退飛出去。

葉問天尚好,蒙奇身上衣服盡數碎裂,露出精壯的上身。

披頭散髮,身上滿是血跡,還有多處被雷電燒焦。

剛才這一招大招之下,他徹底輸了,受傷了。

「膽敢與我為敵,我就看看,你能還擋幾次。」

葉問天雙手凝聚雷珠,身上湧起騰騰的殺氣。

眼前之人居然跟自己有一戰之力,這種人絕對不能留,不然會對自己造成威脅。

強大的人,要麼成為自己的人,要麼去死,這是葉問天的準則。

劈里啪啦!

葉問天如同雷神降世,身體已經被雷電密布,凝聚的時間很長。

顯然,他起來必殺之心。

蒙奇的臉很難看,他雖然早就知道葉雄天很厲害,但是沒想到厲害到這種地步,這一招,他怕是接不了了,一旦接下,必定會死,除非使用《真猿九變》。

真猿九變是本尊的神通,由於是變身術,而且蒙奇血液里流著本尊的神猿血,所以,他同樣能施展。

但是,一旦施展,他很可能會暴露身份,就算他再解釋,徐河圖都不一定會相信他。

就在這時候,葉問天的雷滅珠已經攻過來。

蒙奇咬咬牙,正準備變身,這種時候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保命要緊。

就在他準備變身的時候,突然場外人群之中,一道流光瞬間落到他面前,一掌輕輕拍出。

佛魔出海!

砰!

錯過的誰遇見的誰 驚天動驚的大爆炸!

三道身影同時退飛出去,良久,風停雷止,當周圍的人目光落到半空的時候,發現那裡多了一人。

身穿一身不起眼的藍色長袍,留著短髮,身上散發著一鼓儒雅的氣息,不卑不亢,毫不起來起眼。

跟葉問天鋒芒畢露的氣質相比,前面的男人更加內斂。

但是,當周圍的人目光落到他臉上的時候,徹底沸騰了。

「葉雄,是他葉雄,他終於還是來了。」

「我就說這種大場面,他不可能不出現。」

「這下有好戲看了。」

周圍徹底沸騰了,六道大比那場能載入史冊的曠世大戰,一直讓人津津樂道。

今天看來,有可能第三次雙葉大戰,要開始了。

魔宗的人,像凌正風,還有各大宗主,都非常激動,葉雄終於來了,洛月媚的仇終於可以報了。

鬼域的人之中,路瑤也很激動,雙眼望著葉雄,目光之中都是火熱。

五年沒見,終於再一次見到他了,他好像變了,但是路瑤感覺他境界,依然在煉虛初期,並沒有進階啊!

為什麼他身上有種跟以前完全不一樣的感覺呢?路瑤非常不解。

看到本尊出現,蒙奇鬆了口氣,正想說什麼,葉雄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說道:「他的對手是我,你給我滾得遠遠的。」

蒙奇知道他不想暴露兩人之間的關係,當下不敢說話,灰溜溜地退出去。

經過這一戰,蒙奇徹底明白,自己跟葉問天之間還是有一定差距的。

葉問天目光落到葉雄身上,眼睛咪了起來,淡淡說道:「我正想去找你,沒想到你自己送上門來了。」

「不用你找,我會來找你,因為有筆賬,我想跟你算很久了。」葉雄咪著眼睛,眼神凌厲。

(ps:今天就三章了,早點睡,不熬夜了,明天早點起床寫**情節。) 兩人積怨已久,但這都不是葉雄下決心殺葉問天的原因。?火然文???w?w?w?.?ranwenA`com

因為幽冥的原因,以前葉雄對於葉問天,還是準備放過一馬的。

但是現在,葉問天已經完全變了,為了得到魔晶進階,居然放出七頭魔龍肆虐魔宗地盤。

不但讓魔宗地域生靈塗炭,還讓他最好的朋友洛月媚殞落,這筆仇,他壓了五年,今天就是帶著復仇之心來的。

「很好,我也正想找你,為自己正名。」葉問天冷哼一聲,不以為然。

兩人懸浮在半空之中,目光對視,火光四射。

就是這時候,三清道首突然站了出來,說道:「葉雄,你跟天道之間有什麼恩怨,可以暫時延後,咱們跟光神殿之間的事情,還沒解決……」

「解決個屁。」

葉雄打斷他的話,怒道:「事情的真相是什麼,你心裡最清楚,還有必要使這些下三濫手段嗎?」

三清道首的臉本來是微笑著的,瞬間就凝固了。

周圍的人,全都暗暗為葉雄捏一把汗。

這傢伙膽子真夠大的,居然膽敢懟三清道首,不要命了嗎?

以前魔尊在,三清道首不敢說什麼,但是現在魔尊不在,他就不怕三清道首一怒之下向他出手,殺了他?

「怎麼,我說錯了嗎?」見三清道首目光凌厲地盯著自己,葉雄不以為然,繼續道:「你敢說來之前,沒跟佛聖,妖王,精靈島島主打過招呼,讓他們幫葉天道。」

周圍的人,其實很多人心裡都清楚,但是大家都不敢說出來。

唯有葉雄一人膽敢說出來。

「葉雄,你什麼時候變成光明神殿的走狗了?」葉問天插話道。

「我不會成為任何人的走狗,也沒有人有這個資格。」葉雄這話其實就是在跟問天說的,他想收服自己,根本就是在做夢。「葉天道,以往的恩怨我暫且不說,你釋放出七頭魔龍肆虐魔宗地域,讓無數魔宗修士無辜殞落,讓我朋友為對抗魔龍殞落的賬,今天我必須跟你算算。」

此言一出,魔宗群中,一陣騷動,個個非常激動。

葉問天釋放七頭魔龍的事情,魔宗很多人都知道,當初洛月媚死之前說過,而且那時候葉問天恰好出現在魔宗地域,還搶走一顆魔晶。

「葉天道,你這個偽君子,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你就是垃圾。」

「你故意將七頭魔龍引到魔宗地域,讓我們出手,等我們打敗了再坐收漁翁之利,你以為我們不知道嗎?」

「你今天必須要給我們一個交待。」

魔宗人群之中,群憤難平,各種各樣的罵聲響了起來。

如果不是顧忌葉問天的實力,早就有人撲過來出手報仇了。

「你們說我放出七頭魔龍,有證據嗎?」葉問天依然是老一套,賴著不承認。

「不需要證據,我的話就是證據。」葉雄道。

葉問天仰天大笑起來,半晌才停下來,說道:「你得到一個六道大比的第一,還真以為自己是天下無敵,能為所欲為不成。我告訴你,你沒這個資格,笑到最後的才是贏家。」

「葉天道,我沒想到你會活得這麼窩囊,你不覺得丟人嗎?」葉雄嘲諷。

堂堂神帝轉世者,居然做事情不敢承認,如果以後他崛起,被人知道這回事,他不覺得丟人嗎?

葉問天的笑容凝固了,不得不說,對於一個愛面子的人,葉雄這話深深地刺傷了他的自尊心。

「反正我早就知道你是只賴皮狗,既然這樣,那就用武力解決吧!」

葉雄手一揮,一張紙凌空飄起,落到半空之中。

「這是生死狀,我已經簽名了,只要你在上面簽名,就有效力。」

現在這種時候,已經不是嘴上說說就能解決恩怨的,血債,必須用血來債。

葉問天將生死狀抄在手裡,看了一眼,這才望著葉雄:「你確定要這麼做?」

「怎麼,不敢?」

「我為什麼不敢,我只怕,你死會有人難過。」葉問天道。

葉雄知道他說的是幽冥,也知道,幽冥就在旁邊不遠。

「我不會死。」

「你就這麼有信心嗎?」葉問天觀察對方修為,依然是煉虛初期,並沒有進階。

但是對方身上,有一種跟以前不同的感覺,至於不同在什麼地方,他一時之間也說不出來。

「要簽就簽,哪來那麼多廢話?」葉雄激將著。

葉問天沒有猶豫,拿出筆,刷刷地簽上自己的名字。

生死狀成立。

「下次,咱們該好好算算賬了。」葉問天冷冷道。

……

數萬圍觀的人群之中,有兩名不起眼的修士。

兩人都易著容,看不清真容,沒有人知道兩人的真正身份。

「你放心,大哥一定會贏的。」見幽冥臉上露出擔心的目光,呂天照安慰,然後嘆了口氣:「說實話,這個葉雄還是我的一個朋友,當初我還救過他,他是一個挺不錯的人,我還正準備遊說他加入咱們,沒想到他會跟大哥之間積怨這麼深。」

「連我都說不服他,何況是你。」幽冥道。

她最擔心的就是這種時候,沒想到這一天終於還是到來了。

到了這一步,她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這一戰無論誰輸誰贏,對她都不是好事。

「難道你也認識葉雄。」呂天照震驚地問。

幽冥跟葉雄之間的事情,她從來都沒有提過,葉問天也不想提起這個人,所以呂天照並不知道。

「他是我的丈夫。」幽冥淡淡地說道。

「什麼?」

呂天照嚇了一跳,目光落到半空之中的兩人,他總算明白,為什麼幽冥的眼神那麼擔心。

「那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點出去阻止他們?」呂天照急道。

「你們男人,一旦下決心的事情,我們女人還能阻止嗎?」幽冥幽幽道。

呂天照覺得有道理,這兩個男人都是萬里挑一的,有著自己的性格,字都簽了,這是絕對不可能回頭的。

兩人正在說著,由於用隔音禁制,沒有人聽到他們在說什麼。

但是他們都沒有想到,已經有人在人群之中,慢慢搜索他們的行蹤。 從葉雄出現,跟葉問天簽生死狀的那一刻起,路瑤就在周圍尋找幽冥跟呂天照。r?a??nw?en?w?w?w?.?r?a?n?w?e?na`c?o?m?

她知道,這兩人一定混在人群之中,葉問天在這裡,他們不會離得很遠。

她不確定葉雄一定能贏,但是,如果葉雄輸了,她絕對不會放任他死去,哪怕將這兩個人抓住要脅。

她心裡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葉雄絕對不能死。

……

簽好名字之後,葉問天將生死狀朝三清道首扔去。

三清道首看了一下,說道:「既然你們都這樣決定,那就公平決鬥,生死有命,不得追究。」

說完,他自主離開,留給兩人足夠大的空間。

旁邊的人也紛紛退走,有多遠離多遠,兩人都是絕世高手,波盪絕對不是簡單。

周圍幾萬里天空,只剩下兩人,迎面相對。

「我還沒進入煉虛中期的時候,你贏我都贏得那麼困難,現在我進階了,你依然停留在煉虛初期,我真不知道你哪來的勇氣挑戰我。」葉問天昂著頭,冷笑著。

像他這樣戰力的人,修為進一階,實力那是呈幾何等級上升的,可以說是一層一重天。

如果葉雄進階了,他沒話說,但是,他根本就沒進階。

他不會想著,對上自己這個曾經的神帝,越階破敵吧!

「越階殺敵,我不是第一次做。」葉雄淡淡地說道。

「但是你面對的是我。」

「在我眼裡,你跟普通人沒有什麼區別?」

「好,那我就瞧瞧,你這五年來有多少長進。」

葉問天伸出右手,掌心朝天,只聽聞辟里啪啦的聲音響起,無數雷電在他掌心凝聚。

這些雷電是黑色的,看起來異常恐怖,威力巨大。

在黑雷的引導之下,天空之上,突然烏雲密布,電閃雷鳴,狂風怒號。

無數雷電彷彿受到指引一樣,紛紛落下,進入他的掌心,漸漸凝聚成一顆雷紋密布的雷珠。

這正是葉問天最強大的神通之一,雷滅珠。

進入煉虛中期之後,雷滅珠的威力顯然提高了一個層次,更加恐怖。

那隱藏著的雷系法則之力,讓周圍的人看了為之色變。

如此恐怖的攻擊,怎麼擋?

「先嘗嘗我的雷滅珠吧!」葉問天一聲大吼,身體倏然攻出。

整個人化成雷神,帶著毀滅的氣息,直壓過來。

「這一招,怕是只有佛魔有晴能擋了。」場外,路瑤暗暗道。

就在她以為,葉雄肯定會用這門自創的功法應付的時候,葉雄卻是簡單的右手平舉。

他身體突然涌一層金光,這些金光跟以前那種光芒四射的金光不一樣,呈霧狀,把他的身體隱藏在金霧之中。

如果說,以前的佛功金光是一把厚重的劍,大氣磅礴,氣勢如虹,讓人不敢輕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