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靈狐是靈狐,它們可是狐狸的一族,怎麼可能會被訓練成小貓咪呢,再怎麼說,它們也都是野生的,本身脾氣就大,能把它訓練的不主動攻擊人,那就已經很好了,反正我是對小貓咪的‘性’格不抱希望的。”

見安然一臉不信,我心裏其實也是不怎麼相信的,可是一想到白虎誇下的海口,我也暫時站在了白虎這一邊,因爲白虎一般都是說到做到的,要不然也是有損他的威名,畢竟他可是上古神獸,有很重的臉面負擔。

“親愛的,要不我們打個賭吧!如果白虎把靈狐訓練的像只小貓咪一樣溫順,那你就輸了,你要是輸了,就給我生個孩子怎麼樣?”

“可以啊!不過你要是輸了的話,那你以後都不許對別的‘女’孩子多看一眼,就算是朱雀也不行,怎麼樣,你能做到嗎?”

安然的話讓我有些震驚,沒想到她對朱雀也是有深深的敵意,原本我以爲就朱雀對安然有這種態度的,看來我還是不瞭解‘女’人心,我忽然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白癡一樣。

“好,我答應你。”不管怎麼樣,我還是答應了安然的賭注,當然了,這也是我不相信自己會輸。

第二天的時候,白虎帶着靈狐過來了,此時的靈狐身上已經沒有了昨天的戾氣,而且看樣子十分溫順,就好像一隻可愛的小貓咪一樣,看到白虎訓練的十分到位,我心裏一陣開心,這次安然要輸了,我也可以有孩子了。

一想到孩子,我立馬抱着靈狐就‘激’動的朝安然邀功,安然一巴掌拍在了我的臉上,打的我都有些懵了,這是什麼情況?我有做錯什麼嗎?

“安然,你爲什麼打我?”

“哦!老公,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就是想讓你清醒清醒,就你和我現在的情況,哪裏還有條件要孩子?等我到了靈異界再說吧!”

“不是吧?那豈不是還要再等一年,然後等你生下孩子,那可是兩年之久啊!這麼久?”

“那你都不想想,我現在有了孩子,那還怎麼去修煉,怎麼去你那個世界,到時候孩子生在這個世界了,那他也要修煉到很強大的時候才能去那個世界,我們一家三口每次見面難道都要以這樣的形式見面嗎?”

安然的話也讓我清醒了過來,也是,我們現在的情況很特別,根本就不可能要孩子,而且我也不能長期滯留在這個世界,要是安然此時真的有孩子了,那她也會耽擱很久的,而且孩子還小的時候,她不可能離開。

“安然,是我想的太膚淺了,我把這件事情給忘了,真是對不起。”

“行了,我知道你也不是有意的,等我到了靈異界,我們再要孩子好不好?”

“不好,等我們到了仙界,我們再要孩子吧!到時候我們的孩子一出生可就是仙人級別的,因爲靈異界都不是我們最終的家。”

“嗯,好,我答應你,其實我也不太放心把孩子一個人留在別的世界中。”

跟安然妥協後,我就回靈異界了,因爲我在人界的時限已經到了,朱雀這次也跟着我一起回到了靈異界。

“主人,你怎麼把朱雀帶來了?安然同意你帶她過來嗎?”神龍一看到我帶來了朱雀,連忙就把我拉到一邊小聲的詢問。

“沒辦法,她們兩個現在已經互相看對方不順眼了,我要是不帶朱雀過來,我還真害怕她們兩個會把人界的巫‘門’給拆了,內訌可是不好玩的事情。”

“我懂得,主人,你辛苦了。”

神龍拋給了我一個很賤的眼神,看到他一臉調侃的樣子,我直接無視了他,帶着朱雀就回到了房間。

“朱雀,眼下巫‘門’就李馳一個弟子,他現在有事回家去了,所以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招收‘門’人弟子,我希望你可以幫到我。”

“放心吧主人,我知道怎麼做,我會幫你一起打理‘門’派的,不會讓這裏比人界的巫‘門’還要蕭條。”

看到朱雀很愉快的答應了,我心裏的石頭也暫時落下了,或許給朱雀一個正經的事情做,她也可以少想點我和安然的事情。 自從朱雀來了靈異界後,她每天都是早出晚歸的,也不知道她在忙碌些什麼,我問了幾次,她都是笑而不答,而神龍也沒有問出什麼結果來,因此我也作罷了。 錦繡宅門

“主人,你說朱雀那個丫頭是不是瘋了?”

“爲什麼這麼說?”

一大早我就聽到神龍對我抱怨着,看到神龍一臉怒氣,我心裏也猜測了一番。

“我覺得朱雀真的是瘋了,她這幾天一直早出晚歸的,不管我怎麼問,她都是對我傻笑一下,‘弄’的我好生惱火,她以前可不是這樣的,以前她有什麼事情,都是第一個叫嚷出來的,沒想到她現在這麼保密。”

嬌妻要革命 “那有什麼不好的,也許是她已經長大了,只是你什麼時候長大呢?”

“主人,你怎麼可以這樣說人家呢?哼!朱雀現在這個樣子根本就不正常嘛!難道主人你真的一點都不在乎?”

神龍不說這件事情我也早知道了,只是朱雀一直不肯說,我也沒有什麼辦法啊!我雖然是朱雀的主人,可是她也有她自己的**,我不可能連她的**都不給留吧!

“叉叉,朱雀的事情她自己有分寸,而且我們也不好‘插’手,再說了,我相信她有分寸的,而且她要是真想說的話,那自然是會說的,她不肯說,我們也沒有什麼辦法,總不能‘逼’供吧?”

“主人你說的是,可是看朱雀的樣子真的是太讓人感覺怪異了,我還是不放心。”

神龍說着就嘆息了一聲,其實我又何嘗放心呢,只是眼下也沒有什麼辦法,只能等朱雀她自己開口對我們說了。

就在我和神龍議論朱雀的時候,她從‘門’外走了進來,看到她一臉疲憊的樣子,我和神龍連忙奔到了她身邊。

“朱雀,你怎麼一臉疲憊?身體不舒服嗎?”

“啊?哦!我沒事,就是用功過度而已,沒有什麼大事,主人,你們兩個這是怎麼了?”

朱雀一臉疑‘惑’的看着我和神龍,被朱雀的眼神看的不自在,我連忙撇過了頭去咳嗽了兩聲,藉機給神龍使眼‘色’。

“朱雀啊!你這幾天都忙什麼呢?爲什麼總是見你早出晚歸的,而且你今天還看起來這麼疲憊,你好歹也要告訴我和主人你到底在幹嗎吧?”

神龍的話讓朱雀愣了一下,很快朱雀就冷着臉哼了一聲:“叉叉,關好你自己的事情,我的事情你別多管閒事。”

朱雀哼了一聲就走了,絲毫不給我和神龍面子,看到朱雀發飆了,我和神龍也不敢再繼續糾纏她,隨她回房去了。

“主人,你瞧朱雀這丫頭是不是瘋了啊?我們也是爲了她好,結果她竟然把我們當成仇人一般,這都是什麼事兒啊?我感覺好氣憤,哼!小丫頭,一點面子都不給我們,拿我們當什麼了。”

因爲朱雀已經走了,所以神龍立刻就發威了起來,看到神龍氣憤的樣子,我心裏一陣無奈,我又何嘗不想知道朱雀在忙活着什麼,可是朱雀那丫頭死活就是不說,我突然感覺我這個主人當的是一點面子都沒有。

“叉叉,回房去吧!朱雀的事情就先這樣了,等她願意說的時候,我們自然就知道了,與其在這裏跟她置氣,還不如做我們自己的事情好。”

“我們有什麼事情可做的?主人,你不會又要下山去找徒弟吧?”

神龍一臉不樂意,見他極爲不情願的樣子,我哼了一聲轉身就走,也不管神龍在後面會不會罵我。

“主人,你別生氣啊!我去還不行嗎?真是的,一個不讓我省心,另一個還總是給我臭臉看,我真是欠你們的。”

神龍雖然嘴上罵罵咧咧的,但還是跟了過來,其實他也是刀子嘴豆腐心,因爲了解神龍的脾氣,因此我對他發火也沒有什麼生氣。

來到a城後,我和神龍就分散開來尋找靈力根基好的弟子,本來神龍打算跟我一起的,但是兩個人一起的話,會‘浪’費很多時間,因此我們就分開尋找,這樣一來,我們不光節省了尋找人的時間,還能多找一些弟子回來。

在a城我和神龍滯留了三天,只可惜一無所獲,不知道爲什麼,這裏的人雖然身體裏都有靈氣的存在,可是根基都是很普通的,根本就不適合收當弟子,有些根基好一點的,只可惜人品不行。

因爲我招收弟子很嚴格,因此不達到我心裏預期的,我都不會收留,畢竟巫‘門’可不是菜市場,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去的,而且我也要爲巫‘門’負責人,我忽然很想知道木殤在人界是怎麼收到那麼多弟子的。

這次下到人界我也忘記問這件事情了,不過我記得木殤收的弟子沒幾個根基好的,還有很多根本就不合格,也不知道那小子爲什麼會招收那麼多不合格的弟子,難道他打算對巫‘門’放水了嗎?

一想到這裏,我也沒有什麼心思找徒弟了,直接給神龍發了一個信號我就回山了,剛好此時木殤也來了,一看到木殤,我直接走到他跟前就詢問起人界巫‘門’招收弟子的事情來。

“木殤,爲師上次去人界的時候,發現‘門’派有很多弟子根基都不好,而且還有一些根本就不合格,你怎麼會招收那麼些人進‘門’派呢?”

“師傅,弟子惶恐,您的要求太高了,根本就沒人達到,而且弟子也收了幾個不錯的,可惜就幾個而已,弟子不想‘門’派一直都冷冷清清的,所以就招收了一些資質平凡的弟子進來。”

“資質平凡也就罷了,可是心術不正的你招收進來是要作死嗎?難道你嫌‘門’派存在的時間太長了是不是?那些心術不正的弟子,根本就是毀滅我們巫‘門’的禍根,你這次回去後,立馬清理那些人,要是你不忍心下手,那就等爲師回去了爲師下手,只不過要是等爲師下手的話,爲師就不會那麼客氣了。”

“師傅息怒,弟子立馬回去解散那些弟子。”

木殤一臉驚慌,我也知道他驚呼什麼,畢竟我這次是有些嚴厲了,可是不嚴厲一點,這小子就不會聽話,而且有些時候,我就應該對他們嚴格一點,太鬆散的話,只會誤了他們。

木殤說完就回人界去了,也沒有留在這裏修煉,看到他驚慌失措的離開,我嘴角浮現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就在木殤走後沒多久,朱雀就回來了。

“朱雀,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你又去哪裏了?剛纔我走的時候你不是回房去了嗎?這一轉眼,你又去做什麼了?”

看到朱雀一臉蒼白,而且渾身都似乎沒有力氣的樣子,我再也忍不住問了出來。

“主人,你不要問了,等我‘弄’好後你就知道了,不過你放心,我一定不會做出讓你生氣的事情,這次你一定會大吃一驚的。”

朱雀說着還對我笑了笑,看到她笑的那麼無力,我心裏一陣疼痛,直接走過去把朱雀抱在了懷裏,而就在我剛抱住朱雀的時候,沒想到安然從人界來了,而她也剛好看到我擁抱朱雀這一幕。

安然的突然出現和她不悅的臉‘色’讓我嚇了一跳,我連忙放開了朱雀,“安然,你怎麼來了?今天早上不是剛回去嗎?”

“哼!我不來,那是不是就不會破壞你們兩個的好事了?我就說你怎麼眼巴巴的帶朱雀來這裏,原來是爲了更方便偷情啊?”

安然的語氣裏盡是諷刺,她的話讓我心裏一陣難受。

“安然,你不要誤會,你沒看到朱雀一臉蒼白嗎?她現在虛弱的樣子,我剛纔只是心疼所以纔會抱了一下她,想給她一點安慰的,你不要多心好不好?我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

“解釋等於掩飾,你既然沒有做對不起我的事情,那你那麼緊張做什麼?做賊心虛,哼!男人果真沒有一個老實的,人前一套,人後一套,幸好我今天來了,要不然還會被你‘蒙’在鼓裏。”

安然越說越過分,朱雀被她的話‘弄’的很是生氣,朱雀本身就是高傲的主,被安然這麼一‘激’,她立馬就發起火來了。

“顧安然,你憑什麼指責我和主人,你以爲你有多好嗎?要不要我把你那麼多不要臉的事情都抖‘露’出來給主人看看?還真以爲你是什麼清純的良家‘婦’‘女’嗎?你揹着主人做了那麼多不堪入目的事情,難道就一點羞愧都沒有嗎?”

“你個野鳥嘴巴怎麼那麼臭?信不信我打爛你的嘴?”

安然被朱雀罵的很惱火,她直接指着朱雀就大罵了起來。

“好了,你們兩個就別吵了。”

見安然和朱雀都生氣了,我連忙把剛纔的記憶給安然看了一遍,也是爲了防止安然繼續誤會我什麼,只是沒想到安然看完直接冷笑了起來。

“陳庚,你真以爲我是傻子嗎?你那麼虛僞的記憶給我看有什麼用?你欺騙了我能騙過你自己的心嗎?真是讓我失望。”

安然的諷刺讓我的心疼痛萬分,她怎麼會變得那麼無理取鬧?我忽然感覺自己從來都不曾瞭解過安然,而且我感覺自己現在跟她越來越隔閡了,而且距離也越來越遠,我忽然害怕了起來。

“顧安然,你當真以爲我主人是那麼好欺負的嗎?你跟木殤狼狽爲‘奸’,你們兩個經常大半夜在房間裏做出羞人的事情,還真以爲別人不知情嗎?你個賤貨。”

朱雀徹底發火了,她直接把自己所看到的記憶放‘射’了出來,此時神龍也剛好回來看到這一幕,看着朱雀記憶裏的那兩個人在‘牀’上翻雲覆雨的情景,我再也忍不住心口的疼痛。

“啊……”

也不知道是憤怒還是因爲太疼痛了,我對着天空直接嘶吼了起來,爲什麼我最心愛的‘女’人竟然揹着我和我的弟子搞在一起?真的是太讓我失望了。

“安然,爲什麼?你爲什麼要背叛我……”

“我……那又如何?你長期都不在我身邊,難道還想讓我對你守身如‘玉’嗎?我也是需要**的,而且木殤不比你差,陳庚,我們離婚吧!我再也不想過這種空虛的日子了,我愛木殤,我想和他在一起,我也會成全你和朱雀的。”

安然說着就瞥了一眼朱雀,她眼裏滿是怨恨,尤其是看朱雀的眼神,我想應該是因爲朱雀拆穿了她好事的緣故吧! 我感覺自己的心徹底空了,原本以爲自己和安然這一世會很幸福很快樂,卻沒有想到一切都只是謊言,而且她竟然還跟木殤在一起,真的是太諷刺了,一個是我的愛人,一個是我心愛的徒弟,竟然揹着我來了這麼一出,我怎能不憤怒?

怪不得木殤總是對我‘露’出歉意的目光,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我感覺自己真的好傻,一切都做了他人的嫁裳,這次如果不是朱雀說出了真相,恐怕我會一直被‘蒙’在鼓裏,就連他們什麼時候有了孩子,估計我都會以爲是自己的孩子。-叔哈哈-

“很好,你們真的很好,顧安然,算我眼瞎了,竟然看上你這麼一個虛僞的‘女’人,既然你那麼在意木殤,很好,那我就成全你們,從今天開始,我們就不再有任何關係,反正我們曾經結婚的時候也沒有辦理過結婚手續,因此我們的婚姻也是不作數的,你我以後婚嫁都隨意,請便吧!我這裏容不下你這尊大神。”

“哼!”

安然冷哼了一聲就走了,安然一走後,我立馬就奔到了人界,一到人界,我並沒有滯留在巫‘門’,而是到了靈術師公會。

“師傅?您怎麼來了?”

落塵一看到我,立馬就驚訝的放下了手裏的信件。

“爲師這次來是有事情找你,你聽着,以後巫‘門’你儘量少回去,木殤已經不是以前的木殤了,他竟然揹着爲師和你師孃搞在了一起,不過爲師也看開了,隨他們去了,你以後就不用回那種地方了,那個地方已經不是你以前的家了。”

“師傅,木殤怎麼可以這樣?”

落塵一臉震驚,看到落塵這個樣子,我心裏一陣苦澀,爲什麼我的弟子沒有一個讓我省心的,看來我真的不適合做師傅,眼下我也只希望李馳能給我爭口氣,要是連李馳也背叛我了,我真的不知道以後還要不要再收徒弟了。

“落塵,爲師這次來有可能是最後一次來人界了,這裏已經讓我傷透心了,而且爲師要關閉人界和靈異界的出入口,以後你們想去那個世界,只能憑藉自己真實的力量進展到那個世界去了。”

“師傅,您真打算關閉出入口嗎?那弟子想您了怎麼辦?”

落塵一臉哀傷,他雖然放棄了去靈異界,但是落塵還是經常去那裏看我的,我也瞭解落塵的孝心,只是他已經有了他自己的生活,而且我也不想再幹預他什麼了,我這個師傅或許真的是很不負責任吧!

“在你決定放棄進展去靈異界的時候,你我師徒的緣分就已經盡了,而且爲師這次來也是爲了還你自由的,以後你少了巫‘門’的責任,好了,我的話已經說完了,有緣再見吧!”

說到最後,我也不再以師傅的稱呼對落塵說話了,因爲我已經打算把他從我徒弟中剔除了,還有就是木殤,他更加沒有資格做我的徒弟,而且我也不允許他有我的功法存在。

回到人界的巫‘門’後,我直接把白虎玄武和麒麟召集到了一起:“你們現在就去靈異界巫‘門’吧!神龍和朱雀都在等着你們,從今以後,我們不會再來人界了,除非有事情纔會過來。”

“主人,你怎麼了?爲什麼我從你眼裏看到了憤怒?”

麒麟小心翼翼的詢問了一聲,而玄武和白虎也疑‘惑’的看着我。

“安然和木殤搞在了一起,還揚言要跟我離婚,你說我能開心的起來嗎?我廢了木殤的武功後,我就返回靈異界,你們先去吧!”

“主人,那我們走了。”

白虎和麒麟他們並沒有過多的廢話,可能是因爲我現在的樣子真的很可怕,所以他們並沒有過多的詢問什麼,看到他們走後,我這纔來到了木殤房間。

“師傅,您怎麼來了?”

木殤正在看書,一看到我推開房‘門’走了進來,連忙放下手的書籍,看到他不自在的眼神,我心裏一陣冷笑。

“木殤,你師孃的身體是不是很好玩?”

“師……師傅……”

我的話立刻讓木殤驚恐了起來,他身子顫抖了兩下,接着就後退了兩步,看到他驚恐的看着我,我心裏的怒火更加旺盛了,我可是很要面子的,可今天竟然被在‘混’蛋給損了所以面子,還給我戴了這大一頂綠帽子,我怎能不生氣?

“師傅?你還知道我是你師傅?你那一頂綠帽子可真是讓爲師震驚啊!不過沒關係,師傅成全你們,你們這對狗男‘女’,我成全你們,我倒要看看你們還能快活多久?從今以後,你不再是我的徒弟了,而我也不會有你這種弟子,還有,我絕對不允許你身懷我的武功術法。”

我說完就廢去了木殤的術法,然後破壞了他的‘精’神領域,這樣一來,他再也不可能修行了,一輩子也只能是一個普通人,此時安然也來了,一看到我,她臉‘色’立馬不正常了起來。

“陳庚,你不是成全我們嗎?爲什麼還要過來?”

“我過來就是說明一切的,當然成全你們,而且我不光成全你們,我還要清理‘門’戶,巫‘門’是師傅臨終前‘交’給我的,不過你放心,你曾經是我師姐,這個地方就當做我送給你當嫁妝了,只不過,我決不允許你們這對狗男‘女’身懷我的功法。”

我一伸手就廢去了安然的功法,她和木殤的功法都是我後期教給他們的,師傅曾經是教過安然一些術法,當然了,我並沒有廢去師傅教習給她的功法,只是廢去了我教給她的。

或許的心眼就是不夠寬大吧!只是我真的不想再看到這個‘女’人了,要是她明年進展成功了,那我豈不是還要見到她,與其讓她在我面前噁心我,還不如直接折斷了她的翅膀。

“陳庚,你……”

做完這些後,我這才鬆了口氣,我頓時感覺自己渾身都輕鬆了許多,心裏也沒有仇恨了,或許我愛安然並沒有那麼深刻吧!要不然我也不會這麼輕易的消氣。

“我心眼不大,所以我不喜歡背叛我的人還身懷我的絕技,我更不允許將來再看到你們,人界和靈異界的出入口我等下回去就會關閉,從今天開始,你們就老老實實的做你們的普通人,我也不會再來人界了,除非是有什麼事情,當然了,我也不會刻意找你們麻煩,只要你們不給我惹麻煩就行,好了,話已經說完了,我們以後再也沒有任何關係了,巫‘門’隨你們怎麼搞,就算是毀了這個‘門’派也沒關係,因爲我已經把巫‘門’的核心設立在了靈異界,這裏我果斷放棄了。”

對安然和木殤說完話後,我就離開了人界,一回到靈異界,我立馬關閉了通道,看着通道在我眼前消失後,我整個心也跟着空虛了起來,而當我一轉身後,立馬就看到白虎他們站在我身後。

“主人,您沒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情,只是處理了一下人界的事情而已,以後人界跟我們沒有關係了,我也把木殤和落塵從弟子的名單中剔除了,從今天開始,我的弟子就李馳一個人,如果他也背叛我的話,那我以後就不會再收徒弟了。”

“主人,你真的放下了嗎?”

神龍走過來一臉緊張的看着我,而白虎和朱雀他們一個個都一臉不自在,我想朱雀已經把所有事情都告訴白虎他們了吧!

“有什麼放不下的?或許我並不是那麼愛安然吧!要不然我的怒火也不會消失那麼快,更不會成全她,唉!從今天開始,我又恢復黃金單身漢了,你們可不許嘲笑我。”

“怎麼會,主人在我們心裏,永遠都是最好的,放心,我們不會嘲笑您的,再說了,我們也還不是一直單身嘛!”

神龍嬉皮笑臉的節奏讓我心裏最後一絲憂鬱也消除了,看到朱雀一臉寬慰的樣子,我走過去‘摸’了‘摸’她的頭,不知道爲什麼,我腦子裏多了一絲信息,是絳禹和朱雀的信息。

“朱雀,我想起紫羅‘花’來,我記得我們曾經在紫羅‘花’盛開的地方‘蕩’鞦韆,還有好多蝴蝶圍着我們飛舞,那個地方真的好美,那裏是仙界嗎?”

“嗯,是仙界的百‘花’靈谷,那是我們曾經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後來那個地方成了主人你的家,再後來神龍他們也都來了。”

“是啊!我想起來了,只是我的記憶還不健全,不過你放心,終有一天,我一定會想起所有的事情來的。”

“主人,我們都相信你,相信你一定會想起所有的事情來的。”看到白虎他們都笑了,我也跟着笑了出來。

回到靈異界已經十天了,李馳也已經返回‘門’派了,聽他說家裏的事情都完事後,我這纔開始繼續教訓他術法來,只是這次我多了一個心眼,我沒有選擇教習最高層的術法,只是從基本的開始。

也許是因爲木殤的事情讓我忌憚了,所以纔會這麼留一手的,只是這也不能怪我,現在好多‘門’派都是這樣的,不會教習弟子全面的功法,都是留了一手的。

李馳學習很迅速,很快就已經學會了基本術法,而他如今也能順利的施展瞬移術了,一眨眼就能從巫‘門’回到他家裏去,有了瞬移術,李馳也不再住在山上了,這也讓我少了很多忌憚。

“主人,你好久都沒有下山找弟子了,什麼時候我們再下山啊?”

神龍在山上已經把那兩隻小狼狗訓練的很聽話了,所以他現在又開始無聊了,因此纔會纏着我下山玩。

“你想下山你自己去,我又沒有攔着你,而且眼下我沒有打算招收弟子進來,現在我還要再考慮考慮。”

“考慮什麼?你不會真的被木殤那小子氣的不招收弟子了吧?這怎麼行,主人,巫‘門’可是要發揚光大出去的,總不能一直就李馳一個弟子吧?而且以後的事情誰也說不準,要是有別的幫派來找我們麻煩,難道你每次都讓我們幾個出手嗎?”

神龍的話讓我一陣思考,他說的沒錯,自從我回到靈異界後,那些幫派的人經常上山尋找麻煩。

雖然我們幾個一次次的把他們趕走,可是‘門’派要是沒有招收弟子進來,那豈不是每次都要我們幾個親自出手?一想到這裏,我心裏也開始了一些計劃,只希望可以順利的進行。 就在我和神龍說話之際,白虎就跑了過來,而跟在他身後的還有小白和小黑,小白和小白如今已經長大了,因爲神龍經常餵食它們靈丹,所以它們如今身體裏也充滿了靈力。。 更新好快。

“怎麼了?”

“主人,青龍派找上‘門’來了,還揚言要挑戰我們。”

白虎的話讓我愣了一下,這幾天是怎麼回事,爲什麼那麼多幫派來找我挑戰呢?難道我已經很出名了嗎?還是說,我無意中得罪了什麼人?所以纔會引來這麼多垃圾?

“還真是一羣蒼蠅,怎麼都趕不走,來了一‘波’又一‘波’,真是夠煩人的,你們把他們全部打發走吧!我要閉關去了。”

我也不管白虎和神龍什麼臉‘色’,直接轉身就要走,結果白虎直接擋在了我面前,絲毫不肯給我讓路,而小白和小黑也擋住不讓我過去。

“靠,你們只是要幹什麼?想要造反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