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嘯是唯一一個已經修鍊完成了的。

正常情況下,要將一缸藥水的葯吸收完,至少一個小時,有些人要泡一個半小時。

楊嘯不過泡了四十分鐘左右就將一缸藥水給吸收完了,完顏厝擔任修鍊堂長老幾十年了,這樣的情況還是第一次見到。

完顏厝一臉驚愕地看著楊嘯,然後扭頭對身邊的侍衛說道:

「去把配藥的工人叫過來。」

「是。」

那工人就站在不遠處,侍衛跑過去喊了一聲,他便立即跑了過來。

星宇世界傳奇公會 「長老,您叫我?」

「楊嘯這缸藥水,你是按照什麼等級配的?」

「長老,您吩咐的按照五級濃度配置楊嘯的藥水,我是按照您的吩咐配的,出什麼錯了嗎?」

「你確定沒有配錯?」

「小人不敢出錯,千真萬確,敢以性命擔保。」

完顏厝看了一眼那名工人,點點頭,揮手道:

「知道了,你去忙吧。」

「是,長老。」

工人隨即跑去給別的葯缸配置藥水。

完顏厝看著楊嘯,一副百思不得姐的樣子,問道:

「楊嘯,你的基因進化到底什麼境界?」

「帝級中級啊,我昨天給您說過的,真沒騙您,其實我剛才跳入葯缸中的時候,也是感覺很痛苦的,你在遠處應該也看到了吧?」

完顏厝點點頭,

「你第一天參加飛豹神功修鍊,我已經按照五級藥水給你配置了,正常情況下你至少要泡一個多小時才能勉強將水變清,你看看現在,幾十分鐘就變得如此清澈,完全不對啊。」

「你再看看完顏何,」

完顏厝伸手指了一下旁邊的完顏何,他正痛苦地坐在葯缸裡面,水的顏色還很紅。

完顏何痛苦地說道:

「長老,我可以給楊嘯作證,他剛才第一次跳入要缸內的時候,還是感覺很痛苦的,大叫了幾聲,這藥水的濃度應該沒有問題。」

「既然這藥水的濃度沒有問題,那麼,問題就出在數量上來。」

楊嘯一愣,

「啥意思?」

「楊嘯,你跑完步之後,必須保證只殺一個小時的藥水浸泡,你知道這藥水叫什麼名字嗎?」

「啥名字?」

「紅藥水!」

「噗嗤!」

楊嘯沒有忍住,直接就噴了,妮瑪,還以為完顏厝會說出一個高大上冷酷炫拽的名字,沒想到卻說出來一個如此俗的名字,紅藥水!

「那第一次泡的那個就叫著黑藥水了,對吧?」

楊嘯一本正經地看著完顏厝。

「沒錯,你真聰明,前面泡的就是黑藥水。」

完顏厝也是一本正經地回答。

身後兩個侍衛倒是忍不住,扭頭偷笑。

就連完顏何也坐在葯缸裡面哈哈大笑起來。

完顏厝臉色一變,喝道:

「嚴肅點,我正和楊嘯說話呢。」

兩個侍衛和完顏何強忍這不笑。

「楊嘯,我雖然不知道你的身體出了什麼問題,但是,你吸收的比普通人快,無法保證一個小時的基因煉化,所以,我要給你再加一缸紅藥水浸泡。」

「啊?還來?」

楊嘯一臉痛苦的樣子。

完顏厝瞥了楊嘯一眼,淡淡地說道:

「你知道這一缸紅藥水值多少晶幣嗎?」

「多少?」

「十億晶幣。」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城內人頭攢動,各處像是遭到暴亂一樣,商鋪關門,酒樓打烊,害怕的居民早就躲回了自己的家中,躲避那些暴民的侵害

執金吾就出現了一次,便沒在看到他們的身影,或是在某處跟暴民周旋,又或是根本沒有調動出勤!

暴民雖然失去基本理智被人蠱惑,但戰鬥力還是極其有限的,想要讓他們跟執金吾的精銳部隊對抗,那簡直是螳臂擋車

只要能被成為是一個編製的隊伍,作戰能力非同尋常,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對抗的

那麼為何這些暴民卻是輕而易舉的端掉了不少有兵卒守護的袁家產業,一往無前,戰鬥力驚人

「這次的暴亂,有些意思啊!」

在洛陽學院教學樓上的賀翎,站高望遠,若有深意的感慨道。

總感覺這場暴亂有些詭異,就像是被人操控了一樣,瘋了一樣的攻擊袁家

「我去看看!」

隨口說了一句,賀翎便從高樓之上一躍而下,快速的俯衝下樓,輕而易舉的穩穩落地,這幾十米的高樓都沒放在眼裡,隨意跳躍就像是擁有輕功一樣

旋即

落地之後速度更快了幾分

袁家一處小院,

不知道這些暴民是如何找到了袁家發泄,之前明明說的是維權,抨擊那些污衊盧植和賀翎,不讓大唐信貸銀行建造的那些人

怎麼目標就轉移成了袁家,這次事件中,袁家連大唐信貸銀行都不知道是幹什麼的,最多有些嫉妒賀翎的職位,也僅此而已,沒想到自己家族卻是成了這次暴亂的發泄對象,大大小小的店鋪被砸了數家,損失慘重

這不,連袁家旁系公子的府邸,都有暴民壯膽衝進來了

那些護衛還沒有喊話宣威,就被人群給打了個七葷八素,甚至還有一拳被打飛的

暴民蜂擁而入

賀翎剛好路過,

正好碰到暴民掃蕩完府邸,不少人口袋鼓鼓的就沖了出來,看到賀翎來了,連忙親切的上前:

「賀領主,您也來一起反抗了么?」

現在賀翎和盧植的人氣已經是十分恐怖了,看到是賀翎來了,大傢伙都趕緊聚集了過來

「賀某這次前來,並非是要參與到大家之中,而是來告訴我們大家裡面的某些有心人,不要利用我們善良的民眾借刀殺人,這刀你們不能借,也借不起,見好就收吧,不然只會是引火燒身!

還有,若是大家還要打著賀某和盧先生的名號,就不要再做這些不該做的事,不然賀某會是第一個阻止大家的人!」

賀翎面沉如水,掃視了一眼眾人,這裡面的幾個面孔倒是眼熟啊,張讓的人在裡面不稀奇,怎麼袁術的手下也在裡面混雜…

「賀領主,我們是憤慨那些污衊您和盧老先生的奸佞之臣,他們敢害你,我們就敢為您反抗!」

人群中有人喊話了,不知是誰說的,藏匿的挺好

聞言,賀翎的面色冷冽了幾分,這人是鐵了心要利用民眾對付他的政敵啊!

當下紅品氣息赫然爆發,對著所有人沉聲:

「賀某說了,從現在開始。若是再用賀某和盧先生的名聲做旗號,做一些燒殺搶掠強盜勾當的事情,凡是參與者,賀某見一個殺一個!」

民眾是無辜的,也是十分清楚眼前情況的,自己所有人都是因為反抗那些污衊賀翎的奸佞,而被號召起來的,說好的是遊街示威,上衙門控訴

可不知不覺的,就開始轉移目標,對付一些世家大族了,民眾是不敢的,可一旦人群當中出現了能夠攻破世家防禦勢力的存在,面對那驚人的財富量和慾望,大家是願意被這麼引導的

畢竟同夥多,都在抱有僥倖心理妄圖能夠逃脫~

世家大族,百年根基,今日的暴亂能夠摧毀洛陽城中的袁家,賀翎是相信這一點的

不過,卻是滅不了族,勢力盤根節錯,豈是一日能夠將其滅亡的,這麼多人肯定不會都成為袁家的報復對象

那麼被他們當做旗號的賀翎,自然而然就成了袁家的針對對象,若是賀翎自己招惹了袁家,那打就打,可若是被人當刀亂砍樹敵,豈不是在把自己當傻子?

這是賀翎無法允許的!

「話已至此,好自為之!」

賀翎扔了一句,就轉身離開了,看到這裡的情況,自己才明白城中的具體情況已經是非常糟糕,民眾被引導著一通亂打,亂砸,亂搞

這簡直是給自己找麻煩

用自己的旗號,等暴亂結束,秋後算賬,怕是要被百官聯名針對彈劾自己,眼下各個諸侯都在迫切的等待一個出師的機會,來到中原這個大舞台之上,若是誰能夠在這個節骨眼上嶄露頭角,那麼一定是諸侯們一起討伐的對象,眾矢之的

歷史上董卓有那個實力,能夠對抗一二,可目前的自己大唐勢力,還沒有那麼恐怖的實力,就只能謹慎一點,出頭鳥這種事是絕對不能幹的!

瑤有情期 想到這裡賀翎就一陣頭疼,簡直是在給自己出難題,張讓也派人來參加了,看來都看中了這次機會,若是自己再找張讓,怕是也不會得到什麼真心的幫助,越搞越亂的幫忙肯定是多的是

「程咬金,周倉,張曼成,陳昱州,你們各領一隊人馬前往城中查看暴亂,若是看到有打著我或者盧先生名號在城中要進行強盜行徑的暴民,就立刻警告一次,不聽勸阻的一律殺無赦!」

賀翎氣沖沖的傳送回大唐,點了三萬精銳大軍,便傳送到洛陽城中,分了這四將一人兩千五的軍隊,手中還有兩萬精銳

一萬讓張亮指揮,保護好洛陽學府和周圍,保護那些準備正常入學的學子們入學~

另外一萬精銳賀翎和趙括親自帶著,眼下不管暴民是如何亂動,是攻打袁家,還是楊家,又或者燒殺搶掠,這些都還算在可控範圍內

可若是被有心人,帶到皇宮那裡,那大唐可就是死路一條了,皇帝,打著自己的旗號去示威,那就是插標賣首,還要拉著賀翎和大唐

所以賀翎和趙括直接前往皇宮,進行守衛 楊嘯內心早就預料到這藥水不會便宜,卻還是沒有想到一缸藥水就要十億晶幣,難怪皇家金牌侍衛隊要嚴格限制招收的人員。

完顏厝看了楊嘯一眼,冷冷地說道:

「別人求我給加藥水,我還不加呢。」

說完,黑著臉走到了遠處的那麼工作人員,說了幾句,便去了訓練場裡面的房子休息了。

片刻之後,工作人員提著一小桶紅色藥膏跑過來,將藥膏倒入水缸之中,對楊嘯說道:

「楊公子,長老吩咐了,讓您繼續泡一會兒。」

楊嘯點點頭,

「好!」

現在的情況,就是在痛苦,要他的命他也只能繼續去泡了。

聖者降臨 楊嘯看著工作人員,順口問了一句:

「這個紅色的藥水叫什麼名字?」

「這個紅色的藥水叫著飛豹洗髓膏。」

「啊,那之前黑色的藥水呢?」

「飛豹追神液。」

「啊!」

楊嘯內心想,果然有個炫酷的名字,如此神奇的藥水,怎麼可能就叫這紅藥水和黑藥水呢?

工作人員看了楊嘯一眼,說道:

「楊公子,我在這裡服務十多年了,從來沒有給人加過兩缸的藥水,你是第一個。」

「啊,多謝了。」

楊嘯跳入缸中,再次進入了萬針刺痛的地獄修鍊模式,痛得他臉部變形,抽搐不已,低聲哼了幾下。

一旁的完顏何此刻已經差不多修鍊完成了,看了楊嘯一眼,哈哈笑道:

「楊嘯,你也有今天啊。」

……

跑完藥水之後,便可以回去休息了。

完顏何說道:

「楊嘯,修鍊飛豹神功最關鍵的步驟就是上午的泡葯。」

「我昨天看書上,還有其它的輔助修鍊心法呢?」

「那些輔助修鍊都是在泡葯和飛豹神功心法的基礎上,再次提升基因進化的,你需要去學院的練功房單獨修鍊,

和飛豹學院一樣,也是粒子射線場,在這裡,作為金牌侍衛隊的隊員,一切都不用交費,不過,粒子射線場是和帝國學院其他學員共用的,你要去外面的公共修鍊場。」

「這個泡葯是每天都必須來嘛?」

「這要根據個人的身體情況,原則上一周至少泡兩次,而且周一上午是要求必定來的,今天剛好周一,所以除了那些在外面執行任務的金牌會員外,大部分的人都來了。」

「那你一周浸泡幾次藥水?」

完顏何嘆息一聲,說道:

「我的基因進化能力有限,一周兩次是極限了,今天吸收的藥水能量暫時還在體內,需要等幾天慢慢消散掉,

否則,你泡得太急了,身體吃不消,基因發生突變,會出現各種奇異的病症,嚴重的會導致死亡,

我下午要回皇宮辦理帝國的行政事務,就不陪你了,不過中午可以陪你吃個飯。」

兩人一起在帝國學院食堂吃了午飯之後,完顏何便離開了帝國學院。

楊嘯返回宿舍休息了一下,下午便去了粒子射線修鍊場。

到了晚上,楊嘯又開始修鍊自己的生死迭代法則,還有少林寺的易筋經,以及武當的天蠶訣,順便還舞了一套天山劍法、少林般若掌等功法。

第二天一早,楊嘯跑去了修鍊場,不過,他在修鍊場只見到了十來個人,而且似乎是昨天沒有出現的一些陌生面孔,相比是昨天部分人在外當差來不及修鍊,所以今天特意跑過來了。

楊嘯走到了昨天給自己配藥水的工作人員身前,說道:

「我今天想繼續修鍊。」

那工作人員一抬頭看到楊嘯,笑道:

「楊公子,您今天怎麼來了,你可以休息兩天再來修鍊一次。」

楊嘯輕咳一聲,

「咳,我感覺我今天可以繼續來一次。」

本宮躺紅娛樂圈 那工作人員猶豫了一下,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