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冷笑,“沒事,我可要去歇息去了。”她還是很想知道趙婉詩打什麼注意的。

“有,有事。”她忙回頭看向趙淑,然而接觸到趙淑那雙彷彿洞穿一切的目光,她的氣勢又矮了下去,“阿君妹妹,我求你幫我個忙。”

趙淑退回主位,慢條斯理的說:“我從來不無償做好事。”

“這件事和你有關。”趙婉詩慌了,她根本就不是趙淑的對手,在趙淑面前,氣場不是一般的弱,她說完,生怕趙淑打斷,一口氣將嘴裏的話說了出來,“我……我聽到四皇兄和大王子說,要讓大王子娶你。”

趙淑掃了她一眼,發現她已雙頰通紅,低着頭正嬌羞,嘆了口氣,宗室的後人若全是這般,那大庸也走不久了!

久久得不到趙淑的迴應,她擡起頭,瞪着一雙懵懂的眼睛問,“你難道想嫁給他?”

“別以己度人,你當我跟你一樣沒追求?” 豪寵天價逃妻 趙淑被她氣樂了。

家有狼夫 趙婉詩立刻反駁,“嫁過去可是王后啊,難道你不想?”

“我問你,你在哪裏聽他們說的?一個是四皇子,一個是大王子,憑你能近得了他們的身?”趙淑不留情面的質問。

突如其來的質問,嚇了趙婉詩一跳,她也是在後宅中摸爬打滾過來的,就沒見過如此行事張狂直接的女子!

她後傾了傾身子,有些支吾的道:“我去找四皇兄,宮女內侍們也不敢攔。”

趙淑聽罷冷笑一聲,看來是故意說給她聽的,這傻女人還跑到她府上來找她,若她表現得軟弱些,怕是要吃苦頭了。

不過,她就知道是趙弼與圖列夫有勾結,只是苦於找不到證據,不能公然拿他們怎樣罷了,撩一眼趙婉詩,“你親眼所見,親眼所聽?”

“我沒進殿。”她怕趙淑算計她,沒說實話。

“你果真很想做匈奴國的王后?”趙淑眼珠一動,心生一計便問。

以前也沒看出趙婉詩竟有做王后的雄心,沒想到時隔幾年,她變了個人,突然,腦海裏閃過一個人影,趙婉悅是懿德一黨的人,趙婉詩會不會?

御妖師·逆世狐妃 趙婉詩點點頭,“誰不想做最尊貴的女人,像太后一樣。”

有雄心是好的,不長腦子就不對了,趙淑不悅的道:“匈奴國能與大庸比?匈奴的王后,能與太后比?你莫要想岔了,不過,你既然如此想去匈奴做王后,你我同宗同族,若力所能及,自然會幫你一二。” “真的?”趙婉詩立刻驚喜的問。

其實,她無心與趙淑爲敵,她自己也知道,若去匈奴,沒有大庸做後盾,她的處境會非常困難。

只是,若想左右逢源,那麼就不好意思了。

沒有人能在國與國的利益面前左右逢源,牆頭草早晚會死得很難看。

趙淑也不揭穿,點點頭,“真的,你也知道,我與你相比,圖列夫更傾向於娶我,要知道我可是親王女,超品郡主,而你只不過是欽封的公主,娶我得到的好處要大於娶你,不過你放心,我對做王后半點興趣也無,我沒有興趣,但圖列夫要算計我,趙弼要算計我,你想辦法分化趙弼與圖列夫的勾結,我保證大庸會是你最有力的後盾。”

趙婉詩不敢馬上答覆,她想了許久,趙淑也不着急,只是靜靜的等,並在關鍵時刻給她灌輸些思想,比如,“趙弼名聲狼藉,而太子民望極高,此時選擇站在趙弼那邊,無疑是最錯誤的決定。”

又比如,“懿德雖然得寵,但卻沒有兒子傍身,若說趙弼是她兒子,但寧妃不會同意,養母生母,不管趙弼選誰,都是錯,他想做皇帝,難。”

諸如此類,趙婉詩又不懂,聽得雲裏霧裏的,不過趙淑將利弊誇大,她也動了心,半個時辰後,終於點頭,“好,我答應你,不過你要答應我,要幫我。”

“你還不懂?就算我兩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但在匈奴人面前,我選擇幫的還是你,絕不會與敵人合作,引狼入室。”

趙婉詩得到承諾,滿意的笑了。

她離開後,趙淑躺在貴妃榻上想今日的事,如果大家都在等一個機會,那麼這次匈奴大王子來朝便是最好的機會。

想着,不多會便沉沉睡去,一覺醒來後,天都變了。

“郡主,不好了,出事了。”小郭子低聲道。

趙淑看一眼窗外,天還沒亮,“什麼時辰了?”

“寅時末。”小郭子扶着她起來,並披上披風,“方纔宮裏傳來消息,說十皇子畏罪自殺了。”

趙淑聞言呆住了,不可置信的問,“你是說趙炎死了?”

“是,畏罪自殺。”小郭子再次說道。

趙淑急忙拉緊披風,“什麼罪?”她邊說邊走,剛走到門口,小朱子急匆匆的過來了。

“回郡主,是通敵賣國。”乃是小郭子回答。

只是,他話音剛落,小朱子便緊接着稟報,“郡主,寧妃被打入冷宮了。”

“什麼?”趙淑有種想笑的衝動,事情發展得太快,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腳下不停,一路上出了瓊華院,身邊小郭子與小朱子二人一左一右,小朱子道:“宮裏死了個小皇子,皇上大怒徹查,不想查出了寧妃當年調換皇子的事。”

趙淑頓住了,看向小朱子,“寧妃調換皇子?不是懿德將孩子交給寧妃撫養?”

“不是,是寧妃原本生了個公主,還是死胎,盜了四皇子過去充當自己的兒子。”小朱子言語裏有些不屑,此事分明就是欺騙天下百姓,欺騙明德帝,謊言一個接着一個。

欺負人沒腦子嗎?

趙淑皺眉,沉凝了許久,一聲雞鳴纔將她的思緒拉回來,“趙婉詩呢,她做什麼了?”

“在慈寧宮,似乎沒她什麼事。”小朱子道。

趙淑聽罷冷笑,折身回了瓊華院,打了個哈欠,“我再睡會,天沒塌下來,不要叫我,此事能摘乾淨最好,不要輕舉妄動。”

小朱子與小郭子對視一眼,苦着臉不知該如今接話。

而趙淑,已不去搭理他們,爬上牀,倒頭就睡。

她一點不擔心事情處理不好,趙弼都棄了兩大法寶,可見已到窮途,兵法有云,窮寇莫追,現在去惹趙弼,說不定會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而此時,慈寧宮,宮裏說得上話的人都聚集在大殿內,太后、明德帝、皇后、德妃、懿德、郝書眉等一衆人。

而趙弼跪在衆人面前,他此時看起來很狼狽,一身單衣,跪在地上,臉上掛着淚痕。

“求,皇祖母饒恕母妃,請父皇母后饒恕母妃,她縱是一時糊塗,但這些年卻也真心實意對兒臣,請皇祖母、父皇母后念在她撫育兒臣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從寬處罰。”

他說罷嘭嘭磕頭,額頭都磕出血來了也不停,直看得懿德心疼不已,捏着手絹抹淚,很是大度得體的也求情,“皇上,臣妾很感激妹妹將弼兒養大成人,還請皇上繞過妹妹,若沒有妹妹……弼兒……弼兒怕是也活不到今天。”

說罷,她看了太后一眼,恰好太后也看向她,不同於太后威嚴的目光,她的神色要柔弱得多,像一朵白蓮花一樣,純潔無暇,善良天真,接觸到太后的目光,她害怕的縮了縮脖子,不敢再言語。

明德帝立刻顯得爲難起來,不敢從態度上看,他對太后只是敢怒不敢言,傾向於同情懿德。

太后冷哼一聲,轉而問趙弼,“老四,哀家問你,老十到底是怎麼死的?”

趙弼低着頭,眼裏閃過怒色,不過很快便恢復了悲痛,他擡起頭,眼裏滿含淚水,臉上的悲痛,不知有幾分真幾分假。

“皇祖母,十弟與孫兒素來親厚,他走了歪路,孫兒沒有及時阻止,是孫兒的錯,您罰孫兒吧。”

太后冷笑,“紙包不住火,事實真相到底是什麼,早晚會水落石出,既與你無關,哀家罰你做什麼?回去罷。”

說完不再理會趙淑,轉而對張楚道:“讓刑部徹查,哀家不信老十會通敵叛國!”

她話音剛落,門外積雲便疾步進來,附耳在她身邊輕聲道:“太后,圖列夫讓人傳話來,說十皇子不過是與他志趣相投,兩人是之交好友,問您爲何要賜死他的之交好友。”

“放肆!”太后的手拍在几上,滿臉殺氣,“荒蕪蠻夷,竟猖狂至此!”

然而,內亂未平,她也只不過說兩句發泄的話,沒有再做什麼。

只是跪在地上的趙弼卻悄悄擦掉了頭上的汗水,提到嗓子眼的巨石放下了。

“母后,保重鳳體,莫要氣壞了身子。”明德帝出聲安撫。

太后壓住心口的怒氣,看向明德帝,“皇帝,此事,你拿個主意。”

她說的是趙弼母子的事,明德帝心領神會,很是欣慰的拉着懿德的手道:“兒子既是找回,自是要記在你名下,至於寧妃。”他神色一冷,“哼,降爲美人,禁足冷宮,無召不得出冷宮半步。”

懿德感動又不忍的落下淚來,激動得不知該說什麼好,剩下的便是母子相認的催淚戲碼,太后不打算看,揮揮手,“都下去吧,哀家乏了。”

明德帝再偏向懿德,也不敢不孝,領着她的大小女人及趙弼很快退出了慈寧宮。

人都走後,紅霞道:“太后,奴婢看了,十皇子脖子上的勒痕,是被人勒死了,後做成自縊假象的。”

“他長進了,竟讓人頂罪。”太后語氣森然。

如此大怒,嚇壞了始作俑者趙婉詩,她哪裏見過太后發怒,嚇得臉都白了。

太后看向她,嘆了口氣,就這樣去匈奴,怕是被人啃得連渣都不剩,不過能到慈寧宮來舉報,也算有膽識,“下去休息吧。”

趙婉詩嚇得全身顫抖,站在陰影之下噗通一跪,“太后,我……承平……”她語無倫次的說着,上下牙齒打顫,話都說不清楚。

太后嘆了口氣,“你放心,哀家不會讓他害你,也沒人會知道此事與你有關。”

趙婉詩得到承諾,一顆心放下,感激的砰砰磕頭。

“多謝太后,承平謝太后大恩。”

她說罷,便被積雲扶着去了側殿,留下殿內太后一言不發,不知在想什麼,許久,天已大亮,金夕端來早膳,她纔像是下定決心般道:“寧妃的命,不用保了。”

衆人,齊稱:“是。”

這個決定,是她再三決定後的才說出來的,算是對趙弼失望透了。

趙淑一覺醒來,初春等人將她拾掇整齊,用了早膳,周含煙便過來了,她近來在京城玩得極好,大有樂不思蜀的趨勢。

總統蜜蜜寵:影后,狠不乖! 一見着趙淑便開始說京城裏的大事,“阿君姐姐,你知道嗎,寧妃……不對,寧美人被打入冷宮,原來四皇子是皇貴妃的兒子,外面的人都在說,四皇子有能力,現在出身又高了許多,能和太子殿下一爭高下呢。”

“你在哪裏聽來的謠言?”趙淑撩眼問。

周含煙抿着茶,神祕兮兮的道:“賭場都在開盤了,孫姐姐家的賭場,我還下注了,我賭太子殿下贏,下了一千兩,阿君姐姐,太子殿下一定要贏四皇子啊,一千兩可是我所有積蓄了,我爹不給我銀子……”

她可憐兮兮的,賭博還有理了,趙淑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然後說,“小郭子,取十萬兩來,壓太子。”

小郭子:……

旁邊周含煙跳了起來,“阿君姐姐,借我點銀子唄,好不好,我保證連本帶利還你。”

趙淑看她可憐兮兮的模樣極爲可愛,無奈搖搖頭,“三千兩,不能再多了。”

“好好好,三千就三千。”她現在是一個子兒都拿不出來了,不然也不會愁眉苦臉的。

離家出走的少女啊,終於體會到了沒錢的苦。

“我要進宮給太后請安,你去嗎?”趙淑突然道,第一次邀她入宮。

有些突然,周含煙嚇了一跳,她愣了片刻,然後歡呼起來,“真的?去去去,必須去,不過你要等我一下,我換身裙子。”

她爬起來,提裙就轉身跑了。

真是少女不知愁滋味,趙淑搖搖頭,頗爲羨慕。

周含煙,在將自己的衣服都換了一遍,又換過漢服,覺得乃是不滿意,最後趙淑催促了好幾次,她才一咬牙,一閉眼,穿了身撫胸收腰大紅對襟繡黑紅杜鵑拽地長裙跟趙淑進了宮。

趙淑一早便聽說永王府住了個異族女子,只是趙淑不領進宮,她也沒主動提起,此時得見,她還有些好奇。

再見到周含煙穿的不是傳說中露肚臍暴露衣着,而是身穿本朝服飾,雖在輪廓上要比趙淑等人深邃些,但卻着着實實是個美人兒,且配上她身上的衣着,看着俏皮美豔還不失端莊。

她很滿意。

“周含煙拜見太后,太后千歲千歲千千歲。”

一口流利的漢語,太后更滿意了,一掃趙炎、寧妃之事所帶來的陰霾,親切的將周含煙喚到她跟前,“乖孩子,可有想家?”

“想的,不過阿君姐姐對含煙好,也不是特別想。”她嘴硬,其實她很想家,眼眶都紅了。

這種將喜怒哀樂寫在臉上的女子,在宮裏已多年未見,包括趙淑,九歲起就未曾有過了,太后頗爲感慨,拍拍她的手,“好孩子,把這兒當家,受了委屈找哀家,哀家給你做主。”

周含煙感動得都要哭了,她聽說太后執掌朝政,是個威嚴的人,好多人都怕她,但此時,她卻只感覺到太后的慈祥,半點不兇。

吸了吸鼻子,“恩,含煙一定會的,太后,我以前看話本,說覲見太后一定要獻藝,含煙給您唱歌聽好不好?”

“好。”太后看了趙淑一眼,裝作很不滿意趙淑的樣子道:“這榆木疙瘩從來不會討哀家歡心。”

趙淑聞言,立刻聳肩,兩手一攤,“您看,您現在都不疼阿君了,改疼別人去了。”

“哀家就不疼你,你能吃了哀家?”太后笑吟吟的耍賴,不對,是耍流氓。

周含煙方纔初見太后時,便看出她心情不好,見趙淑也不是真生氣,便道:“阿君姐姐,你要失寵了喲。”

“哪兒都有你,還不快唱歌?”趙淑白了她一眼,然而,下一刻,幾人便笑開了。

看太后眉梢慢慢舒緩,她才漸漸放心。

周含煙的歌聲很動聽,歌喉極好,若得名師指導,假以時日必成大器,只是當今多是看不起歌姬,無人會去做歌姬便是了,尤其是有身份地位的。

且,異族歌曲,多少新鮮,太后也沒有很守舊的嫌棄異族的歌曲,聽得還算認真,開心後,大方的賞了周含煙些好東西。

慈寧宮其樂融融,而其他地方,卻不一樣了。(。) 從慈寧宮回來,趙淑也沒問太后具體的來龍去脈,回了永王府,小朱子才一一稟報。

“郡主,昨兒承平公主的婢女找太后,說是四皇子與匈奴大王子關係匪淺,然後太后準備喊四皇子問話,沒想到十皇子竟然自縊了,宮裏傳來消息,說是他殺。”

趙淑皺眉,“按理說皇祖母也沒有要殺誰的意思,爲何十皇兄會自縊?不對,爲何他們要殺了十皇兄?這件事完全沒必要到死人的地步呀。”

她想不明白,這件事其實是件小事,匈奴王子想娶更有身份地位的女子,並沒很意外,何故鬧到死人的地步去?

小朱子答不出來,他低着頭,等許久也沒聽到趙淑下文,他想了想道:“會不會宮裏的娘娘們?”

“對了,寧妃的事,又是怎麼回事?”這兩件事太奇怪了,怎麼看,都感覺似乎沒關係,但卻又似乎有干係。

小朱子又將調查到的說了一遍,無非就是有小皇子死了,宮裏徹查,查出了陳年舊事。

正說着話,有人來稟報事,應該是急事,沒有等小朱子回去,就直接闖到趙淑跟前來稟報。

“什麼事?”小朱子問。

“郡主,寧妃在冷宮遇刺,被救下了,不過也只留了口氣。”

趙淑皺眉,這場戲,她有些看不懂了,“知道是誰出的手嗎?”

“矛頭全部指向未央宮,不過皇上不信,未央宮那邊說是有人栽贓陷害,意指太后。”

突然,趙淑笑了起來,“真是好計謀。”

“確實是好計謀。”孫雲從外面走進來。

趙淑揮手讓下人們都退下,抱夏裏只有她與孫雲二人,兩人對坐,趙淑親自給她斟茶。

“你查到了什麼?”趙淑問,一個人的力量終究是有限的,還得與他人分享中和,纔有可能得到最準確的情報。

孫雲吹了吹還燙的茶,慢條斯理的道:“別的沒查到,就聽到了些謠言。”

“什麼謠言?”趙淑撩眼問。

“我也是剛得到消息,此事非是在民間傳起,而是在官宦之家,而且還不是下人丫鬟在傳此事,而是朝中官員。”

趙淑靜靜的聽,並未着急。

“你家人少,從不與其他人家來往,我家人多,今日我一弟妹剛從孃家回來就過來告訴我,離你遠些。”

趙淑來了興趣,放下茶杯,“哦,爲何?”

“如今朝中官員之間在傳太后有意稱制,已架空皇上,果不其然,十皇子死了,寧妃入冷宮了。”

趙淑撥了撥茶杯,並不是很在意的樣子,其實心中已驚起滔天巨浪,她一直知道大家都在找機會,沒想到大家的機會在這裏。

“懿德真是好本事,既除去寧妃,又噁心了太后,還讓趙弼死死的依附於她,我現在開始有點喜歡她了。”趙淑道,寂寞了,總覺得只有這樣才能喚起心中的激情。

孫雲也點點頭,“說的沒錯,我也開始喜歡她了,這個女人是我的對手,你不知道,過去我一度是獨孤求敗的。”

“你猜救下寧妃的是誰。”趙淑突然問。

孫雲頓了片刻,“要不咱們打個賭?”

“好啊。”趙淑看到她眼裏的火花,看來她要大顯身手了,有些不明白,孫家現在差不多已經避世不出,何必要趟這趟渾水。

不過想到明德帝對她的窺視,也就能理解了。

“我賭是……”

她話未說完,趙淑便出言打斷了,“不如這樣,還是按規矩來,看誰先找到證據,如何?”

“你是說誰殺十皇子和寧妃的證據?”孫雲電光火石之間,已在思考能在這件事上得到什麼好處。

其實,這件事於她們兩人沒什麼好處,但如果查不出來,太后與明德帝之間的母子之情就會蕩然無存,而以前的複雜黨派之爭中,又會多出一個太后與皇帝之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