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絆子?我可不認爲會有。”

滿不在乎地擺了擺手,林庭在這方面看起來對最高議會的長老們非常有信心:“說實話,這方面我挺佩服空幻長老和其他長老的。”

“哦?什麼方面?”

“很多啊,例如‘公是公,私是私’,在這方面,長老院一直都做得很好,神庭更不用說,人家就靠這個維持形象。”

“而且,律法院事情不多,所以平時很閒的我,也細細翻看過朋族這45年來的政府報告。我發覺我們政府的變動,基本上可以分爲幾個階段:

最開始幾年,各地剛剛成立政府,權力分散。空幻長老和靈雪族長他們組成的核心政府,並沒記着收攏全力,沒有去幹涉地方事務。而是依靠準祭司等人,大力推廣教育和朋城的理念;

然後十幾年,接受朋城教育的一代漸漸成長起來,他們從心底裏承認朋城,又因爲衆多來自朋城的物質讓他們的生活更好,於是朋城纔開始逐步收攏各地權力,同時通過長老院等機構,收攏地方實力強大的個體;”

“要知道,那時候的雙月星,還是靠個體實力稱霸,所以收攏最強的幽神,就算是收攏了一切權力。”

“現在也是。”

“別打岔!我這靈感正泉涌而出了!”

“額,你請繼續。” 秋風習習,捲起路邊的落葉;落葉翻飛,撞在山腰的窗戶上,仔細查看着窗內的溫暖世界;而窗內的辦公室中,壁爐內的柴火還在噼裏啪啦地燃燒着。

“之後朋靈戰爭、十二市叛亂,不僅讓朋族成爲集權中央,更是讓我族得到了遁甲族這一強大的基層種族,使得衆多智力較高的朋人,從繁重的農業工作中脫離出來;

此後十幾年,我族依靠着解放出來的朋人工人、商人、技術員等等組件的中高層,在繼續大力發展教育的同時,也開始鼓勵工商業,同時全力推進科技發展。

而這時,接受朋城理念的管理者們已經被培養出來,朋族也越來越大,事情越來越多。

此時的高層認識到了‘人力時有不足’的道理,長老院開始放權給行政院、律法院和軍事院;這三院也開始細緻的改革。對於那些可能造成權力膨脹的幽神,都被強制轉入了長老院和神庭。能夠影響政府機構,但體積不大的發改部,卻又還掌握在非常聽空幻長老話的楚琴長老手中。

隨後,政府三院在一次次換屆,一年年發展之下逐步穩定。等到這次全族遷移至浮空山,明着爲保證民衆的利益,實則恐怕還附帶消除浮空島獨立可能性的目的,政府又開始全力推行民間選舉方式。

只保留了地方高等議會和浮空島執政官爲新朋島任免,其餘實務官員都轉入民間選舉,這樣只要最高議會不出問題,朋族依舊是統一的朋族。”

感慨地看向窗外,林庭臉上閃過一絲興奮:“這是什麼,衆人歡呼着:長老們要讓普通朋人來決定自己的未來!實際上卻是進一步加強了長老對地方的控制力。”

“可這麼好嗎?”

“有什麼不好的?”

林庭笑着說道:“別忘了,我們可是有族羣通信網絡,而且聽說技術局已經在對網絡記憶體進行最後調試。到時候,全族所有人都可以接入網絡,人們在網絡上完全交流思想,遠比封閉情況下,從那幾張報紙上了解情況更方便。”

這位律法院院長很顯然擁有不錯的眼光,若是讓人類時的空幻看到,都不知會作何反應,但此時朋族中有此眼光的不在少數,至少技術局就有很多。

“如此一來,在整個族羣網絡上,朋人就是一個整體!”

“長老看似放權給了民衆,但實際上,他們肯定會因爲網絡記憶體需要實力的原因,成爲掌握族羣所有核心諮詢的存在。那時候,他們對我族的掌控力,實際上……”

一臉戲謔地看着眼前的好友,林庭嘖嘖有聲,卻不再言語。

“實際上什麼?”

“自己想,別忘了,你可是族長。”

臨到關鍵時刻,林庭反而不着急了。

“也許我可以告訴長老們,你說他們是吉祥物的說法。”

“去說吧,沒什麼。”

“啊?”本以爲對方會害怕,誰知林庭一臉淡然。

“小子,你知不知道,最開始說出‘長老院是吉祥物’這句話的,是誰?”

“這,不會是某位長老吧?”

“空零長老。”

“……”

我說這小子怎麼這麼淡定,原來如此。

元光一臉無語,不過那個所謂的‘實際上’,他自己也能想出來,所以並不是多麼急迫要對方告知,此時雙方槓起來,身爲族長的元光爲了面子,果斷停止話題。

未來朋族如何發展,身爲族長的他的確需要考慮,不過但主要還是最高議會的事。這麼看來,人家長老們實際上本就沒有丟失多少權力,而且‘長老院不會害朋人’可是共識,讓對方多點權力也沒什麼。

權力這東西,已經做到普通朋人能夠抵達的巔峯的元光,自認爲已經看的很透徹了。

“重要,卻不是必要。”

“在朋族,實力纔是最重要的。進入靈魂級,各地都不缺乏崗位,還能通過通信網絡直接與長老聯繫;成爲能量體,長老侍從雖說是侍從,可明面上比長老還風光;成爲幽神級,不用說,全族才22個的長老,多一個絕對是大事情;至於陰神級,那更別提了,移山填海,人家和喝水差不多。”

“實力,這難道就是你這次極力推行‘取消朋人能量化禁令’的原因?”

“不單單是。”搖頭否決,元光解釋:“蟲子的問題那麼嚴峻,若是不提升我族的實力,到時候該怎麼辦?”

“聽說暗血長老她們準備……”

“我們可是朋族,要什麼事都靠着外族,蟲子危機一旦過去,置朋族於何地?”

“好吧好吧,不和你扯這些。”林庭彷彿纔想起有事一般,微笑着掏出一份文件放到元光桌上:“說正事。”

元光一臉鄙視:“原來你還有正事啊?”

“……”

這次換林庭無語了,所以說報應啊。

拿起文件,翻開書頁,元光隨即露出一個疑惑的表情。

“固定法,什麼意思?現在的法律不是在不斷完善了嗎?爲什麼還需要什麼固定法?固定了要是有點問題改不改?改,那固定有什麼意義?不改,那固定不就是固步自封呢?”

“額,別一下問那麼多,我忙不過來。”

“好吧,忙不過來的林庭先生,請先說說原因?”

“……”

法律的重要性,身爲族長的元光很清楚,所以眼下這事是重要的公事,小小開了個玩笑之後,他也不得不收起玩鬧的心思,沉浸下來思考這個問題。

不過在此之前,當然還得了解一下具體情況。

“法律是在不斷完善,但完善的頻率和彈性太大,導致法律的變動非常不穩。”林庭做出瞭解釋:“你可以想想嗎?常常是律法學員們剛從學校出來,甚至剛剛升學,就發覺在學校學的法律都已經全部過時了,這對我族也不是什麼好事。”

“額。”

元光滿頭冷汗:“不至於吧,讓學校同步律法不就可以了,這東西我可以直接交給文部去辦,應該沒什麼麻煩吧?”

“若是一兩年換一次法律,那的確沒什麼,可問題是……”

從進來之後,第一次露出苦惱的表情的林庭,攤了攤手,以頗爲無語的語氣地說道:“現在的朋族法律,基本上是半年一小換,一年一大換。”

“這麼說吧:小換,就是10%律法文件需要修改;大換,那就是30%的需要修改了。長久下來,就連我這個律法院院長,都不能完全瞭解法律中的所有現行條文,你讓我們怎麼辦?”

遲疑了一瞬,元光小心地翻看着手中的報告。這上面詳細地列出了最近幾年的律法更新情況,並附上了建議,針對這些東西,元光詢問。

“是否是制度上出了問題,這頻率的確快了點。”

“當然是制度問題。”林庭點頭:“元光你看,我族的法律是由最開始的、朋族成立之前的嘎山律法延續下來的。在發改部的監督之下,我們不斷完善成現在的樣子。可以說,現在的朋族法律和當初的比起來,那是天壤之別。”

“而在現行律法之中,有很多總結性的條文,具有極大的代表性。但這些條文,卻因爲制度問題,常常因爲地方上一些特殊的案件,就不得不進行修改。然後等到在其它常規案件中,卻有被確認之前的修改是錯誤的,然後又必須改回來。”

“律法更換頻率之快之亂,太過雜亂不堪,我們律法院提出的這個固定法的核心問題,就在於此。”

“所以,你們的意思是:固定這些總結性較高,適應性也很高的律法,形成一個固定的基調?”

“嗯。”

“原則上我是同意的。”

大致梳理了心中的想法之後,元光點頭,隨後又補充說道:“可是設計律法制度結構的修改,具體的決定還要交給發改部查看之後,再由律法院、發改部和族長室共同遞交最高議會判定。”

“若是細節問題太多,這關係重大的固定法,恐怕還會遞交全民議會進行討論。而現在已經是11月,離明年大選時舉行的全民議會還有5個月。你遞交給發改部的時候,記得讓他們速度快點,或許能趕上。”

“那就好。”

“不過。”元光靠在沙發上,看着窗外平靜地說道:“你也說了,我族【網絡記憶體】(其實與服務器差不多)技術已經完善,你有沒有想過,將那些浮動情況很嚴重的法律、甚至全部律法文件,都保存在記憶體上。而律師在使用的時候直接從記憶體上查詢,不就可以騰出更多時間和精力,讓律師們去做實務了嗎?”

“這也是我們做出的一個考慮。”

“哦?”

“可是,先不說技術部放言‘網絡記憶體技術成熟還需要至少一年半時間’,即便是成熟之後,讓人們認識習慣這東西也需要時間,建立網絡儲存體系也需要時間。而且,固定法與這個也並不衝突,甚至可以說是互補。”

“是麼?說說看。”

就連還沒出現的技術,這些傢伙都開始考慮如何利用了,也真是超前思維,元光此時一臉好奇。

“你看,我們律法人員,在學校學習固定法。出來之後,從網絡上了解固定法以外的法律。這樣一來,不是會輕鬆很多,同時又能保證律法人員的專業性嗎?”

“就這樣?”

“是啊,你想哪樣?”

收拾文件,趕着向發改部遞交申請的林庭,風風火火的來,風風火火地去,只留下快被喝完的酒瓶。

“我偷藏了三年的老酒啊!老子騙你是新酒,居然都不放過,靠!”

“……” 送走律法院院長不久,辦公室的大門被敲響。

“請進。”

來人是空幻長老是侍從,認清對方之後,元光立馬從報告中抽回思緒,難道空幻長老那邊又決定了?

“沒有。”彷彿清楚元光所想一般,能量化長老侍從搖了搖頭。

“額,請問有什麼事?”

臉色有些糾結,沒得到想要結果的元光鬱悶地搖了搖頭,揮手請眼前的長老侍從坐下,但對方卻隨即搖頭拒絕。

“空幻長老正在開長老通信會議,期間讓我將這個交給您。”

四四方方的厚殼冊子,從外觀看起來充滿着喜氣的色彩,上書‘請帖’兩個大字,就這樣被長老侍從雙手遞了過來。

“長老院有什麼喜事嗎?”

“我也不清楚。”長老侍從如實回答。

“哦。”直接打開了請帖,元光一臉好奇地掃過上面的內容:“小孩出生,這什麼情況?”

“雖然是有點眼熟的名字?可應該和我們也沒關係啊?而且空幻長老怎麼會讓我,去參加這麼一個慶祝小孩出生的宴會?”

“元光族長,請問可以給我看看嗎?”

“請。”

小心地掃了一眼上面的夫妻姓名,長老侍從突然恍然大悟,隨後反應過來,一臉笑意。

“怎麼?有所得?”

“是啊,元光長老,看來能量化解禁已經是大勢所趨了。”

自信滿滿地下了結論,長老侍從恭敬地將請帖送回元光手中,隨後微笑着解釋:“元光族長或許記不清楚,但我卻知道這兩人的身份,他們是和我一樣,隸屬空幻長老的兩位長老侍從,因爲一直在長老院掃……嗯哼,處理公務,所以沒怎麼露面。”

選擇性忽略了對方的口誤,對於空幻的長老侍從的遭遇,元光也只是笑了笑後思考其對方所說的長老侍從……

“等等!長老侍從!能量體?”

“是啊?”面前散發着琉璃光芒的長老侍從點了點頭。

“這……這豈不是說?”元光一臉驚喜。

“就是這樣。”侍從很淡然。

※※※

空幻完全沒想到,自己當初無意間撮合的一對新人,居然能帶給自己這樣的驚喜。

“你們,很好!”

重重地拍着靦腆的能量體青年,元光一臉笑意,而空幻則帶着8051和雙月,坐在不遠處的座椅旁,似乎正在談論着什麼好玩的事。

“元光族長,你說笑了。”

“這可不是說笑!你們是英雄啊!絕對的英雄父母!”

心情大好的元光也沒什麼忌諱,直接拋出一堆恭維之後,湊到對方耳邊小聲說道:“你還不知道吧,本來我們都在討論能量化解禁的問題,可就是因爲能量體們到現在都還沒有小孩,以至於大家擔心大量能量化後,會導致我族成員的繁殖率進一步下降,纔到現在都沒法做出決斷。”

青年恍然大悟。

“可現在。”滿臉嫉妒地拍了拍對方的後背,元光的語氣充滿善意:“現在你小子爭氣啊!正好趕着這個時間中靶,不知道的還以爲,你們是故意等着這時候生下來似的。”

“我們不是。”

“我知道,這下好了,繁殖的問題已經不是問題,那麼能量化就能開始進行,到時候蟲子來了,我們10000能量體衝過去,看誰厲害!哈哈哈!”

“元光族長,我能申請借用我丈夫一會兒嗎?”

身體的能量光芒還微微有些暗淡,精神卻極爲充實的妻子,拉着自己的丈夫,對着族長開玩笑。

毫不在乎地擺了擺手,元光突然換上嚴肅的表情,回了一句:“同意!”

頓時,全場大笑。

“你看人家夫妻,那麼受歡迎,而且還那麼高興!”8051一臉羨慕地對着空幻發出感慨。

“……”

這方面不怎麼敢發言的空幻,自顧自地坐在哪兒,逗弄着雙月(你當寵物啊)。

等到8051自言自語結束之後,他才補充了一句:“這事情得講運氣,可我們明顯沒什麼運氣,所以就需要數量了。”

“數量?”雙月一臉迷惑。

“數量就是說……啊!”

爲了雙月純潔的未來,空幻在8051的逼視以及螃蟹鉗的威脅之下,果斷住嘴。

“空幻長老,不知道最高議會的決定是?”想了想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元光,結果又逛到了空幻的所在地,一臉期待的詢問。

戲謔地瞄了對方一眼,空幻慢悠悠地回答:“長老院討論之後做出了初步決定,將會有限制地開啓朋人能量化。”

“有限制?”

開啓就開啓,怎麼還有限制,鬱悶地在心中腹議,元光疑惑地看向空幻,等待對方的說明。

“就是有限制,雖然第一代自然繁殖的能量體小孩已經出生,從事實上證明了人工能量化能量體繁殖的可行性,但是……”

小心地望了望對面一臉幸福的夫婦,以及不遠處小屋中,如同對待國寶般被悉心照料着的能量化小孩,空幻平靜地解釋。

“但是,小孩健康情況如何?小孩的未來發展如何?小孩在長大結婚後,作爲第一代自然能量體的他們能否繁殖?這些都還沒有確定。按照我們的考慮,是要等到這些小孩生長到2、30歲,確定對方的成長性、可繁殖性、蛹化性之後再說……”

“那不是要30年!”

“安心!”

揮手止住了欲言又止的朋族族長,空幻做出一個安心的手勢,同時向遠處被元光吼叫吸引過來的人們點頭示意無視之後,才收回視線繼續說道。

“不過,考慮到我族面對的現實問題,所以我們才最終同意解除禁令。但爲了未來,所以剛開始,每一批次的人數都需要長老院覈實,而且第一批同樣只選擇100人。確定能量化實驗室的穩定性之後,我們纔會允許第二批1000人的能量化。”

見元光露出鬆了口氣的表情,空幻翹起嘴角,突然補充:“不過,這次解禁,我們計劃只能量化5000—7000人。”

“啊?爲什麼?”

心中能量體萬人部隊的幻想破滅,元光一臉糾結。

“他這樣子沒事吧?”8051有些擔憂地問到。

“沒事,作爲族長,一點取捨能力是必須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