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很清楚,如果剛才魔仙王對他動了殺機,他們根本沒有反抗之力。

「混沌魔氣……他居然修鍊成《天魔功》第五層。」秦煌驚魂甫定,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魔度這才死了四十年,魔界之中怎麼又出現這麼厲害的一個人物?」

「這個傢伙,哪怕實力還達不到魔度的地步,也相差無幾,要是四十年前,他跟魔度聯手,咱們仙界早就淪陷了。」羅通說道。

剛才,開始的時候他挺傲慢的,後面被壓得連脾氣都沒有了。

「不只他一個,你注意到他身邊,那名蒙著面紗的女子沒有?」

「注意到了,修為也是深不可測,哪怕達不到他的地步,也相差無幾,反正咱們對上她,肯定是輸。」

一想到這兩人聯手,如果跟仙界對抗,誰輸誰贏,還說不定呢?

「魔界本來已沒有化神修士,怎麼突然出現兩名絕世強者?」秦煌想來想去,也想不明白。

「秦煌,你說他們會不會是真仙界來的人?」羅通突然問。

秦煌看著羅通,目光之中露出震驚之色,但是很快就搖了搖頭,說道:「不太可能,從咱們這裡去真仙界的人,從來都沒有人回來過,他們怎麼可能是真仙界的人。」

「從來沒有人回來,不代表不可能,你想想,那個阮如玉不是真仙界的使者嗎,她能過來,別人為什麼不能過來?」羅通還是執意自己的意見,又道:「不然的話,你怎麼解釋魔界突然多了兩名這麼變態的傢伙,我看那傢伙,就算比不上燕北書,也差不了多少。」

秦煌想想就覺得頭疼,索性不去想,說道:「咱們別想了,回去跟他們商量一下吧!」

羅通點了點頭,兩人快速離開魔界,一刻都不想停留。

彷彿一停留下來,就回不去似的。

……

魔仙堡,大殿!

此時的大殿之中,只剩下六人,除了葉雄跟鳳姬之外,就是東南西北四使了。

「四使,我跟你們介紹一下。」葉雄指著身邊的鳳姬說:「這位就是你們一直在尋找的軍師。」

四使同時臉色大變,目光震驚地看著鳳姬,幾乎不敢相信。

軍師之名,在魔界流傳很久,但是極少人知道她的真正身份,他們想不到,居然會是眼前這個女人,似乎還是一個很年輕的女人。

「軍師身份機密,只有你們四個人知道,千萬別傳出來,否則絕不輕饒,聽明白嗎?」葉雄嚴肅道。

四使紛紛點頭保證,絕對不會傳出去。

「前五年,本王閉修鍊《天魔功》第五層,所有一切事務都是軍師喬裝成我的模樣,對你們下令的,從今天開始,如若本王不在,你們全都要聽到軍師的命令,聽到沒有?」葉雄繼續吩咐。

「是,殿下。」四使紛紛點頭。

「殿下,有你坐鎮,連軍師也回來了,咱們魔族崛起,指日可待了。」杜娟激動地說道。

「屬下做夢都希望這一天來臨,殿下剛才對仙界來使說的話,太霸氣了。」天嶺老怪笑道。

「現在,看誰還敢欺負我們魔界的人。」

「我看到秦煌跟羅通落荒而逃的樣子,心裡別提多解氣。你們不知道,殿下還沒來的時候,他們多囂張,還說要毀我們魔仙堡,那模樣真是很欠揍,如果不是屬下實力不濟,早就跟他們動手了。」

孟魂跟陸之謙紛紛出口,同樣非常激動。

「好了,你們別把仙界當成仇人似的,我已經說過,魔度已成過去。」

接下來,葉雄問了一下這五年來,魔界的發展。

在四人的帶領下,這五年來,魔界已經從以前的混亂之中,慢慢轉上正軌,但是仙界大戰,死傷了太多的中層修士,想要短時間恢復以前的元氣,那是不可能的,必須要一段很長的時間。

「杜娟,你那邊呢,找到**沒有?」葉雄問。

「回殿下,屬下這五年來,按照你說的路線,走遍所有的地方,有幾個可方可疑,但十分兇險,以屬下的能力,沒辦法進去,要殿下親自前去才行。」杜娟回道。

「你把這些地點給我標註下來,我找到時間,去走一趟。」

**對於魔族的發展,十分重要,就等於軍隊的糧草,必須要準備充足。

接下來,葉雄再安排一些任務,這才將四使打發,大殿之上,就只剩下他跟鳳姬兩人。

跟四使聊天的過程之中,葉雄知道鳳姬一直在打量自己,雖然她沒說話,但是可以看出來,她對自己非常滿意的樣子。

「怎麼這樣看著我,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葉雄笑問。

「如果魔度能有一半你的管理能力,魔族就不會落得如此下場。」鳳姬嘆了口氣。

魔度太霸道,剛愎自用,不聽任何的勸說,專制獨斷,相比起他,葉雄好得多了。

「你是不是發現,有點喜歡上我了?」葉雄笑道。

鳳姬本來還是有點好感的,聽他這話,好感頓時一落千丈。

「請尊重我,我是你的下屬,不是你的女人。」鳳姬聲音寒了,非常不高興的樣子:「我承認你有實力,有管理能力,是一個不錯的領導者,但僅此而已。」

「你的意思是,我不是一個合格的男人?」葉雄依然笑著。

「是你自己說的,我又沒說。」

「你又沒跟我交往過,又怎麼知道我不是一個好男人?」葉雄繼續調戲。

調戲女下屬,是葉雄最喜歡做的事情,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

鳳凰,何夢姬,他曾經手下的兩名得力助手,他不知道調戲了多少次,雖然至今他跟兩女都還保留著上下屬的關係,但是這種感覺,其實挺美妙的。

擁有一個像小秘一樣的手下,比一個像機器人般冰冷手下,好玩得多。

現在的鳳姬,給葉雄的感覺,就像機器人。

他會想辦法,將她慢慢調養成一個可以開玩笑,甚至講葷段子的下屬。

「殿下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先走了。」鳳姬也不管他同不同意,直接轉身離開。

「等一下。」葉雄突然喊住了她。觀看首發zui新章節請到堂客行—手機地址: 「殿下還有吩咐嗎?」鳳姬轉身問。

「沒事,就想多看你一眼。」

「殿下,請自重。」鳳姬憤怒轉身,眨眼之間就不見蹤影。

看著她那暴走模樣,葉雄突然覺得很有趣。

這個女人,還挺好玩的。

不知道,以後能不能調教成鳳凰跟何夢姬那種手下。

想到何夢姬跟鳳凰,葉雄不由得又想起回仙界的事情,心想此事一了,馬上就回仙界。

但秦煌跟羅通回去,肯定會彙報這邊的事情給燕北書聽,不知道燕北書會不會同意自己的要求。

萬一燕北書不同意怎麼辦?

葉雄突然頭疼起來,希望曾經的師傅,是一個通情達理的人。

……

秦煌跟羅通馬不停蹄,連續趕路,沒多久就回到百花仙域,將在魔界的事情,跟燕北書,滄海居士,羅琨三人說了。

「豈有此理,這個的魔仙王太狂妄了吧!」聽聞之後,羅琨大怒,喝道:「兩界交戰,不殺來使,咱們已經跟魔界罷手,他對你們動手,真是不識好歹。」

「估計對方是想給咱們一個下馬威,讓咱們答應他的要求吧!」滄海居士說道。

「仙王,咱們現在怎麼辦?」羅通問。

燕北書目光落到秦煌身上,問:「秦煌,你跟我交過手,覺得他的實力跟我之間,誰強誰弱?」

秦煌頓時沉默了。

「直接說,不必拐彎抹角。」燕北書道。

「如果只按實力,不演算法寶的話,他或許還在你之上,但是你有神器在手,應該不懼他。」秦煌回道。

「此話當真,那傢伙實力居然還在仙王之上?」羅琨目光震驚地看著秦煌,幾乎不敢相信。

「他的天魔功已經修鍊到第五層,混沌魔氣非常可怕,不信你問羅通,他很清楚。」秦煌指著羅通道。

羅通點了點頭,說道:「此人修為確實很強,如果他願意出手,咱們是回不來了,根本逃脫不了。」

「我覺得他魔氣,似乎跟魔度有些不同。」秦煌道。

「怎麼個不同法?」

「魔度的魔氣,充滿扈氣,殺氣騰騰,魔氣衝天,但是他的魔氣,似乎根本就沒有這種扈性,彷彿只有強大的氣勢,跟仙界的功法沒什麼區別一樣。」秦煌道。

「你不說,我感覺還真是這樣。」羅通點了點頭。

兩人都進入過魔度的混沌魔氣之中,感受過那種感覺,當時那魔氣之中,鬼哭神號,懾人心神,讓人心智無法定下來,但是的魔仙王,根本就沒有這種感覺。

「無論他的元氣性質如何,都無法改變他是一個魔頭。」燕北書打斷他們的話,問道:「諸位,你們怎麼看?」

「我覺得不應該同意他的觀點,羅通說得多,魔界入侵咱們仙界,就算條約對我們好一些,對他們霸道一下些,那又如何,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羅琨道。

「我贊同羅琨的說法,魔族的人得寸進尺,這次咱們同意的,下次可能又不一樣了。」滄海居士道。

「如果外面的人知道咱們的條約,對仙界一點好處都沒有,咱們也沒地位了,外面的人,肯定罵我們懦弱無能,這樣的事情,咱們不做。」羅通說道。

秦煌本來還想說什麼,但是覺得,這樣也不是沒有道理。

打敗仗的一方,還有什麼資格談條件?

「我有個建議,不知道你們覺得怎麼樣?」秦煌沉默了一下,說道。

「你說。」燕北書望著他。

「已經列好的條約,咱們不改,但是簽訂地點可以改在死亡地帶,一切等見面再談。」秦煌道。

燕北書點了點頭,說道:「我也是這樣想的,實力為尊,看來這一架必須要打了。」

剩下的人,也紛紛點頭。

強權之下出政權,到時候,看誰輸誰贏,只有贏的一方,才有資格得到有利的條約。

「秦煌,麻煩你再跑一趟,給對方下請帖,告訴那個的魔仙王,就說咱們同意他在死亡地帶簽訂條約,時間就訂在八月十五,八月十五離此時還有半年時間,我趁這半年時間,再沖一衝化神中期,一旦衝破,他絕非我的對手。」燕北書說道。

「那我就再親自跑一趟。」秦煌點了點頭。

……

半個月之後,秦煌就將請帖送到了葉雄手中。

葉雄將請帖看完之後,遞給旁邊一直好奇的鳳姬。

鳳姬看完之後,說道:「信上燕北書沒說同意你的要求,只是邀請你在八月十五去死亡地帶面談,看來,這一仗,你們是必須要打了。」

葉雄點了點頭,道:「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我真的不想跟他打,畢竟他是我的師傅。」

「他不是為了得到五行神劍,已經跟你脫離師徒關係了嗎?」鳳姬道。

「你知道的事情還挺多的。」葉雄看著她,有點意外。

燕北書跟他脫離師徒關係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沒想她在魔界也知道。

「你的事情,我很多都知道,不然你以為,什麼人都可以讓我追隨。」鳳姬冷哼一聲,冷傲地說道。

葉雄知道這個女人能力通天,在見自己之前,肯定已經將自己的底細查了個底朝天,不然的話,也不可能這麼輕易回來當自己的屬下。

「那你知不知道,我的女人,每一個都過得很快樂,很幸福?」葉雄咧嘴一笑。

又來了。

鳳姬很不喜歡他在商量事情的時候,突然來一句這些撩人的話,讓她很不舒服。

「我只打聽對我有用的事情,沒用的事情,我一概不管。」

「怎麼沒用,也許有一天,這些你也能用上呢?」葉雄笑道。

除非自己喜歡他,這些資料可能還有用,但是,可能嗎?

喜歡他,絕對不可能!

「殿下,請……」

「請自重,我都聽一百遍了。」葉雄打斷她的話。

「那你還說?」鳳姬白了她一眼。

「毛病改不了,還能怎麼樣?」葉雄聳了聳肩膀,一副無奈的樣子。

鳳姬真想將現在兩人對話的情景錄下來,散播出去,讓四使,還有其餘把他當成偶像的人看看,這個他們崇拜的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嘴臉。

簡直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色狼。

如果不是魔族現在離不開他,鳳姬真有種有多遠滾多遠的衝動,再也不想見到他。

「你現在有什麼打算?」鳳姬問。 「此去死亡地帶,最多只需要十天半個月時間,燕北書將簽訂條簽的時間拖到半年之後,不會沒有原因的,如果我猜得不錯,他肯定是想在這半年之內,嘗試突破到化神中期,如果他進入化神中期,加上手中有神器,就有很大的把握贏我。」葉雄說道。

「說得有道理,你呢,想到應對之策嗎?」鳳姬問。

「上次煉化黑暗之心,加上修鍊到天魔功第五層,我隱隱間,有突破到化神中期的感覺,但是仙界來使出現,打斷我繼續修鍊,半年時間,不出意外,應該足夠修鍊到化神中期。」葉雄說道。

「到時候,燕北書是化神中期,你也是化神中期,他有神器,你也有神器,這一仗有趣了。」

「這可是關係到我生死存亡,關係到魔族會不會受到不平等對待的大事,敢情在你嘴裡,只是有趣二字。」葉雄也是無語了。

「如果你們都進入中期,你有把握贏他嗎?」鳳姬繼續問。

葉雄想了一下,點了點頭:「我進入化神期比燕北書在先,我曾經掌握過五行神劍,對這神器多多少少有些了解。而且,五行功法,我知根知底。我熟悉他,但是他不熟悉我,真要打起來的話,應該有七成勝算吧!」

七成勝算,葉雄還是說低了。

論實戰力,燕北書比他差遠了,他在半步化神境界的時候,能越階殺化神初期,燕北書根本就不可能。

「還有一點,是我最擔心的。」

「什麼?」

「我害怕你心軟。」鳳姬目光看著他,認真地說道:「你是一個很念舊情的人,萬一你跟燕北書打起來,兩人為了名譽,為了地位,為了仙魔兩界的利益,你少了他那種不顧一切的決心。」

「原來你還知道我是個很重情的人啊!」葉雄一臉微笑地看著她那面紗下面的臉。

「我在跟你談正事呢,你能不能嚴肅一點。」鳳姬又怒了。

都是什麼時候了,他還有心思跟自己開玩笑。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葉雄伸了伸懶腰,說道:「我好久沒回家看看親愛的老婆們,趁現在有空,要回去一趟,這兩個月的,魔界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你不是說要閉關突破化神中期嗎,怎麼又回去?」

聽說他要回去,鳳姬頓時就急了:「十幾年你都沒回去,也不差這半年吧?」

半年之約,現在已經過了一個月,他再回去,時間就過一半了。

浪費這麼多的時間,他心裡就不焦急地嗎?

「你沒聽過勞逸結合嗎?」葉雄笑道。

「我不管你了,到時候輸了,可別後悔。」鳳姬怒道。

以前她一直都清心寡欲,無欲無求,很少會生氣,但是看到這個傢伙的所作所為,心裡就來氣。

「鳳姬,你難道沒發現,自己最近越來越暴躁了嗎,以前你不是這樣的。」葉雄提醒。

鳳姬想了一下,還真是這樣,最近好像自己的性格,是有點變了。

這到底是什麼回事。

「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就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