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這是怎麼了?」嬤嬤看到他坐在輪椅上時,驚訝異常,語氣裡帶了幾分關切!

「嬤嬤,本王沒事!」鳳傾城微笑著說,「母后可在裡面?」

「在的在的,王爺快請進!」嬤嬤激動地邊說邊給鳳傾城帶路,「太後娘娘一早聽說王爺您回來了,高興得不得了,特意讓奴婢來接您!」

「讓母后費心了!」

「太後娘娘,七王來給您請安了!」嬤嬤話音剛落,就看見麗后立刻放下茶杯,起身驚喜地看向殿門口,「城兒回來了,城……」

當麗后看見原本肆意洒脫的鳳傾城坐在輪椅上時,臉上笑容瞬間凝固,鳳傾城還要掙扎著起身給她行禮,太后一見,快步走到他面前,「都這樣了,快坐好!」

「謝母后!」

「你這是遭了什麼樣的罪啊,這半年你都……」麗后心疼地看著他,「哎,瘦了,也黑了!」底下人也有眼力,端著東西就出來了,「母后給你備了你最喜歡吃的,來!」

太后親昵地拉著他走向坐榻,他如今坐著輪椅,也不能動彈,就坐在太後身邊,看著桌上的點心吃食,鳳傾城確實有些感動,若不是知道自己母妃的死和太後有些關係,他真的把她當母親對待了,現在還不是撕破臉的時候!

「謝母后!」鳳傾城說,但已經不似以往的歡愉神情,而是面無波瀾。

太后的視線突然落到他身後的柳飄絮身上,不禁皺眉,「這位便是柳姑娘吧!」

柳飄絮聽后心下一驚,有些害怕,但還是出來行了禮,「民女柳飄絮參見太後娘娘,娘娘萬福!」

「平身吧!」太后眼神凌厲地打量著她,一眼便看得出她是什麼樣的人,「聽宮人們說是你救了城兒?」

「母后,這半年多虧有飄絮在,否則兒臣真的要命喪黃泉了!」關鍵時刻鳳傾城出來解圍,不禁讓柳飄絮心安,但她也覺得太后並不像聽說的那樣難以相處,怎麼會有那樣的傳言?!

「既然是你的救命恩人,哀家當然要重賞,說說吧,想要什麼?」

「沒有沒有,我沒有什麼想要的……!」

「母后,飄絮常年隱世而居,不懂宮中規矩,還望母后見諒!」

「無礙無礙,哀家倒是挺喜歡這丫頭的,這幾日哀家身子一直不爽,太醫院那些太醫一個能用的都沒有,飄絮既懂醫術,那哀家就准許你可以隨意進宮,除了給哀家診脈,還可隨意進出太醫院,既然是你的救命恩人,那就先住在你府上!」

「多謝母后!」

「民女謝過太后!」

這一上午,太后拉著鳳傾城聊了很多,大多都是這半年來發生的事,倒是沒有發生什麼不好的事!

用了午膳之後他們才出宮……

「你覺不覺得城兒這次回來變了不少!」太后在鳳傾城走後問這身邊的嬤嬤,嬤嬤聽后但是沒有防備,笑著說:「王爺是變了不少,相比之前心性倒是沉穩了不少呢!」

「剛才有那麼一瞬間,哀家竟然在他身上看到了先皇當年的影子,甚至比先皇更……」

「太后說笑了,這王爺可是皇子,當然像先皇了!」

麗后心裡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竟然泛起一個可怕的念頭:鳳傾城似乎比鳳西涼更加讓她忌憚!

當然這個念頭很快被她否定了,和這個相比,她更相信一句話: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鳳傾城以前什麼樣她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怎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變了心性?! 雪芙跟著鳳西涼來到了七王府,她一路上抱著那隻黑貓不撒手,一直在和她說話,但貓都是高冷傲嬌的生物,哪裡會理會她,到了鳳王府,雪芙剛出馬車那貓就從她懷裡跳了出來,雪芙一見小臉一皺,邊下馬車邊說:「四哥,小黑她好像很嫌棄我的樣子啊,我很招人嫌棄嗎?」

「芙兒怎麼會招人嫌棄?」鳳西涼握著她的手扶她下來,「是那貓沒眼光!」

「什麼呀,四哥,分明是芙妹起的名字有問題,人家一隻可愛的小黑貓,還是個母貓,怎的起個黑黑這麼難聽的名字?」九王在一旁打趣道,雪芙剛想反駁,就看見那貓蹬蹬蹬地跑到鳳月殤腳下,邊叫邊用腦袋蹭他的腿,「喵喵~喵喵喵~~喵喵~~」

雪芙:「!!!」好吧,她的錯!

鳳月殤俯身一把抱起黑貓,看著它的眼睛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睛,說道:「要不,本王給你起個名字,叫什麼好呢……」可惜鳳月殤思忖了半天,就蹦出這麼仨字,「黑石!」

黑貓:「!!!」不開心,喵喵~

雪芙:「噗哈哈哈哈……還不如我的呢哈哈哈哈……」

「叫紫曜吧!」鳳西涼突然說,「它的眼睛黑中透紫,不止像黑曜石!」鳳西涼話音剛落,那貓就掙扎著從鳳月殤的?手裡逃脫,轉而向鳳西涼撲去,哪成想鳳西涼最是討厭這種毛茸茸的小動物,要不是因為雪芙,這隻貓怎麼可能上了他的馬車,現在直接就把貓給拍飛了!

「四哥,你幹嘛,紫曜很疼的!」雪芙一把接住被拍飛的貓,小心翼翼的抱在懷裡輕揉!

喵喵~鳳王哥哥太可怕了,還是跟著聖女姐姐比較安全,喵喵~~~

鳳西涼皺眉:芙兒竟然吼他,為了一隻丑不拉幾的死貓,生氣!

看著鳳西涼黑著臉一言不發地向王府走去,鳳月殤無奈的搖搖頭,「芙妹,四哥生你氣了,快去哄!」

「切,四哥才不會生我的氣呢!」雪芙一臉傲嬌的走進鳳王府,懷裡的貓這會兒倒是安靜乖巧!

一杯 「前幾天不是對四哥很嫌棄嗎?這會兒怎麼不了?」

雪芙這是第一次來七王府,因為這半年七王府的主子不在,府上沒有以前熱鬧了,府中下人好像都少了,雪芙剛進去就覺得七王府的氣氛太壓抑了!

「管家,上茶!」鳳西涼一進大廳就喊道,還好管家還在,這管家是很早跟在鳳傾城身邊的兵士,五年前因為在戰場上腿受了傷,就退役了,不過常年跟在七王身邊習慣了,就自請來七王府做事,雖然受了傷,但看上去中氣十足,而且一看就知道是有些武功底子的人,是個中年大叔,「是,王爺!」

「對了,準備膳食,七王回來了!」

管家聽后心裡那是一個激動啊,這七王府的主人終於回來了!

「是、是是,屬下這就去準備!」

那大叔臨走時無意間瞥到一身紅衣的雪芙,還多看了幾眼,帶有震驚疑惑!

雪芙在大廳里轉了一圈,有些累了,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紫曜被放在旁邊的桌子上,倒是乖乖地窩著,雪芙撐著下巴,有一下沒一下的摸著紫曜。

鳳西涼一看這一人一貓皆是這頹廢的樣子,走到她面前,伸手摸了摸雪芙的頭,寵溺地笑道:「怎麼,累了?」

雪芙聽后抬眼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有氣無力的說:「嗯,累了,也餓了!」

「很快就用膳了,芙兒乖!」鳳西涼這語氣要多溫柔又多溫柔,簡直都不像他!

雪芙一愣:什麼意思,為何我突然覺得自己像是一隻寵物,就像紫曜一樣!

「四哥,不要摸我的頭,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和紫曜一樣呢!」

「不一樣嗎?都像一隻小貓兒,頑皮的貓兒!」鳳西涼笑著說,一旁的鳳月殤簡直被閃瞎了眼,這幾日還真是開了眼了,竟然能見到四哥這副柔情似水的模樣!

好吧,貓就貓,就算是貓,也是一隻可愛的貓!

「四哥,七哥府上有點冷情啊!」鳳月殤環顧四周問,他可記得以前來七王府,可都是歌舞昇平,身邊總有美女環繞,雖然他很抗拒,「還有啊,七哥不是很多姬妾嗎,人呢?」

鳳西涼冷哼一聲,「那些貪圖富貴的女人留著有用嗎? 潛妻入室,總裁他有病 半年前聽說七弟遇刺失蹤,沒幾天都離開七王府了,如今這七王府,倒也清凈!」

「嗯嗯,以前確實太吵了!」

鳳月殤活音剛落後堂就傳出一個嬌柔的女聲,「鳳王爺來了怎麼也不著人通報一聲,妾身也好準備準備啊!」眾人循聲望去,就看見從後堂出來一位身穿桃紅色衣裙的美麗女子,髮髻上也只別有一隻蓮花簪,姿容清新淡雅,給人感覺很舒服!

「敏妃娘娘?」鳳月殤驚訝道。 八爺非她不可 「敏妃娘娘?」鳳月殤驚訝道。

那位稱為敏妃的女子莞爾一笑,向兩人福了福身子:「妾身見過鳳王,九王!」

「免禮!」鳳西涼麵無表情地說道。

「敏妃娘娘坐吧!」

「謝九王!」敏妃轉身準備向旁邊座椅走去時,就看見座椅上正坐著一身紅衣的雪芙,雪芙正一眨不眨地看著自己,她有些奇怪,還有些震驚:好一個傾國傾城的絕色女子,不過來七王府也敢穿紅衣!

「這位姑娘是?」敏妃疑惑道,沒等九王開口,雪芙就自己站起來說:「漂亮姐姐你好,我叫雪芙,你可以叫我芙兒!」說完對著敏妃笑了笑,露出她那兩顆可愛的小虎牙!

看著這樣可愛的雪芙,敏妃忍不住笑了,對這位可愛的姑娘頗有好感!

「芙妹,這位是七哥的側妃敏妃娘娘,說起來她父親還是你祖父的門生,和你父親是同窗,就是大理寺卿姜閔松!」

敏妃聽後有些驚訝,「原來是雪相大人的女兒,慧敏有禮了!」敏妃福身行禮,「聽聞雪小姐被封為聖女,又解決了南部旱災和西南疫情,救了鳳國數萬百姓,百姓們都對聖女滿口稱頌呢!」

「呵呵呵……」雪芙被誇得不好意思,笑著撓了撓頭,「敏妃姐姐別這麼說!」

「好了好了,都坐吧,站著說話不累嗎?」九王插話道,眾人落座后,敏妃對於他們的到來還是有些疑惑的,便問道:「不知鳳王和九王近日來可有事,難道是……我們家王爺……」

「敏妃娘娘,七哥回來了,如今應該已經在回府的路上了!」九王笑著說,敏妃聽后一陣激動,臉上喜悅之情溢於言表,「真的嗎,王爺回來了!」敏妃激動的站起身,「九王,王爺他可有受傷,他為何這半年來都不回來?」

「敏妃娘娘別太激動,七哥安然無恙,只是……」鳳月殤欲言又止,說話的間隙看了眼鳳西涼,當看到鳳西涼點頭的那一瞬間,才說了接下來的話,「只是七哥的腿出了點問題,如今雙腿毫無知覺,無法動彈,只能坐在輪椅上!」

敏妃聽後有些受不住,不自覺地後退了幾步,「怎麼會這樣,怎麼會……」

「敏妃姐姐,你不用擔心,皇帝哥哥已經讓我治療七哥的腿了,我有把握能讓他重新站起來的!」雪芙安慰道,她確實有把握,十足的把握,敏妃看向雪芙,眼裡有了希望,說:「多謝聖女,多謝聖女,其實王爺他能平安回來就好,平安就好!」

鳳西涼起身,說:「敏妃娘娘,七弟出事的這段時間,唯有你堅守七王府,本王代七弟多謝你!」

「鳳王嚴重了,這是妾身的本分!」

這時管家進來,說:「王爺,膳食準備好了!」

「四哥,七哥這還沒回來呢!」鳳月殤說,鳳西涼看向已經餓得肚子咕咕叫的雪芙,上前摸摸她的小腦袋,柔聲道:「芙兒再等一會兒好不好!」

「好!」雪芙乖巧地說,「我已經能感應到七哥已經快到了,多等一會兒也無妨!」

「芙兒真乖!」

這語氣,這舉動,完全出乎在場所有人的預料,除了鳳月殤,冷血無情的鳳王爺,何時對一個小丫頭這樣溫柔?

敏妃看著鳳西涼看雪芙的眼神,馬上就明白過來,我們的鳳王爺動心了,沒想到啊!

「管家,你去給聖女端些點心來!」

「是,娘娘!」

雪芙一聽有點心吃,兩眼放光,瞬間對敏妃好感度蹭蹭蹭的上漲,親昵地拉著敏妃的手,「謝謝敏妃姐姐!」

九十年代福運女 「沒事,聖女不嫌棄才好!」

「沒有沒有,怎麼會嫌棄?」

看著兩人相處融洽,鳳西涼和鳳月殤也是不禁鬆了口氣,敏妃這個人溫柔大方,心地善良,雪芙一定會喜歡她,只是鳳傾城不喜歡,當初娶她的時候,本來是許她的是正妃之位,但成親當天,鳳傾城竟然當眾宣布只是側妃之位,不顧皇帝的旨意,鳳錫灝竟然也由著他胡來,幸運的是敏妃並沒有在意,嫁給鳳傾城的這些年,不爭不搶,對於鳳傾城帶回來的那些女人也是充耳不聞,儘管鳳傾城從不去她的房間,但她依舊愛著他,從未有過改變!

鳳傾城的馬車還未到達七王府門口的時候,敏妃就早早地等在門口,儘管正值上午太陽正紅,她就像不在意一樣,而此時鳳傾城離七王府還有一段距離,但馬車上的氛圍可不太好!

鳳傾城坐在那裡閉目養神,柳飄絮坐在他旁邊,一臉的委屈還有不甘心,馬車後面還跟了一輛馬車,至於馬車裡面是誰……

「想說什麼就說!」鳳傾城突然開口,柳飄絮就再也忍不住了,「公子,為何要收下那兩個女人,你明知那是太后……」 「想說什麼就說!」鳳傾城突然開口,柳飄絮就再也忍不住了,「公子,為何要收下那兩個女人,你明知那是太后……」

「一向如此,習慣了!」鳳傾城說完后睜開眼,看都不看後面馬車上的兩個女人,「擺設而已,不必在意!」

「真的嗎?莫不是公子你看上那兩個女人了?」柳飄絮難以置信的看著他,鳳傾城聽后皺眉,說:「飄絮,明知是太后安排的眼線,收總比不收好,不收的話太后又以此大做文章!」

看著飄絮那不開心的表情,他終是不忍,說:「到了府里任她們自生自滅就好,不必理會!」

「可是……」飄絮正要說什麼,馬車就停了,外面傳來馬夫的聲音,「王爺,到了!」

鳳傾城看了柳飄絮一眼,說:「下車吧,以後你就住在府里!」

柳飄絮先下車,當看見門口端莊典雅的敏妃時,眉頭微皺,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但也不好發作,轉身扶鳳傾城下來,鳳傾城怎麼也沒想到會是敏妃在門口迎接,以前兩人幾乎不見面,見了面也說不了幾句話,但現在看她,鳳傾城心裡說不出的愧疚!

敏妃看見鳳傾城下來,看到他的一身白衣愣是沒反應過來,但回來就好,她面露喜色,福身行禮,「妾身參見王爺,恭迎王爺回府!」原本以為又像以前那樣他會擦肩而過不予理會,沒想到鳳傾城竟然到她面前,扶著她的手起來,敏妃一陣錯愕,「愛妃免禮!」

「多、多謝王爺!」

「這半年辛苦你了!」鳳傾城柔聲道,從未有過的溫柔,讓敏妃心裡劃過陣陣漣漪,笑中帶淚,「王爺,不辛苦,您能平安回來就好!」敏妃笑著說完,注意到鳳傾城身後的綠衣姑娘,便問:「王爺,這位是……」

「慧敏,這是飄絮,本王的救命恩人,飄絮,這是本王的側妃敏妃!」

「飄絮見過敏妃娘娘!」

「姑娘是王爺的救命恩人,也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柳姑娘不必多禮,快免禮!」敏妃感激地看著她,這樣一看,柳飄絮心裡倒有些心虛,公子的這位側妃好溫柔,眼睛好澄澈,「柳姑娘為何帶著面紗啊?」

「過敏而已,敏妃娘娘不必憂心!」柳飄絮說這話時語氣一下子冷下來,敏妃也就不再追問。

「王爺快進去吧!」敏妃笑著說,她想為他推輪椅,但一想他不喜她靠近,便就作罷,進了府中后,看著昔日熱鬧非凡的七王府,如今竟變得這樣冷清,鳳傾城卻是嘆了口氣,敏妃還以為他不開心,急忙說:「王爺,您不在的這段時間,府里……」

「無礙!」鳳傾城突然說,敏妃一愣,奇怪,「那些無關緊要的人,走了便走了吧!」

「王爺……」

「慧敏,以後府中一切大小事務你多費費心!」

「是,王爺!」敏妃聽后不知有多開心,倒不是鳳傾城將府中大權交給她,而是他終於認可她了,而且也願意和她說話了!

「也別太勞累,讓管家多幫幫你!」

「是,王爺!」

鳳傾城說完看著這冷清的府邸,突然感覺到從未有過的輕鬆,身邊沒有那些鶯鶯燕燕,也沒有那些女人間的勾心鬥角,餘生這樣過,挺好,但……

「七哥你終於回來了,你再不回來我肚子就要餓扁了!」

鳳傾城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抬頭向前望去,就看見一身紅衣的雪芙,正笑著朝他這邊跑來,身後還跟著一隻黑貓!

靈兒,有你在,真好!

雪芙跑到鳳傾城跟前,眼看著紫曜跳進鳳傾城的腿上,笑臉頓時怒了,「你這隻貪戀美色的貓,我才是你主人!」

喵喵~主人,我還不是隨你,喵喵喵~~~

鳳傾城摸著腿上的貓,笑著說:「這貓倒是有靈性!」「對了,七哥,她有名字了,叫紫曜,四哥取的,好聽吧?」

「好聽!」鳳傾城笑著說,「不是餓了嗎?快進去吧!」 你是到不了的天堂 鳳傾城摸著腿上的貓,笑著說:「這貓倒是有靈性!」「對了,七哥,她有名字了,叫紫曜,四哥取的,好聽吧?」

「好聽!」鳳傾城笑著說,「不是餓了嗎?快進去吧!」

隨著一道道膳食的上桌,雪芙的眼睛可不是一般的亮,鳳傾城在一旁寵溺地看著她,完全沒注意到柳飄絮的眼神也在雪芙的身上!

鳳傾城坐在主位,左邊坐的是敏妃,右邊坐的是鳳西涼,雪芙挨著鳳西涼坐,鳳月殤挨著雪芙坐,柳飄絮挨著敏妃坐!

「可以吃了不?」雪芙突然說,打破了餐桌上的安靜,看著雪芙焦急地沐陽,鳳西涼、鳳傾城、鳳月殤、敏妃皆是一笑,眾人一起說:「可以了!」足以見得雪芙在他們眼裡是有多可愛!

雪芙一笑,拿起筷子就開動了,那吃相簡直……但很可愛,不做作不是嗎?

「慢點吃!」鳳西涼寵溺地說,邊說邊給她夾菜,鳳月殤在一旁看著,撇撇嘴道:「芙妹,好歹是雪家的大小姐啊,吃飯注意點形象啊!」

「九哥,我餓啊!再說了,我爹爹和娘,還有哥哥說,開心最重要!」雪芙邊吃邊說,敏妃在一旁聽后,笑著說:「聖女率性而為,坦率天真,說得沒錯,開心最重要!」

「呵呵呵,還是敏妃姐姐好!」

眾人聽后皆是無奈一笑,唯有柳飄絮的神情滿是嫌棄之色,但一閃即逝,快得讓人看不見!

敏妃看著鳳傾城一直在吃米飯,想了一會兒,便盛了碗湯給他:「王爺,嘗嘗這魚湯,妾身特意吩咐廚房做的,有助於身體恢復!」說完有些緊張地看著他,怕他不會吃,怕他會像以前一樣推過去,哪成想,鳳傾城竟然喝了,而且一滴不剩!

「你有心了!」鳳傾城說,敏妃不可思議地看著他,心裡十足的高興,沒注意到旁邊柳飄絮的表情。

「七哥這次回來變了不少啊!」鳳月殤笑著打量著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敏妃娘娘你說是吧?」

「王爺怎樣都好!」敏妃笑得開心,鳳傾城現在很平靜了,尤其是在見到雪芙的那一刻,心安靜了不少!

「也許是受傷的原因吧!」鳳傾城說,敏妃不禁有些擔心地看向他,鳳傾城以前是那樣的驕傲,如今卻被一張輪椅束縛住,叫他怎能……

「這半年我想了很多,以前一切不過過眼雲煙,轉瞬即逝,身邊的人……呵!」鳳傾城自嘲,看向身邊的敏妃,又看向一直在吃飯的雪芙,「我現在什麼都不想了,就想安安靜靜的待在府里,芙兒也平安無事,我沒什麼好求的了!」

鳳西涼聽後身體一滯,看向鳳傾城,如今的鳳傾城讓他很陌生,也讓他放心,但放心的同時又有些擔心,他的腿……

「七弟,這段時間在府里好好養傷,外面的事不用管,有我和九弟!」

「嗯!」

鳳月殤看著他,突然想起來一個人,便問:「對了七哥,我剛想起來問你,鳳起呢,他怎麼沒跟你回來?」

鳳月殤的這句話讓鳳傾城身體一滯,夾菜的手懸在半空,腦海里不禁想起半年前的那一幕:

「快走啊王爺,帶公主走,快……」

「鳳起……」

「快走,別管我……啊……」

那樣血腥的場面鳳傾城現在一想起來就……

「叮叮」一聲清脆的響聲傳來,鳳傾城手裡的筷子掉落在桌子上,打到盤子,發出清脆的聲音,而鳳傾城雙目緊閉,頭微痛,有暈倒的架勢,一旁的柳飄絮一見急忙起身到他身邊,「公子你怎麼了?」

「王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