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羣心癢難耐的坐在沙發上

隨後陪着媛媛聊起她的感情史來

說到傷心處

媛媛眼淚流了下來

這讓楊羣心痛不已

趕忙慌張的抽出面巾紙遞了上去

而媛媛就勢倒在了楊羣的懷中

在的作用下

楊羣變得如同一堆乾燥了很久的柴火

一點就着

當下將懷中的媛媛抱到了牀上

兩人就在媛媛滿是衣服的大牀上

瘋狂的做起愛來

楊羣這隻被壓抑了一週的男人

極盡所能的馳騁在媛媛的身體上

將自己平日裏對媛媛抱有的覬覦

對現實的無奈

對所揹負的家庭壓力

全部的釋放在媛媛的身體裏

一次兩次三次

當第一縷陽光照到媛媛臉上的時候

媛媛微笑着爬了起來

推了推睡得跟死豬一樣的楊羣

隨後將牀頭的櫃門拉開

裏面赫然裝着楊羣當年丟失的那枚門鑰匙

連栓鑰匙的繩子都是當年的

將那枚鑰匙掛在楊羣的脖子上以後

媛媛給李靜去了通電話

讓對方來自己家裏收衣服

掛斷電話以後

媛媛看着滿屋子的衣服慘笑了幾聲

邁步離去

媛媛不用想

都能知道整件事情的結果

當然

她不需要知道李靜是如何對待楊羣的

因爲楊羣那是罪有應得

只不過

當自己再次回到家中的時候

發現滿屋子飄着84消毒液的味道以及堆得跟小山一樣的84消毒水的空瓶子

味道最爲濃重的地方是在浴室內

整間浴室都堆滿了用84漂洗過的衣服

李靜用這種方法報復着媛媛一次又一次帶給自己的傷害

更讓媛媛想不到的是

楊羣沒有拿走那枚鑰匙

它依舊靜靜的躺在自己下榻的牀上

只不過在鑰匙的下面壓了張紙條

上面寫着:咱倆扯平了

看着手中的紙條

媛媛發狂一般的大笑起來

笑了好一會兒

她哭了

哭得跟個無助的孩童一般

看着空曠的衣櫥和衣架

再看看手中的紙條

牀上的鑰匙以及滿屋子刺鼻的84消毒液的味道

媛媛失聲痛哭

一切都結束了

就如同紙條上所說的那樣

大家彼此都扯平了

只不過在這個事情裏沒有贏家

李靜失去的不僅僅是友情

還有自己的未婚夫

傷得最重;楊羣失去了未婚妻

以及自己當年丟失掉的鑰匙

換來的僅僅是一次的夜晚;至於媛媛失去了什麼

她自己都不知道

此時的媛媛早已失去了曾經戀衣的情結

痛痛快快的哭完以後

她將衛生間內所有的衣服開始打包

準備丟到樓下

然後帶着母親離開這個城市

開始新的生活

只不過這次她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84消毒液是具有強烈腐蝕性的化學液體

尤其是整個房屋內到處都是84消毒液空瓶子的情況之下

那種揮發後卻又無法消失的氣味

慢慢經過媛媛的呼吸道

進入她的肺部

只收拾了一半的衣服

媛媛就感覺自己無法呼吸

努力的掏出手機

想撥打120求助

卻在第一時間撥通了李靜的手機

只不過電話那邊傳來的

只有對方的電話已關機的聲音

媛媛多麼想對李靜說一句:“對不起

”只不過現在她連動一動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

最終的結局是媛媛成爲了自己衣服的陪葬品

痛苦的死在了衛生間內

待續 “我不懂他要幹什麼,他的回答依舊那麼囂張,囂張到我想掐死他,“冼小米,我厭倦你了。”這話真的太傷人了,比門不當戶不對都要來的傷人。

不論是李妙明還是常濤,都拿我當成是他們的玩具嗎好吧,玩具也是有脾氣有尊嚴的。這次我沒有哭,接過常濤遞過來的銀行卡摔門離去,甚至連一雙襪子都沒拿,就那樣徑自的離去。

拿着那筆錢,我開了家小小的店鋪,一直到今天。冷靜以後,我也曾打聽過常濤,不過很多人的回答都是他全家都移民國外了,可能他們都想斷了我破鏡重圓的念頭吧,可他們卻哪裏知道,我只是想知道對方在幹什麼,僅此而已。

這就是我,一個壞女人的下場,所以,賈樹,不要對我太好了”冼小米將茶一飲而盡。

我有兩點很是詫異,第一就是常濤爲了她而付出那麼多,爲什麼到最後卻改變了主意,這裏面有問題,具體的問題是什麼我不知道,但我相信對方一定還是愛冼小米的。

第二就是小米所謂自己是壞女人的言論,貌似我從她的故事裏沒感覺到她有多壞,只是感覺在愛情裏,她有些迷茫罷了,魚和熊掌她想兼得,當兩樣都失去的時候,就將一切責任歸咎給自己,好傻的妹子啊。

想罷後,我開口說道:“小米,你是個好姑娘,只不過沒有遇到真正適合你的男人罷了,還有,你講訴的故事裏,我沒感覺你有多壞啊”

小米眼中閃過一絲的感激之情,“要不是因爲我,李妙明不會娶一個一無是處的女人爲妻,常濤更不會跟家裏鬧翻,我是一個壞女人,所以,賈樹,不要對我好,因爲我會傷害到你的。”

額,貌似小米認定的事情就不容更改,好吧,勸慰對方的責任交由她未來的老公,我現在最主要的任務是帶她去ktv,都過了快一個小時了,咱倆再不去,大家會想歪的。

於是我小心的詢問小米:“故事講完了嗎”

“講完了。”小米有氣無力的回答着,“別想那些不開心的了,去嗨歌,發泄一下。”我將話題往這方面上引。

“我不去了,你幫我攔輛車吧。”

“一起去吧,你要不去,胖子那損嘴還不知道會說些什麼呢。”我太瞭解胖子了,丫就喜歡拿男女之事開玩笑,尤其是跟我。

小米想了一會兒,擡頭回答道:“那好吧。”

關上店門,一路無話,我領着小米打車趕往大家所在的ktv。只不過當時我對常濤的直覺,在日後會一步一步的被我驗證出來,老天給我們答案的方式好奇特。

就在我領着小米進入包廂後,眼前的一幕幾乎讓我笑噴。張建,張鵬還有老寇在那搶麥克風,頗有我是麥霸我最大的感覺,志超兩口子在點歌,餘下幾個女人在玩着色子喝酒,氣氛那是相當的好啊,貌似沒人關心我倆爲什麼還沒過來。

“喲,賈樹和小米來了,這出租車攔得夠久的啊。”胖子絕對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來,一張嘴就開損我。

“矮油,胖子羨慕嫉妒恨了。”我不甘示弱的迴應着,倒是小米低着頭,乖乖的跟在我的身後。

“你倆別一見面就掐,賈樹,過來自罰三杯,然後大家一起玩色盅。”還是寇哥的媳婦瞭解我們,提出了個折中的方案。

“好”我連幹三杯後,加入到衆人的遊戲中,小米則找了處人少的地方坐了下來,靜靜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還有煙嗎”我問身邊的胖子,貌似我的煙拉到店裏了。

“這些人裏就你一個抽菸的,你問我要煙啊。”胖子專注着手中的色盅,實話實說道。

錢多多狡黠的衝了笑了笑,我知道不用去ktv的吧檯買高價的香菸了。

“給我來首蔡琴的馬上切上去。”我對點歌的志超大聲嚷嚷着,因爲我剛來,對方沒費什麼話就給我點到這首歌曲,並切了進去。

那三哥們還在搶着麥克唱歌呢,忽然畫面就變了,我走到三人身邊,不由分說的搶來一支麥克,“僅以此歌,送給在場的錢多多女士,祝她永遠開心快樂”

一曲唱罷,大家鼓掌叫好,錢多多端着酒杯來到我的面前,“送給我的嗎真好聽。”

“獎勵呢”我笑眯眯的瞧着對方。

只見錢多多揍到自己隨身攜帶的揹包內取出一盒520,連同zippo火機一起拋給我,兩個物件兒我很輕鬆的接了過去。由於對方拋的很瀟灑,我接的又很有技巧,在場衆人又是一陣掌聲。

黑暗中也不知道誰起鬨,非要我們倆唱首情歌,看到對方沒有拒絕的意思,我也欣然接受,誰怕誰,王八怕鐵錘

點的是首張學友的,我們倆配合的也是天衣無縫,頗有原唱的感覺,等唱完以後,還不等我裝逼再來一首呢,手中的麥克就被那哥兒三搶走,繼續開始鬼哭狼嚎去了。

回到沙發坐好,自己點上一根香菸,同時也給錢多多點了一根,咱倆開始聊起天來。

“賈樹,你唱得真好,一會兒再合唱一曲”錢多多吐出一口煙後衝我說道,“沒問題啊,美女相伴,奉陪到底”我舉起桌上的小瓶啤酒,錢多多配合的與我幹了一瓶。

“你不反感女人抽菸嗎”錢多多忽然把話題轉到香菸上面。

“我比較尊重男女平等,男人能抽菸喝酒,女人也可以,這就是我的解釋。”我抓了塊西瓜邊啃邊說道。

“你很有趣,賈樹,而且你的回答也很真實,比起那些說女人抽菸有範兒的男人,我更接受你的觀點。”錢多多將手中的菸蒂掐滅,正色的對我說道。

“如果不是因爲我要抽菸,你今天晚上是不會抽菸的,對嗎”我繼續啃着手中的西瓜,要知道酒喝多了會感覺到非常渴,鬼知道因爲什麼。

錢多多又抽出一根香菸點燃,看着手中的香菸,錢多多的聲音忽然傷感起來,“想不想聽個香菸的故事呢”

我還沒回答,身旁的楊睿就湊了過來,“好啊,你講完我講,一個故事換另一個故事,如何”

錢多多沒有回答,而是狠狠的吸了一口手中的香菸,開始講訴一個沒有開始也沒有結局的故事。

待續 當晚送走李靜兩口子以後,媛媛躺在牀上輾轉反側,一直到樓下小區內出現了保潔阿姨清理垃圾桶的聲音,媛媛終於想好了報復的具體方法。只不過她也知道,她的報復計劃是把雙刃劍,害人的同時,終將會害己。可即便如此,自己依舊要去做,這是爲了還幼年時期的自己一個公道的最好的解決辦法。

媛媛開始有意無意的每日去幹洗店坐坐,李靜倒也不多心,畢竟是自己的閨蜜,常過來走動也是應該的。 我對你動了心 隔三差五的還能遇到楊羣過來幫忙,這個男人每次見到媛媛都會臉紅,媛媛深知對方心裏的那點小祕密,但卻裝作不知道。

男人的那點小心思很簡單,不外乎吃着碗裏看着鍋裏的。李靜打唸書那會兒起,就被媛媛比下去,要不是後來在服裝上面佔了大便宜,根本就無法在各項指標上面與媛媛相提並論。

而且男人永遠都是喜歡年輕貌美的女性,尤其是李靜對楊羣來說,早已是家常便飯,而媛媛不同,那屬於山珍海味。偶爾換個口味,還是自己消費不起的那種,任何男人都會爲之神往的。

當那天媛媛再次去幹洗店找李靜的時候,無意之中聽到媛媛說要出門一個星期,重新尋找一家銷售乾洗液的廠家,以圖降低整體的成本。媛媛知道,報復楊羣的機會來了。

看着李靜坐上南下的火車後,媛媛立刻着手報復計劃。一個星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不過用來征服一個各方面條件都一般的男人來說,足夠用了畢竟男追女隔層山,女追男隔層紗。

本來自家樓下這家乾洗店是不需要楊羣過來的,可媛媛藉口說自己崴了腳,不方便行動,打電話讓楊羣過來幫忙。

楊羣這個男人,典型的悶騷男。想法無數,但落實到具體行動上面,懦夫一枚。 冷王獨愛:嬌柔小師姐 媛媛給對方製造了很多的機會,可楊羣只是偷偷的嚥着口水,卻沒有任何實際行動,這無疑讓媛媛怒火中燒。

怎麼遇到這麼一個完蛋玩意兒自己穿着超短裙,抹胸裝故意低頭撿東西,來勾引丫的,居然都無效。看來不放大招是不行了。

李靜走後第六天的晚上,媛媛買了一桌子的豐盛菜餚,然後給楊羣去了個電話:“救命啊”只說了這短短的一句後,媛媛就掛斷了電話。果然不出一刻鐘,楊羣就就飛一般的殺到了媛媛家的門前。

“怎麼了”楊羣氣喘吁吁的詢問着裝作受驚嚇過度的媛媛。

“屋內有蟑螂”媛媛拍着自己的胸口,淚眼朦朧的回答道。

“我去給你取些樟腦丸來。”楊羣說完轉身回到乾洗店內,取來了一大盒的樟腦球,隨後放置到媛媛屋內的各個角落。

“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纔好。”利用對方幹活的工夫,媛媛將早已買來的菜餚擺放在茶几上。

“我吃完飯來的。”楊羣像個傻狍子一樣的說道,“陪我喝一杯壓壓驚,好嘛”媛媛邊說邊將裝滿紅酒的高腳杯遞到了楊羣的面前。

“只喝一杯,我開車來的。”說完後,楊羣將酒杯內的紅酒一飲而盡,殊不知在這杯酒內,媛媛卻是動過手腳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