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待續。)

ps:可能會有書友覺得有些生硬,但在紅樓裏,賈璉表現出的確實不是個壞人,比如說賈赦和賈雨村搶石呆子的扇子,害的人家破人亡後,他就很不滿意,結果被痛打。榮國府的俗物其實都是他在處理。我個人覺得,他還是有改正的餘地的。

請各位書友訪問9‌•9‌•9‌•w‌•x.c‌•o‌•m,m.9‌•9‌•9‌•w‌•x.c‌•o‌•m,純綠色清爽閱讀。9‌9‌9‌w‌x.c‌o‌m

();

read3();

←→

read4(); 賈璉的轉變,不僅讓賈母喜極而泣,其他人也都高興不已。

尤其是王熙鳳……

之前,她還在不住的回味那股衝擊她靈魂的氣息。

可是現在,那股之前在她心裏甚至甘願用墮落和自賤去換取的氣息,放佛一下子就不重要了,也沒有那麼強的吸引力了。

因爲那股氣息,她已經擁有了。

怔怔的看着畫風突變的賈璉,王熙鳳心中觸動非常。

一直以來,她都清晰的瞭解這位枕邊人。

心思其實是不壞的,但是,也只是不壞罷了。

生在脂粉堆裏、富貴鄉里,自幼安享榮華長大,心裏自然不會有什麼危機感,壓迫感。

再加上他老子賈赦給他樹立的“優良”榜樣,他便也就沒了向上的動力和心氣兒。

因此,在王熙鳳的心裏,其實是看不上賈璉的。

只是,在這個女以夫爲天的時代,她也只能守着賈璉過活。

但她並不愛他,她心高氣強,自覺精明不輸男兒,又怎麼會將一個紈絝膏粱放在心上?

以往的爭風吃醋,不過是一種獨霸的心理罷了。

東西是我的,不管好不好,都是我的,就算砸了毀了,也是我的,別人都不能沾……

也正因爲心理長期的不滿足,對賈璉無能不上氣的怨氣,才導致之前賈環靠在她懷裏時,身上的那股霸烈剛硬之氣息,會讓她那般失神,溼身……

甚至在某一瞬間,王熙鳳心裏誓,今生一定要找到機會,好生品嚐一番這種滋味,否則就枉活了一生。

但現在,這種念頭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因爲她在賈璉身上,也嗅出了這種味道。男人的味道,儘管還只是一點苗頭……

但王熙鳳以爲,只要有這麼個苗頭就夠了,她一定能將這棵幼苗培養成參天大樹的。

相比於完全無法掌控的賈環。王熙鳳認爲已經落入碗裏的賈璉更靠譜些,她甚至在爲方纔的精神出.軌感到一絲愧疚……

在內心的羞愧自責中,聽完了賈母的話後,王熙鳳猛然擡頭,高聲道:“老祖宗好意我們心領了。吧

w`w-w=.-不過我們不用老祖宗的私房錢。

既然環兄弟能做到的事,我們鏈兒自也能做到。

至於嚼用,孫媳這裏攢有不少銀子,想來足夠鏈兒用了。

若是還不夠,孫媳嫁妝箱子裏還有一些金銀飾,拿去當了應該足夠了。

萬沒有動用老祖宗壓箱底兒銀子的道理。”

今日的驚奇、驚喜、反轉,簡直是層出不窮。

不過,賈母太喜歡這些驚喜了,她一把抓起王熙鳳的手,放在她自己手裏。拍啊摸啊,高興道:“總算沒讓我白疼一場,總算沒讓我白疼一場,都是好孩子,都是好孩子啊!”

放下心事後,王熙鳳風格又恢復了,見賈母如此高樂,便湊趣對衆人道:“瞧瞧,這就是我們家老祖宗!

聽說不用她老人家的私房錢了,就樂得無可無不可的。

也不知您老封君留着那麼些壓在箱底兒裏的圓的扁的都給誰?

環兄弟自己更能掙。自是用不着。

這回也不用給我們了,難不成就都留給寶玉?

可你老封君日後總不能只指望寶兄弟一人扛着上五臺山吧?啊?”

“哈哈哈!”

薛姨媽、李紈、鴛鴦並尤氏等人轟然大笑,賈母自己也笑的前仰後合的,對一旁薛姨媽道:“這個猴兒。慣會拿我打趣,早晚我要撕了她這張油嘴!”

薛姨媽笑道:“也是老太太疼她才慣着她。”

賈母點笑着點點頭,又看着地上的賈璉搖頭道:“快起來吧,之前都跪了一天了,怕是連口米也沒沾,你自去吃飯。墊墊肚子,明兒還要幹正事。”

賈璉沉穩了許多,他起身後,對賈母施了一禮,又跟薛姨媽道了聲安,再和王熙鳳對視了眼後,便出門了。

看着賈璉突然沉穩了許多的背影,薛姨媽忽然觸動不已,感慨道:“怪道世人都說男子頂用,他們要成熟懂事,好像一下就能變過來。>_﹎8_w=ww.

我們女人就不成了,倒也能變,可是女兒家的變,變不了多久,就又變回去了……

這老話兒說的真真不差,女人善變。”

王熙鳳聞言,嘴角抽了抽,隨即浮起笑臉道:“姨媽快別這般說,萬一說反了,他再變回來,我可不依,準罰姨媽的東道。”

賈母在一旁大笑道:“瞧這破落戶,不說好生招待親戚,連姨媽的東道都要訛。

你自放心就是,鏈哥兒再不會出岔子,有環哥兒看着,他也不敢,也不會。

我這雙眼睛再不會看岔,鏈哥兒日後,準有一番作爲。

縱然比不得環哥兒,總會是好的。”

薛姨媽聞言,愈感慨,眼神悵然道:“真好啊,只要肯學好,就罰一百次一萬次東道都好,只可惜……唉!”

賈母和王熙鳳等人不笑了,知道薛姨媽說的不是賈璉,而是她那個混賬兒子薛霸王。

沉吟了下,賈母勸道:“姨太太也不用太心急,哥兒畢竟還小,愛玩鬧些不是什麼大事。等年紀再大一點,許是就能好了。”

這話,其實連賈母自己都說服不了自己。

別的不說,就她那大兒子賈赦,都五十多的人了,若是不死,怕是還會繼續混賬下去……

就連賈璉,若沒有經歷過一番“生死之變”和“被廢風波”,再加上賈母的點撥,怕是也難以醒過過來,浪子回頭……

薛姨媽那兒子,儘管衆人沒怎麼接觸過,可只聽他那名聲,和乾的那些事,就足夠讓人頭疼的了。

也難爲薛姨媽一個寡婦,帶着這麼個不省心的兒子。

薛姨媽是個有心算的人,不願因她之故讓氣氛落下去,便重打起笑臉,對賈母道:“咱們再去看看環哥兒吧,也不好老在他這裏擾着。也給大媳婦添惱。”

賈母笑着應了,一直處在後面的尤氏聞言,連忙賠笑道:“姨媽哪裏話,平日裏請都請不來。好容易來一次,今兒說什麼也要留老祖宗和姨媽在這邊用了飯再去。”

衆人聞言一笑,賈母看了眼她身上的白孝,心裏有些不自在,便搖頭道:“今兒不是吃飯的時候。照顧好環哥兒要緊。我們進去再看看,就先過去了。”

尤氏聞言,便不好再說什麼了。

一行人進了內堂。

賈環靜靜的躺在牀榻邊,趙姨娘就坐在邊兒上守着,一雙好看的杏眼怔怔的看着賈環出神,不知在想什麼,賈母等人進來後也沒知覺,還坐在那裏,讓賈母眉頭微微皺起。

“趙丫頭?”

賈母喚醒了趙姨娘後,問道:“環哥兒可還好?”

趙姨娘連忙站起來回話:“也不知是不是好的。一直都沒醒,我這心裏……”

“行了,你也別在這裏耽擱了,再看看,就和我們一起過那邊去吧。守在這裏也是看着,心裏白難過。”

賈母走到牀榻邊,一邊說,一邊彎下腰要替賈環揶一揶錦被,唬的李紈趕緊扶住她,而後她代勞。

趙姨娘聞言。面色頓時黯淡下來,卻不敢多嘴。

她也知道,以她如今的身份,待在寧國府裏實在尷尬。

不僅她尷尬。尤氏等人也都尷尬。

對她恭敬吧,她不過是賈政的一個妾,還是出過府的。

禮法上來說,她的地位比尤氏差遠了。

可不對她恭敬吧,她又畢竟是賈環的生母親孃……

而且,賈母瞭解她的性兒。怕她在這邊興風作浪,給賈環填麻煩。

“大媳婦,環哥兒這邊怎麼連個跟前人都沒有?”

衆人沉默的看着賈環,忽地,薛姨媽看向尤氏,開口問道。

賈母看了看周圍,連專門給守夜伺候的奴婢準備的紗櫥臥榻都沒有,頓時皺起眉頭看向尤氏。

眼中的神色很清楚:你就是這麼管家的?

看出賈母眼中的責備後,尤氏苦笑了聲,道:“老祖宗,不是媳婦粗心大意,實在是……之前我也設了榻和人手,專門撿好的老實的挑了幾個,留在房裏服侍。可都讓我們這位爺給打出去了,他說他每天半夜三更就要起牀練武,自己一個人折騰就夠了,何苦再搭上幾個?我勸了幾次都不行,實在拗不過他。”

賈母聞言,看向閉目不醒的賈環眼中,又多了些柔意和憐意,搖頭道:“之前我倒是打算送他一個好的,原是老賴家的送給我的,顏色出挑的極好。後來他惹了姨媽生氣,我一惱,就給了寶玉了。只是沒想到,他竟過的這般自苦。唉……”

薛姨媽聽這話,也想起來了之前的事,正想客套兩句,忽地腦中靈光一下,神色悄然動了動,而後對賈母道:“老太太可是冤枉了我,我何曾生氣過?環哥兒這孩子,我喜歡還喜歡不過呢,若不是他,寶丫頭只怕現在還在宮裏受苦受罪呢。

不過,既然老太太話了,是因我之故,讓環哥兒短了一個跟前人,那這個人我出了。”

“誒,不行不行,不過是玩笑話罷了,哪裏還真能讓姨太太出人!”

賈母連連拒絕道。

薛姨媽正色道:“老太太,上回寶丫頭的事,我一直都記掛在心上,可卻也一直找不到機會好好謝謝環哥兒。現下好容易有一個機會,還請老太太容我一回吧。”

賈母聞言,猶疑起來,薛姨媽見狀,連忙給一旁的王熙鳳使了個眼色。

王熙鳳會意,嬌聲笑道:“老祖宗,既然姨媽有這個心,咱們就成.人之美一次吧?老祖宗我悄悄給你說啊,姨媽身邊兒有個丫頭,哎喲,那出落的叫一個水靈兒……”

……

(未完待續。)

ps:今天還是三更,求票票,求訂閱。均訂漲的太慢了,求支持。本來看同行們一個個都開啓了防盜模式,均訂五百的直接升了三倍,成了一千五,然後推薦嘩嘩的來,眼饞壞了。

猶豫再三,還是算了。咳咳,我太懶,上班又忙,院裏還沒網,實在沒這個精力和條件。

而且,我的書友基本上畢竟固定,別防盜後再逼走幾個,那還不心疼死我。

嗯,就這樣吧,大家能訂的儘量訂閱一下。

我覺得就條件而言,基本上都允許。現在做任務領幣都算是正幣了。

親愛的書友們,看在我每天辛苦碼字的份兒上,大家就高擡貴手,去做個任務領個幣吧。

動動拇指的事而已~~ 皇城東,十王宅,忠順親王府。

陰霾密佈。

“老十四,我叮囑過你多少遍,不要招惹賈環,不要招惹賈環,你非跟他過不去做什麼?現在好了吧?”

神京城中,大名鼎鼎的太上皇愛子,九王爺贏禟,此刻一張彌勒胖臉上滿是肅穆,恨鐵不成鋼的怒道。

忠順王贏遈鐵青着一張臉,沉聲道:“我招惹他?是他先招惹我!他若不將贏朗打成廢人,我會動他?廢了本王世子,這件事沒完!”

贏禟聞言更怒了:“那幾個畜生,活該被打死!仗着太后的寵愛,居然敢在宮裏欺辱儲秀宮的秀女,別說是賈環,就是我見了,也輕饒不了他們!

無法無天的混賬東西!別說他只是親王世子,就是成了太子,成了皇帝,也不能這般肆意妄爲。

這等沒腦子的貨色你也立爲世子?你又不是隻有一個兒子!”

贏遈聞言,關注點有些不同,他不屑道:“除了現在龍椅上坐着的那個廢物,哪個皇帝不能肆意妄爲?不過是一個秀女罷了,九哥,你別告訴我你在宮裏沒欺負過……”

欺負二字,還格外加重了語氣。

贏禟氣得一張胖臉上太陽穴亂跳,他鐵青着臉道:“那只是宮女,不是秀女,更不是儲秀宮的待選皇妃!

皇帝就能肆意妄爲了嗎?商紂王倒是敢肆意妄爲,周幽王也肆意妄爲,隋煬帝更肆意妄爲了,可結果怎麼樣?

十四弟,你不會不知道吧?”

贏遈聞言,哼了聲,道:“你就會撿不好的聽,你怎麼不說秦始皇肆意妄爲,怎麼不說漢武帝肆意妄爲,怎麼不說前明洪武大帝肆意妄爲?”

“是!他們也肆意妄爲。可他們敢肆意妄爲,是因爲他們手裏有軍權,軍隊都聽他們的,你有嗎?”

贏禟真是氣壞了。厲聲吼道。

他心裏納悶,以前怎麼就沒看出來這個國朝賢王竟是這般蠢笨呢?

是了,定是因爲以前軍隊的人從沒插手進來……

可難不成老十四真的以爲,憑藉一羣文臣的擁戴,就能篡位成功?

居然還有這麼愚蠢的野心家?

贏禟不大信。可似乎又由不得他不信……

贏遈被贏禟的吼聲震住了,心裏卻也愈發憤怒,他還是認爲,有太上皇鎮着,就沒人敢隨便動軍隊,軍方的人也不敢亂來。

太平時節,軍隊的作用遠沒有想象中那麼大。

只是,他雖覺得贏禟有些大驚小怪,可也不願太過得罪贏禟,因爲贏禟是十四黨的錢罐子……

“九哥。我這也不是着急嗎?也不知父皇怎麼想的,居然會同意那位跟賈家結親,我擔心那小兒會靠過去,所以纔想趁機會解決了他……”

壓下心火,贏遈解釋道。

贏禟聞言,苦笑了下,心裏徹底相信了,這位混的滿朝風生水起的十四弟,是個不折不扣的蠢貨。

他不想再多說什麼,站起身來。猶豫了下,還是語重心長的對贏遈道:“十四弟,你就再聽九哥一次吧,好好對杏兒。好好對杏兒……不坐了,我走了,孃的,想起要給那小子分去那麼些銀子,我心肝兒都疼!”

說罷,贏禟便拖着他那肥胖的身軀。出門而去。

……

“你惦記着你姨媽的丫頭子做甚?”

賈母好笑的看着王熙鳳道。

王熙鳳“嘖”了聲,一副財迷樣兒道:“老祖宗,你是不知道那丫頭出落的多好……當日,我可不是替我自己惦記,我有一個平兒就夠使了,我是替環兄弟着想呢。”

賈母聞言笑道:“好,既然你也這麼說,那麼我就替環哥兒承了姨媽的情。要不咱們回去,就先見見這個讓鳳哥兒讚不絕口的丫鬟?”

薛姨媽聞言大喜,知道賈母要爲賈環把把關,便連聲道:“好,好!”

轉頭就吩咐隨行來的婆子回去叫人。

秦可卿在幾個丫鬟婆子的陪同下從門外走來,進門後先給賈母和薛姨媽行禮,然後對尤氏道:“廚房都已經準備好了,老祖宗們可以用晚飯了。”

尤氏搖頭道:“老祖宗和姨媽要回那邊去。”

“啊!”

秦可卿訝然了聲,看向賈母,賈母和薛姨媽兩人也正盯着一身孝的秦可卿在看。

真是個禍國殃民的美人啊……

薛姨媽忽然笑道:“老太太其實不用看我那丫頭,只看秦丫頭就好,說來難信,我那丫頭竟和秦丫頭長的有九分相似。”

賈母好奇:“真的?”

薛姨媽笑道:“老太太若不信,可問鳳哥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