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散華真君去動員,門派弟子自然是奮勇爭先,人人都想要去邊境出力,雖然兇險上一些,但是得到的好處不可限量。

谷傲雪瞧在眼裡欣慰不已,只是在功德門稍作片刻,便就立即離開天門山,趕赴青州的青靈宗,此時青州在名義上,雖然歸於無極門統領,但實際上卻已經交於青靈門去打理。

在薛無涯晉陞金丹真君以後,莫問天便就將青州賞賜於他,現在青州、嵐州、寧州的金丹門派,在背後都是有著無極門的扶持,自然是奉莫問天為宗主,每年對無極門的靈石供奉,當然是不可避免的。

無極門掌控三州,在此一點上,名副其實是第一金丹大派,當然離著完成門派六級任務,尚且具有一定的距離,這也是莫問天作此決定的主要原因,以他的雄心壯志而言,無極門自然不可能受限於一州一地。

青州雖然已經交於青靈門,但是在無極門這些年的統領下,得到充足的休養生息,此時已是歌舞昇平的太平景象。因為在當年同寧州都是屬於衛國的疆域,一直有著唇亡齒寒的關係,而且兩州毗鄰離得不遠,在寧州發生的事情,在青州自然很快便就得到消息。

在傍晚時分,谷傲雪來到青州青靈門時,薛無涯正在緊急著急弟子,已經做好出兵寧州地指城的準備,正等著宗門的下令。

得到谷傲雪的一聲令下,薛無涯親自領著門派築基修士,立即的趕赴寧州的地指城,當然在金丹門派動身以後,一些附屬於青靈門的築基門派,也紛紛的派出修士前往參戰。

同一時間,在寧州本土的玄天派、天元宗、離火門在緊急備戰當中,他們是得到古磅坤的傳令,自然是不敢怠慢,三派掌門已經召集築基弟子趕赴地指城,相信在明日必回順利抵達。

不但如此,在雲州的逍遙山莊、嵐州的白家、寧州的彭家寨、以及永州的天機府和萬花閣等等,這些金丹家族得到消息以後,同樣是不敢怠慢,立即的召集家族修士,在第一時間派出自己的力量。

欠情還心 一時之間,鄭國的修真界都是如臨大敵,紛紛響應無極門的號召,在得到消息以後緊急備戰,第一時間的召集弟子趕赴地指城。

谷傲雪雖然只是無極門的二長老,但是在鄭國顯然已有舉手投足的地位,雖然說不上是一言九鼎,但是卻沒有人不去重視,她前往各方勢力聯絡傳令,卻沒有得到任何的阻礙,一聲令下是無不遵從。

在寧州的地指城,本來是邊陲的小城,人煙極為的稀少,尤其是古磅坤撤離全城的百姓以後,這裡幾乎已經是空城一座,除一些頑固的民眾不走以外,留在這裡的凡人寥寥無幾。

在傍晚時分,已經陸陸續續有修士趕來,這些基本都是寧州本土的修士,由於得到消息最早,而且路程也比較近,因此是先一步來此。

等到他們陸續而來時,地指城早已被無極門布置的固若金湯,城池裡顯然被設下禁飛的陣法,城牆上布置有九宮連環弩,每一把弓弩都是中品法器級別,閃爍著一股令人膽寒的鋒芒,宛若獠牙一般伸出城牆的外面。

城池裡的傳送陣,此時也是設下重兵防衛,並且有陣堂的陸遺風親自坐鎮,領著陣堂弟子布下一座陣法,將此地守衛的如鐵桶一般。

在其他城池傳送過來的修士,都要驗明其真實身份,若是不能證明身份的,則強令其立即傳送離開,謹防任何心懷不端的修士混進來。

即便是有心前往守城的鄭國修士,在傳送到地指城以,也要被統一的進行安排,大戰在即的非常時刻,一切是要以行伍準則要求,對於不聽號令者就地斬殺,往往修真者自由散漫已成習慣,可是此時卻是由不得他們?

在此一天的時間,寧州的地指城,已經成為鄭國的中心,在鄭國五州的修士都是趕赴於此,已做好誓死一戰的準備。

刀鋒入骨不得不戰,背水一戰不勝則亡,但凡鄭國前來參戰的修士,除死守在地指城以外,已經是別無選擇。 夜,天上層雲黯淡,星光若隱若現。

宋國,康州的君城,此時雖是寒冬臘月,但是非但沒有半點蕭條,反而呈現出一片繁華景象。

整座城池張燈結綵,路上隨處可見夜下尋歡的繁華,城內的路上見不到積雪,而整個城市也暖洋洋一片,每一座房屋都有布置了防禦嚴寒的陣法,以供城內居民好生歇息。

夜無影行走在宋國君城的街道,一路上他行色匆匆,利用夜色掩蓋了自己的行蹤,雖短暫羨慕康州的繁華,卻也沒忘記自己的目的。

他的目標自然是君城的內城,憑藉他金丹中期的修為,而且善於隱形匿跡,自然輕而易舉的騙過城門守衛,潛在守衛森嚴的內城當中。

比起外面的繁華君城,王都之中反倒是顯得冷清了一些,並不是人少,而是那三步一哨五步一崗,手執長矛的士兵板著一張威嚴的面容,讓這王都之中顯得少了幾分喜慶,多了幾分沉悶。

「大秦國王世子大婚,如今宋國公定然受邀前往大秦國,此時偌大的宋國,不知誰是真正能話事的人物?」

在顯得冷清的王城當中潛行,從威嚴的大雄寶殿,一直到其他儲君的行宮,夜無影只是需要尋找一位可以話事的人物。

宋國是鄭國的鄰國,同樣是瀕臨大戎國的狄國,兩國都是同屬大秦國的諸侯國,是擁有相當同樣的地位。

這一次雷萬山所安排的任務當中,夜無影的任務難度才是最大的。

早些年宋國雖然跟鄭國交好,但這也只是表面上。

兩個國家都是大秦國的諸侯國,表面上是唇亡齒寒,但是真正有危難的時刻,不見得宋國會出手相助,在一定的程度上,戰爭是極為消耗國力的,沒有哪一個國家願意當冤大頭,將戰火引到自己的身上。

夜無影的心裡並不平靜,根據有限的情報可知,雖然宋國在表面上寧靜,但實際上卻是暗流洶湧。

在宋國公前往大秦國以後,宋國的事務分別是三大公子主持。

這三位公子分別是神刀公子、天劍公子、以及無量公子。

這三位都是宋國公的親子,而且三人都是名列邊荒公子榜,同出一國有三人上榜,對於宋國而言自然是莫大的榮耀,但是也埋葬禍亂的根源。

三位公子誰也不服誰,現在宋國公的離開,三位分別主持國內事務,卻沒有任何人相讓,都想要在這段時間表現治國能力,好讓宋國公可以真正下定決心,定下儲君之位。

「這個宋國公也真是的,若是早早的定下了儲君之位,怕也不會有如今這樣的局面。」

夜無影只感覺一陣頭大,他只是知道這三人同時處理宋國事務,卻是不知道,誰才有真正的決策權。

時間刻不容緩,地指城的形勢已是岌岌可危,若是按照時間推斷,谷傲雪應當已聯繫鄭國境內所有勢力,現在怕都已趕往地指城的路上,若是不能借宋國斷絕狄國大軍的後路,而令其腹背受敵,鄭國怕是只能孤軍而戰了。

「罷了,聽說在三位公子里,是以神刀公子修為最高,在邊荒公子榜上排名也是最高,而且毗鄰狄國的涇州乃是此人勢力範圍,對於狄國的魔道修士應當更有切膚之痛,不如先去見他一下。」

夜色當中,看不清夜無影的臉色,但是從他的語氣里可以聽出,他此時顯得有些踟躕不定。

夜幕籠罩下的內城,此時是一片安寧景象,夜無影早先摸清內城府邸的部署,對於三位公子的府邸,自然是知之甚詳,時間不允許他再有所停留,便毫不猶豫去往神刀公子的府邸。

神刀公子,從傳聞之中有所了解,這是一個有野心的人物,這些年在邊荒闖下了莫大的名聲,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成為宋國國君,他在暗地裡不斷發展自己的勢力,在宋國擁有莫大的影響力。

神刀公子府邸此時是一片冷清的景象,府邸之中下人沒有多少,守衛府邸的守衛,也只有兩個,修為只是在築基初期,表明了神刀公子對自己府邸的防衛並不在意。

他對自己有絕對的自信,修為已經達到了金丹後期的神刀公子,從不相信在宋國有人能對自己造成威脅。

在片刻功夫,夜無影已來到神刀公子的府邸,在府門當前站立的那兩位守衛,當即的將他攔在門外。

夜無影披著鬼王斗篷,渾身籠罩在黑袍里,這一身打扮完全就是夜行者的裝束,只是在這大雪紛飛的天色里,黑衣反倒是容易讓對方顯露出行跡,卻是一種不可取的夜行裝束。

鎮世武神 兩位守衛眉頭不由皺起,都是有些詫異不解,厲聲呵斥道:「你是何人?可知此地乃是神刀公子府邸,識相的速度離去,若不然休怪槍下無情。」

聲音雖然是異口同聲而發,但在語氣當中卻是蘊含威脅,以他們的眼力是看不透夜無影的修為,但是卻知道此人在自己以上。

只是兩人都渾然不在意,這裡乃是神功刀子府邸,邊荒公子榜上的人物,又如何是一個藏頭露尾的夜行者能夠對付的?此人竟然闖在宋國內城當中,當真是有些不知死活。

「請稟報神刀公子一聲,鄭國無極門黑暗真君求見。」

夜無影自報家門,便直接站在了旁邊,等著兩位守衛前去通報神刀公子。

「鄭國無極門?」

豈料兩位守衛聽聞是無極門,臉上的神色都是有些不屑。

「無極門?這是什麼門派,沒有聽說過,鄭國什麼時候有這樣一個門派?」

養個萌娃來坑爹 重生氣運逆天 其中的一位守衛搖搖頭,似乎是聞所未聞,另外一個則是神色鄙夷,冷聲說道:「老弟你是有所不知,這無極門原本沒有什麼,只是此派的掌門有著一副好皮囊,同那鄭國的女國君有些不清不楚,無極門自然是雞犬升天,在鄭國也是不容小覷的金丹門派。」

先前說話的守衛恍然大悟,哈哈大笑道:「當真是可笑,這樣一個下三流的門派,竟然想要拜見本國的神刀公子,豈不是在春秋大夢?」

ps:新人物宋國神刀公子登場,請添加薇新chashu888666,以及關注薇新平台chaye8886666(即八閩茶韻),在平台輸入關鍵字『公子』便可查看其人物形象圖。 「放肆,你們是在找死!」

夜無影勃然大怒,在一聲厲喝當中,渾身居然在眼前消失,像是成為一縷空氣,居然無影無蹤的在眼前消失只留憤怒的餘音在空氣里作響。

兩位守衛的臉色微變,有些震驚夜無影的手段,不知他突然消失在眼前的本地,到底是藏身在什麼地方?四周根本是見不到任何人影,只有在被月色映射的雪地上,空蕩蕩的留著那人的影子,一動也不動的似貼在地面,說不出的詭異。

兩位守衛正死死的盯著地面,然而驚駭欲絕的發現,投在自己背後的影子忽然動起來,宛若毒蛇一般扭曲在雪地里,倏然間在地面上豎立起來,分別的掐住兩人的脖頸,似乎隨時的都要奪取他們的性命。

兩人當即是呼吸驟止,只覺得脖子似乎要被捏斷,那恍若實質的殺意,似冷箭一般穿透在心中,在魂飛破膽的同時,都是後悔恨不得撕掉自己的嘴。

這些年一直都在神刀公子府邸做守衛,其他人見到他們,誰不是恭恭敬敬?

今日這來自無極門的修士,竟然因為一句話便要殺了他們,這若是就此身死道消,實在是禍從口住,死也不過是枉死。

在大秦國有律法,金丹修士都是高高在上,斬殺低階的修士不用任何的懲罰,就如凡人斬殺豬狗一般。

兩人在此時冒犯了一位金丹真君,若是他要取走他們的性命,怕是死了也沒人為他們說話,即便神刀公子想要討回場面,也不會為此追殺兇手千里以外。

「看在你們主子的份上,本長老今日放過你們,不過辱及本門,卻是不能就此作罷,你們自斷上一臂,也算是有一個交代。」

夜無影的聲音宛若九幽冷風一樣,讓兩人心臟都冷的似要停止跳動,當即不敢有任何違拗,各自以手當刀斬斷一臂,臉色慘白的說道:「黑暗真君稍後,這便前報神刀公子。」

兩人竟然同一時間離去,不敢在面對夜無影,此時在他們眼中,夜無影簡直可怕的宛如索命的閻王,小命隨時被捏在此人手裡。

「神刀公子,你可得為我們做主啊!」

兩人進入神刀公子府邸,便看到了神刀公子從門內走了出來,連忙跪倒在了神刀公子面前大聲喊冤。

「兩個廢物,囂張跋扈,有如此報應,也是自尋苦吃!」

神刀公子怒容滿臉,渾身散發出狂暴的氣息,宛若一柄出鞘的大刀,往前的踏出一步,也沒見他有什麼動作,在空氣里伸出兩隻大手,像是捏住兩人的脖子,像是拎著小雞一樣大步走到門前。

「黑暗真君來訪,有失遠迎,還望莫要見怪!只是這兩隻狗奴才口出狂言,非但對金丹真君不敬,而且敗壞本人的名聲,這邊殺掉便是!」

「不要,還請神刀公子饒命,小的再也不敢仗勢欺人。」

兩位守衛聽到神刀公子居然殺掉自己,當即嚇得驚恐的大叫起來。

夜無影站立在旁並沒有說什麼,這兩人死在這裡,卻是罪有應得的,只是神刀公子的態度,實在讓人頗為深思。

神刀公子殺機畢現,說完話以後立即動手,捏住兩人的無形大手,忽然間化為利刀一掠而過,兩人當即脖頸噴出鮮血,腦袋高高的飛起來,連慘叫聲尚且沒有來得及發出,就此在頃刻間殞命。

「不知黑暗真君前來,所為何事?」

殺掉兩名守衛,神刀公子似乎是做一件微不足道小事,側過腦袋轉目過去,將目光移在夜無影的身上。

他只是隨意的掃過一眼,便就立即發現夜無影的修為,只不過是金丹中期巔峰而已,臉上顯現不以為意的神色,似乎並不認為有什麼威脅。

只是神刀公子此時有些奇怪,鄭國的無極門同宋國壓根沒有什麼交集,這位黑暗真君定然不會無緣無故前到此地,實在不知是何緣故而來?

「素問神刀公子天賦異稟,才能出眾,今日本人前來,乃是請神刀公子相助鄭國。」

夜無影在說話的同時,也在打量著神刀公子,眉頭卻不由的蹙起,他實在不知自己的請求,是否會被神刀公子所答應?

「噢?鄭國出現了危難?」

豈料神刀公子聞聽夜無影的話,雙目放光,立即詢問道。

對這樣的問題他自然極為關心,鄰國出現危難看似同宋國並不相干,但是對於素有野心的神刀公子而言,卻看到的是一個機會,是否可以在鄭國扶持一股力量,建立一個傀儡的政權?如此便可以直接掌控鄭國!

若是可以抓住這樣的機會,甚至於實現鄭國的掌控,對於他必定相助極大,登臨宋國國君大位將再無阻礙,屆時宋國將成為不亞於燕趙吳三國的諸侯大國。

夜無影一直都在觀察神刀公子的神色,當對方說話的同時,眸子里一閃而逝的野心,卻讓他心裡不禁的凜然,這神刀公子怕是有了其他想法了。

看樣子非但沒有得到盟友,反而引來一隻趁火打劫的狼。

不過,神刀公子沒有表露野心,夜無影也是裝作不知,卻是說道:「神刀公子,狄國發兵二十萬,已經直撲鄭國寧州的地指城。」

此言一出,神刀公子當即變色。

先前夜無影沒有說明原因,他尚且以為鄭國發生內鬥,無極門求上門要自己相助,以為從中是有利可圖的。

可是在此時,當夜無影道出來此的緣由,他卻是不能泰然處之。

就如夜無影所說,狄國發兵直指地指城,那麼鄭國自然是首當其衝,而宋國也無法獨善其中,鄭宋兩國都同大戎國的狄國交界,向來是唇亡齒寒的。

而且狄國的突然發兵,難說背後有沒有大戎國的主張?若是牽扯到大戎國,怕是鄭國的滅亡在彈指間,宋國也將步其後塵,甚至大秦其他諸侯國,也都是岌岌可危的。

「竟然有如此之事!這狄國也未免不把鄭宋兩國看在眼裡。」

神刀公子神色沉重起來,當即讓在一旁說道:「黑暗真君,事關重大,我們兩人進屋詳談。」

夜無影卻是並不推辭,在神刀公子的領路下,很快便就來到他的書房,立面堆積邊荒靈域各諸侯國的書籍,甚至有些兵法韜略,可見神刀公子果然心懷壯志。

在兩人坐定以後,神刀公子便立即表態說道:「此事刻不容緩,本公子倒是願意相助,傾盡宋國的力量在所不惜,可是現在君父不在,這樣的大事並非本人可以乾綱獨斷。」

「神刀公子在宋國一言九鼎,宋國公若是不在,一切事務自然神刀公子主持。」

夜無影此言一出,神刀公子內心暗自驚喜,不過表面依舊淡然自若道:「黑暗真君,這樣的話還是不要說,若是傳到旁人的耳朵里,本人怕會落得一個欺君罔上的罪名。」

說到此時,他繼續說道:「黑暗真君,想必你應該知道,宋國國事並非本人一人可以做主,尚且有大哥和五弟共掌國事,如若本人一人可以決斷,定然會相助於你們鄭國,但是現在卻是不行,實在是讓人為難。」

神刀公子此言一出,夜無影的眉頭立即皺起,

他早就料到了會是這樣一幅場景,可是真正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還是有些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卻是只得說道:「如此這樣的話,請神刀公子召集其他幾位公子如何?」

「如今已是夜晚,大哥和五弟怕是早已去他處逍遙了,本公子都是尋不到他們蹤跡。」

夜無影當即默然不語,但是內心卻是焦急無比,若是得不到宋國的相助,鄭國將會陷在孤軍無援的地步,想要抵禦狄國的大軍,怕將是艱難無比的一戰。

只是宋國出不出兵,乃是他們的意願,自己是在不能強求,而神刀公子如此說話,也有著耐人尋味的意思在其中。

「神刀公子,此次若得宋國相助,兩國便互成犄角,那狄國修士萬難犯境,乃是功德無量的好事,希望神刀公子可以考慮一下。」

夜無影說完話以後,便就默然不語等待回復,該說的話他已經說了,至於神刀公子是否樂意相助,實在是有些難以揣測。

神刀公子眼皮微微轉動,默然沉思片刻,便就說道:「黑暗真君,在這件事上並非本人不願相助,只是還有大哥和五弟……」

他的話雖然沒有說完,但是言下之意顯而易見,夜無影當即的截聲打斷道:「神刀公子,本人前來於此,只是尋找你一人而已,若是願意全力的相助鄭國,以後神刀公子的事情,也是本門以及鄭國的事。」

「黑暗真君說笑了,宋國同屬於大秦國,自古同鄭國唇亡齒寒,豈能在旁的袖手旁觀?而且本人在涇州經營數年,對於狄國魔道向來痛恨不已,除魔衛道乃是責無旁貸。」

神刀公子似乎變一個人似的,滿臉的正氣浩然,繼續的說道:「本人的大哥和五弟,這便親自的知會他們一聲,免得他們不怎麼配合。」 夜無影卻沒有說話,他知道神刀公子的心思,從此時的談話中也聽出來,這是一個有野心的人,這一次自己來找他幫忙,沒有說出好處之前,竟然是再三推諉,而一旦有了好處就立即去辦,此人的心裡私慾太重,夜無影也是心中不喜。

雖然是心中不喜,可是卻沒有任何辦法,現在在宋國可以幫的上忙的,也只有神刀公子一人而已,而至於其他兩位公子卻是靠不住的,大王子天劍公子一心痴迷於自己的修行,無量公子則是表現出對萬事不關係,只注重自己的人生享受,若是找上了此二人,恐怕尚且要比神刀公子都難以說服。

不過神刀公子野心勃勃,但是其餘兩位公子也並非善茬,不但是暗中的培養勢力,而且在大秦王族也是有著靠山的,對於宋國國君寶座同樣虎視眈眈。

在宋國,三位公子是三足鼎立,四州疆域卻被三方勢力割據,當然都有自己可以話語的地方。

「不過,黑暗真君,本公子還有點事情是想要弄明白,你所說的全力幫助,是指的只是無極門一派,亦或是鄭國所有的力量?」

神刀公子眸子里閃爍出異樣的色彩,似乎可見勃然跳動的野心,他既然的說出話來,顯然不怕傳入其他人的耳朵里。

無極門他自然是聽過的,這些年在鄭國發展迅猛,頗有成為鄭國金丹第一門派的趨勢。

而在事實上,無極門卻是已是鄭國第一金丹大派,只不過鄭國老國公隕落君王山以後,無極門在此五年的時間裡,顯得比較低調而已,他也不知難以揣測其深淺。

不過這些已經足夠,若是有無極門和鄭國的全力相助,讓他坐上國君的位置,簡直輕而易舉,拉攏一個國家,和一個國家鼎盛的金丹門派,足以讓他的聲望達到頂點,任何人都沒有辦法能在他面前跟他爭鋒。

夜無影聽聞神刀公子如此詢問,臉上立即掛著笑容,放聲笑道:「不知神刀公子,卻希望是哪一種?」

「本公子在問你。」

神刀公子微微眯著眼睛,眼神之中已經有點怒意了。

「哈哈,神刀公子這麼說倒是有趣了,若是神刀公子登上宋國國王大位,我無極門和鄭國自然是相助於你。」夜無影在此時微微一笑,輕聲說道。

「本公子只想要一個答案。」

神刀公子懶得再多說什麼,他是一個趁火打劫的人,心裡的私慾向來是極重,緩緩的走到夜無影的面前,凌厲的雙目凝視著他的模樣,似乎已經有些憤怒。

「所謂投之以桃,報之以李,本門不會做出過河拆橋的事情。」

夜無影不屑的冷哼一聲,沉聲說道:「若是神刀公子願意全力相助,幫助鄭國渡過這一場危機,本門掌門定可說服國君,他日全力的相助神刀公子。」

此言一出,神刀公子當即鬨笑起來,聲音里似乎透著爽朗,可是旋即卻是戛然而止,發出一聲冷聲的質疑。

「黑暗真君,你不過區區的長老,不知說話是否算數?」

聽到此言,夜無影的臉色當即一沉,卻是有些怫然作色。

當然,這憤怒的神色一半是裝的,但也有一半是真的動怒。

神刀公子已得到他想要的承諾,而此時卻是故意如此說,顯然對自己並沒有放在心上,士可辱孰不可忍,堂堂的無極門三長老,豈能說話不算數?

夜無影語氣陰沉的說道:「本人既然來到此地,自然是領有門派的旨意,而且本人所答應的條件,掌門師兄也不會翻臉不認。」

神刀公子聽到夜無影如此一說,卻是往後的退出兩步,臉上立即浮現一抹奇怪的笑容。他的目光凝視過去,點頭說道:「這一次,本公子定然會相助鄭國的,不過……」

說到這裡,他的聲音一頓,眸子里掠過一抹厲色,冷然說道:「本公子的大哥和五弟那裡……」

「神刀公子,你這是在為難本門。」

夜無影的眉頭緊蹙,神刀公子的語氣當中透著殺機,他那裡不明白此人的意圖,神色有些不快的說道:「本人答應你的條件,已經是超過無極門的底線。」

天劍公子以及無量公子乃是宋國的重要人物,這神刀公子語氣當中的意思,莫不是要無極門去斬殺此兩人?

莫說此兩位公子實力極強,根本就是難以無聲無息的殺掉,若是真的殺掉這兩位邊荒公子榜上人物,宋國公必將追究到底,無極門將會陷在無盡的麻煩當中。

一個神刀公子而已,此時竟然咄咄相逼,已經讓夜無影的心中湧現出了一股殺意。

只是這裡是宋國,若是殺掉神刀公子,也是一件沒意義的蠢事,即便是自己得手逃走,那天劍公子和無量公子也不會領情,對於無極門當前的狀況沒有半點幫助。

夜無影冷目凝視著神刀公子,此時在書房當中,燭火照耀在此人冷漠的臉上,卻是那般的令人生厭。

「神刀公子,正是如你說的,宋國不可能是你一人做主,也有你的大哥和五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