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邊的人聽了,連連皺眉,巧的是,正好站在了這一群妖旁邊的,就是司徒頤那一群人。

「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李曼雨的臉色極其的不好看,這一番話也不知道是針對那個花虞說的呢,還是針對容雲衣說得。

司徒頤只是看了她一眼,瞧見了她表情不大好,卻也沒有多說一些什麼,目光則是一直盯著花虞的方向。

若是單論實力的話,只怕整個場上的女修行者,沒有誰,能夠是花虞的對手!

對於這些個人也好,妖也罷,花虞都沒有太大的在意,解決了那煩人精之後,便只是跟沈清風等人站在了一邊,等待著時辰一到,打開了穹其秘境也好進去。

期間她有一搭沒一搭的跟鳳歌說著話。

不知道為什麼,花虞總感覺。 鳳歌在這一次蘇醒了之後,整個人都沉默了些許,也不知道是出於一些個什麼原因。

只是眼下的場合不是很對,花虞倒也沒有細問。

她不知道的是,鳳歌蘇醒之後,第一時間就發現了沈清風在她的身邊,對於沈清風這個人,鳳歌可以說是極其的不喜歡了。

也不是因為對方的人品或者是性格之類的,總之就是一種天然的反感,這種感覺,在發現對方跟在了花虞的身邊,此番不知道要多了多少跟花虞相處的時間之後,變得更加的濃烈了起來。

花虞或許記得不是很清楚了,可上一次,在窺仙鏡爆炸之前,鳳歌可是清清楚楚地記得,對方在第一瞬間,就用自己的神識包裹了花虞,所以即便是鳳歌沒有抵擋住那個窺仙鏡散發出來的威力的話。

花虞或許也不會受什麼傷。

沈清風對於花虞的關心,讓他如鯁在喉,極其的在意,偏巧如今兩個人成為了師徒之後,很多東西他就更加不好說些什麼了,尤其是花虞一看就沒有往那些個方面去想,他真的說些什麼,反而讓花虞心裏面在意起來的話。

那就跟他的想法背道而馳了。

所以鳳歌可以說是因為這個事情彆扭了,可這種彆扭又不好跟花虞鬧騰出來,便只能夠沉默以對了。

好在花虞的關注力,都在這個即將開啟的穹其秘境之上,沒有太過於關注他。

……

夜慢慢地深了,周圍的人卻隨著這變得更深沉的夜色,變得更加的興奮了起來!

戌時一刻,忽地狂風大作,這莫名吹起來的一陣風,幾乎要將整個天地都給掀開了去!

恰巧就在這個時候,那個由音竹交到了覓脩的手中,覓脩一直待在了身邊的寶箱之中,忽然一瞬間就金光大作!

覓脩的面色微變,隨即幾乎是想也沒想地,就將寶箱打開,從裡面取出來了東西!

當那個東西一出現,整個天地都變成了一片金色,將所有的人籠罩在了其中,花虞聽到了周圍不少人的驚呼聲還有驚慌失措的喊聲,大概是被這忽然一下子出現在了眼前的金光,給晃花了眼睛。

以至於周圍什麼都看不見,人在看不見的環境之下,是會下意識的害怕的。

整個場地之上亂做了一團,花虞聽到了前面的尹昊海和音竹二人,在努力地穩定著這些個弟子們的情緒。

呆萌一笑秋波起 「花虞!」段衡的聲音在耳邊,似乎又好像是離得非常的遠。

花虞微微皺眉,輕聲道:「怎麼了?」

「你自己小心一些,穹其秘境開啟了之後,大家未必都會落在了一個地方!」段衡只來得及說出這麼一番話來,之後就再也聽不見他的聲音了。

花虞面色微頓,倒也沒有太過於驚慌。

這種場面也不是第一次見到了。

卻沒想到的是,在這個時候,忽地感覺自己手上一緊,她反應過來,當即就要抬手往這拽住了自己的手腕的人身上打了去。

卻聽對方道:「別慌,是我。」

沈清風的聲音。

花虞抬起來的手,瞬間就放了下去。她也沒想到居然會是沈清風。 不過似乎也能夠理解,按照段衡此前所說的意思,大概他們進去了之後,估計都不會在一個地方的,花虞對於穹其秘境是半點兒都不了解,此前也並沒有做過什麼功課,有沈清風在身邊的話,怎麼樣也會安心一點。

花虞所不知道的是,穹其古籍的作用之下,整個場地之上的人大概也有一種自己會跟同伴被迫分開的感覺,所以大家都用了各種各樣的辦法,想要跟對方一塊。

可是根本就摸不到對方,聲音也是忽遠忽近的,就好像是剛才段衡跟花虞說話的那樣。

說話的第一時間還能夠聽到了對方的聲音,下一瞬卻一點兒的回應都沒有了,伸出手去想要觸碰,可面前卻是什麼東西都沒有的,甚至有的人還摸到了類似於屏障一樣的東西。

忽然一下子變成了這樣,自己一個人,多少也有些個孤立無援的感覺,不少人心裡都感覺有些個發慌,甚至好半晌都整理不好自己的心境。

但是沈清風卻能夠準確無誤的抓住了花虞的手,若是被這邊的人知道的話,只怕都要覺得驚訝非常了。

鳳歌的臉色極其的不好看,他想要將那一隻拽住了花虞手腕的手給剁下來,卻還是忍耐了下來,他也清楚,對於現在的花虞來說,穹其秘境之中未必都是好東西,自來天地之間,就沒有白拿東西的慣例。

任何的好事和好東西,那都是跟著風險一併存在的。

若是真的將這個沈清風的手給剁了,那麼花虞又變得孤立無援。

他因為這一次的事情,估計以後也難以從瓊花冷玉簪當中出去了,他的損傷有些個大,而且不知道為什麼,調整了這麼久,除去了不再感覺到了疼痛之外。

他的修為就好像是裝在了瓶子里的水一般,上一次傾倒出去了大半,竟是再也恢復不了了,一直都是那麼一半多的狀態。

也是出於這個原因,鳳歌才會放棄了調息。

他的修為能夠恢復的話,對於花虞的幫助會更加的大,可若是難以精進的話,倒不若跟在了花虞的身邊,替她擺平了那些個危險的事物來的更加的有用。

只是修為如此遞減,而且半點兒不再長進,導致的,就是原本在花虞出現了之後,他可以偶爾出現在了外面世界一次的事情,也變成了泡影。

他出現不了,作為現在的半靈體的形態,想要幫助花虞的話,能夠提供的幫助還是有限的,到底比不得就在身邊的沈清風。

出於此,也只能夠忍了。

鳳歌沒有開口,花虞倒是隱隱地覺得有些個不自在,將自己的手腕往外抽了一瞬,倒是沈清風反應了過來,微頓了瞬之後,用一根帶子,纏繞在了花虞的手腕之上,將自己的手給鬆開了。

他放開了手去,花虞微微鬆了一口氣,若是心底沒有那麼一個人也就算了,可是心中已經是住下來了一個人了,就再也沒辦法心安理得的跟異性靠得這麼的近了。

她將沈清風看作是師傅,自己的前輩和尊長。 卻是未曾將對方看作是一個男人來看待的。

這樣子的接觸,到底還是有些個不自在。

不過好在沈清風也是一個知情識趣的人,跟這樣的人相處,倒也沒有太多的顧慮。

花虞這個念頭才剛剛在自己的心中停頓了一瞬,隨即就感覺到了耳邊那呼呼響著的風聲忽然一下子就停頓了下來,只餘下了漫天的金光。

裝嫩王妃pk魅惑王爺 「諸位注意,穹其秘境馬上就要開啟了,這尋寶的路,只能夠你們各自去走,珍重!」覓脩的聲音在這廣袤的土地上不斷地回蕩著,也出現在了每個人的耳邊,讓所有的人心中一凝。

偏巧就在這個時候,花虞感覺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世界好像是顛覆了一般,瘋狂地搖晃了起來,晃得人腦中一陣一陣地抽疼。

她忍不住伸出了手去,按壓了一下自己的太陽穴。

打從到了這邊來之後,還是第一次出現了這麼強烈的身體之上的反應,她一時之間有些個回不過神來。

「喝一口。」鳳歌恰好在這個時候,用了一個小法術,將瓊花冷玉簪當中已經恢復了澄澈的泉水,引到了外邊,遞到了花虞的嘴邊。

花虞被這不斷地往上沖著的噁心感,弄得是頭暈目眩的,一時間也顧不得鳳歌是怎麼做到這樣子的事情的,只能夠順從地聽著他的話,張開了嘴。

清凌凌的泉水剛剛一入喉,頓時消解了花虞身上所有的不適之感。

她閉著眼睛,將送到了嘴邊的泉水一飲而盡之後,這種湧上來的噁心感頓時消失得無比的乾淨。

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的場景,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花虞怔愣地看著眼前的一切,還有些個反應不過來。

「沒事吧?」鳳歌的聲音傳了出來。

她下意識地搖了搖頭,回過神來轉身一看,卻瞧見了沈清風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自己的身邊,只是人卻已經失去了知覺,躺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情深不獸:總裁不可以 手中卻還是牢牢地攥住了連接著花虞這一頭的帶子。

花虞反應過來,正想要衝過去看,卻聽到了鳳歌冷淡無比的聲音,道:「他沒事。」

她愣了一瞬,倒也沒有繼續做些什麼了,相處這麼久了,她對於鳳歌的話,還是極其的信任的。

「這裡,怎麼會是這麼一副模樣?」只是眼前的這般景象,未免也實在是太過於夢幻了一些。

是的,只能夠用夢幻一詞來形容了,花虞還是第一次,瞧見了這玫瑰紫色的天空!

天色是絢爛的紫色,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仔細一瞧的話,能夠看見漫天閃爍的小光點,可那卻不是熟悉的星星,那些個小光點,都帶著神奇的光彩之色。

相互間輝映之下,彷彿是一個天外邊的世界一般。

地上的場景就更加稀罕了,她跟沈清風二人所處的,居然是一處無邊無際的花海,定睛一看,發現這一片居然種的全部都是芍藥。

粉的紅的黃的紫的,各種各樣簇擁在了一塊,而那個沈清風,就倒在了這花海正中央,被天上絢爛的紫色,鍍上了一層紫色光芒。 花虞驚了一瞬,反應過來回身一看,卻恰好看見了沈清風已經手起刀落,將一條通體雪白的蛇給斬落了下來。

「這……」看來花海美則美矣,底下卻是暗含了危險在其中的。

「沒事吧?」沈清風轉頭看她,花虞搖了搖頭,他動作迅速,花虞自己都沒發現有什麼呢,這蛇就已經斃命了。

「這蛇根本不會碰你。」誰知,鳳歌卻給出來了這樣子的一個回答,花虞聞言,愣了一瞬。

「為什麼?」

鳳歌閉口不言,他總不能說自己早就發現了這白蛇的存在,只是因為對方不會傷害到了花虞,所以才沒有出聲提示的嗎?

而那邊,沈清風湊近了那邊,低頭看了幾眼,方才有些個詫異地道:「這蛇身上有些個古怪。」

花虞反應過來,也跟著上前一步,道:「它是不會傷害人嗎?」

根據鳳歌之前所說的話,花虞想了一瞬,也只能夠得出這樣的一個結論了。

沒想到沈清風聞言卻是搖了搖頭,沉聲道:「並非如此,只是這蛇不知是受了什麼蠱惑,並不會對女子造成任何的危害。」

不會傷害女子?

花虞瞬間明白了,難怪鳳歌沒回答呢,只怕他早就清楚這蛇不會傷害女子,但是卻會對身為男子的沈清風造成傷害,即便是這蛇到了她的身後去,也不會對她做什麼!

「你這人……」她一時間不知道說鳳歌一些什麼好,對方對於花虞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是極其上心的,偏偏除了她之外,別的什麼人都沒被他放在了眼裡,這其中也包括了沈清風。

「他不是你師傅嗎?大乘期的修士,若是連一條蛇都對付不了,豈不是笑話?」鳳歌冷哼了一聲。

花虞無言以對,也懶得跟他計較,便只是閉上了嘴。

「這一片花海生得如此的茂盛,底下說不準還隱藏了多少這樣的東西,咱們還是快些個離開吧。」花虞跟鳳歌兩個人的對話,沈清風並不清楚,只是抬眼看了花虞一瞬,輕聲說道。

花虞微微頷首,兩人這才一塊往前走去。

「你別出聲,我把有關於穹其秘境的事情,都跟你說說。」與此同時,鳳歌也用一種不咸不淡的嗓音開了口。

花虞聞言,便只是靜下來了心來,耐心地聽著他說話。

「穹其秘境內是不分黑夜白晝的,只是出於各個地方的不同,而呈現出不同顏色的天空,而這樣的地方,一共有七個,以紅橙黃綠青藍紫為界定。」

「這邊是紫色天空,還種著無邊際的芍藥,很明顯是最後一個邊界,也是穹其仙人沉睡的地方。」

「所以……」花虞瞬間就明白了過來,說起來,她的運氣也真的是挺不錯的,居然一進來,就直接到了最為重要的一個地方。「你的意思是,這裡很有可能有穹其仙人的墳冢?」

「沒錯。」鳳歌篤定地說道,他所了解的內容比起外面的人所知道的還要深,連帶著沈清風,花虞看著,似乎對於這邊都沒有什麼太多的了解。

「對了!」她忽然想起來。 「這邊既然是穹其仙人最後的沉睡之處的話,那麼陰陽二極,是否也在這邊?」

她忽然想到了,進入了這邊之前,那個沈清風曾經告訴她的,僅僅只有女子才能夠進去的陰極,裡面藏著沈清風此番最為想要的那本書——天機。

「……陰陽極是否存在,都是未必。」鳳歌卻沉默了一瞬,好半晌,才道:「傳說中,穹其仙人雖然未曾能夠飛升,卻與許多仙人有舊,其中有一位已經飛升了的仙人,在上界依舊對她念念不忘。」

「那位仙人掌管著天地命運,人稱司命,而所謂的天機一書,其實就是司命掌管的天運!」

花虞聞言,面色微怔了一瞬。

她還是第一次聽到了鳳歌提起來了有關於上界,亦或者是仙人這些個辭彙,那按照這麼來說的,上面是真的存在了一個上界的,而且飛升成仙了之後,就是去往了那個世界?

「這是自然,上界掌控一切,天域大陸不過是滄海一粟罷了,跟上界比較起來,不足掛齒。」鳳歌給出來了一個無比肯定的回答,也是聽見了花虞心中的腹誹,才補充了這麼一番話的。

花虞挑了挑眉,此前她還以為,天域大陸的人追求什麼虛無縹緲的大道,就是心裡頭的一個念想罷了,真正能不能成仙,亦或者是成仙之後的世界,皆是虛妄,是不是存在還未必是真的呢!

「有關於上界的事情,不是眼下你這個修為能夠觸及到的。」鳳歌面色微沉了一瞬,其實經過了這麼長一段時間,他對於自己的來歷有些個猜測。

這猜測也是跟瓊花冷玉簪有些個關係,因為很明顯的,這個瓊花冷玉簪就完全不屬於天域大陸的東西,天域大陸是做不出來這樣子的神器來的。

但是這樣子的話,在未確定之前,卻是不好跟花虞說得。

「話說回來,這天運本就是承載了天地萬物的一書,在上界也是一件極其珍貴的神器,即便是穹其跟司命有所來往,如此珍貴的東西,司命也必然不會胡亂地將其放到了這邊來才是。」

「所以,有沒有天機一書,甚至連藏著天機的陰陽兩極的說法,尚且還是有待商榷的。」

花虞聽了之後,多少也清楚了。

那天機若是這麼的珍貴,隨便出現在了這樣子的一個下界,卻也有些個說不過去,鳳歌說得對,有沒有這樣子的東西,還不好說呢!

「不過……」就在她準備放棄了的時候,鳳歌卻又開了口。

「不過什麼?」

「若真的存在陰陽兩極,也真的有天機一書的話,這會是一個極好的機會。」鳳歌說到了這裡,抬眸,一雙眼睛正好對上了花虞的。

只是可惜,在瓊花冷玉簪之中,唯有他能夠看得見花虞,花虞卻是看不見他的模樣的。

「天機乃是承載了世間萬物命運的一書,無論你所思所想,皆是都可以在天機之上得到了答案,你不是一直想要尋人嗎……」

鳳歌說到了這裡,卻又忽然一下子停頓了下來。

花虞的面色卻變了,這就意味著! 找到了天機,她很有可能找到褚凌宸了!

思及此,她的臉色劇烈轉變,幾乎是想也不想地就道:「竟是有著如此的功效!」

鳳歌臉色不大好看,他是見不得她那一副牽腸掛肚的模樣,可說出口了之後,卻又覺得是盲目給了她機會,若是這邊根本就沒有天機的話,她又要白高興一場了。

「天機縱觀天下所有,自然是可以的,便是你想找的人不在這個世界,也能夠完整地呈現出來,但……」鳳歌那深不見底的黑眸微轉,方才冷聲道:「這麼重要的東西,是否會淪落到了天域大陸,還未可說。」

主要還是因為,類似於天機這樣子的神器,是上界仙人賴以生存的東西,天書之類的,是上古神界流傳下來的東西,司命這一職,都是因為天機而存在的。

而不是說對方成為了司命之後再製造的天機。

從根本上就有著很大的不同,再有就是,天機若是丟失的話,對於上界來說也是一件鬧翻天的大事了,這底下的人想要上去不容易,可上面的人想要下來卻是可以的。

天機真的丟失在了這邊,怕也是早早地被上界給找了回去了,雖說有著天地規則的限制,上界的人不可破壞平衡,可找回失物卻還是應該做的。

他覺得不可能存在,也就是因為天生神器,並不是那麼容易丟失的,真的丟了,這一任的司命怕是要用自己的命來抵換才是。

不過有關於這些個事情,是不能夠盡數告知花虞的,上界有著上界的規矩,在未成仙未飛升之前,對於所有的人而言,只能夠是謎,是一種幻想。

也正是因此,鳳歌清楚的知曉自己對於上界一些事情的掌握,便才會有了猜想,只是眼下這個猜想未曾得到印證罷了。

若是此番真的能夠在這邊找到了天機的話,也好能夠解決了他的猜想和疑惑。

「我勸你還是不要抱太多的希望,天機這樣的東西,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遺失的。」

他反應過來,卻還是用一種理智到了極點的語氣,跟花虞說出來了這麼一番話。

花虞面色微沉,按照鳳歌所言,這個天機出現在這邊的概率也實在是太小了,想要找到這個東西,怕是不容易。

但是相對於來說,但凡是找到了天機,必然就會找到褚凌宸,這概率是百分之百的,在這樣子大的誘惑面前,花虞想要不動心也難。

「沈清風要你找這個天機,估計也是因為道聽途說,有關於上界的事情,整個天域大陸之內,應當無人知曉,除非他目前的修為,已經到了渡劫的地步,上下可感知一二,但也只是停在了淺薄的概念之上。」

「說不準連帶著他自己都不清楚這個天機是作何用處的。」鳳歌淡淡地給出來了一番解釋,花虞聽了之後,卻也是認同的。

因為此前沈清風確實是說過,若是找不著天機的話,就不必糾結了。

那麼極有可能,他也並不清楚這個天機之上的奧妙。

可是這麼兩相一對比起來的話……鳳歌的來歷就更成謎了。 沈清風尚且不知道的事情,在鳳歌的嘴裡卻能夠知曉一個大概,這是不是說明,鳳歌其實跟上界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這個話到了嘴邊了,花虞卻也沒有聞出來,從鳳歌的態度之中,她多少能夠感覺到了對方的用意。

很明顯,知道了太多有關於上界的事情,對於她來說不是一件好事,站在了花虞的角度來說,是全然不應該清楚這些的,但因為她身上攜帶了瓊花冷玉簪這樣了不起的東西,和一個來歷成謎的鳳歌。

有不小心窺探了上界的冰山一角,但也僅僅只是一點點罷了。

鳳歌不願意多說,是為了保護她,她自然也不會去不識趣的再多問一些個什麼了。

「有些事情,不是你知道得越多就越好的。」 總裁步步逼婚 鳳歌也在這個時候補充了這麼一句話,說完了之後,還意有所指地看了花虞一眼,見花虞未曾開口回答,便又輕聲說道:「不過你放心。」

「穹其仙人此前最為喜歡的,就是搜羅天底下的奇珍異寶,穹其秘境之中,寶貝最多的,就是穹其仙人的墳冢之中,你運氣不錯,直接來到了這個紫界,多探尋一二,說不準會有什麼意外之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