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致澤也學着諸葛亮,雙膝跪在了墊子上面,諸葛亮給他倒起了茶,就聽劉致澤問道“先生可是在雕刻心塔?”

諸葛亮點了點頭,道“是的,沒想到你竟然還知道心塔的存在,如果我沒猜錯,心塔應該在你體內吧。”

劉致澤點了點頭,沒有絲毫的隱瞞,因爲就算他想隱瞞也隱瞞不了,此刻坐在他面前的可不是普通人,而是真正的大能者,神品抓鬼師諸葛亮啊。

“心塔,是我畢生之心血,後輩,相信你還不知道我雕刻心塔是爲了哪般吧?”諸葛亮微微的笑道。

劉致澤一愣,當即伸出了手,道“等會,你告訴我這個祕密,你確定我不會死在這裏嗎?”

“啊?”諸葛亮一愣,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難道不是嗎?電影裏面不都這麼演的嗎?”劉致澤撇了撇嘴,一臉的懵逼之色。

按照電影裏面的舉起演下去的話,如果諸葛亮把祕密告訴給了自己,那是不是自己就不能回到現代了呢?

“什麼電影?”諸葛亮疑惑的問道。

他開始對這個後世來的小輩有興趣了,難道說後世又出現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嗎?竟然讓自己一無所知。

“額,沒什麼,您繼續說。”劉致澤苦笑一聲說道。

諸葛亮瞅了劉致澤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才繼續開口說道“後輩,你相信命運嗎?”

“我?”劉致澤一愣,爲什麼諸葛亮會和自己討論起命運的事情?諸葛亮想表達什麼呢?“我不相信,我覺得命運是不存在的。”

劉致澤說完後就盯着諸葛亮,他想看看自己的說法是不是對的。

然而,卻是讓劉致澤失望了,因爲諸葛亮微笑着搖了搖頭,顯然是很不同意自己的說法。

就聽他繼續道“但是我信。”

臥槽!!你信就信嘛,跟我有半毛錢關係啊。

劉致澤吐槽了起來,你信命運又跟我有什麼關係,你跟我討論還不如早點和劉備見面呢。

“我已經算到了我的劫數,再將來的不久,我將會油盡燈枯,死在五丈原中,後輩,你來自後世,不知道我說的可對?”諸葛亮眯着眼睛問道。

我曰!!劉致澤的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了。

這你特麼的都算的出來?你開外掛了吧!

當然了,這話他是不可能說的,反而是淡淡的點了點頭,繼續道“先生,既然你已經算到了自己的劫數,那又爲何要出山呢?”

“因爲命運。”諸葛亮臉色一冷,眼中射出一道熾熱的光芒。

“命運?這又有什麼說法?”劉致澤實在是很鬱悶,從以前的書本上,他就知道這些古人說話都喜歡賣弄一翻,現在看來果然是如此啊。

“因爲命運讓我下山幫助劉玄德,因爲命運讓我病死在五丈原中。”諸葛亮繼續說道。

“那你爲什麼不反抗?”劉致澤着急的問道。

諸葛亮沒有說話,而是伸出了手指向了心塔,然後又指了指天空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

劉致澤一驚,暗道,他剛纔說什麼了?爲什麼自己感覺像是在和一個聾啞人說話似得,爲什麼和這些古人對話會這麼累啊?

“如今世間生靈塗炭,我身爲修道之人,又豈能獨活?自當拯救天下蒼生。”諸葛亮義正嚴詞的說道,說的劉致澤都信了。

如果說諸葛亮真的拒絕了劉備的邀請,那東漢末年的格局絕對會不一樣的,可是諸葛亮卻爲了天下蒼生,毅然而然的下山,想要去拯救一翻這個千瘡百孔的大漢朝。

只是劉致澤不知道,剛纔諸葛亮指了指那心塔又指了指那天空到底是幾個意思。

“好了,後輩,你該離去了。”諸葛亮淡淡的說道。

“別……別啊,先生,你剛纔指了指那個,又指了指這個的,到底是什麼意思?”劉致澤着急的問道,要是沒有參透諸葛亮的這個玄機,估計自己就算睡覺都睡不安穩。

“這等事情,只有你依靠你自己去摸索,後輩,你好自爲之。”諸葛亮微微一笑,一揮手中的羽扇,劉致澤頓時感覺天旋地轉的。

眼睛一閉,腦袋一空就消失不見了。

當劉致澤睜開眼睛恢復了神智後,他再次看到了諸葛亮。 只是,此刻自己所在的地方已經不是草廬了,而是在一個封閉的空間之內,四周都是牆壁,在劉致澤的面前還有着一道鐵門,不過此刻鐵門是打開的。

而此刻,諸葛亮正帶着劉備快速的闖進了鐵門內,劉致澤一愣,諸葛亮已經跟着劉備了嗎?否則的話,爲什麼兩人會走在一起呢?

劉致澤帶着好奇之色,穿過了鐵門,這裏面是一個很大的平臺,整個地面上是以八卦的形式雕刻而成的,而在那八卦的正中央,更是放置着一副黃金打造而成的棺材。

劉致澤眉頭一挑,黃金打造而成的,這尼瑪的未免也太過於奢侈了吧!

然而,就在這時,那諸葛亮手拿着羽扇做出了一個奇怪的手勢,就見他一掌拍在了金棺的棺蓋上,緊接着,身形一閃,直接越上了金棺之上,他拿着羽扇像是在寫字似得。

不停的對着棺蓋寫了起來,也不知道他在寫什麼,劉致澤帶着好奇心慢慢的走了過去,等他靠近了金棺後,頓時臉色一紅。

他感覺自己身體內有什麼東西要衝出來了似得,胸口一陣一陣的發痛。

劉致澤趕忙後退了兩步,就在這時,那棺蓋上的諸葛亮卻是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轉頭看向了劉致澤。

劉致澤一驚,擡頭看去,諸葛亮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他估計不認識自己吧!劉致澤這麼想到。

“你來了。”諸葛亮悠悠的開口說道。

“軍師,你在與誰說話?”一旁的劉備聽見諸葛亮說話,他看向了四周,可是卻都沒有看到任何人啊。

諸葛亮笑着搖了搖頭,從金棺上跳了下來,他來到劉致澤面前,一掌拍在了劉致澤的額頭之上,劉致澤體內的東西頓時被壓制住了。

“現在還不倒你出場的時候。”諸葛亮淡淡的說道,看他那淡淡的笑容,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似得。

“你……你認識我?”劉致澤再次驚叫道。

難不成自己穿越來了這裏之後已經成爲了真正的歷史?否則的話,爲什麼諸葛亮在跟了劉備之後還能認得出自己呢?

“自然認得,記得,那年大雪,你我二人共同飲茶。”諸葛亮笑道。

我靠!!感情這諸葛亮真的記得自己啊,那自己這算不算是擾亂了時空秩序啊?自己不會因此而留在這個地方吧!

“軍師?”劉備滿臉好奇的走了過來,他一臉的懵逼之色,完全沒有搞清楚諸葛亮是在和誰說話,在他看來,諸葛亮就是對着空氣說話。

一時間,他都在想,自己請出的這個軍師不會是個智障吧?怎麼對着空氣說話也這麼高興啊?

“主公,你只管聽着就是了。”諸葛亮淡淡的說道。

劉備無言以對了,他也沒辦法,只能閉上了嘴巴不敢再說話了。

“這裏面的人是誰?”劉致澤看着金棺好奇的問道,爲什麼要諸葛亮同時出手?

“漢獻帝,劉協。”諸葛亮望着劉致澤說道。

“什麼?”劉致澤眉頭一挑,滿臉的震驚之色,道“劉協已經死了?他不是在220年才死的嗎?”

“嗯?”諸葛亮一愣,彷彿是有些沒有聽懂劉致澤的話似得。

劉致澤也是無語了,是了,自己和諸葛亮就不在一個頻道上,雖然他是神品抓抓鬼師,但畢竟也只是數千年前的人而已。

“他不是應該在劉備稱帝之後才死的嗎?”劉致澤再次問道。

“主公稱帝了嗎?”諸葛亮一愣,眼中閃過一道喜色,看來自己出山果然是對的,竟然把劉備給扶起來了。

看到諸葛亮那眉飛色舞的樣子,劉致澤無語了,他搖了搖頭,趕忙轉移了話題,道“別扯這麼多了,先生,我剛纔是怎麼了?爲什麼我感覺身體內有什麼東西牽扯着這裏似得。”

諸葛亮點了點頭,絲毫沒有隱瞞,就聽他道“是的,其實,你就是劉協,劉協就是你,只不過劉協死前不甘心,這才導致輪迴轉世之後,殘魂留在了你的體內。”

“臥……臥槽啊!!”劉致澤聽完這話後頓時目瞪口呆。

這怎麼可能啊……自己竟然是漢獻帝劉協?爲什麼這麼扯淡的事情會讓自己碰上啊?是不是作者腦子進水了啊?這麼扯淡的劇情都設計出來了。

諸葛亮看了劉致澤一眼,然後又看向了金棺,道“漢獻帝是一位有着大毅力的皇帝,只是可惜,生不逢時,如果放在和平年代,他將會是管理江山最好的皇帝。”

說完,諸葛亮伸出了手,在儘管上緩緩的摸了起來,看起來諸葛亮也是挺遺憾的。

他又看了一眼劉致澤,繼續道“剛纔因爲你靠近了他的靈柩,所以導致他的殘魂想要回歸。”

哦,這麼一來的話,劉致澤算是徹底的搞清楚了,難怪之前自己總會失去記憶,如果自己沒猜錯的話,那段時間應該是劉協的殘魂在主導自己的身體吧!

不過也不對啊,自己怎麼就會這麼巧會是劉協的轉世呢?除非這一切都是諸葛亮所佈置出來的,畢竟在這個時代,也只有他纔有這種通天的本事了。

“想必你現在有很多的問題想要問我吧!不過,我是不會回答你的,你進去吧,返祖血脈之後,你就能直接開啓地塔第一層了。”諸葛亮淡淡的說道。

“什……什麼?不是要去你後人那裏才能返祖嗎?”劉致澤驚叫道,不過隨後一想也就釋然了,這位老祖宗都在這裏,自己還需要去找什麼諸葛家後人啊。

說時遲那時快,諸葛亮一把直接掀開了金棺,緊接着,抓起了劉致澤就丟進了金棺內,還沒等劉致澤反應過來,他就已經躺在金棺之內了。

而在他的下方,則是還有着一個人,這個人,竟然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彷彿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

劉致澤摸着劉協的臉龐,忽然,劉致澤的腦袋一空,整個人就昏死了過去。

而在外面的劉備看到這一幕,他是想讓諸葛亮停止,但是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起。

“軍師,你……”劉備其實是想說,你這樣子對死者不尊敬吧,只是他哪知道劉致澤的存在啊。

諸葛亮搖了搖頭,沒有回覆劉備的話,反而是雙手結印,手中出現了一個八卦,直接拍打在了金棺的棺蓋上,一切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時光飛逝,一眨眼間就過去了十天,而此刻,在青雲觀的正廳內,周復生關瞳張伊趙龍和南宮劍臉色都無比的難看。

從劉致澤下入地下通道已經過去十天了,這十天的時間內,劉父劉母不停的打電話給南宮劍,可是南宮劍也只能說自己一羣人現在還在外面玩,馬上就要回去了。

只是他也沒想到,這個謊言竟然一下子就騙了十天了,這不,剛纔劉母又打電話來了,說是馬上就要過年了,要劉致澤和他們趕緊回去幫忙。

南宮劍倒是應下來了,可是劉致澤沒出現,他們也不好意思回去啊。

如果碰上了劉父劉母,他們問起了劉致澤,難道自己說他去探墓了,然後一去不復返了嗎?

如果自己真的這麼說,估計劉父劉母會直接被氣死也說不定,所以幾人才一直在這裏等着。

而在幾人的面前,劉青雲盤膝而坐,他倒是過的很愜意,沒有一點點的壓力,該吃吃,該喝喝,反正就是一點事都沒有。

“老周,我們這樣做下去也不行啊,少爺如果還沒回來,叔叔阿姨他們要着急了啊。”關瞳在一旁哭喪着臉說道。

“是啊,我們不能在等了。”張伊趙龍南宮劍三人同時點了點頭,他們也覺得是這樣的,再這麼下去,倒是說劉父劉母甚至都會懷疑劉致澤已經遭遇不測了。

聞言,周復生看了一眼劉青雲,一把從地上蹦了起來,就聽他道“不行,我們不能在等了,我們下去找少爺吧。”

說着,周復生就帶頭向着那地下通道的入口走去了,然而,還沒等他們走過去,劉青雲就把他們給攔住了。

就聽劉青雲道“各位道友何必着急呢?小澤算起來也算是我的孫兒,難道我還會害他不成?”

“老道士,你滾開,不然你劍哥的拳頭可不長眼的。”南宮劍惡狠狠的握起了拳頭說道。

“額!”劉青雲有些害怕的後退了兩步,這個周復生的實力,他倒是看的出來,可是後面那幾個青年的實力,他是完全看不出來。

特別是關瞳和趙龍,他們的實力,自己也是有見過的,如果真的打起來,吃虧的,始終都會是自己。

“好吧!如今十天已過,那貧道就隨你們一起下去吧。”劉青雲苦笑一聲,直接跳入了通道內,周復生幾人趕忙跟了上來。

一羣人在地底通道內四處轉悠着,總算是來到了那個巨大的八卦上,而此刻,劉致澤還有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以及那個青年都盤膝而坐在地面上。

“老周,就是他……就是他在追殺我們的。”南宮劍指着那個青年驚叫了起來。

周復生一愣,當即臉色一冷,他打算出手,可是一想到關瞳幾人都鬥不過他,難道自己還能斗的過嗎?

就在這時,那邊的老頭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一旁的青年同樣如此,兩人就這麼站了起來,他們看了看劉青雲周復生等人。

就聽那老頭開口道“十天過去了,想必他也應該快回來了。”

“王八蛋,你們把澤哥怎麼了?爲什麼你們都醒來了,他還沒醒?”南宮劍氣沖沖的走了過去大喝了起來。

這兩人都已經醒過來了,可是劉致澤依然緊閉着雙眼,凡是個人想必都看出一點貓膩了。

“他……沒事,這是他的造化,你們就放心好了。”老頭淡淡的說道。

“造化?造化你一臉啊。”南宮劍繼續罵道。

“嗯?”這時,一旁的青年冷眼看了過來,南宮劍立刻就慫了,縮了縮腦袋躲在了周復生的身後。

他們可以不怕這老頭,因爲這老頭對他們沒有惡意,可是這個青年之前可是追殺過他們的,就算他想不害怕都不行啊。

“你……你別囂張,等澤哥回來再好好收拾你。”南宮劍有些沒底氣的說道。

“哼,一羣廢材。”青年冷哼一聲,彷彿完全沒有把周復生等人放在眼裏似得。

“臥槽!!好特麼囂張啊,小子,來,上次我是防水了,對你沒有用實力,今天咱們再來一場。”關瞳張伊趙龍三人開始挽起了衣袖。

他們好歹也是赫赫有名的大將軍後代,難不成會害怕這個一個青年不成?

“好啊,來就來。”那青年也是很有底氣的向着他們走去了。

“吵死了,你們在幹嘛。”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緊接着一個腦袋直接從下方伸了出來,直接撞在了那個青年的下巴處。

“額。”那青年悶哼一聲,差點沒咬到舌頭。

衆人一愣,擡頭看去,這人不是劉致澤又是誰呢?不過此刻的劉致澤感覺不一樣了,身上彷彿是沒有了氣息似得,就如同一個普通人一般,連一點法力值都看不出來。

“少爺,你醒了。”周復生幾人看到劉致澤平安無事,當即心中一喜。

“我能有什麼事?倒是你們,在吵什麼?”劉致澤問道。

“澤哥,這小子忒特麼囂張了,他說要爆你的小菊菊,你說是不是太過分了?要我說,咱們就應該要抓住他,然後好好的教他做人。”南宮劍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說了起來。

說起假話來,這小子臉不紅心不跳的,就跟真的一樣。

他這話一出口,再次引來了那個青年的怒視,南宮劍再次慫了。

“劉小友,想必你已經得到好處了吧?”那老頭笑眯眯的望着劉致澤問道。

劉致澤看了他一眼,立刻板起了臉,就聽他開口道“是啊,不僅得到了好處,我還見到了你家的老祖宗,並且我對他說了你的事情,他說你這樣的後人早就應該要踩死了。”

“我……”那老頭聞言臉色一變,立刻低下了頭不敢再說話了,雖然他不知道劉致澤說的是不是真的,但是他知道,劉致澤或許的確是見到了自家的老祖宗。

“屬下馬淵見過主公。”就在這時,一旁的青年單膝而跪,雙手抱在了一起,就這麼跪在了劉致澤的面前。

“馬淵?馬家後人?”劉致澤好奇的問道。

就連他身後的周復生等人都是一驚,這個小子竟然是馬家的後人?馬超的後代?

可是爲什麼他會這麼強啊? “正是,先祖,馬超。”青年馬淵點了點頭,好像是身爲馬超的後人很自豪似得。

不過也是,身爲馬超的紅潤,如果不自豪,那還要怎麼樣才自豪呢?雖然馬超晚年在蜀國的確不怎麼樣,但是他的名聲卻是早就打出來了的。

“神威天將軍”,那可不是一般的封號啊,而且還不是劉備這樣的上級封的,可以想象一下,馬超的實力到底多強。

“原來都是自己人啊,起來,起來。”劉致澤把馬淵從地上扶了起來。

沒想到之前揚言要殺了自己等人的是自己人,還好當時這個諸葛老頭出現的及時,不然的話,劉致澤還真會斬殺了馬淵。

“先前不知主公的身份,多有冒犯,還請恕罪。”馬淵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之前自己口口聲聲說要殺了這些人,可是到頭來自己卻是被劉致澤給打敗了,想到這裏,馬淵的臉部都有些滾燙。

“沒事,先前的都是誤會,從現在起,咱們就是一家人了。”劉致澤咧着嘴笑了笑。

他其實早就猜到這個青年的身份不一般了,不然的話,爲什麼會和南諸葛的人走在一起呢?只是劉致澤也沒想到他竟然會是馬超的後人。

“這……這是個什麼情況?認親大會嗎?”南宮劍在周復生身後懵逼的問道。

劉致澤瞪了他一眼,南宮劍頓時不敢再說話了。

“少爺,你父母已經連續五天給我們打電話了,我們要趕緊下山才行了。”周復生也是被弄的哭笑不得,鬧了半天才知道,原來是大水衝了龍王廟,自己打自己人。

“我離開多久了?”劉致澤驚訝的問道。

“十天了,澤哥,我差點騙不了你爸媽啊。”南宮劍哭喪着臉說道。

劉致澤也是無語了,就憑你也想騙自己爸媽?特別是劉父,一品抓鬼師的存在,也是你能夠騙的了的嗎?

假如愛情剛剛好 “那我們就先下山吧。”劉致澤笑了笑說道。

“劉小友,等會……我有話對你說。”這時,那老頭望着劉致澤開口說了起來,說完就走到了一旁,劉致澤帶着滿臉的好奇走了過去。

就聽那老頭繼續說道“劉小友,老朽今日是有個不情之請,如果以後你碰上了諸葛家,還請高擡貴手爲諸葛家留下一絲血脈。”

劉致澤一愣,他知道這老頭說的是北諸葛,畢竟是諸葛亮的哥哥開創的家族,雖然他們如今沒有什麼關係了,但好歹也是血脈相連的兄弟。

“老頭,多的話,我也就不說了,北諸葛,如果他們繼續來找死的話,來一個殺一個,至於你說的,留下一絲血脈,我劉致澤一向是不喜歡留敵人的,到時候就看他們如何選擇了。”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