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宏光我告訴你們,今天出了這事,市督察局會將你們幾家作為重點督查對象,你們就等著吧!啊!」

田書記氣得渾身發顫,一句一句喝罵道。

張宏光那邊的富豪,臉色頓時慘然起來,自古商不與官斗,現在看來,他們幾家要倒大霉了。

「田書記,您老消消氣,接下來交給我吧。」

郭達康拍了拍田老的後背,旋即走了上來。

他直接來到了王剛的身前。

「你就是東城區的所長王剛?」

郭達康居高臨下的冷聲問道。

「今天這事你怎麼說?我記得警局有重要條例,非重大刑事案件不得持槍出警局,你們看來是把派出所當成了自己的私人地盤啊?」

「郭……郭局,事情不是這樣的!」

王剛臉色一變,連忙指著楊浩說道:「郭局,是他啊,他……他公然殘害人民,我們前來抓捕,他竟然還叫自己的手下持槍繳械!」

「對了……他還襲警,郭局你看,他把我的腳踩斷了!郭局你要為我做主啊!」

王剛哭嚎著抱住郭達康的褲腿叫苦,可是……

啪!

「滾開!」

郭達康一巴掌就拍開他的手,冷聲道:「好一個吃軟怕硬的王所長啊,你兒子毆打老兵怎麼不出警?你兒子狐假虎威怎麼不出警?」

「我告訴你,別說你今天腳是被楊先生踩斷,要是不打斷,我郭達康也要廢掉你這顆毒瘤!」

「來人,將王剛抓起來,革除他的一切職位,列入重點審問對象!」

郭達康冷冷站起來,看向那幾個跟著來的小警員。

「還有你們幾個,廢除公職,收押看管!」

嘩!

這雷厲風行的一幕,將張宏光等人徹底驚呆了。

「田書記,這,這事是我管教不力,我代張科,給那位老軍賠禮道歉了。」

張宏光趕緊抱拳道。

商人逐利,對於危機也最為敏感,現在看來自己的兒子,應該是惹到了什麼大人物!

「對對,田書記,我也代我們兒子賠禮……」

「還有我們……」

頓時,他身後的富豪,紛紛滿頭大汗的說道。

「嗤,打了人,發現招惹不起就陪個禮道個歉就沒了?」

楊浩嗤笑一聲,旋即臉色布滿森然。

「那好吧,我也要向諸位先道個歉了。」

「因為,我要開始揍人了!」

轟!

話語落地,楊浩直接來到那群富家公子哥面前,看都沒看一記鞭腿橫掃過去——

嘭!嘭!嘭!

力沉氣穩的一腿,直接將這些人踹到在地,哀嚎一片。

楊浩神色淡漠,一腳一腳繼續踹下去,而且每一腳都是朝著臉上招呼。

「啊!爸,救命啊!救啊!」

「要打死人啊!救我!」

「爸,救我!」

這些公子哥直接被踢得鼻青臉腫,哭嚎著向自己的父親求助。

「夠了!快停下!」

富豪們怒目直視楊浩,卻是絲毫不敢動彈,更不敢讓自己的保鏢團上去對付楊浩。

因為一圈全副武裝的迷彩大漢,正森然盯著他們。

「呵呵,你們敢上去試試?」

李志國眉頭一挑,充滿煞氣的低喝道:

「你們兒子打老兵不是挺有勁的嗎?現在,是該輪到他們嘗嘗,被毆打的滋味了!」 呯!呯!呯!

毆打還在繼續。

楊浩的眸子不帶絲毫感情,一腳一腳無情的踐踏下去。

今天這事要不是正好被他碰上,估計老兵是凶多吉少了,對付這幫囂張跋扈的公子哥,他絲毫不留情。

不一會兒。

幾個公子哥的哀嚎聲就漸弱了下去。

谷歌的9527 張宏光等人的眼眸湧上一絲陰霾,他們可是中海市有頭有臉的人,現在別人當著他們的面毆打自己的兒子,這口氣,實在是讓他們憋得慌。

「楊先生,這事……有點過了吧?」

張宏光陰沉著臉說道:「得饒人處且饒人,做事情,可不要做得太絕了!」

「太絕了?」

楊浩冷笑一聲,直接抓住張科的頭髮將他提起來:「你兒子囂張了這麼多年,我就不信你沒有聽到半點傳聞?你敢保證你兒子手底下乾乾淨淨?」

「今天這事要不是遇到我,老兵是什麼結果你們心裡都有數吧?」

「既然你們不管教,那我只好幫你們管教了!」

啪!

說完。

楊浩直接將張科的身子重重摔下,蜷縮在地上瑟瑟發抖。

「爸……救,救我!」

張科朝著張宏光努力爬去,可還沒爬幾步,一隻腳就踩在他的背上。

「給我跪下!」

楊浩陰冷的話語傳來,嚇得張科趕緊跪起來。

「住手!你這是欺人太甚!」

張宏光眼皮一跳,暴喝一聲道。

「欺人太甚?我就是欺負你,怎麼了?」

楊浩冷笑道。

「難道就准你們欺負人?小爺今天,還就是要把你給欺負個底朝天!」

說著。

他腳下一用力,癱在地上的張科頓時發出一聲慘嚎。

「你!」

張宏光的雙眸幾乎都要噴出火來,猛地朝身後喊道:「張猛!帶人去把少爺搶回來!」

「我倒要看看,今天有誰敢動我張家的人!」

「是,董事長!」

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漢走了出來,一揮手,身後所有的黑衣保鏢涌了上來。

「你敢!」

李志國踏前一步,森然的眸子死死盯准了張宏光。

「呵呵,李參謀,你身為中海軍區的參謀,今天這事,估計省裡邊還不知道吧,你們這麼做事,就不怕省裡邊怪罪下來?」

張宏光陰沉著臉說道。

他張家的後台,就是省裡邊的大佬!

所以今天這事,他雖然忌憚,卻不代表他張家怕事。

「你可以試試看。」

李志國冷笑道,一聲令下,周圍的士兵紛紛湧上來,將張家的保鏢團圍住。

雙方的氣氛越來越緊張。

一觸即發!

陡然。

「張宏光,給我就此打住!」

田書記鐵青著臉走過來,遞給張宏光一個電話:「省里張震雲同志的電話。」

什麼?張老爺子的電話!

張宏光神色大變,趕緊接過電話。

「喂,大伯,您打電話過來有什麼吩咐?」

張宏光語氣恭敬的說道。

張家的後台就是這位張震雲,身居省委高位,同時也是他的親大伯,由不得他不恭敬!

可以這麼說,張家能夠在中海市呼風喚雨並且得以和唐氏集團對峙,最大的倚仗就是這個張震雲。

「宏光啊,事情我都已經聽田書記彙報了。」

電話里傳來一道男子的聲音。

「這件事情,確實是張科做的不對,你趕緊給人家認真的道歉,爭取獲得諒解!」

認真的道歉?

張宏光內心一驚:「可是大伯,科兒他,他的雙腿都被打斷了,這口氣我張家怎麼可能咽得下去!」

「咽不下去就給我吞下去!」

電話的聲音陡然升高:「張宏光,你父親辛辛苦苦打下的商業帝國,不是讓你和你兒子來敗家的!我也實話告訴你,今天這事,我不能幫也幫不了你!」

「你要是在糾纏下去,張家可就真的要敗落下去了!」

轟!

不能幫也幫不了你!

就這一句話,直接將張宏光滿心的憤怒澆了個透心涼!

他能夠無視田書記、李志國、郭達康這三人的最大倚仗,就是自己身居高位的大伯了,可是現在……

「宏光,我只能看在你父親的面子上,給你提點一句。」

「那個楊先生,你千萬千萬不要招惹!別說打斷張科的雙腿,他就算打斷你的雙腿,你也沒地方哭去!」

嘩!

掛斷電話。

張宏光的雙腿瞬間有點發軟,一個趔趄就差點摔倒在地。

「董事長,我已經從公司派了兄弟過來,一定會將少董事搶回來!」

那名魁梧的大漢說道,卻是沒有發現張宏光的臉色變得蒼白起來。

「搶個屁!你馬上讓他們不要來了!」

張宏光嘴角一抽,努力的平復下心情,足足深呼吸了好幾口大氣,他這才擠出一抹難看的笑容。

躬著身在來到楊浩的面前。

「楊先生,是我狗眼看人低,是我……是我教子無方,還望您多多包涵。」

張宏光恭敬的對著楊浩雙手抱拳,態度擺地極其底下。

「今天這事,無論楊先生如何處理,華陽集團都會認栽,並保證以後改過自新。」

說著。

他竟然恭敬的低下了頭。

噶!

這一幕,可是完全出乎了那些富豪們的意料,倒是楊浩的嘴角流露出一抹玩味。

「呵呵,張董事的消息還是挺靈通啊,這變換臉色的把戲,也是玩得爐火純青,剛剛都準備幹上了,眨眼間就能低頭認錯,不愧是成了精的商人啊。」

「不敢不敢,要是衝撞了楊先生,張某願意接受任何懲治!」

張宏光額頭上布滿了汗珠。

「爸!你……你這是怎麼了,這小子打斷了我的雙腿,你快叫人把他給……」

張科瞪大了眼睛,滿臉震驚的怒吼道。

啪!

可是他的話還沒說完,臉上就挨了張宏光狠狠一巴掌。

「給我住嘴!張科你要是再敢說一句話,信不信老子我先打死你!」

張宏光滿臉扭曲的吼道,直接嚇得張科瑟瑟發抖,識趣的閉上了嘴巴。

「楊先生!」

張宏光恭敬說道:「這事是張科的錯,我回去就革除他華陽集團少董事的身份,並且會把他禁閉在家中!」

「楊先生,你看這樣處理,怎麼樣?」

「不是看我怎麼處理,而是……」

楊浩轉身看著緊閉的手術室大門,冷冷道:「而是要看邵老的手術怎麼樣!」

「邵老要是出了差錯,這幾個人,就不用回去了。」

嗖!

隨著這句話,一股陰冷的殺機散發出來,使得張宏光不受控制的打了個寒顫。

「好……好的,就按您的意思來!」 從未見過你真心 張宏光咬牙應道。

商人逐利,在華陽集團以及張科兩者間,他選擇了前者,就算他選了張科,也不過是以卵擊石罷了,連省裡邊的那位都忌憚這個楊浩,更何況他張宏光? 眾人就在門口靜靜的等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