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達聞言,立刻帶人往楊文柳所在的包廂里走,到了包廂門口,開了鎖后,一腳踹開。 第391章步步為營

楊文柳正在興頭上,聽到外面有人踹門,還以為是裴淮山帶著人過來了,嚇得一哆嗦,從沙發上滾下來,穿自己的衣服。

可還沒穿上衣服,幾個人衝進來,把她衣服往旁邊一扯,然後咔咔咔幾聲攝像的聲音響起,周文達一早吩咐的攝像師,給她來了幾張特寫。

楊文柳腦子嗡的一下懵了,伸手要去抓攝像機,可還沒抓到,就被人扯了回去,死死地壓制住。

楊文柳看著滿屋子的男人,臉色煞白,「淮山呢?他在哪裡?我要跟他說話。」

都市之神級宗師 周文達面無表情的把衣服扔到她身上,遮擋住她滿是歡愛痕迹的身體,然後後退了一步。

幕洛琛從人群後面走出來,冷冷的看著楊文柳。

楊文柳見到慕洛琛的那一刻,瞬間明白了這是怎麼回事,「慕洛琛,是你對不對!」

是慕洛琛來捉姦,而不是慕淮山,否則慕淮山早就進來了!

慕洛琛沒說話。

楊文柳卻從氣急敗壞,迅速的冷靜了下來,她能在慕淮山身邊跟了他十年,而始終把他玩弄於鼓掌中,自然是聰明人。

現在慕家和裴家斗的那麼厲害,慕洛琛在背地裡抓她偷情的證據,是想利用她來達成什麼事情,而非想幫裴淮山!

楊文柳想到這一層,開口問:「你們想要什麼?只要在我可以提供的範圍內,我都可以給你們,前提是,你們別把這事情說出去。」

「這要看,你能提供給我什麼。」

慕洛琛淡淡地開口,周身的氣場強大得讓人仰視。

楊文柳看著他,心裡有些犯怵,她跟著裴淮山十年,裴淮山很信任她,所有的黑料她都有。

可真的把這些都交出去了,裴淮山就完了。

她的靠山倒閉了,還隱瞞偷情的事情做什麼?

辛辛苦苦的了十年,她不就為了能找到一座穩定的大山嗎?

楊文柳沉默著不說話,慕洛琛看向周文達,微微的點頭。

周文達把剛才錄下的視頻播放了出來,楊文柳和姦夫偷情的畫面,清晰的播放了出來。

甚至連兩個人放浪的叫聲,都絲毫不差。

楊文柳面色一變,「慕洛琛,我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我到底哪裡得罪你了?」

「因為你是裴淮山的女人。」慕洛琛漆黑的眸子里籠著一層寒煙,像是寒冬時節的江面,「楊文柳,把你知道的,關於裴淮山的事情都說出來,我不止放你和他一條生路,還會給你三個億。」

三個億?

楊文柳驚了一下,雖然平日里裴淮山不缺她吃不缺她穿的,但也沒那麼大方,因為他怕她有了錢,就和年輕帥氣的男人跑了。

要是能拿到三個億,她還要什麼裴大太太的位子?

直接拿著這筆錢去國外,一輩子就算什麼都不做,也夠花的了!

「你說的是真的? 請妻入甕 你別騙我!」

楊文柳按耐住心頭的激動問。

「我說話,有什麼時候不作數的?」慕洛琛拿出準備好的支票,遞到楊文柳的跟前,「這張支票,無論到哪裡,都可以兌換。」

楊文柳目光貪婪的看著那張支票,伸手要把支票接過來,但在她碰到支票之前,慕洛琛又把支票收了回去。

慕洛琛不緊不慢的說,「支票,現在還不能給你,你把裴淮山所有的罪證寫下來,等一切結束,我自會履行我的諾言。」

楊文柳眨了眨眼睛,不信任的問:「可到時候你反悔了怎麼辦?你空口白憑就要我說出一切,我怎麼能保證,你說的話,不是騙我的?除非,你先付定金一個億,我才肯相信你。」

「對於慕氏集團的總裁來說,一個億應該不算一筆大數目吧?」

楊文柳眉眼帶著媚色,不停地向慕洛琛放電。

慕洛琛抬步走向她,楊文柳心裡一喜,以為他被自己迷倒了,正想順勢依偎過去。

但下一刻,慕洛琛忽然抬手,死死地掐住她的脖子說,「你覺得,你現在有資格跟我談判?」

楊文柳瞬間喘不過起來,臉色漲的通紅,剛做了美甲的指甲,抬起來想要抓住慕洛琛,讓他放開自己。

可她這樣的舉動,換來的是,慕洛琛更加用力的掐住她的脖子。

楊文柳腦子嗡的一聲,空白一片,連聽慕洛琛說話的聲音都是模糊的。

「楊文柳,別再試圖挑戰我的耐性,沒有你,我照樣可以對付裴淮山。而你,不跟我合作,一個小時后,我就可以讓這些錄像,傳遍全國的大街小巷,你覺得慕淮山看到這些錄像,是想殺了你,還是會繼續寵著你?」

他說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模模糊糊的湧入耳中,形成一股徹骨的陰寒。

楊文柳感覺一股顫慄從骨子裡散發了出來。

冷的讓她以為眼前的慕洛琛,不是人,而是來自地獄的魔鬼。

慕洛琛說完,放開了楊文柳。

楊文柳渾身沒了力氣,噗通一聲跌坐在地上,佝僂這身體,大口大口的拚命的喘息和咳嗽。

慕洛琛拿出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手,然後將手帕扔進了垃圾桶。

「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讓你想清楚,到底是答應我的條件,還是讓我把這些錄像帶放出去。」

「我、我答應。」

楊文柳急促的喘息著說道。

她怎麼敢不答應,眼前的慕洛琛,絕不是裴淮山那種沉迷美色的人,他這種人是冷到了骨子裡,就像一條蛇一樣,在必要的時候,毫不留情的咬你一口,給你致命的一擊。

楊文柳怕了,她雖然貪財,可還沒想過年紀輕輕的就死了。

「給她拿紙筆。」

慕洛琛側首,冷聲吩咐周文達。

妾的養兒攻略 周文達拿了紙筆遞到楊文柳跟前。

楊文柳立刻開始寫,把關於裴淮山的事情,一字不落的寫下來。

房間里沒人敢說話,只有楊文柳刷刷的寫字聲,她寫的很慢,手也不停地哆嗦著。

寫了半個小時,終於把事情寫完。

「好了。」

楊文柳把東西遞給了周文達。

周文達又拿給了慕洛琛,慕洛琛看著上面陳列的條款,微微的點了點頭,面無表情的說,「我們走。」 第392章我好想你

瑞典。

乒乒乓乓的聲音不斷的傳出來,葉簡汐站在門口,垂首看著自己的腳尖,眼睛微微的有些酸澀。

凌南晟的腿正在康復期,需要多做鍛煉,才能正常的走路。

可這幾天,他每次訓練,受的罪不少,卻沒有什麼成效,開始他還會安慰她,說沒事。

可現在他越發接受不了自己現狀,忍不住的時候,就會發脾氣。

上一次她在房間里,凌南晟扔到的東西,差點砸到她,他這次怎麼也不肯讓她進去了,而是讓護士陪著他。

葉簡汐知道他是不想讓她看到他狼狽的樣子,也不想傷到了她,可也正是這樣,才讓她感覺到更加的內疚。

凌南晟這條腿,是因為她才受傷的,如果不能好起來,她這輩子都沒辦法再面對他。

等著房間里安靜了下來,葉簡汐才站起來往房間里走。

房間里,凌南晟扶著欄杆,大口大口的喘息著,渾身大汗淋淋,而他的旁邊,東西扔了一地。

護士躲在角落裡,瑟瑟的發抖,見到葉簡汐來了,忙抓住她的手,說:「葉女士,還是你陪著凌先生吧。」

凌南晟發起脾氣來,什麼都不管不顧的,好幾次都砸傷了醫生和護士,也就只有葉簡汐在的時候,他會克制一些。

葉簡汐拍了拍她的手,說:「你先下去吧,我在這裡守著就好。」

護士感激的看了她一眼,然後逃似的離開。

葉簡汐微微的嘆了口氣,走到凌南晟的跟前,開口說:「南晟。」

凌南晟別過腦袋,冷聲說,「不是讓你別進來嗎?出去!」

葉簡汐拿了毛巾,擦去他臉上的汗水,說:「對不起。」

凌南晟聽到她說這三個字,臉色驀地變了,低吼,「除了這三個字,你就不能說別的嗎?我不想聽到這個!」

從他醒過來,她一次一次的跟他說對不起,他想聽到的不是這三個字!

葉簡汐哽著喉嚨,眼角漸漸的濕潤,安靜了片刻,搭在他的手上說,「那我扶你回去吧。」

凌南晟望著那張平靜而隱忍的臉,胸腔里的怒火瞬間爆發了出來,用力的甩開她的手,「我還要練習,你想回去,自己回去吧!」

葉簡汐往後退了一步,看著他咬牙硬撐著往前走。

一步……

兩步……

……

「咚——!」

凌南晟重重的栽倒在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音,他趴在地上,拳頭緊緊地攥在一起,這種身體不受控制的感覺,讓他感覺到比死還難受。

凌南晟忽然抬起手,用力的砸自己的腿,一下比一下用力。

葉簡汐衝到他跟前,抓住他的胳膊,可她那點力道,怎麼比得過凌南晟的?

凌南晟依舊用力的砸著自己的腿。

「凌南晟,別砸了,我求求你,別砸了!再砸下去,你這條腿就廢了!」葉簡汐忍不住喊出聲。

「就算好了也是廢了!有什麼區別!」

凌南晟雙眼通紅的望著葉簡汐,醫生已經說了,他這條腿恢復的最完好的程度,就是像個正常人一樣走路。

他以後都會成為瘸子!

凌南晟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殘了雙腿,這樣的結果,還不如當初在爆炸的時候被炸死。

葉簡汐的身影因為他這句話而定住,眼前的霧氣也漸漸的積聚在一起,最後霧氣凝為淚水,緩緩地落下來,啪嗒,砸在乾淨的地板上。

凌南晟在看到她的眼淚后,眼底的血絲緩緩地退去,渾身的肌肉緊繃了許久,壓抑著聲音說,「對不起。」

他不應該對著她吼得,所有的陸都是他自己選擇的。

落到這個下場,也是他應該承擔的。

葉簡汐抬手,擦去眼角的淚水,扶著他起來,說:「再練習練習吧,醫生說,你現在的情況,只有多練習才好的快一些。」

凌南晟咬著牙再次站起來,針扎的感覺,從腿上傳到身體的每一處地方,冷汗瞬間流出來,打濕了他身上的衣服。

凌南晟卻沒有叫一聲痛,而是咬牙跟著她的步子走。

葉簡汐扶著他,一步一步的來回的走,凌南晟雖然刻意減輕了壓在她身上的力道,可他一半的身體還是夠她受的。

來回走了幾十趟下來,兩個人身上都流了不少的汗。

凌南晟呼吸越發的粗重,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今天就到這裡吧,我們明天再聯繫好不好?」葉簡汐抬眸,徵詢的望著凌南晟。

凌南晟輕輕的點了點頭。

葉簡汐把他扶到了牆角,然後去推輪椅,讓他坐在輪椅上后,推著他回了病房。

沿著長長的走廊,葉簡汐慢慢的走,瑞典這個時間,已經即將瀕臨秋季,走廊外,樹葉發出刷刷的聲音。

到了病房跟前,護工出來迎接凌南晟。

葉簡汐嘴角扯起一絲笑容,招了招手說,「我先回去,等下過來陪著你。」

凌南晟看著她轉身,忽然出聲,說:「簡汐……」

葉簡汐腳下一頓,扭過頭來看著他。

凌南晟頓了兩秒,搖了搖頭說,「沒事,你先回去吧。」

葉簡汐笑了笑,繼續往外走。

看著她的身影漸漸的消失,凌南晟的眼底閃過一絲寂落,其實他剛才想問她的是——如果慕洛琛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她是不是可以和他在一起?

可話到嘴邊,他忽然有些問不出了。

他怕自己得到的那個答案,不是自己想得到的。

門外,葉簡汐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消失,她很想讓自己笑,可笑不出來。

凌南晟說的對,就算好了又能怎樣?

他的腿依舊是殘疾的,再也回不到以前了。

心底的內疚無可抑制的湧上來,葉簡汐感覺胸口那裡,堵著一塊石頭,讓她喘不過氣來。

走到醫院外面的長椅上坐下,葉簡汐雙手插在衣兜里,將自己縮進了衣服里,秋風灌涌而入,冷的徹骨。

葉簡汐低聲喃喃著說,「阿琛,我好想你……」

她很想他,很想,很想……

想擁抱他,想告訴他,自己是迫不得已離開的……

可這些,她現在只能在夢裡才能做。

葉簡汐身體越發的冷,眼睛乾澀到了極點,卻一滴眼淚也流不下來。 第393章請你離開

不知道坐了多久,葉簡汐感覺身體沒了一絲熱氣,緩緩地動了下,準備回去的時候,一道身影緩緩地走到她跟前。

「葉小姐,我們能談一下嗎?」

熟悉的中文聲音響起,葉簡汐抬起眸子,看向眼前的人,愣了下。

眼前是一個極為高大的外國人,長著捲曲的黃色的頭髮,棕色的眼睛,身上穿著紳士服裝,大概四十歲的模樣,成熟而有魅力。

但他望著她的眼睛……並不那麼友善。

印象里,並沒有這個人,葉簡汐擰了眉頭問,「請問你是哪位?」

「我是蘇子夜的丈夫,柏原崇,你也可以稱呼我Osten。」

柏原崇看著她,聲音沒有任何起伏。

柏原崇,Osten,蘇子夜的丈夫。

葉簡汐愣住了,雖然知道來到這裡,會見到母親的第二任丈夫,但她沒想到會這麼快,而且是他自己找上來的。

想了想,覺得沒什麼可說的,葉簡汐開口簡單的打招呼,「柏先生。」

「葉小姐,可以跟我找個地方談談嗎?」

柏原崇冷淡的說。

葉簡汐頓了下,說:「好,請問在哪裡談?」

「請跟我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