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麗集團都沒有宣布贏,男子沒有理由叫囂著此刻他已經贏了。

但是,該男子不這樣認為,說:「明擺著的事情,你當我們是瞎子嗎?」

顧銘瞧不起的說:「你何止是眼瞎,你的心也瞎。」

「你……」

男子大怒道:「你才是瞎子,你全家都是瞎子。」

顧銘嘲笑說:「罵街就沒有意思了,那是潑婦行為,作為文明人,我們應該講道理。」

「你的道理就是隨意污衊我?」

「不是污衊。」

「那你的證據呢?」

顧銘不說話,把目光投向一旁的姜陽。

瞬間,姜陽替代顧銘成為全場焦點。

這一看,他們明白顧銘的意思了,更明白顧銘剛才為什麼那名男子是瞎子。

講道理,如果此時寶麗集團已經贏了,那麼此刻姜陽應該是笑開了花才對。

但是事實不是這樣,事實上此刻姜陽的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他們不知道,就在剛才,姜陽收到獸耳醫生的最新報告,截至目前為止,他們沒有挑出任何毛病。

但是,他們有理由相信,此時姜陽沒有必勝的把握。

寶麗集團沒有挑出顧銘的毛病,上午跟顧銘打賭的那名男子卻急不可耐的宣布他贏了,高興得是不是太早了一點? 他們用嘲笑的眼神看著那名男子,那名男子心裡則是「咯噔」一下,有了不祥的預感。

「不可能!!」

他當即甩開這個他認為荒誕的念頭,堅信今天他一定贏,不會輸。

這樣就開心了?這樣就可以如剛才一樣毫無心理壓力的嘲笑顧銘了?

開什麼玩笑。

姜陽的臉色一刻不見好轉,他心中懸著的大石一刻不敢落下,這讓他如何開心得起來?

他開心不起來,更無心說話,目不轉睛的看著姜陽,注視著姜陽表情的變化,不在當那睜眼瞎。

現場不和諧的聲音停止。

顧銘滿意了,靜心等待最後一名病人的詳細檢查結果出來。

很慢。

慢到讓人吐血。

但是,無論再慢,都有出來的那一刻。

下午五點,消失的獸耳醫生、評審團專家以及那五名病人全部出現在診所大堂。

病人不多說。

看到顧銘跟看到救世主一樣,上前就是一頓誇,給顧銘取的外號也是五花八門,有叫神醫的,有叫大俠的,還有說顧銘是華佗在世,扁鵲重生,最離譜的是叫顧銘大仙,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顧銘是跳腳大仙。

當然,此時沒有人有這個誤會,都知道病人口中的大仙,是無所不能的神仙。

「顧銘這是真的把他們治好了?」

看到病人臉上發自內心的笑容,他們有理由相信,情況是這樣的,也只有這樣,才能讓病人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

「這……」

他們表示有些不敢相信,不敢相信佔據天時、地利,人和的寶麗集團會輸給顧銘,他們把目光投向寶麗集團請來的獸耳醫生。

這些是比試的參與者,五名病人都是他們精心挑選出來的,每一個都是他們無能為力的存在。

他們的臉色,可以說明很多問題。

「什麼?垂頭喪氣?這……」

看到這一幕,吃瓜群眾震驚了,顧銘這是真的治癒了的節奏?

有且只有這一個可能才會讓獸耳醫院的醫生如此,否則知道最後結果的他們,不應該是這個樣子。

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

最後,他們把目光投向姜陽。

這位是正主,也是這一次寶麗集團的負責人,他們有理由相信,姜陽此刻也知道比試結果,臉色同樣可以說明很多問題。

他們發現,姜陽的臉色一如既往的差,要多嚇人有多嚇人,明顯是接受不了的模樣。

轟轟!!

現場徹底轟動,巨大的喧囂聲響起,不敢相信,短短一個多小時,顧銘先後治癒了五位重病患者。

這已經不能用厲害來形容了。

這個時候,他們才恍然大悟,剛才那些病人為什麼給顧銘取那些奇奇怪怪的綽號,顧銘這是用他的本事贏回來的。

這一刻,他們看顧銘的眼神很不一樣,上午那些說打死也不讓顧銘治病,嘲笑顧銘不會治病的人,更是腸子都悔青了。

如果,如果再給他們一次選擇的機會,他們會毫不猶豫的答應。

可惜,凡事沒有如果,世上更沒有後悔葯可以吃,他們只能看著顧銘,祈求顧銘大發慈悲,把他們身上的病給一塊治了。

顧銘不搭理。

不是小心眼。

而是用不著。

病情最嚴重的病人已經被寶麗集團挑選出來了,剩下的人雖然也有病得不輕的,但肯定沒有這五個嚴重。

作為最屌的,他只治療病情最重的,一般的,稍微嚴重的,他才不會出手治療,這是專業醫生乾的事情。

有多大本事做多大善事,這是他一直以來堅持的觀點。

現在,他的本事只有這點,可不敢許下願世間無疾病那樣的宏願,更不敢往這個方面去努力。

一句話,他現在還沒有任性的資格,更沒有理由為上午嘲諷過他、瞧不起他的人任性一回。

很久。

現場的喧囂才安靜下來,屏住呼吸聽評審團宣布最後的結果。

「我宣布……」

評審團的負責人用抑揚頓挫的聲音宣佈道:「今天的比試,贏的一方是……」

跟電視上那些缺心眼的人一樣,評審團的負責人習慣性的賣起了關子。

氣人不?

氣死人了!

現場的吃瓜群眾恨得牙痒痒,提刀宰了他的心都有。

可惜,殺人是犯法的,他們只能催促說:「快說啊!快說,今天的比試究竟誰贏了?」

寶麗集團的人雖然臉色都不大好看,但要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演這種說法,保不準寶麗集團的人現在就是在演戲,逗他們玩。

在存在這種可能的情況下,評審團的結果致關重要,起到了很好的參考作用。

至於說為什麼不是絕對,他們有理由相信,寶麗集團邀請過來的專家,會在一定程度上偏袒寶麗集團。

然而,令他們大跌眼鏡的事情發生了,評審團的負責人說:「今天比試勝利的一方是顧銘顧先生。」

「什麼?」

他們簡直難以相信,評審團的專家如此乾脆的宣布顧銘贏。

好意外。

吃瓜群眾意外,眾女也意外,她們已經做好找茬的準備了呢,結果卻乾脆的認了輸,這讓她們很難受,有種全力一拳打在空氣上的錯覺。

「還有點自知之明。」顧銘眼中露出不屑之色。

吃瓜群眾和眾女不知道,以為評審團的專家公平公正。但是,他知道,剛才評審團的專家背地裡搞了什麼鬼。

半個小時。

他們足足商量了半個小時,商量作假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少。

最後,他們得出的結論是,成功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不智也。

他們斷然拒絕了獸耳醫生讓他們說假話的無理請求,還承諾把收的定金退還給寶麗集團。

把吃到肚子里的肥肉吐出來,好難受。

但是,沒有辦法。

顧銘治療得太完美了,幾個小時過去,他們和獸耳醫生硬是沒有挑出一點毛病來。

這讓他們如何作假?

他們沒有辦法作假,顧銘只要稍微表示一下質疑,請其他醫生來檢查,就能讓真相大白。

顧銘,既然敢誇下海口,自然是對自己的本事有自信,作為百億巨富的他,也不愁找不到知名的專家過來檢查。

這才是他們選擇實話實說的根本原因,也是高麗人面如死灰,如同死了爹媽一樣的根本原因。

顧銘連作假的機會都不給他們。

這是挑戰之前,打死他們都想不到的事情,可現在卻發生了,他們…… 姜陽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個時候,他才知道,顧銘的手段有多逆天,才知道他們來挑戰顧銘的行為有多麼的愚蠢。

不知道說什麼。

敗軍之將不足言勇。

但是,這就樣離開他也不甘心,在心裡發誓道:「今日之辱,他日他要十倍、百倍的還給顧銘,如果他做不到,他不得好死。」

所有輸給顧銘的人都發過類似的毒誓。

很靈的,沒有幾個人有好下場。

「我們走!!」

姜陽帶隊,灰頭土臉的離開了診所。

咔咔咔!!!

起此彼伏的拍照聲響起。

不用懷疑,明天的頭版頭條絕對是這個,顧銘的大名,再一次的名震華國。

而且,跟以往不一樣。

以往無論是翡翠王還是算命大師,都只能讓別人羨慕,不值得令人動容,但是這一次,顧銘的身份是神醫。

生老病死。

生不談、老不談、死不談,這些都是人無法避免的事情,上至王孫貴族,下至凡夫俗子,都要面臨這三件事。

但是,有一樣是可以避免、但又避免不了的事情,那就是病。

人人都要生病,乃怕體壯如牛的人,也不敢拍著胸脯說,他可以不生病。

有病,得治,找庸醫和神醫那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情況。

庸醫可以把好人治死,神醫可以把重病垂危的人救活,該找誰,病人和家屬又願意找誰,一目了然。

一句話,從今天起,頂著神醫頭銜的顧銘,只要不是缺心眼的人,只要不是眼拙沒有認出顧銘的人,都會把顧銘奉為座上賓。

當然,敵人除外,顧銘不給治的人除外。

正所謂,愛得有多深,恨得有多狠,顧銘明明有本事治癒,卻偏偏不去治,足可讓一些人恨不得吃顧銘的肉,喝顧銘的血。

這樣顧銘就要去治了?

他是有原則的人,才不會踐踏自己的原則,無理由的去取悅一些他不願意取悅的人。

他有說「不」的資格。

不多說。

高麗人走後,顧銘被評審團的專家圍了起來,道賀的同時,還強烈邀請顧銘加入申海市醫學會,直說憑顧銘的本事,完全可以成為他們協會最厲害的專家。

「呵呵!!」

顧銘就笑了。

背地裡搞些生兒子沒有屁~眼的事情,沒做就沒有發生了?

動過的念頭,收過的錢,不會因為他們懸崖勒馬就沒有發生過,只能讓他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不跟這些人一般見識。

但是,說到跟這些人同流合污,甚至成為他們吹捧自己的理由,那麼對不起,他不可能去做。

顧銘直接拒絕,說:「我就算了,習慣了閑雲野鶴的日子,可不想加入協會受那份約束。」

「這……」

負責人不死心說:「我覺得顧先生應該慎重考慮一下,畢竟加入協會,有著諸多的好處,其中……」

他想給顧銘說加入醫療協會都有哪些好處。

可惜,顧銘沒有閑心去聽,發現有人想溜走。

這也能讓他溜走?

星際全面宇宙幻想 上午,他可是發過毒誓的,人溜走了他剁屌,可不能讓那人給溜了。

所以,他打斷負責人道:「對不起,我還有事,以後有時間,我會認真考慮的。」

說完,顧銘快步走出診所,看著那鬼鬼祟祟想溜的男人,嘲笑說:「這就走了,怕是沒有這麼容易吧!!」

「這個……」

男人回頭,可憐兮兮說:「小兄弟,我知錯了,你大人有大量,就把我當一個屁給放了吧!!」

「呵呵!!」

顧銘笑了。

放?

屁肯定要放。

但是有些人可不是簡單的屁,而是臭屁。

這能輕易放?

他不考慮別人的感受,也得考慮眾女的感受,可不能輕易馮放了,把眾女給熏死。

顧銘嘲笑說:「別給我扯那些沒用的,快脫吧!脫完了你就可以走了,不脫,今天你休想離開這裡。」

無人同情,這是該男人應得的下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