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幸,朋族方面也不可能浪費這樣一個指揮能力不錯、有宣傳價值,只是性格缺失的人才。

支援艦的出現顯然是個意外,但這種介乎於戰鬥艦和輔助艦之間的存在,本身又是試驗艦,需要求穩,卻是正好滿足了柳原這樣的人使用。於是沒多久,在支援艦建造成功之後,柳原就脫離苦海成爲這艘新式戰艦艦長,還順帶俘獲了妹子的芳心。

話說,這難道是勵志文?

無視之。

回過神來再看看眼下這艘支援艦,柳原的心中卻是戰意盎然。他已經知道自己的問題所在就不會不去調整,既然缺乏求勝心或者說衝勁不好,那自己就鍛鍊自己的衝勁。所以這次戰鬥,他的目的是讓這艘獨立作戰的支援艦,儘可能多地幹掉敵人。

不過依舊是本性影響,他在選擇目標的時候還是求了穩。

當然,本來就是要他以穩定的姿態去指揮這艘試驗艦的軍事院方面,對此也不會多說什麼。

擡頭望去,遠處光芒閃爍,戰鬥似乎開始進入了白熱化。 “2小隊從腹部接近,不要被那些觸手干擾,對方每次發射電漿都有個蓄力過程,那時候是最好的攻擊時間!”

控制着戰鷹在太空中做出一個Z字型機動規避了即可電漿球之後,赤雨所帶領的小隊已經接近觸手怪千米距離。這個距離上龐大的觸手怪看起來還是隻有拳頭般大小,但已經滿足在追求開門紅的赤雨的最佳距離要求。

“編號01,直航炸彈,01、02,發射!”

“瞭解,編號02,直航炸彈,01、02,發射!”

“編號03繼續警戒!”

赤雨直接指揮的第一小隊三架戰機中的兩架開始發射武器,如果換成人類的說法,這種武器有些類似魚雷或者火箭,只不過此時是在太空使用。 權少求娶:天黑說晚安 那種自動導航的導彈現在朋族可以做出來,但缺乏大規模生產的能力,所以只能延後。

重型魚雷從太空戰機機腹發出之後,很快便帶動着長長的尾跡衝向遠處的觸手怪。

它使用的是火箭推進動力,彈頭也不是電核而是化學炸藥,但威力並不會消減多少。

這種情況的出現,主要是因爲電核的使用量在各個能源部門越來越多,每年電石樹和電石礦的產量已經難以滿足所有需求。在多次討論之後,能源部門已經強制要求部隊減少電石炸彈的使用數量,將爆炸類一次性武器更換成不受限制的化學炸彈。

這只是一個習慣問題,所以在強制命令下很快執行。

同時,考慮到電石樹在電石礦內種植時產量更大,通過一系列出入的對比計算之後,能源部門甚至已經開始考慮減少電石礦的開採,而加種電石樹,以避免殺雞取卵的情況出現,增強電石的持續使用時間等提案。

當然,這些都是地面的事情。

赤雨此時駕駛着戰機,在發射了本機自帶四發魚雷中的兩發之後,就立即做出規避的動作。被戰機吸引的觸手怪暫時沒有注意到這些體積較小、又特別塗上了宇宙背景色的魚雷,但當距離接近百米之後,魚雷後方難以掩飾的火光還是讓觸手怪產生了危機感。

在連續揮舞觸手的情況之下,三個小隊發射的12枚魚雷全數被擊毀,但這時戰機也藉機抵近射擊,用20mm電磁機炮幹掉了觸手怪近半的觸手。

於是下一刻,在赤雨命令下,九架戰機在300米距離上再一次高速發射了9枚魚雷。

此時的觸手怪心有餘而力不足,身體速度難以規避魚雷的集火,終於還是被一枚魚雷砸中,轟然間沒了小半個身體。而在阻擋魚雷期間,其觸手又一次被機羣取走了大半,只剩下孤零零的兩根還在苦苦支撐。

這時候勝負已分,三個小隊戰機各自在200米距離再次發射一枚魚雷,就將這頭悲催的觸手怪清理。

戰鬥就此結束。

“可惜這貨皮太硬了,只能攻擊觸手。”

“是啊,否則直接用機炮就能解決,那裏用得着直航炸彈。”

“我倒覺得戰機恐怕應該調整一下武器配置,機炮可以保持,內掛武器倒是需要增加各種專門的武器,反正太空戰機隨時可以返回母艦更換彈藥。”

“的確。”

“不過這種直航的炸彈瞄準目標太困難了,希望技術部的自動追蹤類炸彈能夠快點量產吧。”

“天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才能解決1C級人造大腦的小型化問題。”

隊伍中的討論聲一字不漏地抵達赤雨的腦海,他很快將這些意見意義記錄,這些連同自己的想法統計上後會在戰後遞交給技術部,這也是他們這個實驗小隊的任務之一。

“面對觸手怪,這種直航炸彈還有點效果,可如果換成更靈活點的傢伙,恐怕就有麻煩了。”

“不過到時候機炮也能產生作用吧。”

“柳原,周圍還有目標嗎?”

“這裏沒有了,返航吧,我們前往下一個地點。”

“是,返航了,小夥子們!”

“喲!”

戰機直接在原地旋轉,隨後加速回到了支援艦周圍。

因爲很快就會抵達下一個目的地,所以他們沒有從支援艦腹部的入口返回戰艦內部,而是在外殼幾塊凹陷處緩慢地調整了相對速度,隨後被從支援艦外殼上伸出的機械臂抓住固定。

駕駛員會繼續坐在駕駛艙內等待,而因爲腹部嵌入了戰艦外殼裏面,相互之間柔性的接觸直接隔絕了內外環境,所以從戰艦外殼內部,船員們就能直接爲太空戰機補充彈藥。

十幾分鍾後,第二個目標就進入了雷達的屏幕之中。

“大家準備!”

“又是一隻觸手怪啊,這次不會再花那麼久了!”

“當然,咱們三分鐘解決!”

但是就在他們準備脫離戰艦之時,長長的炮彈軌跡卻從大氣層內衝出,隨後狠狠地撞擊在那頭本來要作爲這個艦載機隊伍目標的觸手怪身上。 豪門婚色之醉寵暖妻 只不過幾秒鐘,這隻倒黴地被支援艦吸引了注意力的觸手怪,就在艦載機中隊成員的目視下,因爲被炮彈直接命中而碎成了肉沫。

“……”

“混蛋!地面鋒芒基地在幹什麼!”

“搶怪太過分了啊!”

很明顯,隊伍被搶人頭,艦載機中隊的不滿聲幾乎瞬間充滿了整個艦橋。很瞭解船員士兵們心情的柳原苦笑一聲,隨即開始聯絡地面指揮中心。

這種情況可不只是搶人頭的問題,要是支援艦靠近一點,一不小心可是有被誤傷的危險,所以不能不加以重視。

“不好意思,因爲戰鬥進行的很快,太空艦隊方面又到處搶怪,結果對支援艦的目標安排是除了點小錯誤,抱歉,之後不會了。”

“請以後注意,那就這樣吧。”

鬱悶地收回注意力,柳原對着屏幕上的赤雨等人聳了聳肩。

赤雨一臉好奇:“太空艦隊那羣傢伙到底幹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連指揮中心都手忙腳亂了?”

“我也不知道,現在先去解決下一個目標吧。”

“多遠?”

“一千公里。”

“……”

“我勒個去。”

鬱悶地揉了揉額頭,赤雨坐在不大的駕駛艙內晃動了一下手臂,渾身不舒服。

暖風號支援艦隻是作爲附帶部隊地掛靠在指揮中心,以實驗爲主,對實戰要求不高,所以對目標的安排上,指揮中心很隨意。

此次作戰的目標並非只有觸手怪一種,但是能夠被鋒芒基地作爲目標的卻只有觸手怪和腫塊,因爲其他在軌的蟲族太空兵種的體積都太小而且又靈活,無法被地面炮火擊中。也因此,太空艦隊的主要目標是觸手怪以下的小型蟲族,鋒芒基地的目標則是觸手怪這樣的大型蟲族。

但這看似讓鋒芒基地和太空艦隊互不幹澀的目標判定並不實用。

由於大型蟲族和小型蟲族一般都混編在一起,所以指揮中心是要求鋒芒基地先解決蟲羣中的大傢伙,然後太空艦隊跟上。但這一道命令的執行程度不高,太空艦隊方面一般遇上一羣,就是全部解決,根本不會等鋒芒炮塔攻擊了在上去簡陋。

所以,很快便出現了太空艦隊提前‘幫’鋒芒基地解決目標的情況,以至於指揮中心的安排出現了短暫的混亂纔有這檔子事。 一頭巨大的觸手怪被幾架太空戰機圍毆致死,由於受到的是積累傷害,軀體卻還保持着相對完整。於是在墜入系統保護高度被摸消意識之後,它雖然經歷漫長的大氣摩擦,最終掉落在大地之上時,盡然還有這將近十幾噸的重量。

如此高的重量砸在地面帶來的危害可是不小,何況這兩天類似的情況幾乎連續不斷地出現,以至於本來有些冰凍的大地也開始出現回暖跡象。

當然,這只是生活在這裏的動物們的錯覺。

而此般彷彿隕石攻擊一樣的戰爭災害,帶給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動物的傷害也是很大的。一開始沒有做出準備的,以至於雙月星上出現了不少隕石大坑,甚至於海岸邊某次還掀起了巨浪,導致海岸生態受損。

所幸只是些十幾噸物體從幾百公里墜下,若是再高點,那可就危險了。

不過作爲星球意志,8051和雙月在意識到這些危害之後,就必須做出動作,所以在朋族忙着清理低軌道時,她倆也忙碌起來。

一頭屍體殘骸墜落,在其攜着無邊威勢撞向地面前一刻,凹凸不平的大地卻彷彿出現空洞一般,在撞擊之下突然凹陷下去。這一舉動緩解了其少許的衝力,但這並不夠。在隨後不斷下墜之中,這樣一層層的地皮般緩衝墊不斷出現,最終在屍體墜入地下一千多米時才完成使命將屍體的勢能降低爲零。

而此時,屍體墜落帶來的危害已經消除,只不過在地表留下了一個千多米深的空洞。

不過即便是這個空洞,也在隨後並不激烈的地面震動中合上,就彷彿大地軀體在自我癒合一般,將這些蟲族屍體也回收近了雙月星循環之中。

這當然就是我們兩位星球意識的功勞。

“天上又在打了啊。”

“是啊,結果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就開始往地面掉,還不能說教讓他們停下,到頭來受害的還是我們雙月星。”

“罪魁禍首終歸是蟲族不是嗎?”

“這咱知道,姐姐。”

剛剛癒合的地面上,出現了一羣被這奇怪卻有不讓人感到恐懼的場景,所吸引的小動物,只見它們小心翼翼地來到剛剛癒合的土地上,用可愛的前嘴拱了拱地面,發覺沒有任何奇怪的東西之後,開始在地上打滾。

但就在這時,地面突然抖動起來,膽小的動物們受驚之下,果斷地轉身向來時的密林奔去。

這時,地面漸漸突然,拱起了半個朋人的高度(誰是半個朋人啊!!),然後彷彿捏橡皮泥般捏出了一個人形,並最終變成了雙月的樣子;隨後,其身旁的泥土也再次拱起,只不過變成了一個人的高度(你想死麼!),然後同樣捏出了一個人形,只不過前胸似乎高出很多,並最終變成了8051。

“爲什麼我剛剛有種很不爽的感覺。”雙月渾身黑氣。

“嘛,那是你的錯覺啦,啊哈哈。”

8051微笑着伸手放在雙月腦袋上,輕輕揉了揉,但隨即被甩開。

“不準摸頭!”

“是是。”

兩姐妹的出現可以是在任何地方,自從完全融合雙月星之後,這種能力就成爲了兩人的固有能力,比之從前的瞬移更爲精確,也更爲迅速。而且在雙月星上,她們連這種臨時出現的軀體也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當然,此時,兩人不過是隨意找個地方看風景而已。

“說起來姐姐,雖然我是沒什麼啦,可記得你說過,你並不願意只侷限於一個雙月星,還想要向外發展。但是,到底怎麼弄呢? 某國漫的超神學院 現在的我們都已經完全融入了雙月星,隊伍根本沒有聯繫通道了不是嗎?”

“這個啊,其實很簡單哦。”

擡頭望向天空,8051臉上的笑容很平靜。

“什麼是星球意志,最開始,我們只能算是一種比較寬泛的主意識,享有整個星球生物的支持同時,也會負起相應責任。而在之前融合了整個雙月星後,我們就已經成爲一個概念,一個名爲‘雙月星’的概念,在其它地方基本上是一個概念一個存在,而我們稍稍特殊,是兩姐妹,這就是緣分哦。”

“啊,力氣太大了,呼吸!”被8051抱起的雙月果斷揮舞四肢抗議。

8051微笑:“現在的我們是,只要雙月星存在,我們就是存在的。而這時候,雙月星的生物們已經降級到二線,雖然我們還是會負起責任,但拿更多是來源於主觀而非被動。但同時,雙月星的安全卻成爲一線重中之重,如何保護呢?單單隻有星球意志的情況下是不夠的,這就需要文明種族的防禦。”

“所以纔要支持空幻?”

“嗯,這是其中之一。”揮手間又是幾具雙月星各地墜落的屍體被緩衝收納,8051對雙月的疑問似乎早有準備,流暢地回答:“身爲完全星球意志的我們想要向外擴張,首先需要做出的,就是佔據藍月和白月兩顆衛星。”

“因爲最近?”

“完全正確。”

“……”

雙月星有些迷糊:“可我們怎麼去佔據,根本沒什麼聯繫嘛?”

“誰說的,我可是說了很簡單的哦,甚至於我們並不需要做太多,只需要等到朋族佔據這兩顆星球,然後上去接收就行了。”

“誒?!”

“這可不值得驚訝,某種程度而言,朋族已經成爲雙月星的主導種族。即便是文明,他們也和我們雙月星相關聯了,而換成文明的說法,雙月星將會是未來朋族的母星。而雙月啊,母星,在很多時候可不是單單一個稱號而已哦。”

“那是什麼?”雙月一臉好奇。

就知識量而言,曾經是輔助系統的8051顯然比剛剛出生沒多少年的雙月蘿莉懂得多很多,所以雙月在這些方面還是很好學的,只不過往往會被8051塞入一些河蟹的知識而讓人頭疼而已。

“嗯,一個文明的母星,往往是文明種族最爲看重的地方。”

“簡而言之,母星是受到整個文明種族崇敬的。當文明走向宇宙,他們往往會將這種思念和崇敬帶到其他星球上去。而這時候,身爲星球意志的我們,就可以輕鬆地藉助這些人的崇敬,將自己的意志掛靠在文明之上,從而去掌控那些文明控制的星球。”

“雖然說起來簡單,但具體步驟當然還有些複雜,這就不細說。”

“哦。”

“不過,這種舉動也不是沒有危險。因爲別的星球也許會有成熟的星球意志,她們當然會抗拒這種融合。”

“那時候就要吞噬嗎?”雙月首先想到了這個方法。

“雙月可不要說這些危險的話哦,會被空幻說教的,吞噬什麼的,要說融合,要說結合,要說合體之類的才行。”

“我覺得你這樣才更會被空幻說教。”

“誒!竟然被小蘿莉吐槽了。”Orz

“……”(= =#)

話雖如此,但8051卻完全沒有可憐的樣子,而是繼續描述着。

“當遭遇抗推的反抗時,一般來說,星球意志都只能以純意識量的對抗來決定誰強誰弱。而在冥冥之中,若是母星吞噬成功,那麼文明成員不會感到什麼奇怪,最多隻是對母星的崇敬會進一步加深。但若是被逆推了,那往往就會導致‘遷都’之類情況的出現。”

“哦~~好難懂。”

“雙月你還小,大人的世界有些東西不知道也不奇怪。”

“我纔不小啊混蛋!”

“是是。”

“不過照你這麼說,我們是必須與朋族文明協調一致了?”

“如果有那個雙月星本土文明比朋族更有希望的話,當然也可以換人。”對此8051說的毫不留情。

“可你捨得嗎?”雙月眯着眼斜視某人○妻,直接戳破了對方的謊言。

“嘛,的確,從一開始就付出了那麼多努力和投入,除非不得已,誰也不會願意去捨棄啦。”8051繼續裝傻。

“哦。”

擡頭看向天空中依舊在不斷墜落的各類蟲族屍體,雙月欣賞着這難得一見的全球流星雨盛世的同時,雖然也在和8051聊天,但同時也在通過對星球的完全掌控,在各地對大型屍體墜落的防護並沒有減少。

這是星球意志的能力,同時掌控整個雙月星,很是方便。

“那麼言歸正傳,總結起來,姐姐你的意思就是,我們兩個要擴大意識的領域,變單獨一顆雙月星的星球意志,成爲一顆雙月星加兩顆衛星級別,甚至變成以後整個恆星系的意識之類的,就需要支持朋人的宇宙擴張計劃麼?”

“雙月果然很聰明。”

“這是當然。”雙月驕傲地挺起了什麼都沒有的胸口。

這時,天空一陣耀眼的光芒的閃過,8051雙眼微眯,直接望向事發地點。不過很快發現,這只不過是一個稍有不同的宇宙蟲族被太空艦隊集火解決前自毀而已。她鬆了口氣,不是什麼意外的話,星球意志也不需要動手,她也就能繼續悠閒地和雙月聊天。

喜耕田 至於空幻時不時提醒她的要好好教導,至少在8051看來,這應該沒必要吧。

咱可是每時每刻都在好好地教導雙月哦,用那些這樣那樣的知識,嘿嘿。

“但說起來,既然我們要支持朋族,姐姐爲什麼只給了朋族兩個主意識位置呢?”

網兔和冥獄蝶,雖然當初讓朋人擔任主意識是有些偶然的因素,可之後卻再也沒有給朋族一個主意識位置,這行爲卻是讓雙月感到好奇。

以她並不複雜的心思來看,既然選擇了支持,那麼多給幾個重要的種族主意識位置會更好吧。

“這可不行,我們在支持某個人的之前,是星球意志,要爲各個種族負責的。”

8051擺動手指,下巴下方卻一陣波濤洶涌,晃得雙月眼花。

“你自己也應該能夠發現,網兔和冥獄蝶這兩族,自從被朋人主意識控制之後,雖然看似過的好了很多,但卻因爲被朋族觀念影響而失了自我,進化能力已經很弱,更是完全淪爲了附庸,這可不是雙月星種族應該獲得的待遇。”

“所以,最好的還是從各族自己內部選拔主意識爲重,這樣才能讓我們這些星球意志在未來危機時刻有更多的選擇。”

“危機時刻?”

“只是未雨綢繆而已。”

“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