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血”繼續放假休整,等消息,但布魯斯那邊卻一直沒有動靜,一晃半個月了不見人影,本艾倫有些着急,復仇的事情雖然不算迫在眉睫,但他卻不想給“血骷髏”喘息的機會,可無奈的是,沒有布魯斯的情報他還真無從下手,雖然已經恢復了情報收集工作,但一時間情報來源並不充足,對“血骷髏”的偵查工作進展並不順利,不過從一些渠道得知,馬克西蒙已經將自己的隊伍帶離駐地不知去向,應該是發覺苗頭不對,躲了起來。 着急不解決問題,本艾倫只好將自己的注意力轉移到公司重建的問題上,雖然這件事已經交給了諾曼打理,但畢竟他是“黑血”的最終boss,決策的事情都得由他拍板決定,所以他還是很忙的,籌建階段千頭萬緒,但工作還得一點點的幹,公司重新成立之後需要拓展業務、開設分支機構、選擇合作伙伴,一切一切都需要仔細考慮,日本那邊的火雨已經和“吉川會”達成協議,雙方的合作公司也已經開始營業,初期的摸索和磨合需要時間,這個他並不擔心,雙方都有實力,合作起來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細節上可以慢慢理順,這家公司其實就是一家大型的洗錢公司,“吉川會”的非法資金很大一部分都要通過這裏“漂白”,而“黑血”也可以在賺錢的同時藉此機會進入日本市場,擴大業務範圍,藉助“吉川會”的勢力站穩腳跟。

本艾倫帶着山狼忙得不亦樂乎的同時其他人卻都閒的蛋疼,前期的放鬆之後大家又恢復了日常訓練,僱傭兵是靠本事吃飯的,大家都明白體質在戰場上的重要性,所以恢復體能訓練和基本技能訓練已經是一種常態,放鬆絕不超過一週,大家都會自覺回到到集訓狀態,但閒着的時候還是覺得很無聊,於是幽靈提議去新開張的公司轉轉,得到了大家的熱烈用於。

其實幽靈是有自己的私心的,因爲去巴黎他可以“順道”回家看看美惠子,這個藉口夠體面,也不至於被大家笑話。

一行人驅車前往巴黎的公司所在地,結果被門口的保安擋在了門外,理由很簡單,沒有預約,未經許可,禁止擅入,氣的颶風差點當場發飆。

“你他孃的睜開狗眼看看我們是誰。”颶風指着胸前士兵牌上的“黑血”標誌,“我們可是公司的人。”

“對不起先生,上面有命令,我不管你們是誰,這是我的職責。”保安已經明顯底氣不足,但還是絲毫不讓步,在面對一羣凶神惡煞的大漢時還能保持鎮定已經很不容易了。

“媽的,老子是公司的股東,你無權阻攔。”颶風指着封閉的大門對着包含吼道,“快開門,我已經很給你面子了,別逼我動手。”

“對不起,請聯繫公司辦公人員給我授權,否則我不能從命。”保安的臉色已經發白,但依然在努力堅持。

“。”颶風大怒,一把揪住保安的衣領抓小雞一樣把他提了起來,另一名保安立即身手去摸腰間的電棍,結果被幽靈足以殺人的目光鎮住,他只好放開手對巨人喊道,“別動手,我可以幫你們聯繫內部,放開他。 ”

“那就快點,在他死之前把門給我打開。”颶風絲毫沒有鬆手的意思,另一名保安嚇得趕緊去打電話。

“放手。”突然有人大喊了一聲,衆人轉頭以看才發現,原來說話的是山狼,今天的山狼一身黑西裝,打着領帶,看上去很帥氣,但臉上卻帶着怒意,很簡單,他對颶風等人的表現非常的不滿。

颶風鬆開手:“怎麼纔出來我們差點被當在自己公司門外。”

“你們不給我惹禍很困難嗎”山狼很生氣的說道。

“沒有啊,我們只想進去。”颶風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而對已經被他掐得面臉通紅的保安卻視而不見。

山狼搖了搖頭,走上去想保安道了歉,然後辦理了相關的手續之後帶着衆人進入公司。

“怎麼進公司還有這麼多限制嗎”幽靈邊走邊問。

“一切都是爲了安全,好了,會兒給你們辦通行卡,以後來公司就沒人阻攔你們了。”山狼在前面引路。

“我們算是哪個部門的”重拳問。

“安全部高級安全顧問,和部門經理同級,不受任何限制,不用坐班,你一年不來公司都沒關係。”山狼將他們帶入公司大廳。

“哇哦,好多美女。”賭徒的眼睛開始閃光,“我去泡金髮那個,今晚上牀,有人願意和我打賭沒有”

“行了。”山狼低喝一聲,“別他媽在這現眼,跟我去辦公室。”

一羣大漢在衆多職員異樣的目光中穿過辦公區,誰也不知道他們是幹什麼的,個個長得凶神惡煞的,怎麼看怎麼不像好人,不過是山狼帶進來的應該不是來這裏鬧事的。

到了辦公室山狼才發現,人太多,辦公室空間不夠,他只好把大家帶進了會議室:“你們先坐着,別亂跑,我去找隊長。”

山狼的話幾乎和白說一樣,他離開衆人就迫不及待的出了門輸出亂逛,公司新開張之後他們還是第一次來,職員都不認識了不說,公司內部也進行了重新裝修。

賭徒找到那個金髮美女聊天,結果人家根本就不理他,他不死心,繼續糾纏,結果被美女警告要報警,他這才作罷,他倒不是怕警察,而是不想在這裏鬧出亂子,畢竟這是他們自己的公司。

颶風直接鑽進了總裁辦公室,把外面的員工嚇了一跳,還以爲這傢伙瘋了,居然到處亂闖,但沒人幹上前阻攔。

本艾倫來的時候所有人都在總裁辦公室裏閒聊,颶風坐在大辦公桌後面撇着嘴抽着煙,雙腿翹在辦公桌上,一點涵養都沒有。

本艾倫一出現所有人立即站立起,動作整齊劃一。

“你們那”本艾倫無奈地搖了搖頭,“這是我們自己的公司,就不能注意點自己的形象”

“自己公司才該放鬆。”賭徒厚着臉皮說道。

颶風趕緊離開辦公桌給本艾倫騰地方:“隊長請坐。”

“來公司歡迎,但不許惹禍。”本艾倫坐下,“這不是我的位置,這是諾曼的辦公室你,你們進來幹什麼”

“那你的辦公室呢”颶風問。

“我要辦公室幹什麼一年來不了幾次,浪費。”本艾倫看着衆人,“閒不住了”

“很無聊。”重拳聳了聳肩,“所以來看看。”

“你們這些傢伙怎麼跑到這來了”山狼拿着一大疊卡片進來,“身份卡給你們,以後再來就沒人攔你們了。”

“高級安全顧問reads;。”幽靈看着自己卡片上的照片,“這照片還是我在受訓時候照的。”

“只是個身份象徵,沒必要搞的那麼正式。”重拳將卡片別在胸前,“還有那麼點高級職員意思。”

“公司有公司的規定,大家一定要遵守,禁止惹禍。”本艾倫看着他們,“中午憑卡片到餐廳就餐,我和山狼都沒有自己的辦公室,你們也一樣,這一點誰別奢望,一會兒去更衣室換西裝,別在這給我丟人現眼。”

“還要穿西裝”重拳皺了皺眉。

“不喜歡穿你可以光屁股,這個不限制。”山狼瞪了他一眼,“衣服是新定的,這就是你們的工作裝,以後到公司都給我換上。”

一羣大漢換上了西裝,每個人都是肌肉發達的壯漢,所以穿上西裝之後更顯得身材挺拔英武不凡,只是他們穿不慣這些修身的衣服,覺得不舒服,於是穿上之後沒多久就變成了鬆鬆垮垮的領帶和敞懷露肚,英氣也變成了匪氣十足,不過他們軍人的做派倒是幫他們挽回了一些面子。

本來他們是過來看熱鬧的,但沒到一天新鮮勁就過了,因爲公司的各種規矩讓他們很不適應,所以吃了中午飯這羣傢伙就全都跑了,繁華的巴黎總比這裏有意思,幽靈被山狼留下,說有事情找他。

“什麼事”幽靈有些奇怪地問。

“你的岳父大人來了。”山狼看着幽靈,“昨天就到了,隊長準備晚上安排你們見面。”

“啊”幽靈苦着臉說道。“能不能不見”

“早晚都得見,這是個機會,也好緩和一下關係。”山狼丟給幽靈一把車鑰匙,“去把美惠子接來。”

幽靈還是有點反應不過來,他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和美惠子的父親見面。

川口雄一是來洽談合作的,當然促使他來法國的另一個主要原因也是爲美惠子,他早就知道了美惠子在巴黎,當初他差點派人把美惠子抓回去,但思前想後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生氣歸生氣,但他還是不希望把父女關係搞的太僵,直到本艾倫邀請他到巴黎參加公司開業典禮同時洽談合作業務,他纔算是決定來一趟,等到了之後本艾倫才告訴他美惠子和幽靈在一起,他這才知道美惠子的男人原來是個僱傭兵,作爲一個父親他非常擔憂,僱傭軍不是什麼好職業,血腥殺戮是家常便飯,美惠子一個小姑娘怎麼能和這種人在一起但聽了本艾倫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他他之後,他對幽靈又有了一個新的認識,特別是幽靈是本艾倫的手下,他不得不考慮“吉川會”和“黑血”的個合作關係,所以儘管他很不高興,但也沒帶在臉上reads;。

說完整件事情之後出乎本艾倫意料的是這個老黑幫只是長嘆一聲,居然沒有發怒。

今天晚上的會面是本艾倫精心考慮過的,讓美惠子和川口見一面,也給幽靈一個緩和雙方關係的機會。

晚上七點,宴會開始,規格很高,本艾倫、山狼、諾曼、火雨全部出場,這是“黑血”的所有高層,雙方詳細討論了合作細節,把一些之前沒達成共識的問題又重新進行了洽談,氣氛很融洽,這是一次對雙方都有利的合作,而且未來前景廣闊,所以大家都很高興。

晚上十點宴會結束,在酒店川口的房間美惠子見到了父親,川口看着自己的女兒一言不發,美惠子哭着撲進父親的懷裏,川口嘆着氣摸着女兒的頭:“我無數次想過和你再次見面的場面,我以爲我會發怒,但”

“父親,很對不起,讓你和母親擔心了。”美惠子哭的滿臉淚痕。

“算了,事已至此,就算我再生意也於事無補。”川口無奈地搖了搖頭,“你不知道你給我惹了多大的麻煩。”

“太對不起您了。”美惠子繼續大哭,幽靈站在一邊有些尷尬,自始至終川口都沒看他一眼,川口的四名保鏢成半圓形站在幽靈身後,全身戒備的盯着他,幽靈根本沒把這些人放在眼裏,在他看來這四個人應該身手不錯,但自己有把握在半分鐘內將他們全都放到,如果直接殺掉的話可能比這還快。

“在這裏過得好嗎”川口讓美惠子坐下。

“很好,生活安定,學習很順利,凱恩君對我非常好。”美惠子擦了擦眼淚,起身走過去抓住幽靈的手,“父親大人,凱恩君是個不可多得的好男人,所以我懇請父親大人能接納他。”

“你們才認識多久瞭解一個人可沒那麼簡單。”川口的表情冷了起來,他看着幽靈,“一個僱傭兵能好到哪去你們的剛認識不可能完全瞭解對方reads;。”

“川口先生,我有能力給美惠子一個值得期待的未來。”幽靈憋了半天只說出了這麼一句話,之前準備的開場白全都忘了,倒不是因爲緊張,而是他對川口的表現有些意外,原本他以爲川口會對他發飆。

“哼”川口沒理他,繼續對美惠子說道,“看來我想帶你回去也不太可能了。”

“是的,父親大人,我不回去,我不想在見到哪個混蛋。”美惠子一臉的堅決。

川口長嘆一聲:“你不會再見到他了”

“父親”美惠子沒明白他的意思。

“石井已經不在人世了。”川口掃了幽靈一眼,“半個月前他被人丟進了下水道,死了。”

“死了”幽靈有些意外,“誰幹的”

“這個我該問你。”川口擡起頭,“不是你叫人乾的好事”

“我”幽靈愣住了,“我一直都在外面,怎麼可能”

“不會的,凱恩君雖然不喜歡石井,但他肯定不會殺人,在東京的時候凱恩君幾次放過石井,不可能是他。”美惠子立即替幽靈辯解。

川口盯着幽靈:“死一個川口我不放在心上,但要是你做的那就完全不同了。”

“不是我。”幽靈盯着川口,“殺人而已,我殺的人不在少數,但殺得光明磊落,石井不是我殺的,這個我沒必要欺騙您。”

石井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茶:“這件事我會查清楚。”

“您要怎麼樣才能相信我。”幽靈盯着川口。

“哼”川口冷哼一聲,“我怎麼都不會相信你。”

這句話把幽靈說的徹底無語了。

“父親,那石井家族有沒有找您的麻煩”美惠子緊緊地抓着幽靈的手reads;。

川口見如果自己不讓幽靈坐下美惠子也沒有坐下講話的意思不由得苦笑着搖了搖頭:“好了,你們都坐下吧。”

幽靈看向美惠子徵求她的意見,美惠子點了點頭拉着幽靈坐下,兩人緊挨着手依然握在一起,看得川口不停的嘆氣。

“石井家族可不是那麼好惹的,當然,他們不知道你們的事情,所以沒找我的麻煩,但石井的死讓他老子差點瘋掉,他通過各種關係尋找兇手,但折騰到頭也沒查到什麼線索,非常奇怪,事發時段在晚上十點,居然沒有目擊者,連監控設備都沒發現任何蹤跡,一下子變成了無頭案,但老山口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他幾乎是傾家族之力繼續調查,現在仍然沒有結果。”川口一邊說一邊看着幽靈,“只有你們這種人纔有這種本事,所以我不得不懷疑是你們的人乾的。”

幽靈笑了笑:“雖然爲了美惠子我什麼事都乾的出來,但這件事我完全不知情。”

川口不理他,繼續對美惠子說道:“這件事情還沒平息,可能麻煩還在後面,所以你暫時不要回去,不要把石井家族的注意力吸引過來,這很麻煩。”

幽靈這才明白,爲什麼川口不着急讓美惠子回去,原來是爲了避免麻煩。

川口繼續道:“我會派一些人過來照顧你的生活,從吃喝到安全你都不必擔心。”

美惠子搖頭:“不必了,我在這裏很好,房子比東京的好,生活也不錯,學校環境和很好,凱恩君也很體貼。”

川口皺了皺眉:“明天帶我去你的住處看看。”

當晚川口和美惠子談了很久,中指場面要比幽靈預計的好,這倒是個好事,雖然沒有突破,但關係還是有改變的可能的。

第二天川口去了幽靈的家,原本他還以爲美惠子是在安慰她,說生活的如何如何好,但到了之後他才發現,幽靈的生活條件真的很不錯,以幽靈的年紀在巴黎的富人區有這麼大的房子是非常難得的。

“還不錯。”川口看着無力的陳設,“有點在東京家裏的感覺。”“這是我親手佈置的。”美惠子頗爲驕傲的說道。“我們的美惠子長大了”川口感嘆着說到。 293、充滿希望(03)

和川口見面的結果比預計的好,幽靈總算是鬆口氣,看來這個未來岳父並沒有傳說那麼難對付,雖然現在還不能接納自己,但從態度上看這只是時間問題,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沒有打算把美惠子帶回去,不過對石井的遭遇幽靈卻頗感意外,不知道是誰在無意間幫了他的忙,也算是去除了他和美惠子的一塊心病,可說那個混蛋死掉直接成全了他們。

川口在巴黎逗留了三天,這三天幽靈和美惠子幾乎一直陪在他身邊,雖然川口對幽靈依然冷淡,但並沒有趕他走,對此美惠子非常感激,她非常瞭解父親,這已經說明父親開始接納幽靈,當然接納幽靈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爲她的堅持,父親可以說是無奈地接受了現實,也總歸是個她希望看到的結果。

川口離開的時候細心的盯住了美惠子半天,最後他看了看幽靈:“小子,敢欺負美惠子我絕饒不了你。”

幽靈對川口鞠了一躬:“這一點您不必擔心,這個世界上包括我在內沒有任何人能欺負她。”

“哼……年輕人說話要算話。”川口轉過頭看着美惠子,“雖然我不喜歡這小子,但我看得出沒辦法把你和他分開,至於他能否得到我認可還需要經歷一番考驗,這個你要做好準備,不是我現在不反對就等於同意了你們在一起,如果他不能通過我的考驗你還是得做好和我回家的準備。”

美惠子歡喜的點了點頭:“父親大人,我對凱恩君有信心,他一定會成爲我的夫君的。”

川口笑了笑轉身離去,美惠子在後面喊道:“父親慢走。”

川口揮了揮手,帶着人走了。

幽靈看着川口的背影輕輕舒了口氣,送走這老傢伙他可是輕鬆了不少。

美惠子興奮的抱住他的胳膊:“凱恩君,我終於可以安心的和您在一起了,父親大人已經開始接納您,這真是個好消息。”

“是啊!”幽靈摟着美惠子,“你是個聽話的好姑娘,但也是個有主見的姑娘,就連你父親都不敢違拗你的決定。”

“還是石井出事讓他不再因爲我們的關係爲兩家的關係傷腦筋,真是太好了,一切變得這麼順利我居然覺得有點不適應。”說到這美惠子看向幽靈,小心的問道,“凱恩君,不會真是您找人做的吧?”

幽靈搖了搖頭:“連你都不相信我嗎?”

“不是,不是!”美惠子趕緊解釋,“我只是好奇,不是就好,我不希望凱恩君是個爲了得到我而不擇手段的人,所以……”

“沒關係,我知道你不希望我是個壞人。”幽靈摟着美惠子往回走。

“是的,還是您瞭解我。”美惠子幸福的將頭靠在幽靈胸前。

“所以,也請你放心,如果是我做我不會否認,對你,我不會說假話。”

“嗯。”美惠子順從的點了點頭,“我知道,凱恩君永遠不會騙我。”

“當然。”幽靈輕輕的在美惠子的額頭上親了一下,“你是我這一生唯一值得牽掛的人,我怎麼會騙你呢?”

兩人卿卿我我的回了家,第二天幽靈去了公司找本?艾倫,其實對於石井的死,他心裏也有一個巨大的疑問,怎麼會有那麼巧的事兒?其實也怪不得川口懷疑他,在這種情況下石井死掉,這簡直就是爲他排憂解難,這可真是太巧了,巧的讓他無法相信。

對於他的疑問本?艾倫只是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也不清楚,既然有這麼好的事情,那你該高興纔對,管他是誰幹的,何必深究?”本?艾倫說的很對,管他是誰幹的,得實惠的可是他幽靈,不過從本?艾倫的表現上看,幽靈似乎察覺到了點什麼,當他提前這件事的時候,本?艾倫居然沒有一絲的驚訝,表情平靜的彷彿他早就知道了一樣,看來這件事還真沒那麼簡單,不過幽靈也不打算在繼續追查下去,現在的結果已經很理想了,美惠子不必擔心父親的責問和追究,他也不用怕美惠子被川口帶走,和川口的關係也有了改善的契機,何必在爲了一個死的正是時候的石井深究下去呢?他不是傻瓜,懂得什麼事情該適可而止。總之幽靈的心總算放下了,這樣的結果雖然還算不得皆大歡喜,但也可以算作超出預計,比預想的要好得多,心裏的一塊石頭總算是落了地,這對他和美惠子來說的確是個天大的好消息,值得慶祝,於是他給美女在買了禮物,定了晚餐,小慶祝一番,然後……呵呵,此處省略n千字。

幽靈的問題算是告一段落了,本?艾倫那邊也已經和布魯斯取得了聯繫,雙方的合作仍然要繼續下去,畢竟“血骷髏”依然還在。

布魯斯帶來了幾個消息,第一個就是空騎在接受治療的過程中情況有所好轉,但要恢復過來難度很大,而且需要相當長的時間。

第二件事是馬克?西蒙帶着“血骷髏”去了伊拉克,和政府軍駐紮在一起,參與針對反政府武裝的圍剿,這個馬克?西蒙的確狡詐,近期的一系列事件之後他清楚“血骷髏”再這樣下去會非常的危險,所以他乾脆躲進了伊拉克的軍營,這樣就算有人要對付他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實力,畢竟攻擊軍營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來的。

布魯斯帶來的第三個消息是,他消失的這段時期幹掉了“血骷髏”的在馬賽的總部,將之變成一座廢墟,讓“血骷髏”也享受了一次無家可歸的滋味。

對於“血骷髏”的去向問題,本?艾倫有些失落,畢竟他沒能力攻擊政府軍的軍營,所以他打算等等看,畢竟馬克?西蒙不能賴在軍營裏一輩子不出來。

布魯斯告訴本?艾倫,他會想辦法把“血骷髏”從軍營里弄出來,另外他還需要消失一段時間,繼續拔出“血骷髏”根基,之所以他要帶着“幽靈軍團”參戰,就是因爲這其中有很多甜頭,當然他也不瞞着本?艾倫,他們“幽靈軍團”要藉機撈點好處,對此本?艾倫也表示理解,有人幫忙幹活又不用花錢他還是非常樂意接受。

布魯斯在離開的時候給本?艾倫留下一部手機,有事情可以隨時打給他,就算他沒能及時接電話,事後也會在最短時間內聯繫本?艾倫,也算是增加一個互通信息的渠道。

本?艾倫一邊等布魯斯的消息,一邊完善自己的情報網絡,總靠別人畢竟不是長久之計。

然而,一個月之後“血骷髏”突然消失,如同人間蒸發一樣不知去向,布魯斯也沒發現什麼有價值的線索,無奈之下本?艾倫只好先拓展業務,招兵買馬,他非常清楚某日馬克?西蒙會再次出現的,這老小子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所以他必須努力壯大自己的隊伍,業務拓展工作進行的相當順利,不管是公司的投資業務還是“黑血”的作戰任務都在迅速增加,錢倒是月賺越多。

兩個月過去了,不管是布魯斯還是“黑血”的情報收集渠道都沒有蒐集到任何關於“血骷髏”的消息,這大大出乎了本?艾倫的預料,幾經努力未果之後本?艾倫只能把復仇的事兒先放在一邊,工作還有很多,總不能因爲這件事把其他工作耽誤了。

新兵的招募工作進展也很順利,響雷選拔的十幾個人已經進入外籍兵團的訓練中心做最後的測試,連重拳都被他拉去幫忙,“黑血”正慢慢的從危機中走出來,回到正軌,但本?艾倫清楚,這短暫的平靜不會維持太久,風暴早晚會來的,所以補充兵力可以說是迫在眉睫。

在外籍兵團的訓練基地,響雷和重拳努力折磨着十幾個新人,“黑血”兵力急需補充沒錯,但他們還是嚴格要求,力圖招募到合格的戰士。

這十幾個人都有軍隊服役經驗,其中半數參加過戰爭,但響雷和重拳估計這些人中能真正通過考驗而最終加入“黑血”的不會超過五個人。

黃蜂是這些人中的佼佼者,他是俄羅斯退伍軍人,曾經是另一支沒什麼名氣的僱傭軍的一員,他覺得之前的隊伍沒什麼前途,所以離隊出來闖蕩,恰逢“黑血”招兵,就參與了進來,他有三年的戰鬥經驗,可以說經歷了極其殘酷的戰爭環境考驗。所以他是一個以僱傭軍服役經驗老兵的身份參與到這次選拔中來的,所以他自視很高,不怎麼把其他人放在眼裏,甚至連重拳都包括在內,這小子是個難纏的傢伙,對重拳的訓練方式頗有微辭,他身高一米九一,明顯不把比他矮半個頭的重拳放在眼裏,屢次挑釁之後遭到了重拳的一頓暴揍,這傢伙甚至連自己怎麼被大島的都沒搞清楚。

重拳蹲下身看着已經被他打得爬不起來的黃蜂:“不服氣再來。”

“不……”黃蜂喘着粗氣擺了擺手,“今後……今後,你是……老大。”捱揍之後他徹底服氣了,這種人就是這樣,不管他怎麼看不起你,只要你露出真本事他立馬老實,而且會很佩服你,真心和你交朋友,重拳形容他馬上一羣長着賤肉的鳥人,不捱揍就不老實。

重拳無所謂的笑了笑:“通過考覈你纔有資格叫我老大,否則只能滾蛋。”

黃蜂坐起來:“放心,這支隊伍我一定要加入。”這句話他說的倒是信心十足。

“那就得看你有多大本事了。”重拳站起身看着其他人,“不服氣的可以站出來,我給你們機會。”

沒人說話,黃蜂在重拳面前連三個回合都沒撐過去就別打趴下了,而且他們看得出重拳並沒出全力,所以他們清楚自己和重拳動手討不到便宜,倒不如老實點,少給自己惹麻煩。重拳掃視衆人:“好,如果你們沒有異議那就老實的參加考覈,否則自己滾蛋,聽清楚了嗎?”“yes,sir。”

“嗯。”重拳點了點頭,“今天的訓練結束,明天參加考覈,解散。”

黃蜂還坐在地上站不起來,重拳走過去過去對着他的腿彎踢了一腳,“咔吧”一聲脆響脫臼的腿骨恢復原位,疼得這小子一咧嘴,但沒叫出來。

重拳的舉動讓其他人再次徹徹底底的驚訝了一把,他們誰也沒見過這麼給脫臼病人進行救治的。“去吧,回去熱敷一下。”說完重拳轉身走了。“yes,sir。”黃蜂揉着關節說道。

“夥計。”一個人對他伸出了手。

黃蜂擡起頭,見是一起受訓的黃種人對伸出了手,他記得這傢伙叫毒藥,是個韓國人。

黃蜂抓住他的手一較勁站起來:“謝謝,夥計。”讓他頗爲意外的是這小子看似瘦小,但力氣卻非常的大,自己兩百磅的體重的拉扯下他居然腳下穩健的連動都沒動一下。

“教官的勁兒真他媽的大。”黃蜂瘸着腿走了幾步,“我以爲自己的腿斷了。”

“他們都殺人不眨眼,你算撿便宜了,他沒有出全力,否則你早完蛋了。”毒藥說道,“所以今後別再和他們過不去,沒好處。”

“我也殺過人,但幾乎都是用槍解決,徒手格鬥幾乎用不上,都忘了。”黃蜂活動了一下發現沒什麼大礙這才放下新來。

“忍耐一下,熬過這幾天,如果能留下就好了,‘黑血’是最賺錢的僱傭兵之一,希望我們有資格加入。”毒藥看着遠處訓練的外籍兵團士兵說道,“我們已經通過了大部分的測試,剩下的考覈纔是最艱難的,所以還是打起精神來應付剩下的日子吧。”

“是啊。”黃蜂甩了甩腿,“走吧。”

“入行幾年了?”毒藥問。

“三年了,之前的隊伍沒什麼前途,自己跑出來的,你呢?”

毒藥搖了搖頭:“我剛退役,不到一年。”

“哦,新兵。”黃蜂點了點頭,“那你還沒殺過人?”

毒藥不說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