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禩面無表情的看着康熙,“皇阿瑪,您應該回寢宮了!”意思就是,你已經談完了小九和小十的事,也該走了吧!

康熙收緊了手臂,埋頭在胤禩的肩頸,深吸了一口淡淡的藥香,悶聲道。

“唔!阿瑪好睏,禩兒,乖,睡吧!”

胤禩感覺到頭頂有溼熱的溫度印上,然後便沒了聲息。

胤禩瞪着大眼,轉過頭恨恨的怒視着已經閉上眼的康熙!

混蛋! 獨家婚寵:腹黑總裁暖萌妻 爺沒準許你睡在這裏啊!!你給爺回你的養心殿去!

但是對方閉着眼,沒有任何反應,時間一久,胤禩眨了眨酸澀的眼,睏意襲來,沒多久,小小的腦袋便點啊點的睡過去了。

感覺到旁邊平穩的呼吸,康熙睜開清醒的眼眸,哪有絲毫的睡意。

那張精緻可愛的臉上露出平時沒有的無邪與孩子氣,粉紅的脣微微輕啓,小口小口的呼吸着空氣,好像吐泡泡的小魚,可愛的想讓他一口咬下去。

這個孩子,以前總是忽略他,重生後,卻在不知不自覺中越來越好奇,越來越在乎。此時康熙發現自己早就放不開這個孩子了。

康熙修長的手指輕柔的劃過胤禩的眉眼,鼻子,然後輕輕的觸上那柔軟的粉紅,指尖輕輕地來回滑動。

禩兒……

別想離開朕!永遠!

康熙霸道的氣息籠罩住睡的香甜的胤禩,脣印上胤禩的,輕柔的輾轉,小心的撬開牙齒,溼熱的舌滑入溫暖的口腔,勾起胤禩的小舌慢慢的翻攪。

直到胤禩在睡夢中忍不住“唔……”的輕吟出聲。

康熙才恍然般得退出了胤禩溫熱的脣齒間,銀絲在兩脣間拉出一條細線,曖昧的讓人臉紅。可惜唯一可以臉紅的人兒如今正香甜的做着美夢,康熙自是不會有什麼害羞的情況。

意猶未盡的舔了舔脣上殘留的蜜液,康熙望着一臉好夢的胤禩,邪肆的勾了勾脣角。

如果是前世,或許康熙會顧慮很多,皇祖母的想法,大清的未來等等。但是重生的康熙只想牢牢的抓住自己曾經錯過的,而這個孩子是他最不想放開的。

此時,他已明白爲何之前對這個孩子舍不掉、放不開,原來那時候自己就已經開始淪陷了麼?

既然你不厭惡男子之事,那麼禩兒,就做好和阿瑪一起沉淪的準備吧!

康熙摟緊了懷裏的胤禩,閉上眼之前,在心底宣誓。

作者有話要說:JQ!!紅果果的JQ啊!!

有木有?!

小冉我快癱了,忙的連廁所都沒時間上了啊!!!

這兩天很忙,總部老大過來,小冉要梳理上海這邊的所有東西,非常非常非常……N次方的忙!

今天更新後,大概週五週六,他們回去了才能再更,因爲他們週五才走!!

有木有搞錯!!做法務真不是人乾的事啊!!!!

對不起啦!!

表拍偶!! 對康熙來說,這也許是他重生以來心情最跌宕起伏的一個晚上。

不過,好歹也算得償所願的得了些小福利。

這康熙爺醒悟了,那邊的雍正爺還在父子親情和情人愛情裏繞呢!

胤禛聽到他皇阿瑪留他們在養心殿時,差點就想跪下謝恩了,他終於可以有機會和弘時親近一個晚上了!

弘時可不是老八,他也不是他皇阿瑪。除了白日裏辦公,他能和弘時見面,但是自從那次之後,弘時除了公事,對他是能不說話就不說話。

但是對着這個孩子,自己是打不得、罵不得,只能自己忍受着心裏的煎熬。好不容易得了今天的機會,說什麼也要出點進展才行!

宮人們早就手腳麻利的準備好了沐浴,然後悄悄地在胤禛的示意下退了下去。

房內只剩下了弘時和胤禛。

弘時看着冒着水汽的浴桶發呆,難不成真要和這個男人同處一室?

弘時此時很想衝出去,他不想面對眼前這個男人,但是事情往往事與願違。你不想要的他偏偏會出現在你眼前,堵着你,嗝着你,就是不讓你消停!

胤禛看着弘時那張面無表情的臉,頓時有些不好受。

難道朕就真的讓你厭惡麼?

可是就算厭惡,朕也不會輕易就放棄的!愛新覺羅家的固執可不是一點點,這從其他幾個身上就可以看得出來。

胤禛忽略自己內心的複雜,對着弘時軟化了臉上的冰冷。

“弘時,水快涼了!趕緊和阿瑪一起洗洗吧!”

一……一起洗?

弘時不可思議的望着胤禛,是他聽錯了吧?兩個大男人一起洗澡?

弘時瞥了一眼那隻木桶,好吧,他承認,那隻木桶夠大,可以裝得下兩個成年男子。但是眼前這個男人可是冷酷的雍正啊!

即使是他小時候得寵的時候,他也從未和這個男人如此親近過,他又想打什麼注意?

愛新覺羅家的多疑那就是遺傳的啊!

“不了,三貝勒,這不合規矩,您請先洗吧!待會兒,奴才讓人在準備一桶就好!”

胤禛聽着他的稱呼,緊緊地蹙起了眉頭,這孩子就一定要這麼膈應他麼?

弘時只看到胤禛筆直的向他走來,抓起他的手臂,就往浴桶便帶。

“規矩是人定的,朕說可以就可以!”這霸道的性子又展露無疑。

弘時用力的抽了抽被握着的手,以爲沒那麼好掙脫的時候,卻發現,那個男人主動放了手。正當弘時鬆了一口氣時,胤禛居然伸出手解開了他的衣袍,三下五除二的在他震驚的眼神中把衣服直接脫了,然後一個不留神就被他丟進了浴桶。

弘時幾乎還在剛纔的震驚中沒回過身來,剛纔那個是把他逐出宗室的雍正帝吧?

待□上身的胤禛也跨進浴桶時,弘時才頓時反應過來。

剛想站起,就被胤禛拉住了手。

“替我擦背!”手裏被塞進一塊布巾,弘時愣在原地,看着已經轉過身去的胤禛,頓時無語,這該如何是好?

弘時苦笑。

胤禛催促了一聲,“弘時”

望着手裏的布巾和背對着他的胤禛,弘時收緊了手中的布巾,苦笑了一聲,往那個男人的背上擦去。

不管以前還是現在,他從來就不給自己任何機會,不是早該習慣了。如今他是主子,自己是奴才,好好服從他的命令不就好了,難道還想跟他對着來麼?

自己不要緊,但是如今敦郡王府的一大家子該怎麼辦,依這人喜怒不定的性子,說不定就會對阿瑪他們怎麼樣。

弘時任命的在那個白皙卻又單薄的背上來回擦拭,嘴角的苦笑也漸漸地淡了去,只留下一片漠然。

胤禛閉着眼,趴在浴桶邊上,身後力道正好的擦拭,讓他涌起一股甜甜的感覺。

如果弘時能一直這樣該多好!

胤禛半閉着眼,在腦子裏回想從弘時出生到最後被他過繼給老八的點點滴滴,他發現他真的欠了弘時許許多多,爲了給弘曆鋪路,就這樣犧牲了弘時,而如今這孩子早就跟自己冷淡了所有。

可是再多的後悔又該怎麼換回曾經的兒子呢?無所不能的雍正爺此時和他皇阿瑪一樣在心中無奈。

弘時認真的擦着背,直到胤禛動了動,然後轉過身,接過他手中的布,說道。

“換我擦!”

弘時一愣,想拒絕的話在看到胤禛烏黑的堅定地眼神時吞了回去。

算了,反正這個男人也不會聽,還是不浪費口舌了。弘時沉默不語的轉過身,讓這個滿腔父愛沒地方發泄的男人幫他擦背。

學霸重生:女神嬌養手冊 胤禛在弘時轉過去的霎那,嘴角揚起一個細微的弧度。

或許是酒精作祟,也或許是弘時實在太累,在身後那個輕重適宜的力道下,弘時有些昏昏欲睡。

胤禛看着燈光下白皙如玉的背脊,漂亮的蝴蝶谷化成一個美麗的弧度,如同鍍了一層白蠟散發着瑩瑩白光。

手不受控制的撫摸上了滑膩的背部,弘時哼哼唧唧了一聲,胤禛嚇了一跳,立馬縮回手,但是卻發現背對着他的人似乎沒了反應。

轉過去一看,胤禛有些無奈的寵溺一笑,這孩子還在洗澡呢?怎麼就睡着了。

撫了撫弘時光潔的額頭,繼續手下的活,把兩人弄乾淨之後,便一個跨步把浴桶中的人抱了起來。

沾了些酒氣的臉再加上沐浴後有些泛紅,胤禛扯過浴巾包起弘時,小心翼翼的讓他躺在牀上。

手裏還拿着白布細心地擦着弄溼的頭髮,這種照顧人的細活,雍正帝顯得有些笨拙,但是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此時的胤禛處在非常好心情的時候。

和弘時的頭髮糾纏了許久,胤禛總算把弘時收拾妥當,看着自己親手弄乾淨的孩子,胤禛心裏生出一股自豪和愉悅。

躺下後,緊緊的摟着弘時的腰,帶向自己。

看着胸膛口安靜的腦袋,胤禛勾起一抹溫柔的微笑,像小時候一樣拍了拍弘時背,彷彿是在哄他睡覺!

要是弘時此時醒着,肯定羞憤欲死。因爲自己居然還滿足的蹭了蹭胤禛溫暖的胸膛,在胤禛無限的寵溺眼神之下,睡得意外香甜。

有人歡喜有人憂,這胤禛雖然在奪嫡最後贏了衆位阿哥,但是在感情上,還是處了下風。

胤褆和胤礽這前世的一對互不相讓,甚至總想置對方於死地的兄弟,如今倒是感情不錯。

自從胤褆來了後,這善保就被派去了胤褆的身邊,兩人幾乎形影不離,這時間久了,想要什麼意外的發生都有可能了。

今天老九老十的賜婚,到時讓這兩人隱約感覺到了自己內心的心意。

在安靜柔和的房內,兩人端坐在桌邊,人手一杯解酒茶。

空氣裏瀰漫着一絲曖昧的尷尬。

“保成……”

“你……”

兩人同時開口,尷尬的對望了一眼。胤褆看到胤礽眼中的一絲閃躲,心中頓時有些難受。

“那個,你先說吧!”胤礽轉了轉手中的杯子,企圖掩飾一下自己剛纔的慌張。

該死的,幹嘛看到老大那張臉爺會心跳加速啊!胤礽恨恨的飲了一大口茶,壓下內心的慌亂。

胤褆看着胤礽如今那張比女子還美的臉,又想到之前嘉妃問他有沒有中意的女子,自己年紀到了,該大婚了!咬了咬牙,再不說,爺就沒機會了!

“保成!你……對老九老十的事怎麼看?畢竟他們前世可是親兄弟!”胤褆開始旁敲側擊。

對這種事,太子爺從來很淡定,要知道他前世就對男子之事頗爲熱衷,還養過幾個樣貌或清秀或妖嬈的孌童。

“這有什麼關係!他們喜歡就好!”

胤褆這麼問是什麼意思?他對男子之事很是忌諱麼?想到前世胤褆經常譏諷他豢養孌童的事,胤礽臉色有些變白。

胤褆剛想說什麼,卻看見胤礽此時蒼白的臉色,嚇了一大跳。

“保成,你還好吧!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我去叫太醫!”

胤褆緊張的摟着胤礽,伸手探了探額頭,剛想衝門外喊人,就被胤礽拉住了手。

“沒事!保清,你,你是不是厭惡這種事?是不是……看不起我以前豢養過孌童?”說到最後胤礽語氣已有一些哽咽。

胤礽不知道這是怎麼了,反正他就是不想被保清討厭!

胤褆一愣,不明白胤礽怎麼會這麼想,但是看到這人慘白的臉色和緊張的神情,頓時心就軟了下來。

“胡思亂想什麼呢!爺可什麼都沒說!”胤褆好氣又好笑的攬着癱在他懷裏的人,眼裏滿是柔情。

胤礽鬆了一口氣,擡眼看去,只發現胤褆眼底足以溺人的溫柔,俊臉一紅,眉宇間竟是讓胤褆欣喜萬分的害羞。

“保成!你是不是……是不是也喜歡我?”胤褆激動地抓着胤礽的手,臉上帶着從未有過的緊張和欣喜。

也?

胤礽聞言,心底一喜,望着胤褆如今的俊美臉龐和眼底深深地期盼,輕輕地點了點頭。

胤褆感覺到自己的心都快跳出來了,看大胤礽雖有些害羞但還是堅定地點了點頭。胤褆差點就歡呼起來,一把抱住眼前的人,覺得自重生以來,所有的一切都因爲這個人的回答而圓滿了。

“保成……我喜歡你!”也許在不知道的時候,這個和他從小鬥到老的人就已經悄悄地進駐了自己的心裏,重生一世,也讓自己看清了自己的心。

如今老九老十被皇阿瑪賜婚,那麼自己和保成想必皇阿瑪也不會反對,胤褆在心裏如是想着。

想到皇阿瑪對小八的態度,胤褆心底暗生疑竇,說不定皇阿瑪對小八也有了不該有的心思呢!否則怎麼獨佔欲這麼強,胤褆在心底撇了撇嘴,暗自腹誹他皇阿瑪!卻不知道自己的胡思亂想卻是*不離十。

這一晚,不管是知情不知情的,大夥兒都睡得格外香甜!

這四九城上空的氣息似乎也慢慢的變甜起來!

作者有話要說:是弘時和胤禛,老大和太子的進展哦~~

嘿嘿~~~

總部老大終於走了,差點沒弄死我~~苦逼的我啊~~~~

最悲劇的是,老大說等天涼快點了,我要去北京總部出差一兩個星期!!!!

晴天霹靂!!!

今天小冉我好好地睡了一覺!!舒服啊!!明天去上課!!╮(╯▽╰)╭

這日子!!活受罪!! 第二天傅恆府上就收到了皇上的賜婚旨意。

在衆人的道賀聲中,傅恆接過金黃色的聖旨,整個人笑的沒了眼。

哈哈,我就說那小子和蘭公主有什麼!果然這好事就來了!那小子還算爭氣,替傅家娶回了一個公主!

雖然蘭馨公主不是皇上的親生女兒,但是整個四九城都知道,蘭馨公主可比正經的皇家公主都受皇上的寵愛,這賜婚聖旨一下,說明皇上對富察家還是榮寵的。

傅恆想着種種,心情大好,大手一揮,便讓府裏開始張羅起婚禮來。

雖說這婚禮還有好一段時間,不過這準備充分,也讓皇上知道我們富察家對蘭公主的重視!

胤禟和胤俄自皇阿瑪指婚後,便沒了顧忌,整天在衆人面前甜甜蜜蜜,羨煞旁人。

不過這眼尖的忽然發現,除了這對招人欣羨的璧人外,這鈕鈷祿侍衛和八阿哥,四阿哥和六阿哥之間似乎也默契十足。

然後在康熙和其他人的眼神中,四人訥訥的點了點頭,承認了關係。

康熙真是不該說什麼好,責罵的話,似乎自己也失去了這份資格,自己對小八的心思還不純呢!怎麼還有底氣責罵,況且這幾人能夠經歷上一世,如今“相親相愛”的在一起也未必不是福氣。

康熙只能複雜的望着底下跪着的幾人,四人面色緊張的看着辨不出情緒的康熙。

康熙忘了一眼旁邊沉默不語的胤禩,他的眼底沒有厭惡,連驚訝都很少,倒是在胤禩的眼底發現了一絲豔羨。

他是豔羨什麼?是他們之間的感情還是其他的……

康熙說不清心底爲這個想法是不是有些欣喜的。

“好了!都同意老九和老十了,朕要是反對你們,就顯得朕偏袒了,你們重活一世,到如今這樣,也是不易,朕也不是不通情達理的。如果今世你們都對這個位置沒有興趣,那麼老四……”

“兒臣覺得皇后肚子裏的孩子倒是可以培養!”胤禛拒絕了康熙的提議,他如今對那個位置也看淡了。

康熙掃視了衆人一圈,看大家都是贊同的眼神,心下無奈。

重生一世這位置竟成了燙手山芋了?

“那就這麼着吧!待皇后生出來,以後你們好好教教就是了!”

“是!”衆阿哥應和,反正只要不是爺坐那個破位子,啥事情也沒有。

沒有了皇位的束縛,也得了皇阿瑪的同意,底下六個人沒了約束,那周圍的粉色泡泡差點讓吳書來甜死。

不過康熙可不覺得這氣氛甜,他只覺得酸。

這幾個臭小子都甜甜蜜蜜的,爲什麼他和老八連個影子都沒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