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鋒槍,手槍,狙擊槍,有大炮嗎?

「唉,那個誰,不是要比武的嗎?」

第一個喊我名字的連長,沖屋裡喊了一聲。

「主場有優勢啊!」邊上的幹部說了一句。

在三連門口,三連的人,隨叫隨到。。。

跑過來一個人。

「快點的,幹什麼呢,這麼磨嘰!」

「練的怎麼樣了,準備開始!」

刷刷刷

考核結束,26秒。

。。。。。。

豪門錢妻 比賽結束,現在公布名次。

我的第一名帽子就這樣被換成了第二名。

第一名估計這個頭銜也就掛了十分鐘吧。。。

沒有重來的機會,比賽結束,就是結束了。

我就這樣回去了。

似乎自己對於第二名不喜歡!

也或者是對於後面上來的參賽者不滿。

再來一次,我秒了他。

只是不可能有第二次機會了。

第二名,我也不好意思說出來。

就這樣回去了。

但是我不好意思的事情,卻讓大家都知道了。

指導員走到排房,笑呵呵的說

「星河,剛剛比武,得第二名啊,不錯!」

看著笑容。

不知道是因為我成績超過了他們的預期,還是因為,我把他們都比下去了。

炮連的兵玩槍玩的比步兵玩槍還六。

這是著實打臉啊!

就像游泳健將在百米衝刺的時候,竟然超過了田徑運動員。

這讓田徑運動員情何以堪啊。

當然,第一名肯定不能夠給游泳健將啊,說什麼也要再比一回,把冠軍奪回來。

這種情況只是開始。

冠軍,只是開始,在以後的日子裡,將會遇到各種情況,也是斃的他們滿地找牙。

當然在以後的日子裡,這些不在當做是榮譽了,只是當做了一種樂趣。

一種生活的調劑吧。

黑馬,不再是那個奪我第一名的那個人,而是我這個奪人冠軍的人。

也只有強者的世界,才是豐富多彩的。

也只有成為強者,才能夠接觸更多的故事。

同時也只有穩重的人,才會參加更多的比武,

也只有可靠的人,才會執行更多的任務。

十分鐘的王者,給與我體驗了一下冠軍的榮耀的機會,也讓我知道,凡事沒有什麼困難的,平常心,平常心,發揮出自己的正常水平就可以了。

至於說自己的正常水平是什麼樣的,那就要看自己平時對於自己要求有多麼的嚴格。

準確的說,在有限時間裡,你能做多少個動作,或者說,同樣的工作,你完成的時候,做了多少個無用的動作,每個動作用了多長時間,每個動作之間是否連貫?

這些都將是我們拉開與別人差距的的因素。

這些我們都可以考慮去優化他們。

就像槍械的分解集合。

在限定的時間裡,我們能否完成,達到優秀。

能夠在限定的時間裡完成,我們能不能做到更優秀?

怎麼去做到更優秀。

這些我們都可以去想,都可以去嘗試。

這次比武,只是簡單的競賽,對於我來說只是一個開始,是另外一個開始!

腹黑大人獨寵妻 這段時間接觸的東西太多,很多都是第一次,有了很多的開始。

開始蛻變,開始成長,開始接受,開始突破,今天是開始登台!

向日葵花園之樹果之戀 倘若連參加的勇氣都沒有,那麼在以後生活中的角逐當中,必將連機會都沒有。

更加體會不到那種強者的榮耀。 低矮怪樹通體黑色,散發臭氣。

這種臭氣,類似石油的味道,而且低矮怪樹的枝幹表面,也滲透出黑色**,這黑色**,蘊含着某種古怪的氣息。

發現這一個異常,陳浩蹲下來檢查怪樹的根。

這一片低矮樹林都生長在一片水窪中。

水窪不算深,剛剛淹沒怪樹的樹根。

陳浩看了片刻,咧嘴一笑。

不得不驚歎,這真是一處奇異之地。

這一片怪樹,居然是以石油爲源泉,而它們吸收了石油之後,滲透的黑色**,似乎就是這裏隱藏的蝙蝠的食物,或者也跟鬼巫能夠操控駕馭蝙蝠有關。

不過這裏只有這一片很小的地方有怪樹,其他都是正常樹林,顯然不是這裏的地下有油田,而是被人改造了,運輸進來石油,來灌溉出這一片怪樹。

耗費這麼大勁,就爲了培養蝙蝠嗎?

不過可惜你招惹了我,只能功虧一簣。

陳浩沒有繼續看,直接手捏法決,指尖凝聚了一團火焰,丟在了一顆怪樹上。

怪樹枝幹表面,流淌着黑色**。

這黑色**遇到火直接就呼的一下燃燒起來,並且快速瀰漫。

火焰很快覆蓋了周邊幾棵樹,龐大的熱量擴散,驚動裏面的蝙蝠。

讓陳浩驚訝的是,這些蝙蝠居然不是逃跑,而是飛入水中,口含水,然後噴吐進入火焰,似乎想要熄滅。

更讓陳浩驚訝的是,那水還真有效,一片片落在火焰上,居然抑制了火焰的繼續蔓延。

這水有古怪!

陳浩若有所思。

看來這鬼巫弄出怪樹,也知道怪樹的弱點,這才灌溉了水在表面,預防火災!

不過你以爲這樣就能防禦了嗎?

陳浩笑了笑,身影飛掠,環繞着怪樹每隔幾米就丟出幾團火球。

火球也不是全落在邊沿,有些是飛到了中間,不過片刻功夫,這一片幾公里的怪樹林,就出現了好幾處蔓延的大火,並且飛速擴散。

“咦……這麼賊!”

正飛射火球呢,陳浩突然發現,那些眼看怪樹拯救不了的蝙蝠,一隻只的全部鑽入了水中。

見到這一幕,陳浩笑的更開心了,手中凝聚了幾顆雷球,一揮手,落入了怪樹中。

噼啪!

驚雷一閃,電光瀰漫。

剎那間,陳浩意念感知中,數不清的蝙蝠氣息,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

“找到老巢了!”

電死蝙蝠,陳浩繼續飛掠,很快,意念感知到了一個地方,也發現了數十道生人氣息。

等接近了一看,是一個武裝基地,一羣黑人大漢這會兒從基地裏跑出來,開了幾輛水車,正在對着怪樹林噴水,似乎想要挽救。

他們那車上噴出的水似乎和怪樹林的水一樣,快速的抑制火焰。

陳浩冷笑一聲,毫不猶豫的奔襲過去,對那些正在搶救怪樹的黑人一頓揍,全部打得起不來。

可是陳浩進入基地,卻發現,這裏沒有自己想找的鬼巫。

隱約能夠感知到有一種邪氣殘留,但是邪氣主人並不在。

正琢磨呢,陳浩又感知到了幾道生人氣息,還有……幾十道陰氣!

微微一怔,陳浩順着感知到的氣息跑了過去。

來到了一個鐵門鎖住的房屋前,陳浩直接捏斷了鐵鏈,推開鐵門。

等進去之後,陳浩面色一變。

這個房屋內到處都是鋼鐵囚籠,足有十幾個。

而這會兒,好幾個囚籠裏都有人,而且都是女人,赤身果體。

讓陳浩色變的是,這被囚禁的赤身女人中,有兩個是亞洲人。

陳浩的闖入,被囚禁的女人們無動於衷,只是蜷縮在裏面,死氣沉沉。

但是很快,兩個亞洲人之一擡起頭,看向了陳浩,這一看,她激動的站了起來,開口用英語喊了起來。

陳浩皺眉:“你是不是華夏人?”

亞洲女人更激動了,開口道:“我是,我是華夏人,救我,就我們。”說着說着,她就流下了淚水,怎麼也止不住。

陳浩頓時感覺一種怒意從心中升起,無法抑制。

默不作聲的伸手抓住囚籠鐵鏈,直接捏斷,然後陳浩道:“你們先出去找些衣服穿上,從現在開始,你們被拯救了。”

女人沒有出來,而是哇的一聲大哭起來,然後蹲在地上,哭的傷心極了。

她一哭,其他女人也哭了,頓時哭聲起伏,令人悲痛。

陳浩看的不忍,卻沒有打擾。

荒島生存法則 不用問也能看得出來,這些女人遭受過什麼樣的屈辱。

對女人做出這種事,外面的那些人,都該死。

陳浩暗恨自己剛纔下手輕了。

想着的時候,陳浩轉身,看向了房屋內的一角,在這裏,也有幾十個女人站着。同樣的赤身果體,只不過它們都死了,怨氣纏身,目光怨毒。

這些女人,多是黑女人,少數幾個金髮碧眼的女人和亞洲女人。

陳浩看過去的時候,這些女鬼也在看陳浩,不過目光怨毒似乎連他也恨上了,顯然它們沒有等到被救就死了,冤魂不散,痛恨一切。

陳浩看了片刻,走了過去。

來到了幾個亞洲女鬼的面前,陳浩道:“你們幾個,有沒有華夏的?”

囚情媽咪 幾個女鬼一愣,不可置信的看着陳浩,似乎對有人能看到它們而感覺震驚。

陳浩等了片刻沒人回答,皺眉道:“不說話就是沒有了。”

“有,我是華夏人,是華夏西北人。”一個二十多歲的女鬼急忙開口,眼神中的怨恨都少了許多,顯得有些激動。

陳浩道:“廢話我也不多說,我問你,你叫什麼名字?怎麼被抓到這裏來的?死了多久了?有什麼心願未了?”

女鬼有些懵,顯然沒想到陳浩會問這些,看陳浩很認真的樣子,它也不敢反駁,斟酌了一下,小聲道:“我叫王曉燕,是一名醫生,我是三年前來非洲醫療救援來的,可是我們在前往一個非洲受災村落時,遭受了攻擊,一起的人全部被殺死了,然後我就被抓到這裏來,這些畜生,他們……他們對我‘論尖’。暴行,我不堪受辱,撞牆而死。”

說到這裏,女鬼王曉燕眼中滴落淚水,化作陰氣散去。

“都殺了,包括護送你們的維和軍人?”陳浩目光一凝。

王曉燕搖頭:“沒有維和軍人,我們是ngo組織派遣的醫療隊。”

陳浩無語:“你這樣,我都不知道怎麼說你好。”

王曉燕愣住。

陳浩繼續道:“先聲明,我不種族歧視,但是我更愛自己的民族,雖然救援國外難民這種事,宣傳的多了,我也懂國家形象很重要,但是你明顯不是隨軍,都沒有一個好的保護就跑來這麼亂的地方,想沒想過,這麼亂的地方,你來這裏不是救人,有可能是送人頭。”

王曉燕張嘴無言,它感覺陳浩說的不對,可是卻反駁不了。

陳浩道:“算了,這也就是我一家之言,個人想法,或許我的思想沒有達到國際高度,太小民意識,沒有那麼高的覺悟,不說也罷,你既然死了,生前的一切都成雲煙,現在,我問你,你有什麼心願未了?”

王曉燕眼中露出仇恨:“我想殺死那些論尖我的畜生。”

“叮咚:撞死鬼王曉燕,三年冤魂,完成死願,獎勵一個月道行。”

陳浩揚眉。

任務激發了,一個月道行,不多,也輕鬆。

“這個沒問題,還有別的嗎?”陳浩隨意問道。

王曉燕一頓,繼續道:“我想再見一眼我男朋友,我們大學相戀,至今快十年了,我突然被抓,然後死在這裏,他都不知道,也不知道我的屈辱,也不知道他現在過得多麼痛苦,如果可以請你告訴他,不要等我了。”

“叮咚:撞死鬼王曉燕,三年冤魂,完成死願,獎勵一年道行。”

咦!

陳浩愣住。

臥槽,隨口問的一句,居然真的激發了第二個任務?而且獎勵一年道行,這個可不少了,回國順路做了,等於撿來的獎勵啊!

“成,回頭我帶你回去,讓你見你男朋友,親口跟他道別。”

王曉燕大喜:“真的可以嗎?”

陳浩道:“廢話就別問了,我現在就去吧那些禍害過你的混賬抓進來,你們有怨報怨,有仇報仇。”

說着陳浩轉身走了出去。

這時候,公雞,黑貓還有瘦弱黑人都已經來到了基地,公雞站在屋頂上,警戒四方。

黑貓在觀看火焰景色。

瘦弱黑人……這貨居然在搶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