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靈從容的經過別人的課室,一些人的目光從不經間的一瞥到鎖定,走進課室的一瞬,她幾乎看見過多的人對她目瞪口呆。

也注意到幾道躲閃的目光。

葉靈眨了下眼,然後規矩的跟老師報告遲到。

這一節是數學課,老師是位五十來歲的老教師,對她的出現顯然也處於詫異當中。

她靜靜的等待老師的回應,腰仍然習慣性的直著。

「這位同學……」老師再次抬眼看看她,「怎麼回事?」

葉靈毫不避諱的講了事情的經過。

老師咽咽口水,「你有看見是誰做的嗎?」

葉靈的目光直視,她說的還不夠清楚嗎?隔著門,她怎麼看得見?

老師被她犀利的目光看得少了些底氣,有些慢語速的說道:「這件事我會跟你們班主任說,你先回宿舍換身衣服。」

葉靈掃了一眼班上的同學,淡淡的點點頭。

離開的時候,聽到某些竊竊私語,還有一句身體不錯……那語氣,讓葉靈深深皺了眉頭。 ……

華海的天依舊那麼藍,空氣依舊是那麼的清新,涼爽的海風吹來,一時之間平靜了空氣當中的燥熱感。

水吟月從林氏財團當中走了出來,望了一眼,有些不忍,無奈的搖了搖頭。

同樣都是女人,水吟月最能理解林若煙了,身居高位,掌舵一家市值高達三千五百多億的集團,壓力可想而知,國內畢竟是男權社會,一個女人能到達現在這個位置,付出的不僅僅的汗水和努力,甚至還有社會各處的各種壓力。

正是因為如此,大家才覺得林氏集團好欺負,再加上林若煙不近人情,又沒有巴結上什麼後台,所以大家都想要咬一口這塊肥肉。

至於林若煙,則是站在那大型落地窗面前,剛剛答應了水吟月,會親自去一趟美國,可是她的心思並沒有放在工作上面,仍舊在想著昨天的事情,好幾次拿出了手機,都想要給林逸打個電話,可是最終還是沒有。

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有些傷腦筋,本來一切都朝好的方面發展,可是現在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呢?這真的不是她願意看到的。

再次拿出手機來,彷彿下定了決心一般,撥通了林逸的電話號碼。

林逸被手機鈴聲吵醒,拿出手機一看,是林若煙的電話,不由得眉頭緊鎖,琢磨了一下之後,這才按了一下接聽鍵。

末世之淵 「林逸,你在哪?」

短短的一句話,卻如同用盡了渾身所有的力氣一般,林若煙忍不住靠住了辦公桌,同時內心當中非常的緊張。

「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林逸的語氣有些冰冷。

「是,我確實有點事情,我覺得咱們兩個人之間有些誤會,希望可以……」

「沒有誤會,都很好,我還有點事情,改天說。」

重生柯南當偵探 說完這番話,林逸掛斷了電話,昨天的事情她仍舊耿耿於懷,並不是說林逸小心眼,無論任何男人,遇到像昨天那樣的事情都會生氣,幾天之內是肯定恢復不過來了。

林若煙望著手上的手機有些發愣,一屁股坐在了辦公椅上面,黛眉輕蹙了起來,臉色看上去有些蒼白。

就在這個時候,方碧涵走了進來,悄悄的瞥了林若煙一眼,這才道:「林總,葉知秋來了!」

「嗯,叫他進來吧!」

林若煙隱藏了一下剛剛的不愉快,重新變成了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葉知秋拿著紅玫瑰走了進來,笑著道:「若煙,送給你!」

林若煙不冷不淡的接過了玫瑰花,放在了辦公桌上面:「謝謝。」

「若煙,有空沒有,我請你吃飯!」葉知秋繼續掛著笑容,昨天回去之後,還和陳梅通了電話,陳梅那邊說林若煙對他肯定有感覺,因為以往給林若煙介紹對象的時候,都是毫不猶豫的拒絕,起碼這一次林若煙還和他一起吃飯了,所以葉知秋覺得確實有這個機會,自然要更加窮追不捨了。

「抱歉,我……」林若煙習慣性的開口拒絕,可是又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對,仔細一想,確實該找個機會和葉知秋說再見了,不能再這麼不清不楚的下去,畢竟刺激林逸的目標並沒有達成,但畢竟是她利用了葉知秋,內心當中也有些愧疚,琢磨了一下道:「好,不過要等我下班!」

「沒問題!」葉知秋很痛快的答應了下來:「我在大客廳等你,等你下班!」

林若煙點了點頭,然後重新擺正心態,繼續處理桌子上面的文件。

……

夜晚,涼風習習,畫舫船上面人來人往,大家看上去都比較開心。

水吟月和古風兩個人正坐在一個地方,水吟月並沒有動面前的食物,想起林若煙可能就這樣慘死在古風的手上,心裡頭也是閃過一抹隱隱的痛。

「怎麼了,水姐,不合胃口嗎?」古風愣了下,隨即招了招手:「服務員……」

「不用了,」水吟月擺了擺手:「古風,我想你能不能留林若煙一條命?」

「嗯?」 都市妖孽修真醫聖 古風的眉頭緊鎖了起來,上下打量了一下水吟月:「水姐,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只是覺得林若煙挺有能力的,我希望她能成為我的人,以後為我打理一些事情。」水吟月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來。

古風則是搖了搖頭:「這個已經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了,水姐,真正動手的人不是我,而是伊賀忍者……」

「什麼?」水吟月愣住了:「伊賀忍者惡名在外,行事兇狠,你這是要置林若煙與死地?」

「沒錯,當然了,我的第一目標是林逸,如果殺不了林逸,那就解決了林若煙,」古風沉聲道:「水姐,不對不對,以後應該就要改口叫做太太了,咱們兩個已經訂婚了,雖然這並不是我們兩個人自願的,可事實已經無法改變了,殺掉林若煙,不管是對古家還是對水家都有好處。」

水吟月望著古風,輕輕的搖了搖頭,看起來已經無法改變這個事實了。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來了人,領頭的是林逸,隨意找了一個地方,然後坐下,環視了一下四周,看到了古風和水吟月,不過並沒有放到心裡去。

過了一會兒,段志平走了進來,環視著四周,段志平的表情當中儘是震驚,好傢夥,有錢人就是會享受,在這裡吃頓飯,起碼要五位數吧!

先歡後愛:惡魔少爺在身邊 段志平有些不知所措,如同小姑娘一般悄悄的走到了林逸的身邊坐了下來,林逸瞥了段志平一眼:「老段,你說的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了,我親眼看到那個葉知秋又到了林氏集團,上去之後就一直沒下來,而且下班的時候和林總兩個人一起離開的。」段志平拍著胸脯道:「我用我的良心保證!」

林逸點了點頭,他相信段志平是不會騙他的,心中也有些狐疑,莫非林若煙是真的喜歡上了葉知秋?

點了菜,然後和段志平一起吃,望著面前這些菜,段志平感覺口水都流了下來,並不是說這些菜有多麼美味,而是因為每道菜都特別的貴,段志平靠著每個月三五千的工資,那是想都不敢想。

至於林逸,心情有些糟糕,透過玻璃望著外面的大海,希望能藉此平復一下他那有些複雜的心情。

到現在,林逸才承認他是真的喜歡林若煙,如果不喜歡的話,林逸絕不會聽風就是雨,段志平一個電話就來到這裡,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

「看,林逸,那不是林總么?」

端著段志平手指向的地方,林逸往上一瞥就看到了林若煙,忍不住眉頭緊鎖了起來。

此時的林若煙依舊是一身白色的OL制服套裝,不過坐在這裡仍舊有些嚴謹,倒是葉知秋,談笑風生,風度翩翩。

兩個人坐的地方也是整艘船裡面情調最佳的地方,正好可以從上面看到下面的夜幕,也更合適情人約會。

林逸的心中升起了一股無明業火,林逸並不是無緣無故的吃醋,他也希望林若煙能夠多接觸接觸一些朋友,改變她孤僻的性格,可是明知道葉知秋這個人是擺明了車馬來追她,反而答應了下來,這是真正的異性朋友之間的約會交往,林逸真的有些沒有辦法接受。

林逸想起了林若煙以前裝的很可憐,說沒有人保護,自己還忙得手忙腳亂,簡直就是一個笑話,你林若煙把我當成猴一樣來玩耍嗎?

好,好,好,你林若煙既然這樣了,就不要怪我心狠了,我要讓你付出沉重的代價,不止如此,還有整個林氏集團,我要讓你們知道欺騙我林逸的後果是什麼!

…… 葉靈換了身衣服回到課室,數學老師還在。

看到她進來,渾濁的目光清明了下,隨即語氣平常的吩咐她回去坐好。

葉靈仍然直直的坐著,不理別人的目光。

課室里壓抑著的議論聲,紙條傳動聲,或者目光炯炯的打量,都視如不見。

老師走後,班裡立馬炸開了鍋。

葉靈被叫去了辦公室。

班主任是個中年婦女,戴著眼鏡,鏡片下掩蓋的是精明。

「葉靈同學,你再詳細說一次事情的經過。」

葉靈眨眼,然後開始敘述。

班主任表情未變的聽完。

「你是說,有同學故意為之?」

葉靈抬眸,點頭。

「葉靈同學可知道是誰?」

「不知道。」

「也就是葉靈同學並未親眼看見是誰坐的對嗎?」

「……是。」老師你是要為誰開脫嗎?

「既未親眼所見……」

「老師,當時我正在衛生間里,水是突然從頭上淋下來的,等我去看的時候人已經走了。」這樣她如何親眼所見?!

「你未親眼所見……」

「然後呢?」

「你既然未親眼所見,那就無法確定是誰所為,這件事我會留意問問看。你先回去上課吧。」

葉靈回了課室,在幾十道目光中回了座位。

等了數十秒,見沒有後續,眾人又火熱起來。

其中幾個女生更是有意無意地嘲笑她,那些聲音像咒語一樣,讓她的心緒受到了影響。

「有話可以直接說。」

葉靈轉向說話的女生,目光冷淡。

女生一揚脖子想要說話,卻對上她的目光瞬間泄氣,但仍不肯低頭:「誰說你了!」

「哦。」

葉靈轉過來正坐。

「你個……!」女生一臉氣憤的瞪她。

旁邊有人勸她不要生氣,別跟小人計較。

「誰是小人?」

葉靈再次直視。

氣氛獃滯了一下。

然後有人爆笑出聲:「哈哈哈,陳家佳,人家問你誰是小人?」

「就是就是,誰是就說唄……」

陳家佳被幾個男生鬨笑,氣得叉腰,還發展到追追打打,直到老師來了才停止。

葉靈看那幾人的臉色,布滿了陰霾,已不是鬨笑時的模樣。

玩笑不是不應該計較嗎?為什麼成了真一般?開玩笑只是為了開心,可最後卻變成大家都不開心……

為什麼還要去開玩笑?

葉靈仍然保持著自己的姿勢,認真的聽著老師的講解。

當然,也正在訓練自己的忍耐力。還有什麼比自己明明都懂,還要忍著不說,明明能理據十足的指出那是錯的,還要安靜的聽他講完?

「葉靈同學?」

葉靈被突然聚焦的目光驚醒。

目光一掃,暈,被點名了。

「老師……」

「你來做這道題。」

老師指了指黑板。

葉靈垂眸,她剛才,發獃了?

外星蘿莉很傲嬌 這種感覺真新鮮,彷彿世界都停止了,但她的意識卻在運動著……

葉靈嘴角微翹,對這種體會感到愉悅。

大家看到她緩緩抬眸,直視黑板,唇邊帶著笑,這一刻,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句話,這道題難不倒她。

可是……今天老師講的奧數題好嗎?想半天都沒有頭緒那種……

老師也不過剛把題抄出來……

在各種目光中,葉靈緩緩走向講台。 葉靈的名字成為亮點。

因為一道題的緣故。

走在路上開始有人說:「看,那就是葉靈。」

這對葉靈來說,並沒什麼用。畢竟不能填飽肚子,她已經發現,名氣跟食物相比,基本沒有可比性。

特別是在這身體如此不抗餓的情況下。

吃了兩天的白飯,她覺得自己一聞到食物的香氣就會忍不住撲上去,看見自己的手都能想成雞腿的模樣,還自帶醬烤上色的那種。

她必須賺錢去。

可是只有一天半的假期,高二臨近結束上高三,老師已經當高三學生對待,特別她還在尖子班……

葉靈逛盪在大街上,想找一天的工作,談何容易,何況……竟然還有未成年這一項,十七歲的時候,她已經工作四年了。

但在這裡是未成年,所以不收。

葉靈從櫥窗玻璃看了看自己的樣子:削瘦的臉孔讓下巴看起來有些尖,扎了馬尾,穿一身洗舊的校服,搭的一雙布鞋也是半舊不新……這已經是她最好的一身了。

葉靈有些茫然的走在街上。

「葉靈?」

聽到背後的聲音,葉靈轉身。

「你好。」

葉靈沒想到還會遇見這個人,在學校的時候,他不是都避開的嗎?

「葉靈,我……」

陸子滔臉上滿是歉意與尷尬。

葉靈看著面前的男生,身材瘦弱,皮膚偏白,身高目測178左右,發質還算柔順,目光有神,算得上比較健康的人,但是……傳說中年級排名前列的帥?

葉靈想說,在她們那裡,街上隨便一個人都比這個男生健康並且臉形完美。

陸子滔被看得有些不自在,輕輕咳了一下開口道:「對不起,害你受處分了,我有跟學校領導解釋過,但他們不相信……」

「嗯。」葉靈淡淡點頭。

「……」

陸子滔重新打量了葉靈,發覺她整個人清冷了許多,沒有以前的自卑羞澀,多了些漠然。應該是受了打擊的緣故吧。

「葉靈。」

「還有事嗎?」葉靈微側了頭看向他,這身高差讓她不得不抬頭才看得見對方的眼神。

陸子滔被她直白的目光撞了一下,有點不知道要說什麼:「我……」

葉靈看他沒什麼要說的樣子,禮貌的點點頭,微側了身離開。

「葉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