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個都是他平時只能仰視的大美女,個個氣質非同一般,還都與眾不同,讓人看一眼便生出犯罪的衝動。

「孫勇,你今天是不是抓了一個叫做葉風的人?」

寵臣的一品福妻 陸宏有點煩躁的問道,他正辦公著呢,誰知道,縣委書記的千金便來了,公安局的大隊長楊雪也來了,據說是代表市局李局長的意思來的。

這兩尊大佛一出來,陸宏的頭都大了!

這兩個人,一個是縣委一把手,一個是縣委常委,都是他的上司,都是一句話能要了他前程的大人物。

但這一切,竟然只是因為他的手下抓了一個叫葉風的人!

這不是找死嗎?

敢抓書記和市局李局長的朋友,吃了雄心豹子膽啊!

「是有一個叫葉風的,他酒駕,還無證駕駛,所以我給帶回來了!」

孫勇心裡一驚,生出了一種不好的預感,難道那農民還是個大人物不成?

要不然怎麼會勞煩這麼多的人來,還讓局長如此大發雷霆?

「證據呢?」

陸宏直接問道。

「證據……這個……我當時看到……看到……」

孫勇心裡咯噔一下,這下完蛋了,他哪裡有證據啊,就連當時都沒有記錄下來,也沒有去測葉風的酒精度數。

「你特么現在就去給我放人,要是晚一點,你就給我滾蛋吧!」

陸宏一看孫勇那樣子就知道沒證據,平時下面的人過分一點,他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現在倒好,敢抓一些不該抓的人,那就是找死了!

「是,隊長,我這就去辦!」

孫勇不敢有任何的猶豫,他有預感,隊長似乎已經在爆發的邊緣了,再敢說一句反對的話,他飯碗不保。

「這次的事情都是那個陳智和段譽峰故意陷害那葉風的,我還什麼都沒做,他們兩個人的話……」

孫勇只猶豫了一秒鐘,便直接把陳智和段譽峰給賣掉了!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第152章

「陷害?」

楊雪作為正牌警察,立馬便有了一點嗅覺,問道:「怎麼個陷害,你簡單說一下,我可以介入一下!」

「這樣吧,先把葉風給放了,然後楊警官你帶他們兩個回去問話!」

徐佳陽不愧是縣委書記的女兒,立馬便有了一個兩全的辦法。

當然了,她的本意是想早點走人,她可不想因為葉風的事情,耽誤自己太多的功夫。

「可以,就這麼辦!」

楊雪點點頭。

一行人走到了葉風關押的地方。

「總算是來了,今天麻煩各位了!」

葉風連忙笑道,他今天也算是把縣城的這點人脈都給用了一個遍,不過還好,沒有讓他失望,基本上都來了。

這也說明,之前撒的那些恩惠沒有失去作用。

「好大的陣仗啊,為了你,我們可都來了!」

徐佳陽忍不住帶著一點怒氣說道,她原本在家裡呆的好好的,結果被他老爸給趕過來給葉風解圍。

「真是謝謝徐大小姐了,以後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

葉風微微一笑,沒有在意徐佳陽對待自己的態度,倒是一抱拳,沉聲說道。

「哼,這才差不多!」

徐佳陽點了點頭。

「怎麼樣,沒什麼事情吧?」

柳如煙和嚴曉玉都走上前,關心的問道,她們倆都是真正的關心葉風的人光從眼神和語氣上就能讓葉風感受到一股暖意。

「沒什麼大事,今天辛苦,謝謝你們了!」

葉風認真的道了一聲謝謝。

「葉先生,怎麼我來半天了,都不說聲謝謝嗎?」

楊雪在後面笑了笑,問了一聲。

「當然要謝謝楊警官了!」

葉風連忙說道:「以後楊警官有要幫忙的,也儘管吩咐,我葉風自然是竭盡所能!」

「那我可記著了,以後別忘記就行!」

楊雪笑了笑,她可是對葉風的身份好奇的很,一個有著那麼高身手的人,為什麼會甘願在一個農村裡做農民呢,這可真是一個讓人無比好奇的事情。

以後說不定會有解開謎底的一天。

孫勇的心裡早就是一片駭然了,這葉風,到底是什麼人啊,能勞煩這麼多的人來幫他解圍。

能讓陸隊長都那麼的忌憚,難不成是這縣城的大人物?

這些人可真有意思,明明身份很厲害,很特殊,偏偏要裝什麼農民,這可真是一個特殊的癖好。

難道都流行扮豬吃虎嗎?

一行人在屋子裡沒逗留,直接走了出來。

陳智和段譽峰兩個人抽完兩根煙,正準備進去勸說凌笑笑呢,忽然便看見了葉風和一行人從裡面走出來。

葉風走在最前面,身後四個美女跟著,孫勇和另外一名交警走在最後面,直接朝著他們二人而來。

什麼情況?

「你是段譽峰和陳智是吧?」

楊雪快步走上來,沉聲問道。

「是……是啊,你又是誰?」

陳智滿腦子的不解,問道。

「我是市公安局大隊長楊雪,現在懷疑你涉嫌勒索敲詐他人,請跟我走一趟吧!」

楊雪將自己的證件給亮了出來,淡淡的說道。

孫勇和另外一名交警就臨時客串了一下警察,將陳智和段譽峰給扣了起來。

什麼?

要進局子里!

陳智和段譽峰都傻眼了。

「放開我,我沒有勒索敲詐,你們放開我!」

段譽峰臉色都漲的通紅,他可是教師,這要是被學校知道他進過局子,那都有可能直接開除掉的。

老師身份最忌憚的就是這種事情了。

「警察同志,你們是不是搞錯了,我沒有做這些啊!」

陳智苦苦的哀求了起來,「孫勇,孫勇,你幫著解釋解釋啊!」

「就是孫警官舉報的,你別掙扎了,老實點吧!」

楊雪一句話說完,頓時將陳智給搞得懵逼了!

這……

這怎麼可能!

「陳智,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麼主意,不就是看上葉先生的女朋友了嗎,想用這種方式害了人家小姑娘,也虧得你這種畜生做的出來!」

孫勇大聲的說道,「還有你,作為一名老師,還想對自己學生做出不軌的行為,可真夠丟人的!」

一番話說完,段譽峰和陳智兩個人的臉色早就是不能看了。

「帶走!」

楊雪話說完,這兩個人便被直接帶走了。

「行了,我今天的任務完成了,先走了!」

徐佳陽見處理完了,便迫不及待的走了,在交警大隊這種地方,她實在沒耐心繼續呆下去。

「葉風,我也先走了,以後再聯繫!」

楊雪揮揮手,帶著段譽峰和陳智也走了。

最後倒是只有嚴曉玉和柳如煙留了下來。

「算了,我也要走了,百草堂的事情還有點,要不你們倆聊聊?」

柳如煙問了一句。

「葉大哥,你沒事吧!」

還沒等嚴曉玉說話,另外一邊,凌笑笑也被放了出來,快步跑了過來,直接進了葉風的懷裡,都哭了出來。

這……

嚴曉玉和柳如煙看到這一幕,頓時都沉默了下來。

特別是嚴曉玉,剛剛還準備說一起吃個飯啥的,但現在凌笑笑一來,她也沒那個想法了。

「我……我也走了,醫院還有點事情!」

嚴曉玉語氣稍微有些低沉了起來。

「那好,改天我再報答你們的恩情!」

葉風也是微微一笑,連忙說道。

……

「看見沒,多學學人家,要主動點!」

回去的路上,柳如煙給嚴曉玉上起了課,「主動了才有故事嘛!」

真的要主動嗎?

嚴曉玉在心裡問了自己一下,很快便有了答案。

……

「葉大哥,咱們去哪啊?」

葉風和凌笑笑走出警局,這時已經是晚上八點鐘了,耽誤了這麼長時間,也不打算回去了。

「找個賓館吧,明天再回去!」

葉風看了下四周,前面就有一個快捷酒店。

「好,我聽你的!」

凌笑笑忽然想到今天答應葉大哥的,心裡有點期待,又有點害怕了起來。

「開一間房!」

葉風拿出身份證,在前台的地方,要了一個普通房。

「兩位,我們這裡有豪華房,要不試試?」

前台看著凌笑笑這麼有氣質的女孩子,居然跟葉風這樣的農民工打扮的男子一塊開房,真的是一陣無語。

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不用了,普通房吧!」

葉風隨口說道。

真小氣!

這樣的美女跟了一個窮逼,真是沒天理啊,這美女的審美也太奇葩了吧!

開好房間,葉風和凌笑笑便走了進去。

「笑笑……」

剛一進去,葉風便從後面抱住了凌笑笑,忍了那麼久,葉風哪裡還忍得住!

反正這房間里只有他們兩個人,還不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了? 第153章

「葉……葉大哥……你……你做什麼啊!」

當葉風一抱住了凌笑笑之後,她本人也是渾身一顫,這個時候,即便再沒經驗的人,也知道葉風是想做什麼了。

「你說呢,今天你可答應過我的,要做點什麼!」

葉風也不著急,都到了房間里了,凌笑笑也跑不掉了,遲早是自己的人,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這好酒,也要慢慢的品。

「我……我答應你什麼了,我……我怎麼不知道了!」

凌笑笑深呼一口氣,強行將心裡的那一點顫抖給壓了下去,作為一個女生,在這個時候,她還是要矜持一點,要不然豈不是太……太放浪形骸了。

「那可不行,我記得清清楚楚呢,你就別想溜了!」

葉風才不在意凌笑笑答不答應呢,女人啊,都是嘴上說著不要,其實心裡要的人,更何況,她既然都答應開一間房了,要做點什麼,心裡也早就有數了。

只不過嘴上還不願意承認而已。

「我……我……」

凌笑笑剛想說點什麼,可葉風的手已經到了她的小腹間,輕輕的解開了衣服的紐扣,那一下子,她感覺自己整個人都暴露在了葉風的眼睛之下。

「先……先洗澡好不好!」

凌笑笑的大腦里還有最後一絲清明和理智,按住了葉風的手,顫抖的問道。

這是女生的第一次,她想要正式一點。

「好,先洗澡!」

葉風已經到了控制不住的邊緣了,但看著凌笑笑那哀求的目光,還是答應了下來。

一個願意把貞節都給自己的女人,這一點小小的要求,他又怎麼會不答應呢!

放凌笑笑進了浴室,葉風自己則是打開了電視,看著新聞,想平復一下自己的內心,但很快,他便發現,這壓根沒有任何的作用。

心早就已經亂了!

「嘩啦啦……」

聽著浴室里傳來的水聲,葉風就像是有一萬隻螞蟻在心裡遊走著一樣,格外的難受和煎熬。

十幾分鐘之後,凌笑笑才裹著一個大浴巾走了出來,頭髮還是濕漉漉的,頗有一種美人出浴的美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