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參謀長赤手空拳,但攻擊出來的拳風幾乎可以達到破音功效,就這一拳,就可以將黃道生胸前蓄積的浩然正氣徹底打垮。

我命休矣!

黃道生手中禪杖自旋一週,瞎貓碰上死耗子。正好打在神出鬼沒的情報頭子的攻擊上,一個聖盾及時包圍住黃道生,轟的一聲巨響,總參謀長的拳勁着實擊中黃道生的後背,將他擊飛了十餘步之遙!

喬嵐的救援來的相當及時,黃道生驚出一身冷汗,接着狂暴起來,單手換拿禪杖,左手法官之錘扔向總參謀長,有一級的等級壓制。百分比命中。

轟!

此時的黃道生站在人羣最外面。拉着兩個靈魂,也不用擔心誤傷,使用了烈焰燒,一時間。他和總參謀長與情報頭子打的粘合起來。

另外一邊。耀光不斷的使用寒冰符。冰凍符,靈打符,輪番上陣。只要山本五十六靠近,他就會使用一張替身符,真身用符籙爆炸時瞬間產生的500%移動速度,迅速跑到七層的另外一邊,合格的當上一次風箏手。

寄予厚望的龍躍打出一輪強力爆發,所有的攻擊加成術法在戰鬥前全部丟給了他,就指望他能一波流帶走外相,最慢也不能超過兩輪攻擊。

果然6級打6級,就算龍躍手持極品長弓,也差那麼一點才能秒掉外相。

在攻擊鏈中斷的一瞬間,外相使出一個全屏幕的攻擊——舌戰羣雄,大量毫無意義的噪音傳入衆人耳中,有男人的怒吼,女人的尖叫,小孩的哭鬧,死神的冷笑,炸彈的轟鳴,八國語言混雜在一起的爭吵,其中還充斥着大量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的摩擦聲,簡直就是音波攻擊中的原子彈!

龍躍強忍不適,射出一支沉默箭,接下來是龍天抽空扔過來的飛錘,龍躍在第二輪輸出爆發後,終於殺掉了這個外相惡靈!

外相是被龍躍射死,並非由靈魂收割者斬殺,所以一個巨型的靈魂屍體倒在地上,沒法形成有效的光團補充衆人靈力。

“幫我!”龍天怒吼道,此時的他境遇相當危險,誰都沒想到,這個海軍大將竟然這麼強力,力量大的驚人,將負傷的龍天死死壓住,連丟個飛錘幫忙都拼盡了全力!

龍躍的技能也不多了,剛纔的一輪半爆發,幾乎消耗了他全部的靈力。作爲弓箭手,他還剩下唯一的一點保命靈力,現在看到大哥情況危險,咬咬牙,射出一支震盪箭。

關鍵的一步就在龍天身上,他現在是硬生生的吃了一擊,借力飛退到倒地的外相靈魂身邊,拼着噴出一口鮮血,也要儘快收割掉這個倒地的靈魂。

得到補充的衆人終於喘過氣來,喬嵐變成了最忙碌的人,龍天的傷勢需要立即救治,耀光已經被山本五十六追上了兩次,打飛了兩個跟頭,雖然龍躍沒有受傷,但是最重要的黃道生,在情報頭子土肥原賢二和總參謀長梅津美治郎的聯手攻擊下,已經搖搖欲墜了……

關鍵時刻,聖盾只能釋放在龍天身上,任他自生自滅,喬嵐只能咬牙,對黃道生敲擊起木魚:“法身非相,化!”

這一段經主要功效是以浩然正氣灌注,並且幻化出多個法身,共同承擔受到的傷害。

等級越高,能夠形成的化身數量就越多,最高是三十二相,而喬嵐最多隻能做出十六個,即使單獨的化身一個只能頂替3%,那也就是說黃道生能減少50%受到的傷害。

黃道生的危險解除,但是喬嵐自己陷入了危機,這一段經消耗的靈力太多,這種逆天的防禦效果,可是相當於一個免傷50%的盾牆啊!她自己的靈力消耗了一半不說,而且在三秒內需要冥想,抵禦強行運功導致的負面效果。

黃道生也發現了不對勁,趁此機會,帶着兩個惡靈和亡靈狂奔,順便強行用靈魂收割者將追逐耀光的山本五十六拉扯到身邊,同時怒吼道:“集火參謀長!”

嘭嘭嘭!

浩然正氣,固甲強化,巨型塔盾,閃避,黃道生同時拉着三個靈魂,趁着化身殘影幫忙承擔傷害,所有的防禦和躲避大招都留在殘影消失的一瞬間,硬生生的堅挺過6秒鐘。

喬嵐的真言術——救,終於及時的趕過來,黃道生從重傷瞬間恢復了八成,與耀光龍躍齊心協力將總參謀長幹掉,切割掉它的靈魂。

接下來就是五打三的節奏,耀光繼續引誘着三本五十六,和龍躍兩人強殺,而龍天和黃道生各自只需要面對一個對手,壓力大減,全隊的傷害和治療循環也正常運轉起來。

五分鐘後,黃道生和龍天兩人聯手,一左一右,用最熟悉的戰鬥方式,向放風箏一樣,將土肥原賢二這個情報頭子亡靈,硬生生的磨死了。

耀光打掃戰場,其他人坐地休息。

黃道生自己給自己捆綁了一條下巴上的傷口,齜牙咧嘴的問道:“誰記了時間的?我們進來多久了?”

喬嵐最細心,很快答了出來:“有半個小時以上了。”

黃道生努力撐起身體,皺眉說道:“加快速度!”

第九層,不出意外,絕對是這座魔塔中最厲害的亡靈,靖國神社中供奉的最高將領——東條英機!

黃道生率先走上前,看着九層塔中的三個亡靈,已經無話可說了。

兄弟戰爭妹妹的桃花債 既然連山本五十六這種戰死在海外的大將都可以收回來,其他意想不到的將領和高官,當然也會出現在這裏。

龍躍的鷹眼術照射在這三個亡靈身上,震撼住了所有人。

三個亡靈正盤腿坐在一張榻榻米前沉思不動。

下首位是板垣徵四郎,甲級戰犯,九月一八事變的策劃者,以一萬日軍,向二十萬東北軍發起挑戰,並且在侵佔東三省後,扶植傀儡政府滿州國,扶持汪精味政權,帶着半個師團就擊潰了**30幾個師,進攻蘇聯,侵犯朝鮮,罪痕累累,無惡不作。

中位,東條英機,甲級戰犯,陸軍大將,昭和天皇最得力的手下,侵華,太平洋戰爭,瘋狂侵略和踐踏了東南亞與太平洋十多個國家和地區,中國人最痛恨的日軍將領,徹頭徹尾的軍國主義和法西斯主義擁護者。

上首位,竟然是誰都沒有想到的,昭和天皇!

……



) 喬嵐看着上位的昭和天皇,掩嘴吃驚的說道:“他不是天皇嗎?難道沒有天皇陵墓之類的埋骨地?爲什麼會出現在供奉戰犯的靖國神社內?天皇和臣子怎麼可能共居一處神社?”

沒人能回答了這些問題。

黃道生輕輕按着太陽穴說道:“昭和天皇1989年才死,據說是葬在東京郊區,而且沒人知道是哪座淺墳,再怎麼不濟,他也是皇室成員,至少有個體面安全的歸宿吧?而且據說天皇墓都神祕的很,日本史學家都不讓公佈具體位置,就是怕中國的摸金校尉盜了他們的墓,還怕韓國棒子過來考證說皇室成員是韓國血統……”

龍天接過話來:“昭和天皇雖然也是戰犯,但他身份特殊,當年美國保了他,軍事法庭纔沒有對他審判,但不審判,也改變不了他骨子裏都流着軍國主義的血液這個事實。依我看,他應該是日本最可恨的惡人!”

但是考慮到這個特殊性,龍天也有點爲難了,問道:“這怎麼辦?有個天皇在這裏,殺呢?還是不殺呢?”

這個問題提出來,耀光和喬嵐是沒有任何意見,龍躍這種富二代,竟然血液中還充滿了憤青因子,提議連帶一起幹掉,剩下就是黃道生的意見了,四人都盯着他看。

前妻,我們復婚吧 黃道生一揮手,氣憤說道:“嗎的老子不遠千里來到這裏,就是爲了操翻這狗屁靖國神社的。管他裏面有什麼牛鬼蛇神,管他裏面是昭和還是明治。碰上了,就一鍋端,沒碰上,是他們走運!啥都不說了,殺!打完了就閃!”

這三個亡靈,實力並不比8層的五個要低,板垣徵四郎,東條英機,都是7級的初級亡靈,6軍大將。實力強大!

而昭和天皇。是恐怖的8級中級亡靈,在場的只有黃道生有勉強防禦的能力,其他人都相差了兩級,恐怕打在天皇身上。未命中的機率那是相當大!

這次戰術需要重安排了。黃道生突然想到一個近乎荒唐的戰術。說道:“不如龍天大哥對戰天皇,我拉着兩個大將,先殺我這邊的。怎麼樣?”

龍躍一頭黑線:“大哥……6級抗8級,你這真是想得開啊……”

黃道生笑起來:“我的全套技能持續時間比龍天大哥的防禦時間還要少3秒,而我估計,天皇的攻擊能力並不太高,應該比大將實力還要弱,再加上有小嵐照顧,再怎麼着,我想龍天大哥一套減傷和閃避技能下來,3o秒能撐過去。而這三十秒,就要看鋼炮哥和耀光,以及我了,如果3o秒能殺掉一個大將,我們就可以撐過去,3o秒打不完,咱們恐怕都得交代在這裏。”

龍躍有些不相信:“3o秒殺不死一個大將,咱們都要死,這也太誇張了吧……”

黃道生努努嘴,示意耀光對着三個亡靈釋放洞察技能,不出所料,這兩個大將,看樣子,真的3o秒後就具有翻盤秒人的實力。

板垣徵四郎的必殺主動技能是——機械狂徒,正是他生前最擅長的進攻手段,也是這隻日軍最精銳的鋼軍機械化部隊最核心的戰術。

開啓機械狂徒技能之後,板垣徵四郎的亡靈會化身爲一頭堅不摧的巨獸,擁有急的移動和攻擊度,擁有強的殺傷力,並且不吃任何控制技能,暈眩和召喚對它效,只要被它盯上,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硬抗,也就是死。

而東條英機的技能加變態,生前的他雖然並未長期親自帶兵出征,但是手底下養着大量的憲兵隊成員,性質與明朝東廠西廠類似,專門做一些黑勾當,控制整個軍部情報絡,死後,他的最大特殊屬性就是這個被動技能——憲兵重生。

憲兵重生的被動技能,每一秒鐘,東條英機會召喚出一名絕對忠誠的憲兵隊成員保護自己,每三十秒,會出現憲兵隊副隊長以上的高級軍官,可以增加憲兵隊成員各種屬性。

幾人面面相覷,怎麼殺?3o秒之後,不論是板垣徵四郎,還是東條英機,都具有秒殺龍躍喬嵐和曜光的實力。

就連龍天,可能都承受不起幾次板垣軍團的機械化衝擊,黃道生也受不了二三十個憲兵隊成員圍着自己羣毆。

再看看昭和天皇,也不輕鬆!

這個年輕時充滿了暴虐思想的男人,任憑軍部胡作非爲,四處殘殺,卻絲毫不阻攔,反而樂享其成,時而鼓勵,並且經常犒勞三軍將士。

陰謀,玩弄政治,暗示侵華和展開太平洋戰爭,對軍隊實力的侵襲和掌權,讓這個亡靈擁有大量的大威力主動技。

戰後的隱忍,僞裝,專注生物學,號稱熱愛和平,讓亡靈同樣擁有多面性,可以使用多面切換的技能,瞬間在武士,忍者,文雅學者,這三個職業中迅切換。

而且擁有一個名爲皇室血統的特殊屬性,可以讓亡靈擁有豁免技能,不吃任何控制技能,法被嘲諷,而且還具有免傷,增加各種光環……

幸好攻擊力不高,看這樣子,龍天硬抗昭和天皇的亡靈,應該不會被打的太慘。

“坑爹啊!”

衆人齊齊出一聲嘆息。

喬嵐嘆道:“天皇不是在靖國神社供奉甲級戰犯後,一直到病死,都沒有再踏入這裏一步嗎?”

黃道生冷笑道:“這就是腹黑嘛!嚮往和平,不堪回憶過去,都是做戲。作爲一名‘高貴’的皇族,他怎麼可能沒有人上人的自我感覺?死後進行樸素神祕的安葬,背地裏又偷偷摸摸供奉到靖國神社裏來,還不是指望這老東西的冤魂能保佑這些狗屁主戰派,帶着鬼兵魂將,切克鬧呢!”

噗呲一聲,喬嵐忍不住笑了起來。其他人也是好笑,誰都沒想到,黃道生出前什麼都沒說,到了靖國神社,卻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好戰分子……

商議結束,開打!

先集火殺的,還是板垣徵四郎,他的板垣軍團機動性太強,萬一3o秒過後,一招帶走了喬嵐,那可就真的全軍覆沒了。

龍天將天皇帶到一個角落,黃道生用禪杖和盾牌猛擊兩個6軍大將,分別在第九層的最遠兩端堅守陣地,其他三人則站在中間,專心致志攻擊板垣徵四郎。

天皇的光環範圍太大,整個九層全部被覆蓋住,因爲等級太高,效果也比喬嵐敲擊的木魚效果要強的多,對比之下,在屬性加成上,五人小隊不如亡靈三人組。

黃道生僅僅只用普通攻擊傷害將東條英機控制在身邊,主動技能全部釋放在板垣徵四郎身上,暈眩,盾擊,鐐銬,挨個招呼在它身上。

龍躍和耀光是攻擊主力,此時顧不得考慮安全不安全,這裏不拼命,只有死路一條。

1o秒,第一輪普通攻擊技能循環完畢,板垣受到輕傷,兩員6軍大將被拉到固定角落裏,正式進入高爆期。

2o秒,大招全開,龍天和耀光拼死爆攻擊,重傷板垣,黃道生趁機砍下它一隻胳膊,斷其手臂,傷其筋骨。

3o秒,全部暈眩技能,黃道生,龍躍,零斷檔限暈眩,一直堅持到第35秒,纔將已經狂暴狀態的板垣軍團打爆過去。

但是此時35秒之後,東條英機的憲兵隊已經爆出來了,34個5級的普通憲兵,1個6級的憲兵隊長,再加上7級的東條英機亡靈本人,黑壓壓的一大羣靈魂,將四人包圍在內。

五人危在旦夕!

……! 從第2o秒開始,黃道生就在多線戰鬥,又要控制板垣徵四郎,還要不斷的攻擊每秒重生出來一個的憲兵,從第15秒開始,他的烈焰燃燒就開啓了,到了第35秒火焰消失,這些憲兵一擁而上,將黃道生逼在一處牆角,裏三層外三層的,法出來。 遊戲王之背後靈系統

“換!”

wWW ▪тt kān ▪c ○

黃道生高聲喊着,他只能向龍天求援了。

龍天情況稍微好一點,在聽見黃道生怒吼後,迅警惕起來,很,黃道生的磁力召喚就將他拉到了憲兵隊中間。

破膽怒吼!

狂怒!

橫掃千軍!

龍天此時揮了自己最大的羣體攻擊技能,而且在破膽怒吼之後,龍躍和耀光,能多羣體攻擊就不會單獨擊殺,這時候是他們最佳攻擊機會,要趁這短短的3秒之內,儘可能殺掉最多的憲兵。

第4o秒,加上出的5個憲兵,憲兵隊普通惡靈還剩下3o個,還有一個東條英機,這5秒鐘時間的羣體爆,只殺死了1o個普通憲兵而已。

黃道生揮舞着禪杖,暴喝一聲:“降妖除魔!”

他放棄了盾牌,放棄了靈魂收割者,將最大的求生希望寄託在這件佛力法器上。

禪杖猶如巨型象杵一樣,化爲一道十米長的幻影,虛實不定,直接攻擊半透明狀的靈魂本體。

“大乘正宗,凝!”喬嵐及時的念出金剛經,驅散掉黃道生內心中所有的雜念。並且關注佛門正宗心法和浩然正氣,瞬間提升了黃道生一倍的實力。

在木魚和禪杖的雙重爆下,黃道生手中的龍象之力禪杖如同千軍萬馬踩踏碾壓一樣,將恢復神智的憲兵羣全部擊退至五米開外,一招就秒掉了2o個憲兵,還剩下憲兵隊長以及3o秒之後召喚出來,沒有受到太多火焰燃燒傷害的1o個殘兵敗將。

龍天有喬嵐之前丟上的聖盾真言,而且黃道生刻意控制了方位,禪杖並沒有攻擊到身後,這時天皇如風般奔跑過來。龍天一個衝鋒。在9層中間部位,攔截住了它。

第45秒,黃道生的赤焰燃燒技能又可以使用了,這次黃道生再也沒有給他們機會。將16個憲兵及隊長。還有罪大惡極的東條英機。一起聚集在身邊,狠狠的燃燒起來。

喬嵐再次陷入激木魚後導致的虛弱期,她的等級太低。強行激這種大威力神器,每一次都讓她產生不小的後遺症。

黃道生身體內還遺留着不少浩然正氣,倒也不怕遭到圍攻,怒吼道:“殺東條英機!別管其他憲兵!”

如果不以最的度殺死它,只會不斷的不斷的召喚出憲兵,1秒鐘出一個,絕對殺不完。

龍躍和耀光的靈力在黃道生殺死板垣時得到過補充,但是一輪高頻率高威力的羣體攻擊後,他們倆再一次變得油燈枯竭,只能咬着牙死撐着,誰都不敢輕易放棄。

戰鬥太艱難了!

第5o秒,喬嵐還沒有恢復過來,龍天的聖盾已經被天皇打破,重重的捱了一擊,被打飛落入黃道生的烈焰範圍內,傷勢加重了。

只燒死了5個憲兵,場上還剩下15個普通級和隊長級,黃道生體內的浩然正氣不夠支持禪杖攻擊,只能化爲護體功法,舉着盾牌猥瑣的防禦,咬牙等待喬嵐的支援。

龍躍所有的箭矢都射盡了,現在已經不得不舉起鋒利的妖弓,在黃道生戰團外,砍殺普通的憲兵。

耀光的符籙還有很多,但是他一個人,怎麼可能同時對付那麼多不斷刷的憲兵羣體?

所以到了這個地步,唯一能對東條英機造成傷害的,只有黃道生的赤焰燃燒,還有耀光的幾張符籙,沒有了龍躍的幫忙,攻擊力瞬間下降一大半。

第55秒,場上憲兵還是有15人,隊長1人,東條英機重傷,天皇變身爲武士在欺凌狠揍龍天。

沒有時間了!

黃道生心中計算的時間馬上就到6o秒關鍵點,這一次會再次重生一個憲兵隊長,這樣場上又會多出一個6級的難纏角色出來!

看來,必須動用從東大廈集英社搶回來的那件東西了!

……

……

這是一顆圓珠,上面刻有複雜的紋路,精密細膩,神祕比。

這顆圓珠和一本黑色的小冊子放在一起,沒有被黃道生的赤焰燃燒掉,應該都不是凡品,黃道生在離開集英社前看見了,一併收了回來,之後就是大逃亡,根本沒有時間查看這些。

在進攻靖國神社前,黃道生抽空看過一眼,小冊子是**,圓珠加不凡,裏面封印着死神達納託斯的冥界力量,是一顆一次性的爆炸裝備,激活後,能使出達納託斯最強的攻擊——天之懲罰。

55秒,黃道生根本沒有多時間考慮,他必須試一試,這顆圓珠是不是真的能破這個死局,是不是真能將他們從深淵邊拉回來。

如果不行,黃道生已經準備好了,用最強的攻擊來擊殺東條英機,徹底放棄所有的防禦,只有幹掉了東條英機,小隊纔可能存活下來,即使是犧牲掉他自己,也要保全其他四人。

57秒,黃道生手中的圓珠已經扔了出去。

58秒,東條英機的亡靈與圓珠生碰撞。

59秒,整個世界像是被巨大的閃光源照亮了一樣,沒有出震天的轟鳴,沒有聽見傷者的慘叫,如同聲波一樣,爆炸的風暴中心,以一種聲的形式,將東條英機的亡靈以及幾個近距離的憲兵一起捲入,瞬間湮滅,消失不見!

衆人被差點亮瞎眼,只有黃道生和背對着的龍天兩人是清醒的,黃道生知道,這是一顆真正來自冥界的封印圓珠,說不定真是從死神達納託斯手裏流傳下來,機緣巧合之下被集英社收集到,當成普通展覽品存放在展覽室中。

沒有時間去想爲什麼日本人自己現不了這種逆天神器,黃道生只知道,這時候是絕佳的反擊時間,場上還有不到1o個憲兵,而且不再重生的兵力,其中的憲兵隊長經歷過長時間的炎火灼燒,再加上天之懲罰力量的傷害,現在已經成了不堪一擊的廢物。

黃道生強忍着不適,揮舞着手中的靈魂收割者和巨盾,將剩下的幾個殘兵給收了,大聲喊道:“振作起來!”

振作起來的只有喬嵐一人,這個時候,東條英機的亡靈被天之懲罰轟擊的早已不知去向,不是黃道生用靈魂收割者殺死的,就沒用補充靈力的光團出現。

而重生的憲兵隊,和亡靈不同,並不能提供哪怕是一丁點兒的光團。

雖然幹掉了東條英機的亡靈,但是黃道生技能使用過多,靈力見底,還要對付七八個受到輕傷的憲兵。

龍躍靈力枯竭,耀光符籙耗盡,這兩個最大的主力攻擊手也徹底廢了。

龍天技能使用太多,靈力見底,只能在天皇面前自保。

唯有喬嵐還剩下少量靈力,並且還有匹諾曹的大鼻子面具沒有使用,總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總裁的緋聞妻 有了喬嵐的加入,黃道生和龍天兩人立刻輕鬆了一些,用磨和耗的方式,幹掉了所有的5級憲兵,接下來面對的全場唯一的敵人,昭和天皇的亡魂了!

本以爲這種戰術應該和其他靈魂戰鬥一樣,龍天和黃道生兩人你來我往,放放風箏,互相休息一下,輕輕鬆鬆就過了的。

可是在全場只剩下它一人時,天皇的亡靈再一次生異變,切換多重角色的度加了不說,而且增加了一個極其噁心的第四種職業——走下神壇的皇族成員。

……! 天皇變身的第四種職業——皇族成員,在失去所有的部下後,會變得喪心病狂,極其難纏,一直會處於狂暴狀態,並且『摸』不得碰不得打不得,自帶反擊風暴,誰打誰遭殃,誰碰誰捱揍。

耀光還剩下幾張寒冰和冰凍符籙,再就是真言符和漸隱符這種東西了,在這裏,他只能儘可能的用寒冰符一張張減緩天皇的追擊速度,讓龍天能帶着傷躲開。

黃道生換上防禦裝,從喬嵐手裏將木魚拿過來,他現在靈力還剩下三點,使用兩次木魚技能還是沒有問題的。

現在最適合的兩個技能,一個是“一體同觀”,可以讓小隊全體人員共同承擔任何傷害,但是需要兩點靈力值。

另一個是“應化非真”,是金剛經裏最強大的一個單體防禦法術,比50%免傷的“法身非相”還要高一截,達到65%免傷。這個技能,只需要一點靈力,相當划算。?? 最強靈魂收割者393

不用說,這是現階段最適合的兩個技能。

黃道生沒有莽撞,在和龍天替換頂替的時候,慢慢尋找天皇變臉的規律,在即將變化爲皇族成員前,對自己敲擊了兩個木魚技能。

梵音響起,五人身上冒出一層金光,黃道生更是如同天神下凡一般,身形變得更加沉重,表情肅穆的面對着天皇變身後的皇族成員。

追妻總裁:死女人,還我兒子! 轟!

天皇雙拳攻擊在黃道生的巨盾上,如果換做是龍天。在這種情況下絕對會被擊飛十米遠,但是黃道生免傷65%,而且全力以赴,將天皇的強力一擊擋住,硬生生的只後退了三步而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