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成為仙王的內應,她早就猜到,有這麼一天了?

「百里圖到底給你灌了什麼迷湯,讓你敢膽出賣我,你難道不知道出賣我,是什麼下場嗎?」魔仙女王怒道。

紅袖深深的吸了口氣,這才說道:「他什麼都沒有給我,是我自願的。」

說完,她手中閃電般出現一把匕首,刺向自己的心臟。

這一下速度極快,但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刀尖離自己胸口還差一公分的時候,就怎麼都刺不進去。

她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像不受控制一樣,彷彿身體不屬於自己的。

「想死,沒那麼容易。」魔仙女王冷哼一聲,怒道:「出賣我的人,沒有什麼好下場。」

紅袖的臉頓時變得鐵青,臉如死灰。

魔仙王的手段,她十分清楚,得罪他的人,會生不如死,所以她才會那以堅決自殺。

現在自殺不成功,她很清楚,自己將會受到的會是怎麼樣的酷刑。

「百里圖在哪裡,只要你告訴我他的下落,我可以讓你死得痛快一些。」魔仙女王道。

紅袖閉上眼睛,不再說話,表現出一副堅決的模樣。

「你以為為百里圖付出這麼多,他會感動嗎?」魔仙女王站了起來,一步步走出皇座,來到她面前。「不如我們打個賭,如果你贏了,我不但饒了你,還放你一條生路,如果你輸了,就告訴我百里圖在哪裡,怎麼樣?」

紅袖依然沒有說話,因為她覺得,自己已經再劫難逃了。

「這個賭很簡單,我利用你身上的水鏡溝通百里圖,只要他答應前來救你,我就把你們兩個給放了,如果他不敢前來,你就告訴我他的下落,怎麼樣?」魔仙女王看著她。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話嗎?」紅袖以為這只是一個局。

「我雖然殺過的人不少,但是,我什麼時候出爾反爾了?你跟了我這麼久,應該最清楚我的性格了,一言九鼎。」魔仙女王道。

紅袖沒有回話,似乎有些動心。

如果她真的能將兩人放了,那麼自己確實可以跟她一賭。

但是,仙王會答應嗎?

紅袖不由得想起,自己跟百里圖相遇的情景。

……

魔界入侵仙界之後,紅袖在百花仙域呆過一段時間。

那時候,百花仙域的人正好對魔界進行反攻,當時雙方大戰,戰況非常激烈。

就在這時候,仙王百里圖出現了,他舉手投足之間,就將魔族的幾千軍隊啊殺得乾乾淨淨,但是,他唯獨沒有殺死自己。

後來她才發現,原來仙王就是自己小時候的青梅竹馬,只不過,那時候的他並不叫百里圖。觀看首發zui新章節請到堂客行—手機地址: /手機閱讀./手機閱讀.仙王不但沒有殺她,還親自為她治傷,在治傷的時候,還對她訴說了自己的相思之苦,他說這上萬年來,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她,惦記著她。

在他甜言蜜語之下,一向非常非常保守,非常堅定的紅袖,在半推半就之間,跟他發生了關係。

北城扶桑 事後,紅袖懷疑,他是不是對自己用了某些葯,但是百里圖一口否定了。

女人一旦打開心扉,那就徹底沉淪了。

那幾天,她跟百里圖,一直都在纏綿,兩人完美融合,紅袖甚至一度認為,自己的前幾千年,白活了。

這時候,百里圖開始讓她投靠仙界,當仙界的卧底。

開始,紅袖還是很抗拒的,不敢當叛徒,但是經不過百里圖的勸說,最終還是答應了。

因為百里圖向她保證,只要魔仙王死了,就想辦法讓她突破到化神修期。

神算萌妻超凶萌 這才是對紅袖吸引最大的地方,因為她在半步化神,已經困了快上萬年,如果再不突破,就會壽元用盡。

……

紅袖不由得有些心動,自己為了百里圖付出這麼多,連魔仙王都背叛了,他是不是應該應該想辦法救自己?

「怎麼樣,考慮得怎麼樣?」魔仙女王問。

「我答應你,不過我有一個要求,就是你不能讓他知道我們之間的賭約。」紅袖說道。

「這個自然,如果被他知道,就沒辦法玩了。」魔仙女王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紅袖從身上掏出一個裝著本命元氣的小瓶子,遞了過去。

魔仙女王接過,將元氣放出來,在半空凝聚成一副水鏡,半晌之後,水鏡之中,就出現了百里圖的身影。

看到面前的不是紅袖,而是魔仙女王,百里圖臉色微變。

「怎麼樣,看見我,是不是很意外?」魔仙女王冰冷地說道。

「你想怎麼樣?」百里圖直接問。

「看到我,你應該想到了紅袖的下場了吧!」

魔仙女一手抓出,將旁邊的紅袖抓住,來到自己面前,緊緊地卡住她的脖子。

紅袖頓時憋得滿臉通紅,一副就要斷氣的模樣,眼睛白翻。

看到紅袖的模樣,百里圖臉色微變,但是並沒有失去分寸?

「看見你的女人痛苦成這樣子,是不是很心疼啊?」魔仙女王看著百里圖的臉,戲笑道:「想救她,來大秦帝國皇城,你不來的話,我可是要好好折磨她,讓她生不如死。」

百里圖的臉不停地變幻著,半晌才說道:「為了把我找出來,你可是手段用盡啊,連一個跟隨自己這麼多年的手下,都下這麼毒的手。」

「我毒,還是她毒?」

「她可整整跟隨了我兩千年,居然出賣我,如果不是她,你們也不敢聯手去殺百里風雲,她讓我損失一員大將,你說她該不該死?」魔仙女王一邊說,一邊手上用勁。

紅袖看著百里圖,多麼想從他嘴裡說出一些為了自己不顧一切的話,哪怕只是說說而已,但是他至始至終都沒有說。

「紅袖,魔仙王的狠毒你也清楚,如果我去了,他不怕不會放過你,就連我,他也不會放過。」

「如果我只是孤身一人,肯定會不顧一切去救你,但是我現在是正道的首領,有太多的人需要我了……」

聽到百里圖的話之後,魔仙女王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什麼是虛偽,這就是虛偽。

「百里圖,在你身上,我總算體會到了什麼叫做偽君子。」魔仙女王手上再次用力,緊緊卡住紅袖的脖了:「我再次問你一次,來不來救她,只要你答應前來,我可以饒她一命,我說到做到?」

面前的水鏡,一片閃爍,最後徹底消失了。

百里圖,居然把水鏡給關掉了。

紅袖心裡一陣陣心痛,那種感覺,比起脖子被卡,還痛苦。

「你殺了我吧!」 此生只對你鍾情 她不甘地閉上了眼睛。

「你輸了,可以告訴我百里圖的下落了嗎?」

「我不知道他的下落。」紅袖閉上了眼睛。

就在她以為,魔仙女王會殺她的時候,突然感覺脖子一松,魔仙女王鬆開了手。

「你做的事情,足夠我殺你一百遍,但是,我不但不殺你,我還放你走,讓你回到百里圖身邊。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的那麼相信你。」魔仙女王大手一揮:「在我沒有改變主意之前,給我滾!」

紅袖如蒙大赫,連忙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了。

一直飛出了幾千公里,見後面沒有人追,她這才鬆了口氣。

魔仙女王放她走,不殺她,就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

本來她還以為,魔仙女王放她走,是想悄悄跟著她,從她身上找到百里圖,但是接下來半個月,她都沒有跟百里圖溝通,魔仙女王還是沒有出現,她這才略略心安。

以魔仙女王的個性,她才沒有這個耐性,跟在自己背後這麼久。

二十天之後,她終於忍不住,找個安全的地方,從身上,掏出了第二個裝著百里圖本命元氣的小瓶子,溝通他。但是這一次,百里圖沒接。接下來,她連忙不停地溝通了幾次,依然沒有接。

紅袖的心有些寒,她這才發現,自己為之背叛魔仙王的男人,似乎並不靠譜。

她不甘心,決定親自去尋找百里圖,當面問個明白。

……

接下來的日子裡,葉雄都在查探白山的消息,但是他查來查去,都能查到有用的資料。

畢竟,這都是快一萬年前的事情,這麼久遠的事情,查起來真的很難。

就在這天,他接到了秦煌的水鏡,秦煌告訴他,經過可靠的消息,魔仙王很有可能,已經從屍界請了人過來,協助魔族,對抗仙界。

「葉兄弟,我上次聽說,你從妖界回來是不是?」秦煌問。

葉雄點了點頭,道:「你是想讓我,從妖界借兵嗎?」

「這一戰,關係到仙魔兩界的未來,來的人越多,咱們勝算越大,如果你能從妖界借兵過來,對於咱們來說,勝算更大。」秦煌說。

「在妖界,我認識的人也不多,能不能請到支援,我自己也沒譜,不過我可以去試試。」葉雄答應前往妖界走了一趟。

「那太好了,一切就拜託你了。」

掛掉水鏡之後,葉雄開始趕往死亡地帶,準備前往妖界。觀看首發zui新章節請到堂客行—手機地址:觀看首發zui新章節請到堂客行—手機地址: /手機閱讀.第2910章前往妖界

半個月之後,葉雄終於到了死亡地帶,通過死亡地帶,進入妖界。

進入妖界之後,葉雄馬上前往妖界的首都仙山,龍三所有的一座山峰。

在妖界,他跟龍三最熟,兩人曾經一起戰鬥過,有他幫忙說話,大妖皇那邊會好說話一些。

當然,還有一個更好的說客,就是金碧玉,但是自從知道金碧玉成了大妖皇的七皇妃之後,他心裡就非常不舒服,不想再跟她之間有什麼關係。

剛走到宮殿門口,兩名守衛就攔住了他,喝道:「這裡是三皇子府,不得擅闖。」

陪吃是長情的告白 「兩位,我有事情找一下龍三,還請通報一聲。」葉雄客氣地說道。

「你是什麼人?」兩名守衛盯著他問,態度很不好。

在妖界,人族是不受待見的,所以兩名守衛打心裡看不起他。

「我叫葉雄,是三皇子的朋友。」葉雄說道。

「我從來沒有聽說過,三皇子有人族朋友,你休想矇騙我。」其中一名守衛不耐煩地揮了揮手。

葉雄見兩人如此不識好歹,當下氣沉丹田,嘴裡發出一聲大喊:「三皇子,葉雄來擾拜訪,你可在府上?」

聲音不大,但是穿透力非常強,而且有種直擊靈魂的感覺。

近距離的兩名守衛,感覺自己的耳膜都快破了,連忙捂住耳朵,但是他們發現,就算捂住耳呆也不濟於事,然後將聽覺封閉。更讓他們崩潰的是,就算他們封閉了聽覺,依然感覺那聲音在腦海之中傳出。

他們這才知道遇到高人了,連忙跪在地上,連連求饒。

葉雄正眼也沒有瞧他們一眼,區區的兩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守衛,還沒資格讓他正眼看。

就在這時候,突然裡面傳出哈哈大笑的聲音,龍三從裡面大步走了出來。

「葉兄弟,好久不見。」龍三一邊說一邊笑。

然後,他看到地上瑟瑟發抖的兩人,瞬間就明白了什麼似的,兩腳踹過去。

「我跟你們說過多少次,別狗眼看人低,全都給我滾。」龍三怒吼。

兩名守衛如蒙大赦,連滾帶爬地離開了。

「三皇子,好久不見了。」葉雄拱了拱手。

兩人關係挺好的,可是一起嫖過妓的交情。

「我可想死你了,快快,裡面請。」龍三笑道。

「想我這麼深,是不是我來了,就可以……可以論道至天亮了?」葉雄深味深長地說道。

龍三是個妻管嚴,老婆一直管他管得很嚴,想出去一趟都難,上次葉雄來仙山,就被這傢伙帶去叫妓,當時他還千叮囑萬叮囑,讓自己在老婆面前,一定要說兩人是在論道。想起這事情,葉雄都覺得好笑。

龍三哈哈大笑起來,豎起拇指:「果然是兄弟,知我心。」

兩人邊說邊聊,走了進去。

剛走進去,一道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什麼事情這麼高興啊?」

一名嬌小的人影從裡面走了出來,正是龍三唯一的王妃,萍兒。

「萍兒姑娘好。」葉雄打了個招呼。

上次來這裡,兩人見過,三王妃不喜歡別人叫她王妃,更喜歡別人叫她名字。

「原來是葉公子,好久不見。」萍兒微微行了個禮。

「萍兒,快快準備好酒好菜,我跟葉兄弟好好喝一杯。」龍三吩咐。

萍兒點了點頭,退下去準備了。

半晌,好酒好菜就上桌了,葉雄連續不停地趕路,很少休息,吃得也不好,快餓壞了,不客氣地吃了起來。

「葉兄弟,這次你來妖界,辦什麼事情嗎?」幹了一杯酒之後,龍三問。

葉雄沒有隱瞞,當下將借兵的事情,跟他說一下。

「要借多少人?」龍三問。

「魔仙王實力非常強,他在屍界借了多少兵過來我們也不知道,自然是越多越好。」葉雄道。

「你借的是化神修士,境界在我之上。你也知道,在咱們這裡,能進入化神境界的,地位比我還高,我也沒辦法答應你,只能跟你向父皇提提,決定權在他那裡。」龍三說道。

「這個我知道,你能幫我提提,我已經心滿意足了。」葉雄說道。

「走,咱們去皇宮。」龍三突然站了起來。

「不用這麼焦急吧!」葉雄指著一桌子菜,說道:「咱們還沒吃完呢,不差這點時間。」

「擇日不如撞日。」龍三解釋起來,說道:「今天,正好是妖界聯合會議,父皇在大殿會見各族族長,商量對抗蟲族的大計,參加會議的強者無數,化神修士也不少。」

葉雄頓時明白了,這是千載難得的機會,總好過一個個找。

「那咱們去了之後,再回來喝。」葉雄點了點頭。

龍三剛走出兩步,突然感覺到什麼似的,震驚地問看著葉雄:「你突破到半步化神了?」

葉雄點了點頭。

「天啊,你小子也太幸運了吧!」龍三震驚地看著他,上次他離開妖界,這才多久啊!

「我運氣好,遇到了些機緣。」葉雄笑了笑。

「我記得,你實戰力很強,現在進入半步化神,能擋得住化神初期修士一分鐘攻擊嗎?」龍三問。

別說攻擊一分鐘,連實戰強大的化神初期修士葉雄都殺過。

「應該沒問題。」葉雄回道。

龍三一拍大腿,說道:「這樣就好辦得多,你不知道,咱們這些族長啊,什麼強者啊什麼的,真的很勢利,實力為尊,想要讓他們幫你,你就得表現出自己的價值。」

這一點葉雄心裡很明白,凡事都有條件跟代價的,沒有好處,誰會平白無故地幫他。

最起碼讓人知道,他這個人,值得幫。

兩人化成兩道流光,朝皇城而去。

去到皇城之後,龍三直接拉著葉雄走進大殿。

「三皇子,你不是說不舒服不上殿嗎,怎麼又來了?」看門口一名白袍侍衛問。

「我現在不是好了嗎,所以說趕過來了。」龍三帶著葉雄往裡面沖。

「等一下,這位……」白袍侍衛看著葉雄,擋在他面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