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卡也優雅地點點頭。

範友山後退着要離開,貓妖卻再次開口叫住了他:“範先生,這次我們的合作,你並沒有做到最佳效果,我希望不要有下次,要不然,子彈就不會在桌上轉了,你明白?”

範友山使勁地點着頭,冷汗都因爲點頭的慣性滴到了地上,他也顧不得擦一把,迅速轉身跑向了酒吧門口。

“好了貓妖,你該說說這是怎麼回事了吧?”

琳卡將那枚一直攥在手中的達姆彈豎着放到了桌上,眼睛瞪着貓妖,並不時斜眼觀察着他藏在上衣裏的手。

一品廚娘:吃定君心 “琳卡,這個……好像不是你應該管的吧!”貓妖露出一個不屑的神情。

“貓妖,克莫拉的規矩你不會不知道,我們是殺手,不是屠夫,如果你覺得殺人是一種樂趣的話,請你退出克莫拉。”

“嘎嘎,退出?琳卡,你竟然要代替BOSS,來行使權力?BOSS果然早安排候選人啦,嘎嘎……”

這時,男侍端着水果汁走了過來,快到桌前時就已經停住了腳步,繞開琳卡身邊一點,迅速將三杯水果汁放下,然後彎下身來,將地上的碎玻璃收拾起來,慢慢地後退到了一邊。

琳卡頭也不回地伸手衝後面擺了擺:“這裏不需要你服務了,今天心情不好,沒有小費給你。”

男侍賠着笑臉,快速倒退着離開了。

琳卡端起一杯,微笑着喝了一口,語氣變得輕飄飄的,好像很享受這杯水果汁:“可惜,範先生一口都沒喝,嘻嘻,貓妖,你肯定嚇着他了吧。”

貓妖的眉頭皺了起來,因爲他已經預感到,琳卡天使般笑容背後所隱藏的重重殺機。

“琳卡,有話你就直說吧!”

琳卡並不說話,只是繼續喝着水果汁。

貓妖一看琳卡不開口,繼續追問:“BOSS……讓你來的?”

“嘻嘻,貓妖,你覺得呢?如果BOSS讓我來,會是這樣的見面方式嗎?”

“你是說,這是你自己的意思?你倒底想幹什麼?”

琳卡放下喝空的杯子,眼神迷離着,用舌頭舔了一下嘴脣:“我也正想對你說這句話,你倒底想幹什麼?”

“我要殺掉標靶!”

“嘻嘻,那你就用殺掉標靶的方式進行好了,爲什麼還殺掉別的人?”

“迫不得已……”

“哦?真的?”

“真的……”貓妖說完,手上已經暗暗用勁了,上衣的裏面,貓妖早已經將沙鷹槍抓在了手中。

琳卡伸手將桌上本應是範友山的果汁推到了貓妖面前:“我不喜歡浪費,但又實在喝不下了,嘻嘻,這杯歸你了。”

貓妖看看自己面前的兩杯果汁,擡頭向琳卡說道:“你要阻止我?”

琳卡一下子收起了笑容,將臉往前湊了湊:“貓妖,別用槍,如果你還想擁有殺掉上官博的機會的話,我勸你,還是用冷兵器吧!”

貓妖神情一變,轉頭向四周看了一遍,卻沒有發現異常:“你什麼時候學會嚇唬人了?”

琳卡端起另一杯果汁,一口乾掉,露出陶醉的神態:“啊……真好喝,那……咱倆可以開始了吧?”說完,琳卡用手攥住腕部,活動起來。

貓妖注視了琳卡五秒鐘,也把手從上衣中抽了出來,將雙手都按在了桌子上:“琳卡,別自不量力了,你的排名……”

話還沒說完,琳卡已經出拳了,直奔貓妖的面門而來,貓妖按在桌上的手往上一提,竟然靠着兩掌心的吸力,將玻璃桌面提了起來,自己面前的兩杯果汁瞬間潑向了琳卡。

琳卡立刻收回拳頭蹲下,手中已經多了一根閃閃發着銀光的細絲,向着貓妖的腿部伸了過去。 貓妖的瞳孔在瞬間縮了起來,原地一跳,伸腳將玻璃桌面踢向琳卡。

琳卡貼着地面竄了過去,剛衝到貓妖原先站立的位置,迅速將身體轉了180度,手中的銀絲一撩,抽向了還處於半空中正做向前轉體的貓妖。

可惜,琳卡的位置太背動,貓妖在半空中懸着身體,追上了翻轉的玻璃檯面,手往回一拉,玻璃檯面“呼”的一聲,拍向了還臥在地面的琳卡,然後快速地抽出了匕首,雙腿一用力,狠狠地向着琳卡的腿部踩了下去。

琳卡大驚失色,在一連串的後滾翻後,坐在了玻璃桌邊的沙發上,這時,玻璃檯面才落了下來。

“哐嚓”,玻璃檯面擔在了桌架上,瞬間粉碎,向四面飛濺開來,貓妖也在這一聲響後,緊跟着落到了地面,手中的匕首指向了琳卡的位置。

酒吧中的音樂還在繼續着,可玻璃檯面的尖銳碎裂聲音已經壓過了使人熱血沸騰的勁爆節奏。

現場的人們都望向這裏,直到這時,他們才發現,酒吧內有人打鬥。

一邊是中英混血的絕色金髮美女,優雅地坐在沙發上,而且還將美腿架在另一根腿上,手中一根魚線樣的銀絲,在酒吧的彩色射燈映照下,發出了詭異的紫色光芒。

另一邊是一位身體修長,頭戴皮檐帽,一身黑皮衣,筆直地站在一大堆碎玻璃中央,手中的匕首發出了奪目的銀光,如果不是看到臉部猙獰表情的話,很多人都會以爲,這是一個女人。

兩人就這樣默默無語的對峙着,周圍的人們,沒有多少恐懼感,在這樣的一個主張狂歡的夜晚,有人在酒吧中動粗,更增加了他們血管中紅色液體的流速和溫度,腎上腺素都急劇的增加着。

一個戴着西式禮帽,滿臉的絡腮鬍須,上身衣服大開着露出胸毛的壯漢,已經開始吶喊了:“打呀,別站着了,美女,我們支持你,把你對面的那個人妖給打得變成女人吧,哈哈……”

“唰……”

笑聲嘎然而止了,從壯漢的嘴裏發出斷斷續續的哽咽聲音,他再也無法說話了,眼睛已經圓睜了起來,手向前伸着,微顫着指向他所說的人妖。

人們驚訝地看着他,“哧”,一道細長的血液直射了出來,壯漢嘴裏也開始出血了,緊接着,他的身體開始癱軟,舉起的手也耷拉着,眼睛一翻,躺倒在地。

就在他躺倒的一剎那,一道寒光從他的喉部的金屬物體上反射出來,人們再仔細看去,喉部的匕首已經直插沒柄,上面沾染着妖紅的血色,不長的時間內,粘稠的紅色液體已經在他身下淌成一片了。

貓妖開始動了,他向壯漢的屍體走了過去。

人們再看向他時,已經沒有了興災樂禍的表情,而是恐懼地發着抖。

貓妖握刀的那隻手邊走邊從斜揹包裏摸出兩顆黑圓的顆粒。

“啊……”

一聲女人的驚叫在酒吧裏傳了開來,慌亂,絕對的慌亂,看到此場景的人們,不分男女,都急急向酒吧門口逃去,沒看到的,被這些驚慌的人們帶動着也嚇得隨從人流向酒吧門口奔逃。

貓妖手一甩,握在手中的兩顆圓球射向了酒吧門口。

“哧”

一陣微弱的響聲過後,耀眼的光芒像閃光燈樣,一下子映白了酒吧昏暗的各個角落,緊接着“轟,轟”兩聲巨響,煙霧四起,並且以極其迅捷的速度開始瀰漫着。

逃跑在最前面的人們已經停住了,都使勁眨着眼睛,剛剛的強光讓他們的視力頓時變爲了零,後面的人們卻更加恐慌了,他們並沒有收住腳步,而是衝着煙霧竄了過去。

被晃到眼的那些倒黴的人們,一下子被後面潮水般的人羣推倒在地,變成了後來人的墊腳石,幾秒鐘的時間就足以讓他們失去知覺,口吐鮮血,渾身抽搐着昏死過去了。

潮奔的人流並沒有因爲前方有人倒下而停止瘋狂的步伐,現在的狀況下,誰停下來誰就會被人流的慣性推倒,成爲下一塊被踩在腳下的肉墊。

貓妖在黑圓球閃光前就轉過身去,沒有看那些失去理智的人們,而是信步走到壯漢身邊,邁過那灘血液,伸手將匕首抽了出來,在壯漢的衣服上擦了擦血漬,一腳將壯漢的屍體踢出三米多遠。

貓妖甩了幾個刀花,重新看向了琳卡。

琳卡一直沒有更換姿勢,但她臉上已經有了深深的怒意了,看向貓妖的眼神也變得冷峻了許多。

酒吧的老闆在得到男侍的報信後,這才慌忙跑向大廳,側臉看看對峙的貓妖和琳卡,還有被踢到一邊的壯漢屍體所沾血劃出的一道血紅色,然後是那些都擠在大門處,呆在薄煙中,使勁推門的人們。

到得近前,老闆的嘴已經嚇得露出了所有的牙齒,蹲下推推地上或昏迷,或死去的人體,擡頭看看還在不顧煙霧侵蝕,大聲哭喊着瘋狂砸門的那些顧客。

酒吧大門已經被炸爛的磚牆碎塊堵住了一半,向裏開的大門扭曲着,嚴嚴實實地關閉,雖然有人已經開始徒手搬動水泥塊,但杯水車薪的動作顯得那樣無力。

老闆快速掏出手機,要撥打報警電話。

貓妖斜眼看着老闆的動作,用匕首指着地上的壯漢,冷冷的聲音響了起來:“如果報警,你就是下一個他!”

老闆的嘴一下子緊閉了起來,從貓妖的神態,他已經瞭解了貓妖的實力和暴戾的心態,僵硬的將手機收了起來:“這位先生,我們有什麼過節嗎?”

貓妖本不想說話,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琳卡身上,但這樣紛亂的場景,使得他無法集中精神。

手快速伸向另一個衣服口袋裏面,再次摸出兩枚黑圓球,甩向了酒吧門口。

老闆眼睛跟着黑圓球的運動軌跡看了過去,嘴巴再次大張了起來。

“轟,轟”

又是兩聲爆炸的音效,這次沒有煙霧產生,爆炸力反而將剛剛變得稀薄的煙霧吹散了不少。

嘈雜的聲音沒有了,哭喊的聲音沒有了,甚至連站立的人羣也只剩下了三分之一。

黑圓球的爆炸摧毀力並不大,但推進的力度卻非常迅猛,爆炸產生的碎顆粒已經密密麻麻地射入人們的身體,離得近的那些人,身上像馬蜂窩一樣,到處都是細小的傷口,流着鮮血,他們不是被爆炸衝擊倒的,而是因爲碎片嵌入體內而疼暈過去了。

站着的人們也並不好過,臉上,身上都或多或少帶着細細密密的傷口,他們已經傻了,誰也不敢再動彈一下,任憑臉上,身上的小洞裏流出血液,在地球引力的拖拽下形成一條條豎線。

“嘎嘎,嘎嘎嘎嘎……”貓妖變態地笑了起來。

琳卡早已經坐不住了,手中握着細銀絲,嘴脣緊抿起來:“夠了,貓妖,你已經不配當個殺手,你是個標準的殺人犯!”

貓妖走向呆傻的酒吧老闆身邊,拍拍他的肩膀,被嚇得丟了大半魂魄的酒吧老闆,乖乖地跟着貓妖來到了破碎的玻璃檯面那裏,按照貓妖的示意,站在了貓妖和琳卡的中間。

琳卡上前一步:“你想幹什麼?”

“嘎嘎,琳卡,我知道你手中拿的是超強腐蝕性的特殊金屬絲,有本事你就在這個男人身前用吧!嘎嘎,如果銀絲上的腐蝕效果還沒有消失的話。”

琳卡想繞過去,可貓妖挪動着腳步,始終讓酒吧老闆處於兩人的中間位置,三人保持一條直線。

琳卡無奈地將手中的銀絲一甩,銀絲像針一樣直插在了沙發上,跟銀絲接觸的沙發布面散發出了一陣白煙,然後迅速地形成一個黑洞,直至擴張到手腕粗細,沙發布面再也無力支撐銀絲的重量,銀絲歪斜着,慢慢地滑進了沙發中。 酒吧的調音師已經停止了音樂,霓虹射燈也都停了下來,換上了日常的燈光顏色,工作人員們都遠遠地看着空場中的三個人,擔憂的神色在每個人的臉上都有所表現,他們紛紛爲自己的老闆默默祈禱着平安。

酒吧門口蜂擁擠到一起的顧客們也紛紛看了過來,出路已經被牢牢堵死,他們只有返回那個瘋狂殺戮的劊子手方向,來尋找逃出去的路,在經過貓妖身邊的時候,他們都選擇了繞行。

地上的屍體和那些昏迷的人們,靜靜地以各種姿勢擺在地上,除了少數人還關心地在一邊守護着,已經沒有多少健康的人願意呆在那裏,那片廢墟瓦礫,已經將恐怖的印象深深植入了人們的心中,也許,這將是一輩子的痛苦回憶了。

貓妖從酒吧老闆的背後貼到了他身上,將嘴靠在老闆耳朵邊,聲音不大,但是能讓在場的人都能聽到:“今晚,你們所有的人都會死,山歌派對,將成爲死亡派對,嘎嘎嘎嘎……”

貓妖狂放的笑聲向酒吧四周傳了出去,在場的人都傻了,誰也沒有想到,這個瘦高個竟然有如此心思,想把酒吧內的人都殺掉。

人們譁然了,都在極短的時間內動着自己的心思,誰也不想死,但在見識了貓妖的殺人手段後,恐懼的感覺暫時佔據了超過半數的腦思維。

大部分人開始後退了,都想離這個瘋子遠一點,那樣,說不定還能有一線生機,但有些人卻已經被貓妖的殺戮觸怒了。

特別是那些失去朋友的人們,眼看着自己的朋友倒在血泊中,強烈的復仇使他們的神經越來越亢奮,以至於完全拋棄了對於貓妖殺人手段的恐懼,慢慢挪着步子,向貓妖靠近。

有一個白白淨淨的矮個男子,雖然身體還有些顫抖,但內心已經堅強起來:“咱們別害怕,反正他是要殺光所有人,我們跟他拼了還有可能活,不拼,都死得窩窩囊囊的,他就一個人,讓他殺還能死幾個? 修仙小神農 是男人的都上……”

說完這話,矮個男子又往貓妖的方向挪了幾步,周圍的男人有些受到了些許鼓舞,也都跟到矮個男子身後,往前湊着,他們都想爲自己的生命權再努力拼搏一下。

琳卡睜大了眼睛,因爲她已經想到了貓妖此舉的用意。

琳卡使勁扯開嗓子,用極不標準的中文發音,衝着靠近的人們大吼起來:“都別過來,過來也是送死,你們都退後,讓我來對付他。”

矮個男子停住了腳步,不解地看着琳卡,提出了他內心的疑問:“你用什麼對付他?你一個人能行嗎? 最好不相見 我們人多力量大,一起上,滅了他,大家上……”

話音一落,三四個體形魁梧的男子就跑了起來,手裏都拿着酒瓶,菸灰缸等硬物,他們完全把這場未知的戰鬥當成了街頭流氓打架,以爲從人數上完全可以壓倒一切,這個想把所有人都殺光的瘋子肯定會被敲打成一堆肉泥的。

就連站在琳卡和貓妖中間的酒吧老闆也被矮個男子一席話給激得一抖,彷彿在話音落時,自己已經看到了生的希望,一轉頭,面向貓妖,眼中噴着怒火,雙拳握起,擺出咬牙切齒,準備拼命的樣子,也開始向貓妖挪動起來。

琳卡急了,喊了起來:“都站住,別送死……”

榜樣的力量是巨大的,就像一羣野馬,在草原上漫無目的地瘋跑,都不知道將要奔去的方向,但這時,突然出現一匹跑得最快的馬,衝當起了領袖的職責,拼命竄到了馬羣最前方,其餘的馬會在瞬間鎖定目標,都將目光集中到領袖身上,跟隨它朝一個方向傻跑起來。

一切都晚了,當琳卡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周圍的男人們都鼓起了勇氣,快速地圍向了貓妖,他們腦海中肯定在幻想着將貓妖衝倒,然後,所有人都站在他臥倒的身體邊,紛紛擡起腳,將貓妖踏得七孔流血,骨骼盡斷,氣血倒流而亡。

但他們卻不知道,面前站的這個男人代號叫貓妖,世界著名的克莫拉殺手組織排名第四的殺手。

琳卡根本無力阻止這麼多興奮的人,只能由他們衝上去,她已經顧不得要對付貓妖了,在所有人都衝向貓妖時,她退後幾步,從腰間掏出一根細細黑黑的像是塑膠棒的東西,安裝在了鞋尖處,眼睛直盯着那些激動的人們。

如果仔細觀察琳卡眼睛的話,會發現,她的雙眸中多了一種叫做哀傷的東西。

矮個子男人最先衝到了貓妖身邊,手中緊緊攥住的一個啤酒瓶子狠砸向貓妖的頭部。

但就在瓶子馬上要接觸到貓妖身體的時候,矮個男子猶豫了,因爲他看到貓妖在笑,好像帶着嘲諷的意味。

“嗞啪”

這聲音很小,也只有貓妖和矮個男子能夠聽到,但矮個男子已經不會再聽到別的任何聲音了,因爲他已經死了,手中的啤酒瓶子慢慢滑出了手心,“哐嚓”摔碎在地上。

其餘的人們又衝了上來,他們根本沒有在意矮個男子爲什麼僵住了,也顧不得矮個男子的反應了,只是藉着憤怒的神經和奔跑的慣性,想利用最大的衝擊力形成最強的攻擊,對這個殺害那麼多人的王八蛋造成最大的傷害。

琳卡已經閉起了眼睛,她已經知道貓妖採用什麼樣的殺人手段了。

矮個男子已經倒地了,第二個人也衝到貓妖身邊了。

“嗞啪”

又是那種聲音響起。

第三個,第四個……奔跑的男人們都衝到近前了,他們這時才注意到,貓妖的匕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不見了,他的右手變成了黑色。

貓妖動了,敏捷地在人羣中穿梭起來,一邊躲避着來襲的硬物,一邊將手不停地觸摸向人們的身體。

“嗞啪”

“嗞啪”

“嗞啪”……

這種細小的聲音不斷地響起,貓妖的臉色也越來越呈現出誇張的興奮顏色。

十幾個人都僵在了原地,手中的硬物也紛紛滑落到地面,發出“叮叮噹噹”的墜落聲音,不一會兒工夫,所有僵住的人都倒成一片。

貓妖已經衝出了這些人的包圍圈,立定站好,毒辣的目光開始掃視着其餘的人。

酒吧老闆也到得近前了,擡起的拳頭懸在半空,只要將拳頭落下,就能打到貓妖的臉上了,但他停住了,一絲詭異的危險氣息已經使他無法再繼續動作。

貓妖陰險地笑看着酒吧老闆的臉:“嘎嘎,你也想試試嗎?”

說完,擡起一隻手,讓酒吧老闆看到了戴在手上的黑色手套,手套上還纏繞着一圈圈密密的金屬線。

貓妖擡起的手用力一撐,“嗞嗞嗞……”手套上金屬線之間,頓時多了幾道目光可見的藍色電流在金屬線上不停地穿梭跳躍着。

酒吧老闆被嚇住了,他終於明白,那些人爲什麼都立在原地沒了動作,因爲,他們已經被黑色手套上的電流擊穿了身體,在瞬間就死亡了。

酒吧老闆恐懼地一下子癱坐在地上,畏懼地看着貓妖舉起的手。

“貓妖,夠了,你已經不配做殺手!”

琳卡的聲音並沒有讓貓妖感到不快,反而大笑起來:“嘎嘎嘎嘎,琳卡,不用你來教訓我,我有我的行爲方式。”

“你的行爲方式不會被組織認同的,我勸你還是別再亂殺人了,我可以……”

“你可以怎麼樣?將我制服,交給組織處罰?不用再說了,”貓妖咬着牙,狠狠地擠出了聲音:“不達到目的,我是不會收手的,誰阻止我,誰就得死……”

貓妖將手套伸向了琳卡:“在場的所有人都會死,你……也不例外。”

貓妖說完,慢慢向酒吧老闆走去,在酒吧老闆恐慌的眼神中,將手伸了過去。

“別殺……”

“嗞啪”

酒吧老闆最後的哀求聲也僵住了,眼睛在一剎那失去了光彩,逐漸暗淡下來……

又一條生命終結了。 “貓妖……”

琳卡的聲音帶着顫抖的感覺。

她,曾經也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

在克莫拉的日子裏,嚴格的殺人訓練,使得她的殺人技巧日臻熟練的同時,也失去了對生命應有的敬畏感。

但是面對貓妖這種不顧一切的殺人滅口手段,以及他藐視生命的態度,使琳卡的心靈受到了猛烈地衝擊。

貓妖的臉上掛着滿足的笑意:“琳卡,有什麼可以指教的嗎?嘎嘎。”

“貓妖……你,是個殺手,不是屠夫!”

“嘎嘎嘎嘎……”

面對琳卡的質問,貓妖放肆地大笑着,那幅黑色的手套不斷地閃耀着藍色的可怕電蛇。

周圍活着的人們也不知所措起來,手裏的硬物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滑落,畏懼的眼神在每個人的眼中都無限地放大着,他們已經不敢再衝上前了,因爲他們沒有資本與眼前的殺人狂拼鬥,他們有的除了恐懼,還是恐懼。

琳卡擺出了戰鬥的姿勢,但她的手裏沒有任何武器,有的只是一腔怒火和即將爆發的力量。

“嘎嘎,怎麼了琳卡,你忘了殺手的大忌了嗎?憤怒是最不可取的,也是最容易讓自己陷入困境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