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洛琛注意到妞妞也過來了,招了招手,示意她上前。

妞妞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到了葉簡汐的旁邊,說:「封先生好。」

「清歡,論輩分,你該稱呼封景叔叔。」慕洛琛在一旁提醒。

妞妞張開嘴,正打算喊叔叔。

封景笑著說,「不用了,我也沒比她大幾歲,喊叔叔就把我喊老了,不如喊我哥哥吧。我們家的幾個妹妹,都喊我景哥哥呢。」

妞妞:「……」臭不要臉的老男人,都三十歲了,還好意思,讓人喊他哥哥?

封景當然一點也沒覺得不好意思,反而很期待。

最後,還是葉簡汐出聲,說:「輩分不可亂,清歡喊你哥哥,那你不是要喊我們叔叔、阿姨嗎?還是叫叔叔吧。」 當著她的面,調戲清歡,這封景是不是皮痒痒,欠教訓了?

若不是看在他跟宮家交情匪淺的份兒上,葉簡汐早就翻臉了,哪裡還會跟他客客氣氣的講話。

「封叔叔好。」

妞妞乖巧的聽從了葉簡汐的話。

終極全才 慕洛琛聽出了簡汐語氣裡帶的火藥味,微微的擰了眉頭,但也沒多說。

封景頓了幾秒鐘,「好,叔叔就叔叔吧。」

「阿琛,時間不早了,咱們還得回去準備祭拜用的東西呢。我已經跟娜娜說過了,咱們要離開了,不如走吧。」

葉簡汐對慕洛琛說。

慕洛琛點頭,「好。」

他側首對封景說,「今天先談到這裡,告辭。」

封景挽留道,「咱們才碰面呢,怎麼能這麼走了?再坐下談談吧。」

「改天,我找時間,好好地陪你聊。今天實在不行。」

慕洛琛說著話,帶著慕家的人往外走。

封景跟著他們,走到了門口,親眼看著他們上了車,有些留戀的邀請道,「你們一定要多來玩玩呀。」

「嗯,一定。」

慕洛琛把話說完,關上了車窗。

司機發動車子,緩緩地駛離了宮家。

等離得有一段距離了,慕洛琛握著葉簡汐的手問:「你剛才對封景,說話怎麼那麼沖?他惹到你了?」

葉簡汐搖頭說,「不是招惹到我了,是他碰到清歡,態度有點輕佻,阿琛,我很不喜歡這個人。」

慕洛琛聽到這話,想到剛才封景執意要清歡叫他哥哥,心裡頓時有點不舒服。

這個混小子,竟然敢當著他的面,說出調戲人的話,實在是太可惡了。

早知道有這層深意,他直接揍封景了。

慕洛琛臉色黑了下來。

妞妞察覺出車裡的氣氛不好,吶吶的解釋道:「其實,他也沒做太過分的事情,是我不喜歡他。爸、媽,你們別太敏感了。」

她不想因為自己,讓家裡人樹敵太多。

再說了,封景除了打量她的眼神不對,也沒做出什麼,不尊重人的事情。

自己不喜歡他,那以後躲他躲得遠遠地就是了。

可慕洛琛聽到她的話,沒辦法放下心。清歡在異性緣這方面,似乎有著天生的霉運,連著碰到三個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再來一個禍害,女兒只怕是要毀在他手裡了。

心裡提防著封景,慕洛琛卻是在妻兒面前,沒有表露半分,微微的擠出了一絲微笑道,「嗯,爸爸知道。」

葉簡汐心裡也不痛快,只不過她不知道妞妞遭遇的那些,自然不如慕洛琛那麼敏感。

……

宮家——

楊樂處理好事情,回到書房,看到只有封景一人在,問:「洛琛哥呢?」

「他們要回家準備祭祀的事情,所以先走了。」封景坐在旋轉沙發椅上,玩著打火機道,「阿樂,你覺得安家的那個女兒,怎麼樣?」

安家的女兒?

這麼多年來,楊樂下意識的以為,妞妞是慕家的人。忽然被封景問,安家的女兒,有些反應不過來。緩了一會兒,這才意識到,他說的是安清歡,蹙眉道:「你問她幹嘛?」

「我看她長得挺漂亮的,想跟她發展點什麼……」

封景話說到一半,楊樂冷笑道:「我勸你呀,還是別打她的主意了,不然,不等你發展點什麼,慕洛琛就能打斷你的腿。他跟葉簡汐可是把清歡,當成心尖尖上的寶貝疼愛,但凡誰敢讓清歡掉眼淚,他們就跟那人拚命。你個浪蕩子,在花叢里遊戲那麼多年,欺負別的女孩子也就罷了,現在還敢在老虎頭上動腦筋,我看你是真的活夠了。」

封景聽言,有些悻悻的撓了撓鼻子,說:「我不是跟她玩呀,我是認真的。你看,最近我們家老爺子跟老太太催促我結婚生子,我也想找個人安定下來呢。再說了,當初安家的老爺子,可是給清歡留下了一大筆的遺產呢,慕家的人八成不會貪圖她這筆錢,可其他人就說不定了。與其讓她嫁給外人,便宜了別人,倒不如嫁給我這個知根知底的人呀。我肯定會對她好,我要是敢負她,不說別人了,我嫂子肯定第一個先饒不了我呀。」

這嫂子指的自然是裴娜。

裴娜跟葉簡汐的關係親如姐妹,待清歡也好。

倘若有人做出了對不起清歡的事情,裴娜當然不會坐視不理。

「你得了吧,你若是處理不好跟清歡的關係,你嫂子怎麼對你,我不知道。但是,你嫂子肯定會抽了筋、扒了我的皮,讓我跪在鋼針板上,要我唱征服。」楊樂說著,想到那恐怖的懲罰,忍不住打了個寒噤,正了神色警告道,「封景,別怪我把醜話說在前面。你可真的別去碰清歡,否則,別怪我不顧多年的情誼,跟你翻臉。」

封景摸著下巴說,「好,我知道了。我就隨口那麼一說,你怎麼就認真了呢?」

「哼,你以為我不了你那些花花腸子呀。我就是太了解你,才提前打預防針呢。」

封景無奈的搖頭,腦海里卻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妞妞那張傾國傾城的臉。

真是奇怪,明明自己只是在宴會上,見過她一面。

可過了那麼久,都沒有忘記她,反倒對她魂牽夢繞。

並且,在第一眼看到她時,便想起了她是誰。

這可是從前沒有過的體驗。

難道自己是中了她的魔嗎?

……

回到安家,葉簡汐將安管家,準備的東西,都仔細的檢查了一遍,確認沒有出差錯,這才跟家裡人一起用了餐。

因為明天要去掃墓,她早早的吩咐所有人回去休息。

妞妞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躺在床上,忍不住拿出手機,翻看有沒有喬崢發來的消息。

簡訊箱顯示,有三條未讀的消息,都是喬崢發來的,她的心臟忍不住急促跳動了幾下。

按下了閱讀的按鈕,簡訊展開。

裡面的內容說的都是他今天做了什麼,其實,他住在醫院裡,每天做的事情大多沒區別,可她看著總覺得很高興。彷彿他在自己的跟前,絮絮叨叨的跟她聊天一樣。

逐字逐句的讀完,妞妞抱著手機,微微的嘆了聲氣。 早上起來,天空中蒙著一層灰沉沉的黑雲,好像隨時要下雨似的。葉簡汐催促幾個孩子,趕快吃完早餐,好去掃墓。等出發時,已經是上午九點鐘了,天色看起來,比之前還要暗沉了一些。葉簡汐擔憂的說,「不如明天再去吧,下雨的時候上山,不怎麼好。」

「我看天氣預報說,今天只是小雨,應該沒什麼大礙。再者,今天是墨卿的生日,過去給他們掃墓,也能讓墨卿和颯颯,在九泉之下,開心一些。還是今天去吧。」

「嗯,也好。」

葉簡汐被說服了,帶著幾個孩子坐上了車。

……

走到半途中,外面開始淅淅瀝瀝的下起了雨。綿綿的細雨,沖刷著暗沉的天色,看起來明亮了一些,等抵達到了山腳下,葉簡汐和慕洛琛打著傘,帶著兩個小傢伙,走在前面。妞妞則和安管家,跟在了後面。

一行人緩緩地爬上了山坡。

走到專屬於安家的墓地跟前,幾個傭人將拜祭用的東西,小心的放在了地面上。安管家到四周去除草,妞妞走到墓碑跟前,看著照片里笑靨如花的父母和爺爺的照片,眼裡積聚了淚水。

不知不覺中,他們已經離去那麼多年了,可對她來回說,一切彷彿還是在昨天發生似的。

暖心總裁:追妻36計 「爸、媽,我來看你了。你們最愛吃的東西,我也帶來了。」妞妞將飯菜一一的擺在了目前,低聲跟父母說著話。

葉簡汐上前幫忙。

沒多會兒,飯菜、水果和鮮花,擺了滿滿的一圈,葉簡汐挽了挽唇,露出一抹淺笑道,「墨卿,颯颯,現在清歡已經長大了,你們別替她擔心了。等過幾年時間,我會給她找個如意夫婿,好好地陪著她,你們在天上,也可以合眼了。」

妞妞聽到她說的話,眼睫毛顫動了幾下。

自己還能找到喜歡的人嗎?

她覺得,自己的餘生,註定孤獨一輩子了。

神醫小獸妃 慕洛琛擔心葉簡汐的話刺激到妞妞,上前一步,搭在她的肩上,說:「好了,別說這些了,趕緊把冥紙燒了吧。」

「嗯。」

葉簡汐把冥紙放到火盆里,慕洛琛拿著打火機,點燃了。

橘黃色的火苗,迅速的吞沒了紙張。

在濛濛細雨下,黑色的灰燼飛揚,又迅速的墜落。

妞妞望著火光中搖曳的三人的照片,眸中淚光閃爍。

……

等祭拜結束,眾人回到了安家老宅。葉簡汐害怕妞妞生病,催促她趕緊回房間洗熱水澡。妞妞回到自己的房間,獨自坐在床上,想著以往的種種,忍了一上午的淚水,再也無法剋制,簌簌的掉下。她真的好想自己的親生父母和太爺爺。

為什麼他們都能毫無眷戀的,將她一個人丟在這世上呢?

越想越發傷心,而就在這時,手機嗡嗡的震動的聲音,從抽屜裡面傳來出來。

妞妞伸手,拉開了抽屜。

看到屏幕上閃爍的——喬崢兩個字,指尖顫抖的越發厲害。

阿崢,阿崢……

她真的好想見到他……

心裡悲傷到了極點,妞妞只想找個人傾聽,她此刻的內心,不管他是是否欺騙了自己。

拿起來手機,接通了電話。

妞妞沉默無聲的往下掉眼淚。

「菁菁?」喬崢聽到電話接通了,還以為是菁菁呢。

可電話里始終沒有什麼聲音,他忽然心有靈犀一般,意識到電話的另一頭是清歡。

「清歡,是你嗎?你別不說話,你告訴我,是不是你。」

喬崢的聲音里充滿了激動。

妞妞抽了抽鼻子,說:「是我,你打電話來,有什麼事嗎?」

「清歡,我想跟你解釋清楚,這段時間以來,發生的事情。我真的沒有欺騙你,你打開手機,看一下簡訊箱,我發的內容,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喬崢迫切的說。

妞妞道,「你發的那些,我已經看過了。不過,信不信……我不能憑你的話來判斷。喬崢,等我回到A市,我會去調查清楚,你說的一切,是不是真的。」

「好,你盡可以去調查,只要我說的有一句是假話,那就讓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喬崢根本不怕清歡去調查,因為他的的確確說的都是真話!

妞妞聽到他這句話,心裡也多了幾分的信任。

倘若他說的是假話,那至少應該會露出一絲的不對勁吧,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毫不猶豫的發誓。

「你的聲音怎麼聽起來,有點不對勁?清歡,你是不是在哭?」喬崢敏感的察覺到,她聲音的異樣。

「嗯……」

妞妞悶悶的回答。

「誰欺負你了嗎?還是,我惹你傷心了?」喬崢小心翼翼的問。

「沒人欺負我,你也沒讓我傷心……我只是今天去給我家裡人掃墓,記起了我的親生父母,還有我太爺爺……」

喬崢聽到這話,回想起了以前妞妞跟他說過的話。

安家上下都很疼妞妞。

只是後來出了變故,全都去世了,撇下了清歡一個人。

慕家對她再好,但終究不是跟她有血緣關係的親人,怎麼比得上呢?

喬崢低聲安慰道,「你別哭了,若是你爸爸媽媽和太爺爺看到你這樣,他們也該傷心了。清歡,人又生老病死,咱們活著的人,總得接受這個現實,才能更好地向前看。清歡,若是摯愛你的人,肯定想看到你過得好好地,而不是看到你哭泣。我想,你親生父母和太爺爺在天之靈,肯定也希望你能笑著活下去。所以,別哭了,知道嗎?」

「嗯……我知道……」

妞妞擦去了眼角的淚水,勉強擠出了一絲微笑,說:「謝謝你的安慰。」

「清歡,你別跟我這麼客氣。」喬崢心裡很難受,倘若自己早點看清楚雪薇在背後耍花招,打死他也不會跟清歡撒謊,讓她跟自己生分。現在想到清歡掉的眼淚,很大一部分,都是由他引起的,他的心像是有刀子在剜割一樣。

妞妞聽到喬崢滿含祈求的話,抬眸望了下天空。

她何嘗想跟他那麼客氣呢?

她只是怕,自己那麼輕易地對他敞開心扉,會像上次一樣,受到更加慘烈的傷害。

「我累了,先掛了。」妞妞最後委婉的說。

「嗯。」

聽到電話里嘟嘟的忙音,喬崢的一顆心,不停地往下墜落。

半晌后,他回過神啦,扯出了一抹苦笑。

先婚後戀:邪魅首席的小新娘 現在清歡總算肯聽他的解釋了,總比之前好一些,不是嗎? 雨淅淅瀝瀝的下到了傍晚,總算停了下來。天空一碧如洗,晚霞漫布了整個天空,絲毫不見半點陰霾,讓人的心情也好了起來。

葉簡汐問妞妞,要不要出去逛逛街。

妞妞搖頭說,「我想呆在家裡。媽,你陪著菁菁和蓁蓁,去遊樂園玩一下吧。」

「你一個人留在家裡多悶,不如跟我們一起去?」

葉簡汐不想妞妞獨處。

妞妞看出了她的擔憂,笑著挽上了她的胳膊說,「媽,我是想整理一下,我親生爸媽的遺物。你放心啦,我沒事的。等我整理好了,再去找你們匯合。咱們一起吃晚餐。」

「那也好。」

葉簡汐點頭答應。

……

等葉簡汐帶著蓁蓁和菁菁離開了安家老宅,妞妞獨自走到安墨卿和景颯颯的房間,親自擦拭他們的遺物。

這裡的每件東西,都和他們生前擺放的一致,房間里的東西也是纖塵不染。

因為管家會督促傭人,來打掃這裡。

妞妞簡單的擦拭完了東西,拉開抽屜,看裡面珍藏的物品。

很多小東西,都是安墨卿以前給她買的,每一件都充滿了回憶。

妞妞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笑容。

看完了所有東西,妞妞起身,打算離開時,卻見管家守候在門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