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股神力,狂涌而出,衝九霄而上,逆轉陰陽,祥瑞瀰漫在空氣之中股,金蓮朵朵綻放,身後頭,顯化出了一片玄奇的異象,神虹繞長空而來,霞彩無窮無盡,寧靜祥和。

全場真仙雖多,但此時此刻,李長生在人羣之中,顯得格外耀眼。

似是這天地萬物,都存留於他內心之中,即便面前百萬雄師又能如何?

在他心中,一切就如同虛無一般,渾然不放在眼中。

“你的力量……不……怎麼可能?爲什麼會這樣……我們終其一生修煉,成就真仙之位,到頭來……卻不如你一個凡人?”

胡啓天瞳孔驟然收縮,嘴脣微微抽搐。

就算是親眼所見,他也不願意相信。

人世之間,竟然會存在一個大羅金仙?

天啊!

這就如同,垃圾堆裏,能找出鑽石來一樣,這種機率,只怕是千萬年,也未必會有一次吧?

“此子不能留!”

胡啓天驚駭萬分,這一刻,心裏頭,冒出了一個念頭。

他知道,李長生已經悟道而出,走上了老子李耳的路,如若不加以限制,那麼……百年之後,這天地之間,將又有一個邁出悟道境,達到融道之境的人物。

自古以來,悟道者,多不勝數,但融道之人,屈指可數。

天地萬物,皆可爲道,若與己身融合,則可做到,一念之間,四季變幻,彈指之間,萬古穿梭。

其實,莫說是胡啓天,在場的真仙,全都看出來了。

雖然說,融道者屈指可數,古往今來,無數驚才豔豔、震古爍今之輩,都未能做到,李長生就算悟出一條天地之間獨一無二的大道,也未必能夠達到融道的境界……可是……如今的他,未飛昇,便能一步跨過真仙之境,達到了大羅金仙,這等事情,聞所未聞。

誰又能知道,他會不會成爲下一個李耳?

“不,你不可能成爲李耳,萬界之中,只有一個李耳,這一條路,他在兩千年前,已經走過……這早已經不是獨一無二的大道……不屬於你……”

常禹大吼着,開口說道。

“哥哥,我們這麼多人,還怕他一人不成?殺了他……從此這天地之間,再無李長生這個人……”

常玉說着,面色獰笑不止。

衆真仙聞言,一時之間,臉上神色陰晴不定,每一個人都各有所思。

悟道,融道。

這千萬年來,困擾着真仙的難題,今日,竟然讓這些真仙,在一個敵手的身上看到。

“上!”

一聲高呼,從人羣之中響起。

剎那之間,衆真仙一同出手,化作山海之勢,滔滔而來。

幾名真仙衣衫擺動,氣勢滔天,一瞬之間,衝殺而來。

常禹和常玉兩兄弟,衝殺在前,眉宇之間,凝着厚重的殺機,冰冷地盯着李長生。

常家兩兄弟先後殺到,帶着無上威能,絲毫沒有留情,看這樣子,似是想要一擊之下,擊斃李長生。

衆多真仙,先後圍殺,怒吼連連。

李長生震身迎上,手中的銀白色短劍不斷揮舞,寒光似是在半空之中,幻化出兩條銀白色的巨龍,帶着滔天的威勢,洶涌而至。

“轟”

高空之上,乾坤袋不斷旋繞,飛速而來,所到之處,一股巨大的吞噬力,不斷捲動着。

這寶物,乃是紫薇大帝傳給李長生的,自然不可小視。

在場衆真仙,有幾名還未來得及反應,被乾坤袋的力量一瞬之間包裹住,“嗖”的一下,便被吸入了乾坤袋之中。

“殺!”

胡啓天面色大震,揮拳殺來。

“轟隆隆”

九色神芒,暴漲而起,璀璨奪目。

整座大殿,不斷搖顫,似是要塌沉一般,震響不斷。

無限的攻勢,鋪天蓋地席捲而來,似是滄海桑田變化萬千,世間無數殺勢盡在其中。

高空之中,兩條銀龍旋轉飛舞,迎上了胡啓天的拳勢。

剎那之間,天崩地裂。

李長生舞動銀白色短劍,整個人恍若天人一般,碧光周身流轉,虛影在高空之中,來回穿梭,衆真仙聯手,竟然一時之間都奈何不了他。

煌煌之威鋪灑開來,劍氣縱橫八荒,踏江河日月而升,滅世間萬物而落。

戰歌悠揚,響徹天地。

“砰”

巨響之中,衆人只看見,三清大殿的天花板,徹底被衆真仙的力量,完全掀開,塵煙瀰漫而起。

強大的能量,似是浩瀚星海一般,狂涌而出,天上地下,一片光華,悽迷萬千。

龍虎山之上,妖魔鬼怪以及衆道士,面色大變,皆被這雄厚的威勢所驚駭住,目光一凝,朝着三清大殿看去。

處女座的旅 只看見數十道身影,接二連三,從三清大殿之中,直衝天空而上,氣勢騰騰而出,似是攪動風雲日月,如同蛟龍出海一般,威不可擋。 “勢起!”

胡啓天怒吼一聲,揚手一揮。

剎那之間,只看見日月金輪,滾滾而來,他整個人氣勢騰騰,三花聚頂,世間萬物,如同在他的身前不斷演化而出,整個人威風凜凜,十分駭人。

此時此刻,衆真仙齊齊昇天而起,威勢逼人,整片天空之上,如同凝着巨大的雷光,隨時都要炸落一般。

上百名真仙,集結成勢,形同虎狼一般。

這種恐怖的力量,足以戰天,更何況,對付一個李長生?

“李長生,今日任你有千般本事,憑你一人之力,想要對付我們這麼多人,也是癡心妄想……”

常禹大吼一聲,瞠目欲裂。

常玉震聲而來,兄弟兩人聯手,七彩光華綻放而出,在高空之上,似是凝成一把巨大的戰劍。

滿香江 戰劍橫空,似是蕩掃八荒,巨大的威能,攝人心魂。

只見高空之上,天雷震動,那巨大的戰劍,剎那之間,橫穿虛空,直朝李長生震勢而來。

李長生凝目看去,整個人面色冰冷,驟然一拳轟擊而出。

“轟”

強大的力量,捲動空氣,像是一個巨大的漩渦,不斷轉動一般。

無匹的神力化成白光突飛猛進,熾盛無比,將蒼穹萬界照亮,光輝耀眼,交織成光幕,震空而起。

婚寵厚愛:惹上賭神甩不掉 只看見戰劍的力量,與白光碰撞在一起,立時節節崩裂,所有的神力,似是在迎空而上的那一瞬之間,不斷飛散。

巨大的戰劍,在衆目睽睽之下,被李長生的神力所化。

“殺了他!”

胡啓天怒吼一聲,猙獰萬分。

一時之間,十數名真仙,騰飛而來,手託日月山河。

“轟隆隆”

天上地下,虛空不斷坍塌。

從零開始 巨大的威勢,席捲而出,鋪天蓋地,

天空之上,雲海之中,發出了沉悶的聲響,似是天際蒼穹都被這無匹的力量所驚駭到。真仙之戰,非同小可,一旦全力爆發而出,足以碾滅整個人間界。

“叱”

李長生張嘴大喝一聲,一道白芒暴起,直衝而出。

無數股強大的能量,在天際之上,團團爆炸,整座龍虎山,搖顫不斷,似是都要被這雄厚的力量崩裂而一般。

震盪出來的力量,不斷向着四面八方狂涌而出。

衆真仙面色駭然,不斷向後飛退。

大羅金仙的力量,非同小可,一旦出手,恐怖無比,只要一個不小心,很有可能就會葬送在李長生的手上。

在場的保家仙,都是老江湖,自然知曉這個道理,即便聯手對抗李長生,在人數之上佔了優勢,但也沒有多少人敢首當其衝,去與李長生硬碰硬。

“嗖”

一道道光霞,在高空之中彙集而來,似是衝九州之上四面八方飛來。

龍虎山無上殺陣開啓,凝聚了萬千神力,皆被張天師所牽引,大道之威騰騰而出,不斷震響。

整座龍虎山,喊殺聲一片,響徹天地。

李長生整個人面色一冷,化作一道虛影,直衝出去,剎那之間,便到了兩名真仙的面前。

那兩名真仙心中一顫,暗道一聲“不好”。

還未等他們反應過來,“砰”的一下,巨大的力量撞擊而出,剎那之間穿過他們的身軀。

“轟隆隆”

兩名真仙慘叫一聲,面上露出了驚恐的神色,一瞬之間,爆體而亡。

“凝九州之力,聚四海之光……萬里浩土,借我無上尊皇之力,破四方邪威,天浩浩,地蕩蕩,八方誅邪滅,弘道極樂間……”

宏大的聲音,在天際之上響起。

只看見李長生整個人威勢騰騰,面色威嚴,剎那之間,光華不斷閃耀,身後頭,一道道異象呈現而出,繽紛七彩,天地似是皆被驚震,萬物衆生猶如螻蟻一般,遙遠處,九州山河,皆被牽引。

一瞬之間,九州之上,五嶽震動,轟鳴而起。

“發生了什麼事?”

“這……怎麼會這樣?”

許多身處在五嶽周邊的凡人,見到這一幕,驚駭得瞪大了眼睛,仿似不敢相信。

只看見蒼穹之上,一道神光,粗壯數百丈,浩浩蕩蕩,無邊無際,震勢而下。

巨大的神光,瞬間將山嶽籠罩住,猶如天空之上,有神明驟然出手,抓住了五嶽大山一般。

“轟隆隆”

在衆人的驚恐之中,五嶽大山,剎那之間拔地而起。

無限塵囂飛揚而出,席捲天地。

浩瀚蒼宇之中,星光飛射,似是不斷流動,人世之間,飛禽走獸齊聲耳鳴,衆生跪倒在地,如見真神一般。

巨大的能量,滾滾而起,帶着五嶽大山,從九州的各個方向,騰空而來。

“我的天……這……我看到了什麼……”

“這……這是幻覺吧?”

一時之間,整個人間界,似是都被這奇怪的力量所驚動。

大地帶着煌煌的威勢,不斷嘶吼着,江海之中,浪潮狂涌而出,掀起驚天巨浪,冥冥之中,恍若有蛟龍怒嘯而起,上天入地,九幽深淵之下,傳來了惡鬼的嚎叫聲,令人顫慄。

無盡的聲威,攜帶天地威能而來,捲動萬物而生,日月光輝,剎那之間耀眼異常。

衆真仙見狀,臉色一僵,倒吸了一口涼氣。

胡啓天面色大變,怒吼道:“快,阻止他……太極玄清道……是道門太極玄清道……”

這門術法神通,威震萬界,如驚雷炸響在人們的耳畔邊上。

真仙聞言,微微一怔,目光一凝,朝着遙遠的天際看去。

只看見蒼穹之上,四面八方,似是有巨大的雲海,不斷朝着這個方向彙集而來,濃厚的威勢像是雲集在了天際之上,隨時都要炸落一般。

恐怖的力量,讓所有的人,驚駭萬分。

“去死……”

常玉大吼一聲,雙手一振。

虛空之中,一座巨大的高牆,震盪而出,帶着無與倫比的威勢,橫掃而向李長生。

漫天神力橫壓而下,似是摧枯拉朽一般,足以讓天地寂滅,讓衆生爲之傾倒。

大羅金仙的力量,超乎了所有真仙的想象。

而李長生,更是讓人出乎意料。

這種強大的力量,配合道門三十六神技,毀天滅地不在話下。

雖然之前,衆真仙仗着人數優勢,對李長生還有一絲輕蔑之心,但是在這一刻,所有的真仙都臉色一震,變得無比嚴肅,絲毫不敢怠慢。 五嶽齊聲而動。

東嶽泰山,氣勢磅礴,跨數千裏九州,以橫掃萬物之勢,震盪八荒。巨大的威能鋪天蓋地,遮天蔽日。

西嶽華山,如化百萬雄師,佔據天險之憂,嶙峋怪石震天而動,萬物避其鋒芒,爲之震駭,巨山響徹天地,共鳴共振,天地萬物,爲之傾倒。

總裁爹地,媽咪是我的! 南嶽衡山,從湘南之地震盪而起,威勢滔天,巨響之中,羣山連綿共吼,蒼穹之上,隱隱有天龍迴應。

北嶽恆山,沖天而上,似是直插九霄,震動天界,浩瀚煙波萬里而動,隨風而行,呈盤龍虎踞之勢,威不可擋。

中嶽嵩山,聯動箕山而起,橫跨黃河、洛水,滔滔江河似是被牽引一般,捲起巨柱,縈繞山勢而行,威猛之勢,八荒驚震。

五嶽齊動,似是九州龍脈也被引動一般,巨吼連連,江河湖海皆被其所震。

三界六道,衆仙顏色大變,萬鬼哀鳴,羣妖瑟瑟發抖。

……

天界之上,紫薇神殿。

一個悠悠的聲音響起:“下方發生何事?”

神殿之中,空無一人,但聲音震響,卻似是縈繞在宮殿之中。

不多時,外頭守衛,面色驚慌,匆忙進殿,伏地跪倒,震聲說道:“下方發生真仙大戰……地點在龍虎山……”

“龍虎山?”

不見其影的大帝,聽到此處,似是有些驚疑。

緩了半晌之後,開口又問:“何人?”

守衛心神一顫,恭敬無比,連忙說道:“看樣子,好像是反出天界的保家仙,不過……與其交戰的……好像……好像……”

說到這裏,守衛似是語塞,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開口。

“好像什麼?”

聲音再次響起,蒼老,幽幽,似是從亙古的歲月長河之中飄揚而出,無比的平靜。

說話之人,似是淡漠這萬界之中一切事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