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的情況,翠竹峰很荒。

另外幾脈所在的山峰,因為有著不少弟子,是以區域內經常可以見到各種樓宇殿堂,打坐冥想的坪台,以及切磋技藝傳道解惑的道場。

在這些形形色色的建築建築功能區域之外,更常常有人或單獨或三五成群駕鶴而出,生機勃勃,氣象萬千。

但翠竹峰什麼都沒有!

整個翠竹峰十多座山峰組成的區域內,除卻主峰翠竹峰上有一間簡陋的小竹廬,再想有住的地方,要麼露宿,要麼住山洞當野人。

打坐冥想鍊氣的專用地點以及各類道場就更不用說了,完全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不過也有一點好,那就是因為沒有別人,所以這片區域所有的一切都歸二人所有。

雖然的的確確也沒多少有價值的東西,但是地方大,可以隨意規劃。

李妙竹自然是沒這個耐心的。

不光沒耐心,她還沒天賦,畢竟一個連自己都收拾不好的醉鬼,指望她來規劃土地開藥園養靈獸還是有些強人所難。

以她的性格,要做那些亂七八糟的事,還不如出去某個城池噹噹供奉順便幫官服抓賊換酒錢。

受她這種性格影響,從上一世開始哪怕直到現在,林昊都算不上是一個有耐心的人。

纏夫成癮,嬌妻滾滾來 儘管如此,林昊還是決定換一種方式重新開始。

「種葯!」

「煉丹!」

「養魚!」

「培養靈獸!」

「雖然我已經不需要刻意修鍊,但沉澱沉澱磨練磨練心境永遠不會錯!」

「……」

太陽還沒落山,翠竹峰上,李妙竹已經跑回竹廬呼呼大睡去了。

她有兩句話。

第一句,翠竹峰的一切都是為師的,也是你的,所以,千萬不要客氣,隨便砍隨便伐,隨便抓隨便殺。

第二句,你是為師唯一的弟子,待為師死後,你就是翠竹峰峰主。

很不著調的兩句話。

作為師傅,她一沒有見面禮,二沒有訓誡勉勵,三沒有教授任何門規戒律以及生存手段。

她就自己睡覺去了,渾然不顧這唯一的弟子今晚連個睡覺時遮擋雨露的茅草棚子都沒有。

早料到會是這樣,林昊也沒有被輕視的感覺。

翠竹峰別的不多,竹子多,再往周邊去,參天大樹到處都是。

他也沒走遠,就近取材,斬了一些竹子,耐著性子給自己搭了一間竹屋。

然後竹床,竹凳,竹碗,竹杯,但凡能想到的,一次性準備齊全。

此時天色已黑。

也沒急著睡覺,心知那醉鬼師傅根本沒有醒來的可能,他往諸天星辰圖中走了一趟。

跟白婉秋等人大致交代了一下目前的情況之後,他又回到桃源界。

查探了一下糖姨靈魂成長以及重塑軀體材料凝聚等情況,又獨自與她呆了一會,說了些前世今生以及現如今的狀況,這才重新返回翠竹峰上新搭建的竹屋中。

一夜無夢,再睜眼已是天明。

竹林里清脆的鳥叫聲中,他從竹屋出來,正想著要不要去隔壁看看,忽然一道青色劍光來到峰頂,緊跟著一頭小轎車大小的黑熊從天而降,摔得地面一震…… 一頭剛剛被殺死的黑熊妖,脖子傷口上冒出的血還是熱的。

緊跟著身穿青色道袍的女人從容落地,得意笑道:「師傅對你好吧?

看,先天境界的黑熊妖獸,特意跑好遠去找的,就怕你晚上睡覺沒得墊沒得蓋。」

的確夠好。

若是昨天回來不先去呼呼大睡,而是主動把房子蓋好,那就更好了。

林昊心裡暗暗吐槽,表面上還是激動道:「多謝師傅,師傅你對我太好了。」

破戒了啊!

說好一輩子不放下的驕傲,這一刻全都跑得沒影了。

可他心裡也無奈,因為若是不這樣,這女人搞不好又會整蠱什麼幺蛾子出來。

聽這話,李妙竹笑得更得意了,道:「別浪費時間,好好把熊皮剝了晾乾,有個兩三天差不多就能用了。

肉也別浪費,雖然這傢伙很蠢,但也比你強很多,吃它的肉對你的身體很有好處。」

果然還是這樣,說話從來不考慮別人的感受。

聽這意思,似乎他比熊還要蠢。

所幸是早就習慣了,而且同樣的事情上一世也經歷過,是以林昊現在內心十分平靜。

李妙竹壓根兒就不覺得有什麼不對,說完便丟過來一把小刀:「歸你了,有了它,剝皮拆骨輕而易舉。」

林昊也沒表現得太過神異,規規矩矩接過小刀,又拍了一嘴馬屁,然後開始慢慢肢解死去的黑熊妖獸。

一上午時間就這麼過去!

剝下來的熊皮晾在竹竿上,切下來的肉與熊掌,除了烤了一些吃掉,剩下的都做成了熏肉,以防變質。

其實他已經很久沒做過類似的事情了,儘管如此,有些東西似乎還停留在當年,絲毫未變。

一上午就這樣過去,下午,李妙竹開始傳授他修鍊法門。

「世俗之人皆言我等為仙,因能飛天遁地,移山倒海,神通廣大。

實則不然,我等並非真正的仙,本質上說,我等依然是人。」

「我等與凡俗之人的根本區別在於,可感應天地靈氣,可吸收煉化天地靈氣。

通過不斷吸納煉化天地靈氣,我等可以獲得日益強大的力量,獲得悠長的生命。

而我等修士的終極目標,便是追逐長生之道,成為真正的仙人。」

「想要達成這個偉大的目標,第一步,便是認知真我。

這也是為師引你入門並要交給你的東西,名為修真。」

「修真便是修真我。

摒棄外在,通過真我來認知天地,感知規則,從而實現精神與意識層面的全面超脫,最終實現白日飛升,這便是修真的真正意義所在。」

「從這個角度而言,這世間一切皆是修真,農夫勤懇種地是修真,書生懸樑刺股亦是修真。」

「切記,修真修的是真我,修的是心境。在此之外,一切其它諸如力量與神通,皆是附庸。」

「修真以心境為先,若沒有足夠的心情,一起力量修為宛若無根浮萍,塌陷滅亡引火燒身是早晚之事。」

「是故修真首重耐性,切忌好高騖遠,更忌盲目追求力量,而忽略心境的提升。」

「心境與修為的關係,便如同水缸與水。

心境是水缸,修為是水,唯有心境這口水缸足夠強大,才能裝得下足夠的修為。」

「……」

竹林中,李妙竹認真對林昊進行修真的啟蒙教育。

這一切跟上一世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但這一刻的林昊明白,李妙竹講的內容並不那麼簡單,與其它弟子從師門得到的概念大有不同。

古玄星是鍊氣修士的天下,修真正統就是通過鍊氣,走金丹大道。

這樣的大環境下,所謂農夫種地是修真,所謂書生懸樑刺股亦是修真,完全就是離經叛道。

而之所以在明知這一切的情況下依舊這樣傳達,是因為她講述的是她的道,是她對修真的認知。

換句話說,簡單的啟蒙,傳授的卻是她這一生修鍊至今的最深感悟。

這些東西抽象晦澀,並不是很好理解,但是通過形象的比喻,使得內容淺顯易懂。

也正是這些入門的東西,以林昊而今的心境眼界,聽聞依舊感覺收穫頗多。

而現在他也早已明白,所謂的真我其實有多種。

肉身、元嬰、靈識,皆是真我的一種體現,皆是人與真實世界交流的媒介!

闡述過自己對修真的認知,短暫的停頓后,李妙竹開始引導他進行真正的修鍊。

「修真一共八個境界,築基、先天、金丹、元嬰、化神、合體、渡劫、大乘。

築基意味著離開凡人群體,走上追求長生之路。

元嬰意味著真我初步成型,修真小成。

大乘則表明真我已經得到天地認同,可長生,可飛升仙界。」

「現在為師要教給你的,便是築長生之基的法門。」

「此法門乃翠竹峰一脈鎮峰之法,名《竹升朝陽決》。

此法門原本有五篇,足夠修鍊到化神之境,然因為宗門歷史上一些變故,而今只剩下前三篇。

通過這些年苦修,為師又在前三篇的基礎之上重新推演出第四篇,是以目前這是一部元嬰級別的修鍊法門。

通過這個法門,假以時日,你必定能修鍊到元嬰之境,成為元嬰大修士。」

「要說的就這麼多,現在為師傳你第一篇的修鍊心法,務必仔細聽。」

「……」

簡單的講述,無形之中透露出不少信息。

比如不同的境界需要不同的修鍊法門,比如一個法門往往有著上限,不可能讓人修為無限制往上面提升,等等。

當年的林昊也不懂這些,是以只是認真聽,認真記住,而後認真照著第一篇的心法開始修鍊。

而今再次來到這裡,卻是什麼都明白了。

難怪兩百年修鍊生涯,以李妙竹的天分和對道本身的認知,她的修為一直停留在元嬰之境。

原來她絕大部分的時間與精力都放在了重新推演完善殘缺的《竹升朝陽決》上。

而事實上,這門讓不少靈劍宗同門羨慕的,能直接修鍊到元嬰之境的法門,其實在修真界的層次不過爾爾,並不出眾。

他也終於明白,為什麼上一世直到死,她都沒把《竹升朝陽決》第四篇以及辛辛苦創出來還沒來得及修鍊的第五篇傳給他。

不是因為捨不得,而是不想他如她一般浪費時間,蹉跎歲月…… 竹升朝陽決,翠竹峰鎮峰修鍊之法,也是靈劍宗內為數不多可以一直修鍊到元嬰的功法之一。

整個靈劍宗,能穩穩凌駕其上的,也就宗主麾下靈劍峰一脈的《蒼鶴雲海決》。

而不論在哪個宗門,這種代表一峰乃至整個宗門傳承的功法都不是誰都可以修鍊的。

能修鍊這些功法的弟子,要麼是一脈嫡傳,要麼是未來的掌門宗主。

所以說,修真界也是很殘酷的,機緣十分重要。

同樣是踏上追逐長生的大道,其實一開始就分了三六九等,高的聳入雲霄,低的埋進塵埃。

林昊還算幸運。

不算太好,不算太次,比起真正的天驕乃至大機緣者或有不及,可相比靈劍宗的同門來說,他的起點已經很高了。

竹升朝陽決的第一篇很簡單!

其實所有功法開篇都很簡單,因為對於鍊氣修士來講,築基的本質就是感氣、引氣、養氣,並沒有更多的花樣。

在這個基礎之上,之所以會有那些形形色色的功法,無外乎感氣引氣養氣方式不同,又或者難易程度不同。

而後,因為這些不同,又造成了功法在上限上的差異,有些能一直修鍊完善下去,有些則很快就到了頂。

竹升朝陽決的潛力還是不錯的。

以一棵竹子萌芽為起點,而後歷經陽光雨露,竹子緩緩成長,理論上說,這門功法可以一直往上推演完善,元嬰之境化神之境都不是終點。

事實也的確。

上一世的某一個時間段,想起這些事,林昊曾推演過。

以他當時的閱歷見聞以及心境,並沒有廢多大力,就將這門功法推演到了天仙境界。

可惜當時李妙竹已經故去多年,他也不再是當初什麼都不懂的修鍊白痴。

拋開這些陳年往事不說,傳授過心法口訣之後,林昊開始修鍊了。

李妙竹的帶領下,一處竹林空地,他坐了下來。

「閉眼,靜心凝神!」

「現在你面前竹葉覆蓋的土壤之下,一株新竹已經萌芽,很快就要鑽出地表,經歷陽光雨露的洗禮。」

「你現在看不見它,但你能感知到它的存在。

你能感知到它的生命力越來越澎湃,你能感知到它在努力汲取養分,積蓄破土而出的力量。」

「現在,默念為師教給你的心法口訣,凝神屏息,忘卻一切外在。

現在你就是這棵即將破土而出的竹芽,你要通過根須努力汲取力量,來頂破黑暗的土層。」

「……」

彷彿帶著一種催眠的力量,聲音很飄,而且越往後面越飄,彷彿來自天外。

以林昊目前的情況,其實完完全全可以無視這種力量。

他的實力與境界也完全不用在進行這麼低級的入門修鍊。

可因為他並未抵抗,反而是選擇了心甘情願的配合,是以很快他進入狀態。

此刻他是一棵小竹芽,上方是黑黑的土層。

他必須用芽尖頂破土層,才有可能去到外界充滿陽光雨露的世界,呼吸新鮮空氣,自由生長。

但想要做到這一切,他需要足夠的力量。

此刻,他的心神,他默念的心法口訣,便是他汲取力量的根須。

而所有力量進入體內的入口,在頭頂天靈。

通過根須,他要將汲取而來的力量積蓄在體內,避免流失。

如此,自然而然,他全身經脈,他空虛的丹田,便成為了積蓄力量的蓄水池。

就是這麼簡單。

同樣的事情,上一世用了好幾個月,成果還不明顯,而這一次,李妙竹引導的聲音都還沒有落下,一切就已經水到渠成了。

「這麼厲害?」

「這就成了?」

「難道本真人最近特別走運,隨便撿回來一個人就是百年難得一見的修真奇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