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新的諸神機甲的出現,三方局勢再度緊張起來。從初代傳回的最新情報顯示,迪恩亞薩出現在依蘭星,是因爲早在一年前,就有一臺諸神機甲失蹤於聯合國的地盤。這下聯合國情報部門激動了,接二連三往這片區域派密探。

讓初代在新人類聯合國境內橫行無忌,這簡直相當於脫了鞋照着聯合國情報與防衛部門的臉抽。葉澄原本就帶着珍貴的森羅族,又被初代中除了皇帝之外地位最高的人贈與森羅族,這就更值得人玩味。再針對葉澄調查下去,情報部門發現她的父親葉知秋的來歷很模糊,於是毫無意外的,葉澄成爲情報部門的新目標。

葉澄被調查,她身邊的人當然也不例外。桫欏和孩子們還好說,他們純粹是意外被葉澄得到的,但焚鐘的存在就有些微妙了。看在焚鍾是凱拉爾德安排到葉澄身邊的份上,情報部門沒有對焚鐘的真實身份進行深度挖掘,否則無論焚鍾怎麼謹慎,肯定也會留下蛛絲馬跡。

與其把祕密交給敵人去發掘,不如干脆讓自己人上,大不了真出事的時候,還能借自己人的手把同伴放走。

抱着這種態度,跟同盟的領導層商議過後,楊御主動提出回到前主人身邊休養。

“你以後都會在……嗎?”葉澄抓住楊御的袖子,手有不難察覺的輕微顫抖。得知自己被聯合國情報部門鎖定,她產生了極大的危機感。憑一己之力跟一個龐大的國家作對……老實說,葉澄還沒有這麼強大的心理,能夠從容應對這種可怕的情況。

“放心,一旦有什麼情況是你應付不了的,就全盤推到我身上。”楊御握住葉澄的手,“我能逃掉,他們攔不住我。而且在04號出現之後,這些人的注意力又被分散了,這裏暫時不會出大事。”

葉澄一怔:“04號?”

楊御又咳嗽了一下:“嗯,那臺是04號,03號在我這裏。”

葉澄當然知道蚩尤是04號,她震驚的是楊御的後一句話。

楊御並不知道內情,接着說:“這個以後再談,這些人都是衝着‘它’來的,千萬要保守好‘它’在你這裏的祕密。”

“那個……”

楊御嘆氣:“還有誰知道‘它’?”

“桫欏……”葉澄小聲道,“和紫檀……哦,他是森羅族長……”

楊御稍微一推測就知道葉澄一定已經見過桫欏使用宇宙之匙了,森羅族長不會離開森羅星,也就是說,桫欏的元素能量已經可以支持他開啓通往森羅星的空間門?他果然是個天才。

“他們還好。”對於森羅族的保密性,楊御很放心。同盟當年爲了得到神農,除了暴力手段什麼方法都用過了,森羅族長一直沒鬆過口。桫欏就更不用說了,他可是除了葉澄的命令什麼都不會聽的。

“那……婚約什麼的……”

“這麼說只是一個攔住薩拉丁·阿尤比的藉口。”楊御坦白,“迪恩·亞薩應該沒往那方面想過,初代人現在只允許內部通婚,你就算拿着這個去找他,他也不能認。何況我現在就是來阻止你繼續跟迪恩接觸的,不管他表現得多麼和藹,對於聯合國來說,他是個危險人物。”

葉澄鬆了口氣:“不能認就好……”否則她莫名其妙攤上這麼個祖宗就惹大麻煩了,“還有,那個薩拉丁到底什麼意思?”

楊御聽她的語氣就知道薩拉丁的形象在她心裏已經完蛋了,決定再錦上添花一把:“葉先生身上恐怕還有一些非常重要的祕密,所以他需要接近你。”

葉知秋二級儲存空間裏的東西太多太雜,葉澄至今還沒有時間好好整理一番,看來她的確應該找機會收拾收拾葉知秋的東西了。

“我會跟他也保持距離,這個人給我一種很危險的感覺。”葉澄做了決定,在自己的亞空間環裏翻了翻,找出一臺治療裝置。她還沒來得及打開,就被楊御按住了。

葉澄有些奇怪,楊御緩緩搖頭:“我這是在協助科研部試驗新機甲的時候受的傷,軍方的特效治療裝置都沒用。”

葉澄只好收起治療裝置:“你可以見桫欏他們吧?我聯絡桫欏先回來幫你……”

“也不行。”楊御再次阻止她,“我本來是前線戰鬥人員,這次能來你身邊是因爲負傷。一旦我的傷痊癒,我就不得不離開了。”

看着他微微蒼白的臉色,葉澄糾結不已,她實在不想看到楊御時刻忍受傷痛,但更不希望和他分開。

楊御安慰道:“沒事,我用了藥物,沒什麼太大的痛覺。先回去吧,我正好可以休息一下。”

我和反派互穿了 兩人出了門,薩拉丁和莫亞都已經不在了,門外有個侍從負責引導他們離開。

回到酒店,楊御登記爲葉澄的隨行人員,直接搬到她隔壁,並且換回了便裝。葉澄去卸了妝也換回便裝,訂了些食物,盯着楊御吃完,然後把他按上牀休息。

一路趕到方舟宇宙樂園,楊御的確消耗了太多體力,也沒有推辭,就在葉澄眼前睡下了。

晚上桫欏和焚鍾帶着孩子們也返回酒店,發現葉澄不在自己房間,而在隔壁,桫欏讓孩子們睡下,自己找過去。

一走進隔壁豪華套房的臥室,他就看見葉澄趴在牀邊,牀上正是許久未見的楊御,兩人都已經睡熟了。

靜靜站了片刻,桫欏走近牀邊,微微擡起手,手心凝起一團金色霧氣。他剛把金色霧氣靠近楊御,楊御就睜開眼睛。

掃了一眼葉澄,楊御輕手輕腳下了牀,把趴在牀邊的她抱起來放進被子,幫她脫掉鞋,再把被子蓋好。隨後他站起來,對桫欏點點頭,桫欏看了葉澄一眼,跟出去。

套房裏配備了安靜的書房,楊御等桫欏也進門,把書房的門鎖上,直接開口:“你已經被‘02’承認爲預備駕駛員了吧。”

桫欏沒有迴應,靜靜望着地面。楊御已經不再負責他的教導工作,他沒有義務回答楊御的任何問題。

“目前沒有任何人知道要被它們徹底承認需要什麼條件,我也暫時想不通,你能幫我分析一下嗎?”說罷,楊御也不等桫欏答應,直接說,“你再試試治療我。”

桫欏想了想,擡手,手心再次凝起一團金色霧氣,他將霧氣靠近楊御,然而下一刻,一閃而逝的金銀雙色細線直接將他的金色霧氣打散!

桫欏怔住,望向楊御。

“第一條,排除駕駛員自身元素能量必須爲空茫級。”平靜地說出自己的首個結論,楊御在亞空間環上摸了一下,一把黑色的樸實無華的劍被他握在手中,“第二條……把宇宙之匙拿出來。”

桫欏按下亞空間環,宇宙之匙出現在他掌心。楊御拿來輸入了一串座標,當先走過去,桫欏緊緊跟上。

再出現時,兩人站在一望無際的荒野之中,滿天星辰好奇地眨着眼睛,觀察地面上的他們。

楊御舉劍:“雷澤,召喚伏羲。”

黑色長劍形態發生變化,從劍尖開始化散爲黑霧,繼而飛向前方,在前方空地上拉出一個圖形,如果來自古代地球的葉澄在場,她一定能認出來,這是八卦陣。

一臺黑白色機甲從八卦陣內閃現,高約六十多米,它身側配備一把漆黑的機械長劍,光是劍刃就比普通的戰鬥機甲還長出一截!

“伏羲,你還願意接納別的預備駕駛員嗎?”

黑白機甲的眼睛流過一絲光芒,便再無動靜。

楊御低嘆:“第二條,到目前爲止,已經挑選出至少一位預備駕駛員、並且已經改變了內部形態的諸神機甲不肯再接納其他駕駛員。以後即使神農在葉澄手裏,她也無法再使用它了。所以如果有人逼迫她,你知道該怎麼辦吧。”

桫欏緩緩點頭。

楊御出現在這裏,就算不問半個字,他也能大致推斷出楊御來的目的。蚩尤和神農的下落必定會導致整個聯合國高層的目光都聚焦在依蘭星,甚至是葉知秋和葉澄身上。如果真的出現葉澄被人逼迫的情況,已經無法再使用神農的葉澄就相當於毫無自保之力。這個時候,他必須站出來,充當那個吸引火力的角色。就像半年前在面對狂暴混血的時候,開着山茶的葉澄一樣。

土豆豆的資料半點都不能公開,因爲第一條就會嚴重劇透_(:3」∠)_

好吧公開一個,他是空茫級~ “從伏羲這裏,我只能推測出這麼多了。”楊御擡手,“回來吧。”

頂天立地的黑白機甲閃了閃,消失在八卦陣中,緊接着布成陣法的黑霧重新凝成楊御手中的劍。把劍收進亞空間環,楊御轉向桫欏:“你還有別的情報嗎?”

那次爲了壓制狂暴的焚鍾,桫欏進入了神農,並且被神農承認爲預備駕駛員。神農把很多信息通過一種金銀雙色的細線傳輸給桫欏,可是桫欏當時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葉澄身上,根本沒用心去看。

“金銀、雙色、細線。”回憶片刻,桫欏只能把當時的細節挑着說給楊御聽。葉澄似乎並不希望別人知道她的血統,既然這是她的想法,桫欏就會堅決執行。

“是嗎……”楊御陷入沉思。

那種金銀雙色的細線竟然在神農裏也出現了,看來他需要重新確定諸神機甲選擇駕駛員的範圍,因爲只有目前最高端的一部分的生物機甲纔會啓用那種細線來輔助駕駛員——它確切的名字叫“精神網”,一般不單根出現。

和初代或者混血不同,新人類沒有與生俱來的元素能量,過去他們一直都是靠自身的操作來控制機甲,跟使用各種純機械毫無區別。

科技日新月異的發展帶來機甲操作方式的革命,在這種融合了生物技術的高端生物機甲出現後,精神網也應運而生。

精神網是由生物機甲獨立釋放出一種可以被人體接納的生物物質,它能夠充分激活人的大腦,讓駕駛員跟具有高度智能的機甲達到趨近於完美的相互配合。

想要順利駕馭、或者說充分發揮出生物機甲的能力,駕駛員也必須擁有極強的身體和精神素質,這個標準就太嚴苛了,畢竟不是什麼人都能做到身體和精神同步強韌的。

生物機甲的優勢顯而易見,它可以自我修復,具有高度人工智能,多維合金在受到駕駛員強烈精神力的影響後,甚至可以發生物理變化!這就讓戰鬥方式完全躍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但相應的是,生物機甲的造價極其昂貴,而且一般只能認一個主人,其它人上去了最多能夠使用生物機甲的基礎操作。基礎操作被人們戲稱爲“傻瓜式”,放個智力正常的兒童在裏面,都能讓生物機甲動起來,當然,放個具有高端操作技巧的駕駛員也是一樣的效果,開着沒認主的生物機甲,還不如去開一臺普通機械機甲來得有殺傷力。

生物機甲的特性決定了它不可能大範圍推廣開,培養一個優秀駕駛員跟製造一臺生物機甲的成本都太高,所以至今爲止,一般也只有夕刻級以上的機甲纔有可能是生物機甲,像葉澄的山茶,楊御的機甲雷澤,還有焚鍾那臺已經被擊毀的朱雀,都只是元素機甲而非生物機甲。

但是,神農和伏羲都表現出了生物機甲的特性,那麼是不是可以推斷:即使駕駛員沒有元素能量,也能夠通過精神力讓別的諸神機甲發揮出與之相匹配的戰鬥力?

“楊御?”桫欏打斷楊御的思緒,“這個、要還你、嗎?”

楊御看了他手裏的宇宙之匙一眼:“不必了。你拿着它更方便。”想到之前無意中調查到的情報,楊御問,“神農不能用,山茶又太差……桫欏,你願意去賺點錢嗎?幫小澄買一臺新的機甲防身。”

山茶已經不存在了……想到葉澄現在毫無自保之力,桫欏當即答應:“好。”

清晨,方舟宇宙樂園自帶的模擬日光喚醒了葉澄。她發現原本應該在牀上的楊御不見了,反而是該在牀邊的她跑到了牀上。楊御目前是她的隨行人員,不經過對方允許無法查詢他的所在地。猜測楊御大概又去忙他的任務,葉澄爬起來洗漱一番,點開亞空間環查看葉知秋的情況。

葉知秋的情況仍然是“治療中”。

葉澄倒不是很擔心薩拉丁會耍什麼手段,既然薩拉丁的目標其實是葉知秋,那麼就不需要擔心他會對葉知秋不利。何況葉知秋二級儲存空間裏的東西已經全部被她拿走了,薩拉丁就算想做什麼也不會有收穫的。

看看時間,葉澄回房間去換衣服,定下今天去親子游樂區的日程,然後幫大家訂好了早餐。她走進房間準備叫孩子們和桫欏,意外發現桫欏居然不見了!

桫欏可不像楊御那麼愛亂跑,上次他失蹤鬧出什麼事葉澄還記得清清楚楚!趕緊點開亞空間環,葉澄調出了桫欏的動向,一看就呆住了——桫欏的所在地是成人娛樂區,賭場。

桫欏去……賭場?!

葉澄猛然轉身,還沒來得及走出門,楊御推門而入。

葉澄也顧不上問楊御幹嘛去了,急切地說:“桫欏去了……”

楊御做了個“小聲”的手勢,葉澄想起自己沒關房門,回去把門關好,轉身又想說話,楊御平靜地說:“不用擔心,他去賺錢了。”

“賺錢?”葉澄訝異,“爲什麼?”

“你的親衛隊機已經壞了。”楊御沒有提神農的事情,“爲了安全起見,趁方舟宇宙樂園上正在舉辦最新機甲交流會,我希望你能擁有一臺新的機甲。你不用擔心,他已經做了變裝。”

葉澄腦子飛快地轉,立即明白了楊御的意思。

的確,失去了凱拉爾德送的親衛隊機,葉澄再碰到什麼危險情況就只能靠神農了。但是神農不能現世,所以葉澄目前需要一臺新的強力機甲來自保。

楊御已經加入中央集團軍機甲特種部隊,爲了安全考慮,無論用什麼方式,他都不可能再幫葉澄賺錢。焚鍾目前是以被委託訓導的方式留在葉澄身邊的,而且前科太多,在他們都被情報部門盯上的現在,焚鍾最好的保命方式就是低調再低調。

他們當中,只有桫欏的經歷最清白,由於出身和“作用”,也最不容易引起別人重視。

儘管明白楊御的安排是爲了她好,葉澄仍然擔憂:“可是桫欏……”

“桫欏需要機會去鍛鍊。別忘了,他是個天才,讓他去試試吧。”楊御話鋒一轉,“今天我跟你們一起。”

另一邊,賭場內。

披着斗篷的黑髮青年擡手,漠然把全部籌碼收起,起身走向下一個項目。他所過之處,賭客們好奇又畏懼地從各種角度觀察他,紛紛竊竊私語。

這個人太可怕了,莫名其妙出現,在每個桌子旁觀察了一會兒,就開始下注,他的勝率並不是百分之百,然而基本上輸兩到三輪,就開始反敗爲勝,然後再無敗績!

有的賭客湊上去想看清楚,被那青年冰冷的銀灰色眼睛掃過,頓時僵住。有個日正級的混血不信邪,非要過去試探,結果被那個人輕飄飄一揚手,直接從這個賭桌刮到五十米之外,手也骨折了。

趁着這陣風,大家看清楚了,這個斗篷賭客也是個混血,並且他戴的元素鎖是灰色。

誰家的原生奴隸竟然有這麼強?如果不是剛剛還見過方舟宇宙樂園主席薩拉丁帶着他那個高深莫測的原生奴隸保鏢莫亞出現在電視訪談上,所有人都要以爲莫亞閒極無聊跑到這兒來散心。

不管怎麼說,這個原生奴隸把一個日正級輕飄飄打得爬都爬不起來,擁有他的人肯定非富即貴!確定了這個結論,賭客們老實了,乾脆保持二十多米的距離,遠遠看這傢伙橫掃賭場,贏得對手們臉色發青。

賭了大半天,這個奴隸在賭場已經只有機器敢接待了。他也比較識趣,看看已經賺到的錢,起身一句話不說直接走人,方向是拍賣場。

方舟宇宙樂園是整個宇宙最大的娛樂帝國,它在三方勢力的黑白兩道都吃得開。在這裏偶爾也會舉辦一些拍賣會,能夠出現在這個拍賣會的拍賣品,就不是一些偏遠小星球普通拍賣會上可以見到的東西了。

作爲生客,桫欏一次性繳納了一億保證金,得以入場。他瀏覽過今天拍賣的機甲,找到了兩臺非常優秀的。

這兩臺機甲一臺產自新人類聯合國,名爲“黑薔薇”,據說是十幾個資深機甲製造師根據聯合國中央集團軍機甲特種部隊隊花尼雅中校的愛機“紅薔薇”研究了一年之後製造出的產物。黑薔薇是生物機甲。

還有一臺產自初代人類帝國,名爲“世界樹枝”——按照初代人的觀念,取這個名字顯然是極其失禮的,所以這臺機甲應該經由混血的手製造出來。不過世界樹枝的實測等級跟黑薔薇一樣,都是沉落級,唯一的區別在於世界樹枝屬於元素生物機甲。

楊御顯然希望桫欏把黑薔薇買回去,但是桫欏知道,在葉澄手裏,還是世界樹枝更能發揮威力。

這樣兩臺極其優秀的機甲底價就是十多億,不過幸運的是今天同臺拍賣的還有許許多多奇珍異寶,難以被駕馭的機甲們反而只有收藏愛好者在試探着拍。桫欏完全不缺錢,索性把兩臺機甲都買下了。

葉澄正憂心忡忡地帶着孩子們玩耍,亞空間環上傳來確認提示,點開一看,她差點沒站穩。

兩臺沉落級機甲!這是要幹什麼?!準備造反嗎!

瞠目結舌收下機甲,葉澄望向旁邊的楊御,楊御也有些驚訝於桫欏買下世界樹枝的舉動。不過錢是誰賺的,誰說了算,或許世界樹枝是桫欏爲自己準備的。

“別擔心,有什麼事凱拉爾德會幫你處理的。”

那邊,桫欏買好機甲,從賣場提供的特殊通道走出去。剛沿着小道走進花園一角,桫欏停步,看着面前似是等候多時的可愛少女。

“哎呀,被我碰到了。”少女笑眯眯地對桫欏揮揮手,“你好!我有點事情……”

桫欏繞開她繼續往前走,然而下一刻,他被一道金銀雙色的元素能量緊緊捆住。

“能等我說完嗎?”少女蹦回桫欏面前,“我有點事情想跟你談談,麻煩你跟我走一趟啦。” 盯着沉睡的桫欏,安安目不轉睛:“亞薩……他好漂亮……我能不能把他帶回去?”

迪恩坐在一旁,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沒有留意安安的話,自然也沒有回答她。

韓翎把恢復原貌的桫欏仔細打量一遍,視線最終停留在對方金色的元素鎖上:“看清楚,他是別人家的原生奴隸,還是個暝晚級,你也不怕他自盡或者噬主!”

安安仍然捨不得移開目光:“可是可是……他真的好漂亮!”

韓翎只好擡出最終武器嚇唬她:“陛下很討厭混血的!”

被一盆冷水澆到頭上,安安泄了氣。她偉大的陛下非常非常非常厭惡混血和新人類,侍奉在他左右的必須是純血初代。有陛下出席的正式場合,嚴禁出現混血,這是皇宮裏沒有明文規定的一條鐵律。像她這種幾乎天天圍着陛下打轉的人如果把這個混血帶回去,肯定會惹陛下不高興……

“安安、韓翎、貝奧格。”迪恩緩緩開口,“請你們出去。”

被點名的三人都是一愣,迪恩的語氣並不是開玩笑。對於他們而言,迪恩的話就是必須執行的命令,三人相視一眼,半句沒有多問,趕緊出門。

房間裏安靜下來,迪恩擡手在沉睡的桫欏眉心一點,桫欏悠悠睜開眼睛。

將房間掃視一圈,桫欏坐起來,木然盯住迪恩:“初代。”

迪恩注視着桫欏異色的雙瞳:“桫欏,二十五年前,你在楓丹星亞特懷特家族出生,生母‘梧桐’,是森羅族族長的小女兒。”

公園裏,迪恩和桫欏首次見面。後來桫欏被雷斯特點名留下,使用元素增幅儀器協助圍捕迪恩的時候,迪恩遠遠看到了站在衆多機甲之後披着斗篷的桫欏,那雙眼睛太好認,迪恩記住了這個外表和實力都極其出衆的原生奴隸。

加上這次,這是他們第三次見面。

遙遠而又模糊的記憶漸漸開始浮現,桫欏一點也不想回憶過去,只想趕緊離開這裏,回到葉澄身邊。但迪恩的力量死死禁錮着他,讓他全身彷彿披着好幾層浸水的棉被,柔軟而又沉重不堪,反抗完全是妄想,他根本連手指都擡不起來!

“你最初的元素能量是第幾階?”

“……”桫欏依然不肯開口,一直在試圖衝破迪恩的力量壓制。

“我不希望驚動那位女孩,也不想傷害你。”迪恩淡淡道,“回答我幾個問題,我會放你離開。”

桫欏沒有絲毫鬆懈,仍然在徒勞地繼續與迪恩的禁錮對抗。可傳說中的傳說代表的是絕對的力量,他的努力就像螞蟻想要推動泰山,對迪恩沒有半點影響。

迪恩有點頭疼,據他之前的觀察,這個漂亮至極的青年擁有非常值得肯定的觀察力和思考能力,唯一的缺點就是太過頑固,簡直不懂半點變通!

“如果我沒猜錯,是黃昏級,對嗎?”

桫欏吃力地擡起頭,儘管沒說話,迪恩也明白了。

之前的猜測得到證實,迪恩心裏泛起一股複雜的情緒。他伸手,用指尖凝起金銀雙色的微小風刃割斷桫欏一縷頭髮,將斷髮握在掌心:“你走吧。”同時收起了所有的壓制。

桫欏得到自由,連看都沒有看一眼迪恩,起身就走。

桫欏前腳出門,外面的三個後腳就進來了。韓翎打量了一下迪恩,還沒來得及問出半個字,迪恩就說:“我需要提前回去。這裏的調查任務暫時交給你們了。臨走之前,把你們目前調查到的情報告訴我吧。”

三人再次面面相覷,韓翎最先反應過來,當即彙報到:“我接觸了密探,可以確認神農最後消失於依蘭星星域。”

“好。安安?”

“嗯……來這邊以後根本沒有發現近似於諸神機甲的能量波動。”安安回想着,“已經出現的諸神機甲都是混血的,所以要麼是諸神機甲離我太遠,要麼就是最近在這附近根本沒有人使用過它們。”

“你已經跟那個森羅族正面接觸過,今天起不要再出門。”

安安頓時苦了臉:本以爲走運搶到頭功的,結果居然因爲這個被禁足!

迪恩補充道:“想吃什麼讓他們帶。”

安安這才笑了:“嗯!”

貝奧格接上:“阿尤比不肯給我們相關情報,您的判斷或許是正確的——神農被那個叫葉知秋的新人類帶走,很有可能仍然在他手裏。但是,新人類的密探已經盯上那個人,我們無法再進一步獲取更多的情報。”

迪恩思索了一會兒,作出決定:“明白了,回去以後我會把這些情況上報給陛下。最後,切記你們不能親自踏上依蘭星,注意安全。”

告別三人,迪恩獨自前往航空港,坐航空艇離開方舟宇宙樂園。他並沒有徑直返回純白第一星,而是轉道去了偏遠的漆黑第七十七星。

兩天後,迪恩抵達目的地,下了航空艇就轉車直奔郊區的一座莊園。這片區域氣候溫暖,可是坐在車裏,迪恩卻只感覺到透心的涼意。

原來錯的人是他……

踏進花園,迪恩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椅子裏看書的中年人。 冷少的億萬逃妻 朕甚惶恐 大步走到那人背後,迪恩猶豫片刻,終於下定決心叫道:“父親。”

中年人放下書,呵呵一笑:“是你啊,我還當誰來了,這麼大動靜。坐吧。”

奧爾德蘭特亞薩,初代人類帝國前任御前雙星之一,因涉嫌謀害獨子之外另一個新任御前雙星且通敵叛國,被皇帝軟禁於漆黑第七十七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