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刀的兩重力勁雖然沒有方逸天三重力勁那般的變態,可是也是極為駭人,特別是連續攻擊之下,那個殺手饒是也強橫之極,但本身帶傷的情況之下根本無法招架,最後——

轟!

小刀一拳直接轟在了對方的臉面之上,直接將對方打爆,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另外三個殺手在奧布里、托雷斯他們的聯合攻擊之下也紛紛倒地。

方逸天剛衝過去,戰鬥已經是結束,別墅外圍的敵人全部都殲滅,一個不留,全都被殺。

電閃雷鳴中暴雨如注,地面上艷紅的鮮血混合著雨水流淌著,還真是血流成河。

而今晚,事實上也是一場殺戮之戰! 「若樰,真的沒有我的份嗎?比某個只知道吃東西的小人,這幾日我給你端茶倒水可是跑前跑后,好歹也該賞口吃得啊!」

說著容初璟還做出了傷心的樣子。

韓小貝本來聽到他說自己是「小人」還有些不滿,但一看見他直嘆氣的模樣,臉上的自豪之色更濃,拉著韓若樰就要去廚房。

鄭氏昨日帶著狗娃來鎮上,給韓若樰帶來了幾隻肥碩的老公雞。

為了防止這幾隻雞在院子里隨地拉屎,韓若樰一直將它們與林浩峰送來的幾隻雞一同關在院里一角的籠子里。

就在她準備去廚房拿刀殺雞的時候,眼角瞥見容初璟厚著臉皮跟了上來。

她嘴角一勾,看著韓小貝故意大聲說:「小貝,王公子昨日幫了娘的大忙,娘需要感謝他,不如就讓他跟咱們一起吃飯吧?」

韓小貝瞧見韓若樰暗地裡對自己使眼色,眼睛軲轆一轉,轉頭看向容初璟。

容初璟剛走到廚房門口,便聽到了韓若樰的聲音,見韓小貝有些不甘的轉頭看著自己,故意笑道:「小貝,這下你聽到了吧?」

「我娘說了請你,但我沒同意,所以你還是不能吃!」

容初璟也不惱,眨了眨眼睛看向韓小貝:「父母命,須敬聽,小貝若是連你娘的話都不聽了,聖賢書豈不都白讀了?」

若是平日里,容初璟這麼一說,韓小貝怎麼也要和他辯一辯。

可現在韓小貝卻像是被容初璟堵得無話可說一樣。

他沉著臉兩隻小手背到後面,學著曹直正走路的樣子,慢慢的踱到容初璟跟前,繞著他走轉了一圈。

「要我答應也可以,你得答應一件事。」

容初璟挑了一下眉毛,抬頭看了看韓若樰,痛快的答應下來。

「行,你說吧,想要我做什麼?」

一聽到這句話,韓小貝的眼睛里立刻露出了興奮之色,似乎為了掩飾,他有模有樣的抬手放在嘴邊發出一聲清咳。

「我娘做飯是很辛苦的,多一個人吃就多一分辛苦,所以你同意給我娘幫忙,我才同意你和我們一起吃。」

這孩子饒有介是的弄這麼一出,竟是讓自己給韓若樰幫忙?

容初璟想也沒想滿口答應下來,可在看見韓若樰與韓小貝忍著笑將一把菜刀遞過來的時候,頓時愣住了。

「小貝,我做出來的飯菜,你會吃嗎?」

容初璟臉上露出一抹尷尬,他忽然意識到韓小貝說的幫忙,極有可能是讓他做飯。

「你別想得美了,我才不吃你做的飯呢!」

韓小貝板著臉,極力控制住不讓自己笑出聲,指院子里的某個地方,故作嚴肅的道:「你去殺一隻雞給我娘送過來!」

果然,容初璟聽到韓小貝讓他殺雞的時候,臉上的笑容頓時有些龜裂。

人他倒是殺過,可這雞……

「真笨!連只雞都抓不到!跑了!它跑了!」

不多時,院子里便響起了韓小貝極為興奮地聲音。

容初璟不顧形象的在院子里跑來跑去,看著在院子里四處奔走的十隻雞腦門一頭黑線。

他按照韓若樰的指揮,剛把雞籠打開,裡面的雞便躥了出來。

再回頭,立刻便對上了韓若樰與韓小貝幾乎要把他吃了的眼神。

無奈之下,他只得把雞抓回來。

可他堂堂一個王爺,何曾做過這種事情,在院子里追著雞跑了幾圈,才抓到一個。

酷酷王子賴上你 然而剛放進籠子里,掉頭去追別的雞,因為沒有關好雞籠的門,好不容易抓到的雞又從籠子里跑了出來。

「哈哈哈!娘!你看他笨的,要是乾爹在這裡,一下子就抓到了!」

韓小貝瞧著接連失手的容初璟,樂的抱著肚子哈哈大笑,就連韓若樰也背過身子笑得花枝亂顫。

她方才不過是想看容初璟殺雞,沒想到還能看到他抓雞!

「跑了!那隻雞要跑到院子外面去了!」

韓若樰也曉得肚子發疼的時候,聽到韓小貝又叫了起來,她抬眼一看,拱形門那裡有隻雞正要往外跑。

就在韓小貝幸災樂禍的等著院子外面的人也看到容初璟出糗的樣子時,一把明晃晃的菜刀忽然飛了過來。

隨著一聲重響,院門口的那隻雞整個雞頭都被齊齊的削了下來。

沒了雞頭的大公雞又朝門口處跑了幾步,身子忽然一歪,倒在了地上,這時雞脖子處的血才突突冒了出來。

這哪裡是殺雞!

韓若樰與韓小貝瞪大了眼睛還沒來得及說話,容初璟不知從哪裡折了幾根筷子粗細的樹枝,如法炮製,其餘九隻雞同樣應聲而倒。

「抱歉,這幾隻雞早晚都是死,不如一塊殺了,免得下次還要麻煩!」

做完這一切,容初璟拍了拍手走到韓若樰面前:「你們想要吃哪一隻?」

「滾!」

……

「韓掌柜,今個兒中午的雞肉也太多了吧?」

午後,店裡的夥計一看見韓若樰來到前院,紛紛打招呼詢問。

「呵呵,不多,以後大家乾的好了,比這還多!」

「掌柜的,要我說啊,其實不用給俺們整這麼多肉,折成工錢是最好不過了!」

聽到這話,其他人紛紛笑著表示贊同。

「行,我聽取你們的意見!」

韓若樰臉上保持著笑容,心裡卻是在狠狠地痛罵容初璟。

這廝將她院子里的雞全都殺了,因為天熱的緣故,韓若樰只得讓張媽將這些雞儘快做成飯菜。

平日里益生堂的廚房裡做葷菜頂多用五隻雞,韓若樰來找張媽的時候,他們也已經殺好了雞。

結果,十四隻雞下鍋,中午飯眾人的碗里全都是雞塊。

而店裡的夥計們都以為韓若樰是在犒勞他們,紛紛過來表示感謝,更有人還不住地問她今天是不是有什麼喜事。

喜事?

韓若樰臉色發僵,心裡暗暗吐槽,什麼喜事,完全是一件氣事!

「你們店裡誰是韓大夫!」

就在此時,大廳里忽然響起一道聲音。

此時的醫館變得比從前還要寬敞,韓若樰抬頭看去,見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帶著幾個小廝一起走了進來。

「韓大夫,我家老爺身體不舒服,還請您給好好瞧瞧!」

小廝認出韓若樰立刻帶著那男人朝她走了過來。

「喲!都說益生堂的掌柜是個美人,想不到竟然是真的!」

那男人一看見韓若樰立刻露出了色眯眯的神色,正要伸手去摸韓若樰的手,但很快就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突然變了臉色。

他回頭看了看醫館裡面不多的幾個抓藥的病人,忽然壓低聲音:「韓大夫,你們這裡不是有什麼貴賓接待間嗎?咱們進去說?」

韓若樰本來被他色眯眯的眼睛看的十分不舒服,見他此時臉色漲紅,似乎確實有什麼難言之隱,想了想便道了一聲「請」。

而韓若樰這邊剛帶著男人進了屋,容初璟忽然不知從哪冒出來也跟了進來。

容初璟知道今天做了蠢事,又被韓小貝一通嘲笑,一心想要討好韓若樰。

看到韓若樰午休過後去了前院,立刻便跟了過來,將那來看病的男子想要對韓若樰動手動腳的舉動看的一清二楚。

那男子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韓若樰竟然還敢帶著他去裡間?

容初璟頓時皺著眉頭跟了進來,徑直走到她身後站定,一雙眼睛卻冷冷的在那人身上掃過。

那人將自己的隨從都留在了外面,根本不想有其他人知道自己得了什麼病,又被容初璟看陰冷的眼神盯著,不覺冷汗直冒。

「韓大夫,他是什麼人?」

「這位公子不用擔心,他是我的徒弟,你只管說說你哪裡不舒服吧。」

韓若樰見這個人兩眼浮腫,還挺著一個大肚子,分明是一副酒色過度的樣子,已經猜到他得了什麼病。

韓若樰在前世遇到與這人一樣的情況,都是做出十分冷靜公事公辦的樣子,以讓對方迅速排除雜念,專心訴說自己的病情。

然而今天卻似乎有些不管用。

也不知是不是容初璟站在一旁的原因,那男人支支吾吾了許久都沒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不多時,韓若樰耐心盡失:「公子若是不方便說我便替你說了吧,您正值壯年卻臉色蒼白,動輒喘氣冒虛汗,乃是被酒色掏空了身體,恐怕已經不能房事。」

「你……」

男子滿臉通紅,好大一會兒不敢抬頭,過了好久才懦懦的張開嘴:「韓大夫,我這病可有方法治癒?」

韓若樰見這會兒他已經沒有雜念,這才讓他將手伸出來,細細把脈。

「韓大夫,怎麼樣?我還有救沒有!」

見韓若樰皺著眉頭久久不說話,男子頓時發了急。

「公子的身體已經被掏空,若是不加節制,非是藥石所能醫治。」

「韓大夫的意思是說我還有救?」

男子聞言竟頓時露出了興奮之色:「韓大夫只要你能醫治,花多少錢我都願意!小爺我有的是錢!」

韓若樰收回手瞥了男子一眼,暗道:這人一身絲綢,手上足足戴了三個碧玉戒指,任是誰一看就知道他有錢,他還唯恐別人不住,看來腦袋也被酒色掏空了。

「既然公子願意花錢,我就給公子開上一方葯調理一下,但用藥期間,公子若是房事不能節制,我勸你還是不要買葯了。」

韓若樰話說的明白,男子的麵皮又紅了幾分,頭如搗蒜一樣答應。

「韓大夫放心,你開了葯,我一定嚴格按照您的要求!」

韓若樰點點頭,這才提筆寫下藥方。

「暫且給公子開上半月的藥方,若是感覺好轉再來複診。」

「多謝韓大夫!」

男子小心翼翼接過藥方連聲給韓若樰道謝,趕緊離開。

「想不到這種病你也能看。」

男子離開之後,容初璟的眉頭皺的更緊了。

「醫者父母心,若是什麼都如同王爺想著那麼齷齪,這天底下怕是沒有大夫了!」

聽到容初璟不陰不陽的話,韓若樰的臉頓時就冷了下來,再想到中午的十隻雞,瞪了他一眼忽的起身離開。

「若樰……」

對著韓若樰離開的背影,容初璟面上一陣懊惱,連忙又追了出去。 這一日上午,孫萬祥帶著一批草藥送到醫館,韓若樰得知后立刻請他去對面的藥材加工處。

「孫大哥,以你來看,最近這些炮製出來的藥草如何?」

早在千金醫館被改成藥材加工之地時,韓若樰便請孫萬祥前來指點。

她精通醫術,但對草藥的炮製手法卻沒有太多研究。

如今已經又過了將近一個月,聽到孫萬祥來的消息,她立刻便迎了出來。

孫萬祥將院子里曬著的藥材全都看了一遍,面上忽然就露出了敬佩之色。

「韓掌柜實在是經營有道,我本以為這裡至少也要等到冬天這裡的夥計才能掌握炮製手法,如今看來是我錯估了。」

「孫老弟的意思可是說這些夥計們的手法都符合要求?」

趙管事聽到孫萬祥的話,原本嚴肅的臉頓時有了笑意。

見孫萬祥點頭,跟在他身邊的張萬祥也忍不住露出了激動地神色。

「真是太好了,我們從前對這些都不精通,大夥都是按著您的要求憑感覺,如今看來,趙管事的方法是正確的!」

「哦?」

聞言,韓若樰與孫萬祥都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趙管事將孫師傅說過的話全都記了下來,讓店裡的夥計們背熟了才開始開始製作,做成之後又跟著成品反覆比對,反覆改良手法。」

張元寶面有敬佩的看著趙管事說了這些話,很快又露出了苦笑。

「掌柜的,你們是不知道,趙管事為了藥材的品質,反覆讓大伙兒練習,得了不少埋怨啊!」

「趙管事,您實在是我益生堂的大功臣!」

一時間,韓若樰、孫萬祥以及跟著過來的李管事眼裡皆是感慨之色。

當初韓若樰提出將千金醫館收購的事情,孫萬祥便覺得老天在幫她。此時見到趙管事這樣的能人,他更覺韓若樰被上天護佑。

而韓若樰則純粹是被趙管事的盡心而感動。

「李管事,你且通知賬房,藥材炮製這邊的夥計每人工錢漲一倍!包括趙管事!」

「是!」

李管事立即應聲而去,而趙掌柜與孫萬祥皆連聲道謝。

「掌柜的,咱們醫館有人非要找你看病,已經出了五十兩銀子的診金。」就在這時,小馬匆匆尋了過來。

「五十兩?什麼人竟然這麼財大氣粗?」

聽到趙管事與孫萬祥齊齊驚嘆,韓若樰也頗為好奇,立即跟著小馬回了醫館。

「韓大夫,你可真是神醫啊!」

重生之軟飯王 剛走進醫館,韓若樰便看見一個男子滿臉堆笑的迎了上來。

她定睛一看,立刻便認出來對方乃是半個月前來找自己看難言之症的男子。

「公子氣色看起來好了不少,看來上次給您開的葯應當是有效果了?」

韓若樰想到是這個人出了五十兩診金,表現的分外客氣。

「有效果,有效果!」

男子嘿嘿笑了幾聲,滿臉討好:「您上次說讓我半個月後再來,我這不就又過來嗎?」

見男子高興地都看不見周圍看著他的好奇眼光,韓若樰笑了笑將他請進了裡間貴賓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