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經過專門訓練的傳信鳥,只要在空中看到自己,就能一直跟著自己飛。不是對方發現了自己,而是傳信鳥發現了自己。

他們只要朝傳信鳥的方向追蹤,自己就絕對跑不掉。想到這裡,趙旋兒臉色有些發白,一臉絕望的看著李陽。本能的,趙旋兒感覺李陽肯定有辦法。

李陽冷笑一聲。「哼哼,區區傳信鳥而已。既然被一個獵人發現了,那就別想逃跑了。」說著,李陽拿出自己的長弓,接著又取出一直菱形箭頭。

長弓上揚,瞬間瞄準,拉弓。這一套動作,李陽已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感覺到危險想要逃跑的傳信鳥,反應終究還是慢了一些。

一支箭矢穿過,傳信鳥悲鳴一聲,掉落下來。沒有處理掉落的傳信鳥,李陽帶著趙旋兒繼續炒南方跑去。而沒有了傳信鳥,對方也無法繼續確定李陽的位置。

不知道過了過久,對方居然又放出了傳信鳥。有了準備的李陽,每次見到經過自己上方的傳信鳥,都是一箭射落。

向來這種專門訓練的東西,對方的手中也不多。幾次之後,便再也沒有繼續派出。這樣一來,兩人的情況要安全了很多。

可惜的是,即使這樣,估計好日子也不多了。一路走來,路上的樹木從來越來越少。現在,放眼望去,地面居然都是一些小草而已,幾乎沒有多少遮掩之物。

如果繼續這樣下去的話,即使不用傳信鳥這種東西,兩人的身形也將完全暴露出來。果然,沒過多久,當對方追蹤到樹木稀少的地方之時,便總是能跟蹤到兩人的痕迹。

李陽十分無奈,自己對晨光帝國的地形又不熟悉,只是隨便找一個容易逃跑的方向跑的。如果早知道這邊是這樣,李陽怎麼都不會往這邊跑。

「前面是什麼地方,難道沒有能夠城市嗎。」李陽無奈,如果趙旋兒肯進入城市的話,那些傢伙怎麼敢明目張胆的來對付她呢。

趙旋兒搖了搖頭表示沒有,仔細觀察一下地形,隨即說道:「如果沒有看錯的話,前面應該是古風沙海。」說道這裡,趙旋兒一臉苦笑。

古風沙海,顧名思義就是一片巨大的沙漠。最重要的是,沙漠中並不是什麼都沒有,而是居住著各種各樣的星獸,還有隨處可見的流沙。

這樣的惡劣環境中,不知道蘊含在多大的危險。進入沙漠的人,很少有能夠活著出來的。沙漠的邊緣,更是沒有人願意在這裡居住。

李陽一陣苦笑,沒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跑到了這種地方來。可惜的是,經過幾天的追趕。對方派來的人越來越多。

雖然絕大多數都不是自己的對手,但只要能夠讓自己暴露出位置。李陽相信,自己絕對無法逃離。如果叫趙旋兒留下,自己一個人還是有機會逃脫的。

但李陽性子倔強,絕對不可能丟下自己的朋友。搖了搖頭,看著前方,李陽心中一定。說不得,自己也要進入古風沙海去闖一闖了。

兩人沒有說話,在身後沒完沒了的追殺當中,毫無意外。最終還是暴露了自己的身形。由於沒有遮擋物,李陽只能攔著趙旋兒,快速朝前面跑去。

不過這樣一來,李陽也看到了前來追殺兩人的人。放眼望去,起碼來了上千人。凝核期高手就有二十幾個。這個時候,李陽又是一陣的慶幸。

還好現在這種情況,每一個星象期高手都在眾人的監督之下。如果有星象期的高手來臨,自己恐怕就跑不掉了。每突破一個階段,是質的變化。

一路上。土地越來越荒蕪。從開始的土地,變成了石頭隔壁。最後變成了純粹的沙子。良久之後,李陽發現,自己周圍全部變成了一片黃沙。

至尊紈絝 進入沙漠之後,反而有了遮掩物。不知道多少年的積累,風吹過沙漠,在原地留下了無數的沙丘。以李陽的速度,即使帶著一個人,幾個拐彎之後,也消失無蹤。

身後,一群黑衣人追了過來。看著眼前一望無際的沙漠,不知道該不該追進去。「隊長,我們要不要進去,古風沙海非常危險啊。」

別人不知道,他們這些人可知道。每年都有人進入這裡面做任務,但能夠活著出來的,寥寥無幾。即使最終出來的,也大都傷殘。

想了一會,一個黑衣人開口說道:「進入古風沙漠,他們基本上死定了。我們不用追進去。當然,也不能完全放著不管。」

沉吟良久,黑衣人命令道:「都給我分散開來,在古風沙海邊緣處巡邏。已經發現兩人的蹤跡,立刻釋放信號。你先回去,把事情報告上去。」

最後這一句是對著旁邊一個人說的。聽到這話,此人立刻領命,沒有任何廢話,轉身就走。看著古風沙海,黑衣人眉頭緊緊皺起。這次的任務恐怕有麻煩了。 消息報告回去沒多久,黑衣人的數量便不斷的增加。趙旋兒身份特殊,他們也只是想要抓到她,以此來威脅趙家答應他們一些事情而已。

如果趙旋兒就這麼死了,兩家原本就不是很和睦的關係,或許會變得更加惡劣。一旦引起對方的仇視,事情就會變得相當麻煩。

但是,也不能就讓趙旋兒這樣回去。如果趙旋兒安全的回去了,自己做的事情,豈不是全部暴露出來了。暗地中的事情,如果明顯的暴露出來。

向往之文娛之王 到時候就不是單純一個趙家的事情。而是三大家族圍攻自己一家。到時候,即使自己拚命,恐怕也會損失慘重。這樣的事情,他們絕對不允許。

可是,也不能就這樣等著。他們除了加強人手在古風沙海周圍巡邏之外,就只能派出少量人手進入沙海追蹤了。

古風沙海的大名,在整個晨光帝國非常響亮。原因就是它的危險,進入這種地方,和找死沒有什麼區別。這一支敢死隊,也是好不容易才湊出來的。

和他們不同,進入沙海之後的李陽,感到渾身舒坦。沙漠常年吸收太陽的能量,即使站在上面,都能感到強大的陽氣不斷的輻射出來。

相信在這樣的地方修鍊,自己的實力一定可以提升的非常快速。李陽心中興奮,速度也加快了不少。不知道過了過久,李陽終於在一個沙丘的背後停了下來。

放下已經嬌喘吁吁,渾身是汗的趙旋兒。李陽小心的感應了一下周圍說道:「現在可以安心一段時間了。他們沒有追過來。」

說著,李陽開始清理身上的樹脂。在這麼炎熱的環境中,皮膚上面的樹脂,著實讓李陽感到有些不舒服。白色火焰一陣燃燒,樹脂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到這熟悉的面龐,趙旋兒感到舒服了許多。說實話,李陽那種垂垂老矣的模樣,著實讓趙旋兒感到有些古怪,現在終於恢復了過來。

看到趙旋兒的樣子,李陽奇怪的說道:「怎麼了,你很不舒服?」剛才一直都是自己帶著她跑,現在怎麼喘息這麼重。

趙旋兒擦了一把汗說道:「這裡太熱了,太陽的力量居然這麼重。我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大家都不願意來這種地方了,你難道不覺得難受嗎。」

李陽心中恍然,原來如此。陽力重,自己只會覺得舒服,但別人感覺就不是那麼好受了。如果戰鬥起來的話,這些人甚至不敢隨便吸收星力補充自己。

一旦陽力侵入身體,結果會非常麻煩。戰鬥中,這樣的事情發生,基本上和找死沒有什麼區別。趙旋兒這個樣子,李陽倒是有些了解。

可惜自己的屬性是光和火,沒有辦法幫忙。如果是芸兒在這裡就好了,弄出一點寒氣,還是很容易的事情。趙旋兒好像也不是這樣的屬性。

搖了搖頭,李陽開口說道:「走吧,我們快點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待會還要找另外一條出路離開這個地方。」回頭看了一眼,李陽嘆息道。

自己逃跑的時候就已經發現,沙漠的邊緣被對方封鎖了。相比等一段時間之後,封鎖還會更加眼中。好在對方不敢做的太過,還是能夠找到很多漏洞的。

李陽的目的,就是找到一個靠近古風沙海的城市,一路走過去。想來,城市的邊緣。公孫家族還不敢做的太過火吧。

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趙旋兒點了點頭表示同意。現在也只能這麼辦了。如果不是自己想要和李陽呆在一起,現在也不會落入這樣的險境。

休息一會之後,李陽突然皺起了眉頭。趙旋兒看到之後,小聲的說道:「對不起,都是我不好,你不要這個樣子了。」李陽抬頭,看到趙旋兒自責的眼神。

搖了搖頭,李陽低聲說道:「我不是在想這個,我是在想古風沙海。這個名字怎麼這麼耳熟,好像在哪裡聽到過。」李陽低聲沉吟到。

趙旋兒臉色好看了不少。聽到李陽的話,連忙開始解釋起自己知道的古風沙海的一切,希望能對李陽有所幫助。

就在這個時候,李陽突然抬起頭來。「對啊,我想起來了,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婚途璀璨 李陽拍了拍自己的頭,暗罵自己怎麼這麼笨。

看著趙旋兒,李陽略微思考一下,開口說道:「我以前得到過一張藏寶圖,地點正是古風沙海。」李陽終於記起來,自己當初在青劍藏寶室中找到的藏寶圖。

取出這張自己都快要忘記的藏寶圖,兩人小心的觀察著。圖片記載,藏寶地點就是在靠近這一帶深處。只要向裡面深入一些就能夠找到。

看著李陽,趙旋兒有些興奮的說道:「要不,我們進去看看,說不定能找到什麼真正的寶物呢。」星辰大陸上,每一個遺迹和寶藏,都意味著一個天大的機遇。

李陽搖了搖頭說道:「是不是太危險了,你剛才也說了,古風沙海是非常危險的。我還是把你送出去吧。」聽到這話,趙旋兒立刻不依。

根據李陽的性格,雖然不願意讓朋友跟著自己冒險,但他自己卻一定會去冒險。她倒不是貪圖裡面的寶物,而是不想李陽一個人去冒險。

良久之後,李陽知道爭論不過,只好點頭答應。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李陽再次感激到一陣危險的信號。這次的信號,是從四面八方而來。

站起神來,李陽神色凝重。「小心點,我們好像被包圍了。這些傢伙,到底是怎麼發現我們的。」李陽可以確定,天空中沒有任何東西經過。

聽到李陽的話,趙旋兒也緊張了起來。抽出自己隨身攜帶的四星級寶劍,小心的注意著周圍。李陽斜視一眼,居然有四星星器。看爛趙旋兒的身份真的不一般。

迦葉王國種,藍家和李家兩家非常受寵愛的大小姐,也不過是三星的星器而已。她們手中的四星武器,還是拜託自己煉製的。

現在沒有時間胡思亂想了。李陽手臂一伸,赤紅色的赤血劍出現在了李陽的手中。反正這樣的情況之下,李陽也不打算留手了。

沒過多久,一陣沙沙聲響起,聽聲音,不想是人類走路的聲音。接著,周圍的沙地一陣抖動,一片土黃色的身影,朝自己兩人靠近了過來。

「這,這是沙蠍。李陽你要小心,千萬不要被他們傷到,這些東西是有劇毒的。」聽到這話,李陽輕輕點了點頭,小心的注意起這些沙蠍。

沙蠍和蠍子幾乎一個模樣,唯一的不同就是體積非常巨大。趴在地上,這些沙蠍的提醒居然都快要有自己一半高了。加上那閃爍寒光的尾針,急劇壓迫感。

這次,李陽終於見識到古風沙海的危險了。自己不是被殺手找到,而是被這些沙蠍當成了獵物。不過自己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沙蠍雖然渾身都是劇毒,但本身實力並不高。普遍只有引星期而已,靠著數量和毒性。在沙漠中也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小心的觀察了一陣,一隻沙蠍快速朝李陽衝來。想要試探一下嗎,正好自己也想要試一下。李陽靜靜的等待,沙蠍靠近自己的瞬間,李陽躲開了沙蠍的攻擊。

手臂一揮,在沙蠍身上劃開一道傷口。火熱的力量瞬間侵入沙蠍內部,雖然李陽沒有殺掉他,但沙蠍也失去了所有的戰鬥力。沒想到這麼危險的東西,抗性這麼差。

這是李陽對它的評價。隨手一劍幹掉這個沙蠍,李陽心中倒是不再害怕。一陣騷動之後,沙蠍開始進攻。無數黃色的沙蠍快速往前沖。

兩人無奈,只能背靠背,抵擋沙蠍的進攻。沙蠍的速度不快,但攻擊卻不慢。尤其是尾針,快如閃電,而且角度十分詭異,讓人防不勝防。

好在李陽的赤血劍對於沙蠍來說,比沙蠍的毒也差不到哪裡去。每一隻沙蠍,只要被刺中一劍,就會失去所有的戰鬥力,非常恐怖。

由於李陽的幫忙,兩人一時間倒也支撐了下去。隨著時間的流逝,倒在地上的沙蠍越來越多。漸漸的,趙旋兒感覺自己快要支撐不住了。

趙旋兒和李陽可不一樣,李陽是太陽本命星,在這種地方消耗還沒有補充的快。但趙旋兒消耗的星力,卻無法補充,甚至不敢不從。

加上武器不如李陽的強大,修為也差了很多。沒過多久,趙旋兒便嬌喘吁吁,汗如雨下。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恐怕真的會死在這裡。

李陽心中著急,不能這樣下去了。想到這裡,李陽帶著趙旋兒,快速朝一個沙丘上面殺去。 許你一世安穩,伴我流年 群居的生物都有一個王,只要自己能夠幹掉沙蠍王,其他沙蠍自然會退去。

聽到李陽的解釋,沒有其他辦法的趙旋兒,點頭同意。然後,便在李陽的掩護之下,快速朝一個沙丘殺去。只要上了這個沙丘,佔據高處,就容易尋找沙蠍王了。 一路殺過去,最讓兩人頭疼的不是這些沙蠍的實力,而是沙蠍的毒素。一個不小心被擊中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這個時候,李陽心中有些後悔,自己當初製作軟甲的時候,製作一個全身的多好。這種情況下,全身軟甲恐怕就不用擔心被這些東西給擊中了吧。

手中長劍揮舞城一團,沿路的沙蠍,只要被擊中。恐怖的火焰力量立刻就會讓沙蠍失去一切行動能力。李陽只求傷敵,不求殺生。

終於,兩人艱難的從沙蠍群當中殺出了一條血路。漸漸接近了沙丘。「快點上去,我擋住他們。」李陽大吼一聲,停留在了原地。

趙旋兒也知道這個時候不是推脫的時候,轉頭朝沙丘上面跑去。沙丘也不安全,但起碼比下面要好的多。這個時候,李陽的感知已經開始注意遠處了。

由於注意力轉移,一個不小心之間,李陽的手臂被一隻沙蠍的尾針滑到。李陽感到手臂微微一麻,隨即沒有了不適之處。李陽也沒有理會,繼續砍殺,不過動作小心了很多。

而這個情況,轉頭往上爬的趙旋兒,並沒有注意到。由於情況緊急,李陽也只是運轉星力封住這個傷口而已,等以後再處理吧。

接著,李陽一個縱身,快速爬上了沙丘。而速度相對緩慢的多的沙蠍,則一步一步朝上面追趕著。趁著這個時間,李陽小心的注意起沙蠍群中。

一般來說,一群星獸中的首領,一定是實力最強的哪一個。沙蠍自然也不會例外,在李陽的細心感知之下。一陣輕微的波動傳入感知當中。

抬頭看去,遠處隱蔽的地方,一個提醒稍微小一些的沙蠍,正來回跑動著。如果不是剛剛不小心泄露出來屬於凝核期星獸的星力波動,李陽恐怕就會忽略過去。

既然找到了,那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的多了。抬手拿出長弓,李陽搭弓瞄準。一種淡淡的危險感覺,讓沙蠍王一陣心悸。小心的做出了防範的準備。

沒有任何聲響,一道黑光快速飛去。速度太快,讓沙蠍王萬全沒有反應的機會。誰讓它離李陽太近,不然也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螺旋箭頭的攻擊力無與倫比。即使沙蠍王全力使用自己的兩個鉗子擋住箭矢飛行的路徑,但箭矢強大的穿透力,還是將兩個鉗子瞬間鑽透。

一股綠色血液飄飛而出,接著,沙蠍王緩緩倒下,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來。沙蠍王的頭上,還有一個碗口大小的洞口,身後一根直線上,倒下了很多沙蠍。

沙蠍王的死亡,讓沙蠍群一陣躁動。一個族群的王死亡,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就連攻擊,也緩了一緩。李陽看著眼前的情況,心中有些興奮。

就在這個時候,身後沙子一陣動蕩,接著爆炸開來。不知道什麼時候,一隻沙蠍已經從沙丘的沙子中鑽地過來。而且剛剛出現,就朝趙旋兒一尾針。

由於發愣的關係,居然就這樣讓沙蠍王擊中了自己的身體。一聲輕響,尾針不得進入。而李陽也聽到了這個動靜,轉頭便朝趙旋兒跑來。

趙旋兒的身上,依然穿著李陽送給自己的軟甲,因此這一下並沒有傷到她。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沙蠍收回尾針之際,趙旋兒將手中的長劍此處。

原本已經沒有威脅的尾針,就這樣劃破了趙旋兒的胳膊。一陣麻木的感覺傳來,趙旋兒感覺自己的手臂正在快速失去知覺。

沒等沙蠍再度進攻,李陽衝上前來。手中長劍一揮,將沙蠍的尾巴切斷。接著一件刺穿沙蠍的大腦。周圍一片沙沙聲響,沙蠍群終於退去了。

李陽沒等高興,就看到趙旋兒一陣晃動,接著居然朝地面倒去。李陽上前一覽,接住了趙旋兒。「你怎麼了,怎麼會這樣。」李陽心中十分驚訝。

趙旋兒苦笑一聲。「我剛剛被傷到了。沙蠍的毒很強,我想我是無法和你走出這片沙漠了。答應我,一定不要忘記我。」趙旋兒的聲音越來越微弱。

趙旋兒的臉色,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發青,這是中毒很深的表現。如果不是趙旋兒體內星力幾乎耗盡,無法阻止毒素蔓延,不會發作的這麼快。

李陽心中著急,抓住趙旋兒的手臂,一股淡淡的星力輸入。阻止毒素蔓延,先爭取時間,然後才能想辦法。「你身上拿到沒有解毒的丹藥,在哪裡。」

趙旋兒已經快要說不出話來了,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一般情況下,誰會帶著解毒的東西。一般的毒沒有效果,而厲害的毒,又不是什麼都能接觸的。

小心的看了一下趙旋兒的右臂下面,僅僅被劃開了一個小口子。現在整個傷口都已經發黑,而且還在不斷的蔓延當中。

突然,李陽心中一動,自己不是也被傷到了嗎,怎麼現在都沒有反應。想到這裡,李陽便朝自己的胳膊看去。傷口十分新鮮,而且明顯也是被尾針弄上的。

但是自己的傷口,居然一點顏色變化都沒有,鮮紅正常。在星力的運轉之下,李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傷口正在恢復。這是怎麼回事,自己怎麼不怕沙蠍的毒。

突然,李陽心中一動。自己曾經吃過閃電貂的毒囊,據說那個毒囊能夠解百毒。只不過效果只有一次,當初自己用它解蛇毒的時候。

毒囊和蛇毒全部順著自己的星力,融入了自己的血液和全身,而現在自己居然也沒有任何事情。難道是因為那次的變化,讓自己不怕毒素了。

看著已經陷入彌留之際的趙旋兒,李陽眼中一定。總不能什麼都不做吧,乾脆就試一下吧。即使失敗了,也就和現在的情況一樣。

想到這裡,李陽揮動長弓,在自己的手背上面開了一個口子。至於赤血劍,李陽可沒有興趣嘗一嘗自己煉製出來的火焰屬性。

星力運轉,手背傷口處,血液快速流淌出來。將傷口靠近了趙旋兒的嘴唇,血液就這樣流淌進去。彌留中的趙旋兒,本能的將李陽的血液咽了下去。

等了一會,還是沒有任何效果。就在李陽準備放棄的時候,趙旋兒的體溫開始回升,臉上的黑氣漸漸消散。看著越來越好的臉色,李陽心中放心了不少。

漸漸的,黑氣越來越淡,順著趙旋兒的手背,朝傷口處蔓延。接著,傷口處流淌出一些黑色的血液。接著,傷口的顏色不斷恢復,恢復城正常的淡紅色。

看到這種情況,李陽終於放下心來。不過對自己的身體,卻有了更大的疑惑。到底上次的事情是怎麼一回事。李陽可以肯定,應該是上次的事情。

李陽清楚的記得,上次毒蛇的毒素,險些讓自己死掉。也就是說自己在那之前,是沒有免疫毒素的能力的。但是現在自己的血液也能解毒,這就不得不讓李陽懷疑。

時間緩緩流逝,天色漸漸變得暗淡了下來。一聲呻吟聲響起,接著趙旋兒睜開了自己的眼睛。環視了一周,著急的眼神漸漸退去,看著李陽有些發獃。

良久之後,趙旋兒開口說道:「李陽,這是怎麼回事,我不是中毒了嗎。難道你身上有解毒藥劑?」對於這件事情,趙旋兒真的很奇怪。

搖了搖頭,回過神來的李陽,看了看趙旋兒真的沒有問題之後。便將自己的情況說了出來,趙旋兒家學淵源,可能會知道一些什麼。

可惜的是,對於這樣的情況,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因此趙旋兒也不明所以。討論一會之後,兩人只能無奈的放棄。等到以後,應該會弄明白吧。

這個時候,李陽輕聲問道:「你打算怎麼辦,難道還要去探索那個寶藏。你也知道,沙漠是很危險的,要不要我先送你回去。」

趙旋兒沒有說話,只是堅定的看著李陽。自己這已經是被李陽救過第三次了,說起來,到也真是一種緣分。因為這樣,趙旋兒更加不想讓李陽獨自去冒險。

對視良久之後,李陽最終只好點了點頭。「好吧,既然你一定要去,那就要做好遇到危險的準備。」對於這些女孩的倔強脾氣,李陽早有體會。

趙旋兒淡淡的笑著說道:「嗯,你肯帶我去就好了。就想這次一樣,遇到危險不是還有你嗎。」她現在幾乎對李陽已經有了一種盲目的信任。

搖了搖頭,李陽無奈的說道:「我又不是萬能的,有的時候我也幫不上忙。 超神女劍神 算了,還是不說這些了,趁著現在是晚上,你趕快修鍊恢復了。剛剛恢復過來,不要留下什麼後遺症。」

點了點頭,趙旋兒毫無防備,原地坐下來開始修鍊。淡淡的星光從天而降,緩緩進入趙旋兒的體內。在沙漠當中,即使是夜晚,修鍊的速度也不是很快。

看到趙旋兒這樣,李陽無奈。看來自己又不能全神進入修鍊狀態了。原地坐下,星力運轉。淡淡的星力夾雜著濃郁的陽力,被李陽快速吸收如體內。

這年頭,不求一下收藏真的不行啊。求收藏,求收藏——————————————————「星煉之路」 時間不斷流逝,李陽和樹人的戰鬥越來越激烈,根本沒有任何停下了的跡象。此時,巨大的樹人身上,已經滿是傷口。所有的樹皮幾乎被燃燒殆盡。

就連上面的樹葉和樹枝,都快要被李陽給收拾乾淨了。先前還威風凜凜的樹人,現在居然好像一塊巨大的煤炭一樣,分外的滑稽。

但李陽可沒有任何好笑的感覺。雖然樹人被自己變成了這個樣子,但明顯沒有任何的問題。最重要的是,這個樹人在這裡,好像力量是無窮無盡的。

樹人和被自己攻擊無數次,而沒有任何關係。但李陽可不敢接這個樹人任意一擊。樹人的力量無疑是巨大無比的,一旦擊中,李陽可沒有任何把握能夠接得住。

別看樹人只有凝核期一級的修為,但李陽可以肯定,如果不是自己體質特殊。換成其他任何人,哪怕是凝核期巔峰的高手,也不是這東西的對手。

不知不覺當中,天色已經漸漸黑下來。趙旋兒心中擔心李陽,連吃飯也顧不上。這個時候,當然也沒有心思修鍊,只能這麼擔心的看著。

李陽的表現出來的持久戰鬥力,倒是超過了趙旋兒的預料。在這樣強度的進攻之下,這麼長的時間,居然也沒有看到李陽太過疲憊的神色。

這不僅僅表現出李陽良好的基礎,更加表現出李陽強大的回復能力。不過這種回復能力是來自哪裡,趙旋兒並不知道。更沒有想到是天空中的太陽。

天色黑下來,趙旋兒反而放心了。夜晚的時候,是煉星者能夠快速回復力量的時間。不僅實力會有所上升,回復速度也要快了很多。

但李陽心中顯然不是這麼想的。李陽的本命星是太陽,在白天的時候,能夠發揮出來的實力更強,回復的也更快。

但是現在,天已經黑下來了,自己的戰鬥力和回復能力都會有所下降。而這個樹人,現在都還是活蹦亂跳的,自己根本無法給他造成太大的傷害。

這樣下去的話,恐怕最終逃離的是自己。在這個古怪的地方,自己真的能夠躲過這個樹人的追擊嗎。李陽對此表示懷疑。

彷彿感受到了李陽的焦急情緒,手臂上面的紋身,一陣輕微的抖動。李陽心中一動,退開一段距離,將小狐狸召喚了出來。

看到小狐狸的出現,趙旋兒明顯愣了一下,不知道李陽想要幹什麼。但樹人可不好愣,快速朝李陽沖了過來。這個大傢伙,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做危險。

小狐狸站在李陽的肩膀上面,眼睛緊緊的盯著巨大的樹人,或者說是碳人。一陣明亮的月光灑下,照射在小狐狸的身上。皎潔的光芒,讓小狐狸顯得無比神聖。

眼中閃過一道奇光,小狐狸眼球當中,出現了兩顆小星星,不斷圍繞著星星狀態的瞳孔旋轉著。一道奇異的光芒散發而出,直射巨大的樹人。

詭異的事情發生了,被奇異波動籠罩的樹人,居然詭異的停在了原地。不知道這是什麼詭異的能力,不過小狐狸畢竟只有引星期的修為。

而樹人則是凝核期一級的實力,雖然被小狐狸暫時控制住了,但卻控制不了多長的時間。恐怕用不了多久,小狐狸就堅持不住了。

通過聯繫,李陽清楚的感受到,小狐狸的控制力正在不斷的減弱著。這個時候,兩顆星星旋轉的速度更加快速,一道奇光散發而出。

接著,李陽的腦海中出現了一副特殊的畫面。整個樹人居然全部變得透明了起來。樹人靠近腦袋的地方,一顆綠色的晶石。正在散發著特殊的光芒。

難道這裡就是樹人的核心,李陽心中想到。這個畫面應該是小狐狸的特殊能力吧。雖然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看到的,但李陽還是選擇了相信。

收回長劍,手中出現了長弓。瞄準綠色核心的位置,濃郁的劍氣瀰漫而出。這一次,勝敗在此一舉,李陽將剩餘所有的星力,全部主人了這一箭當中。

感受到危險的樹人,想要閃避和阻擋。可惜的是,現在整個被小狐狸控制住的他,完全無法移動。雖然極力掙扎,但小狐狸還是拚命將其控制在原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