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行雲擡眼看着喬寧非和他懷裏醉熟的女孩子,勾了勾脣角,冷道:“喬老闆會好好教育她的。”

喬寧非抱起溫苗苗就走,賀兮被賀行雲攔着只能眼睜睜看他們消失在視野裏,眼淚啪嗒就落了下來,她轉身拍打他的胸口,“你見死不救,她是我朋友!她是我朋友!你就知道欺負我……!”

賀行雲鉗住她的雙手,眼神危險,“我警告過你不要來這種地方,下次我就不會這麼輕易放過她了,不聽話就要接受懲罰。”

賀兮猛地推開他,吼道:“罰罰罰!既然那麼討厭我爲什麼還要管着我,去和你的鶯鶯燕燕卿卿我我啊,反正我也只是你養的寵物,高興的時候就逗一逗,不高興就扔在一邊!”

賀行雲看着她,眉宇有着淡淡的無奈,一把牽過她的手,不等她再開口,低頭就含住了她的脣。

賀兮陡然睜大眼睛,眼淚還掛在眼角,她是不是醉的太厲害了纔會產生這樣的幻覺,賀行雲吻她?!

他的吻不似那夜溫柔繾綣,反而帶着急切的攻勢,彷彿要把她吞進去才甘心。

一吻作罷,賀行雲抵着她的額頭,低聲道:“我從來沒有把你當成寵物。”

賀兮羞紅着臉,不敢擡頭看他,緩了好一會兒才記起,“苗苗怎麼辦?”

賀行雲忍不住啄了她的紅脣一下,聲音嘶啞道:“她會沒事的。”

ps:喜歡的孩子就收藏哦! 總裁禁獵區 寵妻十八016 被動,主動

賀兮第二天就決定跟着賀行雲回了流雲山莊,剛把自己的小皮箱拖下樓,就見賀老爺子一臉揶揄道:“瞧瞧,這小臉該開花了!”

賀行雲接過賀兮的行李隨手交給傭人,道:“爺爺要是沒事做,我建議您去爬爬山。

賀老爺子臉一板,不滿道:“瞧瞧你這護犢子的樣兒!”

賀兮偎到他身邊,笑眯眯道:“爺爺最好了,兮兮會經常回來看你的!”

賀老爺子摸了摸她的頭,看着賀行雲道:“反正你暑假也沒事,行雲身邊正好缺個助理,正好補上。

賀行雲難得地笑了笑,寵溺之意不言而喻,“恐怕還要別人去伺候她,爺爺,您就別出餿主意了。”

賀兮水靈靈的眼珠一轉,當即高聲宣佈,“我要當助理!”

賀行雲看向她,“乖,別給高維添亂。”

“高大哥纔不會嫌棄我,”賀兮皺起鼻子道:“我保證不添麻煩還不行麼?”

賀老爺子捏捏她的鼻頭,大笑道:“爺爺給你做主了,明兒就去。”

說罷他拍拍賀兮的肩膀,道:“先去車上,我和行雲有話說。”

賀兮點點頭,抱了他一下,飛快跑出門。

賀老爺子坐到沙發上,眉目沉斂,先前的愉悅已然消散,他道:“下週末葉家做壽,你打點一下,帶上兮兮。”

賀行雲眸中波瀾不興,出口卻是拒絕,“兮兮還小。”

賀老爺子頓時有些不高興了,“兮兮已經成年,是時候介紹出去了,你這麼不清不楚地掛着,不能把兩個人都耗了。葉家老頭兒中意你,我看葉家孫女葉唯琪長相人品都不錯,年齡和你也般配,你都二十八了,是時候傳宗接代了。”

賀行雲面無表情,微微偏過頭看窗外歡笑不停的賀兮,眼神不禁溫柔了幾分,而後道:“再等等。”

賀老爺子涼涼說道:“別說我沒提醒你,兮兮這些年還不開竅,一旦開了竅,k市的公子貴胄多的是,想攀賀家親事的人也不少,到時候給別人鑽了空子……”

賀行雲倏地起身,目光堅定,道:“我知道了。”

賀老爺子點點頭,道:“你去吧。”

車上。

賀兮歪頭睨着賀行雲,問道:“行雲,你在生氣?”

“沒有,”賀行雲將她頰邊的頭髮順到耳後,輕輕摩挲兩下,才道:“爲什麼想去帝行上班?”

賀兮避開他的目光,緩緩將頭枕在他的膝蓋上,道:“我想天天看到你。”

賀行雲拍着她的肩膀,勾脣道:“我每天都會回家。”

賀兮搖搖頭,道:“那不一樣。”

是不一樣,一個被動,一個主動,經過昨晚的事,她似乎也能體會到他的那點兒心動,既然有了好的開始,她就不能退縮!

“兮兮……”賀行雲還想說什麼,低頭卻發現才精神滿滿的人已經睡熟了。

他放平腿,好讓她睡的更舒服,緊接着掏出手機,按下號碼,道:“高維,封殺金麗莎。”

ps:丫丫,收藏丫! 017 走馬上任

賀兮走馬上任,爲此還特意穿了一身深藍色的職業套裝,配了一個標準的黑框眼鏡,當然是沒有鏡片的。

高維咋一看她還沒認出來,愣愣地問了句,“貴姓?”

賀兮笑得前俯後仰,笑完了還像模像樣地答了句,“免貴姓賀。”

高維喝在口裏的咖啡全部貢獻給了地盤,他擦着嘴角,看了眼辦公室的門,小聲問道:“該不是要上演制服誘.惑吧……”

賀兮翻了白眼,道:“我是來上班的,上班的時候要公私分明,所以那些亂七八糟的女人打來的電話就不用轉進去了,直接掐掉就行。

高維拍拍胸口,頓時明白這小妮子是來宣示主權的。

隨手指了一邊的空位置,道:“坐這兒把關,賀總有什麼事兒會叫你。”

賀兮鄭重點點頭,坐到電腦前,裝模作樣地瞧瞧這瞧瞧那。

一個小時過去了,高維和一干祕書忙進忙出,來來回回,就她一個人無聊到去下五子棋,實在忍不住了,她隨手扯住一人,雙眼希冀道:“有什麼事分配給我做嗎?”

被拉住的李馨抽了抽嘴角,誰敢奴役這個姑奶奶啊,前兩天金麗莎纔來鬧過,他們賀總就說了一句:“兮兮不喜歡你。”衆人當場飆淚,這算什麼理由,不喜歡就算了嘛,還把人往死里弄,這不是擺明的強權政策嗎?!

“賀小姐您客氣了,我們這兒人多,事兒還不夠分,您就別搶我們飯碗了。”李馨陪着笑,小小動作地把袖子扯出來。

賀兮鬱悶地看她翩然而去,剛轉過身,電話就響了,賀行雲的聲音傳出,“送杯咖啡進來。”

賀兮一樂,屁顛兒屁顛兒往茶水間去了,剛拿起速溶咖啡,手一頓,又扔回去,換成奶茶。

“叩叩叩……”

“進來。”

都說認真工作的男人很好看,賀兮想果然不假,甜滋滋地看了他的側臉一會兒才往外走,手剛觸到門把手,就聽他不悅地說道:“怎麼是奶茶?”

賀兮轉身扶了扶眼鏡,一本正經地說道:“咖啡喝多了對身體不好,本助理建議賀總改喝奶茶。”

賀行雲黑眸中掠過一絲笑意,端詳起她的裝扮來,直看得賀兮有些發憷,他才收回目光,道:“奶茶留下,出去工作。”

賀兮立馬垮了臉,捏着手指道:“我一上午就端了一杯奶茶哎,你的公司這麼閒麼?”

賀行雲一聽就知道怎麼回事兒了,敲着光亮的辦公桌思索了一會兒道:“樓上的花還沒澆水,你去吧。”

賀兮撇撇嘴,雖然不滿意,但好歹也是一份工作,剛要走,賀行雲又補充道:“把眼鏡摘了。”

賀兮一揚下巴,狡黠地笑:“這是職業道德,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PS:收藏吧! 018 一女當關

賀兮剛從樓上下來就聽到有人在吵鬧,高維連同幾個女祕書正和一個衣着光鮮的女人拉拉扯扯的。

偏過頭去一看,居然是上次那個金麗莎,她吵着要見賀行雲。

賀兮抿嘴偷笑,倚着門框看熱鬧。

“金小姐,請您出去,您這樣的舉動會給帝行帶來困擾的。”高維板着臉一副公事公辦的口氣,“如果您繼續這樣,我要叫保安了。”

金麗莎推搡了他一把,道:“叫賀行雲出來,我倒要看看那個賀兮是不是長了三頭六臂,一句不喜歡就要斷了我的前程,還有沒有王法了?!”

賀兮摸摸自己的手臂,再摸摸自己的頭,樂不可支。下了樓梯,她伸手拍了拍金麗莎的肩膀,道:“小姐,我已經幫你撥打110了。”

金麗莎擰着臉轉過來,沒認出她來,只是擡着下巴趾高氣昂地說道:“別拿這些小伎倆來忽悠我,今天不見到賀行雲我是不會走的!”

賀兮把手機舉給她看,一雙眼睛純真無邪地眨巴眨巴,“已經通了。”

金麗莎當即就要去抓賀兮,高維眼疾手快地攔了,隨後還捏了一把冷汗,要把賀兮的皮碰破了,回頭他就可以回家吃自己了。

賀兮笑眯眯地對着電話說道:“你好,可以接符局長嗎?我是賀兮。”

金麗莎抓狂,“原來就是你!”

賀兮稍稍側過身,一臉微笑,聲音清脆甜美,“符叔叔,您好,我是賀兮……我剛纔發現了一個可疑分子,很像上次在馬路上搶劫老婆婆的人,您快過來抓吧……就在行雲這裏,對,謝謝符叔叔。”

金麗莎傻眼了,高維傻眼了,一干女祕書傻眼了,這這這分明是過家家,叫人警察局局長過來抓一冒充的搶劫老婆婆的搶劫犯?!警察局是她家開的吧?!

金麗莎沒有叫囂好一會兒,警察局就來人了,把人架走了還義正言辭地教育了衆人一頓,果然,不是她家開的,勝似她家開的!

公司裏的人正散開,賀行雲就把賀兮叫進了辦公室。

他一臉冷凝地看着她,道:“你什麼時候見過符深義?”

賀兮癟癟嘴道:“上次他來看爺爺的時候。”

賀行雲揉了揉眉心,沉默片刻才道:“以後這種事一律交給高維處理。”

賀兮繞到他身後,替他按着太陽穴,輕聲道:“我知道了,你別生氣行嗎?”

賀行雲牽過她略微冰涼的小手,將她拉到自己面前,摘了她的眼鏡扔到一邊,“以後不準戴,難看。”

賀兮膩歪地坐到他膝蓋上,摟着他的脖子,笑顏如花,“行雲,我們去吃冰激凌吧!”

賀行雲摟着她嬌軟的身子,臉色微微一邊,璇璣扶着她站起身,口氣有絲僵硬,道:“以後不許掛在我身上。”

彪悍農女好種田 賀兮聽話地背過手,卻用口型說道:‘偏要!’

PS:阿彌陀佛,大家收藏吧,你不收藏我怎麼知道你喜不喜歡呢,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歡,我怎麼努力更新呢……以下省略N字…… 019 My princess

賀兮穿着一件黑色的貼身魚尾長裙施施然從試衣間走出來,面對着賀行雲,有些侷促地拉了拉過低的領,紅着臉等待他的評價。

“這件晚禮服很適合賀小姐。”導購小姐不失時機地讚歎一句。

緊身的晚禮服勾勒出賀兮凹凸有致的身姿,白皙的皮膚在長裙的襯托下更顯白皙光澤,裸.露的皮膚不知是因爲冷還是緊張泛着珍珠粉般的紅,清純的眼眸,妖嬈的身材,就如黑與白的對比,極端矛盾卻有着讓人不可抗拒的誘.惑,無形之中透露出來的媚.惑之態,沒有經過任何刻意的裝飾,只是再自然不過地營造着一種氣質,沒有男人能夠抗拒這樣的女人!

賀行雲只覺全身血液流動加快,交疊雙腿換了個坐姿,雙眼不離對面的人兒,略顯深沉道:“換。

賀兮看着鏡子裏的自己,就如導購員說的,衣服很合適,爲什麼還要換?

“行雲,我已經換了很多件了……”她略微有些不滿道。

賀行雲起身走到專櫃前,掃了一眼便指着一件白色的晚禮服道:“就它了。”

導購員一臉欣喜道:“賀先生真有眼光,這件禮服是今天才到的,出自Queen之手,一共只有三件……”

導購員還在喋喋不休地說着,賀兮卻打量起禮服來,乳白色的小吊帶裙,估計只到膝蓋,裙襬是以蕾絲收上,鬆散地綴着幾粒粉色的珍珠,胸前鑲着孔雀眼般的不規則鑽石,隱隱閃耀着奢華的光芒。

賀行雲將禮服遞到賀兮手裏,道:“進去穿上。”

在衆人羨慕的眼光下走出試衣間,賀兮赤着腳牽起裙襬對賀行雲行了一個淑女禮,俏皮道:“久等了,王子殿下。”

賀行雲提過旁邊的一雙白色蝴蝶高跟鞋步到她跟前,單膝跪下,扶起她纖細的腳將鞋套進去,隨後牽起她的手,微微一笑,低頭親吻她的手背,近似低喃般輕柔道:“Myprincess。”

賀兮全身一震,手背上溫熱細膩的觸感一直蔓延到心臟,眼前彷彿有輕輕柔柔的五彩氣泡飛舞,所有的一切都變得柔軟,帶着沁人心脾的愛意,讓人沉醉。

“咔嚓……”

賀兮一驚,回頭卻發現導購小姐已經舉着一張照片走了過來,滿眼驚豔地道:“賀先生,賀小姐,剛纔我實在忍不住了,這張照片送給你們,你們真登對!”

“謝謝!”賀兮接過來,照片上的兩人有默契般保持着相同的微笑,一個低眉,一個翹首,視線相接,一切已在不言中。

賀行雲劫過她手裏的照片,只看了一眼便放入內襯口袋裏,道:“走吧,晚宴要開始了。”

手緊緊被他握住,賀兮嘴角翹出張揚的弧度。

PS:喜歡一定要收藏哦! 總裁禁獵區 寵妻十八020 葉家晚宴 一

別具一格的山頂別墅籠罩在一片華光流溢之下,遠遠看去猶如一粒夜明珠般閃耀着奪目的光輝。

賀兮挽着賀行雲的手進入會場那一刻,不知驚豔了多少人,如此賞心悅目的組合自然是引起人們的好奇,尤其是賀行雲這樣的風雲人物,突然攜美出席這樣的場合,放在別人眼中,自然是多了含義的。不少人開始交頭接耳猜測起賀兮的身份來。

葉家老爺子葉世奇也向賀兮投去詫異的目光,轉頭問身邊的賀老爺子,“這就是你孫子藏着不肯拿出來見人的女孩子?”

賀老爺子笑眯眯地點點頭,心想這小子果然按捺不住了。

葉老爺子打量了好一會兒,才心不甘情不願道:“行雲小子那麼寵,也沒什麼嬌氣,是個好女孩。”

賀老爺子一聽笑得合不攏嘴,只當結結實實搬回一城,前幾年光聽着他炫耀自己的孫女兒了,“那當然,我家兮兮又乖巧又伶俐,小小年紀就是個美人坯子,再過兩年長開了不知道要迷倒多少人!”

葉老爺子聽的心癢,忍不住道:“老賀,不如我們來個喜上加喜,我一個孫女換你一個孫女怎麼樣?”

賀老爺子連忙擺擺手,道:“這話你去跟行雲說。”

葉老爺子望了一眼賀行雲,悻悻閉口。

不少人接着上前打招呼旁敲側擊賀兮的身份,賀兮跟着賀行雲,臉笑得都快抽筋了,暗中扯了扯他的手臂。

賀行雲一貫的波瀾不興,略微欠身道:“失陪。”

兩人走到兩個老人跟前,賀行雲先道:“葉老爺子,這是兮兮。”

葉老爺子笑意盈盈地點頭,一臉慈祥地打量着賀兮,帶着一點商人的盤算和精明。

賀兮鬆開賀行雲的手,走到葉老爺子跟前,笑道:“葉爺爺,兮兮給您拜壽了,小詞一首,不成敬意。”

說着她便定氣凝神背道:“更休說。便是個、住世觀音菩薩。甚今年、容貌八十歲,見底道、才十八。莫獻壽星香燭。莫祝靈龜椿鶴。只消得、把筆輕輕去,十字上、添一撇。”

話音剛落,賀老爺子就出聲,“胡鬧,長輩也拿來開玩笑!”

賀兮小嘴兒一嘟,眼巴巴地望着葉老爺子,道:“觀音菩薩不辨男女,況且葉爺爺本就慈眉善目,和爺爺一樣鶴髮童顏,青春不老!”

這一句就把兩人都誇了,葉老爺子差點就要忍不住去摸摸自己的臉,看看那些皺紋是不是真沒了,頓了頓,他朗聲大笑,道:“兮兮這張嘴,果然跟抹了蜜一樣!”

賀兮偎回賀行雲身邊,歪着腦袋看他,“是行雲教的!”

賀行雲眼中笑意一閃而過,問道:“餓了嗎?”

賀兮想了想道:“我想吃蛋糕。”

賀行雲朝兩位老人點了點頭,隨即帶着賀兮朝點心區走去。

ps:收藏哦收藏哦,不收藏的孩子打pp哦! 021 葉家晚宴 二

(?)

葉家老爺子致過辭,賓客們便隨意盡歡,來來往往交談相歡。賀行雲不多久也被人拉離賀兮身邊。

賀行雲剛離開,就有好幾個男人上來搭訕,賀兮連連拒絕之後再去找賀行雲已經找不到了,頓時有些懨懨的,蛋糕也沒胃口吃了,只用叉子戳着。

“蛋糕有那麼難吃嗎?”突然一道清朗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

賀兮回頭,是一個身穿黑色燕尾服的年輕男子,大概二十左右,看起來溫和有禮,他夾了一塊蛋糕試吃了一下,神色稍稍緩和。

看他十分嚴肅的模樣,賀兮忍不住笑出聲,突然又覺得失禮,於是大笑斂成淺笑,道:“醉翁之意不在酒這句話你沒聽說過嗎?”

“原來你們在這兒!”葉老爺子插話進來,又指了指年輕男子對賀兮道:“兮兮,這是唯斯,你們倆認識認識。”

葉唯斯看着賀兮笑道:“瞧她把蛋糕折磨的千瘡百孔,我還以爲誰搗蛋來呢!”

幾人笑起來,賀兮抿着脣,一雙水汪汪的眼瞳裏也含着笑,在燈光的照射下,猶如星星一般閃亮。

葉唯斯愣了愣神,旋即道:“老聽賀爺爺提起你,今天終於見到真人了。”

“兮兮馬上上大學了吧,”葉老爺子道:“別找學校了,去伯爵,正好咱們唯斯也在,有個照應也好。”

賀老爺子豈能不知道他打的什麼主意,剛想拒絕,但轉念一想,又點了頭,道:“行雲也忙,有唯斯照顧兮兮,我也放心。”

葉唯斯謙謙笑道:“賀爺爺放心吧。”

“對了,你姐呢,今天也該和行雲碰碰面。”葉老爺子四下張望道。

葉唯斯指了指宴會的一角,道:“不正聊着嗎?”

賀兮也順着他指的方向看過去,果然是賀行雲,還有一個高挑的女人,因爲是背對着,看不到臉,但背影卻是婀娜多姿,一頭栗色的波浪長髮垂下,遮了大半露出的肌膚被,小部分若隱若現,再配一襲銀色的修身長裙,女人味十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