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婉清雖然在緊張的時候忘記了這一招,可是她在戰鬥的時候已經本能地將體內的邪氣給散出去。

賈永壽其實感覺到了,但是,賈永壽他已經用盡了全力,他已經無力再逃脫。

在被關在黑獄盾的保護圈裏面,賈永壽感覺到的只有絕望不甘。

在發生爆炸的瞬間,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葉婉清。

“這是你咎由自取!”葉婉清道。

“轟隆”巨響,雖然有黑獄盾的防護,還是引起了周圍的震盪。

此時,玄蛇門的弟子全都愣在了原地,好幾個人愣住後直接就被殺了。

其餘玄蛇門的人一個個彷彿失去了狼王的羣狼,瞬間亂了。

“一個不留!”郝仁義怒一聲。

玄蛇門並非什麼名門正派,他們都是一些窮兇極惡之徒。

眼下,他們的老大被殺,郝仁義自然是不會放過他們任何一個人。

斬草除根,也是爲民除害。

沒有了領頭人的玄蛇門,猶如樹倒猢猻散,一個個很快倒了下去。

除去那些實力較爲強勁的高手跑了五六個,基本上全部被殺。

葉婉清站在一旁並未動手,也沒有人趕去招惹她。

她擡頭看向天王府的方向。

“你如果想要去就過去吧,這裏,我們會看着。”郝仁義道。

葉婉清道:“我也守在這裏吧,他不會有事的。”

這是屬於葉婉清對林天的自信!

即便她心底裏還是十分地不放心,微微握緊了拳頭。

此時,在下方的各個戰場,已經逐漸熄滅下來。

炎魔軍團的人已經被全部壓下了,玄蛇門的人也基本上全都退下了。

在上方,也就是天王府裏面。

隨着林天的那一聲喊,刀曉生意識到他現在逃不了了,今晚,必定和林天有一戰!

其實,對於刀曉生來說,他是真的不想這樣和林天打,這麼和林天打,他毫無勝算!

但是,眼前的情況,讓他沒有任何的選擇。

握緊了那一把飲血刀,刀曉生給了旁邊的歐陽飛雲一個眼神道:“找機會跑!”

其實,他不在乎歐陽飛雲的死活,可是,他今天難逃和林天的一戰,雖然是一直在利用歐陽飛雲,可怎麼說也有感情在裏面。

師徒之情讓他開口了!

歐陽飛雲感覺的出來師父的真誠,他這會兒竟然是有些感動,雖然不想交代在這裏,可該說的話還是要說,他道:“師父,要不我和你聯手,或許……”

“沒有或許!我和你聯手也打不過!”刀曉生打斷了歐陽飛雲。

“走!”刀曉生低喝一聲,而後前衝了出去!

這時候,歐陽飛雲終於是意識到了情況的嚴重性,他沒有再拖延,咬了咬牙後撤而出。

bsp;?? 八荒就在不遠的位置,這裏的一切,八荒其實都看在眼裏,可是八荒就是沒有任何的行動。

他感知的出來刀曉生是誰,歐陽飛雲又是誰。

上一次在武城,八荒已經將這兩個人的“信息”全都記在心裏面。

這兩個人是林天的仇人,尤其是刀曉生,林天早就想要將他處之而後快。

八荒不會出手。

他在林佑善最後將林天逼到絕境的時候都沒有出手,眼前這會兒更加不會出手!

很快,林天的一招也讓他更加覺得,的確是沒有出手的必要。

林天手裏的地獄火劍高高舉起,一剎那間,直接揮砍而出,頃刻之間,一道強大的火焰呼嘯而出。

猶如從一條龍的嘴裏噴射出來似的。

刀曉生一下子就躲開了火焰,雖然躲的快快,可卻是能夠感覺的到火焰的熱度。

那絕對不是尋常的火焰!

要是被證明給衝擊到,那可真的很糟糕了!

這是刀曉生的心裏話,他這會兒也在想着,這麼一把好的武器,在林天的手裏可真的是有些浪費了。

可接下來發生的事就讓他大吃一驚了。而且整個人幾乎是直接愣在了原地。

他原本是握緊了手裏的飲血刀,準備對着林天的腦袋一刀直接砍下去。

“轟隆”聲響,那原本看似衝向刀曉生的火焰,直接繞開,竟然是往他身後的歐陽飛雲而去。

歐陽飛雲已經準備撤離了,他知道再留下來也不會有什麼好事,留下就只有死路一條。

可就在他前腳剛剛離開的時候,忽然之間“轟隆”一聲響,一道火焰炸在他的身後。

火焰直接爆炸出來一個深坑,且這深坑之後,火焰直接將歐陽飛雲整個人給困住了,讓歐陽飛雲徹徹底底的無處可逃。

歐陽飛雲嘗試着要飛越火焰,可這火焰卻是彷彿有靈性一般,他一動也動,猛然間沖天而起,熊熊燃燒起來。

“媽的!”歐陽飛雲氣的快要跳腳了,他回頭,瞪向林天。

可看到的只有是透過火焰的林天。

透過火焰看到的林天,比起尋常來說,更加的強大,更加的有氣場,將他整個人完全給壓制住了!

“林天……”歐陽飛雲氣到咬牙切齒。

他此時更加意識到林天實力的恐怖了!

很簡單,火焰追擊過來也就算了,這火焰彷彿還有靈性,這不正說明了,火焰之中有着林天的靈氣嗎!

也就是說林天已經將身體裏的一部分靈氣釋放到他這一邊來了,已經到了可以將他完全給壓制的部分。

而且這將它給壓制的部分還只是小部分,並非是大部分!

這更加說明林天此時身體裏的靈氣有多麼充足!

他皺起眉頭,實在是想不通,林天到底是哪裏來的那麼多的靈氣!

明明,和林佑善的對戰,已經將他身體裏的靈氣基本上給耗光了,可如今,卻是變成了另外的情況!

彷彿林天的靈氣用之不盡!

“這可真的是很糟糕了!”歐陽飛雲心裏面不斷涌現出這一句話,幾乎將他支配,他越來越感覺到了林天的恐懼和強大。

這傢伙……他還是一個人嗎? “小心啊,師父,這傢伙很強……太強了!”歐陽飛雲大聲朝刀曉生怒吼起來。

可事實上,不用他的怒吼,刀曉生已經察覺出來了!

眼下林天的實力,是他活到這麼大的歲數見到過的高手之中,起碼拍在前三位的,而最爲可怕的是,林天的年級還那麼少。

如果再給林天一些時間,將來,天知道林天會強大到什麼樣的地步!

刀曉生愣神地看着那火焰,對於刀曉生來說,一開始,那火焰很普通,甚至還覺得林天來使用,浪費了。

可是這會兒,他不這麼覺得了,他意識到林天並非是打不到他,林天一開始就沒有想要去打他,林天一開始就猜到了歐陽飛院要離開,林天的目的就是在他身後的歐陽鋒飛雲。

林天將歐陽飛雲給困住了,也不讓歐陽飛雲離開,也不殺他!這很明顯,是有其他的用處。

刀曉生琢磨了這一些後,心理面對於林天越來越有底了。

如果不是一個絕對的高手,不是一個能夠控制的了全場的高手,怎麼敢做出這樣的事呢的!

困住歐陽飛雲,自信火焰就能夠控制的住,然後還能夠來跟他對戰!

如果不是本身有着極其強大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計劃和安排。

從眼前的局面來看,他肯定是打不過了!

其實刀曉生還有一些魔獸,他養的魔獸可不僅僅只有在武城的那兩頭,可是這會兒,他不覺得他的魔獸能夠贏的了林天!

不過,爲了能夠有機會可以逃走,刀曉生還是決定拼了!

頃刻之間,他開始速度無比地結印,這在他手裏面所結出來的印,全都是召喚他養在其他空間的魔獸。

很快,極其短的時間裏,魔獸就被召喚出來,而且是召喚的越來越多,前前後後一共有幾十只的魔獸!

這幾十只有大有小,最大的可以說比這裏的房子都要大,最小的也有一把椅子那麼大。

各種各樣的魔獸,彷彿妖魔橫行一般。

林天掃視了一眼,輕哼一聲,直接握緊了手裏的地獄火劍,隨後,在剎那間,地獄火劍沖天而起,而且是衝的越來越快。

那一些魔獸這會兒正在叫喚,正在興奮地怒吼,他們已經很久沒有來到人間的這一片區域了。

對於刀曉生來說,他這會兒是極其疲倦的,畢竟,他一下子可是召喚出來了幾十只的魔獸,而且這會兒要控制所有的魔獸向林天不要命的發起攻擊。

這對於他來說,靈氣的損耗太大了!

他這會兒已經是氣喘吁吁,連手裏的飲血刀都快要握不住了。

他本想要大喊一聲:“林天,我看你怎麼來度過這一關!我看你怎麼跟我的魔獸鬥!來啊!”

他想要囂張一下,也是爲了給自己鼓舞士氣,也是爲了能夠變的更加強勢!

氣場更強,對他來說,有着絕對的好處!尤其是他現在的實力弱於林天太多。

但是,在看到林天不慌不忙,並且是將地獄火劍朝上空舉起的剎

那,他就意識到,情況和他所想的差距有些大了。

從眼前的情形來看,他現在已經只有死路一條!

所以,他也顧不上喊不喊話,氣場也不要了。

看着那火焰越來越旺盛,越來越強勢後,刀曉生猛然間前衝起來,速度迅猛無比!

當然,他不是朝林天衝過去,他現在要是去跟林天拼命,那可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他這會兒,腦海裏所想的只有一件事:“活命!”

這會兒,上空。,林天地獄火劍已經引出來了一個巨大的火球。

這火球正在高速燃燒,當然,燃燒的都是林天的靈氣!

巨大的火球引起了這一座山周圍所有人的關注,尤其是那一些炎魔軍團的人,他們此時意識到了一件事,他們的天王很有可能已經輸了,而且是輸的極其徹底!

想到他們的領頭人輸了,他們一個個立即變的垂頭喪氣,自然而然就又被神武團狠狠給收拾了一番。

山底下的戰鬥基本上結束了,神武團這一次大獲全勝,只不過,神武團裏面也有十幾個人犧牲,其餘的大多數人都是受了傷。

程風正帶着醫療部的人給他們處理傷口。

在看到那巨大的火焰時,程風想到的就是林天,這是他心裏面對大哥的敬重和信念。

在程風的眼裏面,如今沒有了親人的他,林天就是他最親的親人,自然而然,凡事,他所能夠想到的都是林天爲先。

至於說其他的三個神武團的隊長,賀之北,郝仁義和宋運輝,他們心裏面所想的,也全都是林天!

尤其是賀之北,他在大沙漠裏面可是看到過林天和陸長生那無比驚險的一戰,雖然說到了最後,林天惜敗了,可不管如何,林天還是撐到了最後,並且在如今最強大的大魔頭的手底下給逃了出來。

已經確認底下沒有人其他的大危險的葉婉清,正在飛速往天王府趕過去,看到那巨大的火球時,他停留了下來。

不過,停留歸於停留,內心卻依舊是澎湃萬分,從眼前的情況來看,那火球一定是林天的!

囂張,氣盛,橫!

很符合林天霸道起來的氣場!

“林天……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最好最強的!”葉婉清在心裏面說了一聲,同時加快了速度朝上面飛了過去!

這會兒的林天已經將那一顆火球蓄積的足夠大了。

頃刻之間,他握緊手裏地獄火劍的劍柄,喝道:“給我全都去死!”

此時,那一些刀曉生的魔獸正在瘋狂朝林天撲了過去,而且速度是越來越快,越來越兇猛!

但就在他們最前面的一頭魔獸就要撲到林天,就要張開巨口咬下去的時候,林天突然之間猛然一劍落下!

隨着那一把巨大的地獄火劍斬落下來,上方那一顆巨大的火球,直接轟了下來!

這一顆火球撞擊下來的速度,簡直和那一些隕石的速度有的比,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來說,要更加地塊!

一剎那間,周圍空氣都燃燒了起來,整個天王府的上空幾乎開始變形! 巨大的火焰球砸落下來,就在那一些魔獸要咬到林天的瞬間。

林天也沒有任何的保護措施,就只是握緊了手裏的那一把地獄火劍。

火球砸落的瞬間,可以說,猶如巨大的隕石落下一般,將那一些魔獸全部都直接給吞噬了!

那一些魔獸,比較大一些的還有骨架留下來,那一些小一點的,全都倒下了,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大火球,只在林天的那個位置沒有任何的衝擊,彷彿是遇到那一把地獄火劍就直接被地擋住了似的。

“好強大!”開口的是旁邊的八荒,當然了,八荒的話只有林天能夠停到。

林天迴應了八荒一聲。“老實說,我也沒有想到會有這麼恐怖,這麼有爆發力!”

魔獸,全部遭殃,一個不剩。

那強大的火焰衝擊之下,刀曉生已經無路可逃,他愣住了,等到反應回來的時候,那強大的火焰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一瞬間,就把刀曉生給衝擊飛了出去!

刀曉生吭哧了兩聲,在他準備要再一次調整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他也感覺到了林天正在靠近過來。

刀曉生是被衝飛出去,撞在了一旁的牆壁上面,牆壁直接出現了一個凹洞,而且,這一個凹洞十分不簡單,那後面可是厚厚的牆體和假山。

也就是說,如果不適假山撐住了,刀曉生已經直接被轟飛的穿牆出去了!

“混蛋!”刀曉生罵了一聲,握緊手裏的飲血刀,一刀揮砍而出.

眼下的刀曉生身體已經是無比地虛弱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使用出來的飲血刀,根本就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把刀。

頂多是將飲血刀裏面蓄積的能力供給給輸送出來。

要是在林天修煉到這個地步以前,那強大的匯聚在一起的力量,是絕對能夠毀滅掉他的。

可現在,林天都沒有看在眼裏,他扛着那一把巨大的地獄火劍,然後從一旁的位置走了出來。

一步步朝刀曉生走過去。

飲血刀的攻擊力轟來,林天只是微微握了一下地獄火劍的劍柄,那地獄火劍彷彿是聽到了主人的召喚一般,立即涌出來了一道強大的火焰牆壁。將那飲血刀的攻擊全都給擋了下來。

刀曉生開始懷疑人生,他手裏的刀“噹啷”一聲直接掉落下來,他咬了咬牙,喝罵道:“林天……你這個混賬,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在他喝罵的時候,他身上的那兩條強大的七彩蛇已經動起來了,直接從地下遁入,然後朝林天所在的位置迅疾遊爬了過去。

這是刀曉生對林天的最後一擊,也是刀曉生這麼大的招式裏面他最喜歡留到最後也是往往最爲強勢的一招了!

刀曉生和林天聊天,故意發出驚歎,故意爲的是吸引走林天的注意力。

然而,林天很快就將他真面部給戳穿了,林天道:“我是怎麼變的這麼厲害的?很簡單,修煉,不斷的修煉,我可不會想着要依靠別人,更不會想着要依靠蟲子什麼的,那樣的話,可真的是非常地糟糕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