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哥,你還是喝了吧!瞧你這臉,真沒白補!”白的跟雞蛋似的。

胤禩看着老九調侃的眼神危險的眯了眯眼。

“要不,爺留給你喝?女孩子是應該好好調養調養,以後也好給八哥生個小侄子!”

小狐狸永遠也不是老狐狸的對手啊!

胤禟紅着臉,瞪着他家八哥。

憤恨的咬着嘴裏的雞翅。

重生福妻有空間 哼!咬死你!你才生孩子呢!你全家都生孩子!

胤禩糾結了一會兒,咬了咬牙,端起茶杯,一口悶了下去。

康熙看着乾淨的茶杯,讚賞的瞥了一眼吳書來,然後笑眯眯的繼續爲胤禩佈菜。

吳書來淡定的退回原位,哼,你以爲皇上的萬能祕書是這麼好當的嗎?

雜家頂着這高危職業的頭銜,沒點保命的技術怎麼在宮裏生存?!

弘時看着碗裏又多出來的蔬菜,手頓了頓。

“多吃蔬菜好!”胤禛柔和了一張冷酷的臉,半哄半勸。

這孩子似乎從小就不愛吃蔬菜,跟他就是兩個性子。

但是看着弘時如今精瘦的身子,胤禛默默的又往碗裏夾了一塊牛肉。

養肥纔好下手!

然後弘時發現一向主張吃素的胤禛居然往他碗裏夾葷的?!還真是挺神奇的一件事。

他記得小時候自己愛吃葷,但是雍正愛吃素,每次吃飯,爲了迎合雍正的胃口,飯桌上總是素的多。

而他一個孩子總是對葷的感興趣,每次吃過飯,到了晚上總是餓得慌。

但是爲了阿瑪的喜愛,自己總是心甘情願的配合着吃素,只是如今想起來,卻只是一個笑話罷了。

大唐地主爺 想起這個男人說愛自己,弘時不知道應該覺得可笑還是什麼?

只是看着皇瑪法眼底深處對八叔的寵溺和溫柔,弘時就無法再像以前那樣對待雍正。

這個人眼裏的神情和此時皇瑪法眼裏的如此相似,欺騙自己他只是說笑的話此刻也變得有些蒼白。

只是這麼多年的怨和恨,難道可以就因此消散嗎?

弘時自認做不到,他不是聖人,可以做到以德報怨,更何況是在前世被那樣捨棄之後。

只是弘時和胤禩都是心軟之人,剛重生時的冷絕,此時在面對這樣的情真意切時,也不免有些動搖了。

所以,就出現了現在的狀況。

面對胤禛,弘時現在處於拒絕,卻又無法真正拒絕的狀態。

也許自己還是留戀的吧!

作爲父親的寵愛。

只是如今這感情的變質,弘時真的有些無奈了。

他,怎麼會愛上自己的親生兒子呢?

就連其他的叔叔伯伯也是,兄弟相戀,愛新覺羅家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

弘時此時是有些迷糊了!

愛麗絲夢遊仙境;胡桃夾子;綠野仙蹤;木偶奇遇記 其實迷糊的不只是弘時,還有被康熙寵在手心的胤禩。

胤禩心軟的妥協後,康熙越發肆無忌憚的寵溺,讓胤禩有些受寵若驚的同時,心底的不安卻越來越深。

在他的思想裏,康熙所作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而康熙此時的寵愛,卻越發得讓胤禩看不明白。

但是若是康熙的寵愛可以讓他重獲自由,那麼他不介意嘗試着接受他遲來的父愛! 女神的無賴高手 (咳,大誤!)

其實這樣看來,胤禩對於感情還真是有些遲鈍。

其實在旁人眼裏看來,康熙已經表現得很明顯了。

至少就連不顯山不顯水的老十三和老十也微微察覺出了些異樣。

兩對父子的未來情路還是坎坷的啊~~~ 也許是上天也要在康熙的情路上製造點麻煩,這不,康熙難得獨自一人來看望皇后和永璟,就面臨皇后的疑問。

一家三口(?)和樂融融的圍坐在桌邊,皇后抱着永璟,康熙和皇后面對面坐着,但是氣氛有些僵硬,完全沒有夫妻之間的親密,不過也幸好,以前弘曆對那拉氏也不喜,如今這氣氛倒也不算奇怪。

“皇上,前幾日幾位妹妹來臣妾這裏時,湊巧提起幾位阿哥的婚事,如今永瑆,永璂都已快到14歲了,也是時候該爲他們挑選福晉了!”

康熙沒想到皇后今日會跟他提起這事,要是知道,恐怕他死也不會踏進這坤寧宮一步。

一想到胤禩將來要成親,康熙忍不住心中泛起的怒氣和酸意。

要他看着胤禩和另外一個女人相親相愛,成婚生子,現在的康熙完全做不到。

強忍住心中的怒火和暴戾,深吸了一口氣,穩了穩氣息。

“皇后說的是,永瑆的福晉是可以挑起來了,不過十二這孩子的,再等幾年吧!十二身子不好,之前樑仲卿說十二以後情緒都不能大起大落,這婚事還是暫緩一陣子吧!等身子好了,再選不遲!皇后,莫要擔心了!”

皇后雖然有些遲疑,但是皇帝說的話也有道理,十二如今身子不好,反正永璂還小,再等兩年也無妨。

“好吧!臣妾就一晃上所言,先爲永瑆那孩子挑幾個,然後皇上再看看,沒問題的話,過了年,就讓永瑆完婚!”

“你辦事,朕放心!”康熙一臉寬慰的點了點頭。

低頭看着乖乖玩着小泥人的永璟,康熙閃了閃神。

倒也是件奇怪的事,明明還是個不懂事的孩子,但是十二阿哥送來的小泥人,小太子一直愛不釋手的拿在手裏,而且誰拿就哭,而且還愛惜得很。

一些早就被小太子摔得不成形的小玩具和如今這個幾乎依舊如新的小泥人一比,衆人不得不感慨,小太子還真是獨具慧眼,知道愛惜哥哥。

“永璟倒是對這個喜歡的緊!”有幾次前來,都看着這小子拿着和胤禩一模一樣的小泥人,幾乎從不離手,晚上睡覺都要把泥人放在枕邊。

這臭小子以後絕對是個大威脅!

康熙腦子裏閃過警報,看着永璟的眼神有些不善。

小孩子可是很敏感的,康熙的眼神讓永璟警惕的擡起頭,看這個壞人,永璟微微蹙了蹙小眉頭,手裏的泥人抓的更緊了,深怕這個壞人又搶去了!

皇后見狀不知該哭還是該笑,這父子兩見面就像仇人似的!

也不知道皇上是怎麼了,說他不喜歡永璟吧,但是他把永璟立爲了太子,但是說喜歡吧,皇后還真沒看出來,這父子兩每次見面都弄得火藥味十足,也不知道永璟這小娃娃怎麼會這麼不喜他皇阿瑪。

真是一對冤家!

“永璂帶來的玩具,就這個被這孩子寶貝的最好!生怕別人搶了似的!這孩子,小小年紀就知道愛護哥哥了!”

皇后慈愛的摸了摸永璟的小臉,對着父子兩暗地的較量繼續無視。

愛護?

康熙在心中冷哼!

康熙對這個每次和他作對的臭小子沒好感,要不是爲了大清的江山和退位後能夠和禩兒一起遊遍山河,這個礙眼的小子肯定不知道被他扔到哪裏去了。

胤禩這孩子今天上街去準備祭拜良妃的東西去了!

這些東西哪用得着他自己準備,分府內務府就可以的事,偏偏要自己跑出去!

康熙絕對不承認自己是吃醋,而且他也忘了,祭拜良妃,是他和胤禩私下去,怎麼好讓內務府的人準備!

不過景陵在東郊,這來回少說也要兩天時間,自己和禩兒可以單獨在一起兩天,康熙想想便覺得心情愉悅,臉上的笑容頓時也變得真是起來。

皇后看在眼裏,也不知道皇上是想到了什麼,不過皇帝一向抽風慣了,即使如今已經好了很多,但是這不影響這在皇后心中的印象,所以,康熙爺,您就繼續杯具着吧!

胤禩今天的心情真是不錯,除了剛重生那會兒,自己和永瑆一起出來後,這還是第一次他擺脫那個男人獨自出宮。

路上的行人紛紛對這孩子臉上燦爛的笑容駐足,不禁感慨,這誰家的孩子,這麼笑,這不是要人命麼!

雖然身後跟着侍衛和小太監,這不影響胤禩的好心情。

一路上,爲良妃祭拜用的東西七七八八的買了許多。

“爺,您累了嗎,要不去前面酒樓裏歇會兒吧!”身後小路子體貼的問道。

胤禩頓了頓,好像是有點累了,點了點頭,邁步走向前方。

也許是NC少了,這四九城倒是和諧了許多,酒樓裏再也沒有什麼人忽然冒出來唱一些嗚嗚咽咽的歌曲。

人聲鼎沸的茶樓裏,衆人各自交談。

“哎,聽說了沒,下個月,回族就要來京城了!”

“你也聽說這事兒了?”

“可不是嘛!據說回族那個聖女可是天生帶異香,還貌美如花呢!”

“我知道,我知道!據說啊……”

回族?

胤禩把玩着手裏的茶杯,低垂微斂睫毛。

前世,弘曆可是爲了這含香公主做了不少事呢!就連帶了綠帽子都沒追究了,不知道這回皇阿瑪打算怎麼做呢?

胤禩端起茶杯,一飲而盡,忽然瞥見門口進來一個人。

茶杯下掩蓋的嘴角弧度加深了許多,看來紫禁城又要熱鬧了呢!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那個“一簫一劍走江湖”的簫劍,小燕子的親哥哥!

如今小燕子已被處死,不知道這簫劍能不能查到小燕子的身份。

想起這簫劍和弘曆有仇,恐怕這次回部進京,必定會熱鬧非凡!

“小路子,咱們回去吧!”

小路子雖然有些奇怪,十二阿哥怎麼這麼快就打算回去了,不過他可不管這麼多。

恭敬的付了銀子,然後跟隨他叫主子的腳步,離開了酒樓。

吳書來走進門,然後悄悄地在康熙耳邊說了幾句話,康熙露出驚訝和擔憂的眼神。

歉意的看向皇后。

“皇后,朕還有些事要忙,今天不能在這裏用膳了,改日再來看你和永璟。”

如今有了兒子萬事都好的皇后娘娘大度的點了點頭,囑咐了幾句,康熙便帶着吳書來匆匆離去。

“是八爺出宮遇上什麼事兒了?”

“回皇上,並無!”

哦?那就奇了,依胤禩的性子,恐怕巴不得天天在宮外,這次難得單獨出宮,原以爲自己已經做好了到天黑才能見到人影的康熙爺,頓時覺得萬分詫異。

“走吧!看看怎麼回事!”

吳書來淡定的跟在身後,對皇上妻奴的舉動並無什麼訝異。

反正就連八爺少喝了一口水都能驚動萬歲爺,這沒什麼好驚奇的。

胤禩剛回來坐下,受傷剛端起茶杯沒喝兩口,那廂就傳來太監的唱喚聲。

臉上的神色頓時微微一僵,端起茶杯仰頭喝完,站起身,淡淡的迎着來人,道。

“兒臣見過阿瑪!”老實說,現在的胤禩倒是很習慣在無人的時候喊康熙阿瑪,果然時間有時候是最好的良藥了。

康熙伸手拉起胤禩,來到榻上坐下,來回的打量了幾眼,確定顏色和身子都沒什麼問題後才鬆了一口氣。

“今天不是出宮了麼,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邊說便倒上了一盞茶遞給一旁坐的乖巧的胤禩。

“兒臣買完東西,覺得無趣就回來了!”胤禩端着茶杯,垂下眼,掩蓋住瞳眸中的神色。

如今康熙對他是越來越仔細了,就連倒茶這種小事也體貼周到,但是就是這種無形中的溫柔和寵溺,讓胤禩覺得越發的怪異,有種說不出的不安在心頭蔓延。

康熙聽起來,就覺得胤禩大概想出去走走了,畢竟之前胤禩就一直想出去看看大清的江山,如今這四九城,恐怕也逛膩了。

寵溺的笑了笑,“等過了年,你就可以陪朕一起去南巡,到時候就不會悶了!後天,朕再陪你去祭拜一下良妃,之後回部就要來,宮裏又要忙了,不會讓你覺得無聊的!”

胤禩擡眼望了望康熙柔和了的眉眼,點了點頭。

“回部這次是要來和親麼?”

難得胤禩主動搭話,康熙當然覺得欣喜。

如今胤禩只呆在養心殿這一畝三分地,鮮少出去,就連朝中大事,也不怎麼關注,任憑几個哥哥弟弟忙裏忙外。

除了康熙的特意,胤禩自己似乎也沒什麼心思在這上面,重活一世,這孩子似乎越發的淡然了。

“禩兒,如果你覺得悶,要不要阿瑪讓你去刑部打發打發時間?”

角落裏,吳書來聽着皇帝的話欲哭無淚,皇上喲,您把刑部的事說成打發時間,恐怕朝中大臣會吐血的啊!!

撫了撫茶杯上的龍紋,胤禩淡淡的搖了搖頭,擡首牽起一抹極淺的微笑。

“不了,如今這麼懶散的日子也不錯,何況永璂的歲數還小,再等一陣子吧!”

康熙幾乎被胤禩第一次對他露出的笑容晃花了。

禩兒……終於對他笑了?

朕的付出終於有了回報,這孩子終於放下了一絲心防,彷彿被打了雞血的康熙爺對胤禩更顯得信心大增。 聖旨道:皇上身體不適,罷朝兩日,由三阿哥、和親王主持朝中大事。

而當事人,則穿着一身便裝,帶着胤禩和乙肝護衛、暗衛等前往景陵。

康熙一路上都顯得心情很好,一連兩日都可以單獨和胤禩在外遊覽,要是等他退位了,就可以帶着禩兒到處遊覽大清的大好河山。

展望着未來的康熙連眼睛都顯得很愉悅。

當然,可以去祭拜額孃的胤禩,心情就更不用說了。

胤禩此時恨不得插翅飛到景陵。

前往景陵的路並不熱鬧,有的還是偏僻的小道,一行人必須在天黑前趕到景陵,否則天一黑,皇上的安全就有危險。

不過康熙不是乾隆,不喜鋪張奢侈那一套,所以一行人簡裝樸素,看上去並不惹眼,何況坐的還是馬車,所以,一路上安安靜靜地,偶爾聽到清脆的鳥叫聲。

陽光灑金車廂,初冬的陽光讓人都變得有些懶洋洋的。

康熙坐在車廂內批着公文,身旁胤禩拿着一本書,半躺在軟軟的皮毛中,陽光灑在兩人身上,彷彿鍍了一層金一般。

偶爾偷瞄的侍衛看到兩人,不禁感慨,着實是讓上天眷顧的兩人。

不過皇上真的是很寵愛十二阿哥,看着兩人之間若有若無的氣氛,侍衛在心中默默的嘆息。

“皇上,前面有一條小溪,要不我們就在那裏用午膳吧?”馬車逐漸慢下來,車外的吳書來傳聲進來。

康熙放下手中的奏摺,看了看窗外的日頭。

“禩兒,我們就在此休息一會兒吧!”

胤禩頷首。

康熙走出車廂,身手矯健的跳下了車,然後轉身對着站在車轅上的胤禩伸出手。

手上的掌紋清晰可見,胤禩心底不知道涌起一些什麼,這個男人在這一世,總是流露出不經意的溫柔和寵溺。

胤禩白皙的手放進康熙的手心,然後借力跳下了車,被康熙一個用力攬進了懷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