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慣例,你們是應該被全部消滅,例如你們的東線軍隊,就已經被我們清理乾淨,上到真神,下到普通士兵,一個不剩。”

“但是,現在仁慈的神,願意給擁有着求生意志,以及追求着更好生活的你們一個選擇:帶着不超過10名始神、不超過100名近衛隊長、不超過1000名士兵離開;或者,死。”

“不要聽漏了,這將是你們唯一‘生’的選擇。”

“可我們現在有7000多人啊?”

“那是你們自己的問題,東線和西線最開始的黑骨士兵加起來還有40000多人了!”

“額……”

“總之,1000人,你們只有七天時間,好自爲之吧。”

……

有些木然地行走在返回落霞山的道路之上,火雲正心思電轉地回憶着之前的情景,默然無語。

光溜溜地去的火雲正,此時身上穿着的是朋族提供的柔順嶄新的長袍。

它將火雲正強壯的身體,承托出一絲不失柔和的威嚴,若是在黑骨族神國之中,他這樣一身走在大街上,或許還會遭到無數美女的投懷送抱。

可惜,這裏是充滿血腥味和煙塵氣的戰場。

黑骨族並沒有清理屍體的傳統,他們對待屍體的態度,就是將屍體肢解燒燬。

據說這是承襲自當時的‘邪神隕落’之戰,而這樣做的目的,是避免讓邪神將他們的屍體變成僕人,然後帶給己方更多的死亡。

民間謠言中,就有不下十個小部落,因爲這種屍體被邪神控制而全部落被隔離火化,死亡人數未知,但傳言倒是有板有眼,所以也沒誰敢去一試;

而影族和朋族對待犧牲的士兵屍體,則是在每次戰鬥之後就將其送回戰場後方。

然後交由這些屍體各地神殿墓地處理,遵循的是‘塵歸塵土歸土,重回自然界循環’的原則。

而【自然循環】,這是隻要上過三年小學的朋人,都知道的道理,也是【朋族文化圈】(朋族三個區域+影族平原)很多行爲的準則。

因此,在朋族文化圈中,對待死者屍體的處理步驟就是:

首先清理屍體,將屍體打理乾淨,換上感覺的亡者服飾,如果是翼人還會在不造成大量破損的情況下取出能量核心,登記存入各地【核心庫】;

然後是安排墓地,朋族中每個市都有神殿,而每個神殿都有一大塊墓地,它是免費提供給每一位死者的肉體歸所;

再然後是葬禮,過程很簡單,也就是讓親人瞻仰一下對方的遺容。

某些時候,這位亡者的亡魂甚至還會參加自己的葬禮,只是不會出現在人前,而是默默地看着人們的表現,這一步驟是隻有亡者和神殿管理者才知道的;

最後就是埋葬屍體,將屍體用乾淨的麻布裹上,埋在墓地的泥土之中,讓屍體迅速腐化迴歸自然。

順便一提,每一片墓地的電石樹都長的不錯,每年春天開出的瑩白色花朵,都是人們懷念亡者,欣賞美麗的幾大去處。

而在朋族中,肉體的死亡,只是生命一個階段的結束而已。

朋人將自己的生命分成了兩個階段:肉體生命和意識生命,因此對於第一階段的肉體生命結束,並無太大感傷。

而由此一來,整個朋族文化圈,倒都養成了這樣對待死者的方式。

然後,話題迴歸……

此時行走在落霞山敵我雙方之間,火雲正的內心正忍受着各種煎熬。

一方面是必須對同類們的生死做出選擇,畢竟能夠離開的不到1/7;一方面則是,是否將這個信息完全地告訴那些脅迫自己的始神們?因爲他不認爲在有數量限制下,自己能被選上。

由此一來,他反而忽略了和自己談判的翼人,爲什麼會使用己方的語言了,這在見到對方秒殺真神時,或許就成爲‘本就應該這樣’這樣的自然現象了吧。

(這些傢伙一開始還想將我推出去,換取自己的生命,我爲什麼要一五一十地告訴他們,告訴之後搞不好死的就是我。)

(他們是我的同類,而且都是始神,不告訴他們,一旦被發現,我一個始神也對抗不了那麼多人啊。)

(可是,不超過10名始神存活,現在卻有20多人,那麼誰生誰死?)

(反抗?不,連真神的都打不贏,我們幾十個始神算什麼?)

(爲什麼?爲什麼是我面對這個問題?)

(不,幸好是我面對吧,不然恐怕到時候我還會被那羣混蛋矇在鼓裏。)

“等等!蒙?”

眼前突然一亮,火雲正擡頭看着前方的落霞山,嘴角泛起一絲殘酷的笑容,但又迅速隱去:“既然是你們先無義的,那就不要怪我再無情了!”

很快,火雲正重新恢復一個迷惘落魄的始神外貌,甚至比之前還要蕭瑟不少,讓人們看起來,即便是穿着那一身優美長袍,也不過是浪費而已。

不過當苦苦等待火雲正的始神們,在見到他這個樣子時,到真是被嚇住了。

“火、火雲正!怎麼回事?爲什麼這麼快就回來了?爲什麼是那副表情?”

之前挑動衆人一起設計火雲正的風林始神,強作威嚴地詢問道,但心中還是有着陣陣不安。

不過,這到也不怪這些始神,因爲從火雲正‘X’形投降姿勢進入敵方領地,到此時火雲正回來,也不過半天不到而已。

可按這些始神看來,雙方語言不通,那爲了讓對方理解己方的意思,雙方談論個十天半個月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因此,他們甚至還設定了初期,請求對方提供一點食物和水的條件。

但現在不過小半天時間,火雲正就穿着一身新衣服神情蕭瑟地回來了,還沒有帶回任何期望的實質性東西。

當然,如果帶着最想要的‘生存消息’,那也不是不可能。

不過此時,火雲正正坐在山洞的洞口,看着妄圖將自己趕入洞內的衆人,心中冷笑的同時,卻保持着之前一直擁有的淡然和迷惘表情,只是沒有進入一步。

至於害怕,他要是做出害怕之類的表情,恐怕眼前這些瞭解他的始神們立刻就會懷疑。

現在,聽到那名始神色厲內斂的話,火雲正也沒有急着回答,而是將身上的長袍脫下,然後換上了自己之前脫掉的衣服。

之前一羣始神威脅自己脫光衣服過去的場景,他可還記得清清楚楚。

那其中或許真的有讓對方感到無威脅的原因在裏面,但更多的,恐怕還是這些傢伙對自己的羞辱,同時降低自己在士兵中的威望。

而現在,火雲正不得不說,他們成功了一些。

至少洞穴中的一些士兵,在遞給火雲正衣服時,表情之中的崇敬少了不少。

(等着吧,你們都會死,而我,會活。)

“好了,火雲正!快說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同意我們的條件了嗎?”

“我們的條件?”

鄙視地撇了眼對方,火雲正這次可沒有傻乎乎地被圍在洞中,而是坐在洞口。此時以他接近統制(靈魂級巔峯)的實力,想要在眼前這些普通始神中逃出去並不難。

當然,這時候他還是要按照自己的計劃回答的。

“那些條件,我根本沒說。”

“什麼!”

“你先不要亂嚎!你們不想死,難道我就想死?”

“哼!”

冷哼一聲,幾名始神遲疑了一下,還是示意火雲正繼續。

冷冷地看了衆人一眼,反正關係已經不好,火雲正也沒興趣給這些始神好臉色。

“對方根本不是我們能揣測的存在,在我到達那裏之前,他們恐怕就已經從哪裏學會了我們的話……”

“你是說,他們可以交流?”

突然打斷火雲正的發言,這名始神彷彿帶着一絲驚喜地盯着火雲正。

對於現在的黑骨族而言,交流是建立在語言上的,那麼只要對面的敵人能夠交流,那什麼利益交換,什麼陰謀欺騙,什麼投降反叛等等,就都能夠派上用場。

看着雙眼越來越亮的始神們,火雲正也不介意被打斷髮言,而是在一旁冷眼旁觀了有一會兒,直到這些傢伙越來越離譜,居然開始討論起怎麼算計對方時,他才重新給這些人潑上一瓢冷水。

“不要用你們那比肉球獸高點的智商去揣測對方,可不要忘了,他們可是能夠將真神秒殺的存在。”

“而且。”做出一副迷惑的神情,火雲正看了看之前談判的朋族所在方向,繼續說道:“對方對我們黑骨族的瞭解,遠超你們想象。”

“他們甚至連我之前是我國北部統制,之後被真神消去職位,這種只有真神、我和我那個死鬼老哥等少部分人知道的東西都一清二楚,你們知道這代表着什麼嗎?”

聽到火雲正的話,一衆始神不自在地打了個冷戰,甚至小心地看了看四周。

而風林始神則陰狠地瞪了火雲正一眼,急忙岔開話題:“這種東西先不管是不是正確的,火雲正,還是說你們的談判內容吧,不要想有一點撒謊,那隻會讓你死的更快。”

雖然心中對這位風林始神,似乎感覺到自己要撒謊有些詫異和好笑,但難到你讓我誠實我就要誠實嗎?

因此,火雲正保持着平靜的神情,指了指遠方淡然地說道。

“我進去後其實話都沒說上幾句,對方看起來完全知道我們的意圖,所以直接說了他們的條件……”

“什麼條件?”

“……。”看了對方一眼,火雲正繼續說道:“他們只准我們現在帶走1000人。”

“什麼!只准帶走1000人,我們可是有7000多……”

“安靜,笨蛋!”

風林惡狠狠地瞪了對方一眼,然後轉頭看向洞口的火雲正。

“放心吧,我之前就下令讓士兵們離遠一點。”

“算你識相。”

冷哼一聲,風林始神看向周圍十幾名始神:“1000人又怎麼樣,我們這裏20多始神,再加上剩下的近衛隊長,也差不多了。”

這在黑骨族內部是很正常的選擇,雖然不被普通士兵所接受,但緊急時刻‘讓領導先走’至少是黑骨族內部高層的共識,而在黑骨族,高層就是民意。

(你們就好好地爭吧,哼哼。)

坐在洞口的火雲正,聽着洞內一羣始神一面討論火雲正話語的真實性;一面討論着怎麼分配近衛隊長的數量,百無聊奈地看向洞穴外。

也不知道他那個死鬼老爹火雲真神,是早就計劃好的,還是無意之舉,這時候一衆始神突然發覺,在落霞山中,90%的近衛隊長,居然都是火雲神國的。

而火雲神國的始神,卻只有火雲正一人。

這樣詭異的情況,導致火雲正通過控制火雲神國的近衛隊長們,居然控制着至少5000以上的士兵。

而現在,討論着討論着,這些始神猛然間發覺,即便是1000人,如果是‘始神+近衛隊長’的組合,其中絕大多數的人,都是聽從火雲正的話的。

也就是說,到時候即便是大家逃了出去,如果火雲正發話,己方這些將火雲正得罪個透的始神,也會被實力接近始神的近衛隊長,依靠數量優勢給幹掉。

但如果不採用那種模式,就不可避免地涉及到讓普通士兵知道情況,造成混亂……

難道這時候拉個磚家出來?

“等等,火雲正。你說的是‘現在帶走1000人’吧。”一臉懷疑地看向火雲正,風林始神嚴肅地說道:“還是把談判過程全部說出來!小心思是沒用的。”

“好吧好吧,沒想到你們轉的這麼快!”

做出一副被看穿的表情,火雲正‘滿臉無奈’地將從接觸朋族,到自己返回的過程‘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不過從這些話語中,這些始神們只得出了:的確只能帶走1000人,不過卻是每次帶走1000人,時間是7天后。

意思就是說,他們每次可以帶着1000人離開,7000多人分成8個批次,從7天后開始離開,而不是一開始衆人被火雲正‘誤導’的只能帶走1000人。

這樣一來,反倒是第一次離開帶着些危險了。

因爲,在複數的情況下,第一次的試探意味就很重。

“哼,你不會認爲‘讓我們的這羣人,帶着自己的1000親信先行離開,然後留下你在落霞山敗壞我們的指揮地位,再領導着剩下的對我們失望的士兵們回去,甚至中途幹掉我們’這種計劃,會對我們產生作用嗎?”

自以爲看穿火雲正計謀的風林始神,一面承受着周圍始神敬佩的目光,一面藐視地看着洞口似乎有些‘神情慌張’的火雲正,冷笑着說道:“別以爲你有多聰明,火雲正,你不過是你家那個死鬼老爹的玩物而已。”

“至於第一批的人選……”

看着洞口緊張的火雲正,風林始神似乎很享受這種感覺,正要開口讓火雲正領導時,卻突然被身旁一名始神打斷。

“風林始神,如果火雲正這次也是騙我們,而實際上第一批很安全呢?”

“這?”

衆人倒是愣住了,而洞口的火雲正也一樣。

他的計劃,本來是讓這些始神在混亂之下,讓自己一個始神帶着第一批人作爲‘探路’的離開,這樣反而能讓自己輕鬆逃離。

但現在,如果自己不能加入第一批,哪還有什麼意義?

幸好,他還有後手。

只不過現在,也只能看着這些傢伙表現了。

果然,一羣自以爲聰明的始神在討論之後,無視了火雲正,果斷決定讓第一批隊伍,全部由火雲神國的近衛隊長們組成,但火雲正不在其中。

如此一來,正好消除了火雲正對士兵的掌控,還能讓火雲神國無足輕重的近衛隊長們前去‘探路’。

出乎火雲正和正在偷窺的朋人預料的是,這羣始神討論了這麼久,居然沒想過‘會不會真的只有一批能夠存活’這種事。

“這是怎麼回事呢?”一直監視着這些的空幻滿臉疑惑。

“其實很簡單。”身處落霞山不遠處的一名翼人推了推鼻樑的眼睛,看着一臉疑惑和探尋的幾位長老,神色平靜之中帶着些許恭敬地說道。

“首先,他們無法判定第一批到底是不是安全,風險和獲取的對比無法判定,就導致他們舉棋不定;”

“其次,有了火雲正之前的‘欺騙’行爲,以及火雲正在失去第一批資格時,沒有露出太多讓他們懷疑的動作,所以他們下意識地認爲‘只有一批’是個謊言。”

“因爲如果‘只有一批’是真的,火雲正顯然清楚,那知道自己不被加入第一批的時候,火雲正應該或多或少有些驚恐纔對;”

“而最主要的是,在之前連續不斷的戰鬥和麪對死亡之後,這羣始神基於急劇提升的求生本能,潛意識裏面就抗拒‘只有一批’這種存活性很小的可能。”

笑了笑,這位翼人略顯嘲諷地說道:“在心理學上,這羣始神在外界環境和火雲正的連環謊言之中,已經陷入了一種‘自我催眠’的情況。”

三寸人間 完了,眼睛翼人還不忘感慨一句:“我們可以確認這個火雲正,沒學過心理學和表演方面的知識,但現在卻能表現的這麼好,不得不說,他是個天才。”

“哦,天才啊。”

笑着看着落霞山方向,空幻心中的殺機一閃而逝,很快恢復正常。

然後,他伸手拍了拍雙月,拉過8051坐在自己身旁,微笑着說道:“這樣纔有意思,不是嗎?” 秋日的炎熱有時更甚夏季,而對於整個山都被黑骨人自己燒了個乾乾淨淨的落霞山,其上的黑骨人也只能一面咒怨着下達燒山命令的人;一面尋找着每一塊陰涼地,以免自己變成乾屍。

始神‘22+1’(22個始神+被排擠無視的火雲正=。=)會議最終決定,在朋影方面表示不會繼續攻擊的情況之下,對現有落霞山部隊進行整訓。

當然,爲免產生動亂,始神們對外宣佈的是‘爲了爲我們爭取生的機會,始神們要對部隊進行一次整編,讓對方知道我們不是好惹的。’

至於第一批次全是近衛隊長,始神們也很高調地指出‘這是爲了組件精銳部隊,成爲讓敵人膽寒的拳頭。’

至於談判的問題,因爲火雲正之前行動的那一幕,在一羣始神爲了消弱火雲正在部隊中威望的心理驅使下,讓幾乎所有士兵都見到了,所以也瞞不住。

於是始神們羣策羣力,最後告訴士兵們‘火雲正的談判暫時沒有獲得結果,之後對方會和我方的始神們,在落霞山內部的通道里展開進一步談判,而且談判是交有他們這些始神負責,與火雲正無光。’

這樣一來,火雲正又因爲‘談判不利’,遭遇的不滿情緒變得更大。

不過讓這些始神們滿意、而又有些意料之外的是,火雲正居然只是口頭上抗議了幾句,就再也沒有參加始神們的會議,似乎大有‘君子不足與謀’的意境,當然,黑骨人沒這句話,整個雙月星都沒有。

而第三天,朋族方面在空幻的提一下,通過通道給黑骨人送去了一些食物和水(2000人量,來源於黑骨被捕獲的輜重=。=)。

這在讓黑骨士兵們稍稍填了填肚子的同時,也讓士兵們對始神方面所說的‘談判取得很好的進展’感到極爲振奮。

不過這種時候,火雲正又在幹嘛呢?

作爲空幻這羣看戲者的主角,火雲正在第一天就自動退出了始神會議,第二天和第三天都保持着明面上的沉默,這事實上是因爲那羣始神們,對火雲正一直保持着密切的監視,不讓他做出更多的動作。

到第四天,因爲第三天時朋族‘送出’的食物,使得士兵們對他們這些始神的支持變高;再加上火雲正這幾天的安分守己,使得始神們自認爲勝利在握,對火雲正的監視也理所當然的少了些。

至少從始神監視變成了近衛隊長的監視。

第四天黃昏,在始神們冷嘲熱諷下喝了口稀粥的火雲正,乘着一羣始神繼續討論着每一批次的成員組成之時,偷偷來到了落霞山一角。(等級的制度,讓火雲正即便是受到始神們排擠,依然能夠和始神們一起用餐=。=)

“吱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