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瞞不住,墨容麟也不打算相瞞,說,「爹挑了杜將軍的長女。」

墨容晟的臉刷一下就白了,不可置信的看著墨容麟:「父皇挑了芃芃?」

墨容麟誤解了他的意思,說,「你也覺得她不行?」

墨容晟眸光黯淡,低下頭去,「不是,她很好。」

墨容清揚憐憫的看著弟弟,嘆了口氣,「爹怎麼挑了芃芃呢,事先一點苗頭都沒有。」

墨容麟問她,「你覺得史芃芃能當皇后么?」只要有人反對,他就要重新考慮。

墨容清揚想了想,說,「我很久沒見過她了,如果她還跟小時侯那樣,我覺得行,爹的眼光不錯,普天之下,大概也只有芃芃最配皇兄了。」

墨容麟問,「為何?」

「因為你們都很強啊,皇兄文韜武略,是國君,芃芃精明能幹,掌管著龐大的商業王國,你們在一起就是強強聯手。不過,」她微蹙了眉頭,「就是不知道芃芃肯不肯當皇后?」

墨容麟沒好氣的道:「這麼光宗耀祖的事,她憑什麼不肯,只要朕的詔書一下,保管杜家從上到下都喜出望外。」

墨容清揚搖頭,「皇兄,你想得太簡單了。這樣吧,我正好要去看她,提前探探她的口氣。」

她問墨容晟,「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墨容晟仍是一副被雷劈了的模樣,茫然的看著她,顯然被打擊得不輕,墨容清揚怕墨容麟再多問,扯了墨容晟就走。

到了外頭,她鬆了手,拍拍墨容晟的肩,說,「算了,把芃芃忘了吧,她以後就是咱們的大嫂了。」

墨容晟垂眼看地,「我看皇兄好像不大喜歡她,或許不會娶芃芃。」

墨容清揚一副瞭然的樣子,「爹極少管皇兄的事,但既然開了口,皇兄會聽爹的話。」

墨容晟說,「芃芃一定不願意。」

「芃芃不願意也沒用,沒有人敢抗旨不遵。」她拍了弟弟一下,「別垂頭喪氣的,反正芃芃也不喜歡你,你不想讓她嫁,她也不會嫁給你,就別耽誤她的大好前程了。」

墨容晟白了她一眼,「你還想打架?」

「打也沒用,你又贏不了我。」

墨容晟把臉扭到一邊,不想跟這貨說話。

「你不去,我自己去了啊。」墨容清揚剛走兩步,又回頭在他肩上重重的拍了一下,「別自尋煩惱!」說完揚長而去。

墨容晟一連做了幾個深呼吸才沒拔腳追上去,他不喜歡打架,可這貨一回來,總惹得他想動手,當然,動手也是自取其辱。

他仰著頭,無語看蒼天,鬼見愁回來了不說,他喜歡的姑娘還要嫁給他大哥了,這日子沒法過了……

墨容清揚正大步走著,路邊有人朝她行禮,「屬下參見公主殿下。」

她定睛一看,頓時樂了,「杜錦彥,是你呀!」小時侯,杜錦彥是她的小尾巴之一,另一個小尾巴是賈小朵。

杜錦彥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頭,「是我。」

「在這等我?」

杜錦彥的臉又紅了一些,「聽說殿下回來了,屬下剛卸了值,就,就……」

墨容清揚很好奇,「你在宮裡當值么?」

「嗯,我在侍衛營任二等侍衛。」

「不錯啊,」墨容清揚拍拍他的肩,「一個兩個都出息了。」

太久沒見,杜錦彥本來還有點拘束,被她這麼一拍,熟悉的感覺立馬回來了,他咧著嘴笑,「殿下這是要去哪?」

「正要去你家呢,剛好,一起走唄。」

杜錦彥心裡喜滋滋的,說,「咱們都見上了,就別去了,上館子,我給你接風。」

墨容清揚說,「我是去看芃芃的,館子下次再去吧。」

杜錦彥會錯了意,鬧了個大花臉,大步走在前面,「那什麼,快走吧。」

感謝南郭秋盡(3張),伊興(3張),夙璇(3張),蓮花咪貓看書(3張),友好的傲白,櫻語淺吟(3張),特別的虔紋(5張),心情咖啡(5張),瑕呂鑄海,習慣(5張),喜歡的初柔,甜不甜不甜(2張),隨遇而安的蘭竹(5張),美少女壯士(3張),尾數為2044的朋友,謝謝大家的月票。

熟悉的人物都回來了,有沒有感到親切……

繼續求月票。 「沒有,這點心上面沾了只蚊子,正要拿回廚房去換一疊。」

沈東明瞥了眼沈呈手上那盤東西,雙手背在身後,「你的時間不是浪費在這種事情上的,以後這種端茶倒水的活留給傭人去做。」遞了眼讓沈呈跟上。

沈呈招手,叫來一個保鏢,把東西交給對方后快步跟上沈東明。

跟著沈東明,進了主卧后,沈呈在一旁伺候沈東明穿衣。

「從今天起,你就住在這裡吧。」

沈呈從琳琅滿目的名表中挑了一塊有些老舊的手錶遞給沈東明,將手錶遞過去時,語氣平靜回了句,「我還是住在外面,辦事方便些。」

接過手錶的沈東明,餘光瞥了眼沈呈,似乎對沈呈這句話真正的意思極其不滿,「男人要想成就一番大事業,就得拋開這些兒女私情。」他以前也提醒過沈呈該注意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可到底沈呈在這方面還是沒任何的進步。

沈東明不是第一次斥責他,但是對於一些事情,以前他只能藏在心裡表面服從,但是現在,沈呈並不想有半步的退讓,拿過外套服侍沈東明穿上的沈呈不卑不亢保持之前的語速回了句,「東家還年輕,如果我不在他身邊看著他,難保他會出什麼差錯。」

「你——」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反駁他!哪一個不是對他畢恭畢敬,這個沈呈,還真是蹬鼻子上臉,長能耐了!

他知道,自己不過是個替身,沒有資格在沈東明面前說不,可是,那個女人死了,紀優陽現在心裡正處於受傷需要人照料和陪伴的關鍵時刻,他不想為了自己的安全著想就不顧紀優陽了,遭到沈東明怒瞪的沈呈,往後退了一步,直視前方,等待沈東明的判決。

愛到不天荒 在沈東明的手抬起時,沈呈以為自己要挨一頓打,深呼吸一口氣的沈呈扳直腰桿站著。

那揚起的手,在看到沈呈的舉動時,緩緩落下,「還愣著幹什麼,去給我拿領帶。」

「是。」似乎有些驚訝,從來由不得人忤逆的沈東明居然繞過他這一回。

拿了領帶回來的沈呈,始終沒想明白沈東明為何會放他一馬,就在沈呈思索這個問題時,對面的沈東明拉著臉說道:「你該慶幸你的能力保住了你。」除了踩到軟肋就失態外,其他方面他還是很滿意,特別是手狠,他很中意這一點,有他當年的風範。

眼眸輕抬的沈呈看了眼對面一臉威嚴的沈東明,收回視線的沈呈目光看回沈東明的領口,繼續給沈東明系領帶。

「叩叩叩……」

輕敲數下房門后,推門進來的富升臉上帶著一抹喜悅的笑容,看到沈呈在這裡,富升立即收斂住臉上的笑容。

「什麼事?」伸手調整衣服舒適度的沈東明問道。

富升先是看了眼背對著自己的沈呈,見沈東明同意才繼續說道,「有人主動出來承擔虧空的漏洞,那三千萬已經到賬了,現在是撤銷起訴還是?」

「追究虧空人員的責任,但是身為集團總裁居然會被一個財務人員利用,他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像這種無能之輩,不配再坐在那個位置,這是我的意思,你跟他們幾個反應一下。」

「知道了。」富升拿著手機出去打電話。

沈東明看了眼出去的人後,與沈呈說話的語氣明顯多了幾分愉悅,「這件事,你辦得很好。」

「應該的。」

沈東明繼續說道,「我打算把高博文安排到祁氏去做董事長,這邊剩下的局面你來處理。」

素來,不都是收穫成果的時候沈東明都安排高博文來做?怎麼這一回,把這個功勞留給他了?沈東明的破例讓沈呈心有餘悸,「就算是他做了祁氏的董事長,仍舊可以兼顧這邊的事情,這次的對手是紀氏,有些不光彩涉及到集團名譽的事情,也該找個適合的人擔著。」

這個沈呈,還真是大膽,高博文可是他一手提拔上來的心腹,沈呈怎麼敢當著他的面,說要讓高博文背黑鍋,「高博文可是我的人,你當著我的面說這些,你就不怕我殺了你?」

沈東明嗓音宏亮,怒責沈呈,就像是在說,沈呈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說出這種話來。

「我只知道,以我目前的立場和所表示的身份來決定,我該考慮這些。」高博文是沈東明的心腹沒錯,當初高博文對他下手,若沒有沈東明的默許,高博文怎麼敢,之前,有些話,沈東明避著高博文與他講,那又是什麼意思?

只能說明了,在沈東明心中,沒有誰是非留不可,也沒有誰是不能利用的,與其被有心人挑唆,倒不如他和沈東明站在同一立場,表明態度。

盯著沈呈看的沈東明忽然發笑,抬起的手落在沈呈肩膀上輕輕拍了拍,眉宇之間一改之前的嚴厲,「這件事就按你說的辦。」他喜歡沈呈的大膽和不折手段的狠絕,這才是一個男人該有的本色。

回來的富升,聽見沈東明在笑,又說按照沈呈意思辦,一時間不知道兩人在說什麼的富升,眼神有些迷茫。

沈東明沖著富升遞眼色,「去,把我卧室的保險箱打開,裡面有一個文件袋拿過來。」

「是。」

富升掉頭往外走。

往後坐下的沈東明低頭穿著襪子。

拿了鞋過來的沈呈,單膝跪地替沈東明穿鞋,剛剛富升來說的事情,就是之前沈東明承諾過他的事,事情辦妥了,第一個升職的人不是承諾里的他,而是高博文,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沈呈一點都不驚訝,雖然之前有期待過那個位置,可到底,他還是做好了什麼都得不到的準備。

又一次被人當棋子利用,這種為他人做嫁衣,看他人享受自己成果的滋味也只有沈呈自己清楚。

坐在椅子的沈東明聽到腳步聲,抬頭望了眼進來的人。

富升將手上的文件袋交給沈東明。

接過東西的沈東明轉手把東西給了沈呈。

餘光看到東西的沈呈直起身望著遞過來的文件袋,「這是?」

「你應得的。」

他應得的?

強寵,小嬌妻給我生個寶寶 接過東西的沈呈,摸到厚厚的東西,起初給自己的安慰就是,沈東明為了穩住他,給他送了一棟房子,可當他打開文件袋后,發現是幾份股權轉讓書和一張刻有他名字的黑卡。

沈東明說是他應得的,他不敢想,肯定是走個過程,一定有返還股權合同之類的,沈呈翻了幾遍都沒找到合同。

一直在留意沈呈反應的沈東明,像是終於做出某個決定,雙手落在大腿上,語氣嚴肅,「拿著這些,回沈氏去,就任總裁一職吧。」

本來站在一旁的富升看見了股權轉讓書裡面的內容,已經無比疑惑了,再聽到沈東明說要把紀氏集團總裁的位置交給沈呈更不解。

「回去?」像是沒明白回去這個定義是什麼,是離開景城,還是回去辦完上任手續就回來。

他不信沈呈真的為了所謂的情,甘願放棄多少男人夢寐以求的權利和地位,「我現在就給你一個選擇,你是要做沈氏集團真正的繼承人還是為了那點不值幾個錢的感情葬送一輩子。」

沒想到,在這個環節上,沈東明居然給沈呈出了一個選擇題,聰明人都知道該選擇前者,富升背著手跟著沈東明一塊打量起沈呈。

他不過是個從外面找回來的替身,有什麼資格成為真正的繼承人,這無非是沈東明對他的試探,但凡是有腦子的人都知道可以做出第三種討好沈東明的選擇,可做不到說出拋棄紀優陽的話,放下另外一條腿的沈呈,雙膝跪地,將東西還給沈東明,「我選他。」

「啪——」

被沈東明扇了一耳光的沈呈,半邊臉被打到紅腫,嘴角還掛著血絲。

「沒用的東西!」

從外面進來,在門口聽到裡面說話的勁彪進來后,給富升打眼色,讓富升趕緊把人帶走。

沒想到這個沈呈那麼硬核,居然跟沈東明唱反調,想看沈呈笑話,結果反倒是看到了沈東明的笑話了,看來,還是趕緊把人帶走的好,免得沈東明一生氣,當場就讓勁彪動手把人給宰了。

富升過去,彎腰去拉沈呈的胳膊,「走吧。」

跪在地上的沈呈一動不動盯著對面怒氣還沒消的沈東明,他已經把話說明白了,如果沈東明不給他一個答覆,他是不會走的。

那不過是自己臨時興起的一個試探,本以為人性都是貪婪的,能當場揭穿沈呈的真面目,誰知道,竟讓沈呈當著富升的面讓他下不來台,富升就算了,連勁彪都看到了,這個沈呈,這會子居然還不走,氣得沈東明抬起腳想要踹過去,又怕把沈呈踹出什麼事。

收回腳的沈東明用手指著沈呈的鼻子,「你再敢說不,我就把紀優陽給宰了!」

勁彪看到沈東明面子都掛不住了,擔心沈東明真被沈呈搞的下不來台一怒之下,給他下殺令,不管是沈呈還是紀優陽,這兩個人少了誰,這會都不行,勁彪再一次使眼色讓富升把人帶下去。

富升雖然上了年紀,但早年跟著沈東明打拚,對人還是很有辦法,知道抓什麼地方有利於自己將沈呈從地上拽起。

在富升抓住沈呈手臂的穴位用力時,胳膊上的疼痛讓被拽起的沈呈暗暗倒吸了一口氣。

被他打了一耳光也不叫痛,這會就知道疼了?這沈呈,哪是富升的對手,「別碰他,讓他自己起來。」

剛剛沈東明那口氣,明擺著是要手撕了沈呈,怎麼這會他把沈呈抓疼了,沈東明倒喊他放手了,他有些糊塗了。

被拉起身的沈呈準備再跪下時,立即遭到沈東明的斥責,「你給我站著說話!」

富升看了眼對面的勁彪。

勁彪低頭看著沈呈沒回應。

沈東明揮手讓富升和勁彪先出去等著。

兩人退下后,坐在椅子的沈東明被氣到滿面通紅,更是被自己不順暢的氣息嗆到直咳嗽。

站在沈東明對面的沈呈繞到一旁,手落在沈東明身後輕輕拍了拍。「我沒有要忤逆您的意思,我擔心Augus心軟,不能完成好您交付的任務,我想留在這裡敬自己的一份力。」

沈東明抬起右胳膊示意,沈呈收回手退回剛剛的位置。

咳嗽過後,沈東明音調中的沙啞,消減了沈東明語氣的凌厲,添了幾分溫和,「沈呈啊,你不要辜負我對你的厚望。」

沈呈雙膝提西褲,跪回沈東明面前,「我知道我說這番話不識好歹,如果對付紀家出了紕漏,我願意承擔後果避免沈氏受到牽連,請您,讓我回來吧。」如果計劃失敗,必定會有一個替死鬼,沈東明如此器重高博文,不可能像之前說的那樣,真是高博文,興許會是紀……。

不……

他不能讓沈東明有這個興許,他該讓沈東明知道,自己甘願做這個替死鬼。

盯著沈呈看了許久的沈東明,看到沈呈兩次下跪求自己的決心,讓他想起了自己以前的日子……

頓在嘴邊的手抬起落在沈呈肩膀上,「今晚十二點回去的飛機,我要在明天晚上景城時間九點之前,看到你上任的通知,如果你做得到,你就有資格讓我答應你的請求。」

「我知道了。」沈東明給高博文的就職通知,是鋪好路的,而他的就職,從把對方拉下馬,到能否就職順利,就得靠自己。

「你先去書房,吃過飯再走吧。」 楚蕭見葉紫涵是真的生氣了,連忙去拉她的手,想要安慰她。

誰知道,葉紫涵卻躲開他伸過來的手,不去看他。

楚蕭頓時無奈不已:"紫涵,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真的沒有你說的那種意思,如果你要我去見你父母,我現在立刻馬上去見,好不好?你不要生氣了,如果你要跟我去國外,那就一起走,好不好?"

看著楚蕭一臉著急擔心的表情,葉紫涵突然察覺,自己剛才的反應,似乎有點過了。

她看著楚蕭,突然有點疲憊的搖搖頭:"算了,見父母的事情再說吧,我也累了,我想回家早點休息,我先走了!"

葉紫涵說完,轉身就往外走。

楚蕭趕緊追上去:"我送你!"

葉紫涵搖搖頭:"不用了,你不用送我的!"

楚蕭堅持:"不行,我一定要送你到別墅門口我才放心!"

葉紫涵看他堅持,也沒有說什麼。

楚蕭見葉紫涵心情一直悶悶不樂,下了樓,穿上鞋子。

楚蕭突然伸手拉住葉紫涵的手:"紫涵,你是不是很不開心?"

葉紫涵悶悶的搖了搖頭:"沒有,我沒有不開心,只是感覺有點壓抑,莫名的窒息感,不知道從何而來!"

楚蕭聽到葉紫涵這樣說,伸手將她抱在懷裡:"怪我,這一切都怪我,是我今天的態度有問題,我應該好好思量一下,斟酌一下,再回答你的問題,我知道,肯定是我惹得你不開心了,你心裡有什麼不痛快的,你就直接告訴我,好嗎?你相信我,我肯定會按照你說的去做!"

葉紫涵無奈的看著楚蕭:"其實,我能感覺到,你是在乎我的,我也不是那種非要你按照我的說法去做的人,我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心情就不好了,或許是我想的太多了吧,以後的事情,慢慢來吧,不著急,可能是我太心急了,也有可能是,今天我們逛街,看見了我爸媽,他們對我感情上的事情,很上心,我怕讓他們不開心,所以,心情不好,總是有點莫名的難受吧,你也不用太介意的,我睡一覺就好了!"

聽到葉紫涵這樣說,楚蕭還是很擔心:"真的睡一覺就能好嗎?"

葉紫涵點點頭:"對啊,睡一覺就能好! 他有另一面

"那萬一睡一覺好不了呢!"楚蕭擔心的開口道。

他本來想的是,睡一覺心情還不好,他就想辦法逗葉紫涵開心。

誰知,她開口道:"如果睡一覺還不好,那就睡兩覺,總之,睡到開心為止,這個世界上,目前是沒有什麼事情,是睡一覺解決不了的!"

聽著葉紫涵這樣大大咧咧的說,好似心情也沒有那麼糟糕。

楚蕭有些無奈:"那好吧,睡一覺不行,那咱就睡兩覺!"

葉紫涵也笑了:"對啊,一覺不行就兩覺,所以,還不趕緊送我回去睡覺!"

楚蕭笑著點點頭,目光寵溺,溫柔到膩人:"好,我現在就送你回去睡覺!"

葉紫涵和楚蕭出了門。

楚蕭將葉紫涵送到門口,兩個人要分開了,才覺得有點依依不捨。

葉紫涵有點後悔,自己很多問題,感覺還沒有問清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