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

「咕嚕……」

葉風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笑笑這話的意思,是個男人都明白,但此時此刻,葉風又不得不把心裡的那一點慾望暫時給壓下去。

因為笑笑的身體里還有一點毒素,雖然這個毒對身體沒有太大的壞處,但這麼留在身體里總不是一件好事,能早點清除掉總是好的。

「淡定,淡定,一個男人這點定力都沒有還怎麼成就大事?」

葉風在心裡安慰著自己,強行將心底里的那點屬於男人的想法給驅逐掉,坐在笑笑的身後,雙手按在她的後背上,將神農之氣輸入進了她的身體里,慢慢的延伸到胃裡,包裹著毒素,慢慢的給逼了出來。

「嘶嘶嘶……」

凌笑笑早已經閉上了眼睛,任由葉風施為,但隨著神農之氣的進入身體,她整個人便已經感受到了一股酥酥麻麻的眩暈感,沒過多久,便已經閉上了眼睛。

「呼……」

十分鐘之後,葉風花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將凌笑笑體內的那些毒素給全都逼出了體內,額頭上都是汗水,他剛一鬆手,凌笑笑整個人便癱倒在旁邊。

這……

睡過去了?

葉風一陣無語,他費了這麼大的力氣,才將毒素給清除乾淨了,本想這就有機會那啥了,結果笑笑卻在這個時候睡著了!

這可真的是一件悲傷的事!

一手輕輕的撫摸在笑笑的臉龐上,這個時候,他很想做一次畜生,但理智又告訴他,現在很不是時候!

畢竟,這還是笑笑的第一次,葉風不想在這麼隨便的情況下給佔有了。

必須給她一個美好的回憶!

「哎,你可真是個磨人的妖精啊,這是在故意考驗我嗎?」

葉風低聲輕語著,趁著笑笑睡著的功夫,他則是坐在一邊,慢慢的運轉著《神農經》,這才將自己整個人的心都安靜了下來,那一抹雜念也被驅逐乾淨了。

而另外一邊,謝飛已經被警察帶回去調查了。

「楊警官,這人必須要嚴肅處理,他在包廂里對我大打出手,不能輕饒啊!」

胡榮一到警局,便立馬找了楊雪,好歹也是教育局的人,警局這邊也是不敢大意,派了大隊長楊雪親自來處理這件事。

「你認識葉風?」

楊雪沒有搭理胡榮,直接問起了旁邊的謝飛,她也是從監控里看到葉風抱著凌笑笑離開的包廂號,所以問了起來。

「對啊,我就是他喊來幫忙的,這傢伙敢用藥害人,所以我才打了他!」

謝飛點點頭。

「你胡說什麼,我什麼時候用藥害人了,你別血口噴人!」

胡榮老臉一黑,沒想到,這幾個人竟然還認識警局的人,這下有點麻煩了!

「胡局長,這是從你口袋裡搜出來的,我想,不用我說是什麼了吧?」

楊雪一手將一個黑色的袋子給拿了出來,裡面還有兩粒藥丸。

完蛋!

胡榮神色一變,那是沒用完的藥物!

「我說……我說……這些都是段譽峰和陳智兩個人出的主意,不關我的事啊,這些葯都是他們給我的,那個女孩也是他們帶來的!」

胡榮一口將所有的事情全都說了出來。 第204章

「來,喝一杯,今晚也得要慶祝一下!」

段譽峰和陳智兩個人坐在一家大排檔,開了幾瓶啤酒,點了燒烤,樂呵呵的喝了起來。

「還是老師你運籌帷幄,你說咱們要不要把消息透露給葉風?」

陳智壞笑著說道,這麼一來,葉風的仇恨值就會全都轉移到了胡榮的身上。

「你這個想法不錯,這樣一來,我們就能完全洗清嫌疑了!」

段譽峰稱讚著說道,「到時候就讓葉風去找胡榮的麻煩,胡榮大大小小也是個局長,葉風不一定乾的過,也許吃虧的還是葉風,要是被胡榮給整到了牢里去,那就好玩了!」

「那就這麼干,等咱們吃完飯就告訴葉風!」

陳智一陣興奮,這種躲在暗處做一些壞事,想想都覺得激動。

「叮咚……」

這時,段譽峰的手機響了起來。

「喂,胡局長,找我有什麼事啊?」

段譽峰微笑著問道。

「我現在已經完事了,想找你,還得要感謝你一下呢!」

胡榮開口說道。

「這麼快啊,只要你開心就好,我們只是順手做了點小事!」

段譽峰十分的謙虛。

「不,不,不,這件事你們出了大力氣,又是介紹我認識,又是提供藥丸,又是把那姑娘找來,沒有你們的話,我又怎麼有機會呢!」

胡榮的語氣很急切,連忙將段譽峰做的事情都羅列了下來,一副要論功行賞的舉動,生怕段譽峰謙虛了不承認這些事情一樣。

「哈哈,你真的是太見外了,這麼點小事又算的了什麼,都是我應該做的,你開心就好!」

段譽峰也沒有反駁,也直接應承了下來,沒有想其他的。

聽到段譽峰說的話,電話那一頭的胡榮也算是鬆了口氣,幸好他這是承認了,要不然他就有麻煩了。

同時看了一眼楊雪,示意這些事情都是段譽峰做的。

「繼續!」

楊雪抬了抬手,示意他繼續說。

「你現在在哪呢,我去找你下吧,說點事!」

胡榮得到了示意,便問道。

「您真的是太客氣了,我在寧園大街的大排檔!」

段譽峰沒有什麼懷疑的便將自己的位置說了出來。

「行,你在那裡等我,我馬上就來!」

胡榮匆匆說完,便把電話給掛掉了。

「楊隊長,你看看,他都承認了!」

胡榮立馬著急的說道。

「承認了只能說明他們兩個也參與了這樁罪行,也無法洗脫你也有有罪,只能幫你減少點而已!」

楊雪淡淡的說道。

「什麼,你怎麼能這樣,剛才不是說好讓他們承認了罪行,我就沒事了嗎?」

胡榮急了,大聲的質問了起來。

「我什麼時候說過?這一切只是你的一廂情願而已!」

楊雪一陣冷笑,「來人,把他給我帶進去,關好了!」

「是,隊長!」

旁邊兩個警察走上來,將胡榮給拷了起來,直接押走了。

「這種人就應該一擼到底,還當什麼局長,簡直是對社會不負責!」

謝飛忍不住說道。

「這個自有法律來決定,你既然打人了,也是要拘留的,在這裡呆一晚上吧,明天早上放你走!」

楊雪沉聲說道,要不是看在葉風的面子上,謝飛也是要關上兩天的。

「我沒問題,管飯嗎?晚上我都還沒吃呢!」

謝飛嘿嘿一笑,問道。

「帶下去!」

楊雪一揮手,才懶得搭理他。

……

「老師,你說胡榮那人傢伙事是不是有問題啊,這才多長時間啊,就完事了,可真辣雞!」

段譽峰剛掛掉電話,陳智忍不住嘚瑟了起來。

「哈哈,看他胖成那豬樣,肯定能力不行,就是有點可惜了笑笑,這麼好的機會,被他給浪費了!」

段譽峰漬漬的說道。

「是啊,笑笑我都饞了好久,一直沒下手,這次被他給得逞了!」

陳智喝了一口酒,明顯有點不甘心。

「沒事,下次再找個機會,她想要順利通過實習畢業,沒有我的同意還不行呢,以後有的是機會!」

段譽峰喝著酒,腦海里閃過凌笑笑的身材和那個臉蛋,就一陣火熱。

「這麼好的事,老師你可要帶著我啊!」

陳智連忙說道。

「放心吧,有我的,就肯定有你的,但是,必須我先來!」

段譽峰強硬的說著。

「那必須的!」

陳智心頭一喜,跟著段譽峰身後佔了很多便宜了,看樣子,以後機會還有很多呢!

「段譽峰,陳智,是你們吧!」

楊雪很快便帶了警察到了大排檔這邊,四個警察將他們二人給包圍了起來。

「是,是我們,你們這是……」

段譽峰一陣不解,怎麼警察又找上門來了。

「現在我們懷疑你們跟一宗強X未遂案有關係,請跟我們回去調查一下吧!」

楊雪亮出了自己的警察證件,厲聲說道。

什麼!

這……

段譽峰和陳智眼睛里都是閃過一道難以置信的神色,他們永遠都想不明白,那麼隱秘的事情,怎麼就被警察給知道了。

「警官,你們是不是誤會了,我們什麼都沒有做啊!」

段譽峰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還想要把事情給糊弄過去。

「不用狡辯了,胡榮已經全都招了,你剛剛在電話里說的話,我們都知道了!」

楊雪一句話說完,將段譽峰和陳智兩個人心頭的最後一點僥倖給徹底擊垮了。

兩個人都無力的癱軟在椅子上,一句話都說不上來。

上次進了一次警局,段譽峰就差點被學校開除,這次的事情一來,他基本上要被拘留了,學校也肯定保不住他了。

徹底毀了!

「帶走!」

楊雪也沒有任何的憐憫,這種人,就該進警局,讓他記憶深刻一次,要不然,這輩子都不知道什麼叫做回頭是岸!

……

等凌笑笑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清晨了,而葉風在旁邊的沙發上睡著了。

「葉大哥……葉大哥……」

凌笑笑喊了兩聲,卻沒有把葉風給喊醒。

「真是傻瓜,在這裡都能睡著!」

凌笑笑有點想笑,一個女孩子都跟他開房間了,他倒好,還能睡的這麼安穩!

簡直禽獸不如啊!

要是葉風知道凌笑笑心裡是這麼想的,他估計都要氣的吐血!

過了半個小時之後,葉風才慢悠悠的醒過來,凌笑笑已經買來了早點。

「葉大哥,你可算是醒了!」

凌笑笑忍不住笑了起來,「吃早飯吧!」

「哎……」

葉風看著凌笑笑那偷笑的樣子,忍不住嘆息一聲,這丫頭是在故意嘲笑自己呢!

「你再笑一聲,小心我把你就地正法了!」

葉風忍不住吼了一聲,他都忍了那麼久,這丫頭還敢笑自己,簡直不可饒恕。

「那你倒是來啊,我都等了你一晚上,你都不來,看來蘭姐說你那啥有問題,真的是一點都不假!」

凌笑笑撇撇嘴說道,「還是趕緊找個老中醫瞧瞧吧,這以後……蘭姐的幸福生活可就沒了!」

什麼?

這丫頭竟然還敢懷疑自己的能力?

簡直是挑釁!

葉風再也忍不住了,一個餓虎撲食便撲了過去! 第205章

「啊……」

凌笑笑只來得及驚呼一聲,葉風便已經壓在了她的身上,緊接著雙唇便被人貼緊了。

「唔唔……」

凌笑笑被葉風突如其來的襲擊給弄的手忙腳亂、目不暇接,只能被動的任由葉風施為。

反正早就想給他了,也不在乎在什麼地方,什麼時間,只要是對的人就好。

「叮……」

還沒等葉風的手摸向紐扣,旁邊的手機便響起一陣急促的鈴聲。

「靠……」

葉風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在這麼關鍵的時候,竟然還有電話進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