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墨聽到不許吃肉四個字,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樣,難以置信的張著嘴巴,「不,不能吃肉的兔生還有什麼意義?小星星你不能這麼對我。」

「反對無效,你雖然還在長個子,但是大魚大肉吃多了真的不健康。」

墨墨就這樣被安排了,一臉頹廢的蹲在角落裡畫圈圈。

舒星瑜最終還是給你做糖醋魚,畢竟已經有一道湯了。

動作嫻熟的把魚肉片開,慢炸……

半個小時后,就算是把所有的菜都搞定了,陸續端到餐桌上擺好,喊了多多一聲,「多多,來吃飯啦!」

聽到開飯了,多多麻溜兒的佔了起來關了電視,自己做位置上,看著擺放在桌子上的飯菜,毫不吝嗇自己的誇獎,「哇,漂亮姐姐,原來你廚藝這麼棒啊!」

舒星瑜笑著揉揉他的頭髮,「就你會說話,快吃吧。」

新歡舊寵:權少追妻忙 等到舒星瑜又回到餐廳里忙活,墨墨才慢悠悠地走了過來,蹭了蹭多多的腿,說道:「多多小可愛,我想吃你面前的糖醋魚。」

多多很是大方的給它加了一塊兒,剛想開口說些什麼,就聽到了院子里有動靜。

多多放下筷子從凳子上爬下來,小跑著過去,沒想到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

有些意外的看著站在門口的高大男人,「帥叔叔?您怎麼會在這兒?」

白皓霆挑眉看著他,直接伸手將他撈了起來,拎著就往屋裡走。

看到桌子上的飯菜,很是自覺的坐在了主位,拿起筷子就開吃。

舒星瑜一出廚房就看到了這樣的一幕,白皓霆坐在那兒優雅的吃著飯,多多撅著小嘴不滿的看著他。

舒星瑜這才發現,是他搶了多多的米飯,無語的控訴道:「白皓霆,你怎麼還跟小孩子搶飯吃?」

白皓霆面無表情的看著她表示,「這小破孩兒挑食,光吃菜不吃米。」

舒星瑜:「……」

把自己手裡那碗米飯遞給多多,柔聲哄著,「乖多多,我們吃這碗,不和他一般見識。」

然後又返回廚房,盛了一碗出來。

三人安安靜靜地吃完了午飯,舒星瑜這才想起來給兩人介紹一下。

「白皓霆,這就是我跟你說過的,我朋友的孩子,多多啊,這是你白叔叔,以後你叫叔叔就行了。」

「漂亮姐姐,我們認識,我從m國回來的時候,就是這位帥叔叔把我帶回來的」多多說著不解的問了句,「但是你和帥叔叔是怎麼認識的?」

白皓霆呵了聲,摟住舒星瑜的肩膀把她拉向自己,「她是我女人,你說我們怎麼認識的?」

多多震驚的張大了嘴巴,一臉不可置信。 「帥叔叔你眼光真好,我漂亮姐姐長得漂亮,人又溫柔,做飯還好吃。」

白皓霆:「……」

他突然覺得帥叔叔也不是什麼好稱呼了,為什麼他就是叔叔這傻女人就是姐姐?

不滿的表示,「以後叫她嬸嬸。」

舒星瑜:「……」

多多:「……哦!」

舒星瑜看著這一幕,莫名覺得有些喜感,這兩個人可是親叔侄,可貌似看起來不太對盤的樣子。

走過去牽著多多的小手,說道:「多多小可愛,你有午睡的習慣嗎?」

多多點著圓乎乎的小腦袋,「嗯嗯,我每天中午都回去睡一會兒。」

「好,那阿姨帶你去看一看你的房間好不好?」

「好。」

舒星瑜把人帶到了二樓的客廳,之前白皓霆在這裡住著,所以收拾的很乾凈。

揉了揉多多的小腦袋問道:「看一下這裡你喜歡嗎?以後這就是你的卧室咯!」

多多看著富麗堂皇的房間,震驚的的張大了嘴巴,看著舒星瑜一臉崇拜,「漂亮姐姐,你好有錢哦!」

「呃……其實有錢的是你叔叔哦!」舒星瑜指了指身後面無表情的男人。

多多立馬跑過去抱大腿,「帥叔叔,以後我就靠你養著了。」

白皓霆淡淡的嗯了聲,畢竟是自己親侄子。

舒星瑜打開多多的行李箱,把里的衣服掛在衣帽間,玩偶放在他的床上,其他的日常用品放在該放的位置。

收拾完了拿出一套小熊睡衣,看向多多柔聲問了句,「小寶貝,需要我幫你換睡衣嗎?」

多多頓時一張臉都紅透了,低著頭腳尖輕輕點著地,「不……不用了,謝謝漂亮姐姐。」

白皓霆冷冷的掃了他一眼,「還不去自己換?」

小傢伙兒這才小跑著進了浴室換衣服。

舒星瑜看了眼大喇喇坐在沙發上的男人,走過去拍了他肩膀一下,「你對小孩子能不能溫柔一點?」

白皓霆呵了聲,「我對他已經很溫柔了。」

要不是自己親侄子,這會兒已經被仍在外面的垃圾箱里了。

「對了,多多回國的時候是你把他帶上飛機的?」

白皓霆嗯了聲,「有什麼問題嗎?」

「沒……沒什麼問題。」

嘴上這麼說,心裡卻咯噔一下。

白皓霆是不可能隨便把一個孩子帶回國的,唐糖說的果然沒錯,白家恐怕早就知道多多的身份了。

多多換好睡衣,自覺的爬上床躺好,在柔軟的大床上打了滾兒,忍不住感嘆道:「這張床好舒服啊,而且好大,比我的小床大了好幾倍呢!」

白皓霆走到床邊彎下腰,面色不善的看著他威脅道:「廢話,這是我的床,臭小子我警告你,不準尿床,否則我把你打包扔到外面的垃圾桶里。」

多多哼哼了聲,撅著小嘴兒反駁道:「寶寶已經是大孩子了,早就不尿床啦!」

「呵,最好是這樣,要不然……小心你的屁股。」

多多往下縮了縮,只露出兩雙大眼睛,轉折眼珠子看向舒星瑜,「漂亮姐姐,我要午睡咯!」

舒星瑜一把把白皓霆拉開,幫他掖好被子,柔聲說道:「嗯,睡吧。」 舒星瑜輕輕幫他關上門,然後轉身推開自己卧室的門走了進去,白皓霆很是自覺的也跟著進了門。

舒星瑜直接撲上了自己柔軟的大床,舒舒服服的打著滾兒。

白皓霆則站在牆邊,隨手點了一支煙,看著像個孩子一樣的女人,眉梢微不可查的上揚了幾分,「我的床睡著可還舒服?」

舒星瑜意識到自己被調侃了,蹭的一下坐了起來,很有出息的說道:「一般般吧。」

男人眸光閃了閃,輕輕啟唇說道:「哦?舒小姐的意思是需要我陪著?」

舒星瑜:「……」

不不不,你可能誤會了,我其實需要你出去。

……雖然在人家的地盤讓人家出去有點囂張吧。

看了眼他指間夾著的香煙,提醒了句,「你在多多面前千萬不要吸煙哦。」

白皓霆呵了聲,「還真把他當自家孩子了?」

舒星瑜被噎了一下,得得得,反正孩子是你家的,你愛咋養咋養吧!

想起在商場的時候看見沈時川和阮玥,隨口問了句,「白皓霆,沈時川和阮玥是什麼關係呀?」

男人吸煙的動作一頓,清冷如夜色的眸子微微蹙了蹙,扭頭看著她,「怎麼突然想起問這個?」

「我今天去商場的時候,看見他們倆在一塊兒來著,但是兩個人的臉色都不太好,尤其是阮玥,看到我扭頭就走,我長得有那麼可怕嘛?」

白皓霆嘆了口氣,掐滅手裡的煙頭,這才緩緩說道:「阮玥一直認為自己是我的未婚妻,但是我和她其實並沒有多少交集,反而時川和她更熟,因為時川喜歡她,就會想法設法的接近她。」

「那他們怎麼沒在一起呀?」舒星瑜支著腦袋發問,她覺得那兩個人還挺般配的嘛!

白皓霆伸出修長的手指,在她毛茸茸的腦袋上揉了揉,沒說話。

舒星瑜思考了半晌,然後皺了皺好看的小眉毛,嘟囔了句,「難不成是阮玥為什麼看不上沈時川?真是讓人難以理解,人家沈時川長的很帥又很紳士,居然也有追不到的人,嘖嘖……」

白皓霆聽到女孩嘟囔的話,眯了眯眼睛,「你說什麼?」

舒星瑜愣了下,「啊?」

白皓霆俯下身和她面對面,重複著她剛才說過的話,「沈時川又帥又紳士?他能有我帥?」

……又來了,這個亞洲醋王。

在他的威壓下,舒可愛最終還是慫了,深吸一口氣,笑眯眯的看著他開口道,「我的眼裡當然只有你呀,他再優秀又和我沒有關係。」

白皓霆聞言,呵了聲,在她腦門兒上彈了一下,「以後少關心別人的閑事,有這功夫不如好好操心操心自己。」

舒可愛眨巴眨巴眼,「我有什麼可操心的?」

「你之前帶過孩子嗎?」

舒星瑜乖乖搖搖頭,「……沒有啊!」

她又沒有弟弟妹妹,當然沒帶過孩子啦!

「那你也敢讓一個小孩在這兒住幾個月?你知道養個孩子多麻煩嗎?」

舒星瑜聳聳肩,「有什麼不敢的,不是讓你找保姆了嗎?也不用我自己帶呀。」 白皓霆:「……算了,睡吧。」

說著默默脫掉自己的外套,躺在了床的另一邊,一把把女人拉了過來攬在懷裡抱著。

舒星瑜這次連掙扎都懶得掙扎了,反正對他的懷抱已經很熟悉了,沒一會兒就睡了過去。

等到她在睜開眼睛的時候,身邊早就沒人了,慢悠悠的掏出手機,有些意外的看著屏幕上顯示的時間。

這都三點多了?可她覺得自己只睡了一會兒而已啊!

醫手遮天:農女世子妃 麻溜的從床上爬了起來,換了身舒服的衣服出了門。

走到多多卧室的時候,發現房間里已經沒有人了,忙喊了聲,「多多。」

多多聽到動靜,在樓下應著,「漂亮姐姐,我在這裡。」

舒星瑜小跑著下了樓,一眼就看到沙發上端坐著的多多,懷裡抱著一隻大狗,身邊還站著三個人。

一個年紀比較大的阿姨,和兩個年輕的,看上去應該是保鏢。

有些疑惑的問了句,「請問你們是?」

那位阿姨彎了彎腰說道:「舒小姐您好,我姓劉,您可以叫我劉媽,我是白先生請來給小少爺做保姆的。」

說著又指了指身邊的兩個男人,「這兩位是白先生給小少爺請的保鏢,這隻哈士奇是白先生的愛犬。」

舒星瑜:「……」

愛犬?就這隻吐著舌頭笑的傻乎乎的二哈?沒看出來,白皓霆還挺有少女心。

元道帝尊 多多也在一旁附和著,「嗯嗯,帥叔叔走的時候說了,以後有他們陪著寶寶,漂亮姐姐就可以安心去上班咯。」

舒星瑜這才點了點頭,忍不住在心裡想著,白皓霆絕對知道這是他親侄子!!!

誰會對別人家孩子這麼上心?還裝作不待見的樣子,切!

可是為什麼非要弄兩個保鏢過來???她討厭隨時被監控的感覺!

看了眼站著的三個人,還是笑了笑,「那我去上班的時候,就有勞你們照顧多多了。」

「應該的。」

舒星瑜走到多多身邊,彎腰揉了揉他的小腦袋,「你什麼時候醒的呀?」

「寶寶兩點就醒了。」說完還忍不住吐槽了句,「漂亮姐姐你好能睡呀。」

舒星瑜:「……呵呵。」

她這是被一個小鬼頭鄙視了???

心裡雖然很想反駁,但是……他說的好像是事實。

「咳咳,那是因為阿姨平時工作太忙了,好不容易才有個機會睡睡懶覺,當然不能錯過啦。」

多多身邊的二哈看到她蹭的一下跳上了沙發背,吐著舌頭顯示自己的存在感。

舒星瑜揉了揉它漂亮的毛髮,扭頭看著劉姨問了句,「阿姨,這隻狗狗叫什麼名字呀?」

阿姨搖搖頭,「它還是一隻不到一歲的幼犬呢,白先生還沒取名字。」

多多激動了,蹭的一下舉起自己肉乎乎的小爪子,「漂亮姐姐,不如把給它起名字的任務交給我吧,多多認識很多漢字哦。」

「好吧,那我就把這個艱巨的任務交給你了,你想好了記得告訴我哦!」

多多點點頭,「嗯嗯。」然後抱住狗子親熱去了。

舒星瑜看著他開心的樣子勾了勾唇。

白皓霆還說孩子難帶,哼!多多明明這麼乖,都不用她帶。 舒星瑜掃了眼客廳,居然沒看到那隻喜歡湊熱鬧的兔子,難道是看到這麼多人嚇得鑽地縫去了?

於是舒可愛很沒義氣的噗嗤笑了出來。

多多扭頭疑惑的看著她,「漂亮姐姐,你笑什麼?」

聽到小傢伙的話,舒星瑜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咳咳,沒什麼,對了多多,你有看到墨墨嗎?」

多多抱著狗子指了指它的籠子,「它在睡覺還沒醒。」

舒星瑜走過去看了眼,墨墨果然四仰八叉的躺在它的「豪華別墅」里,睡的正香。

看著它露著的圓鼓鼓的小肚子,沒忍住上手揉了一把。

嗯,手感還不錯,然後又揉了一把……

就這樣,本來呼呼大睡的墨墨生生被她給折騰醒了。

坐起來氣呼呼的一爪子拍在她的胳膊上,「蠢女人,你幹嘛打擾我睡覺?離我遠點兒。」然後又直愣愣的躺了下去。

剛準備繼續睡,就被人給拎著耳朵拎出了窩。

舒星瑜笑呵呵的看著它,捏著嗓子來了句,「兔兔乖,我們出去晒晒太陽哦!」

墨墨滿頭黑線,「傻……傻女人,你腦子進水啦?」

舒星瑜:「……」

出了門,隨手把它丟在路邊的草坪里,看著它面色嚴肅的說道:「傻兔子,情況不太妙啊。」

墨墨晃了晃耳朵,懶散的在草地上打著滾兒,「出什麼事了?看把你嚇得。」

舒星瑜低聲告訴它,「我讓我男人給多多找個保姆,沒想到他居然還弄來兩個保鏢。」

「大驚小怪,有保鏢有保鏢唄,能怎麼樣?」

「你知道白家的保鏢都是什麼人嗎?」

墨墨無語的看了她一眼,「什麼人?這個世界上還有本尊害怕的人?」

舒星瑜呵了聲,面部表情的說,「他們受過嚴格的訓練,會二十四小時監控這裡,我剛才觀察了一下,他們腰間還有配qiang,如果晚上你修鍊的時候被他們逮到,那你肯定shi翹翹了。」

墨墨聽到「shi翹翹」三個字,一個機靈坐了起來,它雖然不知道qiang是什麼東西,但是聽起來好厲害的樣子。

難以置信的問道:「他們還能二十四小時監控?都不用休息的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