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一走,唐小芯馬上深呼吸,來平復自己心跳,還不忘了一邊哄著俊哥兒。

過了二十多分鐘,唐小芯起來,抱著俊哥兒到外頭。

今天是大年三十,杜美華殺雞去祭拜廟裡的祖宗,她就在家裡看見了陶紅雲,手上還抱著女兒席帶娣,她聽張大媽說是陶紅雲找算命先生取的,為的就是想著有機會再懷孕,生一個傳宗接代的兒子。

很快,唐小芯就看見陶紅雲對幾個月大的孩子開始不耐煩了,而孩子也一直在哭。

按道理說,她是不應該管的,畢竟陶紅雲才是孩子的親媽,可是,看著孩子被陶紅雲這麼帶著,也是怪可憐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生孩子的緣故,心軟得不要不要的,於是就忍不住說了陶紅雲,「你這樣會把孩子嚇到的,你趕緊哄哄她。」

陶紅雲不耐煩瞥了她一眼,覺得唐小芯特別多事,孩子是她的,她想怎麼對孩子,那都是她的事,跟唐小芯有什麼關係呀!

唐小芯一看她這眼神,頓時覺得自己真的太多事了,就算是心軟,看不慣,那她也得忍著,大不了就背過去,當什麼都看不見。

就在這個時候,在廚房裡的席錦榮端著一碗米水湯,急匆匆地出來。

「趕緊喂女兒,省得女兒在哭。」

「知道了。」陶紅雲抱著女兒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邊接過席錦榮的碗,用勺子吹涼了米水湯,然後一點一點地喂著女兒。

唐小芯也是聽到了聲音,下意識就看了過去。

席錦榮注意到了,便笑著解釋:「紅雲沒做好月子,沒奶給孩子吃。」然後他們手頭上也緊,沒什麼錢,只能是給孩子餵了煮粥的米水了。

「這樣營養都肯定是跟不上。」一說完,唐小芯覺得自己是不是又多事了?而且在這個年代,孩子都是糙養大的,不會理解正所謂的營養跟沒跟上。

「我以前小的時候,我媽也是這麼對我的,我還不是照樣活得好好的。」陶紅雲沒好氣地瞥了唐小芯一眼,然後又繼續喂孩子。

都這麼說了,唐小芯自然也不會再說什麼了。

帶著女兒到村子裡外頭走走。

偶爾還會遇見了幾個熟悉的人,打打招呼。

財閥大少的冷豔妻 逛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唐小芯帶著俊哥兒回去。

在院子里,唐小芯看見了席建立抱著小檸檬在太陽底下坐著。

她走了過去。

剛坐下沒多久。

杜美華挑著祭拜祖宗的祭品回來。

一看還沒有人做飯,立即就不滿嘮叨了,還沒嘮叨幾句,陶紅雲就從屋裡出來,正好,她不太敢當找席建立的面罵唐小芯,那就只好訓陶紅雲了。

「我說你是怎麼搞的?中午飯都不煮,你還想不想吃飯呀!」

「沒人給我帶孩子,我怎麼煮飯呀!」陶紅雲不會管今天是不是大年三十年,立即不客氣頂了回去。

「你不會把孩子給錦榮抱一下嗎?」

「錦榮有事。」

杜美華:「那你現在不用帶孩子了吧!趕緊做飯去。」

說著,杜美華自己也進廚房忙。

陶紅雲心裡就算是很不滿杜美華,但也還是進廚房幫忙了。

大年三十晚上,相當於也是要守夜一樣,凌晨放鞭炮。

唐小芯就是擔心兩個孩子會被爆竹聲給嚇到,一直緊緊抱著一個孩子,剩下小檸檬就由席建立抱著。

直到了席錦琛將自家的鞭炮放了之後,席錦琛就去席建立那邊把孩子接了回來。

唐小芯再與他同同睡下。

倆夫妻中間睡著就是兩個孩子。

睡到了兩點多。

村子里的炮竹聲不斷,把兩個孩子都嚇得哇哇大哭。

直接把唐小芯和席錦琛都給吵醒了,兩個人齊齊抱著孩子哄著。

一個晚上下來,他們兩個都沒怎麼睡好。

一大早就是年初一,即便是唐小芯和席錦琛都沒休息好,但過年那喜慶的氣氛都感染到了他們,沒覺得有什麼困意。

一見到席建立,唐小芯道一聲新年快樂!都還沒等她給席建立過年紅包呢!

席建立就拿出了兩個紅包,笑容滿面地放在俊哥兒懷裡,「要快快長大!身體健康!」

唐小芯立即代替還不會說話的俊哥兒與席建立說,「謝謝曾爺爺,曾爺爺也要身體健康,長命百歲哦!以後也會好好孝敬曾爺爺的。」

聞言,席建立樂呵呵地笑了。 給過席建立紅包后,唐小芯也像往年一樣,給杜美華和席國強紅包,然而,杜美華倒是端起了架子,接了過了紅包之後,故意當著唐小芯的面說:「這裡面該不會就是一塊錢或兩塊錢吧!」

她視線一直看著唐小芯,見唐小芯連一句話都沒說,便火急地把紅包給拆了,一看裡頭就是五張一塊錢。

隨之她又輕蔑一笑,「秋怡也說了今年掙到錢,說會給我封十塊錢的紅包。」

唐小芯又怎麼會聽不出杜美華說自己連席秋怡都比不上,「媽你要是覺得給紅包錢少了的話,那明年你再讓秋怡多給你一點,我呢,就只有這個能力,當然,如果媽好心的話,那都不會收我紅包了。」

哼,你嫌少,老娘還不想給呢!

聞言,杜美華面色輕微的一僵,拿著紅包的手指微微停頓了一下,這都已經到手的紅包,不管是多少,那她都不想給回唐小芯,「我就是想說還是親生女兒會體貼當媽的,給錢都是會比別人給得多而已,我又沒說不要你紅包。」

想著等一下還要封給唐小芯兩個孩子紅包,還有陶紅雲女兒,光是想想,她就已經很不高興了。

有了便宜拿,還嫌少,這不是互相矛盾了嗎?不過也只有像杜美華這樣厚臉皮的人才能做得出來。唐小芯眼中泛起了淡淡的譏諷看著杜美華,嘴角的弧線彎彎,卻也有幾分疏離。

過後,杜美華連陶紅雲一個紅包都沒收到。

於是她就主動跟席國強說,「紅雲不會做人,那我對她也不會做人。」反正她也不喜歡陶紅雲生的是女兒,索性就乾脆連紅包都不封了。

席國強心裡嘆了一口氣,「錦榮和紅雲今年都掙不到什麼錢,家裡一直都是他們兩個在支撐著,你也體諒一下他們,給一個紅包,那也沒什麼。」

「哼!他們在支撐什麼呀!這根本就是錦榮一個人在忙活,她陶紅雲就知道享受,帶著一個孩子,還到時嚷嚷自己辛苦,也不想想,當年我生孩子的時候,那有多辛苦,最少比陶紅雲現在辛苦多幾倍。」

席國強想了想,也覺得杜美華說的是,不過那也是生活比較艱辛,連餓死人的事都有了,哪會像現在生活好起來了呢!所以,他覺得杜美華老是在用過去在作比較的話,那對任家陶紅雲也不是很公平。

他只是說:「以後咱們兩個老了之後,就要靠錦榮夫婦養我們,錦琛夫婦那就是完全指靠不上了,你做事情也別太過了,不然以後紅雲也是有意見的。」

「知道了。」杜美華心裡很不高興,但還是應了席國強的話。

……

唐小芯和席錦琛抱著兩個孩子到了老張家去拜年,也給甘淑英的兩個孩子和張大爺和張大媽都發了紅包。

而甘淑英以及張大媽和張大爺都回了紅包給兩個孩子。

甘淑英拿找糖果和茶水招待席錦琛夫婦。

鼠年說鼠人 甘淑英抱著小檸檬在逗著呢,還時不時跟唐小芯說話,然後她就說到了鄭立軍的事去了。「我聽說鄭立軍又跟周麗蘭鬼混在一起了。」

「啥?」唐小芯當時就驚異了。

之前周麗蘭還在她大排檔里鬧事情呢,結果才過了差不多一年吧!然後又開始不安分了。

「我聽說是鄭立軍在葉小芳懷孕的時候,受到了周麗蘭的勾搭,然後他們兩個好上,結果這件事讓葉小芳知道了,生生把孩子氣沒了。」說著,甘淑英嘖嘖聲,很可惜地說,「之後葉小芳哭得死去活來,那是她好不容易懷上的孩子,現在……只能說作孽呀!」

唐小芯沉默了許久,她覺得鄭立軍他們都是自找的,正所謂一巴掌是拍不響的,如果鄭立軍沒有那個心思的話,哪會受得了周麗蘭的勾搭呀!

「現在葉小芳的父母就連過年都不讓周麗蘭家安寧,天天就知道鬧。」

「……」

「對了,夏雨菲也出來了,她也因為周麗蘭做出這樣的事,又直接跟周揚名鬧離婚,不過明人都知道夏雨菲根本就不想跟周揚名在一起,這才找了這個理由。」

「我覺得只要他們不來招惹我,他們過得是什麼樣的日子,那都跟我沒關係,當然,說說八卦的事,那我就當聽聽而已。」

「你說桂花姐今天什麼時候來呀!我還想著我們三個有空的話,可以去看看毛青蘭他們。」

「估計會晚一點到吧!」

果然,唐小芯說的晚一點,還不到一個小時,席桂花帶著郭洪亮、郭彩雲回娘家了。

「大表嫂!」郭彩雲一見著唐小芯,笑容如花兒般燦爛,小跑來到了唐小芯身邊之後,就一直要喊著抱抱小檸檬。

十四歲的郭彩雲剛開始抱小檸檬,還有點擔心把小檸檬摔了,在唐小芯教導之下,她也能夠穩穩地抱著小檸檬了。

甘淑英那兩個孩子跟著郭彩雲,一起陪著小檸檬。

郭洪亮小心翼翼地扶著席桂花坐下。

甘淑英看了,羨慕嘖嘖聲說道,「人比人氣死人,想我當初生孩子的時候,我家那位可不會跟姐夫一樣,對我這麼體貼。」

席桂花面頰一紅,略有些不好意思地斜睨了郭洪亮一眼,似乎在怪他關心自己太過於明顯了。

見狀,唐小芯就忍不住調侃甘淑英,「你有什麼好吃味的呀!你家張大鵬那就是百依百順的,這魚山村裡能找出幾個這樣的好男人?淑英,我說你呀!該知足了。」

「哼!」甘淑英眉眼間掩飾不住了幸福的笑意,嬌嗔地說,「看你說的,我都可以數出來好幾個呢!比如你家的那位,還有姐夫,還有……」

甘淑英連續說了好幾個人。

唐小芯笑著搖頭,「這過日子,好與壞,那就只有知道自己,非得要跟別人比,那就沒意思。」

甘淑英:「我剛才也就是說說而已。」她家張大鵬對她還是可以的。

幾個人就在老張家的院子里閑聊起來。

沒過多久,席建立也往這邊跑。

老張家更加熱鬧起來了。

而席家就顯得有幾分冷冷清清的。

杜美華也是趁席建立不在,她就跑去質問陶紅云為什麼不給紅包孝敬自己。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陶紅雲心裡對杜美華就是有意見,又再加上席錦榮真沒賺到什麼錢,杜美華直接找自己要錢,就控制不住自己心裡的火氣,忍不住用嘲諷的語氣怒說杜美華:「你不是說秋怡對你好的嗎?你找她要錢呀!你去城裡還不是為了她那一點破事,她也理應當給你封大紅包,至於我的紅包,你還是別想了,最少這幾年都別想了,我跟錦榮都沒錢給你。」

「你……」杜美華嗆得一時之間都說不出話來了,只能幹瞪著眼。

而在以後,杜美華要是在陶紅雲一提『錢』字,陶紅雲都會直接跟杜美華說,「你找你女兒要去,你女兒有錢。」

……

周家

宋雲娥剛一出門,梁桂鳳就對她潑了一盆子尿。

突如其來的動作太快了,讓宋雲娥來了一個措手不及,只能生生地潑了,一身濕漉漉,隨之一股尿騷味很嗆鼻,宋雲娥最近老是被葉家的人騷擾,已經折磨得精神都繃緊到了極致,這一下子直接也爆發了,她怒瞪著梁桂鳳,下一秒,她就朝梁桂鳳沖了過去,準備是將身上的尿都沾梁桂鳳一身。

梁桂鳳在她走出幾步后,她立馬連忙後退了幾步,再對自己兒媳婦丁秀梅大喊一聲。

丁秀梅接著把自己手裡端著的一盆子尿迅速朝宋雲娥一潑。

宋雲娥徹徹底底地從頭到腳濕漉漉,尿騷味嗆人,連三里之外都能聞得到。

「啊!我……我跟你們拼了……」

宋雲娥就要往她們衝撞的時候,梁桂鳳找來了一把掃把,兇狠狠地指著宋雲娥,「你要是敢過來,我絕對會把你揍一頓!」

丁秀梅與梁桂鳳是同一個鼻孔出氣的,也指著宋雲娥,大罵:「真不要臉,女兒當別人小三了,還我們家小姑子的孩子給氣沒了,像你們這樣的一家子,老天爺不收你們,那真是沒天理了!」

在家裡的夏雨菲聽到了門外頭的爭吵聲,便從家裡走了出來,然而,還沒走到門口呢,她就已經聞到了一股嗆死人的尿騷味。

仔細一看,是從一身濕漉漉的宋雲娥身上散發出來的。

還又看了梁桂鳳和丁秀梅手裡的盆子,那肯定都是用來裝尿的。

味道實在嗆人得厲害!

她忍不住捏了鼻子。

「什麼小三呀!當初周麗蘭跟鄭立軍在一起的時候,葉小芳都還不知道在哪裡呢!要不是席桂香安排了葉小芳和鄭立軍的相親,他們兩個哪會結婚呀!」宋雲娥直接怒懟回去。

「那又如何呀!他們是結婚了,他們是合法夫妻,你女兒周麗蘭就是一個三兒,不要臉的三兒,還把我女兒的孩子弄沒了,我告訴你宋雲娥,這件事咱們還沒完呢!你們家那不知廉恥的女兒,要是不給我女兒斟茶倒水磕頭認錯賠錢,我們還會繼續來你們家鬧。」梁桂鳳雙手一叉腰,生氣頂回去。

「媽,我們走!」丁秀梅說。

等她們一走。

宋雲娥低頭看了看自己,這是剛賣的新衣服,特地過年的時候穿的,想喜慶,往後的日子順順利利,現在全都被浸泡在噁心的尿裡頭了,現在她也只能是欲哭無淚,但更多的是氣憤和咬牙切齒。

自己女兒居然還跟鄭立軍鬼混在一起,現在鬧得呀全村的人都知道了。

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麗蘭的名聲都已經壞成這樣了,那以後還怎麼嫁人呀!

就算是嫁遠了,也保不準這件事也會傳到夫家耳里去。

唉!

剛才宋雲娥和梁桂鳳爭吵,就已經有很多的鄰居看見了,不到半個小時,連隔壁村的人都知道了這件事。

夏雨菲在宋雲娥走到家裡的門檻時,她捏著鼻子的手指更緊了,眉頭都皺到了一塊去了,很嫌棄的樣子對宋雲娥說,「你這個樣子回到家裡,弄得一屋子的尿騷味,你要洗澡,就到公共沖涼房去。」

宋雲娥都已經受了梁桂鳳她們的氣了,現在還要被夏雨菲這樣指指點點,還要受夏雨菲的氣,她當然是很不樂意了,理直氣壯地說夏雨菲:「你嫁來我們家才多久?我的事輪不到你在這裡指指點點。」

宋雲娥還故意跟夏雨菲作對,反著說:「這裡是我家,我要在這裡沖涼,你管不著!」

「你……」

夏雨菲正要說她,宋雲娥又往她身邊走進了一步,她感覺到周圍的空氣都瀰漫著一股嗆人刺鼻的尿騷味,她覺得自己都沒新鮮空氣了,她連忙退後了一步,神色毫不掩飾對宋雲娥的嫌棄,「今兒是年初一,家裡有什麼好運都被你身上的尿騷味給驅走了,真是晦氣。」

索性夏雨菲就往外走。

待在家裡,那都是聞著發臭刺鼻的尿騷味。

在村子里的泥巴小路走著,覺得這裡的空氣太好了,想著家裡的味道也不會這麼快就散了,她就想在外面逗留長一點時間,但是,今天是年初一,家家戶戶都有親戚,她隨意去鄰居家坐坐,那也不是很好。

又再加上沒什麼很好的同學,索性她就隨意走動。

不知不覺間,她來到了老張家。

她就想到了甘淑英和唐小芯的關係還不錯,連同都討厭甘淑英。

她對著老張家的門口,呸了一聲,還吐了一口唾沫,一臉的刻薄神色,正要轉身之際,她突然看見了老張家的門口出現了一道她最討厭,最熟悉的身影——唐小芯。

緊接著她看見唐小芯身邊出現了席錦琛的身影。

當然,她也看見唐小芯和席錦琛手裡都抱著一個孩子,她就知道這就是唐小芯為席錦琛生下一對龍鳳胎,而且這件事她不用特地去打聽,村子里人都已經傳遍了。

個個都在私底下說唐小芯有福氣,旺夫,命好等等,只沒把唐小芯誇成了天仙一樣。

當時她聽到這些鄰居誇獎唐小芯時,她心裡就在想,生一對龍鳳胎有什麼了不起的,有本事再生一對,就跟母豬似的。

她看見唐小芯,自然唐小芯也是有注意到她,不過唐小芯就跟平常一樣,走在了泥巴小路上。

夏雨菲看著他們的目光過於複雜,既羨慕,又嫉妒,還有陰毒,席錦琛一下子就察覺到,抬眸就對上了夏雨菲的視線,他濃眉不禁蹙了蹙,瞳孔深不可測,但也泛起了可見的厭惡。 對唐小芯來說,這大年初一的,直接見了人不打招呼也不好,打招呼了,她又不想,於是就只能對夏雨菲很冷淡的點了一下頭。

正要從夏雨菲身邊經過的時候,夏雨菲突然諷刺地來一句:「恭喜呀!一生就是兩個娃,比豬都還要能生。」

唐小芯面色不改地譏諷回去:「那也好過連一個蛋都不下人的吧!」

聞言,夏雨菲當即就怒瞪著她,抿緊唇,咬牙切齒。

唐小芯狀如剛想了什麼似的的神情,說:「聽說周麗蘭又去找鄭立軍了,多多少少都跟你聲譽牽扯上吧!你倒好了,看起來什麼都好像不關心一樣,還反而多事說起我的事來了!夏雨菲,我看你就是吃飽沒事做,閑得心裡難受呀!」

席錦琛冰冷掃了一眼夏雨菲,溫柔對唐小芯說,「別站在這裡太久了,我們先回去吧!小檸檬和俊哥兒都還要休息呢!」

「好!」唐小芯跟在席錦琛身後回去了。

獨留夏雨菲站在原地,不甘心地瞪著唐小芯離去的身影。

憤慨想著:唐小芯你等著瞧,總有一天你也會一無所有!

等她回到周家,周揚名一見到她身影,便急匆匆地走了過來,語氣不是很好的質問她,「你到底去哪了?家裡臭氣熏天的,你也不知道打掃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