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歐陽凡頭頂上的每一個稱號都是曾經上過稱號排行榜的存在,融了肯定不划算。

然而歐陽凡的眼神卻在此刻愈漸瘋狂,直至……變態…… 當初為什麼要不告而別,為什麼要什麼都不說做出那樣死去的選擇,為什麼要錄下視頻讓自己承受巨大的痛苦,為什麼不相信做哥哥的能夠處理好每件事,為什麼……

敦賀蓮深深地看著伊澤,眼底滑過說不出情緒的光。他願意相信自己的弟弟真的活過來,不問理由的相信,如同當初那次帶著某些心計的初見一般。只要伊澤真的回來,他可以什麼都不去追問。

「鈴鈴鈴~~」一陣鈴聲打破了沉默。

「等我一下。」敦賀蓮從口袋裡拿出電話,接通后說「我們已經到樓下了……沒事,現在就上去……好,嗯。」

他轉頭對伊澤說:「導演那邊準備就緒了,我們過去吧。」

伊澤點點頭,跟著敦賀蓮回到別墅里。

其他的選手在他們回去之前已然回到了別墅,此時大家都在大廳,等著敦賀蓮和伊澤回來。

大廳里的人在看到敦賀蓮和伊澤同時回來,臉上的表情異彩紛呈。除了幾個小助理打過招呼的導演和攝製外,大多數人都不知道敦賀蓮和伊澤是一起回來的。這會看兩個人明顯不是巧合碰到一起的,都有些說不出的嫉妒與驚訝。

不破尚太郎一臉不屑地嗤笑:「真以為大腿那麼好抱?」

其餘的人不像不破尚太郎表現地那麼明顯,畏懼著他們不知道的內情,只能在心裡默默吐酸。

「小澤去補下妝,我這邊可以繼續跟進。」敦賀蓮自然而然地撿起之前的稱呼,毫不在意別人聽在耳朵里會怎麼想。

伊澤也沒露出多少情緒,他像是看不到導演注視自己時驚奇的目光,跟著化妝師走到一邊開始修補。

他們每一次拍攝都會持續將近一周的時間,剪錄成三卷帶子,每周分三次播出。每次的投票結果都會隨之變成詳細的數據,而今天恰好是三卷帶子全部播放完的第二天。

在這次錄製過後,節目組會公布第一輪的票數結果。每一輪都會有淘汰的選手,由於距離開拍沒有太長時間,《兄弟之爭》策劃上只有三輪活動,現在已經進行了第二輪,可以說留給每個人的時間沒有太多。

如果說這次的活動沒有自己的兩點,那麼一些選手的處境將會變得極其危險。所以,大家對伊澤剛才和敦賀蓮的互動才會有那麼大的反應。

最起碼目前為止,伊澤是安全的。

「你……和前輩怎麼一起回來的?」化妝師一邊上腮紅一邊八卦「看看其他人,眼紅地都要冒血了。」

伊澤乖乖地靠在椅背上,很老實地交代「結束任務的時候在路上準備搭順風車,結果碰到了就一起回來了,也算是湊巧吧。」

湊巧到一路送你回來還親切地叫你小澤?化妝師撇撇嘴,繼續刷腮紅。她也就是好奇問問,沒想過伊澤能說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大實話。

不過……伊澤這傢伙哪裡都好,外貌優勢如此明顯,能被看上也不奇怪。就是……臉色怎麼總是那麼蒼白,每次都要上很重的腮紅。

在伊澤補妝期間,敦賀蓮已經和其他的選手開始了下一步的拍攝。

大家在這一天想盡辦法,送出了自己覺得最好的禮物。

比如——

去酒吧兼職一天換來的紅酒。

當臨時車模買到的紀念模型。

出名一些的不破尚太郎拜託粉絲,買來的手錶。

赤野通過街頭賣藝,積攢下來的千人簽名,還有無數句影帝我愛你

……

禮物千奇百怪,看得出都是在想方設法討敦賀蓮喜歡。敦賀蓮收到了禮物也沒有太多的情緒,淡淡的一句謝謝,如果對方太多聒噪,也只不過輕描淡寫地客套幾句,完全沒有想要的那種驚喜。

很快便輪到了伊澤。

他之前跟節目組要了一塊紅布,像蓋在禮盒上邊的包裝一樣,將裡面的東西包裹地嚴嚴實實。眾人一臉好奇地盯著,都想知道這位到底送了敦賀蓮什麼。

幾步走到敦賀蓮面前,伊澤將盒子端到他胸前,笑眯眯地說:「可能是已經涼了,不過哥哥一定不能嫌棄。」

敦賀蓮沉默地看了看盒子,抬手接過並沒有打開,他看著伊澤沒有說話。

攝像師拉進鏡頭,定在伊澤和敦賀蓮的表情上。

「哥哥猜到是什麼了吧,打開的話就一定要接受。」伊澤說。

敦賀蓮還是不動,雖然沒有完全認定伊澤的身份,但理智告訴自己還是小心一點為好「心意我領了。」

送禮物的心明白,禮物就還是算了。

伊澤頓時眼淚汪汪地,委屈望著對方:「辛苦了一天,難道哥哥連打開看一眼的意思都沒有么?」

是誰說打開就要接受的?現在又這麼說。

敦賀蓮看了看伊澤水汪汪的雙眼,心裡清楚他多半是裝的,可是潛意識卻不受控制地打開了盒子。

裡面的東西讓敦賀蓮情不自禁地愣在原地。

攝像師連忙跟進鏡頭,記錄下他臉上的表情又轉移到盒子里的東西上。一旁圍觀的其他人也好奇地伸長脖子,想要知道之前都很淡定的敦賀蓮到底收到了什麼,能夠變了臉色。

第一名媛:狼性總裁無良妻 凝視裡面炸焦的天婦羅,敦賀蓮綳著臉「你確定要送我這個?」

伊澤點點頭「哥哥很久沒吃了吧,雖然不是什麼好吃的東西,不過想了很長時間還是決定做這個,因為這個是我們以前的見證啊。看到它,就能想起以前那段日子。」他眼裡瑩瑩的光分毫不遜於背景搭下的強光「所以,不光哥哥沒有忘記那段經歷,我也沒有。」

在場的眾人別這段話說的一愣,導演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這種充滿了隱秘的內容,讓人忍不住想要八卦啊。可以想象這一段播出去以後,會引起多大的反響。

即使現在不確定影響是好是壞,不過能夠引起熱議也是好事啊。

其他的選手和工作人員睜大眼睛,對伊澤能說出這樣的話表示十分驚訝。看不出他平時不吭聲,關鍵的時候簡直能驚掉人的下巴啊!

沒人相信伊澤真能和敦賀蓮有過一段。不說剛開始的時候兩人在節目組沒什麼可疑的交集,就算以前認識,敦賀蓮最討厭有人拿著一些雞毛小事抱大腿。要知道想要在敦賀蓮眼裡留下好印象,除了自己的才藝演技,沒有第二條路可以走。

大家都在等待著伊澤被敦賀蓮當場打臉。

可惜他們今天註定要驚嚇連連——

敦賀蓮放下盒子,張開雙手抱緊了伊澤。眼裡嘴角都是開懷的笑意,眼底的光芒耀耀生輝。

「小澤。」

攝像師趕緊拿穩要驚掉的攝像機,將這幕可疑又溫馨的場景記錄下來。

擁抱只是一會,敦賀蓮放開手和伊澤盤腿坐在地板上,抱過食盒從裡面拿出面目全非的天婦羅,放入嘴裡毫不猶豫的咀嚼起來。

伊澤笑眯眯地單手支著下頜,問:「好吃么?」

「好吃。」敦賀蓮目光柔和,似乎吃的是人間美味。

伸手拿起一個看了看,伊澤說:「哥哥就會安慰我,下次我們還是叫外賣好了。」

補過幾個分鏡頭后,敦賀蓮坐回保姆車裡閉目養神。車門被拉開關上,帶進一陣清涼的風。

幸一將手裡的袋子放在座椅上,拿過列印文件看了看,一臉關心地看著敦賀蓮:「怎麼樣?我們先去吃點東西?」

敦賀蓮揉太陽穴的動作頓了頓,抬手捂在胃部,疲憊地皺皺眉:「算了,回去。」

看到敦賀蓮的動作,幸一挑挑眉:「怎麼?剛才那頓就算吃飽了?我聽小助理說,你剛才在節目錄製現場吃了一盒慘不忍睹的天婦羅?你不是不喜歡油炸的東西嗎?再說走個過場而已,怎麼沒看你跟別的選手那麼認真?」

「節目錄製偶爾也需要一些爆點。」

「怎麼沒見你下大力氣參加宣傳呢?自己的電影馬上要首映了。一個是還沒拍攝的樣片準備,一個是拍攝后的宣傳活動,長腦子的都知道該怎麼選擇。雖然不長腦子的事你也沒少干,可那個時候……」幸一語速慢下來,聲音也低了下去「不是都過去了嗎?蓮,你該從過去抽出來了。人們都在向前看,這樣才會有希望,不是嗎?」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幸一。」敦賀蓮不知什麼時候睜開了眼睛,目色沉沉「可是他回來了,我就不能再丟下。如果真的回來了呢?」

「什麼?」幸一茫然地歪頭看他。

「他回來了,我弟弟小澤回來了。」敦賀蓮說到這裡,眼底迸發出驚人的光芒「今天他跟我說,他沒離開,還在這裡。」

幸一像是聽到莫名其妙的怪談一樣,裂嘴哼笑,一副完全不相信的樣子「別開玩笑了,蓮。我知道那個亞澤很有戲感,有時候的舉動可能也像那傢伙。但是,那都是在演戲你明白嗎?你不能因為有個人極力模仿那小子,就誤認為他真的回來了。」

畢竟那個時候,他們親眼看到了伊澤的死亡過程。

敦賀蓮不想詳細說,他今天受到的衝擊絕對不比其他人小。「不管怎麼樣,我相信他是真的。」

「我願意,再相信一次。」 雖然每一個稱號歐陽凡都難以割捨,但時勢已容不得他不做出選擇。

融合稱號首先便要確定一個主體稱號,這個主體稱號即使融合以後也會保留原有的所有屬性,必須慎之又慎。

歐陽凡在七英雄之義和空城淚兩個神級稱號之間犯了難。

「七英雄之義(神級稱號)」

介紹:暗精靈族七英雄的謝禮——致讓七英雄獲得解脫的勇士。

力量+7、敏捷+7、體力+7、精神+7、攻速+7%、移速+7%、暴擊+7%、吸血+7%。

空城淚–舊王愁(神級稱號)

介紹:故國空餘恨,舊王淚無痕。

特效:攻擊時附加18%的額外傷害。

附帶技能:空城淚——力量、敏捷、體力、精神增加等級數×2,持續180秒,冷卻時間1小時。

總體來說,自然是空城淚屬性佔優,但空城淚附帶的技能冷卻時間過長,男人嘛,還是持久為好。

因而猶豫一陣過後,歐陽凡還是果斷地選擇了將七英雄之義保留,空城淚則是與之融合。

「叮,稱號七英雄之義吸取了稱號空城淚–舊王愁的力量,獲得特效:攻擊時有1%的幾率召喚光之城主施放光之翼斬。」

歐陽凡望著融合后的新屬性久久無言,賣麻皮老子堂堂的神級稱號你就給我融出這鬼玩意?

明白了融合稱號這個新功能的雞肋之後,歐陽凡沒有選擇停止,反正褲子都脫了,總不能半路憋回去吧。

繼續干!

下一個,唯快不破——

唯快不破(傳承稱號)

介紹:天下武功,無堅不摧,唯快不破。

附帶技能——疾風步:10秒內移速增加50%、暴擊率翻倍。冷卻時間60秒。

「叮,稱號七英雄之義吸取了稱號唯快不破的力量,獲得特效:每10次攻擊后必出暴擊。」

賣麻……好吧,這個沒得噴,換下一家。

屠萬是為雄(神級稱號)

介紹:屠一是為罪,屠萬是為雄。累計殺死一萬名玩家獲得(來自玩家賞金謀士)

特效:殺死的玩家屍體不會刷新,而是變成靈魂狀態需要回到屍體旁才能復活。

嘖嘖,多麼BT的稱號啊,融了!

「叮,稱號七英雄之義吸取了稱號屠萬是為雄的力量,獲得屬性:無。」

卧槽,無情!這個無是什麼鬼?原來融稱號也是要看臉的,歐陽凡有些欲哭無淚。

好吧,還有最後一個稱號——

無恥之徒(稀有稱號)

特效:所有NPC對您的好感度降低一級,商店花銷增加20%。

呃,你以為這個就不需要融了嗎?

不融的話只要它還在歐陽凡的背包里就永遠會給歐陽凡施加無恥之徒的debuff,所以,必須得融!還要融得徹底!最好和上一個稱號一樣來個「無」字。

「叮,稱號七英雄之義吸取了稱號無恥之徒的力量……對不起,稱號無恥之徒中未發現任何可吸取的力量,獲得屬性:無。」

哈哈,這算是bug嗎,融合稱號只吸取正面力量不吸取負面力量。

連續兩個無字讓歐陽凡心底稍稍平衡了一些。

姑且來看看融合后的新稱號屬性——

「七英雄之義(神級稱號)」

介紹:暗精靈族七英雄的謝禮

力量+7、敏捷+7、體力+7、精神+7、攻速+7%、移速+7%、暴擊+7%、吸血+7%。

特效1:攻擊時有1%的幾率召喚光之城主施放光之翼斬

特效2:每10次攻擊后必出暴擊。

好吧,還不錯。

那麼,這就是自己如今全部的力量了嗎?

歐陽凡陷入了沉思之中,忽地想起之前死在笑清風劍下的最後一刻他還捏碎了劊子手嘉文身上爆出來的那本技能書。

真真是手快有手慢無啊,再慢上一秒就被笑清風爆走了。

連忙點開技能欄一頓查看,歐陽凡的表情頓時便精彩了起來。

真·帝國劍術(神級技能)——

介紹:暗精靈一族的至高劍術,每擊殺一個單位獲得一次充能,每次充能使劍刃隨機附著一種劍氣,並於下一次攻擊自動釋放。

可附著的劍氣:

帝國劍術·地火式、帝國劍術·玄冰式、帝國劍術·天雷式、帝國劍術·疾風式。

好八哥的技能,可惜沒有boss劊子手嘉文的帝國劍術飲血式,否則那就太變態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個技能附帶的劍氣是自動釋放的,無法由玩家預判釋放的話無疑對頂尖高手起不了多少作用。

饒是如此,有了這個技能后歐陽凡眼中的瘋狂之色愈加濃烈,某個大膽的想法再也抑制不住地從他心底升起。

從復活點走出后,歐陽凡直奔曙光城郊外的低級怪物區,並與郊外的野狗殺得不亦樂乎。

這一幕自然也落入了從旁邊經過的玩家眼裡。

「喲,你看那個人,不是前兩天剛被人爆光全身裝備的裝逼狗萬劍一嗎。」

「哈哈,還真是,你看他現在,好像一條狗哇哈哈哈。」

如今的等級榜第一人【重樓】也看到了這一幕,目光之中不由有些憐憫,曾幾何時眼前這人還能給他帶來幾分壓力,可惜從今以後應該要一蹶不振了吧。

……

歐陽凡沒有理會身後的嘲諷,只靠著25級的光之翼刃這件唯一的裝備,即使打城外最弱的野怪也有幾分吃力。

好不容易將一頭野狗砍死,耳邊傳來系統提示:

「叮,獲得劍氣——帝國劍術·疾風式。」

滾犢子,爹要的不是這個。

歐陽凡毫不留戀地又朝著一隻野狗斬出一劍,劍刃上纏著的風刃劍氣自動釋放,曠野上忽地狂風驟起,無數風刃自八方聚來一齊斬向風刃中心的野狗。

滿血的野狗僅僅發出了一聲哀嚎便化作白光,也對,這都還斬不死一頭野狗的話也太對不起神級技能的檔次了。

由於再次殺死了一個單位歐陽凡的劍刃上又附著了一道劍氣,這次是帝國劍術·地火式。

仍是毫不留戀地斬出燒死一頭野狗,耳畔終於響起了仙樂般的系統提示:

「叮,獲得劍氣——帝國劍術·玄冰式。」

以一個高逼格的動作緩緩將光劍背在身後,歐陽凡點起一根虛擬煙消失在了郊外深處,周圍起初還在嘲諷他的玩家早已被他那光怪陸離的劍氣嚇到,心底不禁都冒出一個想法——那個男人實力雖大不如前,但裝比的境界似乎……更高了…… 新一期的《兄弟之爭》開播后,收視率和點擊量暴增。最受矚目的從剛開始的三個人,變成了一重兩輕。伊澤的受關注度最高,其次是不破尚太郎和赤野。

當然,關注度高不止是限於好評,不可避免的,還有無處不在的黑粉噴子。

「看著亞澤一臉口水抱影帝大腿,我的尷尬症都要犯了,跪求節目組淘汰他。」

「那個叫亞澤的難道後台很硬?明明影帝臉上都要僵硬了,他還有臉貼上去哥哥長哥哥短。我去,這節目組為了熱度真是什麼人都請啊。」

「剛才上網查了一下亞澤的資料,雖說只是好奇瞧一瞧,還真讓人大吃一驚。影帝根本跟你一毛錢關係都沒有,叫的那麼好聽,上位的欲·望太明顯了,還要不要臉啊。」

「不破尚太郎簡直就是真性情啊,跟亞澤一比看著順心多了,赤野也不錯。反正一想到亞澤要演弟弟,我就一陣忍不住的噁心[嘔吐]。」

Leave a Comment